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外传 剑姬神圣谭9 追忆二章 你是一柄利剑?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外传 剑姬神圣谭9 追忆二章 你是一柄利剑?

    艾丝·华伦斯坦

    Lv.1

    力量:E489→D502   耐久:E434→438   灵巧:D597→C605   敏捷:C606→615   魔力:I0

    里维莉亚看着少女更新的“能力值”叹了口气。

    “这孩子才刚成为冒险者半年……真是惊人的成长速度。”

    “我本来就觉得她有天分,不过没想到竟然这么厉害。”

    芬恩接过用共通语翻译的更新报告,苦笑着说道。

    这两人刚刚完成“公会”下达的强制任务返回根据地,洛基就把一大早刚刚给艾丝更新的“能力值”内容告诉了他们。

    “这样下去,她可能马上就要‘升级’了吧,对于‘眷族’而言倒是个好消息……但对于艾丝,恐怕就不是什么好事喽。”

    “是啊……毕竟她现在已经过度压榨自己的身心了。”

    胡乱坐在办公桌上的主神笑着说,里维莉亚也接口了。

    “我也有计划地让芬恩他们穿插体术训练,这样也能让她专心听我补习。至少她已经大概学会如何制御心灵了……不过那孩子还是不顾自己的身体,一直在埋头锻炼。”

    “只要能让她学会正规的战斗方法,稍微勉强一点也有好处。不过现在要允许她单独探索地城还为时尚早。”

    “也是,更何况现在暗派阀会在光天化日之下闹事,要是艾丝炭不变强,我们也很头疼。毕竟里维莉亚你们也不可能一直跟着她。”

    艾丝现在仍在孜孜不倦地鞭策着身心。而这也让里维莉亚他们大为头疼。

    艾丝贪婪地吸取第一级冒险者的教诲倒也没什么不对,不过她太急于求成了。极端点说就是,少女对“想要变强”以外的事毫不关心。

    芬恩他们自己也因为看到她的剑技中的闪光点,因为兴奋而一不小心教得太投入了,他们自己后来也在反省。

    “你们知道,现在那些下级冒险者都怎么称呼艾丝炭的吗?”

    “怎么称呼的?”

    “很好笑哦……据说叫‘人偶公主’。”

    “有什么好笑的。”

    “就是,咱家的艾丝炭根本不是人偶,而是更加柔软更加可爱的东西!”

    “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负责吐槽的里维莉亚有些心力憔悴,洛基一脸逗比地看着天花板。

    “不看四周埋头猛冲的话迟早会自取灭亡……虽然咱们早就提醒过她了。”

    洛基的独白在办公室中回响,里维莉亚和芬恩也都沉默地点了点头。

    洛基一蹦一跳地走到新买的大钟前,开始转动长针。

    过了一会儿,里维莉亚开口了。

    “艾丝现在在干什么?”

    听到她的询问,洛基耸了耸肩发出空笑。

    “去地下城散心了。加雷斯陪着她呢。”

    *

    “吱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一道剑光,怪物发出了临终的惨叫。

    不等连同翅膀被一同斩断的“紫蛾”掉在地上,刚刚着陆的艾丝就扑向了下个猎物。

    “!!”

    “咕啊!?”

    飞闪的剑刃精确地飞入了“巨大蚁”的硬壳缝隙。

    艾丝刺入了硬壳之间的狭窄缝隙,巨大蚁的柔软肉体立刻喷出了鲜血。正当怪物恐惧的时候,艾丝立刻补了一刀,怪物一命呜呼。

    “艾丝,别逞强!先回来!”

    “我还,可以继续!”

    艾丝无视了在一边轻松屠杀怪物的加雷斯的忠告,翻飞着金发冲了上去。

    如今她身上穿的并不是“公会”的补给品,而是质量更好的“小人族裙甲”。她手里拿着从武器店买来的“钢铁短剑”。防具是出于洛基的恶趣味定制的,武器是矮人加雷斯帮她挑选的。装备着两件新装备的艾丝从正面砍向了怪物大军。这孩子压低身子冲刺的样子就像一只趴在地上飞奔的野兽。

    而且她的动作也和半年前大相径庭,变得相当洗练。

    和不断过剩杀戮的时候相比,她已经脱胎换骨了。多余的动作和力量已经减少很多了,她完全在用速度和精准度不断屠杀怪物。她根据敌人的情报确定弱点,她的斩击全都没有瞄准头部,而是胸口的“魔石”。这全都是加雷斯他们教导的成果。艾丝已经渐渐形成自己的战斗风格了。从正面牵制,然后用速度斩杀对方,这就是少女的战法。

    不过这样一来,却让加雷斯他们产生了新的烦恼。

    “防御太粗糙了……真是的,这家伙只考虑怎么‘打倒’敌人。”

    巨大蚁的反击将艾丝的脸颊划出一道口子,不过她毫不在意继续突刺。皮革和白垩金属板做成的裙甲上也被怪物锐利的钩爪划出了几道伤痕。不过这些反击只会让艾丝的斩击更加凶猛。

    艾丝为了“效率”彻底舍弃了防御。旁观的加雷斯看着她一脸无奈。

    巧的是,里维莉亚他们也在担心这点,少女根本不顾身体的悲鸣,拼命挥剑。

    “……!”

    “真是的,你又把武器弄坏了。”

    最后的怪物刚刚倒地,“钢铁短剑”就悲鸣着出现了裂痕,剑身随之断裂。表情贫乏的艾丝微微皱眉,加雷斯叹了口气。

    “艾丝,你也要当心自己的身体,别太硬撑。否则你迟早要付出代价的。”

    “……反正,我也能打败怪物,没事。”

    “这并不是胜负的问题……”

    艾丝用力擦了擦脸上的血避开视线,加雷斯再次叹了口气。不过,他也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开始回收“魔石”和“掉落物品”。

    在里维莉亚这群前辈当中,艾丝和加雷斯的距离感是最近的。

    他们才认识半年,加雷斯的教学比芬恩要豪爽,比里维莉亚要单纯。他不会多啰嗦。这对于把变强当作第一要务的艾丝而言是难能可贵的。

    看来这个矮人大战士也很担心艾丝“吃苦”,所以偶尔也会多管闲事,不过他不会像里维莉亚那样纠缠不休。这反而会让人轻松很多。特别是最近,里维莉亚越来越鸡婆了——而且艾丝也越来越叛逆了——所以这样反而能让心理保持平衡。

    所以艾丝都尽量让加雷斯陪自己探索迷宫。

    “让年轻人自己从失败中学习。”

    艾丝并不明白加雷斯这句话的真谛,不过觉得这句话正适合自己,她在心里如此解释。

    “加雷斯,再稍微……”

    “不行,回去了。”

    不过加雷斯却不会允许自己无视他。

    听到加雷斯简短地下达了折返命令,艾丝露出了只有里维莉亚他们见过的不满神色。

    “你都用坏几把武器了……给,这是最后一把了。”

    兼任支援者的加雷斯把备用武器交给了艾丝,顺便说一句,这已经是今天探索过程中的第三把了。你倒是为在街上好不容易为你找了把合适的武器的老身考虑啊,加雷斯抱怨着说道,不过艾丝假装没听见,她一口喝下了一起递给自己的回复药。

    如今他们在地下城第7层。

    这里是脱离正规路线的一条死胡同。

    在加雷斯的监督下进行的怪物狩猎告一段落,艾丝一脸不情愿地踏上了归途,这时艾丝切换了意识。她的表情也紧绷起来。在充满怪物气味的通道中,充满了战意和杀意。

    艾丝平时的感情就不是很丰富,在地下城的时候更是顶着一张铁面。

    她就这样挂着冰冷的表情,不断屠杀怪物。

    “人偶公主”。

    这名少女就算脸上溅满鲜血也面不改色,仍然专心致志地狩猎怪物,而这个称号正是冒险者们的嘲笑以及胆怯产生的诨名。这半年间,彻底舍弃感情屠杀怪物的“洛基眷族”新团员已经在“公会”和下级冒险者之间传开了。同时她也成了今年超新星冒险者的最有力竞争者。

    “加雷斯。”

    “怎么了?”

    “铠甲,有些,难受了……”

    “恩,已经不行了吗?也对,你的年龄也已经到人类的成长期了吧。虽然你这身还是新装备,没办法,还是赶紧帮你换了吧。”

    “那个,我还想要特制武器,就是那种用不坏的。”

    “下级冒险者就别说笑话了。你至少先学会不会弄坏武器的战斗方法才行。”

    “……那么,下次带我去10层。”

    “这也不行。”

    “……为什么。我已经,去过两次10层了……”

    “我可是听说你得意忘形差点被‘半兽人’杀死。等你得到了里维莉亚他们的允许再说。”

    “……”

    一路上,艾丝为了刺探负责警戒的加雷斯一直在和他交谈。因为连自己最渴望的要求都被一口回绝,这让艾丝愈发不满。

    因为里维莉亚他们的要求越来越严格,艾丝最近也越来越叛逆了,虽然还不至于耍无赖,不过她时不时都会摆出一张臭脸。

    (在我们面前,反倒会露出孩子的表情啊……)

    加雷斯在心中自言自语。

    (“人偶公主”,这个外号暂且不提,鬼气逼人这点倒是和刚认识的时候一模一样……而且最近还更严重了……)

    加雷斯回头瞥了一眼少女的身体,以及充满肌肉但却异常纤细的四肢,就在这时——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迷宫深处传来了大量悲鸣。

    艾丝抬起头立刻冲了过去,加雷斯也跟着她赶向了惨叫的源头。

    他们沿着正规路线,来到了通往第6层的通道入口。

    “啊啊啊啊啊啊!?畜生,开什么玩笑!”

    “太多了!”

    “快来人,救救我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徽章各异的几个队伍正在和蚂蚁怪物大军对峙。面对在“上层”难得一见的大部队,下级冒险者陷入了苦战。

    “‘巨大蚁’大军!难道是哪个自己处理不了的冒险者发动了‘怪物进呈’吗?”

    第一级冒险者加雷斯立刻察觉了其中的缘由。巨大蚁只要身负重伤陷入绝境的时候,就会散发吸引同伴的荷尔蒙。经验不足的冒险者导致的失败往往就会闯下大祸。

    而且还偏偏发生在正规路线的出口,这样连逃都逃不掉。看着处于兴奋状态的怪物,加雷斯刚准备参战。

    “——!!”

    艾丝连状况都不分析,直接冲了上去展开突击。

    “等等,艾丝……!?”

    加雷斯的制止,和飞向空中的“巨大蚁”的悲鸣一同消失了。

    为了拯救遭到袭击的冒险者们,艾丝打破了里维莉亚他们好不容易教给自己的身心制御。彻底解放能力的少女化为了杀戮的使徒。

    在冰冷无情的容貌中,睁大的金色双眸寄宿着狰狞的杀意,她手上的利剑也宛如死神的镰刀一般不断挥下。

    “那、那是,‘洛基眷族’的……”

    “金发金眼……没错就是她。”

    “唔、啊……”

    挥下的钩爪割伤了身体鲜血直流,负伤的艾丝却继续屠杀怪物,看到这一幕,自己呼救的冒险者们都哑口无言地吓傻了。

    硬壳粉碎,飞向空中的怪物四分五裂,现场充满了战栗的惨叫。

    在凶暴的攻势中穿梭的惨烈剑技,不断屠杀着“巨大蚁”大军。

    “……战斗人偶。”

    “人偶公主……不对,‘战姬’。”

    在血沫横飞惨叫四起的战场上,有个人发出了低喃。

    加雷斯一个人默默地看着毫无介入余地的杀戮光景。

    “……搞定。”

    最终,眼前尸横遍野。

    在怪物的墓碑中央,站着一名浑身是血的金发金眼少女。

    充满血污的地城荒野再次被寂静笼罩。无数人都目击了这场在正规路线上发生的惨状。

    目睹了少女的一小部分——凶恶的一面的冒险者们都惊呆了。

    在他们的眼前,浑身是伤的少女抬头望着不见天日的迷宫天顶。

    最终,满是裂缝的剑身散落着银色的光粒,四分五裂。

    *

    “我想要一把结实的剑。”

    面无表情的艾丝严肃地说道。

    “你怎么刚回来就提这个啊……”

    里维莉亚有些头痛地捏了捏眉心。

    现在根据地办公室已经彻底成为指导室。刚从地下城回来,艾丝就被叫到了这里。虽然用回复药简单处理了伤口,不过铠甲上粘附的大量血迹却擦不干净了。里维莉亚听了加雷斯的报告已经彻底震怒了。

    不过,当事人倒是毫不在意。

    “艾丝,你够了。最近你的无理取闹有点过分了!”

    “我才没有无理取闹。学习我也都学了。加雷斯他们说的话我也都做了。”

    “我并不是说这个!我的意思是你要更珍惜自己!”

    “比起这个,我的剑……”

    “‘比起这个’是什么意思,你以为我会允许吗,笨蛋!”

    又开始了,把艾丝带回来的加雷斯叹了口气。停下手中的文书工作的芬恩露出了习惯性的苦笑。

    洛基因为有私事出去了,所以里维莉亚的说教已经无人可挡了。

    “你别以为你进步了就能为所欲为!力量不上不下的这段时期对于冒险者是最危险的!而且你也打破了我们之间的约定使用‘技能’了吧!我都说了好几次了,不准依赖‘技能’,要用自己的能力来战斗,这样才能锻炼身心!”

    “……烦死了,妖精。”

    “什么!?”

    “冷静点,里维莉亚。”

    艾丝小声反抗,里维莉亚怒发冲冠,加雷斯立刻上来劝架。

    高等妖精闭上眼睛,做了个深呼吸,然后睁开双眼,只见她的眼中充满了心痛。

    “……而且,你为了锻炼,都没有好好吃饭。”

    里维莉亚拿起了艾丝的右臂。

    就算说这是小孩子的胳膊,也太细了。完全没有多余的赘肉,只有紧绷的肌肉和皮肤,完全就是皮包骨头。摸上去就像一柄细剑。

    原本美丽的金发也看上去一片狼藉。

    艾丝把所有的时间都投入了修炼。就连吃饭的时间也压缩到了极限,和芬恩他们的模拟战也是拼尽全力,一有空就肯定在哪里练习空挥。为了早起恐怕她连睡眠时间都削减了吧。她现在肯定积蓄了不少疲劳。

    啪,艾丝挥开了里维莉亚的手,神色有些尴尬。

    她的脸也有些消瘦。

    不——应该说是憔悴。

    看着就让人担心。

    她过渡鞭策的肉体确实获得了力量,强度也得到了提升。

    但这样下去会——

    “我还能,战斗。所以,没事的。比起这种事——”

    “比起这种事”。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里维莉亚的脸苦涩地扭曲了——艾丝并没有发现她的眼中充满了悲伤。

    只有芬恩和加雷斯注意到了战友的异样。

    “我要一把不会坏的武器。我还要战斗,所以给我武器吧。”

    艾丝从里维莉亚身上移开视线,盯着身为团长的芬恩。

    他瞥了一眼站在少女背后的加雷斯,矮人的大手中,正握着在最后的战斗中粉碎的短剑。

    “而且,我也有钱吧?全都用掉就行了。”

    艾丝打倒的怪物掉落的战利品换成钱以后,全都作为她的存款留下来了。管理这笔钱的是里维莉亚,而且少女的武器和道具的费用也都是从这里扣的。

    除去地下城必要的支出,这半年间超过3000的击杀数也应该存了不少。只要花光所有的积蓄肯定能买一把像样的武器吧,艾丝如此坚信。

    不过。

    “艾丝……我也赞同里维莉亚的看法。我不会为现在的你准备强力的武器。”

    芬恩明确地拒绝了她。

    面对愕然的艾丝,他继续说道。

    “你不仅没有看清你自己,连为你着想的人都无法理解,我不会为有眼无珠的你准备武器。”

    话音刚落,里维莉亚一下子从艾丝身上移开了视线。

    艾丝并不知道这个举动的含义,应该说她根本没有余力去理解。

    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你明明知道我对悲愿有多么迫切——少女心中充满了这种想法。

    艾丝咬紧牙关,浑身颤抖,转身冲出了办公室。

    “喂,艾丝!……哼,真是的。”

    看着消失在走廊中的背影,加雷斯捋了捋胡子。

    加雷斯又看向了办公室,只见里维莉亚侧着身子避开芬恩的视线,有些无地自容地看着地板。

    “……这种时候,极东的名言是怎么说来着?”

    “啊啊,这个我知道。”

    交换视线的芬恩和加雷斯忍住叹息,在寂静的办公室里说道。

    “可怜天下父母心。”

    艾丝从后门离开了根据地。

    宛如人偶的脸庞上百感交集,她挥动着纤细的胳膊拼命奔跑。她就这样漫无目的地在街上乱跑。

    最终,她来到了都市西北主街——俗称“冒险者之街”的街道上。

    (那我就,自己找一把!)

    艾丝在心中痛骂不懂人心的芬恩他们,同时吊起了眉毛。

    事到如今,她决定凭自己去找一把合适的剑。

    虽然这时候艾丝被人们称为“人偶”,但她肤浅的思考还是和年纪相仿的孩子差不多。特别是和里维莉亚他们扯上关系的时候尤为严重,因为自己无法忤逆他们,结果艾丝就自暴自弃了——也就是闹别扭。其实她这段时间已经有好几次差点离家出走了。

    这次也不例外,艾丝又任凭感情擅自行动了。

    (最好,还是找个锻造“眷族”打造特制武器……)

    这也许是孩子的天性,艾丝也曾将额头贴在某个武器店的橱窗前凝视着里面罗列的武器,看着上面的标价一脸依依不舍的样子。

    不过艾丝并没有锻造“眷族”的门路,恐怕她也无法实现自己的要求。

    (看来,只能去找武器店了……)

    退而求其次的话,那就是去武器店淘货了。

    艾丝自己并没有相应的眼光,不过这半年间她好歹也大概搞清楚什么武器锋利一点,什么武器耐用一点了。亲自寻找一把顺手的强力武器也是冒险者必备的技能。

    西北主街是冒险者们经常光顾的大姐。这里可是名副其实的“冒险者之街”,两旁到处都是以冒险者为消费群体的专门店面。当然,这里也有武器店。

    至于钱的问题,只要让店家看看自己手上的“眷族”徽记,大多数冒险者商店都会把这个当作身份证明。而且自己还是“洛基眷族”。只要拿到剑以后,再用自己的存款还上就行了。

    ——以后再回顾这件事的时候就会发现,当时的艾丝只不过是一个想要玩具的小孩罢了。虽然她为了自己的目的扭曲了价值观,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冒险者,不过这名七岁的少女实际上只是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特制品。

    既然大人们不答应,那就自己想办法弄一个,她就这样自以为是地展开了行动。

    “……雨?”

    不过,倒霉的是天空降下了水滴。

    灰色的乌云覆盖了天空,紧接着一场瓢泼大雨造访了都市。平时的话艾丝根本不会在意打湿的衣服和身体,不过这次的大雨像针扎般一样疼,在这种雨中前进就有些难以忍受了。

    艾丝整个人都已经面目全非了,她只能放弃前进逃进了屋檐下。

    头发上不断滴下水滴,彻底湿透的衣服让人感到有些不快,艾丝一脸怨恨地瞪着天空。

    “——唔啊啊~糟了糟了!虽然知道要下雨,但没想到竟然这么大!”

    就在这时,又有一名女性跑到了艾丝正在避雨的屋檐下。

    褐色的肌肤,黑色的短发。和年幼的艾丝不同,她的身体曲线凹凸有致,敞开的上衣中可以看到抹胸包裹的丰满双峰。

    “我还得去主神大人那边呢……这下倒大霉了!”

    而最显眼的,就是她覆盖着左眼的漆黑眼罩。

    (人类……不对,半亚人?)

    光看她的氛围和特征,艾丝无法判断她的种族,所以她一时看呆了,脱掉上衣挤水的女性也发现了她。

    “哦呀,有人捷足先登了啊。而且还是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抱歉啊,让你看到这么不雅的样子,因为你太小了我都没发现!”

    “……我一点都不小!”

    这名爽气地脱掉上衣只剩一条抹胸的女性露出调皮的笑容。她放纵的态度让艾丝有些恼火,所以她也顾不上初次见面直接开口反驳。

    “抱歉,抱歉!”女性笑了笑,“恩?”然后眯细了没有眼罩的右眼,凝视着艾丝。艾丝有些疑惑了,“哦哦!”女性突然满脸放光。

    “金发金眼,而且一脸冷漠还那么臭屁!看来,你就是加雷斯那里的小姑娘!”

    “!”

    艾丝目瞪口呆。

    “你认识,加雷斯……?”

    “当然,咱可是缔结契约的关系哦。我想起来了,你就是加雷斯提到过的艾丝·华伦斯坦吧……”

    女性自顾自地点了点头,然后自报家门。

    “我叫椿,是‘赫菲斯托斯眷族’的锻造师哦。”

    艾丝再次目瞪口呆,不过并不是因为她的名字——椿,而是因为她所属的派阀。

    “我可听说了你的暴行了哦。据说你会二话不说地屠杀怪物,所以人们都称你为‘人偶公主’对吧。哈哈哈,你确实像人偶一样漂亮——”

    “求你了!”

    “恩?”

    抵着下巴的椿话还没说完,就被艾丝大喊着打断了。

    看着歪着脑袋的锻造师,艾丝请求道。

    “请帮我,做一把剑!”

    “赫菲斯托斯眷族”是如今迷宫都市中最大的锻造派阀。而且举世闻名。【??φαιστο??】的商标就连不谙世事的艾丝也见过。

    如果是锻造大派阀的她打造的剑——

    艾丝充满希望地看着她。

    “恩……”

    不过,椿却微微眯细了右眼。

    “为什么,你想要我做呢?”

    “因、因为我觉得你是很厉害的锻造师……!”

    “为什么,你想要剑呢?”

    “因为我的剑全都坏了……所以,我想要一把不会坏的剑……!”

    艾丝用笨拙的言辞回答,她根本没有察觉椿的视线。

    她的双眼正在不断观察着少女消瘦的四肢,干涩的肌肤,暗淡的长发。

    “等你拿到了剑以后,想做什么?”

    “——我想变强。”

    最终,她的右眼看向了艾丝鬼气逼人的双眸。

    她凝视着燃烧着黑炎的金色双眸。

    瞬间的沉默过后。

    椿,笑了。

    “我拒绝。”

    面对吃惊地艾丝,她口齿清晰地回答。

    “我绝不会为了你打造武器。”

    “为什么……!”

    “因为我不乐意。”

    “什!”

    “不,应该说,是我现在没心情吧?总之,你放弃吧。包括我在内的很多工匠全都是一群心血来潮的家伙。”

    椿用暧昧的说明蒙混过关,她甚至没有说明拒绝的理由,艾丝一脸不服地看着她。

    “而且,你竟然说要一把不会坏的剑?你说什么傻话呢?”

    听到她接下来的话,艾丝愣住了。

    “我眼前,不就有一把还没折断的剑吗?”

    椿笔直地,指着艾丝的眉心。

    “咦……”

    艾丝僵在了原地。

    她伸出的手指,确实指着艾丝。

    她是什么意思。

    现在的艾丝别说是剑了,连剑带都没带在身上。

    她身上,根本没有剑……

    不。

    她的手指指着的。

    她的双眼看着的,都是——

    (——我?)

    艾丝的直觉总算察觉了真相。

    女性眯细右眼,勾起了嘴角。

    她仿佛,在嘲笑现在的艾丝。

    “哦,雨停了啊。”

    正当艾丝愣在原地的时候,椿看着雨过天晴的天空发出喝彩。

    “好了,小姑娘,你要是想要武器,还是去找别人吧。”

    说完,这命女性就离开了。

    然而她的话,却像一柄利剑深深地刺穿了艾丝的心。

    还没折断的剑?

    迟早有一天,会折断的剑?

    我是,剑……?

    椿离开之后,艾丝却在这里站了很久很久。

    *

    “哦哦,你总算回来了啊。”

    夜幕降临。

    看到艾丝低着头返回根据地,加雷斯这才长舒一口气。

    “你去哪了?刚才老身还和里维莉亚出去找过你呢。”

    “……”

    “别太让人……艾丝?”

    看着有些异样的艾丝,加雷斯的声音变了,艾丝听到自己的名字吓了一跳。

    艾丝这才抬起头发现加雷斯的存在。

    “加雷、斯……”

    “怎么了?”

    “……我碰到那个,戴眼罩的……椿了……”

    “什么?椿?”

    看到艾丝慢慢点了点头,加雷斯若有所思地皱起了眉头。

    “那家伙说什么了?”

    “……”

    少女沉默了片刻,然后才轻声说道。

    “那个人……说我,是剑……”

    “……”

    “她说……我是,一把剑……”

    就连这么说的艾丝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动摇。

    不过,当时椿看着艾丝的眼神和笑容,却在艾丝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因为这句话触及了核心。

    我是剑?

    我不是人,而是武器?

    我是终将损坏的,总一天会折断的剑?

    艾丝不知该如何是好。她彻底茫然了。她甚至无法否定椿的话,她的内心已经彻底动摇了。

    就连心脏也发出了不安的跳动声。

    如今,艾丝不敢看镜子中的自己。

    她总觉得她看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别的东西。

    “真是的,那混蛋……就知道惹事生非。”

    看着这样的艾丝,加雷斯叹了今天最长的一口气。

    因为两人缔结了“直接契约”,所以加雷斯对这个知根知底的专属锻造师破口大骂。

    加雷斯向浑身湿透的少女说道。

    “艾丝,你先去澡堂暖暖身子,然后到老身的房间里来一趟。”

    “……咦?”

    “老身会向里维莉亚说明的。”

    加雷斯对抬起头的艾丝简短地说道,随后脚步沉重地返回了会馆。

    艾丝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这才迈开脚步,听话地去澡堂清洗了冰冷的身体。等四肢彻底暖和了之后,她换上不知是谁给自己准备的室内服,苦恼很久之后才去加雷斯的房间。

    在数座尖塔耸立的会馆北侧,加雷斯的房间就位于芬恩的办公室的正下方。

    “嚯,你来了啊。”

    这个房间和里维莉亚的风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墙上挂着大剑、巨斧之类的大型武器以及各种各样的盾牌,看上去就很威风。房间的角落里放着一个看上去年代久远的黑色箱子——这个巨大的箱子吸引了艾丝的视线。在高度方面为矮人量身定做的桌子上放着各种各样的工具。这里的藏书也有不少,当然不如里维莉亚的房间。照亮房间的并不是魔石灯,貌似是烧煤的角灯。

    加雷斯正坐在床边,床单上放着他自己的巨斧以及貌似是艾丝用过的短剑,另外还放着毛巾、羊毛、小刀等等各种小物件。

    “加雷斯,这是……”

    “恩,老身想,教你怎么保养武器。”

    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说明,艾丝眨了眨眼睛。

    不顾她的反应,“好了,快过来。”,加雷斯向她招了招手。

    艾丝困惑至极,不过她还是听话地爬上了加雷斯坐着的床。

    她坐在床边,看着正不断物色道具的加雷斯,接着他把一块毛巾和一把短剑塞到了艾丝手里。

    “照老身说的做,首先沿着剑腹……”

    “这、这样?”

    武人二话不说开始保养武器,手忙脚乱的艾丝还有些不习惯,她再次认识到自己有多笨拙了,她也顾不上别的了,静下心来专心作业。

    加雷斯一边指导,一边静静地擦拭着自己的武器。如果艾丝弄错了,或者搞不清楚了,“这样弄。”,他就会用自己的大手握住艾丝的手,言简意赅地进行指导。

    言行豪爽的他的手,非常温柔。

    真是段不可思议的时光。艾丝就这样和寡言的矮人一同默默地擦拭着武器。

    如果我有个爷爷的话……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艾丝在心中念道。

    “艾丝,所谓的武器,都必须像这样细心保养。”

    “……?”

    加雷斯开口了。

    “要是染上怪物的鲜血就会生锈,要是沾上灰尘就会变钝。武器这种东西既坚固,但也很纤细。”

    “……”

    “有道是,‘武器是主人的半身’。所以我们也必须亲手照料自己的半身。”

    “这是……什么意思?”

    加雷斯低着头,盯着手上的巨斧,眯细双眼说道。

    “而且冒险者,也是一样的。”

    “!”

    这句话。

    让艾丝睁大了双眼。

    “好好看着你手上的剑。你以前用过的武器全都伤痕累累……就和现在的你一样。”

    “……!”

    “椿,就是这个意思。”

    艾丝原本拒绝理解的事实,却随着手中的短剑显现了。

    就像加雷斯刚才说的,这把短剑布满了伤痕。刀刃部分更是惨不忍睹。艾丝的“半身”如今在痛苦地残喘。

    自己憔悴的四肢,结疤的肌肤,受损的金发,这些全都和钢色剑身重合了。

    “要是自己不注意,那么剑身就会不断磨损下去……到最后就会碎裂,整个剑身也会跟着折断。”

    “啊……”

    “不过你看,只要像这样彻底保养,就会变成这样。就算是陈旧的武器,也能恢复光辉。”

    完成保养的加雷斯单手轻轻举起了大战斧。

    他说的对,虽然还能看到伤痕,但是这把武器再次重拾了强力的光芒。

    “折断并不是武器,并不是剑的末路。任何武器都能像这样恢复光彩,只要能收集碎片就能再次回炉重生。”

    “加雷斯……”

    “所以,你要好好珍惜,无论是武器,还是你自己,只有这样——你才能成为合格的冒险者。”

    艾丝眼中的加雷斯勾勒出皱纹,微微一笑。

    埋在胡须中的笑容,就像一个慈祥的爷爷,充满愉快,充满温柔。

    唰啦唰啦,加雷斯有些粗鲁地摸着艾丝的头,他的手也很温暖。

    艾丝瞬间看到自己的眼睛有些发酸,不过立刻告诉自己这只是错觉。自己根本不可能产生这种反应。

    艾丝看着手里的剑,再次擦拭起来。

    在加雷斯慈祥的守望下,短剑上重新寄宿了光芒。

    *

    从那天开始,艾丝一到晚上就会保养短剑。

    在洛基分配给自己的塔顶的房间里,她连灯都不开,在洒入窗口的月光下,每天睡前都坚持不懈地趴在床上保养伤痕累累的剑身。

    她也不再提出想要强力武器的事了。她会尽量延长加雷斯挑选的武器的使用寿命,她会选择在适合的时机使用猛烈的剑技和纤细的剑术。她会一直用到剑身彻底碎裂为止,每到这个时候她都会觉得有所收获。

    早饭,午饭,晚饭,她总算能好好吃饭了。就算是她最讨厌的胡萝卜,她也能像人偶一样面无表情地塞进嘴里,一脸痛苦地咽下去了。那些和艾丝交流不多的前辈团员们看到少女竟然会出现在大食堂里,一个个目瞪口呆,不过立刻绽放出了笑容。

    “艾丝。”

    “里维莉亚……”

    “那个,就是……让我帮你,梳一下头发吧?”

    “……恩。”

    而且,艾丝也开始梳头发了。

    里维莉亚有些别扭地征求意见,艾丝吃惊地点了点头。接着里维莉亚笑着在自己的房间里梳理艾丝的头发。

    刚开始的时候连艾丝都知道她的梳头技巧是灾难级别的,“好痛!”“忍、忍着!”,她们好几次因为这事吵架,不过随着日子的推移,高等妖精的手法也变得像王宫侍女——期间里维莉亚还想起了那些仰慕自己的从者——那样优雅温柔了。

    艾丝坐在椅子上,咻,咻,她的背后响起了柔和的摩擦声。艾丝偷瞄镜子,发现里维莉亚的脸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祥和。

    “那个……里维莉亚。”

    “怎么了,艾丝?”

    “你,留头发了?”

    “恩,是啊。以前我的头发也是很长的。不过在探索迷宫的时候很碍事,所以来了欧拉丽以后就立刻剪掉了……”

    “……?”

    “……后来,洛基一直劝我说,身居高位的人还是把头发留长比较好。”

    “‘身居高位’?”

    “没、没什么。”

    里维莉亚的翡翠秀发长到了背后,现在她是用一个发簪束起来的。而送给她这个金色发簪的,正是某个口嫌体正直的金发金眼少女。

    其实现在还是艾丝的头发比较长,从背后看上去两个人就像一对姐妹,或者说,就像是一对母女。

    “……”

    “……”

    “……”

    摩擦声顺着门缝传到了门外,在高等妖精第一级冒险者也没发现的情况下,在门外偷窥的芬恩、加雷斯和洛基相视一笑。

    与此同时,小人族首领也语重心长地用力点了点头。

    *

    “艾丝,我们准备为你做一把武器。”

    被叫到办公室的艾丝,听到了这句话。

    一开始她根本没听懂,直接愣住了。

    “怎么了,这可是你朝思暮想的特制武器哦?再高兴点啊。”

    “……可以吗?”

    “当然,我认为现在的你已经没问题了,而且我也和里维莉亚他们商量过了。”

    艾丝先是看看面露微笑的加雷斯和芬恩,然后看向了并排站在他们身边的里维莉亚,她也眯细双眼笑了。

    艾丝到现在都还没什么实感,不过洛基却已经high翻了。

    “好!这是艾丝炭的处女特制武器!咱要像防具的时候一样帮忙,索性直接弄个特制刀刃——!!”

    “这是下级冒险者的武器,别乱来。”

    洛基举手欢呼,里维莉亚从天而降的法杖直接摧毁了她的嚣张气焰。“咕哦哦哦!?”不顾抱头打滚的主神,他们直接解散了。

    自己到底是激动呢,还是兴奋呢。艾丝并不清楚,或许两边都有吧。

    后来艾丝还去见过几个武器工匠,那几天艾丝每天晚上都在床上睁大眼睛难以入眠。

    距离芬恩的通知正好过了一周。

    “来了吗……”

    一名容貌严肃的老神站在工房门口,门上挂着用三把交错的锤子作为图案的眷族徽记。

    “哥布纽眷族”。虽然知名度要比“赫菲斯托斯眷族”略逊一筹,不过这个质朴刚健的锻造派阀打造的武器品质却与“赫菲斯托斯眷族”不分伯仲。

    据洛基所说,“你被那个老爷爷看上了哦~”,艾丝一脸紧张地跟在哥布纽身后。

    在随行的里维莉亚和加雷斯的守望下,她接过了台座上的作品。

    “拔出来看看。”

    “……好。”

    艾丝用双手将武器拔出了剑鞘。

    这把武器的长度比艾丝使用过的任何短剑都长,虽然这把武器还是短剑,但对于艾丝而言就是一把长剑。剑身上布满淡淡的波纹,流线型的刀刃看上去相当锋利。

    这是一名淡蓝色的美丽短剑,里维莉亚和加雷斯都为之感叹,艾丝也出神地看着剑身。

    “剑名是……‘爱尔之刃’。”

    “‘爱尔之刃’……”

    艾丝轻轻呼唤着剑名。

    艾丝高举自己第一把爱剑,剑身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