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第十二卷 第一章 Rabbit X Close Up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二卷 第一章 Rabbit X Close Up

    非常感谢。

    贝尔说完便坐起身子,对赫斯缇雅低头示意。

    “你从Lv.3到Lv.4大概用了两个月吧?上次升级是一个月来着,果然‘升级’会越来越麻烦……不过,你的成长真的很惊人哦。”

    “那个……抱歉。”

    “哈哈,你干嘛道歉啊。”

    这里是“赫斯缇雅眷族”根据地“灶火之馆”的房间之一。

    完成 “能力值”更新的贝尔坐在床边,接过用共通语翻译的更新报告开始细读。

    赫斯缇雅也坐到他身边,脸上仍旧挂着微笑,淡然地、又无比真挚地轻声送上祝福。

    不过就算得知自己升级,贝尔也毫不吃惊。

    说不定,他自己已经有所预料了。他大概已经确信自己的“器量”足够升华到下个阶段了吧。

    因为他经历了和那个“劲敌”的死斗。

    “贝尔君。”

    “在。”

    “那个漆黑弥诺陶洛斯……是叫阿斯缇罗斯吧?真的……那么强?”

    “……是的。”

    贝尔苦涩地点了点头。

    管理机关将漆黑弥诺陶洛斯——准确来说是深层种的“亚种”——阿斯缇罗斯的潜在能力认定为Lv.7。

    管理机关认为这个单挑“洛基眷族”以及众多冒险者,甚至大闹整座都市的怪物拥有和“迷宫孤王”比肩的威胁度,所以将其列入第一级悬赏名单。

    虽然贝尔没有打败这个怪物,不过身为Lv.3的冒险者独自和Lv.7的怪物交锋,并最终成功生还了。

    光从这点看来,已经是一项了不起的“伟业”了。

    就算输给阿斯缇罗斯,“升级”的理由也已经足够了。

    (不过,对于这孩子来说……)

    然而赫斯缇雅如此想到。

    对于贝尔而言,这场败北应该是“特别”的吧

    就像芙蕾雅在上次神会中说的那样,这或许就是意义非凡的“经验值”。赫斯缇雅观察着仍旧低着头沉思的少年,这让她愈发肯定了这个结论。这便是他们之间的因缘,这是一场能引发人类可能性的“再战”。

    而且,和阿斯缇罗斯开战之前,贝尔早就打好了升级的基础了。

    “伊丝塔眷族”的战斗,攻略地下城第20层,而且还和绑架“异端儿”的恶劣狩猎者激战。自从贝尔成为Lv.3以来,就一直在积累这些“升级”中不可欠缺的高级“经验值”。

    最终,和阿斯缇罗斯的决战让一切尘埃落定。

    “……好了,你的‘能力值’和以前一样,‘基本能力’全部归零。你升级的时候只出现了一个‘发展能力’,我就直接帮你选了,没关系吧?”

    “恩,没事。”

    “还有就是,你大概也看到了……你发现新‘技能’了哦。”

    苦思冥想到最后,赫斯缇雅为了切换思路,开始讨论Lv.4的能力。

    贝尔也有些释然地用力点了点头。

    赫斯缇雅的视线移向了他的后背。

    贝尔·克朗尼

    Lv.4

    力量:I0  耐久:I0  灵巧:I0  敏捷:I0  魔力:I0

    幸运:G  异常抗性:H  逃走:I

    魔法

    【火焰闪电】

    * 速攻魔法

    技能

    【一心憧憬】

    * 早熟

    * 与思慕之情同时维持效果。

    * 思慕之情越强,效果越强。

    【英雄愿望】

    * 可以对主动行为进行蓄力。

    【斗牛本能】

    * 与猛牛系敌人战斗时,全能力超大幅上升

    首先,贝尔这次获得的“发展能力”是“逃走”。

    根据公会的情报,这个能力会在逃走时大幅提升速度。简单来说就是,能让你立刻逃命的能力。

    据说这个能力只有Lv.4开始才能发现,所以姑且也算是“稀有能力”之一……不过却被人们称为“逗比技能”。既然会发现这个能力,就说明这个人逃跑的次数多到令人发指。

    其实回想一下就会发现,贝尔从Lv.1到现在一直都在经历追杀。从“弥诺陶洛斯”到“银背猿”,再后来是“阿波罗眷族”和“伊丝塔眷族”……贝尔·克朗尼的成长剧完全就是一篇逃亡史。

    所以赫斯缇雅也很理解为什么会发现“逃走”这个技能。这完全就是预料之中,光是习得这种稀有的“发展能力”就已经赚大发了。

    所以赫斯缇雅接下来将注意力集中在了第三个“技能”上。

    (【斗牛本能】……对特定种族才能发动的专用战斗技能。)

    这个“技能”的由来不言自明。

    这正是和宿敌死斗之后产生的,这是少年的本能,这是少年的可能性,这是少年的信念。

    只要有这个“技能”在,以后凡是和阿斯缇罗斯之类的猛牛系怪物交战时,就能发挥超越自身等级的战斗能力。

    这样一来贝尔就成为名副其实的猛牛杀手了。

    沉默地望着“能力值”的赫斯缇雅慢慢移开视线。

    “……”

    她看着有些心不在焉的贝尔。

    如今他并不像往常一样因为升级而欢呼雀跃。

    至少他表面上看上去非常平静,不过他到现在都还没穿上衣服,只是死死盯着更新报告。

    看来他的思绪早已彻底飞向了自己现在的能力了。

    赫斯缇雅至今为止都从未见过少年露出这种神情。

    (他变了啊……)

    他想变强的意志扑面而来,应该说他这份直率的信念从来没有改变过。

    不过,这份誓言中的真髓却发生了转变。

    这就是所谓的脱胎换骨,或者破茧羽化吧。

    反正大概就是这样。

    “贝尔君你……真的越来越帅了哦。”

    “咦?”

    “不,没什么~”

    和不变的女神不同,她看着不断改变的少年,心中难免会产生一丝落寞。

    与此同时,作为一名主神,作为一名少女,她还对他的成长感到纯粹的喜悦。

    “对了贝尔君,我跟你说件事哦~”

    “?”

    “我要和你说的是我所司掌的象征,这是我的称号,也就是我的另一个名字……‘Vesta’。”

    “‘Vesta’……”

    “恩,在神明的语言中就是‘永恒圣火’的意思。”

    “……为什么,现在要告诉我这个?”

    “恩~为什么呢?大概是因为看着现在的你,自然而然就说了吧。”

    看到贝尔抬起头,赫斯缇雅眯细眼睛笑了。

    赫斯缇雅站在贝尔身旁抬起头,闭上双眼不住地微笑。

    *

    一阵舒爽的凉风吹过。

    这阵凉风让欧拉丽晴空万里温度适宜,让人心旷神怡。这阵拂过肌肤的微风恭送了残暑,同时让人感受到了秋天的脚步正悄然而至。再过不久,就要到丰收的季节了。

    而在围绕都市的城墙之外——还是一片翠绿的森林、草原和山川,我眺望着这幅景色神游四方。

    今天我也造访欧拉丽的城墙顶部了。更新完“能力值”之后,我像前几天一样习惯性地来到这里。

    或许这是因为我想向那个和我剪不乱理还乱的地下迷宫……报告我成功升级,以及准备再次前进的事。

    “……为了前进,必须劳逸结合吗?”

    你们就好好休养生息吧。

    当围绕“异端儿”的所有事件结束之后,赫斯缇雅大人对我们如此下令。

    自从“伊刻罗斯眷族”引发骚乱的十天以来,我们一直终日不得安宁。如今我们总算从动荡的日常中解放了,所以自然也就将自己委身与这份祥和的时光中,毕竟这也是冒险者的工作。“休息也是战士的天职哦!”神大人的主张是正确的。多亏如此,体内的疲劳已经彻底消失了。

    不止是身体,我的武器和防具也大都半毁,或者说遗失了。为了重新修理或者置办装备,身为锻造师的韦尔夫现在倒是忙个不停。不过他倒是很开心地告诉我说,正在打造新武器。所以在新武器完成之前的这段时间都算休整时期了。

    可是,老实说我有点坐不住了。

    变强吧——这份誓言正不断敲打着我的心扉。

    不过,现在还是遵从神大人的命令,好好休息吧。

    我按耐自己的焦躁,为了那个时刻的到来养精蓄锐。

    随着脑中闪过的那个返回地下城的漆黑背影——劲敌的身影,我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

    (……总觉得,有些奇怪。)

    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我产生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心情。

    以前的我肯定会坐立不安,拼命找一些事做让自己尽可能地进步。不过现在我却安静到令自己震惊。

    自从我输给了那名劲敌,不甘心地流下屈辱的泪水之后。

    我的内心,好像产生了某种变化。

    (说到变化……)

    这几天,我身边的环境也产生了潜移默化的改变。

    首当其冲的就是城里的人们对我的态度软化了。虽然还不至于恢复到战争游戏刚结束的程度,但非难和轻蔑的视线已经消失了。莉莉还告诉我说,那些目击了我们战斗的市民们看我的眼神都变了……而且实际上,还真有一些血气方刚的矮人在路上和我打招呼。

    同时最让我惊喜的,就是孤儿院的孩子们——莱他们竟然造访了我们的根据地。

    莱他们在玛利亚小姐的带领下来到了根据地的玄关,并且向惊愕的我道歉。同时还感谢了我。

    抱歉,对你说了那么过分的话,谢谢你救了我们,你当时真的很帅……莱和菲娜红着脸拼命说道,老实说我真的很开心。不过,心中不免感到一丝歉疚。

    莱他们并不知道“异端儿”的存在。他们只是纯粹以为我从恐怖的怪物手中保护了他们。不对,不止是孩子们,市民们也是如此。我和当时在场的莉莉他们一样感到问心有愧,而又因这份无以言表感到悲伤。

    “大哥哥……”

    不过,半妖精露却为我洗刷了这份阴霾。

    “大哥哥,并没有错。”

    “谢谢你……为了所有人战斗。”

    听到露温柔地靠在肚子上所说的话……我被救赎了。

    虽然这孩子也不知道“异端儿”的存在。但是,这句话听上去仿佛就像是在肯定利德先生……以及贝妮他们的存在。

    我也轻轻地抱着露,当时眼角应该也泛起了泪花吧。

    “……”

    感受着穿过城垛的风,陷入回忆的我慢慢回过头去。

    这时,我感受到了两个气息和脚步声。

    有客人从我背后的城墙楼梯中出现了。

    “呀~贝尔君。”

    “赫尔墨斯大人……”

    走上楼梯的是赫尔墨斯大人,以及他的从者阿斯菲小姐。

    橙黄色头发的男神大人轻轻挥了挥羽毛旅行帽向我打招呼。

    这时我突然发现一件事。

    “那个……您脸上的伤痕,是怎么了?好像,是被谁踢的……”

    “其实我来找你之前,先去了一趟你们的根据地……哈哈,结果赫斯缇雅一见面就来了个双脚糊脸。”

    双脚糊脸……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单词,我冷汗直流,阿斯菲小姐也叹了口气。赫尔墨斯大人英俊的脸上挂着脚印,发出空虚的笑声。

    不过我也知道,为什么赫斯缇雅大人会做出那么粗鲁的举动。

    “贝尔君——抱歉。”

    赫尔墨斯大人仿佛看穿了我的思绪,他直接摆正姿势向我谢罪。

    他把旅行帽放在胸口向我鞠躬,看上去就像一名贵族。我有些目瞪口呆,阿斯菲小姐也有些吃惊。

    “我是打算就‘异端儿’的事向你谢罪。毕竟我明知你会那么痛苦,但还是利用了石龙格罗斯他们哦~”

    五天前,在贝妮他们逃走以后,我和格罗斯先生交战了。

    我已经知道那是赫尔墨斯大人的主意了。他打算把“异端儿”逼入绝境,最后由我亲手干掉格罗斯先生。赫斯缇雅大人因为那件事大发雷霆,结果就直接把造访根据地的赫尔墨斯大人毁容了。

    赫尔墨斯大人并没有说明其中的原因。

    他只说了一句话。

    “你,恨我吗?”

    他问了这个问题。

    “……我不知道。”

    所以我也老实回答。

    “我虽然无法原谅您对格罗斯先生做的事……但是赫尔墨斯大人一直以来都在帮助我和神大人。所以……我有点搞不懂赫尔墨斯大人了。”

    恐怕他只会说,这只是神的心血来潮,这只是神用来打发时间的娱乐。

    然而我并不觉得赫尔墨斯大人单纯是为了兴趣才这么帮助我们,甚至在背后牵线搭桥。总觉得他好像是在遵从自己的神意在行动。

    直起身子的赫尔墨斯大人听了我的回答,一下子笑了。

    “不原谅我也没事。你没必要理解我。不过——我今后还是会继续‘照顾’你的哦。说不定,还会故意招你恨哦。”

    “这是,为什么?”

    “因为……我是你的脑残粉啊~”

    这句话好像在哪听过。

    不过赫尔墨斯大人现在并没有露出温柔的笑容,看上去反倒像是个从天上守望孩子的神明……也就是眯细双眼的微笑。

    “我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事儿。毕竟是我自己的烂摊子,还得我自己收拾。而且也见过赫斯缇雅了,让我就此告辞吧。”

    赫尔墨斯大人重新戴上旅行帽转身离去。

    他就想捉摸不定的风迅速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贝尔·克朗尼……如果你想通的话,就别再记恨他了。”

    留在原地的阿斯菲小姐向我说道。

    如今她看着男神的样子,简直就像一名担心孩子的监护人。

    “别看他那样,其实他也是很担心你的。”

    说完,阿斯菲小姐也向我轻轻行礼,最后转身离开了。

    我站在原地,目送着消失在楼梯尽头的赫尔墨斯大人。

    “——真是的,竟然差点撞见男神赫尔墨斯。”

    赫尔墨斯大人他们刚走——

    又有别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费罗斯先生……”

    “看他那样大概早就发现我了吧。看来用神的话来说,我就属于那种‘来的不凑巧’的家伙。”

    脱去隐身衣的黑衣魔术师费罗斯先生从虚空中出现了。

    他身披密不透风的漆黑斗篷,手袋纯黑手套,是一名宛如幽灵的稀世魔术师,如今他正在五步开外面对着我。

    “难道,您一直就躲在这儿?”

    “是啊……毕竟和男神赫尔墨斯直接照面的话,估计我会发飙。所以我就一直在等他们离开。”

    今天来这儿的人真多,贝尔一边在心里暗念一边继续交谈。

    貌似从上次事件之后,费罗斯先生就一直无法原谅赫尔墨斯大人。大概他的心里也包含着有些尴尬而又复杂的感情吧。估计他本来就对赫尔墨斯大人颇有微词。啊哈哈,此时我的脑中不禁浮现出了男神大人苦笑的样子。

    费罗斯先生摇曳着黑衣,貌似叹了口气,随后抬起头看着我。

    “我总算把所有烂摊子都收拾了。话说看你现在的样子,应该差不多恢复了吧?”

    “恩。”

    “……你的表情彻底变了啊。话说公会刚才也收到你升级的消息了……在我眼里看来真的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当然,我也没有眼睛。”骷髅原贤者打趣地说道,同时颇具感慨地看着我。

    我看上去……真的脱胎换骨了?我自己也不清楚。

    不过,“我想变强”这个信念充满了内心,并且比以前更加炙热了。

    “贝尔·克朗尼,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什么?”

    听到我的回应,费罗斯先生顿了顿,随后慢慢说道。

    “你有没有想好,接下来……要做什么?”

    “……”

    听到这个问题,我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为了追逐憧憬。为了实现贝妮的约定。为了和劲敌做个了断。我早就已经,决定自己的未来了。

    不过,想要将这份意志化为语言却让我犹豫了数秒。

    “我打算……重新开始挑战地下城。因为,我要变强。”

    在巨大城墙上喧嚣的风鸣声中,费罗斯先生一直看着我。

    他静静地看了我一会儿,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看来你真的是下定决心了……不过,还稍微有点迷茫吧?”

    “……”

    “我不希望你死,利德也在秘境里和你说过这句话吧?这也是我的心里话。所以,我接下来要稍微多管一些‘闲事’。”

    不过说不定我只是在白费工夫,黑衣魔术师补充了一句,随后轻轻举起一只手。

    “贝尔·克朗尼,我要给予你战斗的理由。”

    接着,他指向了我的脚底——指向了遥远的地底深处。

    “攻略地下城最深层吧。只要你成功了,那么人类和‘异端儿’的共存就指日可待了。”

    “!”

    费罗斯先生看着大吃一惊的我继续说道。

    “当然,我和乌拉诺斯接下来还是会继续接济他们……然而如果无法达成这个最终目标的话,那么我们所希冀的未来将永远都只会是一场白日梦吧。”

    地下城的最深层。

    这个震撼人心的词语让我的大脑空白了片刻。

    一动不动的我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张开嘴。

    “地下城的……最底层,有什么?”

    地下城到底是什么?

    听到我以前质问过神大人的问题,费罗斯先生静静地回答。

    “这是早已缔结的誓约……以及,终将到来的结局。”

    在风中依稀的声音在我们之间回响。

    费罗斯先生并没有告诉我必须攻略地下城最底层的理由,也没有向我说明这件事和“异端儿”的关联。

    他只是向我展示了严肃的事实——老神下达的神意。

    “如果你真的为利德他们着想的话……就继续前进吧,贝尔·克朗尼。”

    “……”

    “我会为你祈祷,希望你的终点充满光明。”

    费罗斯先生说完,便单手展开隐身衣消失在了虚空中。

    随着稳重的脚步声,周围再次恢复了寂静。

    在空无一人的城墙上,独自一人的我侧过头。

    看着直冲天际的巨塔,以及在地底绵延的大迷宫。

    *

    这里是矗立在欧拉丽中央的摩天楼设施“巴别塔”。

    位于三十层的大厅罕见地热闹非凡。

    “神会”。

    闲着没事的男女老少——众神纷纷出席,为这场有名无实的咨询例会增添人气。

    “话说已经很久没有召开神会了吧?”

    “是啊,毕竟伊刻罗斯那家伙正好在准备的节骨眼儿上闹事。”

    “当时都一团乱,所以也不方便召开神会了哦。”

    三个月召开一次的神会由于“异端儿”事件告吹。再加上都市本身的特殊情况不断延期,结果这次的与会神员个个摩拳擦掌异常亢奋。不知为何有些神甚至在一旁热身。

    (赫尔墨斯……倒是没来。昨天我还想着如果见了他再赏一脚呢,下次再说吧。)

    赫斯缇雅坐在能容纳五十人的巨大圆桌旁四处张望。

    到现在还没原谅赫尔墨斯的她心里憋着一撮火来回观察所有神。洛基、芙蕾雅、米赫、赫菲斯托斯、建御雷、迦尼萨……除了被流放的阿波罗以及被送还的伊丝塔,来凑热闹的大都是三个月前的老面孔。

    话说回来……这三个月以来自己不仅和阿波罗以及伊丝塔发生了抗争,另外还发生了很多事,这些让人目不暇接的事件使得赫斯缇雅再次对下界时间的浓密度产生了实感。

    “我就是伽尼萨!!而且,这次由我来主持会议!”

    “Yeah~”

    “哇啊,怎么是迦尼萨主持啊,我走了……”

    “等、等一下,别急嘛~”

    “好!就由我迦尼萨率先报告都市的近况吧!”

    这次担任大会司仪的迦尼萨热情高涨地hold住了全场。

    按照惯例,一开场主要是交换都市内外情报的报告会。不过和象面男神的热情相反,整个会场倒是反应平平。“还有谁有问题,我什么都能回答哦!”无论迦尼萨再怎么催促,与会神员一个个都散发着“没有,下一个”的气场。这样一来就连不分昼夜为欧拉丽维持治安的迦尼萨也有些蔫儿了。

    他不会想说“异端儿”君的事情吧?赫斯缇雅稍稍有些担心,不过就算是迦尼萨也不至于把这种事说漏嘴。

    “好吧,那么接下来让我们进行升级冒险者的命名大会……”

    毫无霸气的迦尼萨话音刚落,众神的眼神突变。

    突然像是打了鸡血的他们一个个从鼻孔里喷着热气。

    “来了来了!”

    “我们等的就是这个~”

    “老子今天就是为了这个才凑热闹的!”

    众神一把抢过公会放在桌子上的冒险者情报,火急火燎地开始分发。

    大多数神明直接把资料翻到了最后一页。和上次的神会一样,这次的情报也是在最后一刻才更新,而且让公会职员们通宵达旦修改资料的,还是那名白发人类——

    “小小新秀”,贝尔·克朗尼。

    “活那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卫冕神会的眷族啊~”

    “而且还是直接从Lv.2升到Lv.4……竟然连续‘升级’两次~~~~~~”

    “这小子还真的玩儿不坏啊!”

    整个圆桌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神都在欢呼,都在喝彩,都在兴奋。美神露出妩媚的笑容,小丑微微睁开双眼哼着歌。

    他为什么能成长得那么快呢?

    如今也不会有不知好歹的神问这个问题。毕竟他们全都目睹了少年和猛牛的决战,所以他们才断定少年足以成为“英雄”。

    众神的笑意更深了,而且全都是坏笑。

    (没事的,没事的……)

    不过,和群魔乱舞的众神相反,赫斯缇雅整张脸都僵住了。

    (“眷族”已经站稳脚跟了,而且咱们根据地幅员辽阔。再加上多亏贝尔君升级,派阀等级也跟着提升了……没错,我们已经和三个月前不同了……!)

    自己应该更有发言权了……!

    想到这儿,幼女神握紧拳头。满头大汗的她满心想着千万不能让贝尔身负“痛名”。

    紧接着,命名大会正式开始。

    “好,那么赶紧把贝尔亲的新名字定了吧!”

    “等等,主菜要留到最后!!”

    “喂,萝莉神家里不是还有个升级的家伙吗?”

    “对了对了……记得是霸占了兔吉的韦尔某君吧?”

    “好,那么先糟蹋韦尔夫·克洛佐!”

    “‘不冷’!”

    “就这个!”“舍此其谁!”“成交!”

    “‘被您所锤炼的炙热,怎么可能就此冷却’。哎呦!”(译注:第八卷韦尔夫对赫菲斯托斯的告白。)

    “库~太闷骚了~”

    “生动至极~”

    韦尔夫的外号瞬间一锤定音。

    赫斯缇雅本来还想袒护韦尔夫,不过感觉这名字挺形象的,所以也没吱声。不过两位当事人估计会小鹿乱撞吧……

    唰,赫斯缇雅瞥了一眼,以前不小心把这句情话说漏嘴的神友锻造神正拼命假装看风景。不过她的脸已经彻底涨红了。

    “啊,建御雷那边也有两个孩子升级了。”

    “极东之子啊!”“果然黑发PRPR!”

    “日立·千草酱……看上去很内向,而且浑身散发着贤妻良母的香味啊~”

    “‘比翼少女’怎么样,建御雷?”

    “至少比‘绝影’要好……”

    命名大会井井有条地进行着,很快就轮到贝尔了。

    感受着强烈既视感的赫斯缇雅深吸一口气。

    正当她不断提醒自己提高警惕的时候,一脸坏笑的众神也正用视线互相牵制着,就在一触即发的瞬间——光彩夺目的“美神”举起了自己华美的手。

    “能不能,让我提个意见?”

    “!?”

    ——芙蕾雅先出手了!!

    唰,一股喧闹瞬间席卷了众神。

    大吃一惊的赫斯缇雅和整个会场都陷入了极端的紧张和兴奋之中。

    “怎么回事,芙蕾雅大人也很关注他?”

    “难道您也成了贝尔君的粉丝?”

    “恩,差不多吧。我看了那场战斗以后,也一样心潮澎湃哦。”

    ——连那个芙蕾雅都!

    ——超新星新人被她盯上了!

    ——白学预定!

    毕竟贝尔·克朗尼已经名镇欧拉丽了。所以“美神”当然会关注他——不明真相的吃瓜众神当然会这么认为。不过那些早就察觉到芙蕾雅对贝尔倾心的神倒是饶有兴致地围观。

    在他们之中,只有赫斯缇雅的警戒感高涨。

    “芙蕾雅……既然是你,肯定能为我·的·贝·尔起一个美妙的名字吧?”

    “啊拉,赫斯缇雅,听你这么一说,我也会紧张的哦,呵呵~”

    面对皮笑肉不笑的幼女神,美神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这幅光景甚至让平时看不起萝莉神的男神们吓尿了。难道诸神黄昏降临了吗……!

    “我想想~”芙蕾雅轻抚着脸庞搔首弄姿了许久,随后微微一笑。

    “‘美神的伴侣’,你看这样如何?”

    “你找死——————!?”

    Duang!!赫斯缇雅砸着桌子跳了起来。

    “伴侣个鬼!?贝尔君可是我的眷族!?”

    “啊拉,你不满意?”

    “满意你个大头鬼!!”

    芙蕾雅的婊子属性可以说是众神皆知,不过她这次是认真的呢,还是说笑的呢,还是说只是单纯的牵制呢?整个圆桌再次热闹起来。芙蕾雅的备胎们更是因为这次降临神会的美神彰显的女王范儿性奋不已。

    听到少年的主神一口回绝,芙蕾雅毫不在意地露出调皮的笑容,“真可惜~”,说完她便直接作罢了。

    “噗!‘女神的伴侣’是什么鬼,太色了吧,一点品味都没有啊!!”

    “既然这么说,洛基你也提一个吧?”

    “恩~让咱想想……”

    芙蕾雅催促着爆笑的洛基。

    你别没事找事,赫斯缇雅瞪了她一眼,不过视而不见的洛基立刻伸出了食指。

    “‘小丑的玩具’。”

    “滚!!”

    赫斯缇雅怒了。

    “为什么你们的前提都是娱乐道具啊!?”赫斯缇雅怒吼道。

    紧接着,随着开创了先河的芙蕾雅和洛基,坏心眼的众神们也趁机开始了狂欢。

    “我有一个!‘魔仑白兔’!”

    “贝尔君是我的!和我结婚吧!‘祝婚兔嫁’!!”

    “你现在可是和这里八成的神为敌了哦~”“芙、芙蕾雅大人的笑脸中冒出大量杀气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唔噗!?”

    “你们闭嘴,来听听我的赞歌!‘真兔吉’!!”

    “你差不多可以滚了!”

    “‘兔凛’!”

    “太牵强了!”“他耳朵又不长~”

    “话说别总是盯着兔子不放啊。”

    “他就没别的特征了吗。比如说别的冒险者情报或者传闻什么的!”

    “对了,记得那小子有段时间不是有人说他有‘恋怪癖’吗?”

    “我的天……”

    “也就是说贝尔亲他……不止是人和怪物……说不定连神都……”

    “‘总受’!”

    “去死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赫斯缇雅终于忍无可忍了。

    “冷静点!?”建御雷和米赫率先冲上去按住暴跳如雷的她。在这期间,会场充满了众神的哄笑和幼女神的怒吼。现场一片混沌。

    “好了,都严肃点。”好不容易平息了众神的恶作剧之后,气喘吁吁的赫斯缇雅在米赫他们的帮助下,总算成功获得了一个还算过得去的称号。

    “可恶……真是累煞我也。”

    “毕竟你最近窜得太快。所以也算是对你的洗礼吧。”

    神会闭幕之后。

    众神们因为彻底凌辱了趾高气昂的萝莉神,心满意足地离开大厅。满面微笑的芙蕾雅向她抛了个媚眼,而洛基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了。

    看着众神的背影,赫斯缇雅一脸非难地目送他们离开。

    “不过,这样好歹也算保住贝尔君的名誉了……得赶紧回去报告……啊啊,先让我喘口气……”

    赫斯缇雅对先行离开的米赫和建御雷挥手告别,最终筋疲力尽地瘫坐了下来。

    “赫斯缇雅,你们‘眷族’的等级也提升了吧?”

    赫菲斯托斯如此问道。

    “恩?啊~恩~对啊,因为贝尔君成了Lv.4,所以我们的‘眷族’等级也从E升到D了……你干嘛问这个?”

    赫斯缇雅抬起头看着身旁的红发红眼神友。

    没错,由于贝尔成为了Lv.4,“赫斯缇雅眷族”的战力也增强了,因此“公会”制定的派阀等级也跟着水涨船高。

    看着一脸不可思议的赫斯缇雅,赫菲斯托斯耸了耸肩回答。

    “恩,看来你马上就要接到‘通知’了。”

    “……‘通知’?”

    听到这句话,赫斯缇雅歪了歪脑袋。

    *

    大厅里挤满了大量亚人。

    这里是公会本部大厅的一角,一块巨大告示板正坐落于此。神会刚一结束,慕名而来的冒险者们便纷纷聚集于此。因为在命名大会上决定的外号会率先发表在这块告示板上。为了尽快一睹神威,人群中还不乏那些凑热闹不嫌事大的普通市民和商人。

    公会职员刚把称号名单贴好,大量视线便一同集中在巨大的软木告示板上。随后周围便发出了阵阵欢呼、悲鸣和感叹。

    “……喂,快看。”

    “我知道,我在看呢。”

    在人群中,有很多人都对新称号翘首以盼。

    人们抬着头双目凝神,伸出手指指点点。

    当人们把视线聚集到某个冒险者的称号上时,人群一片哗然。人群中有兽人主仆,拼命颠起脚尖的小人族姐妹,容姿秀丽的妖精集团,满脸伤痕的矮人流氓,垂涎三尺的亚马逊,他们看到那个称号之后喊得更欢了。

    同时,贝尔在人群的后方目睹了一切。

    “啊……贝尔·克朗尼。”

    听到这个名字,冒险者们一同回头。

    人们一发现贝尔,现场的喧哗便整齐划一地同时走向了高潮。刚刚到达现场的贝尔迎着众人的注视一路前进。

    在夹道相迎的大厅中,他走到告示板前,抬头仰望巨大的木板。

    贝尔看着自己的名字,读出了众神赐予自己的称号。

    “——‘白兔迅足’。”

    这是贝尔的新称号。

    身为超级新人的他总算摆脱了“新秀”之名,凭借自己的外貌和速度,少年最终获得了象征着最快纪录的新称号。

    周围有人挑衅地看着贝尔,有人对他笑脸相迎,也有人充满了羡慕,冒险者的反应可以说是千奇百怪,不过他们的眼神都非常认同世界最快兔创造的伟业。已经没有人会像以前那样揶揄他的“阴险”了,嫉妒早已荡然无存,已经没有人会把他单纯看作一名得意忘形的菜鸟了。所有人都称赞着少年。

    身临其境的贝尔不禁感到有些头皮发麻,他逃也似地冲向窗口。他想趁机和担当顾问讨论一下接下来的计划。

    那些接待员注视着贝尔发出尖叫,贝尔好不容易才从她们的身影中发现那名半妖精少女,他刚走上前去——

    “……埃伊娜小姐?”

    “……”

    半妖精接待员——埃伊娜却只是有些呆滞地看着贝尔。

    眼镜深处的美丽翠眼仿佛正遥望着远方,她满脸通红,就像发烧了一样。

    面对原地发呆的埃伊娜,贝尔有些无所适从。

    “埃伊娜,埃伊娜,贝尔君来了哦,醒醒,快醒醒。”

    “——!”

    直到同事蜜西亚用胳膊轻轻撞了下埃伊娜,她这才回过神来。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她面对着贝尔手足无措,“咦,啊,怎么会!?”她的脸更红了。

    她错乱到反常的地步,手忙脚乱地从柜台里抽出一样东西。

    “贝、贝尔君!……给、给你!”

    “咦?”

    她递出了一封纯白色的信封。

    贝尔来回看着埃伊娜的脸和信封。周围的吃瓜冒险者瞬间悲鸣四起“难道这是头牌接待员的情书!?”,不过接过信封的贝尔却立刻倒抽一口气。

    这个信封一摸就知道是高级货,而且上面还盖着公会标志的封蜡。

    贝尔曾经见过类似的东西。

    他回顾着过往的记忆,下意识地轻声低喃。

    “‘强制任务’……?”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