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一卷 啊啊,没用的女神大人 第四章 解决这场不像话的战斗!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一卷 啊啊,没用的女神大人 第四章 解决这场不像话的战斗!

    1

    我连忙赶到正门前。

    以装备轻便的我为首,阿克娅和惠惠也已经抵达门前,只剩下重装备的达克妮丝还没到而已。

    「喔,果然没错。那个家伙又来了。」

    我们抵达正门前时,已经有许多冒险者聚集在那里了。

    而那个家伙就在众多新手冒险者们远远观望的正门前。

    没错,就是那个魔王军干部,无头骑士。

    发现先来的冒险者们脸色都很难看,我原本还有点好奇,然而看见无头骑士身后的状况,我就理解到是怎么回事了。

    今天和上一次不同,他带了一大票怪物来。

    是一群穿着已经锈蚀的破烂铠甲的骑士。

    铠甲和头盔的裂缝当中隐约可见的是,要是仔细盯着看大概会有好一阵子吃不下饭,甚至可能会造成心灵创伤的腐烂肉体。

    一眼就看得出来,那些铠甲骑士都是不死者。

    无头骑士一看见我和惠惠,劈头就是大吼。

    「为什么没来城堡,你们简直不是人——————!」

    我走上前护住惠惠,然后询问无头骑士。

    「这个嘛……你问我们为什么没去城堡,可是为什么我们非去不可?还有,『不是人』又是从何说起来着?我们都已经没去施放爆裂魔法了,你干嘛那么生气啊。」

    听我这么说,愤怒的无头骑士忍不住将他抱在左手上的东西准备往地上一砸……这才想起那是自己的头,便连忙抱回侧腹的位置说:

    「已经没来施放爆裂魔法了?你说已经没来了?睁眼说什么瞎话啊你!那个脑袋有问题的红魔族少女,在那之后还是每天都来从没间断过啊!」

    「咦?」

    听他这么说,我看向身旁的惠惠。

    惠惠迅速别开视线。

    「…………你有去是吧。我明明叫你别去了,后来你还是一直有去是吧。」

    「痛痛痛痛痛痛痛、会痛、会痛啦!不是啦,和真你听我解释!不久之前,光是在空无一物的荒野施展一下魔法我就可以满足了……可是,自从知道了以魔法攻击城堡的魅力之后,我的身体就变得只愿意接受又大又硬的东西……!」

    「不要忸忸怩怩地说这种台词好吗!再说,你施放了魔法之后就会动弹不得了不是吗!这就表示有共犯跟你一起去对吧!到底是和谁…………」

    我拧着惠惠的脸颊这么说,这次轮到阿克娅迅速别开视线了。

    …………

    「是你对吧————————!」

    「哇啊啊啊啊啊啊——!因为因为,那个无头骑士害我们无法正常接任务,我一直很想泄愤嘛!我之所以得每天挨店长的骂,都是他害的!」

    在打工的地方挨骂是因为你自己工作不认真吧。

    正当我一把从后领抓住企图落跑的阿克娅时,无头骑士继续说了下去:

    「我之所以如此怒上心头也不是只为了爆裂魔法这件事!你们难道没有想要拯救同伴的念头吗?别看我这样,在为了不当的理由遭到处刑,因怨念而化为如此的怪物之前,我也自认是个堂堂正正的骑士。在我看来,为了保护同伴而受到诅咒的那位十字骑士,可以说是骑士的典范,然而你们居然对她见死不救…………!」

    无头骑士说到这里的时候。

    穿好一身喀嚓作响的沉重铠甲、姗姗来迟的达克妮丝,悄悄站到我身边来。

    无头骑士,和听他赞扬自己为骑士的典范而害羞地红着脸的达克妮丝对上了眼。

    「……哈、哈啰……」

    达克妮丝显得有点歉疚,畏畏缩缩地向无头骑士举起一只手,打了招呼……

    「………………这、这是怎样————————————?」

    看见她的动作,无头骑士吓得放声怪叫。

    因为有头盔挡住,看不见他的表情,不过大概是一脸「为何?」的模样吧。

    「什么什么?对达克妮丝下了诅咒之后已经过了一个星期,她却还是活蹦乱跳的,让他大吃一惊了吗?这个无头骑士还以为我们肯定会为了解除诅咒到城堡去,一直在等我们吗?就连他回去之后,诅咒就被我三两下解除掉了也不知道吗?噗哧哧!也太好笑了吧!真是超——好笑的!」

    阿克娅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指着无头骑士咯咯笑个不停。

    无头骑士的表情还是一样看不清,但见他的肩膀抖个不停,肯定是相当愤怒吧。

    不过,既然阿克娅都解除了诅咒,又知道肯定是设了陷阱,我们当然没有理由刻意跑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

    「……喂,你这个家伙。要是我认真起来的话,能力足以砍杀这个城镇的所有冒险者,再杀光镇上的居民。不要以为我会一直放过你们喔!我的不死之身,从不知疲惫为何物,凭你们这些菜鸟冒险者根本伤不了我!」

    阿克娅的挑衅终究是让对方的忍耐到了极限,无头骑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但是,在无头骑士有所行动之前,阿克娅已经伸出右手大喊:

    「该说没有理由放过你的人是我才对!这次我可不会让你逃走了。明明是个不死者却这么引人注目,实在太嚣张了!消失不见吧,『Turn Undead』!」

    阿克娅伸出的手上,发出一阵白光。

    但是,即使看见阿克娅施展了魔法,无头骑士却一副像是中了那种东西也不怕似的,丝毫没有要闪躲的样子。

    不愧是魔王军的干部,看来他相当有自信。

    以阿克娅为中心所发出的柔和光芒,已经逼近到无头骑士的身体上……!

    「你以为魔王军的干部会在没有做好对付祭司的准备的状况下就上战场吗?太可惜了。以我为首,本大爷所率领的这群不死骑士军团,都得到了魔王陛下的庇佑,对于神圣魔法可是有相当高强的抗性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无头骑士承受了魔法之后,碰到光的部分冒出黑烟。

    原本自信满满的无头骑士,身体到处都冒着黑烟,眼看他浑身颤抖着,站都快站不稳,却还是硬撑住了。

    阿克娅见状大叫:

    「呐、呐,和真!好奇怪,对他没用耶!」

    不,在我看来相当管用啊,他都「呀啊——」地叫成那样了……

    无头骑士踉跄着脚步说:

    「哼、哼哼哼……别人在说明要听到最后啊。我是贝尔迪亚,魔王军的干部之一,无头骑士贝尔迪亚!有魔王陛下特别加持过的这身铠甲,再加上我的力量,一般祭司的『Turn undead』对我完全没用!……应该要完全没用才对…………呐、呐,我问你,你现在等级是多少?你真的是新人吗?这个城镇是新人聚集的地方没错吧?」

    说着,无头骑士将手上看着阿克娅的头颅往一旁倾斜。

    这算是做了一个歪头的动作吧。

    「……也罢。我之所以会来这里,原本是因为我们的占卜师嚷嚷着说有一道强烈的光芒在这个城镇附近坠落,我才会过来调查……但我开始觉得麻烦了,干脆将这个城镇连根铲平算了……」

    说话开始跟胖●一样不讲理的贝尔迪亚,左手抱着自己的头,然后高举起空着的右手。

    「哼,对付你们不需要我特地出手……上吧,弟兄们!让这些瞧不起我的家伙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地狱!」

    「啊!那个家伙肯定是因为阿克娅的魔法出乎意料地起了作用而吓到了!他打算叫部下攻击我们,自己一个逃到安全的地方去!」

    「才才才、才不是!我一开始决定好的战术就是这样!魔王军的干部怎么可能是会独自落跑的软脚虾!哪有头目一开始就上场的,当然是要先解决小兵才能站到头目面前,这可是自古以来的传统和……」

    「『Sacred Turn Undead』——!」

    「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贝尔迪亚的话才说到一半,就因为阿克娅施展的魔法而放声惨叫。

    贝尔迪亚脚边浮现出一个白色的魔法阵,魔法阵当中冒出一道直通天际的光柱。

    贝尔迪亚的铠甲上到处冒出黑烟,接着他像是想要扑灭身上的着火般倒在地上打滚。

    阿克娅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说:

    「怎、怎么办啊和真!果然还是很奇怪!我的魔法对那个家伙一点也不管用!」

    他都「噫啊——」地惨叫成那个样子了,我觉得相当管用啊。

    不,原本的「Turn Undead」应该可以一举消灭不死者才对。

    然而…………

    「混、混帐……!别人在讲台词的时候就该让他说到最后!够了!喂,弟兄们……!」

    尽管全身上下到处冒着黑烟,贝尔迪亚还是缓缓站了起来,举起右手……

    「将这个镇上的人们……统统杀光!」

    然后将右手向下一挥!

    2

    不死骑士。

    那是比僵尸再高上一个阶级的怪物。

    尽管是破烂的铠甲,但装备着防具的他们,对于新手冒险者而言已经足以构成威胁了。

    「喔哇——!祭司!快叫祭司过来——!」

    「谁快去艾莉丝教的教会要圣水,有多少就要多少来————!」

    在冒险者们急切的呼喊声四起之中,不死骑士们攻进城镇当中来了。

    冒险者们也试图准备迎战他们。

    同时,像是在嘲笑他们似的,贝尔迪亚放声大笑……!

    「哼哈哈哈哈,来吧,让我听听你们绝望的…………惨……叫……?」

    ……在他的大笑声中。

    「哇、哇啊啊啊啊——!为什么只找我一个?我、我明明是女神耶!我是神明,所以平常做的应该都是善事才对啊!」

    「啊啊!太、太狡猾了!我才是平常真的都在做善事的人,为什么不死骑士全都跑到阿克娅那边去了……!」

    阿克娅大声说着一点也不像神明该说的话,而达克妮丝则是一脸羡慕地大声说着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话。

    不知为何,不死骑士们没对镇上的居民们下毒手,而是一股脑地追着阿克娅到处跑。

    「你、你们在做什么!不要只顾着追那个祭司,要用其他冒险者和居民来血洗这个城镇啊……!」

    贝尔迪亚见状,焦急地大喊。

    我在想,或许是那些没有自我意识、在现世徘徊的下级不死者,为了寻求救赎,而出自本能地聚集到身为女神的阿克娅身边吧。

    虽然无法确定不死者们为何会对阿克娅穷追不舍,但现在是个大好机会!

    「喂,惠惠,你能不能朝那群不死骑士施展爆裂魔法?」

    「咦咦!这里是城镇里面,而且他们那么分散,很有可能会有漏网之鱼耶……!」

    这时。

    「哇啊啊啊啊,和真先生——!和真先生——!」

    阿克娅带着大群不死骑士,朝我这边冲了过来。

    喂……!

    「你这个笨蛋!喂,别这样,不要过来这边!引到别的地方去,我今晚就请你吃饭!」

    「晚餐我请,你帮我解决这些不死者啦!这些不死者好奇怪!用了『Turn Undead』也无法消灭他们啊!」

    可恶,那就是贝尔迪亚说的,魔王的庇佑是吧……!

    不,等等,等一下喔……?

    「惠惠,你先到城镇外面咏唱魔法待命——!」

    「咦咦?遵……遵命!」

    我大声地对惠惠这么喊了之后,便带着向我跑来的阿克娅往城镇外面冲出去。

    路上还刻意经过正在和不死骑士战斗的冒险者附近,并尽可能多让几个不死骑士跟着阿克娅……

    然后……!

    「和真先生——!我、我后面是怎样啊!怎么好像整个镇上的不死骑士全部都跟过来了啦——!」

    我回头一看,跟在阿克娅身后的不死骑士已经变成一大群了。

    我和阿克娅离开城镇,不死骑士们也跟着冲了出来,就在这个瞬间。

    「惠惠,快动手——!」

    在我的口令之下,惠惠拿下眼罩,举起法杖,双眼闪现光芒。

    「真是个绝佳的状况!感谢你,真是太感谢你了和真!……吾乃惠惠!乃红魔族首屈一指的魔法师,使用的乃是爆裂魔法!魔王军的干部,贝尔迪亚啊!好好见识一下吾的力量吧!『Explosion』——!」

    惠惠最拿手的爆裂魔法,在不死骑士大军当中引爆!

    3

    爆裂魔法在城镇的正门前面制造出一个巨大的陨石坑,将不死骑士们全都炸飞,一只也不剩。

    就在所有人都因为魔法的威力而处于无言的寂静当中。

    「哼、哼、哼……看来目睹了吾的爆裂魔法之威力,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了呢……呼啊啊……包括说台词在内,实在是……太爽快了……」

    可以听见惠惠骄傲地这么说。

    「…………要我背你吗?」

    「啊,拜托你了。还有,我施展得太满足所以动不了了,可以帮我戴一下眼罩吗?」

    在离我稍有距离的地面。

    用尽魔力的惠惠就趴在那里。

    我抱起惠惠,帮她戴好眼罩之后,就把她背到背上。

    「嘴里……嘴里都是沙……」

    距离不死骑士们最近的阿克娅哭丧着脸,一边「呸、呸」地吐出口中的沙土,一边朝我走了过来。

    好像是因为爆裂魔法的余波害她摔倒在地上了吧。

    爆炸扬起的烟尘尚未平息,全镇的冒险者们已经开始欢呼了。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真有你的啊,脑袋有问题的女孩!」

    「脑袋有问题的红魔族女孩干掉它们了!」

    「原来你不只是名字很奇怪跟脑袋有问题,该表现的时候还是很厉害嘛,我对你刮目相看了!」

    听见镇上传出的欢呼声,惠惠在我背上不停扭动着。

    「不好意思,我想对那些人发个爆裂魔法,请带我到他们那边去。」

    「你的魔力都已经用光了吧。今天你立了大功,尽管拿出自信、抬头挺胸,好好休息吧……辛苦你了。」

    听我这么说,惠惠安心地紧紧抓住了我。

    当然,我的背也就碰到了软软的东西……

    软软的……东西…………?

    ……原则上她是挺着胸膛贴在我背上没错,但我却完全没有感觉到类似的触感……

    ……好吧,毕竟是个小萝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红魔族的智能非常高喔。」

    惠惠突然在我背上这么说。

    「……要不要我猜猜看和真现在在想什么啊。」

    「……我在想,穿着衣服的惠惠看不出来这么丰满。」

    这番一听就知道是言不由衷的说词,让惠惠试图动手掐我的脖子。

    然后,在城镇的入口处,贝尔迪亚盯着这样的我们看。

    正确说来,是在看我背上的惠惠。

    终于,贝尔迪亚的肩膀开始颤抖。

    是因为他的不死者手下们被歼灭,他生气了吗?

    …………不。

    「呼哈哈哈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没想到我的部下真的会在这种新手聚集的城镇遭到歼灭啊!好,那我就遵守约定!」

    ……喂,等一下喔你。

    喂,等等!

    「就由本大爷我来亲自对付你们吧!」

    站在城镇入口的贝尔迪亚举起大剑,朝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4

    早在贝尔迪亚抵达我们身边之前。

    许多拿着武器的冒险者为了掩护被他盯上的我们,隔着一段距离包围了贝尔迪亚,一步一步逼近他。

    贝尔迪亚见状,一只手拿着头,一只手拿着剑,愉快地耸了耸肩……

    「……喔——?我最优先的目标是那边那两个人才对……不过……哼哼,万一让你们侥幸打倒了我,相信可以得到相当大的一笔报酬吧……来吧,梦想着一夕致富的新手冒险者们。你们全都一起上吧!」

    听他提到一夕致富,正在缩小包围网的冒险者们开始议论纷纷。

    然后,一个看似战士的男子……

    「喂,无论他再怎么强,背后也没长眼睛!围起来同时攻击吧!」

    在贝尔迪亚的侧面向周遭的冒险者如此大喊。

    这很显然是立了死亡旗吧。

    「喂,对手可是魔王军的干部啊,用那么单纯的战术哪有可能打倒他啦!」

    我如此警告那个说了牺牲者才会说的台词的男战士。

    同时,为了准备支援他们,我也拔出剑……

    …………不,仔细想想啊。即使等级超低的我砍了过去,结果也是显而易见。

    更重要的是,现在我还得将背上的惠惠带到安全的地方去……

    ……带到安全的地方去,然后呢?

    惠惠已经没有魔力了。

    阿克娅的魔法也无法造成致命性的打击。

    ……干脆直接叫大家一起逃跑比较好吧?

    正当我想着这些时,包围着贝尔迪亚的男性战士已经准备进攻了……!

    「能够争取到时间就够了!听到紧急广播之后,这个城镇的王牌一定会立刻赶过来!只要那个家伙来了,即使是魔王军的干部也得完蛋!喂,弟兄们,咱们一起上!一定可以制造出他的死角!前后左右一起上啊!」

    面对在如此大喊的同时攻上前去的男子,贝尔迪亚将原本单手捧着的头颅,朝空中高高抛起。

    ……这个城镇的王牌?

    他口中的「那个家伙」不知道是谁,这个城镇有这么个能力高强的知名冒险者吗?

    在我想着这些的时候,贝尔迪亚抛起的头颅已经高高飞上了天,并且面对着地上。看见这一幕的那一刹那,我背脊一凉。

    不只我一个,在周围看着的冒险者们似乎也察觉到了。

    「快收手!别过去……」

    我如此大喊,试图阻止那些我连名字也不知道的冒险者们……

    然而贝尔迪亚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似的,一一躲过同时砍向他的冒险者们的攻击。

    「咦?」

    这是砍向他的冒险者发出的声音。

    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冒险者发出来的。

    轻易闪过所有攻击的贝尔迪亚,将原本以单手握住的大剑重新以双手握好……

    才一眨眼,贝尔迪亚就已经将砍向他的所有冒险者,全都击倒了。

    不久之前还活着的人,在我的眼前瞬间就失去了性命。

    如此毫无道理可循的状况,让我体认到这个世界的现实。

    那是男人们瘫软倒地的声音。

    贝尔迪亚满足地听着这样的声音,朝上举起一只手。

    他的头颅安然落在自己的掌中。

    像是不觉得这一连串的动作有什么似的,贝尔迪亚一派轻松地说了:

    「下一个是谁?」

    当在场的冒险者们无不因这句话而胆怯时。

    一个女孩尖声说了:

    「像、像你这种这种货色……!像你这种货色,等御剑先生来就能一刀砍死你了!」

    …………咦?

    我的脑袋不禁停止运转。

    她说的御剑,是魔剑被我抢走、还拿去卖掉了的那个……

    「是啊,我们再撑一下就可以了!等那位魔剑士小哥来了,即使是魔王军的干部肯定也……」

    「你叫贝尔迪亚是吧?告诉你!这个城镇也是有等级高又厉害的冒险者啊!」

    ……惨了,这下真的惨了。

    我一脸苍白地看向阿克娅,但阿克娅的身影已经从她刚才待的地方消失了。

    除了御剑以外,众人当中能力唯一足以当成王牌的阿克娅,看也不看与冒险者们对峙的贝尔迪亚一眼,跑到遭砍杀的冒险者们的尸体旁边,也不知道到底想做什么,双手紧紧贴着尸体。

    或许是作为女神使然,她也想为死者们超渡吧。

    大家看见穿着坚固铠甲的冒险者们全都被一刀毙命,已经没有人想要站到悠然而立的贝尔迪亚身前,与之对抗了…………

    「……喔?接下来要换你当我的对手了吗?」

    左手拿着头颅,右手拿着剑的贝尔迪亚。

    他看见达克妮丝挡在自己面前,护着我和惠惠,似乎觉得相当有意思,就将手上的头颅朝她递了出来。

    双手举着自己的大剑摆出架势,将我们两个护在自己身后的达克妮丝,那副模样已经不再是个变态,而是到哪都能够独当一面的十字骑士。

    或许是因为见识到阿克娅和惠惠的力量,猜想达克妮丝恐怕也有什么过人之处吧。

    贝尔迪亚维持着与达克妮丝对峙的态势,保持警戒,动也不动。

    达克妮丝厚实的白色铠甲在阳光底下闪闪发亮,和贝尔迪亚的黑色铠甲正好形成对比。

    刚才攻向贝尔迪亚的冒险者们也都穿着铠甲。

    但是,这个魔王军干部却还是将他们连同身上的铠甲一起砍伤。

    平常总是自信满满地夸称自己比谁都坚硬的达克妮丝,不知道是不是能够抵御得了贝尔迪亚的攻击。

    正当我想着到底应不应该阻止达克妮丝时,或许是察觉到我的烦恼了吧,达克妮丝带着自信,如此宣言:

    「放心吧,和真。论耐打的话,我是不会输给任何人的。而且,技能对于我所持有的武器和铠甲也有效用。贝尔迪亚手上的确实是一把好剑,但是,光是如此,你觉得有可能将金属铠甲像是切纸一样斩开吗?由刚才遭到砍杀的那些冒险者看来,贝尔迪亚应该学了很强的攻击技能。我倒要来比比看,那和我的防御技能孰优孰劣!」

    今天的达克妮丝难得充满了攻击性。

    不过,即使能成功防御,你的攻击也打不到人不是吗?

    「别这样。那个家伙不只攻击凌厉,闪躲也相当高明不是吗?那么多冒险者一起进攻都打不到他了,笨拙的你更别想打中了吧。」

    听我这么说,达克妮丝还是纹风不动,持续与贝尔迪亚对峙着。

    「……身为圣骑士…………身为以守护为天职的人,有些事情还是无论如何都不能退让的啊,让我保护你们吧。」

    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事情,但达克妮丝似乎也有着她不愿退让的理由。

    我一时无话可说,达克妮丝便维持着正面的架势,朝贝尔迪亚冲了出去!

    「喔!你要主动进攻啊!身为无头骑士,对上圣骑士也是无可厚非。好,来吧!」

    贝尔迪亚准备迎击。

    看见达克妮丝双手握着大剑,贝尔迪亚似乎不想硬接,压低身子,摆出闪躲的架势。

    而面对贝尔迪亚此举,达克妮丝使尽浑身解数,举起大剑……!

    ……然后好像是目测距离时出了错,斩击就这样落在贝尔迪亚脚尖前几公分的地方。

    「…………啥?」

    贝尔迪亚顿时像是没了劲似地冒出这么一声。

    接着他就呆然地看着达克妮丝,而其他冒险者们也都对达克妮丝投以同样的视线。

    ……真是够了。居然连攻击静止不动的对手都可以挥空,太丢脸了!

    这孩子,可是我的伙伴!

    之前听说过,门外汉拿刀大力乱砍的话,有时候会不小心砍到自己的脚。不过再怎么说,这也太……

    攻击落空的达克妮丝一副砍不中乃是家常便饭的样子,向前踏了一步,招式一转,使出一记横扫。

    大概是因为先前耍帅成那样却挥了空有点不好意思,她的脸颊有些泛红。

    看来这招的角度是砍得中,但贝尔迪亚将身子压得更低,轻身闪过。

    「看来我的期待落空了。够了……那么……」

    贝尔迪亚的口吻像是嫌对手太无聊似的,举起剑,朝达克妮丝从斜上往下随手一砍。

    「好了,下一个……是………………啥?」

    相信贝尔迪亚原本应该有必杀的自信才对。

    然而,他的剑却只是在达克妮丝的铠甲表面留下一大道刮痕,发出刺耳的声音而已。

    达克妮丝暂时拉开和贝尔迪亚之间的距离。

    「啊啊!我、我的铠甲才刚整新过耶!」

    她难过地看着铠甲上那一大道刮痕之后,瞪了贝尔迪亚一眼。

    对手的剑虽然在铠甲上留下很大的刮痕,却未伤及达克妮丝的身体。

    也就是说……

    「你、你这个家伙是怎么回事……?中了我的剑,为何没被砍伤……?那是什么名工打造的铠甲吗?不……就算是这样也不可能……刚才那个大祭司也好,或是那个爱用爆裂魔法的大法师也好,你们到底是何方神圣……」

    趁着贝尔迪亚不知道在碎念什么的空档,我混进其他冒险者当中。

    接着,我将背上的惠惠交给其他冒险者之后,说:

    「达克妮丝!你承受得了那个家伙的攻击!攻击交给我吧,我来支援你!」

    听我这么说,达克妮丝的视线维持在贝尔迪亚身上,点了点头。

    「交给你了!但是,你也帮我制造一个可以砍他一刀的机会好吗,拜托你了!」

    对于达克妮丝的请求,我只大声回了句「知道了」,便离开贝尔迪亚身边,对附近的冒险者呼喊:

    「各位魔法师——!」

    听见我的呼喊,魔法师们像是想起了自己的工作似的,陆续开始准备咏唱魔法,其他冒险者们也开始行动,寻找自己可以做的事情。

    这是我们和魔王军干部之间的战争。

    敌方的大咖大摇大摆地跑来这个冒险者小镇,我们可没有理由就此让他平安回家。

    这时,贝尔迪亚把剑刺进地面,空出右手,一个接一个指着开始咏唱魔法的魔法师们。

    「你们全都会在一周之后————!横死街头——!」

    贝尔迪亚一次对那些正在咏唱魔法的魔法师全都施加了死亡宣告的诅咒。

    中了死亡宣告让那些魔法师们为之丧胆,一个个停止了咏唱。

    其他原本正打算参战的魔法师,看见同行的人们中了死亡宣告之后也变得一脸僵硬,迟迟不敢开始咏唱魔法。

    可恶的无头骑士,居然用这么惹人厌的手段!

    「好,这次我就试着认真进攻吧!」

    在大喊的同时,贝尔迪亚再次将自己的头颅往空中高高抛起。

    ……不知道能不能请弓箭手把那颗头颅给射下来。

    正当我这样想的时候,贝尔迪亚以双手握好大剑,攻向达克妮丝!

    抛上空中的头颅,依然是头盔的颜面部分朝下的状态。

    他大概是靠着那颗头颅,从空中将整个战场尽收眼底吧。

    一旦贝尔迪亚用了那招,他的视野就毫无死角,只要一挥剑就可以轻松预测出对手想往哪里躲。

    「和、和真!达克妮丝她……!」

    我听见了身后传来的惠惠的惨叫。

    镇上的冒险者们,几乎全都聚集到这里来了。

    见过几次的那个人,还有曾告诉我怪物的弱点的那个家伙。

    张着弓,却又怕射到与贝尔迪亚对峙的达克妮丝,而迟迟不敢进攻的那个女孩,跟我说过有种饮料叫尼禄依德。

    拿着长枪,试图绕到贝尔迪亚背后的那个大叔,曾经在公会里调侃过我连酒都不会喝。

    达克妮丝倒下的话,贝尔迪亚要是念头一起,说不定真的会将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杀光。

    或许是因为明白这一点吧,面对攻过来的贝尔迪亚,达克妮丝将原本以正面架势举着的阔刃大剑一转,剑脊向前,高举着当成盾牌,退也不退一步。

    那副模样,简直像是在说「除了没戴头盔的头部之外,随便你攻击」似的。

    「喔,够爽快!那么,这招如何?」

    贝尔迪亚以双手稳稳举好大剑。接着,魔王军干部以那超乎常人的无数斩击,直逼达克妮丝而去。

    一剑、两剑、三剑、四剑……!

    砍向达克妮丝的斩击一下子就超过了二位数,每次斩击都会造成削刮金属的刺耳声响,并且在她的铠甲上刻划出无数的剑痕。

    面对如此的斩击,如果是一般的冒险者即使已经变成肉块也不足为奇,然而达克妮丝还是一动也不动,全都挡了下来。

    达克妮丝长长的金发碰到剑锋,断了几丝,在空中飞舞。

    贝尔迪亚暂停了猛烈的连续攻击,单手接住从空中落下的头颅,轻轻呼了口气感叹于达克妮丝的韧性之后,改以单手挥剑。

    看见达克妮丝承受着斩击的模样,那些魔法师们……

    那些因为震惊而苍白着脸呆立不动的人……

    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再次开始咏唱魔法。

    ……这时,某种温热的东西喷溅在我的脸上。

    我以手背一擦,发现那是…………

    「喂,达克妮丝,你受伤了对吧!够了,快退下!我们所有冒险者各自分散逃跑,先重新拟定对策再说!」

    仔细一看,从达克妮丝的脸颊和铠甲的裂缝当中,好几个地方都流出了血。

    我呼喊着负伤的达克妮丝,但达克妮丝不肯退。

    「十字骑士在将别人护在身后的状况下不能后退!这点绝对无从动摇!而、而且!」

    说着如此帅气的台词,达克妮丝红了脸,继续拼命抵挡……!

    「而且!这、这个无头骑士的手法相当高明!这个家伙从刚才就开始一点一点削切掉我的铠甲……!他不是直接将我扒到全裸,而是留下残缺的铠甲,让我变成比裸体更加煽情的模样,想要在如此的大庭广众之下羞辱我……!」

    「咦?」

    贝尔迪亚听达克妮丝这么说,瞬间停下手边的动作,稍微有点退却;我则是一边在手上凝聚着魔力,一边怒骂在这种时候依然本性难移的真正变态。

    「好歹看一下时间和场合好吗,你这个不改本色的大变态!」

    听我这么骂她,达克妮丝抖了一下说:

    「唔……!和、和真才应该看时间跟场合吧!光是在大庭广众之下遭到无头骑士凌迟就已经快要让我承受不了了,连和真都这样辱骂我……!你、你和这个无头骑士两个人联手,到底想把我怎样啊!」

    「咦咦?」

    「没有人想把你怎样啦大变态!『Create Water』!」

    我朝达克妮丝发出兼具吐槽作用的水魔法。

    在我大喊的同时,达克妮丝和贝尔迪亚头上突然冒出水来。

    大量的水有如打翻水桶一般朝两人倾泻而下。

    达克妮丝从头被水泼得一身湿,而贝尔迪亚则是连忙往后一跳,避开了倾泻而下的水。

    …………?

    贝尔迪亚为什么慌张成那个样子啊……?

    ……这时,淋得一身湿的达克妮丝羞红着脸,轻声说:

    「……居然出人意表地突然来这招啊……算、算你厉害,和真。我不讨厌这样。虽然不讨厌,但你真的应该看一下时间和场合……」

    「不、不对,这才不是什么奇怪的性爱玩法!我是要这么做!『Freeze』!」

    我紧接着咏唱的,是只能让水结冰的初级魔法。

    这是一招单独使用没有任何效果的魔法,但……

    「!?喔,冻结我脚边的地面,让我无法移动啊……!原来如此,你以为我的强项只有闪躲吗?但是……!」

    看着脚边冻结的地面,贝尔迪亚似乎还有话要说,但在那之前,我已经使出了真正要用的技能。

    ……没错,就是刚才对御剑用过的,我目前拥有的最强大的武器!

    「能让你不便闪躲就够了!我要接收你手中的武器,接招吧,『Steal』————!」

    能够随机夺取对手的持有物的技能,「Steal」发威了。

    这个世界存在着所谓的魔法和技能。

    使用这些时消耗的并非体力,而是任何人都具备的另一种力量,也就是所谓的魔力。

    阿克娅是这么说的。

    过去,地球上也有许多人能够使用魔法,只是现在忘记怎么用了而已。

    凝聚越多魔力,越能够增强技能和魔法的威力,提高成功机率。

    制造出贝尔迪亚的破绽,让他无从闪躲,在最佳的时机使出的这招,我的必杀技「Steal」…………!

    「……这招还算不错。我想你应该相当有自信吧,但我好歹也是魔王军的干部,这就是所谓的等级之差。如果我和你之间的力量差距再小一点的话,我可能就有危险了。」

    ……对魔王军的干部贝尔迪亚,却未能产生任何作用。

    贝尔迪亚伸出了手,并指向了我。

    ……这下只能投降了,不愧是高等级的魔王军干部。凭我的「Steal」果然解决不了他……

    ……就在贝尔迪亚即将对我施加诅咒时。

    「不准伤害我的同伴!」

    平常显得冷酷的达克妮丝难得展现出她的情绪,在呐喊的同时,抛开手上那把砍不中对手的沉重大剑,以肩头冲撞贝尔迪亚。

    然而,尽管地面结冰,贝尔迪亚依然轻易闪过,气定神闲地紧紧握住大剑。

    达克妮丝为了冲向他,抛下了沉重的剑。

    也就是说,她手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抵挡贝尔迪亚的剑了。

    等我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在向周围的人喊话了。

    「盗贼们,拜托你们——!虽然机会渺茫,但要是能够抢走他的剑我们就赢了!能够使用『Steal』的人都来帮忙吧!」

    说不定还有等级比我高、运气比我好的家伙在啊。

    不知不觉间,已经凭着潜伏技能来到附近的盗贼们,听了我的呼喊,从四面八方现身。

    「「「『Steal』——!」」」

    但是,接二连三发动的「Steal」都不见成效。

    贝尔迪亚似乎已经不把围上去的我们当成一回事,举剑指着毫无防备的达克妮丝……然后将他拿在手上的头颅再次高高抛起。

    「啊啊!」」

    看见他的举动,冒险者们发出惨叫。

    因为贝尔迪亚抛起头颅之后,就会开始施展用上双手的凌厉连击。

    「……唔……!」

    达克妮丝看见他的举动,也轻轻低吟了一声。

    糟了糟了糟了糟了!

    这种时候该如何是好?

    我既没有特殊的力量,也没有隐藏的才能。

    既没有能够引以为傲的事物,也没有在这种时候能够派上用场的技术。

    我拥有的只有天生比人强的运气。

    除此之外,就是从小积累至今的电玩知识。

    每天沉浸在电玩之中荒废了所有其他事情,就在此时此刻要付出代价了。

    开开心心地来到这个异世界,却得在这边一事无成地完蛋了吗?

    「达克妮丝!和真,达克妮丝有危险!」

    惠惠在我身后发出悲痛的叫声。

    快点回想起来!对方是无头骑士,他在角色扮演游戏当中的弱点是什么?

    要说我有什么长处的话,大概只有在网路游戏和玩家PK的时候,能够立刻看穿对手最讨厌怎样的攻击方式吧。

    快仔细观察那个家伙。

    ……为什么那个家伙在我制造出水的时候要闪躲得那么夸张?

    …………

    ……流动的水?

    就连主流不死系怪物——吸血鬼,也害怕流水。

    既然如此,那个无头骑士呢?

    「我玩得相当开心,十字骑士!原本是骑士的我能够和你交手,我该为此好好感谢魔王陛下与邪神才对!好了,看我用这招……!」

    「『Create Water』————!」

    「!」

    眼看着正要砍向达克妮丝的贝尔迪亚……

    他并未冲向达克妮丝,而是原地止步。

    最后,他没有发动攻击,接住了由空中落下的头颅。

    「…………和真,那个……我现在,算是很认真地在战斗喔……」

    相对的,湿得更透了的达克妮丝语带怨恨地对我这么说。照理来说这时我应该要道歉才对,但我现在没空。

    我大声呐喊。

    「是水啊————————!」

    5

    「『Create Water』!『Create Water』!『Create Water』——————!」

    「唔嗯!喔喔?好险!」

    以我为首,位居四面八方的魔法师们也都咏唱着魔法。

    面对接连从上方倾泻而下的水流,贝尔迪亚竟然全都躲开了。

    可恶,明明知道这可能会是他的弱点,但问题是攻击根本打不中啊!

    其他魔法师们也着急了起来。

    再这样下去,在向贝尔迪亚报一箭之仇之前,大家的魔力就会耗尽。

    就在此时。

    「呐,你们到底在闹什么啊?为什么在和魔王的干部玩水?难得我在认真工作,和真居然趁机玩了起来是怎样?你是白痴吗?」

    这个家伙是怎样,赏她一记耳光好了。

    在我拼命咏唱水魔法的时候,直到现在都不知道上哪去了的阿克娅慢慢踱步走了过来,还一边说着这种蠢话。

    「水啦,就是水!那个家伙的弱点是水!我说你啊,姑且好歹勉强也算是水之女神对吧!还是怎样,你是冒牌女神吗?连一点水都变不出来吗?」

    「!?你可以再没礼貌一点啊,小心我对你下达天谴喔!什么好歹勉强又冒牌的,我可是如假包换的水之女神!水?你跟我提水?别说你那种弱小到不行的细水了,要洪水等级的水我也变得出来!给我道歉!居然说我这个水之女神是冒牌女神,给我郑重道歉!」

    最好是变得出来啦!

    不对,既然变得出来就赶紧给我动手啊!

    「之后要我怎么道歉都可以,能变就给我赶快变啦你这个没用女神!」

    「哇啊啊啊——!你敢叫我没用女神!给我看着,我就让你见识一下女神认真起来有多厉害!」

    双方互呛了一阵子之后。

    因为我说的话,让阿克娅向前站出了一步。

    在她身边,开始飘散着雾状的东西…………

    ………………咦?

    「你们这小喽啰,凭你们能够使出的水,对我起不了……?」

    无意中看见了阿克娅,贝尔迪亚停止了动作。

    该说他不愧是魔王的干部吗?

    阿克娅即将要做的行动,让他感觉到危险的气息了吧。

    应该说,就连周遭其他会用魔法的人,也略显不安地看着阿克娅。

    阿克娅毫不在意周围的这种状况,喃喃地念着:

    「我存在于此世的眷属啊……」

    出现在阿克娅身边的雾气变成一颗颗小水球,在附近飘荡。

    我可以感觉得到,每一个小水球当中都凝结着相当强的魔力。

    「水之女神——阿克娅命令你们…………」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周遭的空气颤颤地震荡着的这种感觉。

    这种紧张的空气,和惠惠咏唱爆裂魔法的时候很像。

    也就是说,她正要用的魔法也具有同等的危险性……!

    与之对峙的贝尔迪亚,大概也感觉到这种紧张的空气了吧。

    他毫不犹豫,非常干脆地背对阿克娅,迅速准备逃跑……

    ……然而,达克妮丝挡到了他的面前!

    阿克娅展开双手。

    「『Sacred Create Water』!」

    并咏唱了产生水的魔法。

    6

    我记得,阿克娅是这么说的。

    要洪水等级的水她也变得出来。

    「喂……!等等…………!」

    「呀——!水、水啊啊啊啊啊啊——!」

    包括攻击目标贝尔迪亚在内,在他身边的达克妮丝和其他冒险者,还有隔了一段距离的我和惠惠,甚至连咏唱魔法的阿克娅自己也遭到波及……

    「啊噗……!等等、我、我呛到水了……!」

    「惠惠、惠惠——!你抓好,别被冲走了!」

    突然出现的水流,冲刷着在场的所有人。

    水量之庞大,在城镇的正门前激起盛大的水花;接着,水流就朝城镇中心奔腾而去。

    当积水终于退去之后,地面上留下累瘫了的冒险者们,以及……

    「喂……喂……!你这个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啊……你、你是白痴吗?我看你是个大白痴吧……!」

    同样累瘫了的贝尔迪亚,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我很想强烈赞同贝尔迪亚的意见,但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

    趁现在,趁着这个绝佳的机会……

    「趁现在啊,我的绝佳表现让那个家伙变得衰弱了,趁着这个机会想办法解决他吧,和真!快上啊。喂,快上啊你!」

    这个臭婆娘——!

    我决定等一下要在大庭广众之下用「Steal」扒光这个家伙直到她哭出来为止。心意已决之后,我朝贝尔迪亚伸出一只手……!

    「这次我一定要抢走你的武器!吃我这招——!」

    「你试试看啊!尽管我衰弱了许多,区区新手冒险者也不可能偷得走我的武器!」

    与我对峙的贝尔迪亚对着我大叫,同时再次将自己的头颅朝空中高高抛起,以双手举起大剑,将自己的威严展现到了极限。

    不愧是魔王的干部之一。明明已经耗弱不少了,但光是像这样与之对峙,还是会让我的双脚禁不住发抖。

    而我朝这样的魔王干部……!

    「『Steal』————!」

    施展出灌注了所有魔力的「Steal」!

    出招的同时,我感觉到手上有种坚硬而冰冷的触感,而且双手也感受到沉甸甸的重量。

    这让我不禁浮现「成功了吗?」这么个很有可能成为失败立旗的想法。

    一定就是不能这样想的吧。

    「「唉…………」」

    周围的冒险者们发出了失望的声音。

    我看向贝尔迪亚,他依然以双手稳稳握着剑。

    就这样,他那凌厉的斩击……

    …………并未朝我袭击而至,他也只是维持原状站在那里。

    ………………?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顿时陷入了一片寂静。这时,一道听起来有些困惑、又有点惶恐的声音轻轻响起。

    「不、不好意思…………」

    是贝尔迪亚的声音。

    贝尔迪亚以细小而颤抖的声音说:

    「不、不好意思…………可以……把头还给我吗…………?」

    贝尔迪亚的脑袋,在我的双手之间如此低语。

    ……………………

    「喂,咱们来玩足球吧!所谓的足球呢——————!是一种不能用手,只准用脚控制球的游戏喔————!」

    我将贝尔迪亚的脑袋,踢到冒险者们面前!

    「啥啊啊啊啊啊——!等等、喂、别、别这样!」

    被我踢过去、在地上滚动的脑袋,成了先前一直焦急地等待着的冒险者们最好的玩具。

    「呀哈哈哈哈!这个游戏还真好玩啊!」

    「喂,这边这边!也传过来我这边吧——!」

    「住脚!等等、痛痛痛痛、快住脚啊!」

    贝尔迪亚的脑袋被踢来踢去,身体则是一只手握着剑,因为看不见前方而不知所措。

    「喂,达克妮丝。你想赏他一剑对吧?」

    我捡起掉在地上的大剑,交给一身湿淋淋地向我走过来的达克妮丝,呼吸急促、全身上下到处滴着血和水的达克妮丝便举起了剑,脚步虚浮地晃到贝尔迪亚的身体前方站定。

    趁着这个时候,我向阿克娅轻轻招了招手。

    就在拉着羽衣的下摆正在拧干的阿克娅察觉到我的动作,小跑步到我们这边来的时候。

    达克妮丝高高地举起了大剑……!

    「这剑!是为了曾经照顾过我,却被你杀掉的那些家伙!我不打算砍太多次!你就一次接下所有人的份吧!」

    然后奋力向下一挥。

    「呜哇啊!」

    贝尔迪亚在远处被踢来踢去的脑袋,从人群当中发出模糊的惨叫。

    达克妮丝虽然手脚笨拙,力气却很大,一剑就砍碎了贝尔迪亚的黑色铠甲,在胸口的地方留下一个显眼的大开口。

    我记得,贝尔迪亚是这么说的。

    那是魔王陛下加持过的铠甲。

    「很好。阿克娅,再来就拜托你了。」

    「包在我身上!」

    阿克娅举起一只手,对准了部分铠甲已经破碎,而且淋了水变得衰弱的贝尔迪亚。

    「『Sacred Turn Undead』——!」

    「等等、且慢……!呀啊啊啊啊啊啊——!」

    中了阿克娅的魔法,贝尔迪亚的惨叫声从冒险者们的脚边传出。

    看来这次的「Turn Undead」总算是生效了。

    贝尔迪亚的身体笼罩在一阵白色光芒当中,最后变得模糊,逐渐消失。

    原本踢足球踢得很开心的冒险者们一阵骚动,看来贝尔迪亚的头颅似乎也消失了。

    ……就这样,连来到这个地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也不明不白,魔王的干部便在这种地方遭到净化了。

    7

    听着冒险者们因为胜利而扬起的欢呼声,浑身是伤的达克妮丝单膝跪地,在无头骑士的身体消失之处的前方做出祈祷的姿势,并闭上了双眼。

    看见达克妮丝这样的举动,惠惠战战兢兢地对她说:

    「……达克妮丝,你在做什么?」

    达克妮丝闭着眼睛,像是在倾诉内心独白似地回答:

    「……我在祈祷。无头骑士是因为不合理的处刑而遭到斩首的骑士,怀着怨恨而化为不死者的怪物。这个家伙会变成怪物也不是自己愿意的。明明砍了他一剑还说这种话或许有点奇怪,但为他祈祷一下也无伤大雅……」

    「这样啊……」

    惠惠轻声这么说,而达克妮丝依然诉说着:

    「……赛德尔因为比臂力输给了我,为了泄愤而散播非常白痴的谣言,说我的铠甲底下是一身结实的肌肉……亨兹对我说过『喂,达克妮丝,今天好热,你用那把大剑当扇子帮我扇风吧!要是打到我也没关系,前提是你要打得到啊!』,一边蠢笑一边调侃我……还有加利尔,我曾经加入他的小队一天,那时害他哭喊着,说我为什么老是爱冲进一大群怪兽当中……他们都被那个无头骑士砍死了。现在回想起来,他们虽然不是什么好人,我却也不讨厌他们……」

    听达克妮丝这么说……

    「那、那个……这、这样啊。那么,剩下的晚一点我再慢慢听,总之我们先回公会去再说吧。」

    惠惠连忙如此表示,试图结束这个话题。

    但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惠惠说的话,达克妮丝闭着眼睛,以温柔的声音低诉:

    「……如果能够再见他们一面……那怕只有一次也好,真想和他们一起喝酒…………」

    「「「好……好啊……」」」

    闭着眼睛的达克妮丝身后,有人困惑地这么说着。

    达克妮丝抖了一下。她的背后站着三个显得很不好意思的男人。

    我记得,他们三个刚才都被贝尔迪亚砍死了才对。

    终于,其中一个带着歉意开了口……

    「怎、怎么说呢……不、不好意思啊。没想到你是这么看待我们的……」

    「就……就是啊,真不好意思,只不过是比臂力输给你就散播那种奇怪的谣言……改、改天我再请你吃饭就是了……」

    「其实你很介意自己的剑砍不到人吗?那、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啊……」

    听着三人接连这么说,闭着眼睛、保持着祈祷姿势的达克妮丝开始轻微颤抖,脸也变得越来越红。

    这时,不识相的阿克娅兴奋地说:

    「达克妮丝,这种事情交给我就对了!到了我这种程度的话,那种刚死没多久还很新鲜的尸体,我三两下就可以让他们复活啦!真是太好了呢,这样你们就可以一起喝酒了!」

    阿克娅应该是没有恶意才对。

    但是,达克妮丝听她这么说,想起自己不知道当事人就在背后还说出了内心独白,双手捣住快要哭出来又泛红的脸,瘫坐在地上。

    「这样不是很好吗,可以和大家再见到面。去吧,和大家把酒言欢去。」

    我爽朗地对达克妮丝这么说,达克妮丝还是双手捣着脸,低声说了:

    「……我好想死……」

    我又对这样的达克妮丝说:

    「你平常不是一直很喜欢人家对你言语羞辱吗?别客气啊,接下来三天左右我都会一直提这件事的。」

    「这、这种羞辱,和我想要的那种言语羞辱不一样啦……!」

    达克妮丝这么说着,肩膀不住颤抖了起来。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