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外传 剑姬神圣谭7 特典小说 少女心的迷宫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外传 剑姬神圣谭7 特典小说 少女心的迷宫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pdapanda

    翻译:pdapanda

    「那么,艾丝呢?」

    夜幕降临的『代达罗斯街』。

    刚刚还在搜寻地下城第二出入口的少女们,热烈地讨论着恋爱的话题。

    「……那种人,并没有特别的……」

    「稍微有一丢丢在意的那种也行啊?快说快说!」

    事情的发生,要回溯到菲尔薇丝与探索迷宫街的艾丝等人汇合的时候。

    为了与难以接近的她加深交流,不知道为何就变成了来聊聊恋爱话题吧!这样的走向。

    作为当事人的菲尔薇丝遭到连发提问进攻之后彻底筋疲力尽了,现在,满脸笑容的缇欧娜,全力地竖起耳朵听着的蕾菲娅,以及其他团员都饶有兴致地等待着艾丝的回答。

    「我……」

    困扰至极的艾丝,终于战战兢兢地要轻启一直沉默的双唇。

    就在这个时候。

    「那,那个!!很抱歉,能帮个忙吗!?」

    很丢脸的、一听就是少年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个声音是?)

    听到这个似曾相识的声音,最先做出反应的是艾丝。

    转过头去一看,在错综复杂的分岔路之一那里有一点摇曳着的光亮。

    看到从小路深处接近过来的魔石灯的光,缇欧娜等人露出感到不可思议的表情,没过一会儿人影就出现在了艾丝她们的面前。

    「这,没法从迷宫街走出去了……能,能告诉我一下路该怎么走吗……!?」

    从夜晚的黑暗中浮现出来的白发。

    看起来快要哭出来深红色双瞳。

    简直就好像是白兔一样的,一名少年。

    「那么……诶?」

    看到吃惊的【洛基・眷族】的人们,少年又哑口无言了。

    「……贝尔?」

    在双方都呆住的时候,半张开双唇的艾丝,低声地说出了他的名字。

    「是阿格诺君!诶——,这是怎么回事——!」

    「为,为为为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停止的时间又开始流动起来。

    继露出笑容的缇欧娜和动摇起来的蕾菲娅之后,少女们被嘈杂声所包围。

    「洛,洛,【洛基・眷族】!?还有,艾丝小姐!?」

    「嗯……晚上好?」

    「晚,晚上好!!」

    艾丝歪起脑袋,打了招呼之后,白发少年猛地低下了头。

    这个慌慌张张的样子,没错,这就是在前几天的战争游戏中大获全胜的【赫斯提亚・眷族】的冒险者,贝尔・克朗尼。

    抬起头的贝尔,用还没有完全从混乱中回复过来的表情巡视着艾丝她们这些【洛基・眷族】。

    「为,为什么艾丝小姐你们会在这种地方,待到这么晚呢……?」

    「啊——,是那个啊,那个。是极东有名的那个仪式……对,试胆哟」

    「试,试胆……」

    听到缇欧涅这个不想让他知道第二出入口的存在而含混其辞的回答,贝尔虽然是似乎无法理解的样子,然而还是姑且听信了。

    「这么说起来你呢?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呢?」

    「诶——」

    缇欧涅一回问过去,立刻地。

    贝尔突然就定住了。

    看到这个样子艾丝再次歪起脑袋,缇欧娜开始用鼻子到处嗅了起来。

    「咦,阿格诺君……你喷了香水什么的了吗?好像闻到了什么甜糜的气味」

    除了她以外,兽人少女们的鼻子也纷纷开始响动起来。

    咔哒!贝尔的肩膀不自然地摇晃起来。

    艾丝也学她们闻了一闻之后,原来如此,确实从贝尔那边飘来少见的香气。这是从男性角度来说,对于淳朴的少年来说根本沾不上边的……该怎么说呢,对,有些淫靡的香气。

    「诶,啊,不,这个……」

    作为当事人的贝尔则是流起了汗,陷入了超张口结舌的状态。

    无法回答缇欧娜的提问,视线开始慌慌张张地左右游移。

    「这个香气……好像是」

    就好像是骨鲠在喉一般地,猫人阿琪皱起了眉头。

    至今沉默着的菲尔薇丝则是,眯起了眼睛,低声说道。

    「麝香……」

    啪!!少年全身都颤抖了起来。

    看着他的菲尔薇丝的双眼,好像是极寒一般冰冷彻骨。

    「说到麝香,那个,这个,就是那个了呢……?」

    「对……就是在欢乐街里经常使用的,那个呢」

    治疗师利涅脸颊红了起来,阿琪带着微妙的表情点了点头。

    欢乐街。

    在这个单词变成声音被发出的瞬间,在场的所有少女们都停止了动作。

    (诶……)

    艾丝也是其中一人。

    金色的眼瞳缓缓地将视线挪过去一瞧,少年暴汗如流。

    欢乐街……………………『娼馆』?

    特别迟钝的艾丝的思考联想到这个词汇的瞬间——蕾菲娅炸了起来。

    「不,不,不洁~~~~~~~~~~~~~~~~~~~~~~~~~~~~~~~~~~~~~~~~~~~~~~~~!?」

    满脸通红,发出了大声的惨叫。

    「欢乐街!?从娼馆回来的路上!?一直到刚才为止都被女人侍奉着,那,那,那那那那那那种事情和,这,这,这这这这这这这种事情都——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不是这样的!?这真的是有理由的!?」

    「有什么说错了吗!?仔细一瞧你拿着的魔石灯,不是极东的灯笼吗!毫无疑问是刚从花街柳巷回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失去理智地用手指指着少年的蕾菲娅。

    与这样的少女半斤八两地混乱着的,正要拼命进行辩解的贝尔。

    在反射性地捂起耳朵艾丝等人眼前,发生了可怕的争论。

    「拜,拜托了求你了请听我说蕾菲娅小姐!?」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请不要叫我的名字太肮脏了!」

    「唔咕!?」

    「看了战争游戏之后还觉得你是不是稍微有点帅气的我真是个笨蛋!明明稍微对你有所改观,有所改观来着!原来你是个这么差劲的人!!」

    「咕哇!?」

    「玩弄女性,好色汉,一年到头都在发情的兔子~~~~~~~~~~~~~~~~~~~!!」

    「嘎哦!?」

    狼狈不堪。

    蕾菲娅言语的子弹每次飞来,贝尔就好像是腹部受到直击一般弯成了く字。气喘吁吁的蕾菲娅也是很有蕾菲娅风格地失去了冷静,泪目着。

    「不要靠近,蕾菲娅,会弄脏的」

    菲尔薇丝用后背挡住了这样的蕾菲娅,将她拉离贝尔。

    看着少年的眼瞳已经好像是看到脏东西一样了。听到容姿端丽的妖精中尤其美丽的她毫不留情的话语,贝尔终于「嘎巴!?」地一声双膝一软。

    虽然不及有些洁癖的蕾菲娅她们这些妖精,【洛基・眷族】的少女们之中还是有大半的人无法冷静下来。有的人脸红了起来,有的人感到轻蔑,有的人吃惊至极。

    然后,说到艾丝的话……则是无言。

    乍一看来说看起来就和平时缺乏感情的表情没什么两样,然而,金色的双瞳却滴溜溜地转着。

    代替好像是结冻的冰雕一样的一动不动的她,心中年幼的艾丝则是用双手捂着通红的脸。

    一边发出『哇——!?哇——!?』的悲鸣,一边剧烈地在地面上四处打滚。

    (娼馆…………和女性一起…………做些这样那样的事情的地方…………)

    虽然从知识上来说也说不太清楚,不过还是知道娼馆就是『那种地方』。

    艾丝,对于这个自己传授过各种各样事情(战斗方法等等)给他的少年,感到了一种离自己远去了一般的错觉。

    简直就好像是目击到身边的少年意外的一面一样……不对,是一直饲养的兔子离巢去往了自己不知道的场所一样。

    「阿格诺君也果然是男孩子啊。嗯。虽然不太明白,不过说不定有些遗憾呢」

    「所,所以说不是这么回事,缇欧娜小姐!?我什么都……!」

    「可是可是,没关系哟!这就和女战士(亚马逊)差不多!不用害羞!大概!」

    「等……!?」

    「要做的事情也是做着的呢,你也是」

    「缇欧涅小姐,不是这么回事呜呜呜……!」

    在少女们之中该说不愧是她们吗,身为女战士的缇欧娜和缇欧涅的反应毫不动摇。

    艾丝静静地注视着抱着头痛苦地呻吟着的贝尔。

    (……胸中,嘈杂不安)

    胸中的某处平静不下来。我(艾丝),是在动摇吗。

    是注意到视线了吗,贝尔转头看向这边。、

    「啊……」

    「……!」

    完美地与他目光相对的艾丝不知为何慌乱了起来——嗖地,不假思索地就把视线别开了。

    咣!!贝尔受到了本日最大的打击。

    面对带着好像这个世界已经完蛋了一样表情的少年,蕾菲娅和缇欧娜她们一瞬间也吓着了。「啊——……我们,要去主街那边,要是没关系的话要和我们一起?」

    「好的……」

    面对悲惨地耷拉着脑袋的贝尔,稍稍觉得困扰的缇欧涅进行了提案,结果长着白发的后脑勺那边有气无力地话都没怎么说,只是用点头回应。

    在发生了如此这般的事情之后,加入了一名迷途儿的艾丝一行再次开始前进。

    「真的是幻灭了!居然这么不正经……!」

    「蕾菲娅,为什么对阿格诺君这么生气啊?你以前就算是听说了别人的事情,也只会是感到害羞而已啊」

    「那,那是,因为是宿敌(竞争对手)……不对。只是对这种在战争游戏中稍微变得有名了一些,就马上去逛花街柳巷的行为看不过去罢了!只不过是个俗物而已!!作为受到艾丝小姐教导的人,不对作为冒险者应该更加精进……!」

    只有蕾菲娅一个人还在满脸红潮地气呼呼地发着火。虽然因为她的原因这场骚动并没有停止,一行人之间还是散发出无法平静的气氛。

    这既有耷拉着脑袋散发出世界已经终结的阴暗气息的少年的原因,也有来自一看就知道和平常不一样的【剑姬】的疏远感的原因。

    自然,同行的贝尔与其他少女们之间,也拉开着不自然的距离。

    「诶,那——个,说起欢乐街的话,【洛基・眷族】里又是怎么样的呢?有没有去,去,去过娼馆的男性团员之类的……那个,啊……」

    「脸都红成这样了那还提这事干嘛,利涅。……嘛,劳尔那边好像有一阵子是去过哟」

    「诶诶?」

    「听说在那边被恶质的女人给缠上了。挪用『远征』的收入,有那么一次吧?那个是,为了给那个女人进贡才那么做的」

    「劳尔先生……」

    「因为是那种性格,似乎是没做过超过牵手的事情……真是的,虽然不清楚是为了改变自己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必须要去娼馆那种的地方的样子」

    面对拼命地找着话题的利涅,阿琪夹杂着叹息回答了她。

    就是因为这样男人才……。

    听到阿琪她们的对话,队伍中充满了这样的气氛。

    「嗯~~~,再热闹起来一些啊!对了,接着谈恋爱话题吧!」

    感觉到同伴们的微妙气氛,缇欧娜好像感到不太舒服一样地提高了声音。

    挥舞着双臂,对众人大声说道。

    「……恋爱话题?」

    「对对!刚才为止大家都在讨论在意的人之类的事情呐!」

    对于缓缓地抬起头的贝尔,缇欧娜露出了天真无邪的笑容。

    听到了异性的恋爱事情,贝尔好像十分尴尬一般「诶那个,这个……」地选择着用词。

    「刚好轮到艾丝来着!是吧!」

    「……!」

    这么说着的缇欧娜从身后抱住了艾丝,贝尔吃了一惊。

    突然就举止可疑了起来,仍然感到十分尴尬一样,然而还是战战兢兢地开始窥视起金发金眼的少女的侧脸。

    其他的团员们也,这么说起来确实如此呢,地将视线投向艾丝。

    「好啦,艾丝!有,在意的人吗?」

    「……我,的话」

    被紧紧抱住后背的缇欧娜坚持追问,艾丝果然好像是感到很困扰一样视线游移了起来。

    过了一小会儿。

    一瞥看向自己的少年之后,缓缓地开了口。

    「我……虽然没有……在意着的人……不过……」

    「不过?」

    「……和其他的女人,一起玩的人……感觉好讨厌」

    咕呲!!地。

    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刺中了一样的可怕声音响了起来。

    主要是从捂住胸口的少年的方向传来。

    「去了,欢乐街的人,之类的……」

    「哦呜!?」

    「身上能闻到麝香气味的人,之类的……」

    「嘎啊!?」

    「……我感觉,好讨厌」

    「咕诶!?」

    从贝尔那边把目光别开,轻声地低语着艾丝。

    受到直击一般的意见的少年,身体扭曲着后仰过去。之前蕾菲娅造成的影响根本不能和这个反应相提并论。

    「对,对吧!?就是这么回事吧艾丝小姐!去逛花街柳巷的人什么的简直岂有此理是吧!」

    「……嗯」

    蕾菲娅对艾丝举双手表示赞同。

    面对来到眼前好像很开心一般地笑着看过来的后辈,艾丝摇曳着金发用点头回应。

    (艾丝小姐的全力非难……!)

    (这太稀奇了!)

    (看来是真的很讨厌吊儿郎当的人呢——)

    在不同的含义上其他的团员们也热闹了起来,凑起头来说着悄悄话。

    缇欧涅和阿琪虽然苦笑着,不过对于除了变强以外的事情都毫不关心的少女这一意外的回答,她们还是感到不可思议。菲尔薇丝则是闭着眼睛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呜,呜呜……」

    然后贝尔那边则是。

    刺啦,以就像是要陷没进去一样的势头靠在了小路的墙壁上。陷入了濒死状态。

    那个带着阴影的身体那里,现在似乎灵魂即将升天。

    「唔~嗯……」

    缇欧娜交互地看着靠在墙上就这样被放置甩到后面的贝尔,和沉默着低着头的艾丝的侧脸。

    好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她放开了艾丝的背,像是滑动一样地小跑起来,接近了位于集团后方的少年身边。

    「呐,阿格诺君?」

    「是……」

    「真的没在欢乐街玩吗?」

    对着那个伤心的后脑瓜询问之后,嘎巴!地贝尔的脑袋猛地抬了起来。

    「没有玩过没有玩过,不可能去玩的!真的什么都没做过!!」

    「能对主神大人发誓?」

    「我向赫斯缇雅大人发誓!!」

    看到闭着眼睛使劲点着头的贝尔,缇欧娜「呼唔」地抱起了双臂。

    甚至都对主神之名发誓了。很难认为是在说谎。

    「那么,为什么要去欢乐街呢?去过那里是没错的吧?」

    「刚刚加入派阀的人,独自去了欢乐街……感觉到担心,就和莉莉她们一起追过去……可是在跟踪的途中,只有我一个人走散了……呜呜」

    「那么,这个麝香的香气是?」

    「这,这个是,那个……被亚马逊娼妇们,诱拐了……」

    「诶?」缇欧娜傻了眼。

    「难道说,被强迫带到了娼馆——……之类的」

    「……是」

    「没,没出事吧?没有被吃掉?」

    缇欧娜自身属于变异种,然而亚马逊们本来就是对于异性有着贪欲的肉食系。

    面对比自己更强的,或者是中意的雄性会不由自主地舔起嘴唇。身为姐姐的缇欧涅也是——限定对于团长——发动着猛烈的袭击。

    缇欧娜现在开始认真地对兔子的贞操感到担心,贝尔的眼睛失去了光亮。

    「虽然,没出事……」

    「虽,虽然?」

    「……女人好可怕,女人女人好可怕,亚马逊好可怕亚马逊好可怕蛤蟆好可怕……!!」

    就好像是回忆起了噩梦一般的逃走场面一般,贝尔蜷缩成一团开始不停地抖动。

    看到这个异常的样子之后不由得后退了一步的缇欧娜,用一只手盖住了脸。

    似乎缇欧娜的同族给贝尔种下了心理阴影。

    同时,缇欧娜也理解到少年所说的事情是真的。

    「嗯,我知道了。我相信阿格诺君说的话」

    「……诶?」

    「人家虽然是笨蛋,不过还是明白阿格诺君没有说谎这件事哟」

    该说不愧是看到了那副样子的原因吗,缇欧娜一变挠着脸颊,一边对吃惊的贝尔露出笑容。

    「就交给我吧。我会帮你解开艾丝,还有大家的误解的!」

    「缇,缇欧娜小姐……!」

    「嘿嘿——嗯。那么,稍微等一会儿!」

    面对难以言表地留下感激泪水的少年,稍微有些自得地,缇欧娜再次滑走起来。

    自己被贝尔感谢也会感到很高兴。认同着这一点的缇欧娜,心情真好,这样想着笑了起来。

    缇欧娜很喜欢少女(艾丝)。另外对于只不过有过短时间交流的少年也很中意。

    自己喜欢的两个人闹着别扭这件事,并不是缇欧娜所期望的。看不下去行动起来这件事,也就是出于这个原因。

    「艾——丝!阿格诺君,说他没有在欢乐街里玩过!」

    「……诶?」

    「似乎是因为有什么隐情哟!」

    缇欧娜首先对艾丝发起了突击。

    再度被从身后抱住的艾丝,不断地眨巴着眼睛。

    亚马逊少女就对这样的她进行了说明。

    「……被亚马逊诱拐……被追着到处跑?」

    「那边,不是有【伊斯塔・眷族】的战斗娼妇嘛。阿格诺君,因为在战争游戏中出名了起来,肯定是被盯上了吧」

    「……」

    听到缇欧娜的话,艾丝沉默着陷入了思索。

    回头一看后面,位于集团最后尾的贝尔带着就好像是等待着判决的被告人一样的神色。

    「缇欧娜,我……」

    「嗯,去吧!」

    对不起,这么说着的艾丝独自,放慢了脚步。

    被团员们超过,沙沙沙地,若无其事地移动到最后尾.

    「艾,艾丝小姐……」

    「……」

    面对来到身边的艾丝,贝尔紧张了起来。

    不善言辞的艾丝自身也在烦恼应该说些什么话才好。

    视线左右游移了几次之后,之前一直在逡巡着的艾丝下定了决心,开了口。

    「从缇欧娜那边,听说了……真的吗?」

    「是,是的!」

    金色的眼瞳凝视着直立不动的贝尔的深红眼瞳。

    和缇欧娜一样,艾丝也感觉到贝尔没有说谎。

    胸中的骚闷解消,取而代之的是安心的感觉。

    与站着一动不动的贝尔互相凝视的艾丝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立刻就产生了抱歉感。

    「……那个,这个」

    「?」

    「对不起,呐?」

    误会了你。

    艾丝的睫毛颤动着,低下了眉头.

    似乎是为不知为什么自己受到了强烈的冲击而消沉,不知为什么没有听贝尔解释的自己感到羞愧。

    睁大了双眼的贝尔,见到她的道歉慌忙地摆起了手.

    「不,没这回事。该说是就算被误解也没办法呢,还是说能相信我很高兴呢!……所以,那个……请不要在意」

    「……谢谢」

    面对这个时候还为这边着想的少年的心意,艾丝果然还是在感到抱歉的同时,眯起了眼睛。

    看到这微微的笑容,贝尔不由得脸红了起来。

    「没有被做一些,过分的事情吧?」

    「是,是的,没关系。……勉勉强强地」

    「是这样啊……」

    「诶,那个……」

    艾丝的手,抚摸起了白色的头发。

    脸上就这么泛起着红潮的贝尔反复地眨巴着眼睛,虽然扭着身体很不自在似的,不过艾丝说着没关系没关系,抚摸的手并没有停下来。

    就像是那个。离家出走的小兔子(宠物)回到了自己身边一样的感觉。

    心中幼小的自己(艾丝)也用脸摩擦着这白色的毛皮的时候,艾丝的脸上绽放出了笑容。

    她与虽然感到很困惑,不过终于松了口气的贝尔,相视而笑。

    「姆,姆姆姆姆……」

    另一边,看着这样的两个人发出了苦涩的声音的正是蕾菲娅。

    在这缇欧娜告诉团员们事情的真相解开误解的当口,她也抱有罪恶感.

    (说了很过分的话,我也应该还是去道歉比较……不过做出那样的误解该说是没办法的事情呢,不,应该全都是没听解释的我的错……诶诶,真是的!)

    由于对于少年抱有各种各样的感情而无法直率起来的蕾菲娅,下定了决心朝着贝尔他们那边迈出了脚步。

    看到前往道歉的她——能够承认自己的错误的同胞的样子,菲尔薇丝悄悄地露出笑容。

    她就这样带着笑容,虽然闭着眼睛也还是自然地跟在蕾菲娅的身后。这是要为刚才的不礼貌道歉。

    「那,那个!」

    「啊,蕾菲娅小姐……」

    「那个,这个,刚才……」

    结束了与艾丝的对话,贝尔转过头来。

    错开着视线嘴里含混着的蕾菲娅,正要直率起来说出道歉的话。

    这个时候,骨碌地。

    从贝尔的腰巾中有什么掉了出来,在石砖上滚动着。

    「……?这个是……」

    好像是国际象棋的棋子一样的透明容器。里面装着红色的溶液。

    看到这一少见的药水,蕾菲娅刚刚想着这是什么道具吗,歪着脑袋正要捡起来——贝尔以音速把那个抢了过去。

    「这,这个是,那个……啊,啊哈哈哈哈哈哈」

    蕾菲娅就这么定住了动作,贝尔则将拿着药水的双手藏了起来,开始了不自然的干笑。

    他是想要试着蒙混过去吧。然而少年实在是太不擅长说谎了——

    很可疑。

    蕾菲娅瞬间就扬起了眉角。

    「等一下,你现在藏起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不是的,这个是……!?不是我的东西,该说是寄放在我这里呢还是说被强塞过来的呢,总之有不得已的理由存在……!!」

    流起汗的贝尔语无伦次起来,这更加重了蕾菲娅的猜疑。

    打算听他进行详细说明逼近过去,就在这个时候,在一旁的菲尔薇丝低语道。

    「精力剂……」

    瞬间,仿佛时间停止了。

    无论是艾丝,还是蕾菲娅,还是应该是面带着微笑一直注视着这边情况的缇欧娜她们全都如此。

    幽暗的夜晚小路被静寂所笼罩,从面色苍白的少年脸颊上有一丝汗水滴落下来。

    继麝香的事情之后,向他射出绝对零度的目光的菲尔薇丝再次投下了炸弹。

    「哈,哈啊~~~~~~~~~~~~~~~~~~~~~~~~~~~~~~~~~~~~~~~~~~~!?」

    蕾菲娅也,再次爆发了起来。

    「精,精,精力剂!?到底为什么会拿着那种东西啊!?看来这也不全都是误解是吧!?」

    「不是这么回事不是这么回事!?不虽然没错,不过总之不是这么回事!?」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鬼话!你把那个拿过来给我看看!!」

    「等一下,请等一下蕾菲娅小姐!?」

    对于完全陷入混乱哭喊起来的贝尔,蕾菲娅正要抢下药水以确认真伪。

    在感到困惑的艾丝面前,两人的双手互相拉扯着——这时手一滑。

    伴随着笨拙的声音,容器从贝尔的手中滑脱了出来。

    飞到少女头上的容器,由于受到反作用力盖子开了……就好像是受命运指引一般,里面的内容物飞散了出来。

    接下来的瞬间,啪嗒地,有什么浇到了蕾菲娅的头上。

    是精力剂。

    「啊——」

    贝尔脸色变得苍白。艾丝也失声了。菲尔薇丝也呆住了。

    而缇欧娜和缇欧涅她们也,嘴巴半张着。

    「……………………」

    红色的溶液,顺着少女美丽的棣棠花色的长发和柔软的肌肤流了下去。

    不一会儿散发出来的是,与欢乐街里流行的东西相同的独特异臭。这是即便搞错了也不应该从漂亮的少女,有洁癖的妖精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臭味。

    蕾菲娅的眼瞳失去了一切光彩,被漫无止境的黑暗所覆盖。

    「啊,啊——」

    剧烈颤抖着的妖精少女,发出了本日最大的咆哮声。

    「——你这个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请原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贝尔二话不说,从发出激愤的叫喊声的蕾菲娅身旁扭头就跑。

    捡起掉在地上的精力剂,简直就像是脱兔一般地跑了出去。而跟在他后面的妖精也用无与伦比的速度追赶着他。

    「蕾,蕾菲娅!」

    「阿格诺——君!?」

    艾丝和缇欧娜的喊声也都赶不上他们。他们甩开了面部痉挛起来的缇欧涅,菲尔薇丝,阿琪,带起了猛烈的阵风。

    少年和少女,消失在了迷宫街的黑暗之中。

    弄丢了化作愤怒的妖精的蕾菲娅的艾丝一行人,放弃了与洛基她们汇合。

    她们慌忙地搜寻少女与少年的去向。

    找到的时候,已经是夜晚已经过去的第二天早晨。

    她们平安地将没能抓到兔子,陷入悲伤与忧郁的独自一个人啜泣着的妖精保护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呀,到底…」

    看到扑在里维莉亚怀中哭喊着的蕾菲娅,洛基做出了如上发言。

    考虑到少女的名誉没有将实情挑明,艾丝和缇欧娜她们也很尴尬似的只能将视线错开。就像是安抚一般地不断抚摸着棣棠花色的头发的高种妖精副团长那边,则是不断地叹息着。

    就这样【洛基・眷族】在一名少女留下了很深的阴影之后,这一天,从『代达罗斯街』撤退了。

    「终,终于甩开了……….蕾菲娅小姐,请原谅我………!」

    另一方面,拖着破破烂烂的身体,一名冒险者也离开了『代达罗斯街』。

    整晚都在到处奔跑,总算是逃离了迷宫街的少年,刺眼的朝日映入眼帘,现在正深刻地品味着生命的可贵。

    然而少年并不知道。

    在这之后,他早上才回去这件事会被担心不已的女神抓个现行。

    从身体上散发出来的香喷喷的麝香气味,使用过的小瓶子——因为洒了出去所以半点也没剩下的『精力剂』——成为了致命一击,之后被像是看纸屑一般的眼神俯视着这件事。

    被迫进行长时间的正座,接受了大量的说教,这些事情他都不会知道。

    (精力剂……为什么要拿着它呢?)

    过了几天,少年在去向无法平静下来的艾丝与伤心的蕾菲娅说明情况的时候顺便,全力地进行了土下座谢罪。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