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外传 剑姬神圣谭9 追忆一章 少女的起点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外传 剑姬神圣谭9 追忆一章 少女的起点

    “你决定了?”

    女神问道。

    她看着这个渺小的背影。

    这个背影的皮肤异常纤细、洁白。

    这个背影看上去和战事无缘,应该说这和战斗完全是对立的存在。

    “如果刻上这个,可真就无法回头了哦?”

    面对脱下衣服露出后背的少女,女神再次问道。

    女神摇曳着朱发,切开的指尖渗着血,她下达了最后通牒。

    “成为神之眷族,可没那么简单哦。”

    少女的回答,还是没变。

    “快动手。”

    坚定的声音中寄宿着剑的意志。

    她的声音中充满了觉悟。她正视着前方的金色双眸也是如此,瞳孔中闪着刀刃般的冷冽寒光。这个不满十岁的少女的气场太过锐利,在女神看来也觉得极其危险。

    女神先是闭上双眼,然后才轻轻地将手指放在了背上。

    缓慢挥洒的血痕描绘出了神之文字。

    宛如碑文的文字串化为了朱红的“神圣文字”,看上去就像一抹黄昏。

    在刻上了女神和少女的真名之后,“恩惠”完成了,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宣告,又有一个新的神之眷族诞生了。

    “欢迎加入‘洛基眷族’。从今以后,你也是咱的眷族了。”

    *

    “萝丝。”

    怠惰地坐在窗口的狼人接待员听到自己的名字抬头一看。

    一名拥有绝世美貌的高等妖精正站在她的面前。

    身为管理机关门面的接待员自己也拥有百里挑一的端庄容貌,不过在她面前却相形失色。这名宛如仙女下凡的高等妖精曾经还因为女神的嫉妒而遭受池鱼之殃,这姑且也成了迷宫都市内的一大话题。披在肩上的顺滑长发泛着犹如宝石的翡翠光芒,包裹全身的高等魔导士服饰更是让她的全身散发着神圣感。

    在如此完美的姿态面前,不卑不亢的接待员也丝毫不改自己慵懒的态度——倒不如说反而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开口说道。

    “欢迎光临,‘洛基眷族’副团长里维莉亚·琉斯·奥尔维大人。今日造访有何贵干?”

    “萝丝,死板的问候还是就此打住吧,而且你的言行根本不一致。”

    “我们的手册上可白纸黑字地写着要对大派阀毕恭毕敬哦,你以为我想这样?要是没有照章办事的话,减薪的可是我,哼~”

    里维莉亚优雅地皱着眉头,狼人萝丝撩了撩自己的红色长发,有些坏心眼地回答。

    这里是位于都市西北的“公会本部”。在没有国王和领主的欧拉丽,这里就是名副其实的管理中枢机关。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这里永远都会是迷宫都市的中枢。

    “五年前第一次在这个窗口遇到你的时候,你还很青涩呢,现在却彻底变了。记得那个时候你才十四岁吧?不过这份争强好胜倒是一点没变。”

    “因为那时候我刚就职嘛,话说你能别翻人家的黑历史吗?”

    “毕竟在我这个长寿种族看来,感觉差不多也就是一个月前的事。”

    在阳光灿烂的大厅中,到处都是人流攒动的冒险者和职员的喧嚣,穿着公会统一发放的漆黑制服的萝丝一脸不悦地抱着胳膊。

    她挺着唯一能战胜里维莉亚的双峰,煞有其事地问道。

    “然后呢?你也不是来嘎三胡的吧?要是有什么麻烦事就赶紧说。毕竟接待你们和‘芙蕾亚眷族’是最让我们劳心费神的。”

    其他公会职员们也从后面不断偷瞄窗口,看来这句话也并非空穴来风。

    里维莉亚顿了顿,随后点头回答。

    “没错……我是来办理冒险者登录的。”

    听到她这么说,萝丝有些讶异。

    “你说冒险者登录……那么当事人呢?我先说一句,要是本人不来可不帮忙办理哦。”

    “人就在这儿。”

    “哈?”

    “新人冒险者,就在这儿。”

    随着里维莉亚低下头的视线,萝丝也从窗口里探出了头。

    果然,那儿确实站着个人。

    那是一名身高还不到柜台的年幼人类。

    那是一名穿着朴素的金发金眼少女。

    萝丝目瞪口呆。虽然她尚且年幼,但她的美貌竟然和身边的里维莉亚平分秋色,而且她的金色双眸更是让人印象深刻。

    她的金色双眸和外表格格不入,充满了意志的光芒。这是小孩子绝不可能拥有的坚定眼神。

    “我想让这孩子进行冒险者登录。”

    “……好吧好吧,我明白了。”

    萝丝大大咧咧地满口答应。

    她这副样子完全就是有话要说,不过还是收起非难的视线故作清爽,打着官腔帮忙准备了相应的手续。

    “你能写字吗?”

    “……”

    听到里维莉亚的询问,恩,少女点了点头。

    她站在小人族冒险者专用的脚台上,握着别人递给自己的羽毛笔,开始在摆到面前的羊皮纸上写字。

    “……等等,你这是‘神圣文字’,这上面要用共通语。”

    “!?”

    在一旁看着的萝丝大吃一惊,里维莉亚则手把手地指导少女填写了登记表格中的所有必要项目。

    (名字是……艾丝·华伦斯坦。年龄是,七岁,哼~其它的情报全无。)

    出生地、身份以及其它很多信息都是一张白纸……几乎整张表格就是空的。除了年龄之外就看不到什么有用的情报。

    萝丝虽然颇有微词,但却无法开口。

    这里是迷宫都市欧拉丽。经常会有一些为了在地下城中一夜暴富的无法者或者身世成迷的人造访。再说“公会”本身也欢迎攻略迷宫的有志之士。要是真想追究所有人的身世和经历可就没完没了了。

    除了别国或者其它都市的密探或者间谍,任何人都能成为冒险者。这就是迷宫都市的规矩。萝丝就这样轻车熟路地在羊皮纸上盖上了受理印章。

    “顾问……肯定就不要了吧。对于你们这种大派阀而言,我们的支援根本微不足道。”

    “是啊,教育由我们自己来。”

    公会也制定了相关制度,他们会为那些白手起家的“眷族”或者初出茅庐的冒险者派遣专职顾问,不过作为欧拉丽大名鼎鼎的最大派阀“洛基眷族”,这根本派不上用场。

    里维莉亚刚回应了萝丝的确认,金发金眼少女——艾丝·华伦斯坦就抬起头对高等妖精说道。

    “这样,就结束了?”

    “……是啊,手续都完成了。”

    “那就,赶紧走吧。”

    她的意思显然就是要赶紧去地下城,刚认识少女不久的萝丝立刻就懂了。

    少女眯细锐利的双眸跳下脚台,她刚准备冲出去。

    不过里维莉亚抢先一把揪住了她的脖子。

    “等等,蠢货。你难道这副样子就想去地下城?”

    咕,随着一声可爱的哽噎,少女不断咳嗽,然后一脸愤恨地瞪着里维莉亚,不过第一级冒险者却毫不在意。

    “毫无准备直接冲进地下城就是送死。而且你连武器都没有,进去了能干嘛?”

    “……”

    “首先要有装备,我去帮你准备武器和防具。”

    里维莉亚说的很有道理,艾丝根本无法反驳。

    艾丝羞辱地红着脸瞪着里维莉亚,一脸苦涩地点了点头。

    “……你们要不要,用公会的补给品?”

    “好的,麻烦你了。让这个野孩子用正好。”

    “我做梦都没想到有朝一日能为‘洛基眷族’提供冒险者的入门武器。那个,你过来,我让负责的人帮你量一下尺寸。”

    旁观的萝丝插嘴说道,随后让后台的女性职员把艾丝带走。不过就算人类职员伸出手,少女也没握上去,她只是像个人偶一样一言不发地跟在后面。

    “她竟然会写‘神圣文字’,难道她是你们从哪个王国里抓来的?还是说她来自‘学区’的某个教育机关?”

    “别刨根问底了,我什么都不会说。”

    “哼……也罢,我也无所谓。比起这些数都数不清的新人冒险者,我们反倒希望你们能处理一下暗派阀那群混蛋。”

    “真刺耳啊。”

    两人看都不看对方继续交谈。她们的视线都一同望着面无表情的少女。萝丝和里维莉亚一同望着渐行渐远的背影,随后压低了声线。

    “我说?都市最大派阀竟然要让那种小孩子拿剑,你们想让她惨死在迷宫里吗?”

    “……”

    “你们想扩张派阀势力想疯了?要真是这样,我可会鄙视你们的哦。”

    “……”

    “就算这是她本人的愿望,阻止她也是你们这群大人的工作吧?”

    “……”

    当现场就剩下她们俩的瞬间,萝丝爆发了。这是经历了无数冒险者撒手人寰的公会职员发自真心的非难。

    里维莉亚无话可答。萝丝瞥了眼她面无表情的侧脸,暂且鸣锣收兵。

    毕竟她也是第一次见到这名少女。

    在萝丝眼里看来,就连里维莉亚都和少女之间存在着不少隔阂。

    “那孩子,很快就会死的哦。”

    最终,萝丝道出了公会职员特有的直觉。

    “我也知道我的话没什么份量。不过我好歹接触过很多冒险者,那种眼神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只要没盯紧,那孩子绝对会死。”

    听了萝丝的警告,里维莉亚明确地回答。

    “那种事,绝不会发生。”

    她断言道。

    “就是为了避免这种事,我们才会在这里。”

    *

    这个空气让人怀念。

    记得更小的时候,自己曾在这种地方迷过路。

    艾丝踏入这个领域的瞬间,就产生了这种感想。

    感受着有些阴冷的空气,她转动眼睛观察四周。

    虽然这里是地下,但也有照亮四周的磷光。淡蓝色的墙面和天顶表明这里是地下迷宫的入口。

    这里是地下城“上层”——第1层。

    走下摩天楼设施地下的“大洞”和螺旋楼梯,穿过人称“初始之路”的宽阔大通道,艾丝和里维莉亚来到了迷宫的一个角落。如今她们正站在一条空荡荡的通道内。

    不过,走在前面的艾丝一脸紧绷。她现在看上去紧张过度,锐利的双眸一直在探索怪物的身影。

    “放松点。呼吸也平缓一点。你现在就这么紧张会撑不住的。”

    现在的艾丝根本听不进身后不远处的里维莉亚发出的忠告。她的双手用力握紧了剑柄。

    她的手中握着一把“公会”提供的直剑“小剑”。这本来是小人族专用的武器,不过对于身高不足120C的艾丝倒是长度正好。她的防具也和武器一样是公会提供的补给品——“小铠”,这也是小人族专用的皮甲。

    套着皮靴的艾丝一步一步地在地下城中前进。

    她很清楚自己现在的视野有些狭窄。而且呼吸越来越困难了。由于全身过于紧绷,整个身体都僵硬了。

    (我要变强。)

    艾丝并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紧张呢,还是激动呢,还是说压根就是别的感情呢。

    (我现在,必须变强。)

    艾丝唯一清楚的就是,现在自己已经站上了“起跑线”。

    (这都是为了悲愿。)

    自己已经不能作为一无所知的少女止步不前了。

    能够保护艾丝的人已经消失了。至少艾丝自己是如此坚信的。

    她拿起了自己原本恐惧不已的武器,承受着难以想象的重压,自己必须挥起手中的利刃。

    (所以——我要打倒怪物。)

    渴望力量的艾丝如此祈愿。

    艾丝告诫自己,自己必须变强。

    而且他们——“洛基眷族”也把方法告诉了自己。

    去地下城吧。

    获得“恩惠”,探索地下城,打倒怪物,这样艾丝就能获得自己渴望的力量。他们是这样告诉自己的。

    艾丝根本没有发现沉默不语的里维莉亚正担忧地看着自己,她只是自顾自地在“初始”的境界线上前进。

    接着。

    艾丝恭候多时的瞬间,终于降临了。

    “咕……”

    “!”

    短小的四肢,有些发福的身体,绿色的外皮。

    这是在地下城第1层出没的“哥布林”。这和狗头人身的“狗头人”一样都是冒险者们刚出道时会遇到的低级怪物。

    在通道的尽头,“哥布林”露出了短牙发出低吼。

    艾丝突然感到自己的心脏剧烈地颤抖了一下。

    刻在背上的“恩惠”仿佛寄宿着漆黑的烈焰开始发烫。

    “可别随便冲上去哦。别想着一击必杀,首先要——”

    里维莉亚刚想传授战斗方法,但却来不及说完。

    因为艾丝听都不听,直接冲了上去。

    “!笨蛋!”

    背后传来了妖精的斥责,少女已经拔剑突进了。

    就算嘴上呵斥,里维莉亚也并不准备帮助艾丝。因为她知道和“哥布林”交手,无论敌人再怎么反击都不可能造成致命伤。而且让她吃点苦头,然后趁机好好教训她让她反省一下也好。这是里维莉亚的考量。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背叛了她的预测。

    在迷宫中闪耀的金发。

    小小的身躯倾尽一切挥出的斩击。

    爆碎了怪物。

    “——”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爆破的肉片,飞散的血沫,刺耳的惨叫。

    丑陋的怪物四肢尽碎,化为了更加丑陋的肉块。

    “小剑”划出的轨迹瞬间吞噬了怪物。

    而这看上去根本不像斩击,完全就是夺命的巨锤,里维莉亚哑口无言。

    一击。

    她就这样葬送了“哥布林”。

    这根本不是刚刚获得“能力值”的Lv.1冒险者的第一次攻击所能到达的威力。

    这是超乎想象的结果——过剩杀戮。

    这是“冒险者艾丝·华伦斯坦”的出道战,也是她的首场胜利。

    “……好了。”

    放出根本称不上剑技的豪放斩击的艾丝慢慢地站直了溅满鲜血的上半身。

    少女小巧的嘴唇,有些心不在焉地小声低喃。

    “这样一来,就打倒一只了……”

    这是充满纪念意义的第一只。

    这是少女踏出的“第一步”。

    不过,艾丝的心中却波澜不惊。

    她的心中既没有成就感,也没有兴奋感,她只是用血淋淋的冷漠脸庞淡然地审视着自己的战果。

    这只不过是一个过程。

    追求强大的少女的目标太过遥远,这么微小的一步根本微不足道。

    所以,艾丝又冲了出去。

    为了激发更加高涨的战意,她不断振奋自己,发出怒吼。

    在少女的叫唤和同族的血腥味的吸引下,怪物们从迷宫深处聚集而来。

    艾丝甚至挥开了猛然惊醒的里维莉亚的制止,冲入迷宫深处,杀向了发出污秽咆哮的怪物们。

    剑身发出低沉的嘶鸣,划出数道斩击。

    怪物们发出惨叫。

    “怎么会……难以置信。”

    看着眼前的光景,里维莉亚惊愕地发出低喃。

    “咕哦啊!?”

    “——————啊啊!?”

    每当少女仍凭蛮力挥出斩击,就会有怪物爆散。

    就和第一只“哥布林”一样,空中飞散着无数肉片。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里维莉亚看来,她的斩击非常拙劣。她将所有重心都压在了小人族的短剑上,毫无章法地向前挥出斩击。不过斩击中包含着能直接秒杀“哥布林”和“狗头人”的庞大威力。威吓的低吼瞬间化为临终的悲鸣。在少女无节制地驱使“力量”的同时,剑身也发出了悲鸣。

    周围滚落着无数怪物的四肢,飞溅的鲜血把整个墙面都染红了。

    现场的光景非常异质。这根本不是战斗,很难想象如此惨绝人寰的光景竟然是首次握剑的少女造成的。看着如今还在虐杀怪物的少女,就连里维莉亚也感到了些许寒意。

    “!!”

    “呱噶!?”

    正当里维莉亚战栗的时候,艾丝全灭了所有怪物。

    她咬紧牙关,拼尽全力刺穿了“狗头人”的身躯。

    “魔石”碎裂的怪物瞬间化为了灰烬。

    “哈、哈、哈……”

    地下城中响起了少女凌乱的呼吸。

    “……艾丝,今天就先到这儿吧,回去了。”

    “不……我还能战斗。”

    由于里维莉亚担心少女的状态,下令返程。

    她伸出了手,艾丝却避开了,全身散发着毫无衰减的战意。

    不过,就在此时——咔嗒。

    艾丝的口中,掉出了什么东西。

    “啊……”

    “……?”

    搞不清现状的少女愣在了原地,里维莉亚也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她弯下腰,捡起了从艾丝嘴里掉出的“那个”。

    “这是……”

    里维莉亚看着手掌里的东西。

    这个闪着纯白光辉的东西既不是“魔石”,也不是“掉落物品”——而是小孩子的乳牙。

    *

    “噗哈哈哈哈哈——!?”

    洛基的手指夹着这颗可爱的乳牙哄堂大笑。

    “竟然用力过度把牙齿咬下来了!太搞笑了!不过这个可以有,真的可以有!毕竟艾丝炭还是七岁(幼女)嘛!”

    “竟然紧绷到把牙齿都咬下来了……”

    正当洛基坐在桌子上甩着双腿哈哈大笑的时候,坐在办公桌旁的芬恩也露出了苦笑。

    这里是“洛基眷族”根据地的办公室。除了刚从地下城返回的艾丝和里维莉亚,洛基、芬恩、加雷斯他们三个也在这里。里维莉亚为了报告今天冒险的始末才会来到这里。

    里维莉亚刚说到地下城里发生的战斗以及艾丝的乳牙,女神就笑得一发不可收拾了。

    至于整个事件的主角——艾丝,她已经满脸通红地撇过头了。

    她已经彻底将自己的嘴唇抿紧了。

    “那个,艾丝炭,张嘴,张嘴让咱看看嘛!让咱拜见一下少一颗牙齿的可爱笑容嘛!”

    “不要。”

    艾丝背对着一脸坏笑的鬼父——洛基,冲向了办公室的大门。

    “我走了。”

    “——休想!加雷斯!!”

    洛基立刻打了个响指。

    矮人叹了口气,走上前去轻松地拎起了艾丝。

    “!?放、放开我!!”

    “嘿嘿嘿!咱可是这里名副其实的主神哦!”

    看着被抱住腋下不断踢腿的少女,洛基立刻发动了攻击。她用惨无人道的变态双手不断挠痒。

    “~~~~~~~~~!?”

    “听话,赶紧吧嘴张开~!”

    看着在腰间蠕动的十根手指,幼女惊恐地睁大了双眼。

    幼女拼命抵抗也只是白费力气,她眼看就要撑不住了。

    “住手,好痒,滚——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右手抵着额头的里维莉亚叹了口气,一旁的芬恩依旧一脸苦笑,满脸涨红的艾丝眼角噙泪张开了嘴。

    洛基立刻定睛一看,只见上侧犬齿旁边的磨牙确实少了一颗。

    “啊哈哈!好萌!换乳牙的艾丝已经在My Memory里永久保存了!!这颗牙齿我也会永远供奉的!”

    捧腹大笑的洛基小心翼翼地把这颗乳牙用丝巾包了起来。

    下个瞬间。

    好不容易停止发笑的艾丝挺直身子,她的金色双眸中闪烁着野兽的凶光。

    她突然跳到洛基面前,踢出了自己的小脚。

    “哼!!”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幼女的下段踢,拥有“恩惠”加持的——甚至能秒杀怪物的——下段踢击中了洛基的小腿,她发出了惨叫。

    看到主神捂着自己的小腿满地打滚,里维莉亚他们一脸无奈。

    红到耳根的艾丝看都不看洛基一眼,激愤地夺门而出。

    主神刺耳的惨叫又在办公室里回荡了片刻。

    “……那么,那个孩子,具体情况如何,里维莉亚?”

    当少女的气息远离办公室之后。

    刚才还在惨叫的洛基若无其事地站起来,向里维莉亚问道。她刚才的逗比表情已经完全消失了,整个人看起来非常严肃。

    里维莉亚看着她,说出了自己的感想。

    “基本上跟原先预测的差不多。她根本不顾自己的危险,对自己的目的太执着了。”

    “‘渴望力量’吗……虽然我也没资格说别人,不过那孩子对欲望的渴求太直白了,这就很危险了。就连我看了都觉得心痛。”

    靠在椅背上的芬恩有些悲凉地垂下了眉毛。

    接着,“话说”,若有所思地芬恩问道。

    “里维莉亚,真亏你能把她从迷宫里带回来啊。本来我还以为你要等她精疲力尽了才回来呢,难道就是因为那颗可爱的牙齿?”

    “不,在她本人筋疲力尽之前……武器先坏了。所以她也只能乖乖听话了。”

    “什么?虽说是公会的补给品,但竟然有冒险者只用半天就搞坏了……”

    里维莉亚拿出了挂在腰间的——艾丝交给自己的——“小剑”。从剑鞘中拔出来一看,剑身已经所剩无几了,加雷斯接过武器一脸惊愕地仔细端详。

    “一击秒杀怪物……也就是说真的是直接把敌人打爆了?这可不是Lv.1的冒险者能达到的境界啊。”

    “难道……是因为那个‘技能’?”

    “恩,只有这种可能了。”

    洛基微微睁开双眼,里维莉亚点了点头。

    “真是逆天的‘技能’……不过这同时也会成为将那个孩子拖入死亡深渊的‘锁链’。”

    要是斩杀过多的怪物,反而会因为唤来更多的敌人陷入绝境。而且她根本毫不在意自己的伤势。

    里维莉亚闭上双眼回想着地城中的光景,随后如此说道。

    看着她的翡翠双眸,洛基他们忧郁地叹了口气。

    “看来,果然不能把‘魔法’告诉她……”

    “是啊,要是自己不够成熟的话,一下子拿起过于强大的‘武器’只会让她送死。”

    洛基并没有把“能力值”中发现的“魔法”告诉少女。一旦少女得知这份巨大的力量,肯定会强迫自己一直战斗下去。加雷斯低头看着报废的短剑,看着折断的剑身,一脸凝重地说道。

    “首先要将制御‘技能’的技术……也就是控制感情的‘心灵’教给她才行。如今那个孩子需要的并不是肉体的锻炼,而是精神的塑造。”

    听到里维莉亚确定了接下来的方针,芬恩、加雷斯还有洛基都表示了赞同。

    “恩,这确实是当务之急。你是准备把冒险者的心得、战斗方法和知识都教给她?而且也必须有人教她‘教养’才行啊。”

    “教育负责人吗,不过,谁来……”

    “……”

    “……”

    “……”

    在寂静的办公室中,除了里维莉亚——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里维莉亚身上。

    抬起头看着众人沉默的视线,魔导士有些狼狈。

    “等等……难道是我?”

    “不好意思,我也有团长的立场在,不能对特定团员有特殊照顾。而且我还必须应付暗派阀。不过你放心,有时间我也会帮忙的。”

    “照你这么说,我也是副团长啊,那就只能让加雷斯来了吧!”

    “老身手里还有个麻烦的强制任务。而且老身可先说好了,老身根本不知道怎么对待那种年纪的小鬼。所以反倒是同性更容易和艾丝交流吧?”

    “你们这是在甩锅……!”

    “里维莉亚啊,你今天可是说过要彻底照顾艾丝炭的哦~而且还那么拼命地举手~你的母性不是被彻底激发出来了吗~?”

    芬恩和加雷斯耸了耸肩,洛基也一脸坏笑地调侃着里维莉亚。

    “洛基,别信口开河!”

    “这也是个好机会吧,里维莉亚终于当妈了~”

    “我还是单身!”

    “咱知道咱知道,这是长寿种族蒙混年龄的独特方式对吧,你们就是这样来掩饰自己是大龄——”

    “哼!!”

    “咿呀啊啊啊!?”

    远超幼女脚踢的夺命法杖击中了洛基的小腿,她再次发出刺耳的惨叫。

    脸色涨红的里维莉亚俯视着满地打滚的主神。芬恩和加雷斯苦笑着看着她们。

    “里维莉亚,姑且不论刚才的玩笑,我也觉得你最适合了。”

    “芬恩……你太看得起我了。那孩子跟我的种族不同,要我照顾她根本……”

    “那,我换个说法,这是团长命令。”

    芬恩的这句最后通牒实在太强硬了。

    “艾丝已经是‘眷族’的一员了。既然我们接纳了她,那么我们就必须展现大人的责任和亲情。特别是后者,我们要让那孩子产生家的感觉。”

    “……”

    “我也知道这样你会很辛苦。所以呢,我们也会帮忙的。我本来就没想要让你全权负责。”

    “简单来说就是,大家互帮互助咯。”

    芬恩露出柔和的笑容,加雷斯也在一旁豪爽地笑道。

    最后,捂着小腿泪眼婆娑的洛基也站了起来。

    “里维莉亚,你就当这是自己的必经之路吧。毕竟咱们‘眷族’接下来肯定会加入很多年轻人,所以你也应该体会一下妈咪的心得。”

    一脸为难的里维莉亚终于放弃了。

    她投降了,不过作为最后的抵抗,她红着脸背对芬恩他们的笑容。

    “谁是妈咪啊……”

    *

    咚!

    好几本钝器放在了书桌上。

    “……这是,什么?”

    看着堆积在眼前的书山,艾丝惊讶不已。

    如今是第一次踏入地下城的第二天。艾丝刚吃完早饭就被里维莉亚半是强迫地拽进了自己的房间。

    对其它种族没什么兴趣的艾丝也很清楚这里就是妖精的房间。因为这里有很多木制品。而且这里的天顶也很不一样,朴素的床旁边放满了类似派阀文件的羊皮纸,桌子上还放着一盏花草外型的魔石灯。

    白银法杖靠在书架旁,插着纯白花朵的透明花瓶中可以看到茂密的枝叶。这些全都是妖精秘境的东西吧。旁边的架子上还整齐罗列着精神力回复药和美丽的宝石——备用魔宝石——之类的道具。房间里还有很多书架,典雅的气息和这个房间的主人相得益彰。

    被强行按在椅子上的艾丝打量着房间,随后抬起头看着站在一旁的里维莉亚。

    “今天开始我要教你基础知识。简单来说,就是学习。”

    “学、习……?”

    “是啊,不止是迷宫的知识。我还要教你‘技能’、‘魔法’的相关知识以及冒险者的心得。”

    “……我才,不需要这些,让我战斗吧。”

    “笨蛋,你连战斗都不理解还怎么变强?如果你真的渴望力量,那么就必须理解无数‘未知’,这样才能化为你的基础。”

    里维莉亚一口回绝了瞪着自己的艾丝提出的要求。

    艾丝很讨厌眼前这位高等妖精。不,应该说她还没习惯这个自己刚刚加入的“洛基眷族”,所以对他们还没什么感情,尤其是她。

    明明才刚认识没多久,这个妖精就那么高高在上,而且还很啰嗦。艾丝认识的妖精里也有名类似的女性,眼前这个名叫里维莉亚的人和那个人相比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艾丝想起了自己过去被那个妖精说教而嚎啕大哭的遥远过去——在艾丝自己看来也就两三年前——不,应该说是黑历史。

    艾丝如今一脸不服。

    “啊哈哈,艾丝炭那么讨厌学习啊~?”

    除了艾丝以外,洛基也到这里来摸鱼了,坐在桌子对面的她正熟练地塔着纸牌,同时笑着调侃艾丝。因为是教育的第一天,她是来看看里维莉亚的情况的,不过艾丝并不知道。

    唔,艾丝一时语塞。

    她猜对了,不过神情僵硬的艾丝当然不可能承认。

    “艾丝,你必须掌握我们魔导士必要的‘泰然之心’。你要学会处事不惊的精神。你要是一直像昨天那样依靠‘技能’战斗的话,迟早会自灭的。”

    里维莉亚用动听的声音进行说教。

    ——不过,在艾丝看来,如今妖精银铃般的声音只不过是杂音。

    她在说什么。

    她说这些干嘛。

    真是让人搞不懂。

    艾丝也并不是排斥学习。她只是想赶紧拿到新武器去战斗。因为这肯定是最快的让自己变强的方法。而且,为什么这个妖精要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啊。因为眼前充满了让艾丝不爽的事,所以心有不甘的她也愈发火大。

    渐渐积压的不满让她烦躁起来。

    忍无可忍的艾丝轻轻摇着椅子低下了头。

    “艾丝炭,你就当自己被骗了稍微听一听吧?更何况,有这么美貌如花的妖精贴身指导,反而让人性奋吧?嘿嘿,可爱的幼女和美丽的家教……这个组合最棒了~里维莉亚,你戴个眼镜吧?”

    “哼,你在说什么傻话。”

    正当洛基和里维莉亚拌嘴的时候,微微颤抖的艾丝终于爆发了。

    “明明……更漂亮!”

    她发出了低喃。

    里维莉亚她们转头一看,只见抬起头的艾丝竖着眉毛喊道。

    “老太婆!”

    而且,还是对着里维莉亚。

    “……………………”

    “噫!”

    看到高等妖精瞬间面无表情的侧脸,洛基发出了悲鸣。

    里维莉亚眯细了双眼。

    艾丝根本没有察觉她豹变的气氛,一脸反抗地瞪着她——接着里维莉亚用让人无法看清的速度挥下了拳头。

    下个瞬间,咚!!

    “!?!?!?”

    里维莉亚竟然徒手打人了。

    她的拳头炸裂了艾丝的头顶。艾丝因为剧痛哑口无言。

    巨大的冲击贯穿了艾丝小小的全身。

    世界在,不对,整个脑袋都在天旋地转。

    “看来……首先要教你什么叫对长者的敬意。”

    双手捂头痛苦不已的艾丝一听到耳边冰冷至极的声音,一下子颤抖了。洛基也吓尿了,连个玩笑都不敢开。

    少女胆战心惊地抬起头,一看到双眼冒火的高等妖精,她发出了战栗的悲鸣。

    “我先警告你。你要是再犯,我还会惩罚你,给我记好了。”

    面对冰冷的表情和极寒的视线,看着俯视自己的高等妖精,艾丝第一次感到如此恐惧。同时她也领悟了敌我的战力差。

    如果自己是昨天惨遭蹂躏的“哥布林”,那么眼前这个人就是让父亲他们“吃尽苦头”的“楼层主”……!

    “开始了,拿起笔来,接下来你要把我说的话都记在纸上和脑子里!”

    “……!?”

    好口怕,洛基双手捂脸不敢直视。

    瑟瑟发抖的艾丝只能老实遵从高等妖精的授课。

    *

    然后,又过了一天。

    刚过了一天,艾丝就早早地逃学了。

    “你在哪,艾丝!!快出来!”

    为了逃离那个从根据地塔楼中传来的恐怖妖精的声音,艾丝蹑手蹑脚地和她拉开了距离。幸运的是走廊和楼梯上也没遇到别的团员,所以应该不会有人打小报告。

    “黄昏之馆”在平时几乎看不到别的团员,艾丝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不过貌似是欧拉丽的治安很差,所以团员们都倾巢而出处理那些冒险者委托和强制任务去了。

    在艾丝的印象里,她已经彻底将里维莉亚认定为恐怖大魔王了。

    她完全搞不懂那个妖精。艾丝本来就讨厌学习,但她还是强迫自己,这太奇怪了。而且,为什么有那么多书?自己根本记不住。因为昨天的斯巴达式的教育,艾丝的头到现在还在隐隐作痛。

    就连那个老不正经的洛基也神情抽搐地笑着劝说“里维莉亚~点到为止吧~第一天还是别那么严格……”,可见昨天的学习有多残酷。

    (哼,我讨厌学习……死也不要学习……)

    艾丝压低身子趴在地上在连接高塔的空中回廊里移动,她的心中充满了不安。她已经对那些厚重的钝器产生排斥反应了。

    她现在就像个挑食的孩子,一想到那个魔鬼教师的身影,她就浑身发抖。

    (学习,根本没有意义。而且我也没空,做这种事。)

    同时,她也充满了不满和焦躁。

    她还有很多必须做的事情。她想要的,是别的东西。

    她想要能够达成悲愿的力量。她想要能够杀死怪物的武器。艾丝想要的东西都只和战场有关。

    艾丝侵入空无一人的书库,钻进墙角和书架的夹缝中蹲了下来,她抱着膝盖,把头埋了进去。

    (我现在,必须变强才行……)

    艾丝瘦小的心中被一个过于强烈的愿望塞满了,她紧紧闭上了双眼。

    “……?”

    突然,艾丝产生了一股违和感。

    感觉好像有个在地下城中和无数怪物厮杀至今的冒险者就在附近。

    感到这股气息的艾丝从膝盖里抬起了头。

    “你好。”

    只见一名近在眼前的小人族少年正对自己露出微笑。

    “哈咕!?”

    “哦呀,没事吧?”

    艾丝吃惊地后仰,后脑勺一下子撞在了墙上。

    头晕眼花的艾丝垂下了头,对方稍稍有些担心。

    为什么他会发现这里啊。不对,他是什么时候来的?自己完全没发现他的靠近。

    看着满脸微笑的小人族首领——芬恩,艾丝无比惊愕。

    “为什么,会在这里……”

    “恩,因为你一直在拼命逃避里维莉亚。所以位于办公室里的我就能轻易发现你了。”

    芬恩笑着回答,难道他已经向那个高等妖精打小报告了?艾丝突然害怕起来,“我不会告诉里维莉亚的哦~”,仿佛看透了她的想法的小人族如此回答。

    “毕竟里维莉亚很认真,我早就在想你迟早会逃跑的……不过没想到你连两天都撑不到。”

    看到芬恩露出苦笑,走投无路的艾丝有些郁闷。

    艾丝还不了解这位名叫芬恩的小人族。

    就算知道他是组织的头领,她也没什么实感,她只知道这个人一直挂着柔和的笑容。不过总觉得他应该比那个妖精里维莉亚要好说话。

    和艾丝身高差不多的小人族看着她问道。

    “里维莉亚的补习很严格吗?你真的那么讨厌?”

    虽然他一眼看上去是个少年,不过声音中充满了沉稳,艾丝听了他的话不禁扬起眉毛。既然身为“眷族”的团长,那么他应该有权插手这件事吧。

    “我,必须变强。让我战斗吧。我根本,没有学习的时间!”

    艾丝一口气倾诉了心中积压的不满。

    “学习,根本毫无意义!”

    少女的声音在书库中回响。

    默不作声的芬恩听了艾丝的倾诉,慢慢站了起来。

    “恩,那么,我们去外面吧?”

    “咦?”

    “你想战斗对吧?那么,我来做你的对手。”

    面对呆滞的艾丝,芬恩露出了一如既往的笑容。

    “而且,是以实战的形式。”

    芬恩带着艾丝,来到了被几座塔楼包围的根据地中庭。

    因为会馆的任何地方都能看到这里,所以艾丝很担心里维莉亚会不会发现自己,整个人都魂不守舍,不过芬恩安抚她说,“如果里维莉亚真的来了,我会说服她的,我保证。”

    他们接下来要进行的,是模拟战。

    艾丝要把芬恩当作假想敌进行战斗。

    如今艾丝手中握着一把训练用的短剑。剑刃已经坑坑洼洼了,不过好歹也是金属制成的钝器,威力还是不可小觑的。被直接砸到多多少少也会受点伤。

    不过,芬恩手里拿的是一把拆掉刷子的——木棒。

    芬恩轻轻挥了两下确认手感,随后点了点头看着艾丝。

    “那个……”

    “恩?怎么了?”

    “那个……没问题吗?”

    “恩?你说这把武器?不用担心,反正你也赢不了。”

    小人族笑着回答。

    看到自信满满的芬恩作出的回答,艾丝一下子血气上涌。

    她的气氛突变,看来她原本就是个很直率,而且很不服输的孩子。

    “好了,开始吧,随便你怎么打。”

    不用你说。

    举剑进入临战态势的艾丝看准时机冲了上去。

    “正面突击吗?恩,简单易懂。”

    “!?”

    原本还在眼前的芬恩突然消失了,还来不及斩下的艾丝立刻刹车。

    她慌忙回头,只见无动于衷的对方正一脸清爽地站在背后。他的脸上还挂着一尘不变的笑容。

    有些恼火的艾丝再次举剑冲了上去。

    “行动果断,而且剑上充满锐气,你的剑中有很多闪光点哦。”

    “库!”

    “不过,毫无章法的战斗会埋没了这些。”

    芬恩轻巧地指摘,同时气定神闲地躲开艾丝的乱斩。

    虽然艾丝只是七岁的少女,但也拥有“能力值”。她挥出的斩击兼具速度和力度。然而这些能蹂躏怪物的攻击,却对眼前的冒险者毫无作用。

    芬恩什么都没做。他完全没有反击,只是在躲避。

    而且他的动作也不快,也没有用华丽的动作进行格挡。

    他只是不停地在艾丝周围转圈,一脸淡然地挪着身子。

    “……!?”

    打不到。完全打不到。连蹭都蹭不到。

    回过神来,艾丝已经咬紧牙关,全力挥出了短剑。

    “可别对我发动那个‘技能’哦。”

    不过,就连这个攻击也被芬恩轻松地避开了。

    艾丝使出浑身解数,听到的却只有刺耳的空挥。艾丝脸上的汗水越来越多,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当艾丝的第五十次攻击被躲开的时候,就在双方交错的瞬间,艾丝一个踉跄摔在了中庭的草坪上。

    “结束了?”

    “库……唔啊啊啊啊!”

    立刻起身的艾丝尖叫着拼命挥剑。

    她甚至没有发现远处有人正看着自己,专心致志地瞄准芬恩,然后不断摔倒。

    终于,芬恩开始反击了。

    他刺出木棒,仿佛为了指摘艾丝的缺点,一直在瞄准她的腰部和手腕。他也没用多少力气,不过艾丝却被他直接打翻在地。

    “恩,太弱了。”

    “唔——!?”

    接着,一股剧烈的冲击袭向艾丝。

    遭到击飞的艾丝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训练用短剑也“咚”地一声落在身边。

    彻底动弹不得的艾丝呆然地仰头望着天空。

    飘逸着金色秀发的小人族走到她身边,悠然地低头看着她。

    “你的战斗方法太过于依赖‘能力值’……还有‘技能’了。如果剥下这些镀金,你就会惨败。”

    “……!”

    艾丝的脸瞬间涨红。

    如今她对眼前的对手充满不甘,同时对自己的惨状感到无比羞耻。

    看到她摇摇晃晃地坐起身子,芬恩继续说道。

    “第一级冒险者都说,有很多冒险者都被‘能力值’牵着鼻子走哦。”

    “咦……”

    “有很多人,都太过依赖‘恩惠’了。但是能力和技术是完全不同的。”

    就像现在的你,这句意有所指的指责拍打着艾丝的耳畔。

    “你欠缺的就是技巧和策略,还有极度缺乏的,知识。”

    “!”

    “测算距离的方法,武器的特性,这些你都不知道,从这点看来你真的只是个孩子。就算你继续前往地下城,也迟早会暴毙吧。我可以保证哦。”

    看着艾丝瞪大的金色双眸,芬恩温柔地笑着断言。

    “艾丝,我们一开始也不强。我们也经历了无数锻炼、无数冒险,我们也学习了很多——对吧,里维莉亚?”

    “……是啊。”

    艾丝猛地回头,只见里维莉亚,正站在中庭通向塔楼的门口。

    一直默默地旁观这场模拟战的她走到草地上,来到他们面前。

    “我们有很多必须掌握的知识。也有很多必须牢记的技术。你越是接触这个未知的世界,就必须越是学会更多……”

    “……”

    “这都是为了达成,我自己的意志。”

    里维莉亚犹豫了瞬间,伸出了手。

    艾丝看着她的脸和手也踌躇了,不过还是胆怯地伸出了手。

    这双光滑的又有些冰冷的手轻轻地把艾丝拉了起来。

    “艾丝,你的悲愿……比我们的野心和目的还要险恶。要是你想达成悲愿,那么就必须比我们更努力地完成我们做过的所有事情,你懂吗?”

    听到芬恩的质问。

    低着头的艾丝……轻轻点了点头。

    通过模拟战了解彼此差距的艾丝,已经能够理解芬恩这句话的重量了。

    她也理解了,自己到底有多鲁莽,自己有多无谋,自己的视野有多狭窄。

    她也彻底理解了,世界有多么广阔。

    她已经,恍然大悟了。

    “虽然短期内我不会让你去探索地下城,不过我和加雷斯有时间的话,都会像今天这样陪你练习体术哦。”

    “!”

    “我会遵照你的期望,教导你战斗的方法。所以我希望你能参加里维莉亚的补习,同时锻炼身心。”

    芬恩对艾丝笑了笑,然后抬头看着一旁的里维莉亚。

    “好了,里维莉亚,你可是被后辈们敬仰的长者,这时候你该说什么呢?”

    “……”

    里维莉亚看上去也有很多话要说,她沉默了片刻,向艾丝开口说道。

    “艾丝……我好像也有点热血过头了。抱歉,我竟然那么幼稚。”

    这句话让艾丝目瞪口呆。

    她的眼神和话语中充满了真挚的歉意,以及对陌生事态的困惑,还有仿佛家长对儿女特有的担忧。

    就这样,艾丝稍微,真的只是稍微有一点感到胸口一紧,她用力摇了摇自己小巧的脑袋。

    “我也,对不起……”

    艾丝不知为何有些不敢抬头,她死死盯着草地说道。

    “请你……教我学习吧。”

    她低下了头。

    里维莉亚睁大双眼,微笑着说道。

    “啊啊,我们一起加油吧。”

    *

    太阳初升,现在还是凌晨。

    艾丝拿着剑来到了中庭。

    笼罩在朝霞中的会馆还是一片寂静。微微有些寒冷的空气轻抚着肌肤,艾丝抬头仰望着苍蓝的天空。

    艾丝觉得,自己稍微有些发现里维莉亚他们强大的秘密了。

    她们这一路上真的积累了很多很多。

    不止是他们。

    肯定,那个一直保护自己的勇敢的父亲和他的同伴们,也是如此。

    “……”

    一股寂寞掠过心头,接着艾丝坚定了视线。

    她将芬恩他们送给自己的剑拔出剑鞘。

    “你就这样愚直地、坚定地、着实地积蓄力量吧。”

    听了里维莉亚的建言的艾丝,下定了决心。

    为了达成悲愿,必须比他们更努力,必须比他们更坚定。

    少女的心中充满了强烈的意志,她独自一人,开始空挥。

    她开始了直到永恒也绝不会停歇的努力。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