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番外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爆焰!~惠惠的回合~ 第三章 守护红魔之里者(guardians)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番外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爆焰!~惠惠的回合~ 第三章 守护红魔之里者(guardians)

    1

    「早啊,惠惠。吃过早餐了吗?」

    「早啊,芸芸。最近好像有很多人进贡给我妹妹的样子,我也就跟着分了一杯羹,所以吃得很饱。」

    「你、你有没有做人的尊严啊?」

    今天是红魔族的假日,所以不用上课。

    天上有云,不能算是晴朗。

    为了解决绿花椰宰的烦恼,我和芸芸从一大早就聚在一起了。

    「呵呵,惠惠,你看这个!」

    芸芸开心地拿出一样东西。

    那是某种桌上游戏。

    我记得这是在王都相当热门的对战游戏。

    「怎么会有这个?」

    「我叔叔到王都去旅行,带了这个当作是纪念品回来送给我。叔叔还说了什么『这个游戏一个人没办法玩,所以只要有了这个,你一定也可以……』之类的话,虽然我不太懂那是什么意思就是了。」

    ……芸芸的叔叔还真是为她着想啊。

    「我原本是想把这个带到学校去玩的,不过在那之前,你要不要在绿花椰宰先生过来之前先玩玩看?」

    「……我是无所谓,不过动脑的游戏我可不会输给你喔。」

    于是我们就在草皮上玩了起来。

    「那我就先攻啰……!」

    ——三十分钟后。

    「唔————!这、这里!我的『剑术大师』前进到这一格!」

    「『大法师』瞬间移动到这一格。」

    「惠惠,你瞬间移动的用法未免用得太贱了吧!呐,那个……我们禁止使用『大法师』好不好?」

    「不好。别再废话了,我已经听牌啰。」

    「啊啊啊啊,等等、等一下!」

    ——一个小时后。

    「成、成功了,再这样下去应该有办法打赢……!好了,惠惠,游戏结束了!『十字骑士』移动到这一格……」

    「『Explosion!」」

    「啊——!惠惠太狡猾了,哪有人打翻棋盘的,太狡猾了!」

    「可是这本规则书上清楚地写着这招喔。你看,这边写着『当大法师棋子留在己方阵营时……』……」

    ——两个小时后。

    「再一局!惠惠,拜托你,再陪我玩一局!」

    「再玩几局都会是我赢啦,你死心吧……不过这个游戏还满好玩的呢。借我玩一阵子吧,这是赢家应有的权利。」

    「啊啊!等、等一下!应该说这个游戏的规则太奇怪了吧!又是爆裂魔法又是瞬间移动的,到底是谁想出这种规则来的啊!」

    泪眼汪汪的芸芸心有不甘地伸出手指弹了弹棋子。

    「话说回来,把我们叫出来的绿花椰宰也太慢了吧。他到底在干嘛啊?」

    「……要不要去叫他啊?」

    依照芸芸所说,我们前往就在附近的绿花椰宰家。

    绿花椰宰他们家是这个村里首屈一指的鞋店。

    这里只有一家鞋店,自然会变成村里首屈一指的鞋店。

    当我们走进店里,绿花椰宰的爸爸,也就是鞋店老板就在里面。

    「不好意思,请问绿花椰宰在吗?」

    「喔,这不是惠惠吗,欢迎光临!我儿子还在睡啊。」

    ……喂。

    「不好意思,可以请你叫醒他吗?其实是绿花椰宰说『我有件事想找你们两个年幼的少女商量,呼……呼……!』这样。」

    「那个臭小子!」

    绿花椰宰的爸爸立刻冲上二楼。

    「等、等一下!绿花椰宰先生说的话和你刚才转述的内容虽然大致相同,却也有很严重的不同吧!」

    「那个尼特约了人还敢睡大头觉,不这样教训他怎么行。」

    二楼传出怒骂声和惨叫声之后,绿花椰宰终于冲了下来。

    「噫啊——!啊啊,惠惠!你太过分了吧!害老爸突然把我揍醒,还臭骂我是萝莉控臭小子!」

    「谁教你说有事情要找我们商量,自己却睡到过了约好的时间都还没起床。动作快点,该走了!」

    「啊,等一下!我还没换衣服啦!」

    ——和换好衣服的绿花椰宰一起出门的我们,走进是村里唯一的一间,菜单还很独特的咖啡厅里。

    「芸芸,你想吃什么尽管点,今天由绿花椰宰请客,不用客气。啊,我要点热量最高的冰淇淋百汇。」

    「那种台词要说也该是我说吧?更何况我又没什么钱……」

    「呃,我还很饱,所以喝水就够了……惠惠,你今天早上不是才说早餐吃了很多吗?」

    坐到桌边,并点完餐的我们,这才听起绿花椰宰的烦恼。

    「今天真是不好意思了啊。那个……我想商量的事情,其实不为别的,是……我喜欢上一个人了。」

    「咦咦!」

    「你这个尼特还好意思喜欢别人?」

    「这跟尼特不尼特无关吧!尼特会吃饭睡觉,当然也会谈恋爱啊!」

    绿花椰宰如此抗议,但我和芸芸已经没在听他说话了。

    「是、是恋爱话题!惠惠,是恋爱话题耶!」

    「还真没想到我会听身边的人说这种酸酸甜甜的恋爱话题……是说,对方是谁啊?该不会是我们认识的人吧?不,难不成……是我们两个其中一个……!」

    「喂,不准说那种失礼的话。你们两个人也考虑一下自己的年纪好吗?我又不是萝莉控……住、住手,快住手啊,你们两个!算、算我说错话了嘛,不要在我的咖啡里加辣椒酱好吗,住手!」

    绿花椰宰连忙道歉。接着,他的表情突然认真了起来。

    「那个……我喜欢的人是……」

    2

    ——魔力丰富的红魔族,从事的多半是和魔法有关的工作。

    像是魔道具师傅、魔药师傅等等。

    然后,绿花椰宰正在单恋的对象,平常的工作是占卜师,喜欢修练,闲暇时会独自上山闭关练习必杀技,就是这么一个随处可见,个性普通的红魔族。

    离开咖啡厅之后,我们走在前往她的店的路上。

    「话说回来,你怎么会偏偏喜欢上套牢呢?明明是个尼特,还真是好高骛远啊。」

    「什么叫明明是个尼特啊?尼特就不可以追求理想吗?听好了,惠惠,人类原本就该好高骛远一点。就算在工作方面也是这样。像我就不想当个卖鞋的人,我想做的是更了不起的事业啊……!」

    「不过,想和女生交往的话,还是先找个工作比较好吧……」

    我跟在阐述独特理论的绿花椰宰身后,针对套牢开始思考。

    「对方是人称红魔族首屈一指的美女套牢。相对的,这边是个一无可取、毫无特长,就连继承家业也懒,毫无前景可言的尼特……绿花椰宰,今天我们两个陪你玩就是了,要不要死心算了?」

    「别那么冷静地分析好吗!搞不好她是个喜欢废物的怪胎也说不定啊。应该先问问她喜欢怎样的男人才对吧。」

    「看来你还知道自己是个废物啊,这点倒是满让人欣赏的。好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尽力而为就是了。」

    「那、那个,既然知道自己是个废物的话,不如努力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如何?要我们去帮你问她喜欢的男生类型倒是无所谓……」

    听着我和芸芸这么说,绿花椰宰头也不回地大步前进。

    他好像是想拜托身为同性的我们去问套牢,打听一下她现在有没有喜欢的男生,还有喜欢哪种类型的男生。

    绿花椰宰想找我们商量的事情就是这个。

    「我倒觉得,不过是喜欢的类型这种问题,你大可自己去问啊。这样还可以当成开始对话的契机。」

    「要是我有那种胆识和社交能力的话,就不可能到现在还当个尼特了啊……喔,就在前面了!」

    自信满满地说着这种无药可救的话的绿花椰宰,就这样躲到树的后方,远远地观察着套牢的店。

    人称红魔族首屈一指的美女的套牢正在占卜店前面,拿着扫把扫地。

    像套牢这种美女,做着那种稀松平常的事情的身影,也能变成一幅画。

    「套牢还是一样漂亮呢……真想变成垃圾,散落在她的脚边被她扫成一堆……」

    「反正尼特已经是和垃圾差不多的东西了嘛。」

    「惠、惠惠!」

    就在我们一边这么说,一边观察状况的时候,套牢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然后就走进店里去了。

    这时,我灵光一闪。

    我不小心想到了一招。

    「绿花椰宰!就是这招!」

    「哪、哪招?变成垃圾躺在她脚边那招吗?不,再怎么说,那种奇特的玩法也该等到正式开始交往之后……」

    「你是在说什么傻话啊,才不是那样呢!我想到一个好方法了喔。套牢的店是占卜店,她是个非常神准的占卜师,所以找她占卜就对啦!没错,就是要请她占卜一下绿花椰宰未来的恋人!」

    「啊啊!这招好像很不错喔!占卜了之后,如果显示出来的结果是套牢小姐的话正好!连告白都不用,就可以直接交往!然后,要是显示出别的女生,就表示无论再怎么努力都不会顺利……」

    这样受到的打击,总比告白之后直接被甩掉还来得轻一些吧。

    但对于我的提案,绿花椰宰说:

    「别小看尼特了,要是我有钱去请她占卜的话,早就每天都去串门子了。」

    「我们可以走人了吗?」

    绿花椰宰低声下气地留住准备走人的我们。

    然而,如此一来,又有一个问题了。

    「话说,套牢小姐进店里去了……即使我们想帮你问她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突然跑进店里劈头就问这种问题好像也不太好……」

    没错,套牢和我们可以说是素昧平生,怎么可能突然跑进她店里问那种事情。

    于是,绿花椰宰双手抱胸,露出认真的表情说道:

    「真是没办法啊。看来,这下只好想办法凑到占卜费了……!」

    3

    红魔之里附近,栖息着许多强大的怪物。

    一般的冒险者别说是打倒它们了,就连逃跑也不容易。而如此难以对付的怪物们的毛皮和内臓,有些能够高价卖出。

    为了狩猎这些能够高价卖出的怪物,我们踏进村里旁边的森林里。

    「惠、惠惠……真的没问题吗……?就算有绿花椰宰先生跟在我们身边,要是有很多怪物同时攻过来的话……」

    「应该没问题啦。这个尼特,因为是个尼特,时间多到不行,没事就会进这个森林赚点零用钱和经验值。」

    「不要尼特、尼特的一直叫啦,吵死了。尼特也是有人权的……话说回来,都没有怪物呢。大概是之前为了你们的野外实习,我们几个有空的人到处驱除了强大的怪物才会这样吧……喔喔,终于找到了!」

    走在最前面的绿花椰宰压低了声音。

    在他的视线前方,有一只正在挖树根的黑色生物。

    那是有着强健的前脚,号称能够一爪摘下人头,以其傲人的威力一击必杀,名叫一击熊的怪物。

    「一击熊啊。它的肝可以卖到好价钱呢……好。」

    绿花椰宰开始咏唱某种魔法,然后……

    「『Light of Reflection』。」

    他发动了魔法。

    同时,走在前面不远处的绿花椰宰的身影就此消失。

    看来,他用的是折射光线,让人看不见自己身影的魔法。

    从草地上出现好几处向前走去的脚印看来,他应该是在隐藏身影的状态下,逐渐朝着目标靠近。

    这时,一击熊突然站了起来,不停抽动鼻子。

    然后——

    它猛然面向我们。

    「「啥!」」

    和躲起来偷看的我们完全对上了眼,一击熊因为发现猎物而开心地放声咆哮,然后直线往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芸芸,你的短剑……!我记得你有带短剑来对吧!我帅气的竞争对手芸芸啊,为了我而战吧!」

    「别这样好吗,平常明明就随便打发我,就只有在这种时候说我是竞争对手!只靠这种短剑,哪有办法对付那种怪物啊——!」

    即使想逃,一击熊的速度却是出乎意料地快!

    是说,绿花椰宰!

    绿花椰宰呢!

    「那个尼特躲到哪里去了!快点解决它好吗绿花椰宰!」

    「啊啊啊啊,别别别、别过来这边————————!」

    就在一击熊逼近到我们身边时。

    「『Light of Saber』!」

    绿花椰宰突然从空无一物的空间现身,在如此大喊的同时,手刀一挥。

    顺着手刀挥舞的轨迹,一道光线飞了出去。

    光线的轨迹上,有着依然背对绿花椰宰的一击熊。

    从肩膀到侧腹被光线划过的一击熊,又往我们这边走了几步,接着从光线穿过的部分断成两截,倒在地上。

    「呼……平常就算察觉到我的味道,一击熊也只会东张西望一阵子之后就解除警戒了啊……你们两个没事吧?打倒怪物的时机还可以吧?要是碰上套牢面临危机的时候,我就照刚才那个时机挺身而出……好痛!等、等一下!是我不好,可是救人的时候算准时机对红魔族而言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我和芸芸不发一语,继续捶打着绿花椰宰的肩膀。

    「——真是的,不可以在这种危险的地方胡闹啦。怪物的尸体要立刻处理,否则其他怪物可能会闻到血腥味聚集过来喔。」

    倒在地上的绿花椰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了起来。

    「还不是你惹我们生气的,竟然还敢讲出这种话。你快点挖出那只熊的肝,然后就尽早闪人吧。」

    如果是好几个红魔族一起狩猎的话,有时候会像这样故意让怪物曝尸荒野不处理,引来其他怪物。

    但是,我们当中唯一具备正常战斗能力的只有这个尼特而已。

    「呐……」

    这时,芸芸拉了拉我的衣袖。

    我转过头去,只见芸芸的表情僵硬,一脸苍白地看向我们身后。

    而且……

    「那那、那个……」

    她还微微颤抖,指着某个方向。

    我带着不祥的预感,顺着看了过去……!

    「逃跑吧!绿花椰宰,放弃熊肝吧!这个计划失败了!」

    「呜喔喔喔喔喔喔,等、等等我啊————!」

    「「「「嚎吼————————!」」」」

    出现在眼前的,是因为同伴遭到杀害而怒气腾腾的成群一击熊——!

    4

    「——那么,芸芸。快要中午了,我们回去吧。」

    「也对,那就明天学校见啰。」

    「等一下!你们两个不要丢下我啊!拜托你们……!」

    成功逃回村里的我们这么说完准备回家时,绿花椰宰便如此哭求。

    或许是因为他刚刚自己一个人负责引开一击熊群的注意力的关系,绿花椰宰的身上到处都沾满了泥土。

    光是这样就已经让他看起来够肮脏了,还跪倒在我们面前哭成一塌糊涂。看见比我们年长的尼特这副模样,我不禁心生同情之意……

    「唉……我知道了啦,都这么大的一个人了,别对着学生下跪嘛。我再帮你一下就是了……不过,这下该如何是好呢?请套牢占卜绿花椰宰的恋人的计划泡汤了……」

    「话说回来,那些一击熊为什么会聚集在那种地方啊?照理来说,一击熊并不是会群聚的怪物才对啊……」

    意志消沉的绿花椰宰这么说。

    「爸爸也有说过,最近森林的状况好像不太对劲,不知道和那只奇怪的怪物出现有没有关系?」

    芸芸也一边思考一边这么说,但我们怎么可能知道答案。

    「总之,继续待在这里想这些也无济于事。先回套牢的店再说吧。」

    ——于是,我们在我的提议之下再次回到店附近,但……

    「……门上挂着准备中的牌子耶,套牢小姐是不是出门了啊?」

    听芸芸这么说。

    绿花椰宰拍了我们的肩膀……

    套牢的事情问我就对了,毕竟我和她的感情那么好嘛。首先,套牢早上七点左右就会起床,真是太健康了,然后她就会把床单扔进洗衣篮里面开始准备早餐,不过套牢每天早餐都吃乌龙面呢,就这么喜欢乌龙面吗?她会先把水装进锅子里之后,利用煮开热水的时间刷牙和洗脸,真是太有效率了啊,不只脸蛋漂亮,就连头脑也很好呢,套牢好聪明啊套牢。吃完乌龙面之后套牢会把早餐的餐具和前一天晚餐的一起洗干净,前一天晚餐的餐具她会先泡水放着,真是太聪明了,一定可以当个好太太。然后套牢一早就会洗澡,一大早就洗澡呢,真是太爱干净了,晚上洗早上也洗呢,所以她的肤质才会那么好吧。洗好澡之后她就会把刚换下来的衣服放进洗衣篮里拿去洗,就是这个,这点最重要了,她会立刻清洗换下来的衣物呢,这点真是让我非常伤脑筋,不,没什么好伤脑筋的,嗯,真的不会伤脑筋,其实……还是不会伤脑筋啦,毕竟我又不会动什么歪脑筋呢。洗好衣服之后套牢就会去散步,真是太健康了。在外面晃了一阵子之后她就会到店里去,之后就像你们也知道的,首先她会开始打扫店内外,真是太爱干净了,而且所有家事都很拿手呢。花了一段时间打扫之后,就会把自己关在店里不出来,我想她在里面应该很无聊吧。说真的,只要有钱的话我每天都会去光顾喔。之后一直没有客人来的话,觉得无聊的她就会跑出店外,做做伸展操或是四处张望看有没有客人会来,真是太可爱了,不只漂亮又那么可爱真的是太犯规了啦。套牢好可爱啊套牢。之后她就会关店跑去别的地方,就这样放着自己的生意不管耶,这样奔放的她也很棒呢,真是太自由了,而我又是个歌颂自由的尼特,这么说来,我们应该非常相配吧。不过先不说这个了,以现在这个时段来说,套牢回店里的时间大概是两个多小时以后的事了吧,我们要这样继续待在这里等下去也是可以啦……你们说呢?

    就像这样,带着发亮的双眼告诉我们如此高密度的情报。

    「说……说得好像你总是亲眼见证了一样,让我有点吓到啊……为什么你会知道得那么清楚?」

    「因为只要有空,我就会过来这里调查很多事情啊。然后,不是我在自夸,我可是这个村里最有空的人。」

    这的确不是值得自夸的事情。

    应该说……

    「那、那不就是跟踪……」

    「噢,等等,芸芸啊,要是再继续说下去的话,就算你是族长的女儿,我也是不会原志你的喔。」

    还是趁现在从背后偷袭这个男人,然后把他埋在这里可能比较好。

    「总之,既然套牢本人不在这里,那也没办法了。今天就此散会吧……」

    听我这么说,芸芸点了点头。

    「放心吧,我知道她上哪去了。」

    但绿花椰宰却信心十足地这么说。

    「——还真的在这里耶。」

    「嗯……」

    真不知道是该为了找到人而感到高兴,还是该报警处理这个连这种事情都了若指掌的绿花椰宰。

    在绿花椰宰的带领之下,我们抱持着复杂的心情,站在远处望着在杂货店门口看着商品的套牢。

    「对吧?只要有心我也是很厉害的,调查这种事情不算什么。」

    就说了那不叫调查,而是跟踪……

    「……无论如何,这次她在外面。在这种状况下,即使我们找她搭话也不会太不自然了吧。我和芸芸两个人去找她,若无其事地打听她喜欢的类型好了。走吧,芸芸,请你配合我的发言。」

    「我知道了。我们赶快问清楚,赶快解决这件事情吧。」

    带着眼神黯淡,看起来就显得一脸疲态的芸芸,我们一起走进了套牢正在逛的那间杂货店里头。

    「啊,芸芸你看。这个很可爱吧?」

    「好、好可爱喔!要是喜欢的人送我这个的话,我一定……咦咦!这、这个吗?你是说这把上面雕了龙的木刀?」

    我的起头如此完美,芸芸却卡在奇怪的地方。

    (芸芸,请你好好地配合我说的话好吗!)

    (可、可是,就说是惠惠的品味太奇怪了嘛!不管怎么说,这把木刀我实在是没办法苟同啊!)

    就在我和芸芸说着悄悄话的时候,站在我身旁的套牢说:

    「哎呀,这个好可爱喔。雕在上头的龙真是帅气极了,很适合在上街闲晃的时候挂在腰间呢。」

    「咦!」

    听套牢这么说,芸芸惊叫出声。

    「就是说啊,我也这么觉得耶。这真是一件兼具实用性和可爱的设计妆点的优秀单品呢……对了、对了,套牢。我想若无其事地问你一件事情,你喜欢……你、你在做什么啊,芸芸!」

    就在我顺其自然地透过这样的对话,眼看就快要问出套牢的喜好时,芸芸却突然拉了我的手妨碍我。

    (刚才那一点都不若无其事好吗!先别说这个了,难道奇怪的是我的品味吗?果然是我有问题吗?这种木刀哪里可爱了?我真的一点也不懂!)

    (芸芸的品味一直都很不正常啊。举例来说,就像是帮猫取小黑什么的这种奇怪的名字之类……啊啊!)

    就在我们交头接耳的时候,套牢已经买完东西走出杂货店了。

    「你在搞什么啊,难得刚才那么顺利!」

    「可是!可是!」

    我们正在争论时,绿花椰宰走进店里来了。

    「你们在干嘛啊?套牢都已经跑掉啦!」

    「不,刚才真的只差一点点就成功了,却遭受到出乎预料的阻挠……而且再说了,平常就在腰际挂着一把短剑的危险人物,为什么会讨厌木刀啊!好了好了,别再说下去了,我们快走吧!」

    「别把我这把时尚的短剑和那种木刀混为一谈!」

    「你们两个都别说了,要吵架晚点再吵嘛!」

    ——看起来心情相当好的套牢雀跃地走在我们前方不远处,手中还握着她刚才称之可爱的那把木刀。

    「套牢一边挥舞木刀一边走路……这种淘气的一面也好可爱啊……」

    「客观看来应该只会觉得她是个危险人物吧。」

    我一边听着绿花椰宰和芸芸轻声说着这些事情,一边观察着以单手拿着木刀挥来挥去的套牢。

    绿花椰宰用了魔法,让我们现在得以在隐身的状态下,悄悄跟在套牢身后。

    「看来她是真的很喜欢那把木刀呢。还拿来挥砍树上掉下来的落叶,大概是想当成某种修练吧。」

    不知道我们就紧紧跟在后面的套牢,为了让枯叶掉下来,还拿起木刀敲击树干,甚至又踢又踹。

    「请、请问,你是喜欢套牢小姐的哪一点啊?对绿花椰宰先生来说,看见像那样踢树干的模样也不觉得怎样吗?」

    「长相吧。我喜欢的是套牢的长相和身材啊。长得漂亮的话,做出那种事情看起来也很可爱。」

    绿花椰宰毫不犹豫地这么说,反而让人觉得有点爽快。正当芸芸为此语塞时,我忽然想到一个主意:

    「不然这样如何?绿花椰宰,你就假装是刚好路过这里,然后若无其事地帮套牢一把,你觉得怎么样?你可以对那棵树施展风系的魔法,并将落叶吹落,算是用这招帮助她顺利进行修练。」

    「就是这招!不愧是红魔族首屈一指的天才!惠惠,你果然聪明!」

    「啊!我、我也可以想出很多让绿花椰宰先生受到女生喜欢的方法!像是整理好那头像是刚睡醒的乱发,或是先找到工作……」

    虽然燃起了竞争意识的芸芸这么提议,但绿花椰宰完全没有听进耳里,并维持着隐身的状态,步步接近套牢。

    「『Tornado』!」

    绿花椰宰引发了一阵龙卷风,将套牢高高吹上了天——

    「——你是白痴吗?你是白痴吧!」

    「还是埋了他吧。把这个尼特就地掩埋吧!」

    在确认了套牢真的平安无事之后,我们连忙就逃离那个现场,并使劲地掐住绿花椰宰的脖子。

    「等一下,你们两个都冷静一点!还有,声音要再小声一点啦!要是被她发现了,那该怎么办啊!」

    即使有一段距离,也看得见被吹上天的套牢变得一脸苍白。她对自己施展了风之魔法,设法调整平衡,好不容易才顺利落地。

    然后,她用一双红色的眼睛四处张望,似乎是在寻找施展魔法的犯人。

    绿花椰宰施展了魔法,扭曲了我们周遭的空间的光线,只要别大声说话,套牢就找不到我们。

    在这样的状态下,芸芸以双手揪紧了绿花椰宰的衣领,乖乖地照他所言,压低了音量逼问他:

    「你不是喜欢套牢小姐吗!为什么用那种致命的魔法对付她!」

    「不、不是啦!基本上我只会用上级魔法,根本不知道怎么压低威力……!而且,我一开始确实只想在远处施展魔法,吹散落叶!可是,我发现到一件事,只要将风之魔法施展在离她近一点的地方,她的裙子就会……」

    「埋了他吧。」

    「嗯,说埋就埋。」

    「等一下!拜托你们啦,先听我说嘛!」

    就在我们讲着这些蠢话的这段期间内,套牢终于一脸心有不甘地背对了我们,逐渐地走远而去。

    看来,她好像放弃找犯人了。

    「呼……无论如何,她没事就好。而且……我也知道她喜欢什么颜色了,光是这样就算有了收获。」

    我和芸芸异口同声地大喊:

    「「套牢小姐——!」

    「别别别、别啊——!」

    5

    ——差不多该吃午餐了。

    我想就这样早点回去,和米米一起吃饭……

    「等一下!你们两个别丢下我啊!」

    而且,这么说来,也好久没陪她玩了啊。把积了好几天没洗的脏衣服都洗好之后,就和她一起玩吧——

    「拜托啦,别把我当空气!太过分了,害我花了好大的工夫才甩开套牢!差点就被她看到我的长相了!」

    然后再和她一起洗澡,顺便也帮那颗毛球洗个澡……

    「求求你们——————!拜托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直鬼吼鬼叫的吵死了!不要跟过来啦,你连我们都想跟踪啊?我看你还是死了那条心,找个新的对象比较好吧。」

    「惠惠说的没错,你还是死心吧……这么说来,听说在红魔之里附近出没的怪物当中,有一种叫做安乐少女的,很可爱喔。」

    「为什么要告诉我那种情报!叫我找怪物将就一下吗!瞧你一脸乖乖牌的样子,居然会说出这么恶毒的话!」

    跟踪狂一边这么喊叫,一边绕到准备回家的我们面前。

    ——好不容易甩开套牢的绿花椰宰,从刚才就一直像这样缠着我们。

    「真是的……你再怎么求我们也没用啦。我们也没那么多闲工夫。和尼特不同,学生的假日可是非常宝贵的。」

    「求你们勉为其难吧!我请吃午餐就是了!」

    绿花椰宰在我们面前双手合十,像是在祈祷似地低下头。

    「真是的,我们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喔,怎么可能这样就会被你说动呢?你说对吧,惠惠……咦?」

    芸芸看着乖乖跟绿花椰宰走的我,惊叫出声。

    「我们就一边填饱肚子,一边开个作战会议吧。」

    「等、等一下啦,惠惠!真的拿午餐就能说动你了吗?我……我也帮忙就是了嘛,不要丢下我啦——!」

    ——在村里唯一的咖啡厅。

    「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制造一开始的契机。」

    我一面大啖羔羊肉三明治,一面竖起手指这么说。

    绿花椰宰看着我和芸芸吃午餐,一脸饥肠辘辘的样子。

    看来,这个尼特在付了我们的午餐钱之后,终于把钱用完了。

    「「契机?」」

    「是的。目前,你和套牢之间完全没有任何共通点对吧?既然如此,我和芸芸先帮你制造认识她的契机就可以了。真要说的话,最好的方法当然是以客人的身分不断光顾,变成熟客,借此培养感情。但是,你又没有收入,现在说这个也无济于事。不过是邂逅的契机,就由我们来帮你制造吧。」

    「我、我知道了!」

    「惠惠,你打算怎么制造契机?你有什么想法吗?」

    听芸芸这么说,我喝完餐后的饮料之后说:

    「这个还不简单。首先由芸芸蒙面,手拿短剑,攻击套牢。然后碰巧路过的绿花椰宰就……」

    「就是这招!」

    「我才不要!你是白痴吧?你白痴啊!」

    当我们在咖啡厅里大吵大闹时,咖啡厅的老板说话了:

    「你们从刚才就一直不时提到套牢的名字,是不是找她有事啊?套牢刚才拿着木刀,走进森林里去啰。」

    「不,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森林?」

    听老板这么说,我和芸芸不禁互看了一眼。

    也不知道有没有察觉到我们想到什么事情。

    绿花椰宰自豪地开了口……

    森林啊,套牢进森林里去啦。那也是她每天的例行公事啊,因为她很喜欢修练,总是一个人进森林里到处狩猎枝物喔。她最喜欢的猎物是火龙兽,经常把火龙兽冰起来并看着它咯咯娇笑呢。说到这个啊,这和我的兴趣也非常合呢。你们也知道我是个尼特,所以呢,每天都有一大堆空闲时间,时间多到用不完,这种时候就会用到冰块了啊。我会做出冰块然后看着冰块融化的样子发呆,有时候光是这样就可以消磨掉一整天了呢。我想,套牢一定也和我一样有这种兴趣吧。咦,不是吗?算了,随便啦。总而言之,套牢每天都会进到森林修练啊,而且套牢的战斗方式十分华丽呢,她好像最喜欢用电击系的魔法,毕竟电击的视觉效果非常漂亮,我也觉得和漂亮的套牢十分相称呢。啊,不好意思又扯远了。总之,她在这个时间进森林里去的话肯定是在修练,她的等级应该快要五十了吧,真是太厉害了,五十级的人在红魔族当中也没几个,那已经是超一流冒险者的水准了吧。又漂亮又可爱而且又强人简直就是犯规,衰牢超强的啊衰牢。战斗中的套牢是很漂亮,但是战斗结束后的套牢更是令人超心动啊。因为啊,汗水之类的会让她乌黑亮丽的秀发黏在白皙的脸颊还有后颈上呢。那简直就是犯规啊,套牢真是太犯规了,这叫我怎么能不欲火焚身呢?真希望她可以负责到底啊,真的。不过算了,这无所谓呢。不,当然有所谓,不过现在无所谓啦,总之她在这个时间进去森林的话,目的就一定是修练啦,绝对不会错喔。我想,她现在一定是一边大笑,一边追赶着一击熊或是冻住火龙兽的脚,玩得非常开心吧。好想看啊,真的好想看啊,是说我们去看吧。嗯,就是这样,我们去看吧。然后一起欣赏套牢笑起来的模样吧,就这么办。嗯,就这么办吧!

    「你真是吓死人了。再说了,比起那种危险的个人资讯,更重要的是……!我们刚才进森林时,有碰到成群的一击熊吧?而且听说最近怪物们的状况不太对劲。这样套牢她……」

    「等、等等,这样没问题吗?不是还说有人看到奇怪的怪物?还是去叫村里的人……」

    就在我和芸芸纷纷这么表示的时候,绿花椰宰站了起来,嘴里喃喃念着:

    「得去找她才行……」

    简直就像是得知女主角陷入危机的主角似的。

    「绿、绿花椰宰……先生……?」

    看见一脸认真地站了起来的绿花椰宰,芸芸露出一脸惊讶的表情。

    「我要尽快赶到森林去!然后还得找到套牢才行……!」

    听他这么说,芸芸脸色一亮。

    「就、就是这样!就是这样!现在的绿花椰宰先生,看起来十分的……!」

    正当感动不已的芸芸握紧拳头大喊时——

    「或许套牢也碰上那群一击熊了也说不定……!要是我在这个时候帅气地赶到的话会如何呢?而且,要是正好拯救了碰上危机的套牢的话呢?要是真的这样的话,她搞不好会直接说要献身给我吧!嗯……?芸芸,你刚才好像想说什么是不是?」

    「没有,我只是觉得你应该被一击熊咬死才对。」

    6

    再次来到森林里面,我发现似乎和刚才有什么不同。

    「……这是怎样?看起来像是已经发生过激烈战斗的迹象。」

    明明还在森林的入口,却已经有战斗留下来的痕迹了。

    或许是有人用过火焰或电击系的魔法,附近的树木上面有着焦痕。

    而且,有一具一击熊的尸体倒在烧焦的树木中央,头顶上还微微冒着烟。

    「树木烧焦的臭味还没消散,想必用了魔法的人应该还在附近。」

    观察了战斗痕迹的绿花椰宰这么说,然后一面提高警觉一面前进。

    「话说回来,只会绑手绑脚的我们有必要跟过来吗?要是冒出一击熊的话,我们也只能惊声尖叫,而且到处逃窜喔。」

    「嗯。老实说,我已经想回家了……」

    「你们在说什么啊,我一个人碰上套牢,怎么可能好好对话啊?不是我在自夸,和妙龄女子面对面的时候,我可是会连话都说不出来喔。」

    「说那是什么话啊?你是沟通障碍症患者吗?芸芸也说他几句…………芸芸?」

    「咦!什、什么?」

    听见沟通障碍症这几个字,芸芸抖了一下,眼神开始游移。

    ……对喔,这里也有一个有沟通障碍的家伙。

    就在这个时候——

    「……雷电魔法?」

    一道光芒从天而降,落在距离这里不远处——

    「『Lightning Strike』!」

    伴随强而有力的呐喊,天空瞬间闪了一下光,接着,一道雷电就穿过树枝的间隙,随着巨响落下。

    直接被雷劈中的一击熊,头部冒烟,瘫软在地。

    或许是因为野兽的本能吧,落雷的惊天巨响,让成群的一击熊僵在原地发抖。

    熊群中央有个红眼女子。

    手拿木刀,眼睛闪闪发亮的套牢一脸喜不自胜地咏唱着魔法。

    「『Lightning Strike』!」

    刚才的林木上面的焦痕,也是这招魔法造成的吧。

    在套牢的声音响起的同时,空中又降下一道雷光,打在无法动弹的一击熊的脑门上。在第二只一击熊中招倒地时,绿花椰宰冲了出去。

    他的表情,已经不是平常那个没出息的尼特了。

    是一个试图保护喜欢的人的,红魔族的神情。

    眼睛闪着红光的绿花椰宰全神贯注,在他咏唱的魔法当中灌注了大量的魔力。

    然后,他对准发现了我们这些新来的敌人并开始行动的一击熊群的正中间。

    「地狱的业火啊!猛烈燃烧吧!『Inferno』——!」

    使尽全力,施展了最高位的火焰魔法——!

    ……而套牢也被卷入其中。

    「套套、套牢小姐——!」

    「你这个尼特搞什么鬼啊!快点!再不快点救她的话……」

    熊熊大火不只吞噬了成群的一击熊,就连林木也被烧得焦黑;而身边围着一层水形成的薄膜的套牢,从火海之中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看来在那短短的一瞬间,她用水系的防御魔法保护了自己。

    「幸、幸好她没事……!」

    「就是说啊!我都被吓到心臓快停了……!绿花椰宰,快想办法处理一下这片火海啦!不然森林会被烧光!」

    听我这么说,绿花椰宰连忙以水系魔法扑灭火焰。

    尽管平常是个邋遢的尼特,但再怎么说也是已经学会上级魔法的红魔族。

    绿花椰宰全力施展的火焰魔法,歼灭了成群的一击熊。

    在到处都还由有余火的森林中,套牢解除了水的薄膜,以汪汪大眼看着绿花椰宰。

    不知道是因为战斗使然,还是有别的原因,只见套牢满脸通红,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一脸紧张的绿花椰宰也同样胀红着脸,重新面对套牢。

    不过,看来这个有一点点帅气的尼特,到了紧要关头还是一样窝囊。

    紧张的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显得相当慌乱。

    「……绿花椰宰好像有事情要告诉套牢。」

    「「「!」」」

    听我如此打破尴尬,在场的其他三人都紧张地屏息。

    芸芸红着脸,观望着事情的发展。

    绿花椰宰则是一副慌张的样子,像是在怪我多嘴。

    然后——

    「真是巧啊,绿花椰宰。我也有事情想告诉你。」

    对于套牢这句出乎意料的发言,不只我和芸芸,就连绿花椰宰也为之惊愕:

    「这这、这个……!你要说的,该不会是……!」

    「没错,我的心情想必和现在的你一样吧。」说着,套牢露出柔和的笑。

    看见美女套牢的微笑,绿花椰宰的脸变得像番茄一样红。

    是因为他在危急的时候拯救了她吗?

    又或者,听说有种叫做吊桥效应的东西,就是在害怕的时候会喜欢上和自己在一起的人。难道原因是这个吗?

    明明是个尼特却成功追到村里第一的美女,让我有点无法接受,但是看着脸颊泛红、眼睛发亮的芸芸,让我开始慢慢觉得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下定决心、握紧拳头,绿花椰宰终于要对套牢——!

    「我、我从很久以前,就觉得套牢……!」

    「如果你那么讨厌我的话,就早点说嘛。正好,现在我们都在这座森林里面。听说你也和我一样,经常进森林里来修练啊,应该够格当我对手才对……好了,我们来决斗吧!」

    …………

    「「「咦?」」」

    套牢以外的三个人不禁轻轻叫了一声。

    「我是不知道你到底看我哪里不爽啦!之前我就已经察觉到你在跟踪我了,不过今天更是变本加厉呢!没想到,先是在村里当中突然对我施展『Tornado』害我差点没命,现在又在我被怪物包围,而且毫无防备的时候用『Inferno』偷袭我……!呵呵,算你厉害。我对付过那么多怪物,但是能够让我陷入这样的危机当中的,你还是第一个!」

    套牢紧紧一握,手上的木刀发出声响。

    「不不不不、不对——!不是这样啦,这个误会大了!刚才的魔法,我也只是想搭救被怪物包围的套牢而已……!连你也卷进去是我的错,都怪我刚才太过忘我了!」

    听绿花椰宰脸色苍白地挥着手这么辩解,套牢握着木刀的手也放松了些,皱着眉头说:「……那之前那个龙卷风魔法又是怎么回事?虽然你躲起来了,可是早就露馅啰。会跟在我后面跑来跑去的人就只有你了。」

    「那是因为……!」

    绿花椰宰对我们投以求救的眼神。

    我们指着这样的绿花椰宰说:

    「「他刚才说是为了掀你的裙子才那么做的。」」

    高举木刀的套牢攻向绿花椰宰。

    7

    在到处挂着浅紫色布料的店里,套牢不以为然地说:

    「真是的,你们也觉得很困扰吧。是那个变态硬逼你们陪他做这些事情的吧?」

    走出森林的我们回到套牢的店里治疗伤势。

    「喂,别叫我变态好吗?我之所以那么做并不是出自色心。我只是想知道红魔族的女生们喜欢怎样的颜色,只是身为一名魔法师,出自纯粹的求知欲而……不好意思,我是有色心没错,请你快点丢掉那把木刀吧。」

    见套牢伸手要拿靠在墙边的木刀,正在接受包扎的绿花椰宰害怕地连忙这么说。

    这个变态被套牢拿木刀教训了一顿之后,现在芸芸正在帮他治疗伤势。

    看着这样的他,套牢沉沉叹了口气:

    「……真是的。如果你那么想占卜,想到不惜进森林赚钱的话,不会先找我商量一下吗?第一次的话,我可以免费帮你占卜啊。」

    「可以吗!」

    ——到头来,这个胆小的尼特就连进去森林的真正理由都不敢说出口。

    他编了一个借口,说是想请套牢占卜,为了赚取占卜费才跑进森林里的。

    然后在路上撞见套牢被怪物包围,所以才施展魔法相救。

    「龙卷风魔法当然不用说,在森林里你还差点烧死我;不过,那好歹也是想救我逃出魔物群的结果。不过,只有一次喔。所以……你到底想要我帮你占卜什么?」

    套牢从店里的后场拿出水晶球,举到绿花椰宰面前。

    「这、这个嘛……我未来的女朋友……不,老婆……不不,会喜欢上我的人?……啊啊,该占卜什么才好!」

    绿花椰宰猛然忘记了原本的目的。

    套牢见状,翻了翻白眼,心不甘情不愿地把手放到水晶球上:

    「简单来说,就是你未来的恋人是吧。未来很有可能和你结为连理的女子,将会逐渐浮现在这颗水晶球当中。未来是可以改变的。所以,我无法保证浮现在此的人肯定会和你在一起……好了,差不多该出现了吧……!」

    套牢的水晶球微微发出光芒。

    然后,在光芒平息之后……!

    「……什么都没看见耶。」

    「奇、奇怪?」

    就连被龙卷风魔法吹上空中的时候也能够冷静对应的套牢,也不免露出惊讶的表情,抓着水晶球乱摇了一阵。

    「等、等我一下喔。到底是怎么了,不应该会这样啊……无论是任何人,至少都会浮现一个对象才对……!」

    「这种椎心刺骨的事情,麻烦在本人听不见的地方说。」

    既然水晶球里没有浮现任何东西,当然也不可能和套牢在一起了。

    绿花椰宰得知结果便哭丧着脸,而套牢也显得一脸过意不去,以怜悯的眼神看着他说:

    「那个……别放在心上啦,我的占卜也不是必定准确……小时候有一次我占卜天气,占卜出来的结果明明是阴天,却下了五分钟左右的阵雨……」

    「别再说了!我都搞不懂你是在自满自己的占卜有多准还是在安慰我了!这是怎样啊,比起被一般的方式拒绝还要难过多了!」

    我和芸芸从他们两个身边离开,开始交头接耳:

    「就算是尼特,这样也太可怜了。完全没有浮现任何东西的意思就是说,刚才芸芸开玩笑的时候提到的类人怪物安乐少女,也不会把他当成一回事啰……」

    「怎么办,我真的没想到会悲惨到这种地步……」

    「我听得到你们两个在说什么!要说的话,就给我把音量再压低一点!」

    ——在欲哭无泪的绿花椰宰走出店里之后。

    「这么说来,因为占卜而模糊了焦点。姑且先不管他为什么发了那两招魔法,我原本要问他为什么平常要一直跟着我的,结果忘记了。」

    「这个嘛……为了绿花椰宰着想,请你不要多问,随他去吧。」

    听我这么说,套牢歪头不解。

    目送着着欲哭无泪、拖着疼痛的身体踏上归途的绿花椰宰的背影……

    「虽然是个废人,但他还挺有意思的呢。真是神秘啊……」

    套牢这么说,一边在手上把玩着水晶球。

    8

    离开套牢的店,走在回家的路上。

    「结果不太顺利呢。不过我觉得以绿花椰宰先生的状况来说,应该要先找个工作……」

    「再说了,他们原本就不登对吧。我们住得这么近,绿花椰宰我从小就看在眼里,那个男人真的是个彻头彻尾的废人。」

    走在我身边的芸芸听我这么说,转过头来。

    「这么说来,他就像是惠惠的哥哥呢……这、这样,算是所谓的青梅竹马吧?惠惠,你会不会对绿花椰宰先生稍微产生感情之类的……」

    「并不会。」

    面对有所期待的芸芸,我如此秒答。

    「这、这样啊……话说回来,我从之前就觉得,惠惠是不是只有食欲啊?你都没有想过要个帅气的恋人之类的事情吗?」

    「我有正事要做,没那个时间沉迷于男色。」

    听我果断地这么说,芸芸依旧追问:

    「可、可是,惠惠总有一天会成为冒险者吧?成为冒险者的话,就会和小队成员吃在一起、睡在一起,你帮我、我帮你的……!」

    「的确,听说有很多冒险者都和同队的成员结婚……但我应该不会变成那样才是。」

    「说得那么肯定啊。不过,我的确是不太能够想像惠惠红着脸,并黏在某个人身边之类的模样……」

    说着说着,我们已经来到我家前面了。

    「无论如何,要是我喜欢上了谁……那肯定是面对任何敌人都不会输的帅气勇者吧。」

    「我倒是觉得,惠惠很有可能和一般人结婚就是了……」

    向芸芸道别之后,我走进家里——

    「我回来了——」

    「姊姊回来了!」

    抱着小黑的米米乒乒乓乓地跑了出来。

    大概是在我出门的这段时间被玩得很惨吧,小黑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以头下脚上的姿势让米米抱着。

    「姊姊,我们来吃饭吧!有很多好吃的东西喔!」

    ……有很多好吃的东西?

    「好吃的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又去要食物了吗?」

    「是绿花椰宰拿来的。他说等我长大变漂亮之后,记得到他家去……」

    在米米说完之前,我已经夺门而出,到鞋店揍人去了。

    幕间剧场【参幕】

    ——红魔族首屈一指的万人迷妹妹——

    解开第二幅拼图之后。

    「……我讨厌红魔族。」

    「我也是红魔族喔。」

    「…………我最讨厌除了你以外的红魔族。」

    我和霍斯特蹲在原本以为拼完了,结果又冒出来的第三幅新的拼图前面。

    「啊——不行了。这个连我都应付不来。是说,这个就连你也办不到吧。这可不是小孩子拼得出来的程度喔。」

    「人家说办不到的事情就更要去做才是红魔族,姊姊是这么说的。」

    我趴到地上去一边拼着拼图,一边踢着双脚。

    「喂,这样太没礼貌了。看你脚边都沾满泥土了啊,唉……」

    霍斯特帮我拍了拍长袍的下摆,但是我集中精神拼拼图的时候,根本顾不了这些。

    「……喂,这是怎样、这是怎样,拼得满顺利的嘛!这样搞不好有办法拼出来喔!喂,怎么了?接下来的部分很困难吗?」

    我把顺利拼到一半的拼图放到地上,并闭上眼睛说:

    「我腻了。」

    「拜托你啦,米米小姐!都到这个节骨眼上了,就别再这样了吧!要食物吗?你肚子饿了吧!本大爷再去帮你带点好吃的东西来!」

    听它这么说,我挺起身子,再次拼起拼图。

    「很、很好!继续这样加油吧!我马上打点猎物回来!」

    说着,霍斯特拍动翅膀,准备起飞。

    「啊!我也想去!载我载我!」

    「混、混帐!我哪能带你这种小鬼进森林啊!像你这种小不点,肯定是第一个被那些怪物吃掉啦!」

    「我想去!我想去!霍斯特看起来那么强,没问题啦!」

    「是啦,本大爷是很强!毕竟本大爷光是走进森林,就会让那些怪物吓得到处逃窜!」

    「霍斯特大爷好帅!」

    ——于是它决定带着我走。

    「——呼……呼……你、你也兴奋过头了吧,我们刚才差点就坠落了!」

    「好大的蜥蜴!霍斯特,那个!我们去抓那只蜥蜴!」

    「听我说啦!」

    霍斯特抱着我,把我带到森林里来了。

    「……看吧,米米。都是因为你太大声,让它逃掉了。像我这么强的恶魔,它们光是察觉到我的气息就会逃跑了。因为我不时就会进这座森林抓你的食物,这阵子应该会有一大堆逃走的怪物,在森林的入口附近徘徊吧。」

    「……等我长大变强以后,怪物看到我也会逃跑吗?」

    「这……很难说喔!你这种小不点不管变得多强,可能也不会有怪物逃跑喔!哈哈!」

    霍斯特一边把我放下来,一边大笑。这时,眼前的树丛晃了一下,沙沙作响。

    「哦?察觉到我的气息却没有逃跑,反而还跑过来了?看来这个家伙很有干劲呢。」

    「那如果前面的怪物因为我而逃跑的话,就表示我比霍斯特还要强啰?」

    「噗哈!糟、糟糕,连口水都喷出来了!呵呵,是、是啊,就是这么回事吧。不过,在树丛里的可是很~~恐怖的怪物喔……!等你看到它,可别吓到尿出来喔!」

    「我才不会尿出来呢!我会赶跑它!」

    听我这么说,霍斯特开心地笑了几声。

    「好啊好啊,你试试看,你快试试看!办得到的话你就试试看吧!要是你赶跑怪物的一话,我就一直叫你米米小姐。」

    这时,巨大的熊从不停晃动的树丛当中跳了出来。

    「……是一击熊啊,而且还有一大群呢。数量这么多的话,实在太不好对付。没办法,放过它们好了……」

    霍斯特一面这么说,一面背对了它们。

    在它这么做的时候,我朝着熊冲了出去。

    「杀——!」

    「米米小姐!」

    ——霍斯特一面惨叫,一面冲向了熊群。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