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第十三卷 第四章 倒计时开始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三卷 第四章 倒计时开始

    哈哈哈哈哈哈哈……”

    男人的笑声在这片空间里不断回响

    我和琉小姐一同看向前方,巨大的蛇形怪物从尖尖的牙齿上滴落下很多粘液。

    巨型蛇状怪物——“拉姆同”,是从深层出身的稀少物种,它的头部随着前端越来越尖,上下张开的大嘴好像能把大型怪物吞下的样子,嘴巴两侧看不见像其他怪物那样的器官,只能看见九个空荡荡的小孔。最先引领视线的是面部下安装的人工项链,就好像调教师为了饲养着的宠物那样,红宝石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它皮肤的颜色是深蓝色,类似琥珀色的眼球正蠢蠢欲动地盯着我和琉小姐。

    “深层的怪物为什么会出现在下层?”

    遥远的深层怪物出现在水都花嫁是很严重的异常情况。猫人男子龇牙咧嘴地嘲笑面对眼前难以置信的状况,产生动摇的我。

    “从人造迷宫那带来的哦,那家伙是那里的团员捕捉到的其中一只怪物,这意味着这怪物是和依刻罗斯卷族贩卖的令人不快‘会说话的怪物’有关,你应该很清楚吧”

    他像是知晓被卷入异端儿和依刻罗斯眷族中我的情况,声音传了过来。

    考虑到人造迷宫的背景的确能这么想。即使如此,这么大的怪物,怎么样才能瞒过冒险者的眼睛?到目前为止,别说冒险者的目击情报,连一点传闻都没有传出太奇怪了!我心中的惊讶随着视线流露出来。

    男人维持愉快的姿势继续说着

    “没听说吗,白兔迅足?怪物中的‘哇姆——韦鲁’唯一的习性”

    “……”

    “名叫‘拉姆同’的怪物和冒险者一样拥有绰号”

    远征前,在埃伊娜的讲座上,为了以防万一,她把‘深层’的图鉴项目书拿了过来,然后调查了深层区域的怪物,并把情报传授给了我

    原来,“拉姆同”是冒险者给它取的外号,它的正式名称叫“水井之蛇” (哇姆——韦鲁是大蛇の井户的片假名,这2个一个意思,有时候作者用片假名有时候用汉字)

    在我思考为何这样称呼它的时候,我身旁的琉小姐蹙眉说道

    “‘拉姆同’可以在地面打孔,在阶层间移动”

    可以在阶层移动的怪物!??”

    听到阿伊莎的说明,韦尔夫忘记眼前的状态惊叹出声。

    “啊啊,这就是用‘凶兆’这样夸张的外号来形容它的原因”

    25层的通道上,和下面阶层的贝尔一样,“哇姆——韦鲁”对峙着莉莉他们,阿伊莎浮在脸上余裕(yun)的笑容也逐渐消失。被称作“水井之蛇”的“凶兆”原本栖息在37层,被冒险者所畏惧的能力,从字面上就能理解,打穿阶层间让阶层变成水井,通过制作竖坑出现在上面的阶层。

    “下面阶层的怪物,能自由进出上层!?”

    那只是被称作“水井之蛇”的习性,而不是“异常事态”。

    能够无视层域的规则,在阶层间自由地徘徊,理解冒险者们恐惧它的原因后,命和千草他们的脸色逐渐苍白了起来。

    跟预料之外的怪物遭遇,莉莉也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就是牙齿相互摩擦的声音)

    “那么这个怪物的能力是……!”

    管理机关认为它的潜在能力是——lv4。

    罕见的它们出现在下层对于冒险者们来说必定是全灭,这就是“凶兆”。

    “别开玩笑了!”

    架起大刀的韦尔夫咬牙切齿地发出怒吼。

    塔克拿着红鞭来操控怪物,“哇姆——韦鲁”发出轰鸣声并采取迅疾的气势突击。(塔克就是第三章被贝尔怀疑的狼人,也是莉莉她们跟踪的人,我觉得你们可能忘记第三章内容了,提醒下)

    在如此紧张的状况下,阿伊莎喊到

    “可别搞错了!让那个怪物捉住的话,它会把人带到其他阶层!”

    在被带到其他阶层之前,就会被拖入到地下的最深层,被怪物巨大的身体和岩盘卷成肉粒吧——这就是阿伊莎的言下之意。

    那个巨大的身体狩猎的时间终于来临。

    “去吧,‘拉姆同’!”

    狼人塔克用鞭子敲击地面发出宏亮的声音。

    巨蛇怪物发出了呻吟声,一下子跳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灵活!?”

    用头撞过来的“哇姆——韦鲁”,还能大幅度进行闪避。

    高20米,宽50米,从广场中间一直到墙壁的边缘,给人相当大的压力,我即将和这怪物战斗!

    地板上的水晶和群晶块都被大蛇长长的身体刮掉飞散成碎片,荒芜的水流掀起的波浪也被它迎面破坏。

    头顶被淋湿,就算这样我的视线也没有移开正在蠢蠢欲动的怪物。

    “和27层的怪物完全不一样,太破格了!”

    “哇姆——韦鲁”在栖息地37层以上神出鬼没,与此相反,它不会出现在栖息地以下的阶层。下去的话,遇到很强的个体就等于抵抗地下城一样,这无疑是在死亡的边缘疯狂试探。

    不平衡于阶层潜在能力的怪物出现在眼前,大多冒险者队伍都会瞬间被消减。听说在下层探索的冒险者最害怕看到的就是栖息于深层的“哇姆——韦鲁”却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听到在地面打孔的独特声音是灾难的前兆,宣告着即将到来的“凶兆”。

    [水都花嫁没有出现过‘哇姆——韦鲁’的前例,我把这种事先想法剔除了]

    虽然埃伊娜小姐也说过它不可能挖掘10个阶层的岩盖,确认它出现的最高阶层是29层。

    一切都结束了。波尔斯先生从远处看见的“大洞”真正面目就是这个怪物,“水井之蛇”——“凶兆”在阶层间移动的痕迹。

    跳起来,拉姆同!”

    猫人调教师用鞭子拍打地面的瞬间,“拉姆同”咆哮着跳起,就像要一口气飞向宇宙似的。

    “那是……”

    头顶10米的高度,大蛇拱起身子,深藏青色的皮肤发着光,长躯在空中游动,远远望去宛如一副画。

    尽管被压倒性的景象夺走目光,时间变得缓慢起来,大脑却本能地发出可怕的警告。

    它加大了身体的扭动,慢慢地,危机感也加重。黑色的身影遮蔽了天花板上的白水晶,我的脚下变得阴暗起来,茫然地仰视上方,大蛇巨大的身体正高速回旋并落下来。

    “快避开,克朗尼先生!”

    琉小姐呼喊着我,并撞向我的后背,进行全力回避。

    广场上,不,整个迷宫震动发出轰鸣,“拉姆同”把我前一秒身处的地面炸碎。

    我被余波波及,视线中的景象也被掠夺。

    长躯旋转挖掘着岩盖,巨蛇正在打孔。当我跳到水晶上时,长躯已经全部卷入地下。它利用旋转的反作用力迅速向上升起,勉强恢复了姿势。

    看见广场上完成的“大洞”,我的脸色苍白了起来。

    我和琉小姐手持武器在地面上对立着。从脚底不停地传来震动。

    大蛇深入地下,想把猎物一口吞下。

    在哪里,会在哪出现?

    从陆地,还是说从水里?

    “没有猜中!”

    猫人男子嘲笑着警戒地面的我们。

    下个瞬间,粉碎声升起,巨大的身体出现在侧面。

    广场的西面,靠近琉小姐的墙壁水晶飞散,“拉姆同”张开大嘴正准备突袭。

    “琉小姐!?”

    “这么敏捷!?”

    面对迫近而来的大蛇,琉小姐显示出宛如神灵附体般的反应。收回了迟疑的初次行动,用力踏地面跳向空中,披风也随风飘荡,在空中采取紧急回避,漂亮地躲过了视线中一闪而过的怪物长躯。

    在我身旁着落的她和我一起盯着猛烈撞向广场中央地带的怪物。

    “拉姆同都是这么荒唐的吗?”

    “因为是稀少种,我一次都没遇到过,所以我也说不清楚……”

    到此为止,除了阶层主,还是第一次与这么大的怪物作对手。

    我的呼吸混乱,拿起木刀的琉小姐言语也含糊不清。

    攻击方法和范围都这么离谱。

    这就是深层的怪物……!

    “都结束了,莉昂!和“白兔迅足”一起亲密地收纳进这家伙的肚子里怎么样!?”

    猫人男子放声大笑。

    我要与那样的对手作对!

    琉小姐的脸靠近我的肩膀。

    “没有必要奉陪敌人的把戏。”

    琉小姐立刻颔首安慰出现动摇的我。

    没有商量过,也没有一点点交谈,可是不一会,我们就开始跑了起来。我和琉小姐并行移动。

    我在“拉姆同”提高呐喊时,伸出右手。

    “火焰伏特!”

    炎雷追赶敌人的脸庞,命中了嘴边空着的九个小孔。

    不用说,面对“魔法”的威胁,超大级怪物连普通损伤都没有。

    怪物用3双充血的复眼盯着我。(复眼:多个小眼集合的眼)

    ——上钩了!

    相对提高的怒吼,巨体一边流着汗,一边举著拳头。

    虽然这只是我第一次和调教师的战斗,但我也明白怪物是**控的——那么狙击调教师本身才是上策。为了养成必要的调教技术,调教师往往会逊色于纯粹冒险者的能力。

    躲开被调教的怪物,攻击一无所有的调教师。

    这次没有说出口的作战就是琉小姐用长枪贯穿调教师,我充当诱饵吸引怪物的注意。在我找出了空当时,琉小姐开始了加速。

    就像隼一样以超倾斜姿势极速滑翔地面。(隼:一种鸟类)

    在怪物阻止通往去调教师道路的前方,她极限穿过了地面和长躯的空隙。

    “久洛!”

    “!?”

    面对疾呼而来的琉小姐,猫人男子发出悲鸣。

    但是他的脸却痉挛着,描绘着笑声,单臂拿着鞭子拍打地面。

    “!!”

    “什么!?”

    朝我冲过来的“拉姆同”注意到痉挛笑声后掉过头。在惊呆了的我的前方急剧转变方向,朝琉小姐背后突袭了过去。

    “琉小姐!!”

    “!?”

    眼看木刀就要到达调教师,可是距离调教师仅剩一点的时候,怪物袭击过来,琉小姐不得不脱离。

    千钧一发地躲过了大蛇的牙齿,男人在她前方笑歪了嘴。

    “拉姆同”为了不伤害主人,旋转四周把他包围。就好像为了保护他,卷成一团。

    “哈,哈哈哈哈……嘛,狙击调教师,的确如此!算得上正确的对策!”

    “……!”

    “可是这只手一动,就召出来了纠缠不清的家伙?”

    男人强忍笑的更加痉挛的脸部对着琉小姐夸口道。

    我显露出惊讶的同时(想着),我一点都不了解“调教师”这个职业和技术。迦尼萨眷族举办的怪物祭也没见到,就连“调教”有多万能也不清楚。

    但是……像这样调教怪物是不对的。

    虽然不过是埃伊娜小姐教过的知识,普通地调教怪物应该是“让它服从我”,不是什么“不能违背命令。”

    与其说是“隶属”的技术,不如说是让它理解调教师的能力从而屈服于他。(隶属:受管辖)

    调教完毕的怪物会证明它不会袭击调教师,不过会袭击调教师以外的人,让它记住复杂的指令也很困难。

    可是,那个男人操控怪物宛如操控自己的手脚那样。

    “琉小姐……那个人是那么厉害的调教师吗?”

    “不……的确用胳膊是很好的方法,除了逊色于少数‘迦尼萨眷族’的调教师。但我知道五年前的久洛·哈尔姆”

    因为派系间的因缘,也有是宿敌的原因,琉小姐也想知道那个男人为何能够驱使超过“迦尼萨眷族”驱使的怪物,不过她隐藏了这种惊讶。

    调教师男子爱抚着大蛇光滑的表皮。

    “啊啊,该死的……我知道总会有办法的……果然很可怕!莉昂,你这个不吉利的‘疾风’!”

    男人隐藏发抖的声音大叫

    看,这只发抖的手。在恐惧着什么!!杀了我一次的你,真令人害怕呢!”

    我因此察觉到了。

    从刚才男人浮在嘴边痉挛的笑容都是在勉强自己。

    “我想起来了,莉昂。不可能忘记呢,没理由能忘记呢!”

    “……”

    “不论是被袭击的家中,还是从眼皮底下离开,血海中横冲直撞的姿势!直到如今也能每天梦到,直到如今也在试着怎么才能安然入梦。你相信吗!?这五年一直如此!!”

    “……!?”

    “我在那时,翻开同伴的尸体中,朦胧着拼命地屏住呼吸!一边听到前方像妖怪一样的吼叫,一边连同家一起被吹飞,到那时为止……我对自己还活着感到不可思议。”

    面对倾泻感情的男子,琉小姐沉默不语。

    我惊慌失措。

    我从男子睁大跌入谷底的眼球中窥视到了病态般的感情。

    不用说失去的右臂,连左臂都因“疾风”的存在而过激反应,痉挛着。

    我总算明白了。

    用“自导自演”“破坏工作”欺骗我和波尔斯先生们,男人害怕的样子不是演技的话。我怀疑那个人的恐惧,那就是他“真正”害怕的东西。

    对于他来说,琉小姐象征着他心上的伤疤。

    “疾风”把自己的手弄断了,耳朵削了,临到死前一直把自己逼到绝境,他比谁都恐惧着琉小姐。

    “我和你对峙,那么一来,我就成了小鬼,话都说不了呢——但是!怪物会代替我正面作战哦!毫不意外会比我更加强,超可爱的仆人呐!”

    还没克服恐惧的调教师发抖着拍打鞭子。

    “拉姆同”再次向我们袭来。

    男人的笑声此起彼伏。听从他命令的怪物使我们变成了防守一方。

    随着(怪物)迅速的动作,攻守转变,调教师来来回回地发动精密的动作。

    那不可能是,恐惧着的,那个调教师的才能。

    怪物安装的项链,然后那个鞭子——都是魔道具。

    ————————————————————————————

    “上吧,‘拉姆同’!”

    以鞭子和狼人塔克发出的声响为契机,“拉姆同”突进了过来。

    阿伊莎选择一直闪避,没有必要回应那个突击。

    “快去旁边的道路!”

    此刻,面对一边破坏狭窄的道路一边朝这边移动的重量肉块,莉莉他们逃进了旁边的小路。

    青白色的皮肤一下子经过的地方都发出“轰隆隆”的声响。然后立刻就响起被怪物轧死的悲鸣声。

    包含着生理上的厌恶,春姬他们的脸变青了。

    “只是这样的突击……!”

    “就全灭了啊!”

    看见龟裂的道路口被敌人的突击破坏,樱花和韦尔夫叫道。

    一会儿“拉姆同”返回追击仓皇而逃的冒险者们。

    “这里不太好一起战斗,你们,快逃!”

    现在在地面上和超大型怪物争斗是绝对不利的。之前和“依丝塔眷族”远征过——在深层持续战斗过的悍妇立刻放弃了作战,贯彻了逃跑。

    “支援君去寻找‘田地’!”

    “田地,干什么?”

    “25阶层有条死胡同的广场!那边能够流淌着水流,就必定有田地,带我们去那!”

    阿伊莎脸色变了(就是形容郑重),叫回莉莉,并命令从地图上找到目的地。

    命和千草射箭,达夫涅发射短型魔剑,反复着接二连三的射击,设法让“拉姆同”的动作变迟钝,小队最大限度地暴走着。

    “喂,敌人没有追过来!不,消失了!?”

    “不对,韦尔夫殿下……它还在!”

    “潜到地下了!从下面——不,是旁边!快躲开!”

    发动“八尺黑鸟”警戒着的命呼唤回顾背后的韦尔夫,察觉震动的阿伊莎也在大叫。

    还没等到下一秒,“拉姆同”就打穿小队侧面的墙壁开始突袭过来。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啊啊啊啊啊!?”

    “这样太离谱了啊!”

    “这样的怪物在深层比比皆是吗!?”

    千钧一发回避过去的队伍中,春姬的悲鸣,达夫尼自暴自弃的叫喊,樱花战栗的声音都分散出来。此刻化身狐人的少女扔掉了背囊,她右肩背负着阿伊莎,咂嘴回顾着追上来的怪物。

    “虽然在这那个冒险者还没有完全逼近过来,但是因为以前太依赖贝儿克朗尼了,现在自己完全没有立足之地。”

    心中自责不已,明明第二级冒险者只有她一个人,现在却只能为了打开状况而思索着。

    “呼,呼呼呼!?好厉害啊,这个魔道具!就连深层的怪物都能听的懂我说的话……多亏了暗派系啊!”

    另一方面,在阿伊莎远处逃出的道路中,狼人塔克满怀欣喜。

    红鞭俯视着在前端安置的宝石,(塔克)陶醉于虚假的全能感。

    鞭子的真正面目是,隐藏于人造迷宫的“恶”残党制作的魔道具。

    那是“伊刻罗斯眷族”为了筹款,开始走私“异端儿”的时候,满足买主“安全货物”的方案,被制作出来的“神秘”结晶——不,被诅咒的石头而已。

    即使调教师的能力不足,说到底就算没有调教师的能力,怪物带上宝石就能管辖它的禁断魔道具。

    久洛趁着人造迷宫的事件全部带出来了,那惊人的效果能搞清缘由量产的话就会成为“恶”的财产。

    “一开始听久洛的计划很怀疑……很好,这样的话能行!”

    狼人青年尝到了卢多拉眷族唯一幸存残疾猫人的尝到了猫人资本的甜蜜滋味——(狼人)本来是没有和“恶”残党接触的小恶党中的一个——见识到那个魔道具后发誓效忠。

    使久洛的宿敌“疾风”陷入他一开始就必定能完成的“计划”。

    “趁现在过去!依久洛的命令行动!”

    其他同志们抱着背囊点了点头。

    留下了“拉姆同”作干扰,塔克他们脱离了那个场所。

    “春姬,开始咏唱阶位升华!”

    “好,是用九尾吗?给命大人她们全员吗?”

    “二条就可以了,前卫“不冷”和“武神男儿”的等级升华,现在你要是倒下了会影响后面的作战!”

    阿伊莎他们根据莉莉的指示好不容易走到死胡同的广场上。

    她大叫“樱花”和“韦尔夫”二人的名字,不断指示他们疾驰。

    她是唯一拥有深层领域探索经验的人,莉莉和达芙妮根本插不上嘴。

    虽然作指挥官部署有时会有差错,但还是能经常地确认队伍的平衡。现在的状况逼迫她的声音出现了丝微慌乱。

    “前面有简单的无论是前面的强化种,还是除了拉姆同还有其他小怪……都不会让你们无聊的哦!

    “战斗**尽然会说那样的话,我是不是在做梦?”

    “啊啊,想不到吧……不,感到光荣吗?”

    阿伊莎一边交杂着笑的变了形的嘴唇抱怨着,一边拿着大朴刀。

    韦尔夫和樱花笼罩着“位阶升华”的光粒一边说着俏皮话,一边拿着大刀,斧头和盾,站在她左右两边。

    集中前卫的力量,与深层的怪物对立。

    “……这就是“灾难”吗?”

    “卡珊德拉,别犯傻了!”

    在预言少女发呆期间,战争的开幕打响了。

    “————————!!”

    头上被安装的特制项链像共鸣一样发着光,大蛇怪物“拉姆同”颤抖着。

    把这家伙运到这个阶层太麻烦了。”

    长躯蜿蜒的“拉姆同”根据鞭子的指示在地面跳起,我和琉小姐拼命抵抗它的猛攻。

    “无论这家伙能够挖多少孔来进行移动,都是这样的身体,被看到时就会被发现。所以看到冒险者们暴露侧面时就不得不一口吞下他们。”

    “……!”

    “把这家伙从人造迷宫拿出来,最辛苦了!”

    听到他淡然的样子宣告杀人的言语,我握紧拳头振作起来。

    男人朝我瞥了一眼

    “白兔迅足,你和伊刻罗斯的同伙起争执之后,我对人造迷宫失去了信心。都是你的原因,不对,迪克斯那小子失败的时候,我就在想公会的人会进我的住处所以躲了起来。”

    果然如我所想!男人这样破口大叫。

    “拼命隐藏没有遗失的隐匿处,我们已经能保证安全了……从那时起就在进行“计划”!”

    被冲击的余波打飞的我,落地的同时回顾身来,立刻反问道

    “那时?”

    “是啊,昨天和今天,我都一边被莉昂追赶,一边带领着怪物,你应该不清楚吧。总之这个阶层隐藏了二个拉姆同。”

    “……”

    “因为怕暴露给其他的冒险者所以一动不动地在水下。啊啊,对了,搞不好塔克他们会袭击其他的冒险者,因为那些家伙们也拿着鞭子。”

    “……!”

    这边的心发生了动摇,男人继续说着话。

    “然后2天前,终于募集到了派系的联盟去往人造迷宫,正当准备提前计划,其他伙伴蓄势待发的时候……刚好发现了莉昂也在场。”

    就像把心底憎恨的想法显示出来一样,他瞪着琉小姐。

    “为了紧跟着的那个女人,我派出了琼和塔克。(不懂计算机大佬为什么把ジャン翻成琼,我本来想翻成简,算了,我也按这个来翻)我们先走在这个阶层的前头,莉昂必然会来追,在那期间,他们唆使街上的伙伴,想办法让他们驻足。”

    琉小姐一旦从人造迷宫逃出到18层的时候,两人的手下就会挑唆街道反抗她,大概在说这样的事吧。

    那其中的一个人被紧跟着的琉小姐捉到,遭到了寻问,了解后,她急忙去往27层。

    然后她意识到逃出来的那个狼人塔克是灾难……大概是利用了被寻问的那个同伴吧。通知我和波尔斯先生,看见是疾风干的,杀害了倒下来的朋友。

    然后男人的指认流传开来,诱导组成了讨伐“疾风”的队伍。

    仅仅只是臆测而已,就因自己的想象感到恶心。

    但是一定,不会有错的。

    “莉昂,我想使用避开你的诱饵,一起来到27层的家伙们啊!即使街上的伙伴勉勉强强来了,也会被爆炸一起吹飞吧!”

    为了取得街上居民对疾风的警惕心,牺牲了同伴。

    清楚的听到那样对待同伴,琉小姐脸上染上了愠色。

    我对牺牲同伴的手段心有余悸,同时觉得厌恶至极。

    但是……事到如今为何又说出事情的始末了呢?

    是游刃有余的表现?还是为了扰乱我们的心情?

    或者是……拖延时间?

    正当我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的时候,伴随着从头顶落下尾巴的强力一击,地面塌陷了。

    “呜!?”

    把握住距离,大幅度退后。

    调整急促的呼吸,琉小姐也在我身旁落地。

    “果然,久洛好像让这个怪物吸收了魔石,它被强化了。”

    “……!”

    这句话让我有了长期作战的觉悟。

    敌人是那种程度的巨体,瞄准体内的魔石是几乎不可能的,孤注一掷的一击必杀不会有效。

    牺牲极大的精神力释放出魔法,打乱平衡,算的上可用战术吗?

    也没有能力承受,敌人撞向面前墙角吹飞全部的一击……

    还是俩人尽管成为炮台却用“并行蓄力”和“并行咏唱”前进?(这句比较难理解,我解释下,炮台一般是不会动的,设置在要点,但是两人的技能是可以移动发射,所以用尽管,却。原文用的是とも,也是尽管的意思。)

    但是,那个调教师会允许这么明显的作战吗……?

    这是我认为用积累到如今的经验想出来的最好办法了。

    可是,琉小姐接下来的话,说出了惊人的内容。

    “但是,那家伙的命令和怪物的动作,我已经清楚了。”

    调教师没有印上攻击方式——鞭子的变动连锁怪物的动作——对于她宣告全部掌握的话,我惊呆了。

    我已经明白了……只是这么点时间!?

    “破坏那个项链就可以了,虽然从束缚中解放出来后,到处胡闹也很麻烦,不过它会很快精疲力尽的。”

    “哎?啊,好的!但,但是,怎么做才能……”

    “我的魔法被久洛警戒着,所以,得用擅长的武器来命中它。”

    面对在别处慌乱的我,琉小姐手指迅速地抓住木刀。

    “克朗尼先生,你佯攻让我来命中。”

    “我,明白了!”

    “只有一点,让它在地下穿孔会很麻烦。看见它要潜行的样子,请用你的速攻魔方来阻止它。我相信你。”

    在压倒性的怪物面前,屡次征战的上级冒险者这样清晰断言着。

    “和拉姆同有过一次战斗——没有输的道理”

    被公会登记的琉小姐——不,“阿斯托雷亚眷族”的阶层到达记录是41层。她是在深层区域进行过战斗的真正强者。

    观察力和洞察力,提出的方案和建议都会被充分利用来开发出顺利的作战计划,伴随着觉悟她比谁都要决断和实行。

    果然,作为冒险者的“等级”还完全不够成为这个人的对手,我是那么想的。

    “很快就会解决它,抓住仇敌。”

    还未燃烧殆尽,胸口溢满愤恨的怒火,妖精化为疾风之箭。

    “!!”

    同时,我从反方向跑起来。

    怪物炯炯有神的复眼左右散开,蠢蠢欲动地捕捉各自的猎物。

    我为了再次吸引注意加强了攻击,最大限度地利用敏捷进行干扰。

    “哈啊!”

    “小心!?”

    利用那个空隙,琉小姐毅然飞入了敌人的怀抱。

    怪物的长躯因为最大限度地进行反击应该是躲不过去的,可是它放弃了行动,也就是说它理解了语言。

    木刀附加突击的气势吹飞鳞片,表皮变得破破烂烂。简直就像大铁锤敲打进去那样的冲击,光滑地穿过鼓膜发出清脆的声音。

    另一方面,我把左手装备的“白幻”收回鞘里。

    空着的手伸向左脚。

    悄悄确认收在强化脚套上的道具。

    高等回复药有精神力回复药,解毒药,还有珍藏的二支高等二级回复药。

    ——舍不得拿出来。

    我决定开始响起钟声。

    “英雄愿望”

    左手聚集着纯白色的光粒开始并行蓄力,要打到这样的大型级怪物,至少需要三分钟以上的蓄力。

    但是我现在要做的不是消灭它。

    继续,那个人的援护!

    “切,潜行,拉姆同!”

    看见大蛇被琉小姐一个人的波状攻击所折磨的样子,调教师的“鞭子”舞动起来。

    预测要执行的命令。

    我马上伸出左手。

    20秒的蓄力。

    对着打算进入地下敌人的头部,响起炮声。

    “火焰伏特!”

    白色光粒笼罩着的大炎雷在水晶地板和“拉姆同”之间炸开。

    “哦哦哦哦哦哦!?”

    被爆炸吹飞,大蛇怪物疼的满地打滚。

    潜入地下失败,不放过痛苦挣扎产生的空隙,琉小姐开始加速。

    “什!?”

    正面,左斜,横直,再斜面。

    琉小姐突击着,从疾风一击连锁出反击。我和猫人男子目瞪口呆。速度在不断上升,甚至都达到了能看见残影的程度了。

    脱离超高速的一击,一定能从头顶俯视到,疾风的轨迹宛如五芒星那样,怪物被关在其中。

    连击接着再次连击,木刀不断地猛烈击打,怪物的巨体从地下浮现出来。

    没有错——利用上升的速度,威力也上升了!

    “哈啊啊啊啊啊啊!!”

    木刀镶边的那个蓝色闪光是必杀之光。

    琉小姐停止斜斩,怪物巨大的身体被打进墙壁。

    “————————————”

    我睁大眼睛、男人的瞳孔好像又染上了恐惧。

    超大型的怪物……吹飞了?

    怪物在头顶痉挛着,发出苦闷的声音,很快就低下了头。

    大蛇的长躯埋在了崩坏的水晶块中。

    断气了吗,还是昏了过去呢?疾风用技巧操控武器打飞了超大型级怪物,比起喝彩,我更多的是哑然,对获胜完全没有实感。

    那么,站着的猫人男子也会和它一样吧。

    “久洛,接下来只剩你了……已经结束了。”

    摆动的木刀发出鸣响,横贯被包围的寂静广场,琉小姐走到了男人身前。恢复体力的我也紧跟其后——快速地回复高等回复药,走到她旁边。

    同伴也没有,调教的怪物也没了。

    残疾的他不足以和琉小姐的木刀较量。

    就像她所说那样,到此为止了。

    男人颤抖着残余的左手并低下了头。

    然后

    隐藏在刘海之下的眼睛将锐利的目光投向精灵——他微微扬起了嘴角。

    ——————————————————————————

    “前卫,坚持住!还有一只!”

    阿伊莎大喊。

    樱花和韦尔夫绷紧神经,咬紧牙关,挪动倾斜的大盾,成功改变了怪物的突击轨道。被阶位升华笼罩的手脚绝不会脱落,用白刚石打造的盾也维持了耐久,只是二人全身都嘎吱嘎吱作响,从伤口流出血来。这时,伤口立刻沐浴到了治疗师的回复魔法。

    无论怎么拼命放出必杀,都是单纯用“技能”和惊人的气量来维持住墙壁,拉姆同只是困惑地提高了叫声。

    它的嘴巴四周刺满了一开始发射出的箭,嘴巴上侧的左右两边9个,合计18个小孔。以那为中心,刻满了箭、苦无、大朴刀的伤痕。

    “哇姆ー韦鲁”拥有优秀的热感知器官ーー嘴巴上方并排的小孔。它砖入地下还能精确的命中冒险者也是这个原因。从魔石就能看出和别的怪物不同,对“魔法”和“魔剑”的发动也很敏感,长躯也逃进地下了,因此它怎么都不会输。事实上它多次潜入地下,导致魔剑白白损失。发动以及初速度不是“速攻魔法”那样的话,的确很难命中它。

    所以阿伊莎首先瞄准了孔。趁着樱花和韦尔夫拼命拦住敌人攻击,吸引到注意时,和中卫的命他们一起破坏孔。

    在莉莉引导下好不容易来到死胡同,大大小小的水晶块恰当地林立在广场上,成为“水晶之地”。虽然在迷宫穿孔的“拉姆同”可能没有障碍物这样的概念,但利用水晶做的田地能让它的动作迟钝下来。向移速确实下降的怪物,莉莉,命,千草,达芙妮降下射击之雨。

    几次从地下逃脱,想要打开水晶之林,找到广场上一处平地,却还在水晶之中。

    残余的孔ーー还有一个。

    “咕ーーーーー”

    “趁现在,千草殿下。”

    趁樱花他们岔开了怪物的轨迹,箭筒里已经没有箭的命呼喊着千草。

    潜伏在水晶之地的少女搭上弓箭瞄准大蛇。

    刘海遮住的视线下,露出了左眼。

    被武神磨炼过的千草和命一样是全能冒险者。懦弱,和一般冒险者不相称的她,唯一能胜过命的就是武器ーー“弓”。

    “必杀必中ーーーー”

    吟唱武神教过的魔法,崩紧神经,拉开弓弦。

    上级炼造师谨慎打造的箭“黑兔马”,一往无前,精确无比的贯穿了“拉姆同”最后的孔。

    “~~~~~~~~~!?”

    “搞定了!”

    千草扬起喝彩,阿伊莎开始一转攻势。

    击溃“拉姆同”的孔就等于夺走了它的“眼睛”。

    利用人数牵制,然后有效地利用地形,信任着优秀中卫能一直发射精准高效的射击攻击,这就是阿伊莎的策略。

    事到如今,“拉姆同”已经没有办法潜入地下了。一边压制住苦苦挣扎的怪物,一边毫无停滞地完成“并行咏唱”,亚马逊悍妇大幅度后退的同时,在地面插起大朴刀。

    “美丽的海拉啊!”(前一个翻译者是按音读翻译的:赫尔凯欧斯。我尽量想用训读来翻译。)(ヘル:北欧神话冥界女神,カイオス:希腊语,美丽)

    阿伊莎释放出全部魔法。

    包含大量精神力的斩击波化作超大型怪物的断头台,奋勇向前。

    从敌人侧面放出的必杀就那样正好命中红项链。

    头部的魔道具被破坏,大蛇怪物拉姆同临终前不停地叫唤。

    “很好!!”

    “深层的怪物,战胜了……!”

    “这边(前卫)都已经伤痕累累了……终于干掉了吗”

    “樱花!还好吗?”

    “打倒了啊,得到了‘掉落道具’呢!”

    “真的是唯利是图呢,莉莉鲁卡……”

    面对击破了深层稀少种的状举,韦尔夫不由得握紧拳头。

    命也擦了擦满是血的脸庞,微微一笑。

    韦尔夫自不用说,一直作为墙壁站在怪物最前方的樱花是伤的最重的,大盾也破破烂烂了。

    千草拿着回复药跑到他身旁。

    得到“哇姆——韦鲁的利牙”和它的“头角”,加上纯度很高的“魔石”,莉莉非常高兴。

    达芙涅疲惫不堪的说着莉莉。

    阿伊莎不辱使命,疲惫的几乎要闭上双眼了,然后,“这可真是……”悄悄地漏出了轻笑。

    “卡珊德拉大人,我的背包道具都扔了,可以请你为大家治疗吗?……发生什么了吗,呜,十分抱歉……”

    害羞的自己一个人扭扭妮妮地苦恼着,然后春姬鼓起勇气向队伍里唯一的治疗师寻求帮助。

    “……卡珊德拉,大人?”

    那位少女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似的,呆呆地站在那。

    “这就是……‘灾难’?”

    卡珊德拉的视线没有移到因胜利而闹得沸沸扬扬的莉莉他们,而是移向已经变成大量灰末的怪物残骸。

    “就是这样的东西?”

    “预知梦”告知的“灾难”存在。

    卡珊德拉也曾想到过深层的怪物是“预言”的真面目,可是,那样就从根本上推翻了“灾难”。

    威胁不足,

    恐惧不足,

    绝望不足,

    太过简单了。

    这样自称“破灭”,太不相称了。

    “不对……”

    卡珊德拉断言着。

    这样的达不到“预言梦”的“程度”。

    这样就胜过了“预言”的内容,实在是自欺欺人吧。

    卡珊德拉见到的“梦”,更加残酷,更加无法获救,更加灾难连连。

    “这样的,不是‘灾难’……!”

    没错。

    真正的灾难现在才要开始。

    “嘿,嘿嘿……呵,哈哈哈哈哈哈!?”

    失去手臂的肩膀跳动着,从口中不断溢出坏笑声。

    像什么发作似的弯曲起身子,已经破碎了大半个的猫尾在雀跃着。

    见到理应被逼到绝境的男人还这么疯狂,我很无语,琉小姐却睁大了眼睛。

    “已经结束了?错了,才刚刚开始而已啊!!”

    男人喜极而泣。

    “为什么我要选择把这里当做仪式的场所……你想知道吗,莉昂!?”

    “什么……?”

    “迷宫让你们产生错觉了吧!不知道吧,这个层域紧连着‘水都花嫁’!贯穿着‘苍蓝巨瀑’!相当于同一个阶层啊,损伤也都共有!”

    男人的话,如雷贯耳地传达给了我们,琉小姐出现一丝动摇。

    “损伤?共有?迷宫的……错觉?”(一脸懵逼的兔子)

    不顾我残留着一堆疑问,男人继续回响着**的笑声。

    “在27层引发的爆炸和在25层引发的爆炸……都是迷宫同一阶层的伤啊!”

    琉小姐的表情急剧变化着。

    “你释放的魔法,也被我利用了!”

    “难道……”

    “这种程度的‘伤’应该没问题啊,你是这样想的吧?”

    男人嗤笑的瞬间。

    咚!

    广场的天花板剧烈摇晃。

    “你拼命追着的我——才是诱饵啊。”

    啪啦啪啦,稀稀落落地降下水晶碎片。

    简直就像上面的阶层发生爆炸。是为了代替正好在27阶层的我们,多次被牵连进去的。

    25阶层不断升起悲鸣。

    “已经在做了吧……”

    在惊愕着的我的身旁,琉小姐仰视着头顶的震动,强忍着悔恨似的咬住嘴唇。

    “已经在做了!?”

    听到爆炸声,男人却很镇定,无所顾忌的欢呼着。

    那样的琉小姐,竟然在焦躁不安,喃喃低语着什么。

    “——尽情干吧,塔克”

    那个男人呗无情的舍去了。

    哈,哈,哈……!!”(喘气声)

    一边在迷宫内跑着,一边打破同伴的背包,把里面鲜红的红玉哗啦哗啦地洒在道路上。

    狼人男子和他的同伴无视着怪物的追赶,洒落红玉持续跑着。

    “好,好了……点火,开始做了哦!?”

    洒完红玉的男人们跳入隐蔽处,取出魔剑。

    他们颤抖着声音,视线的前方,通道的地板上放置着鲜红红玉的真面目“火炎石”。

    能够从深层领域的“火焰怪兽”获得的掉落道具。无加工的状况下具备更强的爆炸性能和起火性能。

    “发射!”

    怪物们拥挤在25层的通道上,塔克他们拿着魔剑对准红玉打了下去。

    携带着的“火炎石”点燃后熠熠生辉,放出大量火焰。

    然后,他们被卷入大爆炸之中。

    “——————————啊啊!?”

    爆炸之中,塔克他们被追赶着的怪物一口吞入。

    爆炸没有因为这样就停下。

    跑的时候胡乱扔在道路上的几个“火炎石”,就像成为导火线一样爆炸,反复点燃着道路,炸碎了通道。

    燃烧着的怪物们,溶解着的水晶柱,都被破坏性的漩涡冲走了。

    “……!?”

    “发生什么了!?”

    那个冲击也传到了在同一阶层的阿伊莎和韦尔夫。

    “波,波尔斯!?”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轰鸣跨越2个阶层,也传到了27阶层的冒险者们。

    吹散了水晶墙壁,地板爆炸,天花板塌陷,失去秩序的水流泛滥不已。

    持有多层结构的25层,它的一部分好像失去支撑崩塌了下去。

    “地板崩塌了……”

    “快跑,快跑啊!”

    韦尔夫他们为了不被卷入崩溃之中迅速地逃离了那个地方。

    大空洞,“苍蓝巨瀑”怒涛般的涌出大量水晶瓦砾和怪物的死尸,呻吟不断,迷宫的悲鸣不止。

    持续地发生爆炸。

    配合着冲击震动,广场上的水晶上下起伏。摇晃着的光线中,男人在我们前方持续着大笑。

    “你拼命追着我就会不顾周围的情况,我是知道的!所以我才成为诱饵!在破坏了大部分的27层以后,我让塔克他们紧接着破坏25层!”

    沐浴着从天花板降下的水晶之雨,男人欢呼声上涨。

    “利用你拼命追赶我产生的空当,当然会让手下们用火炎石漂亮地工作啊!怎么样啊,陷入这种地步有何感想啊!?”

    这样的状况再加上男人扬起的大笑,我不由得不寒而栗,还没来得及完全理解。

    火炎石?

    破坏25层?

    这些人做了什么啊!?

    “我刚才丢了火炎石,是疏忽大意吗?应该是傻吧?你是这样想的吧,莉昂!?哈哈哈哈哈,上当了吧!”

    一瞬间。

    呆然地仰视头顶的琉小姐突然疾言厉色,飞向男子。

    “久洛啊啊啊啊啊!?”

    抓住衣服的前襟,按住他。

    “自己做了什么,做过什么你知道吗!?”

    握紧绷紧着手好像为了挤走动摇那样颤抖着。

    尽管背后遭受重击男人却还是在镇定地笑着,没有回答她,继续叫喊着。

    “被你打倒的这五年来,我都没想过要做什么吗!?我,一直在调查哦!!要在哪里才行,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叫来那个‘绝望’?”

    “——!”

    “我一直在思考,怎么才能让你那漂亮地脸蛋变得乱七八糟啊!!”

    “——啊啊啊啊啊啊!!”

    紧跟着,失去理智的琉小姐拔出木刀,准备就那样对着男人刺下去。

    我立刻制止了她。

    “琉小姐,不可以!?”

    “放开,快放开我!”

    我用力地缠绕住她的双手。

    男人忍俊不禁地优然起身。

    什么啊,这个。

    为什么啊,都被我们逼到绝境了,应该是绝境了啊!?

    然后

    “——!?”

    好像异常强力的大爆炸停止了,下个瞬间。

    迷宫痛哭着。

    “————”

    不是怪物发出的龟裂声音。

    不是异状的地震引起的。

    也不是抽象的比喻,是真的在哭。

    无法想象的无机高音。

    简直像游走在刀刃上被波动着的银弦,贯彻鼓膜的尖锐声音。

    用女人来比的话,不,扬起的巨响足以匹敌世界本身,是那种声域里的声音。

    纯粹是闪烁着的本能反应,那的确是无法想象的迷宫“痛哭”。

    “啊……啊啊啊……!?”

    压住堵着耳朵,全身僵硬的琉小姐的身体,(我喜欢这种体位,站着后入)她渐渐不再反抗。

    “一起,那个时候……那样,又会……呜呜呜……阿丽泽……”

    “琉小姐?琉小姐!?”

    慌张地支撑着崩溃的纤细身体。

    本来就白皙的脸庞像染上了一层雪霜,琉小姐在追悔着什么呢。

    不知道。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琉小姐。

    就像被挖到心伤处,这个人的眼神是这么的空虚!

    “逃……快逃啊!?”

    “……??”

    琉小姐刚抬起白皙的脸庞,就好像要哭出来似的呼喊。

    额头贴着额头的距离,她抓住我的衣服。

    “快点从这!?就算只有你一个人——快逃!!”

    此刻,我理解了。

    在这个阶层一开始遇见的时候。

    琉小姐多次痛苦悲伤的向我诉讼“离开”。(第三章)

    从现在开始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已经晚了!”

    振奋起来的男人咆哮着。

    就像伸出了断着的那只手一样,抬头仰望。

    “不论是我,还是你,都已经在‘绝望’之中了!”

    接连不断地大笑——男人自己也浮现出了苍白的笑容。

    “那么,它来了!”

    就像投进了一生一次用命作赌注的豪赌。

    “看见那个身影了吧!”

    男人扬起欢快的悲鸣。

    “再一次——在我们身前!!”

    ————————————————————————————

    “————————”

    悲剧的预言者在那个时候,无力地跪在了地上。

    “卡珊德拉!?”

    “卡珊德拉大人!”

    听不到达芙涅的声音,看不见向她走来春姬们的身影。

    头顶疾驰闪光,少女知道,“那个时间”来临了。

    “啊……啊——”

    那个迷宫的哭声是在“叹息”。

    不逊色于同一时间点的妖精,苍白的脸庞,双手抱着头,冰冷的嘴唇上宣言着。

    “‘灾难’……来了”

    ————————————————————————————

    满满地。

    在27层的大空洞,发生了裂痕。

    裂痕十分宽广,长,深。

    就好像与瀑布相对着,向上延伸。

    从裂痕最初飞出来的是液体。

    高温蒸发出热气,淤泥污染着翠绿色的河流就像血液里冒出的紫色的血清。

    宛如自己打开了洞穴的样子,飞散着水晶碎片并继续扩大裂缝。

    没过多久。

    那里面闪烁着通红的目光。

    开始演奏“绝望”的悲鸣。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