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四卷 废柴四重奏 第四章 为稀奇古怪的事件提供救援!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四卷 废柴四重奏 第四章 为稀奇古怪的事件提供救援!

    1

    旅店的一楼有地方可以用餐。

    「这个城镇,似乎陷入了危险的危机。」

    这里提供的餐点很有高级旅店的风格,健康又美味。当我们在这里吃着早餐时,阿克娅这么说。

    什么叫做危险的危机啊,遣词用字可以再更正确一点吗?

    「你不是哭了一整晚吗,怎么突然说出这种话来啊?对这个城镇来说,现在最危险的就是你的特殊体质吧。你只准在房间附设的露天浴池泡澡喔!」

    听我这么说,阿克娅重重拍打了桌子,同时说:

    「好好听我说啦!我净化温泉也不是自己喜欢愿意的啊。就连达克妮丝放在豪宅浴室的高级入浴剂也一样,我试过将那些全都倒进浴池里,结果还是三两下就被我净化了,那这样温泉当然也会被我净化啊。」

    「咦咦?你把那些入浴剂全都用掉了吗!我才刚从王都特地以邮购方式买到的耶!」

    没理会哭诉的达克妮丝,阿克娅继续说了下去:

    「可是很奇怪,我在泡阿克西斯教团的秘汤时,花费很多时间才净化了温泉。说到我的净化能力,可是厉害到不行喔。比方说……」

    说到这里,阿克娅突然将食指伸进我正要喝的咖啡里面。

    事情只发生在哟瞬之间,不过才一眨眼的工夫,黑色的咖啡就变成了透明的热开水。在大家的注视之下,阿克娅微微歪了头说:

    「……看吧?」

    「看吧?你个头啦!搞什么鬼啊,白痴!给我拿一杯新的咖啡过来!」

    阿克娅舔了舔自己的食指指尖,对着放下那杯热开水的我说:

    「如你所见,一般来说就像这样,瞬间就结束了。然而,却只有那个时候花费了不少时间,这也就证明了温泉受到相当严重的污染……听说这个城镇到处都传出温泉的品质突然恶化的灾情不是吗?也就是说,这一定是视我们阿克西斯教团为威胁的魔王军,认为即使正面挑战我们也赢不了,所以才想来夺取阿克西斯教团最为重要的财源,也就是温泉!」

    「「这样啊,好可怕喔!」」

    「相信我啦——!」

    达克妮丝和惠惠同时这样敷衍了阿克娅,害她用力拍打桌子表示抗议。

    眼见阿克娅如此反应,两人一脸像是头上冒出问号的模样说:

    「再说了,不过就是几个温泉的品质变差了而已嘛。为什么会扯到魔王军之类的呢?」

    「的确是有许多人相当受不了阿克西斯教团,并敬而远之,但是有可能会因此做出这种拐弯抹角的事情来吗?」

    就是已经在做这种拐弯抹角的事情了啊……

    可恶,昨天在浴场碰见的那个男人,果然和魔王军有关吧。

    在我的印象中,他好像说过在阿克西斯教团的秘汤动了什么手脚之类。

    而他的行动就这样被阿克娅阻止了,这固然是一件好事啦……

    怎么办,我应该告诉大家吗?

    但要是我说了,事情肯定会闹得很大。

    马上就会有人将这件事通报这个城镇的冒险者公会,而我们也会被迫协助他们吧。

    难得的旅行将就此整个泡汤,到时候又得对付危险的跟魔王军有关的敌人。

    我的直觉告诉我,昨天在浴场碰见的那两个人很强。

    一个敢大大方方地来到阿克西斯教团的大本营进行温泉疗法,另一个可以独自进行破坏的行动。

    光从这些看来也能得知,他们根本就不是我这个连对付喽啰小怪,都能从树上掉下来摔死的弱小冒险者,所能够对付得来的对手。

    「我要为了保护这个城镇而奋起!所以大家也愿意协助我吧?」

    「我还要上街散步什么的,有很多事情要忙,没办法啦。」

    「我昨天已经清楚了解到阿克西斯教徒有多可怕,所以今天我就不奉陪了。我要跟着和真一起走。」

    我和惠惠断然拒绝。

    「为什么啊——!散步又不是多重要的事情!惠惠也是,你不要那么讨厌我们教团的那些孩子们嘛!不、不然,达克妮丝……」

    「呜……我、我因为那个,就是……」

    「拜托你啦——————!」

    「我知道了啦,陪你去就是了嘛!我会陪你啦,所以你不要净化我的葡萄汁啊!」

    看见被阿克娅哭求的达克妮丝屈服了,我忽然想到一件事。

    「这么说来,维兹怎么还不起床啊?说来说去,维兹碰上你的时候那么好说话,只要你说一声,她应该愿意陪你吧?」

    「维兹啊,因为我抱着她哭了一整晚,结果到了早上,她被我的眼泪弄到差点消失,现在整个人精疲力尽,所以还是让她继续睡吧。」

    「在拯救城镇之前,你倒是先拯救维兹啊!维兹来到这个城镇之后,会几乎都躺在床上,全都是你害的嘛!」

    目送阿克娅拖着达克妮丝离开之后,我和惠惠一起思考着接下来要做什么。

    就算要观光,温泉城镇其实意外的也没什么地方好逛。

    要漫无目的地四处闲晃也不是不行,不过要是像昨天一样,接二连三碰上招揽入教的话,那也很扫兴……

    正当我在烦恼的时候,惠惠拉了拉我的袖子说:

    「如果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就陪我到城镇外面去发一下爆裂魔法吧。」

    「你就连来到这种地方也要那样搞啊?」

    在阿克赛尔,惠惠的一天一爆裂已经变成某种地方特色了,因此那倒还没什么问题。不过要是在这个城镇的外面施展爆裂魔法,这里的居民就算再怎么怪胎,也是会发生骚动吧。

    不过,也罢。只要距离城镇够远,应该就没关系了吧。

    我答应了惠惠的一天一爆裂之后,她便开心地喝着饮料。

    「早安……呜呜,各位都好早起啊……」

    随着疲惫的声音一起下楼来的是维兹。原本已经相当苍白的脸色,现在更是变得惨白,整个人看起来精疲力尽。

    「早啊。你已经没事了吗?我听说阿克娅害得你差点就消失了。」

    「是啊,我还一度看到我在从事冒险者工作的时候,一起组队的伙伴们呢。他们在河的另外一端慌忙地叫我别过去……不过现在总算是比较好一点了。」

    维兹随口说出这种惊人的事情。

    那不就是所谓的死亡体验吗?

    应该说,原来不死者也可以经历死亡体验啊?

    「维兹今天有什么计划吗?我和惠惠等一下想到城镇外面去。」

    「我是没有什么计划啦……你们想要到城镇外面去啊。栖息在这一带的怪物多半都相当强喔,你们不介意的话,我也跟着去好了。」

    维兹怯生生地说出这种令人感激的话。

    「请你务必跟来!太好了,有正牌的魔法师同行的话,出去外面也可以放心了。」

    「喂,你倒是说说看哪里有冒牌魔法师啊。」

    2

    难得出门,我们决定在施展爆裂魔法之前先在镇上散步一下。

    我们今天还没碰上阿克西斯教徒那令人困扰的招揽行为。

    惠惠让点仔坐在肩上,走在前面,心情大好。

    我一边看着她的背影,一边问了走在身旁的维兹:

    「呐,维兹。今天早上你提到『我在从事冒险者工作的时候一起组队的伙伴们』对吧?所以我忽然有点好奇。就是啊,维兹为什么会变成巫妖啊?这样讲不知道恰不恰当……不过维兹在阿克赛尔那个充满怪胎的城镇当中,算是少数个性正常的人之一了。而且维兹原本又是有名的冒险者,怎么会违反自然的定律而变成了巫妖呢?这让我觉得有点匪夷所思啊。」

    突然问这种问题是不太礼貌,但我从之前就对这件事相当好奇了。

    除了维兹以外,我还在地城里见过另一个巫妖。

    那个人说,他是为了保护珍视的人才会变成巫妖,是不得已的状况。

    维兹烦恼了一下之后……

    「这个嘛……这件事说来话长,所以过一阵子再找个时间,趁阿克娅大人也在场的时候,我再说好吗?」

    就带着灿烂的笑容对我这么说了。

    好吧,既然她本人都这么说,还是让阿克娅也一起听好了。

    我不知道维兹是因为怎样的缘由而变成了巫妖,不过如果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阿克娅对待维兹的态度或许也会比较好吧。

    「那你就等到阿克娅在的时候再说好了。」听我这么讲,维兹便笑眯眯地答道:

    「好的,到时候也请巴尼尔先生一起来忆当年好了。我在当冒险者的时候,还曾经跟巴尼尔先生展开过死斗呢。」

    什么?我超想听的啊。

    而且我更想听她在那之后为何会和巴尼尔变成朋友……而且不如说……

    「呐,用到忆当年这种字眼,那维兹是在几岁的时候变成巫妖的啊?」

    「二十岁的时候。」

    是喔。

    「原来如此,外表看起来也差不多是这个岁数呢。那在你变成这个模样之后,已经过了多久了啊?应该说,你现在几岁?」

    「二十岁啊。因为变成巫妖之后,年龄就不会再增长了。」

    「咦……?不,可是……」

    「无论过了多少年,我永远都是二十岁喔。」

    「……这、这样啊。」

    因为她散发出一种不由分说的感觉,我看还是不要再多嘴好了。

    年龄对于女性来讲,终究是不能说的秘密。

    这时,走在前面的惠惠突然说:

    「对了,我有件事情想问问维兹……在魔王军里面,除了维兹以外还有没有人会使用爆裂魔法?就是……你认不认识一个会使用爆裂魔法的巨乳大姊姊?」

    这个家伙没头没脑的说这是什么话啊?

    「不,据我所知,魔王军当中会使用爆裂魔法的只有我一个人。话虽如此,我还待在魔王先生的城堡里,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啊。所以,如果是在我离开城堡之后才进去的人,我就不清楚了呢……」

    「原来如此,那就算了。」

    惠惠轻叹了一口气。

    怎么可以算了。

    「喂,什么巨乳大姊姊啊?不准擅自结束这个话题,快说明到我可以接受为止。」

    「这、这个男人是怎样……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应该说,我之所以会来到阿克赛尔,理由之一就是因为听说阿克赛尔有个会用爆裂魔法的女魔法师。不过,那个人指的好像是维兹就是了。」

    「是喔——?那这件事和那个巨乳有什么关系?说清楚一点。」

    「至少在巨乳后面加上大姊姊或是魔法师之类的词汇好吗?那个人是我的目标,总有一天,我要见到那个人……」

    「……你所谓的目标,是指胸部方面吗?」

    「我宰了你。」

    惠惠高举法杖作势要打我,于是我一把抓住了惠惠的头来抵挡她。

    「……奇怪了?刚才那个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这时,维兹看着城镇当中的温泉密集处说了这句话。

    我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

    「喂,惠惠、维兹!赶快离开城镇,发完魔法,才可以快点回来观光啊!」

    看见那个家伙之后,我便拖着她们两个人,准备要离开现场。

    维兹说她好像在哪里见过的那个家伙。

    也就是昨天我在浴场撞见的那个,说话令人滋生疑窦的男人。

    这么一来肯定没错。

    维兹见过那个男人,那就表示他一定和魔王军有关。

    别这样好吗,我只是一个没有任何力量,只比普通人强一点的最弱职业好吗!

    不要再把我卷进任何麻烦当中了啦!

    「对喔,赶快完成今天的例行公事,带着畅快的心情观光去!今天还有维兹在,就算发生什么事情也可以放心。我想找一群怪物,然后朝它们发射爆裂魔法!」

    「啊啊,和真先生,别那么赶嘛!嗯……他到底是谁啊?」

    不可以让那个男人和维兹有所接触。

    我的直觉明确地这么主张着。

    3

    或许是因为这个地方充满了纯净的水资源吧。

    走出阿尔坎雷堤亚之后,立刻就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

    「到那片森林去吧!那里一定有很多怪物!我们去猎杀吧,快点去猎杀它们吧!」

    我一面按住变得格外好战的惠惠,一面和维兹一起跟在惠惠身后前进。

    我使用感应敌人技能,发现森林里确实四处都有怪物的反应。

    「嗯,确实有一大堆。话说回来,怪物们似乎也发现我们了,但为什么没有采取主动攻击呢?」

    虽然感觉得到气息,却连个影子都没看到。

    「一定是因为我们是从阿尔坎雷堤亚走出来的人类,所以它们在警戒吧。因为这个城镇的人们多半都是阿克西斯教徒……听说连怪物都不敢靠近阿克西斯教徒。」

    那些人到底是多么受到鄙弃啊?

    「还有……或许是因为有我在的关系吧。怪物们会基于本能,避开身为巫妖的我。」

    说着,维兹苦笑了一下。

    对喔,虽然很容易忘记这件事,但别看维兹这样,她可是魔王军的挂名干部。

    尽管只是挂名,实力还是足以让她获选为干部。

    然后,贝尔迪亚到来的时候,还有巴尼尔到来的时候。

    在那些拥有强大力量的人来到城镇附近时,怪物们也都会保持警戒。

    现在对于维兹,它们也是本能性地感到害怕。

    我们住在阿克赛尔这么久了,却不曾听说怪物闯进镇上的事件,或许也和维兹就住在镇上有关吧。

    「嗯……那就没办法了。既然如此,只好随便找个地方轰一下魔法,结束今天的例行公事吧。其实我本来是想轰在怪物身上,顺便练等的说……」

    在做出如此吓人的发言之后,惠惠开始咏唱爆裂魔法。

    耗费那么多魔力的大魔法,这个家伙却拿来毫无意义地随便乱施展,真的是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那应该有更多能够贡献这个社会的使用方式才对吧。

    正当我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她好像已经准备好魔法了。

    「『Explosion』!」

    惠惠从她的手上,真的是随便找个地方就发出了爆裂魔法,使得爆炸声传遍这一带,也撼动了地面。

    树木成了断枝残干,地面也被挖开,在森林里留下了壮烈的破坏痕迹。

    突如其来的疯狂举动吓得鸟儿们也同时振翅高飞,森林里一阵骚动。

    「呼……好了,我们回去吧。那么就麻烦你背我啰。」

    而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的家伙,现在则是趴在地面上,一派平静地这么说。

    见惠惠像是本该如此似地要求我背她回去,让我有点想把她丢在这里。

    「每次都这样,你的魔力消耗量就是没办法降低一点吗?我分你一些魔力就是了,自己走吧。」

    说着,我使用「Drain Touch」将魔力分给她。

    或许是分过去的魔力不多,惠惠站起来的时候整个人依然摇摇晃晃的,站得不是很稳。

    然后,她确认了一下自己的冒险者卡片之后,微微一笑。

    「哎呀,好像波及到几只躲在那边的狗头人了。冒险者卡片上的讨伐怪物栏上记录了狗头人,日期是今天呢。」

    ……这可不行。

    仔细想想,目前还是我的等级最低。

    虽然在之前讨伐奔跑蜥蜴还有跳高鹰鸢让我提高了两个等级,不过现在依然是我最低。

    至于因为升等而得到的新的技能点数,就用来学点攻击技能,以方便贪经验值好了。

    正当我想着这些的时候——

    「……嗯?有东西往这边跑过来了。感应敌人技能感知到有东西往我们这边移动,速度相当快。」

    「哦?会不会是听到爆裂魔法的声音才跑过来的啊。」

    从森林深处直线往我们这边冲过来的那个,即使我用了千里眼技能也只知道是黑色的东西,实在是看不太清楚。

    黑色的?

    ……我知道那是什么了。

    我记得那是和哥布林、狗头人之类,弱小又好吃的怪物共生的凶恶怪物。

    简而言之,就是长着黑色毛皮的剑齿虎。

    「吼噜噜噜噜噜噜噜——!」

    新进冒险者的天敌,初学者杀手就在眼前。

    「维兹、维兹——!想想、想想办法处理它!」

    「和真,用那招啦,狙击啦狙击!距离还很远,就用狙击收拾掉它吧!」

    「我把弓之类的装备都放在旅店了啦!」

    「你怎么这么靠不住啊,再怎么疏忽也太夸张了吧!就是因为这样,你的等级才会过了这么久依然只有我的一半啦!」

    「你这个家伙!也不想想说到头来会把怪物引来的究竟是谁!小心我吸走你的魔力,然后把你丢在这里喔!」

    「我会设法处理它,两位请冷静一点!包在我身上,还请你们两位退开!」

    维兹走上前去,掩护正在吵架的我们。

    我使用「Create Earth」制造出干土,准备以攻击眼睛的方式进行最低限度的支援。

    而惠惠则是紧紧贴在我身后。

    ……这时,尽管初学者杀手已经进逼而至,维兹依然没有要使用魔法的打算。

    「喂,维兹?呜、喂,维兹!」

    「啊啊!」

    就在我和惠惠的眼前,初学者杀手扑到呆立在原地的维兹身上。

    躯体像牛一样巨大的初学者杀手,轻而易举地将维兹推倒在地。

    就在惠惠惊叫之际,我将握着干土的手向前伸出,准备以风魔法将干土吹向初学者杀手的眼睛——!

    「「……咦?」」

    这时,压在维兹身上的初学者杀手,突然口吐白沫昏倒了。

    至于应该在初学者杀手扑过来的时候,被抓伤了才对的维兹,默默地从初学者杀手身下爬出来之后,却是一副毫发无伤、若无其事的模样。

    「……对喔,除了施加过魔法的武器之外,物理攻击对巫妖都无法产生作用。而且以吸取对方的魔力、生命力的『Drain Touch』为首,巫妖具备的特殊能力可以在攻击的同时,在目标身上引发各种异常状态。下毒和麻痹,睡眠及诅咒……对于维兹而言,对付这种对手连魔法都没必要用。」

    巫妖超强的。

    平常被阿克娅迫害,或是被巴尼尔烤焦的她,就像是不存在一样。

    「呼……那么,我们回镇上去吧。」

    这么说着,维兹喘了一口气,同时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露出微笑。

    4

    当我们回到镇上,发现闹区的正中央围了一群人。

    「那是怎样?有什么活动吗?」

    「不知道在做什么呢。既然是观光胜地,或许是娱乐观光客的街头艺人吧。」

    我和惠惠对人群产生了兴趣,便朝那边走去。

    「……是阿克娅大人耶,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呢?」

    而被围在人群中央的是阿克娅。

    也不知道是在干嘛,阿克娅站在一个木箱上,手中拿着看似扩音器的东西,而达克妮丝则是站在她身边,满脸通红,整个人发着抖,似乎觉得很丢脸。

    我记得那个东西应该是施加了风魔法的魔道具。她到底想拿那个东西来干嘛啊?

    像是在回答我这个疑问似地,阿克娅大声演说了起来。

    「亲爱的阿克西斯教徒们!这个城镇,现在正遭受到魔王军的破坏行动所侵袭!」

    听她这么说,一旁的达克妮丝害羞地低下头。

    「至于他们究竟是采取了什么行动……那就是在这个城镇的温泉当中混入毒物!经过我的确认,已经有许多温泉遭到破坏了!」

    那个家伙从一大早就到处泡温泉是吧。

    「我可没听说这件事喔。我才刚泡过附近的温泉,也没觉得怎样啊!」

    一个围观群众这么问了阿克娅。

    对此,阿克娅点了点头之后说:

    「那是因为本小姐到处在净化温泉里的毒素,这一带的温泉我也全都净化完成了。不过,现在还不能放心。所以我在此有件事情要拜托大家配合!在这次的事件解决之前,请大家不要泡温泉!」

    听阿克娅这么说,周遭的人都议论纷纷了起来。

    这时,阿克娅戳了一下呆站在她身旁的达克妮丝。

    被戳的达克妮丝抖了一下,带着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好像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

    这时,一个拉着摊车的大叔说:

    「这里可是温泉城镇啊,祭司小姐。温泉是我们最重要的揽客工具,你现在叫大家不准泡温泉,那不就没戏唱了。」

    「没错没错。再说了,魔王军有什么理由要在这个城镇的温泉里下毒啊?」

    其他的围观群众也这么说,彼此交头接耳了起来。

    「当然有!理由就是要让这个城镇失去最大的观光资源——温泉,并毁掉阿克西斯教团的收入来源!没错,魔王军最害怕各位阿克西斯教徒了!并不是因为只有我一个人不能泡温泉大家却可以,出于各种羡慕忌妒恨,才会说出这种话来找大家的麻烦!好了,各位虔诚的阿克西斯教徒……」

    就在这个时候。

    「啊!竟然在这种地方!喂,你这个家伙!你对我们的旅店的温泉干了什么好事!怎么会变成普通的热水啊!」

    大概是某间温泉旅店的老板吧。

    有个男人站在远离围观群众的地方,恶狠狠地瞪着阿克娅。

    而且除了他以外,还有好几个男人也都是一脸凶狠地和他站在一起。

    「真的,竟然在这种地方!喂,大家,帮忙抓住那个家伙!那个女人是来搞破坏的,她把镇上的温泉全都变成热水了!」

    「没错,她很有可能是魔王军的爪牙,是被派来破坏阿克西斯教团作为根据地的这个温泉城镇!」

    这是什么超展开啊?

    那个家伙口口声声说什么要保护温泉,结果自己跑去毁掉那些温泉是怎样。

    「不不、不是啦!这是有正当理由的!大家请听我说!其实是这样的,我到处去净化的那些温泉,全都含有毒素啊!是啦,过程当中或许是净化了几个正常的温泉没有错,可是,我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大家好……」

    「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先知会我们一声不就得了!再说,你说你净化了那些温泉,但是要净化这么大量的温泉哪有那么容易!你好像专挑没有人在的时候闯进那些温泉不是吗!我看你是抓准了没人的时机,擅自放掉浴池里的温泉,换成冲身体用的普通热水而已吧!」

    「不不不、不是——!要是有人在我进行净化的时候看见我,大家就会发现我的真实身分!到时候一定会造成大骚动,后果不堪设想……!」

    啊!这下糟了!

    照这样发展下去,那个家伙肯定会说些不必要的话!

    「喂,惠惠、维兹!在她们两个发现我们之前先离开这里吧!假装不认识她们!」

    「咦咦!事情都闹到这么大了,你却想丢下她们吗?应该说,这种状况也只有和真应付得了了吧,赶快去想办法解决一下啦!」

    「阿克娅大人快哭出来了喔!和真先生,再这样下去……!」

    听着两人这么说的同时,我看着与我们相隔甚远的阿克娅。

    在人群之中,旅店的老板之一厉声指责:

    「说什么会造成大骚动、后果不堪设想,现在的后果已经很不堪设想了好吗!再说了,你的真实身分又是什么?难不成你真的是魔王军的成员吗!」

    「咦咦?不、不是啦!呐,达克妮丝,你一直愣在那边干什么,快帮我说话啊!还有,我们事前不是商量好了吗,你要在我身旁大声说啊!阿克西斯教!请多多支持阿克西斯教!说啊!别害羞了,快说啊!」

    「请、请多多支持……阿克……西斯……」

    在大群围观者的包围之下,达克妮丝红着脸,嘟嘟哝哝地说了。

    ……真是可怜她了。

    「真是够了!好吧,既然如此,本小姐就要公布真实身分了!在场的各位虔诚的阿克西斯教徒啊!我的名字是阿克娅!没错,就是你们所崇拜的,水之女神阿克娅!我可爱的信众啊!如你们所见,我亲自来到这里拯救你们了!」

    站在木箱上大声嚷嚷的阿克娅,终究还是这么说了。

    原本乖乖看着,打算静观其变的听众们听见这番话,立刻陷入一片寂静。

    「……好,走吧。动作快,惠惠。」

    「……这下真的不妙了。到刚才为止或许都还有转圜的余地,不过这下真的不行了。我们开溜吧!」

    「等、等一下,和真先生?惠惠小姐!阿克娅大人和达克妮丝小姐呢……!」

    就在我和惠惠蹑手蹑脚地离开现场的时候,突然响起一阵叫骂声:

    「少胡说八道了,无礼的家伙!」

    「不过是有蓝发蓝眼就想冒充阿克娅女神,小心遭天谴!」

    「浸猪笼啦!拿猪笼把她装起来丢进湖里!既然她说自己是水之女神阿克娅,那被丢进湖里一定也不会怎样吧!」

    「哇啊啊啊啊啊!住手——!是真的!我真的是女神啦!」

    「啊啊!竟、竟然丢石头……!不、不可以……!阿克娅,躲到我后面来!」

    「「………………」」

    「等一下,你们两位要上哪去啊!啊啊,阿克娅大人……!」

    丢下被人丢石头的阿克娅和达克妮丝,我和惠惠快步开溜。

    ——在镇上绕了一大圈才回到旅店的我们,发现阿克娅已经先回来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克娅一直哭个不停。

    总觉得,这个家伙自从来到这个城镇之后,就一直哭个不停啊。

    「阿、阿克娅大人,喝点热牛奶吧,喝了可以安定心情……」在女生们住的大房间中央,维兹安慰着不断哭泣的阿克娅。

    在她们身边的达克妮丝,尽管浑身上下都伤痕累累,脸色却莫名地红润,一脸满足地喝着红茶。

    后来大家好像是对她们又是丢石头,又是怒骂的样子。

    不过,这个变态好像真的喜欢上这个城镇了。干脆把这个家伙丢在这里,我们自己回去算了。

    「太过分了————!我明明就为了大家做了那么多努力——!为什么却得被自己的信徒丢石头啊!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克娅大人,请、请冷静下来!否则激动的阿克娅大人所散发出的神气,会害我开始逐渐消失的——!」

    慌张的维兹赶紧将热牛奶递给阿克娅。

    阿克娅看着热牛奶,一边吸着鼻子一边说:

    「……我比较想喝酒。」

    「我看你其实根本就没那么在意吧。」

    维兹连忙下楼去要酒时,阿克娅抬起哭到眼睛都肿起来的面容说:

    「无论如何,确实有人在这个城镇从事破坏行动。我去过的温泉当中,有好几个都已经受到严重污染了。要是有人泡了那种温泉,肯定会生病。」

    「阿克娅唯一可靠的只有身为祭司的能力,既然她都说成这样了,那应该是真的了吧?不过,现在就连犯人的身分都还无法锁定,以目前的情况来说,我们根本无计可施。」

    「也是呢。姑且还是向冒险者公会和管理温泉的协会报告一下,之后应该也只能交给他们处理了吧。」

    听达克妮丝和惠惠这么说,阿克娅心有不甘地咬牙切齿。

    既然事情和阿克西斯教团有关,她应该很想亲手解决吧。

    但是,就算再怎么重视那些信众,都被他们那样对待了,实在不需要坚持拯救他们吧。

    「呜呜……可是,再这样下去,我可爱的信众会……」

    泪眼汪汪的阿克娅,用力抓住桌子的边缘。

    真拿她没办法……

    「明天我也一起协助你就是了啦。但是相对的,千万别搞成必须战斗的状况喔。要是找到犯人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冒险者公会。这样总行了吧?」

    听我说完,阿克娅的脸上这才恢复了神采。

    5

    「那么,我就在旅店待命啰。大家行动时请务必小心!」

    隔天早上。

    在维兹的目送之下,我们前往这个城镇的冒险者公会。

    维兹要留下来当连络人。

    我们准备请公会到处收集情报,要是有什么消息再连络我们,所以必须有个让公会连络得到的人。

    把维兹留在旅店,我们四个人前往温泉密集的地区。

    「不过,就算是要找犯人,我们又该怎么做啊?即使找到可疑人士,如果没办法在他将毒物混进温泉的当下抓到人的话,也无法进行逮捕吧。」

    对于谁是犯人,其实我已经有头绪了。

    八成就是出现在我们住的那间旅店的,那个肤色偏黑的棕发男子吧。

    后来,那位大姊姊和那个男人都没在旅店再次出现了。

    那位大姊姊说没办法继续在这里进行温泉疗法了,所以或许已经离开这个城镇了吧。

    既然如此,应该是那个男的独自在暗中动手脚才对……

    「哼哼,包在我身上就对了!其实,为了寻找犯人,我早就采取行动了。听好啰?犯人应该是在同一天之内去过好几次温泉。因为想下毒的话,以客人身分潜入是最方便的。」

    难得有在动脑的阿克娅,挺起胸膛这么说:

    「所以,我拜托了好几间温泉旅店,请他们观察来的都是些怎样的客人,并请他们记住客人的特征,一间一间请他们填问卷。」

    「你这次真的很尽心尽力耶……」

    看来她真的很疼爱自己的信徒。不过,如果她平常也能这么尽心尽力就好了。

    「原来如此。就算是观光客或者是再怎么喜欢温泉的人,应该也不可能在一天之内频繁地去泡好几个不同的温泉才对。只要请各个温泉的人告诉我们客人的特征,就可以透过目击情报的多寡来锁定嫌犯了。」

    很会举一反三的惠惠不停点头,表示赞同。

    「而且要是在我们锁定的目标出现过的旅店发生过什么骚动的话,就可以确定他真的是犯人了吧。」

    达克妮丝也佩服地这么说。

    「就是这样!好了,我们就到我拜托过的那些旅店去回收问卷吧!」

    我真的要说,如果她平常就能有这种表现,该有多好。

    同时,我们也对于阿克娅的能力其实有这么好而感到惊讶。

    我们分头前往各家旅店,回收了发出去的问卷。

    然后,我们在镇上的公园集合,将问卷排在长椅上,开始统计。

    「——问卷的结果出来了!最常出入温泉旅店的人物,其特征是……」

    「头发和眼睛都是水蓝色,披着浅紫色明衣的女人。」

    「原来犯人就是你啊。」

    「才不是!等一下啦,我确实也去了很多温泉,但那是为了净化啊!看那些发生过问题的旅店的问卷,上头应该是写了最后一个进去的客人的特征。最后一个进去的人最可疑!」

    我依照阿克娅所说,查阅发生过问题的温泉旅店的问卷,看了最后一个进去的客人的特征之后……

    「头发和眼睛都是水蓝色的女人跑进去捣乱,把温泉换成了热水……」

    「……不就是你吗。」

    「为什么——!这什么烂问卷啊!一点用也没有!」

    「不,等一下。」

    正当阿克娅一时火大,准备要撕破问卷的时候,惠惠阻止了她。

    惠惠露出前所未见的认真表情,拿着问卷说:

    「这个『肤色偏黑的短棕发男人』。这个人出现在各个温泉的次数,仅次于阿克娅。男生会这么喜欢泡温泉吗?」

    哎呀,不愧是以高智力著称的红魔族。

    「犯人果然是那个家伙啊。是个肌肉颇为结实,身材高大的家伙。」

    从惠惠手上接过问卷的我,自然而然地这么说……

    「……等一下。『犯人果然是那个家伙啊』是怎样,为什么和真会知道这种事情?难不成,你嘴上一直说不要不要,却还是因为担心我而到处调查过了吗?是怎样?和真先生其实是傲娇吗?」

    阿克娅两眼闪闪发亮,露出充满期待的表情这么问。

    「不,是我们第一天来到这个镇上的时候,我碰巧在浴场听见那个家伙说:『如此一来,这个可恨的教团也完蛋了。在秘汤进行的破坏行动已经完成。目前,其他温泉也都进行得相当顺利。如果全都依照计划完成的话,之后只要等待即可。对于拥有长久寿命的我们而言,等个十年、二十年也不算什么』之类的,还真是超好心的全都说出来……喔哇!干嘛,你想怎样啦!」

    听了我这番话,阿克娅掐住我的脖子说: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啊!一开始就告诉我的话,我也不用费这么大的工夫了啊!」

    「喂,混帐,放手!我这次是来进行温泉疗法的好吗!为什么每次都非得被卷进危险当中不可啊!这种麻烦的事情,我哪有可能自己主动插手去管嘛!」

    「你说得倒是很理直气壮嘛!你这个人难道都没有一点身为冒险者的自觉吗!那怎么想都是魔王军在计划要做坏事的对话吧!」

    「阿克娅,我来压制住这个垃圾!你稍微教训他一下!」

    「住、住手啦混帐!想动手啊?你们想动手的话,我也有我的打算喔!」

    6

    「呜呜……被整得好惨啊……没想到他会愤而反击……」

    魔力被我用「Drain Touch」吸干的惠惠,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浑身无力地趴在我的背上,愤恨不平的这么说。

    「真的,这个男人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被「Create Earth」和「Create Water」的组合魔法弄得满脸泥泞的达克妮丝也同样疲惫不堪,如此表示同意。

    而在这样的我们面前,头发因为中了「Freeze」而到处结霜的阿克娅,递出了一张纸。

    现在,我们来到了这个城镇的冒险者公会。

    以问卷上写的特征和我的证词为根据,阿克娅画出了那个男人的肖像画,而且完成度之高,简直就和照片没两样。

    我们带着那张肖像画来到这里,希望公会能够通缉这个男人,不过……

    「各位突然提出这种要求,我们也无法受理。各位说是路过的时候碰巧听到的,单凭这种片面的说词,想要通缉这个人恐怕也有困难。如果是长期在这个城镇表现良好,信用度高的冒险者就算了,但我们并不熟悉各位,总不能无条件相信各位的证词。如果没有更加确切的证据,可能……」

    公会的柜台人员面有难色地这么说。

    也对,我们这些来路不明的家伙突然跑来要他们通缉这个男人,他们会接受才有鬼。这时,阿克娅把脸凑到公会的柜台人员面前说:

    「呐——!既然你住在这个城镇,就表示你也是阿克西斯教徒啰?仔细看看我的脸!有没有觉得在哪里见过我啊?」

    「咦……?我并不是阿克西斯教徒。不过经你这么一说,我确实觉得好像在哪里看过这张脸……?啊啊!你是在花街那间店的第二红牌!」

    「才不是!你小心遭天谴喔!我可没有在那种低俗的店里工作过!而且还是第二红牌,感觉更是让人有点不爽!」

    听着阿克娅追究这种无法理解的地方,我忽然想到一件事。

    何必靠这个在充满信徒的城镇里也完全没有人认得出她是谁的自称女神呢,我们当中不是还有一个知名度更高的家伙在吗?

    「喂,惠惠,配合我一下。」

    「配合你什么?没头没脑的在说什么啊?」

    对趴在背上的惠惠这么说之后,我以「Drain Touch」将魔力分给她一些,让她能够自行站立。

    把一脸莫名其妙的惠惠从背上放下去之后,我将达克妮丝往前一推,然后说:

    「你知道这位小姐是谁吗!这位可是号称『王国首席参谋』的知名大贵族,达斯堤尼斯家的千金!达斯堤尼斯·福特·拉拉蒂娜大小姐!竟然将她视为来路不明的冒险者,未免也太失礼了吧!」

    「「咦咦!」」

    就连达克妮丝也和柜台人员一起惊叫出声。

    惠惠立刻想通我的用意,踏着轻轻的脚步站到达克妮丝身边说:

    「大小姐,请拿出达斯堤尼斯家的信物吧。请让这个脑袋转不过来的职员,好好见识见识吧!」

    「咦!连、连惠惠都这样!呜呜……真不想因为这种事情搬出我家的名字……」

    或许是不太想利用贵族的权力吧,达克妮丝不好意思地缩起身子,从怀里掏出项链来。

    在我出庭的时候,她也曾经拿出那条项链过。

    那或许具有类似水户黄门的印笼的功效。

    「那是……!是是、是我失礼了!我立刻就准备通缉这个男人!」

    项链的功效极为强大,柜台人员连忙从阿克娅手上接过肖像画。

    「不愧是达克妮丝!贵族的权力就是要像这样滥用对吧!」

    「阿、阿克娅!别说得那么难听,而且还说得那么大声!」

    「——那、那么!我已经遵照达斯堤尼斯小姐的指示,完成通缉这个男人的手续了。要是有查到什么情报的话,会连络您所下榻的旅店!」

    「好、好的。不好意思,拜托你了。」

    那个职员对着走出公会的我们不断低头,让达克妮丝歉疚地缩着身子。而我在这样的达克妮丝身后说:

    「喔,对了。花了多少经费之类的,都可以报达斯堤尼斯家的帐喔。」

    「!」

    7

    办完许多事情之后,在返回旅店的归途上——

    「你这个家伙!你这个家伙是怎样!」

    达克妮丝的怒气依然尚未平息。

    「你够了没啊,算我不对嘛。不然这样好了,通缉那个男人所花的费用,就由阿克娅全额支付就是了。」

    「咦咦!要我付吗?」

    「问题不在这里!而是你随便爆出我们家的名号,造成我的困扰……!」

    「喂,阿克娅,达克妮丝他们家要养她这个浪荡女儿肯定很辛苦,这点经费你就付了吧。这可是为了拯救你的教团的费用耶。」

    「喔……我知道了啦,也只能这样了。达克妮丝他们家确实很辛苦,还是我出好了。」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喔哇!你、你干嘛啊,快住手!」

    达克妮丝突然攻击我,于是我轻身一闪化解了她的攻势,并摆好架式准备好随时接招。

    「真是的,你们两个在吵闹什么啊,有路人在看耶。尤其是达克妮丝,你好歹姑且还算是千金大小姐啊,就不能表现得更端庄一点吗……」

    「什么好歹姑且还算是!我的的确确是千金大小姐!真是够了……!」

    达克妮丝显得疲惫不堪,而我一边对她挥着空拳吓唬她,一边说道:

    「我说你啊,就像对抗毁灭者的时候一样,偶尔会有完全没派上用场的时候。所以,还是趁这种时候做点比较有贵族风范的事情,保护一下庶民比较好喔。」

    「不用你鸡婆!可恶,你这个家伙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瞧不起我!」

    「嘿,攻击太过单调了!你这个家伙笨拙又迟钝,怎么可能攻击得到我呢!」

    「看我宰了你!」

    「吵死了,就跟你们说路人都在看了!」

    不断被我捉弄,最后还一边说着危险的台词,一边喘着气的达克妮丝,终于在惠惠出声之后冷静了下来。

    「真是的。明知道我是贵族,但在知道这件事之前和之后的态度,却能完全没变的家伙,大概也没几个了。」

    她在愤愤不平地这么说完之后……

    「无论是怎样的人,嘴上再怎么说不会在意,或多或少都还是会顾忌一下……」

    便像是对于我们在知道她是贵族之后,依然粗暴地对待她,而稍微感到有点高兴似地这么说了。

    「管你是贵族还是什么,达克妮丝就是达克妮丝,我才不会因此改变态度呢。而且,红魔族是面对权威或任何对象,都不会屈服的种族。即使是对贵族或国王说话,一样是没大没小的喔。」

    「惠惠……」

    「在我以前住的国家,找上政治家抱怨东抱怨西可是司空见惯呢。更何况,我是个不管身分地位高低,也没有性别歧视的男人,并不会因为你是个贫穷贵族就纵容你。」

    「连、连和真都这样说……不对……等一下,你刚才是不是叫我贫穷贵族?」

    达克妮丝一脸认真地抓住我的后颈。

    而我丝毫不在乎达克妮丝的抗议,转头对走在最后面的阿克娅说:

    「阿克娅,你也说几句话吧,叫这个家伙别继续把身分地位的差别之类的事情放在心上……了……那是什么,你在做什么?」

    我把说到一半的话吞了回去,看着阿克娅一边走,一边用她灵巧的双手制作着东西。

    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拿出来的,那应该是黏土吧。

    阿克娅拿着黏土,专心一意地制作着某样东西。

    「这个?这个啊……是我仿照达克妮丝刚才拿出来炫耀的东西做出来的。你们看,简直一模一样对吧?只要有了这个,我随时都可以坚称自己是达克妮丝家的小孩,无论想耍什么任性都……啊啊啊啊啊——!」

    达克妮丝直接把阿克娅的黏土给丢了出去。

    「——欢迎回来!情况如何?」

    维兹在旅店迎接我们,我们也向她报告了事情的经过。

    既然已经将通缉单交给公会,也请公会发给各个温泉了,我们能做的事情便到此为止。

    那个男人也已经无法随便靠近温泉,大概就连在镇上走动都有困难了吧。

    接下来只需要依照当初的计划,悠闲地享受温泉就可以了。

    「到头来还是做了好多工作啊。话虽如此,能够事先阻止魔王军的诡计真是太好了……喂,达克妮丝,你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千金大小姐大概不懂,庶民的习俗当中有个惯例,一起出外旅游的男女,一定要一起泡一次混浴才行。我们明天就要回去了,所以我们赶快一起去泡一下才能交差。」

    「咦?我、我可没听过这种惯例喔!」

    「所以我不是说了吗,这是庶民的惯例,身为贵族的你,怎么可能听过呢?如果你真的想化解和我们这些庶民之间的隔阂,就应该遵照这个习俗行事。」

    「真、真的有这种规定吗……?」

    「最好是有这种规定啦。」

    听了惠惠的吐嘈,达克妮丝面红耳赤地试图揍我,而我则是化解了她的攻击。这时,有人疯狂乱敲起我们这个房间的门。

    「来了来了——哪位啊?」

    阿克娅开了门,看见的是我们刚才在冒险者公会,为了发出通缉单而拜托的那位职员。八成是全力冲刺到这边来的吧,站在门外的他,不停地喘着气。

    「怎、怎么了吗?」

    尽管心中有着不祥的预感,我还是这么问那个职员。

    「大事不妙了!温泉……!镇上的温泉接连冒出遭到污染的热水……」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