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外传 剑姬神圣谭10 一章 前表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外传 剑姬神圣谭10 一章 前表

    「『钥匙』仍未发现,是吗……」

    一句喃喃自语飘了下来。

    这声音本来很小,却清晰地在宽广的执务室中回响。

    【洛基眷族】根据地,『黄昏之馆』。

    放在房间角落的大钟的指针揭示了此时是傍晚。仿佛是在宣告就快到夜晚了一样,窗外泛着一片浅浅的茜色天空。

    芬恩的喃喃自语滚落到执务室桌子上,当时正好在场的里维莉亚、加雷斯和洛基用奇妙的表情接住了这话语。

    芬恩所说的『钥匙』是一个魔道具。

    是能打开『人造迷宫』的『大门』的宝玉,『代达罗斯之眼』。

    【洛基眷族】正在全员出动,寻找这个『钥匙』的下落。

    「虽然让缇欧娜她们在找,但没有什么收获。」

    「通往都市外侧以及地下城的人造迷宫出入口正在逐步发现、堵上……但果然不出所料,敌人摆出『固守城池』阵势。既然敌人干部(瓦蕾塔)都被讨伐了,那他们直到时机成熟前都不会出击了吧。」

    暗派阀的残党与支撑『堕落精灵』的怪人们这些地下势力。

    他们以『毁灭迷宫都市』作为最终目的正潜伏在人造迷宫里。

    打算利用『精灵分身』的他们说的既不是戏言也不是妄言。这是正在逼近欧拉丽的危机。

    就算为了打碎敌人的野心,也要攻略掉难攻不落的人造迷宫——从而使得最硬金属『大门』的『钥匙』必不可少。

    「咱倒是也有咱的门路……那个色胚女神,无论说什么都一直装傻。一点情报也不交出来。」

    坐在办公桌的一角,洛基恨恨地说道。

    与暗派阀残党有联系的【伊丝塔眷族】,被【芙蕾雅眷族】消灭还是前不久的事情。而且根据伯特抓到的原团员(蕾娜·塔丽)的情报来看,很明显已经被送还的主神伊丝塔拿着『钥匙』。

    洛基认定芙蕾雅正是字面意思上握有『钥匙』的神物。

    「……没时间了。」

    在谈话中断,经过了一阵沉默以后。

    芬恩沉重地开了口。

    「虽然说是内讧也很奇怪……但如果正如洛基所说【芙蕾雅眷族】持有『钥匙』的话……就只得准备行事了。」

    这句话令里维莉亚和加雷斯的表情险恶起来。

    这是采取稍微强行一点的交涉,若交易失败那么也不惜采取强硬手段——『抗争』这一团长的意志。当然,被比作都市双雄的两【眷族】若是起了冲突,将会给欧拉丽造成很大的损失吧。主神那微不足道的心血来潮和想法使得相互之间很难去干涉,称为神之派阀的共同体的缺点在此显现出来。

    在办公桌上支起两肘的芬恩眯细了像湖面一般的碧眼,正要开口下达命令。

    就在此时,

    「团长!我要进来了!」

    劳尔连门都没敲就走了进来。

    他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在感受到集中到自己身上的视线和房间里紧张的气氛后又「呜」地畏缩起来,摆出一副搞砸了的表情。

    「发生什么了,劳尔?」

    「呃,那个……因为您说无论传来什么情报都要报告所以……!跟人造迷宫,或许完全没有关系就是了……」

    无妨,说吧,芬恩用视线催促他。

    踌躇着的劳尔,先是瞥了一眼窗外延伸出去的街道,然后说:

    「刚刚,都市西侧发生了一场骚动——」

    「人形,怪物……?」

    听到这个情报,艾丝不禁反问。

    「对对。说是昨天,在西侧区划那边出现了。」

    走在一旁的缇欧娜张开双手,夸张地说道。

    在她旁边的缇欧涅厌烦地皱起了眉。

    清晨,阳光从并排的窗户照了进来。

    结束了日常的空挥,艾丝在会馆狭窄的走廊里行走时碰巧遇见了亚马逊姐妹,她们向艾丝说明起甚至传到了【洛基眷族】这里的昨天的骚动。

    「不是大型级,什么的……?」

    「似乎不是。好像下级冒险者看见了,貌似是『半人鸟』或者『歌鸟』。跟之前的怪物祭大概无关吧。」

    大型级——言外之意是询问是否为『食人花怪物』,缇欧涅摇了摇头。艾丝他们去镇压的怪物祭事件自不用说,和以人造迷宫为起点,潜伏在都市地下水路的怪物也没有关系。

    听到两人说出来的情报,艾丝歪了下脑袋。

    若不是错看成了的『狗头人』之类兽面人身的怪物,那能称为『人形』的怪物从19层才会出现。很难想象怪物能够独自穿越好几重层域,不被冒险者们发现而到达地面上来。

    说到底这地面上——被巨大墙壁和摩天楼设施(巴别塔)保护着的欧拉丽这里——要是出现怪物就变成大事了。除了作为特殊活动的怪物祭,规则上禁止从地下城将怪物带出来。要是破了这个规矩就会被公会罚款,不用说当然会罚得很重。

    「好像昨天闹得相当厉害哦~现在公会职员貌似也在确认各种事项。」

    据说,那个『人形怪物』出现的场所,是在挤满了普通人的街道正中央。如果是这样,那确实是件大事。

    和平的街角情况突变,难怪会陷入混乱了。

    「……芬恩他,知道吗?」

    「是的。他说希望有空的人能暗中收集一下情报。团长好像也有些考量。」

    缇欧涅证实了艾丝的确认。连【眷族】下位团员之间都一直在谈论这件事,芬恩也从中感觉到了什么吧。

    (人形怪物……如果说是『半人鸟』或者『歌鸟』的话,大概,是有翼种……)

    害怕着现在也不知藏在何处的怪物的普通人。

    刚想到那种情景心里就受不了了。轻轻抬起头,盯着天花板的艾丝作为身在都市里的一名冒险者,将其记在心里。

    「如果,发现了怪物的话?」

    「最好活捉,芬恩是这么说的。」

    代替双手背在脑后的缇欧娜,缇欧涅回答道:

    「还说如果出现伤亡——就直接处理掉。」

    金色长发摇曳着,艾丝碰了碰腰间的细剑。

    「明白了。」

    艾丝在那个时候。

    什么也没考虑,仅仅是点了点头。

    「和伯特·罗加约会,和伯特·罗加约会!哎,不挽个胳膊吗?」

    在他旁边,褐色的少女绽放出满脸笑容。

    伯特代替挽起胳膊,无言地冲蕾娜·塔丽的鬓角来了一记肘击。这行为已经成习惯了。

    「呜咕啊—!?星星—!?代替伯特·罗加出现的是漫天的星星—!?」

    「姑且问你一句,为什么在这。」

    「那肯定是因为我一直监视着【洛基眷族】的根据地嘛!星星—!?」

    「去死。」

    亚马逊少女实在是痛得太厉害而按住侧头部,痛苦地挣扎着。完全不顾内衣被看了个精光,骨碌骨碌地满地打滚。路过的亚人投来了嫌她碍事的视线。

    一眼也不看发出莫名其妙的怪声的蕾娜,伯特匆忙地走着。

    「她还真亲近你啊……」

    「快住口。说什么蠢话。」

    相反的那侧,旁边的猫人安娜斯蒂用无语的视线看了过来。

    伯特自暴自弃地回答她。

    虽然同为兽人,但这在【洛基眷族】里也是非常少有的组合。

    「啊~!?快分开快分开~!」

    蕾娜突然起身,插入两人之间用双手令两人远离。

    「真是的~!【洛基眷族】里可爱又漂亮的人太多了~!伯特·罗加会被诱惑走的!小蕾娜坐立不安~!」

    「你傻吗。」

    「我唯独跟这家伙是不可能的放心吧。」

    两人无视了蕾娜,大咧咧地向前走去。

    孤零零地留在原地的蕾娜突然反应过来,慌忙追上两人。

    「怪物出现的位置,是这条路吗?」

    「没错。好像就是这。」

    两人走到的地点是在都市西北部。跟主街道不同,这是一条狭窄的街道。

    伯特与安娜斯蒂遵从加雷斯的指示,追寻『人形怪物』的去向。选择这两个人的理由非常单纯明快,去追踪『味道』,只有这个原因。

    目击到怪物的时间是昨天傍晚。

    虽然『公会』已经调查完毕,但还可能有其他留下的线索。

    「真是的,那个怪物到底是什么啊。反正跟『钥匙』没关系吧。」

    「还不清楚吧,那种事情。现在无论什么情报都要收集,不对吗?」

    「哈!单纯是因为没有其他事情可做了才对吧。」

    (……怎么回事,这种虽然互相讨厌却相处了很久,互相知根知底的伙伴才有的交谈……!难道这猫人真的是我的偷腥猫(对手)……!?怎么会这样—!)

    毫不掩饰因现状没有进展而产生的焦躁,咒骂起来的伯特,还有责备他的安娜斯蒂,蕾娜对两人产生了不得了的误会,被猛烈的焦躁所支配。

    边用单手应付着更加拼命地试图贴上来的蕾娜,伯特在一条小路前停下了脚步。

    「『人形怪物』就是在这里没了消息。据说是居民们投来石头,在它抵抗的时候,一个妖精女孩把怪物给带走了。」

    「是个妖精小鬼?」

    「好像本来是用斗篷藏起了身体。打算袭击小孩子的时候展开了翅膀。」

    「真可疑……」

    听完麻利地去打探消息回来的安娜斯蒂的说明,伯特皱起了眉头。

    两人吸了吸鼻子,马上就发现了并非人类,而是『异形』才有的余香。

    即使是『公会』的人和其他冒险者没注意到的味道,经过反复升华强化了五感的两名兽人也感觉得到。

    伯特他们从街道走进了昏暗的小巷。

    「切……用了消臭的香囊(道具)。」

    「似乎是啊……」

    「诶,怎么回事?怪物又不可能使用道具……刚才那番话也是,果然是有谁在藏匿怪物?」

    「我怎么知道。」

    边回答着从背后突然露出脸面露惊讶的蕾娜,伯特一边已经是靠感觉在行动了。

    同时根据安娜斯蒂打听来的情报和推测,移动到了都市第七区划。

    「……啊啊?这彻底毁掉的教会是什么鬼?」

    他们路过的,是化为瓦砾之山的建筑物遗迹。

    简直是像被『魔法』打中了一般倒塌下来。

    从崩塌的石材结构上,好不容易才认出来这曾经是个荒废的教会。

    「……说起来,我听过一个传闻,说是哪个【眷族】把破旧的教会当做了根据地哦?」

    「是哪里的【眷族】?」

    「嗯~……就算是动用小蕾娜灰色的脑细胞也回忆不起来了……!」

    「去死吧。」

    一边粗暴地骂着抱起胳膊呻吟的蕾娜,伯特一边环顾起瓦砾之山。

    在他脚下,滚落着一个坏掉的女神像。

    「【伊刻罗斯眷族】?」

    蕾菲亚回问这个派阀的名字。

    地面上出现『人形怪物』这消息流传开来后第三天的白天。蕾菲亚正站在都市北部区划的小巷中。

    在她斜前方,是小麦色肌肤的犬人少女。

    「啊啊。最近弄明白了,那个【眷族】味道不对。」

    【赫尔墨斯眷族】的盗贼,露露涅·路易靠在墙上点了点头。

    清晨,露露涅似乎拜访了蕾菲亚她们的根据地。她交给门卫一张写着『有想要分享的情报』的信,拜托门卫向蕾菲亚转达,让她来信上写下的场所——顺带一提之所以指名蕾菲亚,似乎是因为跟以野蛮人(伯特)为首的第一级冒险者比起来,她觉得蕾菲亚更能和平解决问题——。

    紧挨着昏暗的小巷的就是明亮又热闹的街道和人潮。

    说到为什么不选酒馆之类,而是这种小巷当做密会场所,似乎是因为她颇为忙碌。蕾菲亚为了找到指定的小巷费了好一番功夫,而露露涅也是迟到了很久才来。脸上一副疲惫至极的表情,还在不停地道歉。

    「港湾小镇(梅连)偷渡那件事里,和暗派阀残党的筹款扯上关系的,就是那些家伙。」

    「!」

    「偷渡的主要是怪物……与好事的王公贵族做交易,把它们高价卖了出去。证据也有。」

    蕾菲亚被听到的内容惊得哑口无言,摊开递过来的羊皮纸卷,浏览起详细的情报来。

    【伊刻罗斯眷族】。二十多年前就在欧拉丽开始活动的探索系派阀。

    以进出『深层』为契机,楼层攻略的记录就此断绝,不止如此,似乎连【眷族】自身的所在地都藏了起来。在冒险者间也少有提及,少到连蕾菲亚听到【伊刻罗斯眷族】也一点印象都没有。

    尽管派阀等级为B级这种显然属于上位的派阀,也是如此。

    「……!『【伊刻罗斯眷族】在以前,曾被管理机关(公会)怀疑是否为暗派阀同党』……!」

    蕾菲亚大睁着眼睛,将记在上面的文字读了出来。

    【洛基眷族】与【迪欧尼索斯眷族】,还有【赫尔墨斯眷族】组成共同战线在追逐的,怪人们『地下势力』以及『暗派阀残党』。【伊刻罗斯眷族】与这股敌对势力是一伙的可能性很高。

    紧盯着浮现在搜查线上的【眷族】之名的蕾菲亚,此时看向上方。

    在地下城里捕捉怪物,偷渡到都市外侧,卖掉。

    光是这点就无法摆脱惊愕与厌恶,但现在令她在意的,是与这个情报一致的现状。

    「难道说,『人形怪物』在街道上出没这件事,也是这个【伊刻罗斯眷族】……」

    是偷渡的时候,跑出来的怪物出现在街上了吗?

    蕾菲亚联系起正惹得欧拉丽躁动不安的目击情报,然而,

    「啊啊,跟那个没有关系。」

    「诶?」

    「虽然也不是没有关系,但不是那帮人干的。所以不用担心。」

    「但、但是……『人形怪物』再次出现的可能性也……」

    「那个也不可能。」

    然而,露露涅极其肯定地回答道。

    不禁翻起白眼的蕾菲亚感到了一股违和感。

    简直像是对于出现在街道上的『人形怪物』,露露涅她,【赫尔墨斯眷族】已经掌握了实情一般。

    「总之,我们会全力追查【伊刻罗斯眷族】。如果你发现了那个【眷族】的人……或者是神伊刻罗斯,请务必告诉我。」

    露露涅用疲劳至极的表情说道,甚至没注意蕾菲亚的神情。

    蕾菲亚暧昧地点了点头后,犬人盗贼仿佛自言自语一般说了起来。

    「其实这种重要的事情,应该不是由我而是由赫尔墨斯大人直接告诉洛基大人的……但现在的赫尔墨斯大人,根本没有余力啊。」

    「赫尔墨斯大人,他吗?那种姿态,有点想象不出来……」

    「表面上还是一如既往地露出可疑的笑容就是了……那种,绝对是在着急什么。就连那个阿斯菲都老老实实地听他指示了。」

    虽然没见过几次面,但在蕾菲亚记忆里的赫尔墨斯一直是飘逸文雅的男神。

    她坦白道自己难以置信后,露露涅耸了耸肩。

    「……我说,有关『代达罗斯街』的『收获』,果然是不能说吗?」

    「那有点……其实是洛基不让说……说是直到搞清楚赫尔墨斯大人隐藏的事情为止。」

    面对静静问道的露露涅,蕾菲亚含糊其辞。

    有关调查迷宫街(代达罗斯街)后找到的敌对势力住处——『人造迷宫』的情报,【洛基眷族】并未和【赫尔墨斯眷族】分享。之所以如此也是因为擅自四处行动的赫尔墨斯没有摊出自己的手牌。

    洛基似乎是打算将『人造迷宫』的情报作为与赫尔墨斯交涉时用的材料。这是众神所说的『各取所需』。

    同时,似乎也有这样的考量。

    想从与『公会』有联系的赫尔墨斯那里,听取老神(乌拉诺斯)的神意。

    「没事,不要紧。我觉得洛基大人说的一点没错。」

    对着吞吞吐吐的蕾菲亚,露露涅抬起手心,委婉地阻止了她。

    实际上,是这边不合情理。

    大概是理解了己方(赫尔墨斯眷族)标榜中立的立场,露露涅没有再谈到人造迷宫的话题。

    仅仅是想让对方理解己方的『束缚』一般,她继续说道。

    「虽然我也明白,既然都组成了同盟,那就不要玩什么『策略』共享情报多好……但这边也被牵扯进『棘手的案件』里了啊。」

    那个『棘手的案件』似乎非常难以处理,露露涅粗鲁地咯吱咯吱挠起头发来。很难得地展现出被称作『心急』的感情。

    这听起来也像是牢骚,它就是令露露涅疲惫不堪的原因吧。

    「我们现在,无法说明我们怀有的事情。那么你们那边也会猜疑我们,不给我们情报,这也没有办法。不对,也不是没有办法……但还是无可奈何。」

    其实是很想说的。想说完一身轻松。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说。

    露露涅就是这样的态度。

    在蕾菲亚心中,刚才怀有的违和感变得更大了。

    意识到互相正在拖后腿,但即使如此也不能说的『什么东西』……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总之,跟洛基大人她们说一下【伊刻罗斯眷族】相关的事情。……搞得暧昧不明的,真抱歉啊。」

    「不,没事……那个,请你不要勉强哦?」

    苦笑着应对蕾菲亚的话语同时挥了挥手,露露涅离开了墙壁。

    然后向着与街道相反的方向走去,在昏暗的小巷深处消去了身影。

    蕾菲亚也转身背对她,向着阳光照耀的街道处走去。

    石制的墙壁,还有天花板。

    光源只有一盏魔石灯。那个房间里没有窗户,看得出是在地下。

    室内飘荡着凉爽的空气,甚至让人觉得有些寒冷。

    塞满墙边的架子是木制的,上面保管着大量葡萄酒瓶。

    「……」

    小小的圆桌上放着一只玻璃杯,迪欧尼索斯亲自将葡萄酒倒了进去。

    这里是【迪欧尼索斯眷族】根据地的地下室。

    无论是他人还是自己都承认『对葡萄酒很挑剔』的男神设立的,自豪的贮藏专用库(葡萄酒窖)。

    这里除了酒瓶以外还有酒樽。这漂亮的构造,还有品种数不胜数的贮藏数量,如果洛基在场的话大概会将其形容成一座宝山吧。实际上,迪欧尼索斯也不允许眷族们进入这间贮藏专用库(葡萄酒窖)。除了一个人以外。

    发出咕咚咕咚的声音注入酒杯的葡萄酒,在他坐在椅子上的同时被一口气仰头喝掉。

    红葡萄酒那浓郁的香气还没来得及在舌尖上滚动、细细品尝,而是一口气喝光,这样子看着甚至像是在喝闷酒。

    「……迪欧尼索斯大人,是否喝得过多了。」

    守在旁边伫立不动的妖精,菲尔维斯开口劝告。

    主神无视她的话语,再次向变空的酒杯里注入葡萄酒。

    「不喝的话可干不下去……没错吧?」

    他低着头落下这句话。

    菲尔维斯闭上嘴,什么也没回答。

    迪欧尼索斯拿起玻璃杯,遮住天花板上设置的魔石灯的光芒。

    「状况一直停滞不见好转。刚发现线索又被它跑掉,没有任何进展。将洛基他们耍得团团转,结果还是这幅德行……」

    「……」

    「我才是小丑。我才是,愚昧之人。……但是,即使如此也只能前进。」

    仿佛说给自己听一样,他罗列着独白。

    紧盯着玻璃杯反射出来的,自己的玻璃色眼瞳,男神喃喃自语。

    「没错,我是迪欧尼索斯……即使丢人现眼,也必须协助洛基她们,报仇雪恨……报我的孩子们的仇。」

    那是决不会让洛基她们看到的,迪欧尼索斯的姿态。

    不用说【眷族】,这是只有菲尔维斯才看得到的神之一面。

    妖精侍从仿佛看见不该看的东西一样,轻轻垂下眼帘。

    「……走吧。洛基在叫我们。」

    喝光了剩下的葡萄酒,站起身来的迪欧尼索斯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模样。

    泰然自若的甜美面容(假面)。还有蕴藏着强烈决意的神之瞳。

    从妖精侍从手里接过上衣,男神离开了地下室。

    「赫尔墨斯的孩子跟我的孩子接触了。留下了一句话,说【伊刻罗斯眷族】味道不对。」

    「伊刻罗斯吗……又冒出来一个麻烦的名字啊。」

    『黄昏之馆』的庭院。

    种下的几颗草木与漂亮的花朵正沐浴着午后的阳光。

    将迪欧尼索斯和菲尔维斯叫来的洛基立刻就将今天蕾菲亚获得的情报传达出来。她隔着准备好的桌子,不雅地将椅背弄得吱嘎作响。

    「如果我的记忆没有错,伊刻罗斯那里……」

    「啊啊,被怀疑与暗派阀有关联。伊刻罗斯是典型的渴求娱乐的神……如果能消解无聊,那柱神就会『趁机胡闹』吧。」

    洛基的斜后方是蕾菲亚,迪欧尼索斯身边是菲尔维斯。

    在双方的眷族目光相对微笑起来,互相打招呼时,两位神也在讨论。

    「根据地似乎在很久之前就是一个空壳。将住处移到了别处是毫无疑问了。」

    「也是啊。」

    「……说白了啊,伊刻罗斯藏身的地方就是『代达罗斯街』……十有八九是『人造迷宫』吧。」

    「……」

    「伊刻罗斯他们持有『钥匙』的可能性很高。然后,如果将人造迷宫的情报交给赫尔墨斯的话,毕竟是那个毫无遗漏的优雅男人,可能立即就能找到住处。」

    「我是,反对的。」

    针对洛基的『假设』,迪欧尼索斯明确地答道。

    同时用坚定的玻璃色双眸盯了回去。

    洛基稍微睁开自己的一只眼睛。

    「咱觉得咱们已经过了能选择方法的阶段了呀……有价值的线索也是有限的。」

    「之前我应该说过了,洛基。赫尔墨斯是乌拉诺斯的走狗,只要那位老神还在他的背后,我就不会相信他。只要他不说出真心话,我就不打算坐下来与他交涉。」

    迪欧尼索斯的意志很坚定。在与洛基接触之前,他就对『公会』——身为迷宫都市创设神的乌拉诺斯起了疑心。

    乌拉诺斯肯定隐藏着『什么』,洛基也如此认为。

    但即使除去这一点……洛基也不认为那位老神会跟『迷宫都市崩坏计划』扯上关系。直接前往公会本部,进行问答的时候,直觉是这样告诉她的。

    她察觉到在身后听着谈话的蕾菲亚那急死人的心情,洛基更进一步,踏入眼前男神的内心。

    「你,是不是变得太顽固嘞?」

    「……」

    「为啥这么敌视乌拉诺斯?有点不自然诶。是有啥缘由吗?」

    洛基试探着问道。

    无法插嘴两神问答的眷族(菲尔维斯)担心地看着,迪欧尼索斯开了口。

    「那么,是从何时起呢……我开始看不惯那位老神。」

    像是要探寻记忆一般,他稍微抬起目光。

    将视线朝向被高耸的墙壁所围住的会馆上的天空。

    「我记得,在天界时就这样了……至于为什么,已经想不起来了……那是什么事来着。」

    没有谎言,也没有真相,只是从口中落下的单纯的疑问。

    男神将视线朝向远方,沉浸在追忆之中。

    临近黄昏的阳光开始慢慢染上茜色。

    洛基静静地凝视着对面迪欧尼索斯的神情。

    他们大部分人还没有注意到。

    出现在都市的那个『人形怪物』,正是【洛基眷族】等待已久的『契机』。正是宣告时间无情地流过,迎来终结,令局面泛起波纹的『一手』。

    没有注意到情况开始变动。

    小人族勇者感觉到大拇指轻微地疼了起来。

    小丑女神想要把这场骚动当成线索。

    金发金眼的少女,重新确认了讨伐怪物的意志。

    然后,从『人形怪物』出现的报告那天算起经过了五个夜晚。

    『那一天』来临了。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