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二卷 中二病也想当魔女 第二章 让迷宫的主人得到安息!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卷 中二病也想当魔女 第二章 让迷宫的主人得到安息!

    1

    「明天我们要进地城。」

    「我不要。」

    「我们去定了。」

    我立刻拒绝了惠惠的反对,于是惠惠准备逃跑,但被我抓了回来。

    距离我脑袋搬家已经过了一个星期。

    因为总算恢复到能够战斗的程度,于是立刻向待在公会里放松的同伴们如此提议,但惠惠对于前往地城非常地排斥。

    「我不要我不要,毕竟在地城那种地方,我就完全没有存在价值了啊!爆裂魔法会造成地城坍塌根本无法使用,我真的就是个完全的普通人而已!」

    「这根本是你想加入的时候我所说过的话好吗!那时候你还说无论是背行李还是什么都可以叫你做,所以不要抛弃你!」

    听我这么说,被我抓住后领的惠惠终于死了心,低下头来。

    「唉……我知道了。可是,我真的派不上任何用场喔,顶多只能背背行李而已……」

    惠惠这么说,死心的表情上洋溢着不安。

    为了让她放心,我说:

    「放心吧,你只需要跟着到地城的入口就可以了。在前往地城的路上,要是遇见危险的怪物,你就用魔法解决他们吧。」

    「咦?到入口就可以了吗?」

    就在惠惠一脸狐疑的时候。

    「可是,你怎么突然说想去地城啊?要去地城的话,小队里面就一定要有盗贼喔。克莉丝呢?最近好像没见她出现在公会里耶。」

    阿克娅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这么说。

    在我恢复到能够战斗的这段期间,这个家伙不是占据暖炉前在最温暖的地方喝酒,就是像这样瘫倒在一旁,什么都不做。

    我问过她年纪有大到可以喝酒吗,她则是回了我一句不要以为连魔法都有的世界,还会跟日本的法律一样。

    在这个世界好像几岁都可以喝酒,只是酒后出了什么事都得自己负责。

    「克莉丝好像说过她突然变忙了。听说是以前很照顾她的前辈,硬是塞给她一个大难题,所以她为了去收拾善后,暂时不会出现在这里。不过,探索地城时需要的感应陷阱和解除陷阱技能克莉丝都教过我,我也已经学会了。克莉丝还告诉我,栖息在地城里的怪物不会因为季节而有所改变。所以,找个简单的地城潜进去探险,顺利的话还可以大捞一笔。」

    和泰勒他们出过那次任务之后,我可不是白白躺着休息了一个星期。

    打倒雪精和哥布林,因而提升了三个等级的我,已经学会了感应陷阱和解除陷阱,以及另外一个新技能。

    感应陷阱和解除陷阱的成功机率,据说会受到灵活度和幸运值影响。

    灵活度和一般人差不多的我,只希望可以靠天生的好运来设法补足了。

    不过,想到我老是和一些怪人牵扯又背了一大笔债,真让我觉得自己的幸运值之高,不知道是什么笑话。

    达克妮丝的铠甲好像已经修好回来了,她专心地拿布擦亮自己的铠甲,脸上挂着微笑。

    而这样的达克妮丝忽然转过头来。

    「嗯,等一下。我的大剑被冬将军砍断了,新的大剑的订单虽然已经送出去,但需要花点时间才能够完成。要是把现在的我算进战力当中的话……」

    「我一开始就没把你当成战力,没问题啦。」

    「!」

    达克妮丝湿了眼眶、红着脸,心情八成是一半兴奋、一半受伤吧。

    反正有一半是高兴的话,我也懒得多搭理她了。

    我决定继续说:

    「为了避免你们两个误会,我先说了。要进地城的只有我一个人,你们要做的事,就是希望能在前往地城的路途中保护我。」

    「「「?」」」

    2

    我们离开城镇,花了半天左右的时间走到某座山的山脚下,顺着未经铺设的兽径前进。

    在这条积了雪、又有树枝挡路的小径上,不知道走了多久。

    此时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栋相当牢靠的小木屋。

    小木屋的正面随意挂着一个招牌,上头写着「避难所」三个字。

    而小木屋附近的山壁上,有个幽暗而看不见内部状况的开口,那就是地城的入口了。

    这个地城的入口看起来像是天然的洞窟,但探头看一下里面,就可以看见一道搭建得相当完善的阶梯,一路通往内部。

    这个地城的名称,叫做基尔的地城。

    ——很久以前,有个人称稀世天才、名为基尔的大法师,和一位贵族千金落入了情网。

    原本全神贯注在魔法的领域当中,对于男女情爱毫无兴趣的男子,看见偶然来到镇上散步的千金小姐,只看了她这么一眼就爱上了。

    但是,这种恋情当然不可能会有结果。

    身分差异在这个世界就是如此遥远的距离。

    男子非常了解这一点,所以更是一心埋首于魔法的修练及研究当中,像是要藉此忘记心中萌生的情愫似地。

    光阴似箭,曾几何时,男子成了人称国内最优秀的大法师。

    男子毫不吝惜于使用自己所会的魔法,为国家多有贡献。

    人们纷纷赞扬这名男子。

    于是,国王邀请男子进城,为他举行了宴会。

    国王对这样的男子说。

    我想回报你的功绩。可以为你实现一个心愿,任何事情都行。

    男子说了。

    这个世上只有一个,无论如何我都无法实现的心愿。

    ——当时,名为基尔的那个大法师提出了什么愿望,没有人知道。

    根据之后的故事,那个大法师掳走了那位贵族千金,建造了这座地城,就这样把自己和贵族千金关在里面的样子。

    在那之后到底演变得怎么样了,也没有流传下来。

    不过,照理来说,区区一介魔法师,即使带着人质把自已关在地城里,再怎么抵抗,应该也没有胜算才对。

    时至今日,当年建造这座地城的这番经过,几乎都已经遭到人们遗忘,成了新进冒险者第一次练习探索地城的绝佳地点。

    我在基尔的地城的入口停下脚步,转头对跟在后面的三个人说:

    「好。那么,接下来就由我自己进去,你们在旁边的避难所里等我回来。如果过了一天我还没回来的话,就麻烦你们回到镇上向泰勒他们求救……话虽如此,今天这只是尝试性的探索,目的只是侦查和实验,所以很快就会回来了。」

    听我这么说,三人都露出不安的表情。

    达克妮丝双手抱胸。

    「你真的要去吗?我从来没听说过有人独自进入地城。听了和真的说法,全副武装的我会发出嘈杂的声音,跟去也只是碍事,但……」

    是啊,这或许是史无前例的尝试没错。

    「我也一样,跟去反而只是碍事……但你还是重新考虑一下吧。」

    惠惠不安地这么对我说。

    「放心啦,我会跟他一起去。」

    这时,阿克娅说得一副很可靠的样子……

    「……不,你不用跟来。应该说,我自己一个人进去还比较方便。」

    我又对阿克娅说明了一次来这里的路上时所说过的事情。

    「奇斯教了我一个弓手的技能,『千里眼』。有了这招,就可以有夜视能力了。我之前已经试过,即使在毫无光线、完全的漆黑的环境当中,还是可以掌握空间配置,也看得见物体的形状。也就是说,只有我一个人的话就不需要灯火。如此一来,专以冒险者手上的灯火为标志的怪物就不会发现我了。」

    当然,如果用这招就可以独自进入地城的话,全世界的弓手们早就都这么做了。

    但是——

    「再说,我还有盗贼技能的『感应敌人』和『潜伏』对吧。在黑暗中靠夜视确认了地形,感应到敌人就绕路。再加上潜伏技能,就算是碰上无法绕路的状况,在黑暗中只要紧贴着墙壁,就可以等敌人路过而不被发现……应该啦。」

    就属这招我还没尝试过,所以无法断定。

    虽然是说要进地城,但并没有接下什么讨伐委托。

    既然打倒怪物也赚不了钱,那能够避免战斗的话当然是最好。

    躲过所有怪物,拿了宝物就闪人。

    这样说起来,我要做的事情似乎很像小偷,但这也是因为冒险者能够学习各种职业的技能,才能有的专属特权。

    这种时候就更应该活用为数不多的优点才对。

    我从行李里面拿出在公会买的消臭药水,这是专门应付嗅觉敏锐的怪物用的道具。

    地城里的怪物应该很习惯黑暗了才对。

    也就是说,可想而知,他们应该擅长靠视力以外的能力来感应敌人。

    例如猎物的气味之类。

    当然声音也有可能,这个部分就只能祈祷在怪物发现我的声音之前,我的感应敌人技能可以先察觉到怪物了。

    至于像蛇的热能感应器官,还有蝙蝠的超音波声纳之类的感应方式就完全没辙了,不过听说栖息在这个地城的怪物并没有类似的能力。

    关于住在这个地城里的怪物,我已经事先问过公会,并调查好情报了。

    毕竟,我上星期才刚死过一次而已。

    我是有点想见艾莉丝女神,但是再怎么样也不想死那么多次。

    我将消臭药水撒在自己身上。

    不知道这种药水能产生多大的作用,但总比完全没使用好吧。

    而且,之前遇见初学者杀手、使用潜伏技能的时候,他虽然很在意我们的味道,但最后还是离开了。

    也就是说,我认为气味之类多少也能够靠潜伏技能来掩饰。

    嗯,行得通。应该行得通才对。

    话说回来,反正这次只是实验。顺利的话就当作是赚到,只要这样想就好了。

    这次准备挑战的这个地城,以我的等级来看算是比较低等。

    如果这种探索方法成立,不只这种较低等的地城,今后再到更有赚头的地方去就好了。

    说到头来,这个地城距离镇上不过半天的路程而已。

    里面应该早就被冒险者们翻遍了吧。

    没问题。即使碰上敌人,这座地城里的怪物我应该都有办法应付才对。

    「那我出发啰。这里这么冷,又有可能遇见怪物,你们还是到里面去悠哉地等我吧。」

    我向大家挥了挥手,就从地城的入口往下走了进去。

    ——这时,我听见有人跟在我后面走了进来。

    我转过头,看见阿克娅一脸理所当然地跟了进来。

    「……你刚才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我不是说自己一个人行动比较好吗。就算跟来了,在一片漆黑的环境当中,你什么也办不到吧。」

    听我这么说,阿克娅一脸气定神闲地「哼哼」笑了两声。

    ……真想揍她。

    「喂,和真,你是不是忘记本小姐的身分啦?大祭司只是掩人耳目而已。你说说看啊,虽然惠惠和达克妮丝坚持不肯相信,但我的职业是什么,快说说看啊。」

    「欠债之神对吧?」

    「不对啦,是水之女神啊!不然好歹也说个宴会之神好吗!」

    老实说是什么神都无所谓啦,这个家伙到底想说什么啊。

    「我再怎么说也是女神耶,神的双眼具有能够看透一切的力量。和真要来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也看穿了你的死因不是吗?虽然落入凡间之后力量减弱了,但还是有保留了一两项神一般的能力喔。即使无法看透一切,看透黑暗这点小事也还是办得到啊!」

    见阿克娅挺起胸膛这么说,让我变得越来越不安。

    老实说,天晓得她会捅出什么娄子,我真的担心得不得了。

    怎么办,该怎么拒绝她呢……然而,阿克娅对这么想的我说了:

    「地城里呢,多半都有不死者喔,而他们会以活人的生命力为目标接近而来。也就是说,潜伏技能对不死系怪物不管用。既然如此,除了让本小姐跟去,你也别无他法啦!」

    真是的,这下我真的只有不祥的预感了。

    3

    我们沿着地城入口的楼梯,不知道往下走了多久。

    在昏暗的环境中已经走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却还是出不了地城的通道。

    原本听说这是个适合新进冒险者来的地城,我还以为会是个更小一点的地方,但这下探索时间似乎会比我以为的还要久了。

    话虽如此,这次的地城探索,只是为了实验这种小偷般的手法在地城里是否通用。坦白讲,要是那些一边老老实实纪录着地图,一边探索地城的人知道了,一定会觉得这是邪门歪道吧。

    我一面感觉阿克娅在我背后平平安安地跟着,就一面顺着楼梯往下走。

    「和真,你的夜视没问题吗?在如此黑暗的环境中,我晶亮的双眼还是可以清楚看见担惊受怕的和真,提心吊胆地走下楼梯呢。看不清楚的话要说喔。」

    阿克娅对我这么说,实在很难判断她是担心我还是想找我吵架。

    「看得很清楚啦。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吓一跳,你那副丢脸的模样我也看得一清二楚。你才是,算我拜托你,不要脚一滑就滚下阶梯了喔。」

    听我这么回她,阿克娅一脸放心的样子,微笑着说:

    「是喔。这里面对我而言,能见度也是高到可以用跑的逃走,所以要是怪物接近了要告诉我喔。还有,我真的看得很清楚,所以别想趁乱摸我的屁股。」

    「放心吧,什么摸你的屁股,我完全没有在想那种蠢事。不然直接告诉你我现在在想什么好了。我很认真地在想,该怎么做才能把你一个人丢在地城深处自己回去。」

    我和阿克娅当场停下脚步,看着彼此。

    「讨厌啦——和真老是爱开玩笑——!呵呵!」

    「你真是笨耶阿克娅,我们共处也有段时间了,难道你还听不出来,我刚才说得还颇认真的吗——?哈哈哈哈哈!」

    就在这么说着的时候,漫长的楼梯终于来到了最后一阶。

    在完全的黑暗当中,多亏了技能,我才能够正确掌握住地城的石壁在哪、通道有多宽。

    在我眼中,物体的轮廓呈现蓝白色,浮现在漆黑的空间当中,看起来就像是红外线热像仪的画面那样。

    楼梯的尽头,是分成左右的通道。

    然后,我发现就在刚下楼梯的地方有个东西。

    「……这是什么?」

    虽然说是夜视,但视野当中也只有一片漆黑和蓝色的轮廓,无法得知物体原本的色彩。

    没错,看得见的只有眼前那个类似腐朽的人体的东西轮廓……

    …………

    「呼哇——!」

    那是一具已经腐朽的冒险者尸体。

    不知道是像我一样想要一个人挑战地城,还是死了之后被同伴丢在这边。

    虽然不得而知是为什么会被遗弃在这里,但确实有一具人类的尸骸横躺在地。

    阿克娅走近尸体旁。

    「……快要变成不死者了。和真,先等我一下喔。」

    说着,阿克娅开始喃喃念起祷词,那具尸骸便让一阵微光给包围起来了。

    她应该是在引导迷途的灵魂,防止尸体化为不死者吧。

    如果平常就像这样好好表现的话,她的信徒应该也会稍微变多才对。

    话说回来,才刚下楼梯就突然看见尸体,害得我干劲全消。

    如果没有阿克娅在的话,我肯定已经折返了吧。

    「不过『呼哇——!』是怎样,逞强说着要一个人进地城的人,居然『呼哇——!』是怎样,噗哧哧!」

    听她这么就说让我下定决心,到了地城深处之后,我一定要暂时丢下她一个人不管。

    ……有东西过来了。

    靠着感应敌人技能察觉到敌人靠近这边的我,止住了动作。

    或许是被我们的说话声,或是阿克娅净化尸体时的亮光给吸引过来的吧。

    我看着阿克娅,指了敌人靠近的方向,再用拇指比了反方向,以手势表示准备逃跑。

    「干嘛干嘛?做那种奇怪的动作,是在对我用手指秀才艺吗?帮我点个灯,我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手影戏。不是狐狸兔子那种简单的东西喔,我秀个机动要塞毁灭者给你看!」

    「不是啦!所以说毁灭者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我是用手势表示敌人来了咱们往另外一边逃啦!可恶,被发现了!喂,你也来帮忙对付啊!」

    我对于不禁大声吐嘈的自己感到很没用。

    我在黑暗当中拔出剑,砍向那些发现了我们而攻过来的人形小怪物!

    「……呼,这些家伙是什么啊。靠夜视可以看得出形状,却看不见颜色,所以实在无从得知他们的真面目。你知道这些家伙是什么东西吗?」

    躺在脚边的某种人形怪物的尸体。

    阿克娅看着那些东西说:

    「一种叫魔怪的下级恶魔。地城的魔力浓度比地上高,所以偶尔会出现弱小的恶魔。」

    原来如此,公会的人告诉我的这个地城的怪物情报当中,确实有这个名称的怪物。

    ……忽然,我察觉到一件事情。

    「呐,我问你喔。你在黑暗当中也能看得很清楚吗?」

    对于我的疑问,阿克娅她……

    「看得一清二楚啊,和白天没什么两样喔,怎么了吗?」

    说得相当理所当然的样子。

    ………………

    「那我们一起睡在马厩的时候,你半夜有没有看见什么?」

    「什么都没看见啊。因为只要听见窸窗窣窣的声音,我就会翻身面对另外一边。」

    「……非常感谢您,阿克娅大人。」

    魔怪的血腥味也许会引来其他怪物。

    于是我们悄悄地离开了那个地方。

    4

    今天的阿克娅不太一样。

    没错,今天的她不是平常那个山寨大祭司。

    也不是宴会之神或欠债之神。

    「在这个阴暗而冰冷的地城里徘徊至今的迷途灵魂们啊,请安详地沉睡吧。『Turn Undead』!」

    散发出大范围的光芒,净化了迷途的亡魂们。现在的阿克娅,是个带去哪里都不会丢脸的完美女神。

    ——应该说,是我太小看地城了。

    夜视和潜伏的搭配确实非常管用。

    大部分的怪物应该都可以靠这招勉强应付。

    但是,正如阿克娅所说,对于长期待在阴暗冰冷的地城当中受苦的不死者而言,活人看起来应该是格外耀眼吧。

    从刚才开始,我们已经净化了相当多不死者。

    如果只有我一个人进来的话,现在应该正在被不死者们围殴而束手无策吧。

    原来地城是个会遇见这么多不死怪物的地方,我都不知道。

    我深深反省着自己想得太天真了。

    结束了净化之后,阿克娅一副大功告成的模样,在黑暗当中喘了口气。

    「辛苦你了。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啊,要是只有我一个人的话就惨了。」

    我的这番慰劳,似乎让阿克娅感到颇为受用。

    「哎呀,你终于对我有正当的评价了啊。话说回来……宝物到底在哪里啊?不过这里是个已经被搜括殆尽的地城,我也不太抱持期待就是了。」

    目前,我们已经走到了地城里相当深入的地方。

    说是深入,其实这个地城的结构也只有一层而已。

    只是,最大的问题在于面积广大。

    在这片黑暗之中也能够视如白昼的阿克娅,每转一个弯就会拿粉笔在墙壁上做记号。

    照理来说,所谓的地城探索,必须是提防陷阱、警戒怪物、燃起火把,并一边画着地图,一边战战兢兢地前进。

    然而,在黑暗之中也能够顺利前进的我们,可以由带头的我来一边搜索陷阱,一边就不断朝着内部前进。

    既然确认了这个探索方法确实有用,其实就已经可以回头了。只是,既然都来到这里了,即使找不到什么宝物,也想多少弄点值钱的东西。

    我确认了前方的房间里没有敌人的气息和陷阱之后,便安静且慎重地走进房间里。

    看了看房间里面……

    「……啧,没什么好东西啊。」

    「呐,和真,用这种探索方法,又说着那种台词,让我觉得自己真的好像小偷耶。」

    别说出来嘛,我也稍微有点这种感觉啊。

    对于认真努力地一点一滴探索地城的冒险者同业们,我感到有点歉疚。

    「……?和真,你看那边。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阿克娅好像在房间的角落找到什么东西的样子。

    我和阿克娅一起走向房间的角落,在那里的是……

    「你看,宝物、是宝物啦,有宝箱耶!太棒了和真,这次地城探索有收获了!」

    阿克娅兴冲冲地走向宝箱,我连忙制止了她。

    「喂喂,等等。你这家伙,这个地城不知道多少人来探索过了,突然有个宝箱放在那边,你不觉得奇怪吗?……嗯,感应敌人技能果然有反应。」

    技能感应到的敌人反应,当然是来自眼前的宝箱。

    原来如此,这就是经常听说的拟宝箱吗?

    「啊啊……既然如此,那应该是地城拟态怪吧。虽然可惜,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说着,阿克娅随手丢了某样东西到宝箱附近去。

    那是我刚才用过的消臭药水空瓶。

    画出了抛物线,落到宝箱旁边的空瓶……

    在碰到地板的瞬间,周围的墙壁和地板突然就动了起来,将空瓶和宝箱整个包覆住。直到刚才为止,我们还以为是普通的地板和墙壁的部分,像是在咀嚼那个被包进去的空瓶似地,犹如生物一般不停蠕动着。

    「哇!好恶!那是什么!」

    她刚才说这叫做地城拟态怪是吧。

    「就是一种如其名的怪物。虽然无法走动,但是可以将身体的一部分拟态为宝箱或金钱,捕食走到他身上的生物。有时候他还会将身体的一部分拟态成人类,捕食那些会攻击冒险者的怪物。」

    连怪物都吃啊,也太恶劣了吧!

    这么说来,在公会的时候好像也有人叫我要留意地城拟态怪。

    虽然说只要有感应敌人技能,便能轻松分辨出来就是……

    不过,在地城当中,也有这种生存竞争存在的样子呢。

    想在这个世界混下去还真的很不容易。

    5

    「『Turn Undead』!」

    阿克娅的魔法,让僵尸的身体逐渐消失。

    我们解决掉的不死怪物已经不计其数了。

    幸好我是凭藉千里眼技能前进,只能看见类似红外线热像仪的影像。

    要是靠一般的方式点灯前进,在如此昏暗的环境当中,遇见这么多僵尸的话,我早就哭着逃回去了吧。

    到目前为止,我们所遇见的不死怪物,就是多到即使造成精神创伤也不足为奇的程度。

    「……呐,再怎么说也太奇怪了吧?不死怪物的数量未免也太多了。这样的话,要是队伍里面没有大祭司,根本就无法攻略吧?到头来还是没找到什么比较起眼的宝物,差不多可以回去了吧。」

    这里是新进冒险者们用来练习的地城。

    可是,我不认为新进冒险者有办法对付这么多不死怪物。

    尽管不停施展魔法,阿克娅依然不显疲倦。

    再怎么说好歹也是女神,果然厉害。

    不过,即使有阿克娅在,我们也差不多该折返了。

    「也好。虽然没找到宝物,却也净化了很多不死怪物,就我个人来说已经很满足了……不过等一下喔,我觉得这附近好像还有不死怪物的味道。」

    虽然我的感应敌人技能没有反应,但这么看来,阿克娅今天的状况确实很好。

    我们已经来到地城的最深处了,而阿克娅走到通道底端的墙壁前,像是闻到木天蓼而兴奋不已的猫咪似地,在附近嗅个不停。

    感应陷阱和感应敌人的技能,依然毫无反应。

    但是,既然状况绝佳的阿克娅都这么说了,前方或许真的有东西也说不定。

    我和阿克娅开始动手摸索,调查通道底端的墙壁。

    但过了十分钟以上,却还是找不到任何东西,我们正打算放弃,准备回头。

    就在这个时候,通道底端的墙壁,突然有一部分横向旋转,并打了开来。

    我们什么也没做,是从墙壁的另外一端打开。

    自那深处,传来了一道低沉而模糊的嗓音。

    「外头是不是有祭司在啊?」

    6

    房间里面只有一张小床和柜子,以及桌椅而已。

    那个人就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放在桌子上的,应该是一盏油灯吧。

    「嗨,幸会幸会,午安。不,我不知道外面的时间,现在应该要说晚安了吗?」

    以我的技能,只能看得见对方的轮廓。

    问过向我们打招呼的那个人之后,我以点火的魔法点亮了油灯。

    黑暗中,在油灯的亮光照耀之下,我看清了对方。那是个身穿长袍、风帽拉得很低、包着一层干皮的骷髅。

    「我是基尔。就是建造这座地城、掳走贵族千金的那个坏魔法师。」

    ——很久以前,有个名为基尔的大法师,对偶然来到镇上散步的贵族千金一见钟情。

    但是,基尔知道这种恋情不可能会有结果,便全心埋首于魔法的修练之中。

    光阴似箭,曾几何时,基尔成了人称国内最优秀的大法师。

    基尔毫不吝惜于使用自己所会的魔法,为国家多有贡献。

    最后,人们纷纷赞扬基尔,王城也为了赞赏他的功绩而举行了宴会。

    国王说……我想回报你的功绩。可以为你实现一个心愿,任何事情都行。

    基尔说了。

    这个世上只有一个,无论如何我都无法实现的心愿。

    就是让受到虐待的、我所爱的人,得到幸福——

    「我这么说完,就掳走了贵族千金。」

    基尔自豪地这么说。

    「……也就是说,你不是什么坏魔法师,而是一个好魔法师啰?那位贵族千金的父母为了讨好国王,就将她送去当侧室,却不受国王宠爱,和正宫以及其他侧室也都处不好。所以,知道那个女孩受到虐待时,你说着不想要的话就给我吧,便将她掳走了。」

    听我这么说,基尔喀哒作响地动了动喉咙部分的骨头。

    「就是这么回事。然后,我向自己掳来的千金小姐求婚,她二话不说就答应我了。之后也就演变成,我一边和大小姐展开爱的大逃亡,一边和王国军大战……啊啊,当时还真是开心啊。对了,顺带一提,我掳走的那位大小姐,就是那边那位。如何啊,她的锁骨线条很美吧。」

    我朝着基尔手指的地方望去,便看见那张小床上有具化为白骨的尸骸,整整齐齐地躺在上面。

    ……这是怎样啊。

    阿克娅在我身边看着基尔,眼睛发亮。

    她一定是非常想净化基尔,想得不得了吧。

    「事情就是这样。然后,我想请那边那位小姐帮我一个小忙。」

    基尔对我们这么说。

    「帮忙?」

    听我如此反问,基尔点了点头——

    「能不能净化我呢?她应该是足以办得到这件事的祭司吧。」

    7

    阿克娅像是咀嚼着一字一句,咏唱着魔法。

    原本是个伟大魔法师的男子,朝躺在床上的贵族千金骨骸伸出了手,放在她的手骨上。

    据阿克娅说,这位千金小姐没有留下任何一丝悔恨,已经安心成佛了。

    所以照理来说,魔法阵的大小只需要足以净化基尔就够了,但阿克娅卯足了劲,扩大了净化魔法阵。现在,魔法阵不但将千金小姐的骨骸也包含了进去,甚至已经大到足以占据整个房间了。

    基尔在一边保护着千金小姐一边战斗时受了重伤,为了能够继续保护她,他放弃人类之身,而成了巫妖。

    害我不小心觉得这个巫妖有点帅气。

    大概也是因为之前看过被阿克娅欺负的维兹(巫妖),相较之下才会觉得这个巫妖很帅吧。

    成了侧室之后,甚至无法轻易离开宅邸一步的千金小姐,经历了与国家为敌、走遍整个世界的大逃亡,最后在这个地城里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基尔说,在不方便的逃亡生活当中,她从来不曾抱怨,脸上总是挂着幸福的笑容。

    我不知道有没有让大小姐得到幸福呢……基尔如此喃喃了之后。

    「还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啊。不死者自杀这种非现实的事情,实在是办不到啊。我原本想静静待在这里等待自己腐朽殆尽,结果感受到一股非同小可的神圣力量,让我不禁从漫长的睡眠当中醒了过来。」

    在充斥着房间的柔和光芒笼罩之下,基尔这么说着,喀哒作响地笑了。

    阿克娅结束了漫长的咏唱。

    然后,她带着我至今从来没见过的温柔表情,对基尔露出了笑容。

    ……这到底是谁啊。

    正当我怀疑自己的眼睛时,阿克娅以温柔的声音对基尔说:

    「背弃天意,自愿变成巫妖的大法师,基尔。我以水之女神阿克娅之名,赦免你的罪……当你再次睁开眼睛时,眼前应该会有个胸部呈现出不自然的隆起,名为艾莉丝的女神才对。如果你不介意年龄的差距,即使不是男女关系也无所谓,无论是以任何形式都愿意的话……就向她祈愿,让你再见那位千金小姐一面吧。她一定会实现你的心愿。」

    我说真的,这到底是谁啊。

    就在我因为阿克娅完全判若两人的表现而不知所措时,基尔在充斥着光芒的房间当中,向阿克娅深深一鞠躬。

    「『Sacred Turn Undead』!」

    ——光芒散去,再次变回一片漆黑的房间当中。

    那个巫妖已然消失,而且不知为何,千金小姐的骨骸也不复存在。

    我和阿克娅在难以言喻的气氛当中,陷入一阵沉默。

    终于,我平静地对阿克娅开了口:

    「……回去吧。」

    插图

    8

    回到地上的途中。在黑暗之中,我丝毫不在乎被怪物发现的可能性,不断跟一言不发的阿克娅说话。

    「你觉得,那个不死者可以再见到那位千金小姐一面吗?」

    「……天晓得。不过,艾莉丝应该会设法帮他的忙才对。」

    对于阿克娅如此冷淡的回答,我轻声回了句「这样啊」。

    接着,我试着改变话题,以最爽朗的声音说:

    「话说回来,那个巫妖还真是个好人呢。说什么因为自己已经用不到了,就把放在柜子里的财产给了我们。虽然不知道价值有多少,我们回到镇上之后再平分吧。」

    听我这么说,阿克娅的肩头抖了一下。

    「……是啊。我们得代替他们,好好运用这些财物才行。」

    她的声音变得比刚才大了些,也多了几分精神。

    …………

    为了打破这种沉闷的气氛,有件事我本来想回到地上等阿克娅打起精神之后再问,不过我决定现在就在这里问了。

    「呐,阿克娅。那个家伙刚才不是说了吗?」

    「……什么?」

    我向依然有些消沉的阿克娅问道:

    「……那个人说,自己是因为感觉到一股非同小可的神圣力量而醒过来。所以啊,我们在这个地城里这么容易遇见不死怪物,该不会是因为有你在吧?」

    「!」

    听了我的质疑,阿克娅抖了一下,原地站住。

    然后,她好不容易才挤出声音来:

    「怎、怎怎怎、怎么会呢——才没有这回事呢……应该啦 ……」

    然后做出如此暧昧不明的回答。

    「…………这么说来,之前无头骑士攻过来的时候,无头骑士带来的那些不死骑士,也都特别爱聚集到你身边去啊。」

    「!」

    见阿克娅又抖了一下,我默不作声,一点一点拉开了和她之间的距离。

    见我这样的动作,阿克娅一步一步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

    「和真,你为什么要离我那么远啊?为了随时因应怪物的袭击,我们应该靠得近一点才对吧。而、而且!你要搞清楚,我用粉笔做的记号,凭和真那种贫乏的夜视力看得到吗?」

    听阿克娅这么说,我瞬间露出不甘心的表情。

    或许是认为机不可失,阿克娅连珠炮似地继续追击。

    「呵呵,没错!想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可没那么容易!没错,在这种状况下我们的立场算是平起平坐……不对,只有我知道回程的路线,又能够打倒不死怪物,没有我的话,和真根本没办法一个人回去!现在的状况不如应该说是我比较有利吧!听懂了的话,今后你就要敬我为女神,称呼我为阿克娅大人,将我今天的华丽表现告诉镇上的每一个人……!」

    就在阿克娅大声喧哗的时候。

    地城的黑暗当中,远远传来某种生物的吼叫声。

    大概是因为阿克娅得意忘形地一直嚷嚷,让敌人察觉到她的声音了吧。

    我以感应敌人技能确认了一下,发现有东西正笔直地朝我们这边而来。

    我无语地紧贴着墙壁,以潜伏技能融入了黑暗之中。

    「喂,和真!等等啦!呐,你干嘛一个人用了潜伏?对不起,真的非常抱歉,是我不对!我承认我错了,所以也对我使用潜伏技能嘛!对不起啦,和真!呐,和真大人——!」

    9

    「……我大概猜想得到会变成这样,不过可以问一下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在小木屋等我们的惠惠,劈头就这么问。

    「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和真啦——!和真他————————!」

    我一边安慰着在我身后哭泣的阿克娅,轻抚着她的头说:

    「不要只会怪别人好吗,还不是你那种吸引不死怪物的体质害的!害我就连回程也累得要死!把我一开始对你的高评价还来!」

    「可是可是,我天生就是如此神圣、充满生命力,这我也没办法啊!还是怎样?和真是要我把这身神圣的气焰降低到你那种茧居尼特的水平吗!要是我这么做的话,分散在世界各地的那些虔诚的阿克西斯教徒们,不知道会有多么感叹痛心……!」

    「这个家伙完全没在反省!你给我再进去地城一趟,去找刚才的巫妖和千金小姐的指甲垢回来!然后稍微学习一下他们两位,分一点他们的纯真吧!」

    「你这个茧居尼特,居然要女神向巫妖学习!」

    我拉开试图掐我脖子的阿克娅。

    「……巫妖和千金小姐?」

    而达克妮丝歪着头,这么问我。

    我一面抵挡哭着对我动手动脚的阿克娅,一面为达克妮丝她们大致说明发生了什么事。

    「据阿克娅说,那位千金小姐对现世毫无留恋,完全成佛了。不过,那位千金小姐对于辛苦的逃亡生活不知道做何感想。那个巫妖说了,自己不知道有没有让大小姐得到幸福。那位千金小姐在他身边,不知道幸不幸福啊?」

    我不经意地这么说。

    「……很幸福吧,她一定很幸福。我可以断言,对于那位千金小姐来说,逃亡生活肯定是人生当中最开心的一段日子。」

    达克妮丝做出如此耐人寻味的发言,面露了稍微有些落寞的笑容。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