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外传 剑姬神圣谭9 第四章 遗失之物,遗留之物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外传 剑姬神圣谭9 第四章 遗失之物,遗留之物

    艾丝,愣住了。

    看着那个,她纹丝不动,忘记呼吸,目瞪口呆。

    “这、是……”

    她的眼前,出现了一块人体大小的,漆黑鳞片。

    这宛如光滑黑曜石的硬块,让艾丝心跳加速。

    艾丝她们来到村子的第三天。

    今天是“艾达斯村”召开丰收祭的日子。雨过天晴,人们正忙着准备,艾丝和贝尔为了报恩也来帮忙了。这也是他们第一次和莉娜以外的村民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在大人的围观和小孩子的起哄下,一开始艾丝他们有些无所适从,没多久他们就和温柔的村民们打成一片了。在帮忙准备的时候,艾丝也露出了微笑。

    这个村子真不错。

    这个感想刚刚产生没多久。

    艾丝就看见了那个。

    那个坐镇在装饰精美的小石屋中。

    扭曲的轮廓看上去有一些缺口。

    面对诡异的漆黑光芒,艾丝的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一位村名察觉了停在路上呆滞地看着这边的艾丝,上前开口说道。

    “冒险者大人……这是黑龙大人的鳞片。”

    艾丝震惊了。

    “黑龙,大人……?”

    那是被称作“独眼之龙”的古代龙。

    它是“古代”侵略地面的怪物中最强的一只。它是和陆之王者以及海之霸王齐名的“三大冒险者委托”的——全世界都渴望讨伐的——目标。宙斯、赫拉两个伟大的派阀加你么了陆之王者和海之霸王,但最后一只“黑龙”却反杀了当时世界最强的冒险者们。这给世界带来了地狱般的绝望,也使得暗派阀率领的“恶”势力抬头。这条传说之龙现在仍旧栖息在大陆的尽头。

    据说沉眠的巨龙一旦觉醒——那么就意味着终末的开始,它将扣下破灭的扳机。

    讨伐“黑龙”是全世界的“悲愿”。

    这是世界赋予迷宫都市的职责。

    连艾丝都知道这点。

    所以不可能没人知道。

    但是,为什么这个村子,会供奉这种灾厄的象征呢?

    “很久以前,被驱逐出迷宫都市的黑龙都市经过村子的上空时,落下了几块鳞片。”

    “……!”

    “怪物们畏惧这些鳞片不敢靠近。正是因为这块鳞片,我们才能安居乐业……这块鳞片,就是这个村子的守护神。”

    从鳞片中释放着古代龙的气息。这是立于怪物顶点的王者波动。

    怪物会本能地感到胆怯,无法靠近。多亏这块鳞片,这块村子才能保持和平。

    艾丝倍受冲击。

    这个位于怪物蠢动的“贝欧尔山地”深处的山村,竟然那么安详。她本来就在怀疑这点。

    原来,都是这块鳞片在守护“艾达斯村”。

    “当然,我们也知道‘三大冒险者委托’……要是不讨伐黑龙大人,世界迟早会毁灭,受益于巨龙恩惠的我们是最清楚这点的。不过,我们必须祭祀,这是我们的日常。”

    村民闭上双眼,习惯性地双手合十,献上祈祷。

    (竟然被,怪物保护……?)

    保护他们的既不是冒险者,也不是终身。

    而是凶恶、丑陋、残酷的怪物。

    艾丝听到了碎裂的声音,她觉得自己的视野好像扭曲了。

    怪物是人类的敌人。怪物时催生悲痛和泪水的绝对恶。艾丝如此坚信。她正是因为如此坚信,才会坚持挥剑至今。

    不过,这个必须讨伐的存在,竟然在保护艾丝的同胞。

    艾丝的价值观崩溃了。绝对的真理遭到颠覆,这让她混乱的有些恶心。

    ——龙之信仰扎根的山村。

    这是艾丝未知的世界。

    这是艾丝不应该知道的,真理的对立面。

    (必须,打倒怪物……怪物是,怪物是……“龙”是……!)

    混乱的感情正不断翻腾。

    “怪物保护人类”,艾丝无法接受这种绝对矛盾。

    绝不可能存在“和人们共存的怪物”。

    要是认同这点,艾丝的存在理由,艾丝握剑的意志,都会产生动摇。

    艾丝的剑,必须将所有怪物斩尽杀绝。

    封闭在心中的悲伤喷发而出,憎恶之炎灼烧着身心。

    艾丝产生了“艾达斯村”熊熊燃烧的错觉。这里和她的故乡一样,遭到了怪物的破坏、抢夺,彻底化为一片废墟。

    看着让自己心跳加速的龙鳞,看着象征着元凶的碎片,艾丝感到撕心裂肺。

    “冒、冒险者大人……?”

    “!”

    村民胆怯的声音将艾丝拉回了现实。

    不知不觉间,艾丝的右手已经握紧了不灭之剑。

    艾丝颤抖的手指吱吱作响,她差点把剑拔出来。

    艾丝用尽全力,才好不容易把死死捏着剑柄的手指松开。

    “……对不起,我要去,稍微走走。”

    “好、好的……”

    艾丝道别之后就立刻离开了。

    她侧目看着欢声笑语地准备祭典的村民们,一路上她看到了好几块漆黑龙鳞。到底是掉落了好几块碎片呢,还是村民们自己切碎的呢,从鳞片的硬度和村子的信仰来看,恐怕应该是前者。“艾达斯村”周围有很多鳞片,这些鳞片就像石碑一样树立在村子和森林的交界处。

    看着这些鳞片,全身僵硬的艾丝,握紧了双手。

    因为,她必须动用钢铁般的意志来压制自己拔剑的冲动。

    无论再怎么怒火攻心,也不能不为这些村民着想。龙鳞镇守的欢笑山村,怪物王者气息中生活的人们,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如此矛盾的景色。艾丝不断劝说自己,别再纠结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空染上了红色。

    太阳西沉,在黄昏笼罩的村子中,艾丝回到了刚才自己见到的第一块鳞片前。

    这块鳞片几乎位于村子的正中央。

    这个装饰精美的小石屋就是祭坛,龙鳞前摆放着食物进行供奉。这是村民们祭拜敬畏的,龙的一部分。

    这也是可能毁灭世界的,灾厄的碎片。

    “艾丝小姐?”

    贝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艾丝现在才刚刚察觉站在自己背后的少年的气息。看来她已经毫无余韵了。

    为了不让少年发现自己的表情,她沉默地,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鳞片。

    耐不住沉默的贝尔,只能随口说道。

    “感觉,就像神一样。”

    这个瞬间。

    艾丝心中的漆黑烈焰膨胀了。

    在几乎让视野扭曲的激情的支配下,她轻轻地,否定了他。

    “这才不是神。”

    自己的声音竟然如此沉重,如此冰冷,如此锋利。

    自己的声音,就像一柄利剑撕裂了一切。

    “————”

    艾丝很清楚,站在背后的贝尔呆住了。

    因为艾丝瞬间爆发的感情,因为艾丝显现的一丝黑暗,他惊愕了。

    “……”

    感受到少年的胆怯,艾丝微微垂下双眼。

    不能用漆黑烈焰烧伤纯白的他。艾丝好不容易取回了一点理性。

    她压下了火焰,抑制了感情。

    艾丝回过头,像个“剑姬”一样重新戴上了人偶面具。

    “回去吧。”

    “……好、好的。”

    艾丝一转身,离开了小石屋。

    愣在原地的贝尔慌忙追了上来。

    和艾丝肩并肩偷窥侧脸的贝尔,并没有继续追问。他的脸上浮现着有些迷茫的神色。

    这样就行了,艾丝如此想到。希望你什么都别问。如果你硬是介入,我说不定会爆发的。

    两个人之间稀松平常的距离,现在看起来却异常遥远。

    而且遥远到令人绝望。

    艾丝感到,少年仿佛一下子和自己拉远了。

    不,应该是自己脱离了世界吧。

    在黄昏笼罩的山村中,在这个狭小的世界中,艾丝感觉自己被孤立了。

    *

    艾丝好不容易,才平复了混乱的内心。

    她独自一人闭上双眼,抚摸着“Desperate”,熄灭了心中的火焰。

    祭典的准备还在继续,偷偷溜出来的艾丝回到村长的宅邸,她站在走廊的床边眺望着外面。广场上堆积着好几根原木。那个肯定是用来点燃篝火用的吧。

    艾丝沉默地,看着在祭典开始前欢笑的光景,看着在龙的庇护下的山村。

    “你,讨厌这个村子吗?”

    “!”

    原来,是村长卡姆。

    艾丝吓了一跳,这名年迈的老人身边并没有跟着女儿,他来到艾丝身边,和她一同看着窗外的景色。

    “你看上去,和今天早上不太一样。”

    “这、是……”

    没有,才不是。

    就算艾丝想要否定,却说不出口。

    正当张口结舌的艾丝拼命回答的时候,卡姆毫不在意地继续说道。

    “这个村子被龙鳞守护,在外人看来,确实很异端吧?”

    “我……”

    “你这么想也很正常。特别是对于打倒怪物的冒险者大人……以及被怪物夺走至亲的人们而言。”

    “!”

    艾丝睁大了双眼。

    仿佛洞悉一切的卡姆慢慢说道,他对着窗外笑了。

    “我一开始,也很讨厌这个村子。”

    “咦……?”

    艾丝忍不住出声反问,人类老人回答。

    “说起来也怪不好意思的,我也曾是某位女神大人的眷族……不过我很窝囊,根本无法守护那位大人,最后还失去了她。后来意志消沉的我来到‘贝欧尔山地’想要自我了解。”

    看着夕阳染红的侧脸,以及透着哀思的双眼,艾丝突然意识到,这个人曾和女神相爱。

    “不过,最后我来到了这个村子。我当时,对那些救了我的村民们大发雷霆。我一直在对他们吼,为什么不让我去死。”

    “这就是,你讨厌这里的,理由……?”

    “是啊。不过……村民们并没有就此抛弃我。他们紧紧握住了深陷孤独的我的手……”

    我被救赎了。

    就算我对世界绝望,就算我流干了眼泪。

    卡姆先生露出安详的笑容如此说道。

    “这个村子里的人们,除了那些刚出生的孩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伤痛’。他们每个人都淡出了自己生活至今的世界,他们每个人都曾绝望过,每个人都曾哭干过眼泪……”

    “……”

    “我在想,这或许只是在互相慰籍。不过,我真的,很感激他们。”

    看着村里的光景,老人眯细了双眼。

    “因为,我并不‘孤独’。”

    啊,这简直就像——

    艾丝突然产生了一股怀念,这时卡姆看向了她。

    “艾丝小姐……感觉,你和我很像。”

    “……”

    “如果这句话让你不快,我向你道歉。这只不过是一个老人的胡言乱语,请您听过就算了吧。”

    这时,艾丝发现了。

    虽然有夕阳的衬托,不过卡姆的脸色比前两天刚认识的时候要恶劣许多。

    艾丝有些惊讶,卡姆笑着继续说道。

    “我在此祈祷……迟早会有人,会填满您尚未愈合的‘创伤’。”

    艾丝一言不发地,和黄昏下的老人对视。

    这是不再孤独的卡姆所说的话。

    不过,他如今仍旧怀揣着丧失挚爱之痛。

    他的祈祷,或许只是为了让艾丝不要成为自己,又或许只是一句忠告。

    沉默不语的艾丝不知该如何回应,她只能抒发最直接的感想。

    “……非常,感谢。”

    入夜。

    “艾达斯村”的祭典,顺利开幕了。

    围绕着广场中央熊熊燃烧的篝火,周围放满了无数料理,村民们举杯同庆。孩子们早就对今天迫不及待了,只见他们在把酒言欢的大人中间嬉戏。“艾达斯村”里拥有各种亚人,而且其中有不少半亚人。

    “话说,您没事吧,神大人?请千万不要逞强……”

    “放心吧!贝尔君你们都那么悉心照顾我了,我再不恢复就怪了!”

    赫斯缇雅向忧心忡忡的贝尔微微一笑。

    静养了三天的她已经彻底恢复了,就这样她拉着贝尔和艾丝参加了祭典。她身上穿的是莉娜小时候的旧衣服,和艾丝的红色基调不同,主色调是蓝色。刚才莉娜还调侃她们说,两人站在一起简直就像一对姐妹。

    (……赫斯缇雅大人也恢复了,那么明天差不多就可以……)

    看着“赫斯缇雅眷族”愉快的互动,艾丝有些开小差。

    她对这个村子有一种复杂的感情。在自己失控之前必须立刻离开。这就是艾丝现在的真实想法。不过,具体又是为何呢?

    艾丝现在已经恢复平静了。但是,还是感到不安。

    她总觉得自己的脚底在不断晃动。

    通过和卡姆的交谈,她的心情已经平复多了。但是状态却还没彻底恢复。

    在篝火的照耀下,她望着贝尔他们。

    看着和魔石灯迥异的自然光,艾丝下意识地发出了感叹。

    “啊,女神大人!”

    “您已经康复了吗!?”

    村民们聚集到了艾丝他们面前。

    他们都是前两天听了卡姆的说明而担忧不已的村民。其中还有几个人曾造访宅邸送来了拥有滋养效果的药草。

    “艾达斯村”的男女老少围着赫斯缇雅。特别是那些小孩子对她充满兴趣。刚开始赫斯缇雅还有些震惊,不过立刻笑着回答“谢谢大家!”

    这时。

    “恩……?”

    响起了歌声。

    原来是村民们奏响了欢快的歌声和掌声。不知不觉间,无数对男女围着篝火翩翩起舞。

    “那是,这个村子的舞蹈吗?看上去有很多年轻的孩子啊……”

    “啊啊,那个啊……其实这也算不上村子的惯例吧……如果未婚的男性邀请你跳舞,就是告白的意思,女性接受的话,两人就会成为情侣,久而久之就约定俗成了……”

    “嚯、嚯?”

    “今天是我们的丰收祭,女神大人,也请您为我们献上一曲吧!”

    “请为我们的丰收祈福吧!”

    听了她们的回答,赫斯缇雅已经有些跃跃欲试了,再加上村民们祈求女神的祝福,赫斯缇雅清了清嗓子。

    “那个,贝尔君?看来我突然,必须行使一下作为神的义务了……所以,那个,怎么说呢……”

    在篝火的照耀下,女神有些惴惴不安地向少年送眼神。

    “你要是和我跳舞……上次的事就一笔勾销吧。”

    上次的事,艾丝听了这个词就意识到指的应该是前几天贝尔提过的“吵架”吧。

    听到赫斯缇雅的发言,周围的村民们发出欢呼,不断眨眼的贝尔也有些不好意思地——同时又有些松口气地——点了点头。

    艾丝却不知不觉地,紧紧地盯着他们的互动。

    “我明白了……那么我们跳舞吧,神大人。”

    “你倒是正式一点啊,贝尔君。就像你和华伦某某君……在神宴上的时候一样。”

    听到女神的突然指名,艾丝有些惊讶。

    艾丝微微歪着脑袋,然后才理解了女神的意思。

    “你当时也是用那种假惺惺的台词邀请的吧?所以我也要这么玩!”

    原来,是这么回事。

    以前在某场宴会中,艾丝和贝尔曾一起跳过舞。那个时候赫斯缇雅好像没跳,所以这次也算是风水轮流转了吧。

    正当满脸通红的贝尔手足无措的时候,村民们也开始起哄了。

    艾丝,只是在一旁默默围观。

    然后,避开了视线。

    汗流浃背的贝尔交替看着艾丝和赫斯缇雅……然后才下定决心,像女神伸出了手。

    “……请、请、请和我跳舞吧,女神大人。”

    “好!”

    赫斯缇雅牵着番茄少年的手,蹦蹦跳跳地跑向了篝火。

    在村民们鼓掌喝彩,火花扶摇直上,仿佛在欢迎他们。

    他们十指交错,跳起了即兴的乡村舞蹈。女神笑个不停,少年也报以苦笑。两人开上去都很开心。

    “……”

    女神和少年,融洽地跳着舞。

    这时,艾丝稍稍有些心痛。

    艾丝觉得这都是因为龙鳞的缘故。

    心中再次升起了漆黑的烈焰,这都是因为自己想起了过去的事。

    不过,她突然意识到。

    (啊啊……不对。)

    因为,我寂寞了啊。

    突然,艾丝理解了自己心中的空虚。

    (蕾菲亚、缇欧娜、缇欧涅……里维莉亚他们都不在,只有我一个。)

    这些跟怪物的鳞片毫无关系。这让艾丝有些无所适从。

    得知了村子的历史,聆听了卡姆的教诲,总觉得自己已经茫然若失了。

    所以,这只是一切的后续。在热闹的祭典中,唯独情绪失常的艾丝无法融入其中。至今仍旧像人偶一样戴着“剑姬”的艾丝是唯一的异物。

    此时此刻,艾丝是“孤独”的。

    艾丝再次想起了,自己和里维莉亚他们相遇的第一年所体会到的孤独。

    就连自己唯一可以依靠的贝尔和赫斯缇雅也不在身边……他们正沉浸于自己的世界。

    (我……来错地方了吧。)

    艾丝望着贝尔和赫斯缇雅的舞蹈,开始慢慢移动。

    (不……绝不能焦躁。)

    艾丝远离了村民,悄悄地靠着一栋屋子,化为了一朵墙角盛开的小花。

    人们的笑声。摇曳的火光。和父亲手牵着手的人类女孩,被母亲呵斥的兽人熊孩子。这是多么温暖的光景啊。对于如今的艾丝而言,这简直就是书中的世界。她在屋檐下抱紧了冰冷的身子。

    没人呼唤艾丝。应该说艾丝自己为了不打扰这群人的欢声笑语,主动隐藏了气息。

    因为她很擅长,捉迷藏。

    所以,“英雄”才不会发现自己。

    艾丝罕见地,产生了如此自虐的想法——

    “——那个,艾丝小姐。”

    听到自己的名字,艾丝的心脏剧烈跳动。

    不知何时,少年和赫斯缇雅的跳完了舞,过来找自己了。为了不让他发现自己的动摇,艾丝再次戴上了“剑姬”的面具。

    艾丝若无其事地顿了顿,然后才回答。

    “……恩。”

    她瞥了一眼少女,随后看向了广场中央。

    “大家,看上去都很高兴……”

    眼前充满了村民们的欢笑,艾丝有些触景生情地说道。

    同时,她将自己的羡慕藏在了心底。

    都是贝尔的错。

    都是贝尔让她察觉了这一切。

    让她察觉了,自己的羡慕。

    自己好不容易才欺骗了自己。

    看着书中才会出现的耀眼世界,艾丝眯细了双眼,她看都不看贝尔一眼……有些别扭地说道。

    “……你的舞,跳得不错。”

    “咦……谢、谢谢夸奖。”

    “……恩,很熟练啊。”

    “啊,是……”

    “……”

    “……”

    两人的对话无疾而终。

    为什么自己会这么说呢,艾丝自己也不清楚。

    今天的自己,或许真的有些奇怪。

    “那、那个,您不跳舞吗?”

    “大家,看上去都很高兴……总觉得,我无法融入。”

    “怎、怎么会!”

    “而且……也没人和我跳舞。”

    ——你是小孩吗。

    心中的另一名少女说道。

    但是,就是这样啊。

    艾丝垂下双眼向自己的内心反驳。

    “如……如果,我可以的话……”

    听到这个紧张的声音,艾丝睁大双眼,她总算看向贝尔了。

    少年的脸已经彻底涨红了。

    “……能和我,跳舞吗?”

    和我这种人?

    和我这种无法融入世界的人偶?

    艾丝用眼神询问,满脸通红的少年整个人都已经不好了。

    “啊,不,我是说如果艾丝小姐不嫌弃我的话……!?”

    左顾右盼的贝尔面对艾丝,慢慢伸出了手,就像某次宴会一样。

    艾丝看着这对深红双眸,战战兢兢地,慢慢伸出了自己的手——

    “——咚!!”

    “啊。”

    “哦噗!?”

    从侧面插入的女神肘击了贝尔的侧腹。

    “咋回事儿啊,没人和华伦某某君跳舞!?那我陪你跳吧!!”

    “……非常,感谢?”

    赫斯缇雅一下子抓起了还没搞清楚状况的艾丝的手。

    赫斯缇雅不顾遭到猛击在一旁呻吟的贝尔,将艾丝拉向了温暖的篝火。

    “真是的,你还真是让人不能大意啊,华伦某某君……!我可不准你对我的贝尔君擅自出手哦!”

    “抱、抱歉……?”

    听了赫斯缇雅的警告,艾丝立刻道歉。

    两人就这样牵着手,加入了众人的舞蹈。

    “然后呢,你在烦恼什么?”

    “咦……”

    “当你代替贝尔君照顾我的时候,就好像一直有心事吧?我好歹也是女神啊,这点事当然看得出来。”

    艾丝大吃一惊。

    在赫斯缇雅的引导下,两人踏起了舞步。

    “估计洛基肯定会说我多管闲事吧……”

    “……”

    “不过,现在的你很迷茫哦。而且,我也无法对这种孩子置之不理。不过,你可别误会了哦,我可不是想帮你一把!”

    在赫斯缇雅的牵引下,艾丝差点摔了一跤,不过她立刻踩稳了。

    艾丝抬起头,只见女神正静静地看着自己。

    “我……”

    艾丝,犹犹豫豫地开口了。

    “我,是不是,只有一个人……”

    “……”

    “得知了这个村子的事……我就,开始害怕了……”

    艾丝自己也很清楚自己的说明有多简陋,有多支离破碎。

    不过面对蓝色双眸,她却能不停地自言自语。

    “赫斯缇雅大人……你,不害怕吗?你不害怕,被人丢下吗……”

    “被人,丢下?”

    “……大概就是,重要的存在突然从眼前消失了……”

    艾丝还是第一次,向神咨询。

    不过,她有很多想要打听的事。

    这时艾丝脑中闪过了和自己一样怀揣着丧失之痛的老人——卡姆。

    对啊。

    “永生”的神必定会许下“离别”的约定。

    赫斯缇雅,是丧失的人。也是,会被留下来的人。

    艾丝他们,是离开的人。也是,会丢下别人的人。

    这份心灵的空白和永久的孤独很相似。

    你难道就不害怕这份永远折磨内心的煎熬吗,艾丝问道。

    “……就算我说不害怕,也是在撒谎吧。准确来说,应该是寂寞吧。在下界和孩子们交流……和他们产生的爱,对我们而言都只是转瞬即逝的。”

    摇头晃脑的赫斯缇雅回答。

    众神的爱只是昙花一现。听到赫斯缇雅这么说,艾丝睁大了双眼。

    “不过,所谓的神脸皮都是很厚的,我们可是想和孩子们缔结永远的因缘哦。”

    “咦?”

    有些脸红的赫斯缇雅一下子笑了出来。看上去就像个调皮的孩子。

    “况且,你们自己能够保证和别人永远长相厮守吗?”

    面对惊讶的艾丝,赫斯缇雅告诉了她一条自己珍藏的“咒语”。

    “你想想那些自从邂逅以来的所有回忆吧。只要那个重要的人向你露出微笑,那就是永远哦。”

    “怎么会……”

    赫斯缇雅的“咒语”太简单了,这让瞬间回过神来的艾丝有些失望。

    同时,她还感到了悲伤和痛苦。

    “华伦某某君,我呢,认为回忆是活的。”

    “……?”

    “虽然你们难以忘怀的过去或许是痛苦的。不过却一直活在你们心中,你们可以一直依靠。这不正是,遗留给你们的珍宝吗?”

    “!”

    “当你们悲伤的时候,当你们哭泣的时候,你们都会陷入回忆。然后奋发图强,再次展露笑容……而且你们迷茫的时候,也会这样吧?”

    在飞散的火花中,赫斯缇雅和艾丝仿佛被圣火包围了。

    “反过来说,那些被淡忘的回忆说不定是快乐的。只要一直悲伤的你们乐观点,肯定会有人对你展露笑容。”

    面对女神的微笑,艾丝沉默了。

    这只是神的结论。下界的人们不可能像她说的那么坚强,他们只会因为回忆而不断受伤。

    不过,她说的也并非全错。

    因为在艾丝的心中,也有——

    “是不是稍微有点想通了?”

    “……是的。”

    “好了,那么我们继续跳吧!你要是总是这么悲观可就太没意思了!”

    艾丝点了点头,赫斯缇雅露出了纯真的笑容。

    两人开始跳舞。

    翻飞的黑发和金发,在篝火的照耀下,容姿秀丽的女神和少女迎来了今晚最兴奋的喝彩。

    莉娜,贝尔,所有人都笑着欣赏艾丝和赫斯缇雅的舞蹈。在无数人的喝彩声中,艾丝非常惊讶,她的孤独也彻底烟消云散。

    在无数笑容的包围下,吃惊的艾丝……也微微绽出了微笑。

    *

    村祭结束之后。

    艾丝他们在村子的角落集合了。

    “恩~好像有点闹过头了……身子都快散架了。”

    “我、我前面就警告过的吧……”

    在村里孩子们的包围下,赫斯缇雅一直跳了很久很久。贝尔有些担心,看着他们俩的互动,艾丝微微一笑。

    广场上横七竖八地躺着酩酊大醉的村民们。

    “好了,接下来……”

    “恩,我已经没事了。毕竟都给你们添这么大的麻烦了,是时候动身了。”

    贝尔开始讨论接下来的计划。

    身为第一级冒险者的艾丝点了点头,她将判断交给了赫斯缇雅。

    “明天早上……我们就离开村子吧。”

    说完,艾丝这才吃惊地发现,自己竟然有些恋恋不舍。

    艾丝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心境上的变化。

    不过,艾丝也稍稍有点觉得,沉浸于回忆并非全都是坏事了。

    从她在欧拉丽握剑那天开始,已经大约九年了。

    在每天激烈的战斗中,她早就忘了这些感觉了。焦躁,悲伤,泪水,笑容,她现在总算能直面这些感情了。

    这时候,她微微勾起了嘴角。

    “——女神大人!”

    就在这时。

    莉娜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

    看着她泫然欲泣的样子,艾丝产生了不祥的预感。

    而森林深处的怪物传出的咆哮,仿佛也应验了她的预感。

    泪眼婆娑的莉娜压着胸口,颤抖地说道。

    “父亲,马上就要上天了……你们能,送送他吗?”

    “……咦?”

    这个低喃是贝尔的呢,还是赫斯缇雅的呢,还是自己的呢,艾丝也不清楚。

    不过她突然想到。

    果然“永远”终究只是一场梦,艾丝的心再次被空虚的感情侵蚀。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