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五卷 爆裂红魔 Let's&go!! 终章 「我想要的是最强的魔法师」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五卷 爆裂红魔 Let's&go!! 终章 「我想要的是最强的魔法师」

    隔天早上。

    惠惠带着我,在村子里散步。

    散步途中,我们还撞见芸芸,于是就这样三个人一起行动。

    我原本以为芸芸会在这个村里多待一阵子,但是她好像又要回阿克塞尔去了。

    也对,照这个情况看来,也难怪芸芸会想离开这里。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对抗席薇亚那场战斗之后,红魔之里这里产生了一个变化。

    「啊!是『背负苍蓝闪电者』芸芸!好久不见了,我现在正要去吃饭耶,你想不想一起来啊?」

    和我们走在一起的芸芸,获得了一个推测和惠惠及芸芸年纪差不多大的女孩如此邀约。

    芸芸听了,满脸通红地直摇头。

    看见芸芸的这种反应,找芸芸搭话的那个女孩也没有一点不悦的样子,只是说了声「这样啊,真可惜」,便笑着挥手离开。

    「……你还真受欢迎啊,『背负苍蓝闪电者』。不过是吃个饭,你就陪她一下嘛。」

    「别这样!不要用那个名字叫我!我、我怎么会做出那种傻事呢……!」

    听惠惠这么说,芸芸差点没哭出来,双手遮着通红的脸。

    在那之后,大家对待芸芸的态度变得截然不同。

    大家原本都当她是族里最怪的怪胎,是个品味很奇怪的女孩;现在,她则是一跃成为全村的偶像。

    一位路过的大哥对芸芸说:

    「喔,是『雷电轰呜者』芸芸!我现在正要去吃饭……」

    「不去!我不去啦!」

    一脸快哭出来的芸芸立刻如此拒绝,但那位大哥也不介意,只是说了声「哎呀,真可惜」,并挥了挥手就离开了。

    原则上,这似乎不是新的霸凌方式。

    「……你还真受欢迎啊,『雷电轰呜者』。你就跟他走,让他请你吃饭嘛。」

    「别这样!拜托你别这样!别帮我取那种奇怪的外号!」

    芸芸掩着脸,用力摇头。

    而惠惠突然以自己手上的法杖的前端戳着芸芸的脸颊,用力转了转:

    「你在说什么啊,红魔族首屈一指的魔法师!不顾我的存在,擅自那么自称,却又讨厌人家帮你取外号,太任性了吧!快点啊,再摆一次那个帅气的姿势来看看!」

    「快、快住手——!惠惠还在介意那件事喔?借我说一次又不会怎样!」

    惠惠继续拿法杖转啊转,而芸芸则是激烈地抵抗。

    这时,我不经意地说了:

    「你们的感情还真好啊。」

    听我这么说,惠惠瞄了我一眼。

    接着,惠惠像是在生气似地乱挥法杖,同时说:

    「走了啦,动作快!听说传送服务员已经为了我们将阿克塞尔登录为瞬间移动的目的地了!快点去请他安排送我们回镇上!」

    「啊啊、等一下啦,惠惠!」

    我欣然看着连忙跟上去的芸芸,然后也悠哉地跟在她们两个后面。

    ……这时,两个年纪和惠惠差不多的少女,出现在我们面前。

    「啊,软呼呼同学、冬冬菇同学!」

    不知道她们是什么关系。

    那两个人指着惠惠说:

    「好久不见了,芸芸和搞笑魔法师!」

    「啊哈哈哈哈哈哈!红魔族第一的天才,变成红魔族第一的搞笑魔法师了!你现在是村里最热门的话题呢!」

    被这么调侃的惠惠不由分说地扑向她们两个:

    「喂,隔了这么久才见到令人怀念的同班同学,你们是这样打招呼的吗!」

    「我、我们只是想逗你一下而已啦!对不起、对不起啦!都这么久没见了,你也不用这么有攻击性吧!」

    「放手,你的握力是怎样!你现在是几等了啊,好痛好痛,不要使用暴力啦!」

    突然遭到惠惠袭击,两人立刻湿了眼眶。

    ……我不知道她们的关系到底是怎样,不过看来她们两个似乎很怕惠惠。

    这时,其中一名少女对芸芸说:

    「那个……你昨天很帅气喔。之前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怪胎,原来你也有那样的一面啊。」

    说着,她害羞地别开视线。

    「嗯,老实说我对你刮目相看了!芸芸超帅的!」

    然后,另外一个人也这么说……

    不,芸芸都已经双手捂着红通通的脸、快要哭出来了,你们就别再说下去了吧。

    「你们两个都有点脱线,我原本很担心你们呢。」

    「对啊对啊,惠惠有点幼稚,芸芸感觉又很容易上坏男人的当。不过看来你们两个都过得很好,我就放心了。」

    说着,她们两个露出笑容,看得我也觉得心里冒出一股暖意。

    太好了,在阿克塞尔那么孤单的芸芸,回到这里来还是有看似朋友的人在呢。

    这时,芸芸对我笑了笑。

    「和真先生,我来为你介绍一下。她们是软呼呼同学和冬冬菇同学。她们是我学生时代的……朋、朋友!」

    如此介绍她们的芸芸显得有点开心,又有点自豪,于是我对两名少女说了声「你们好、你们好」,再次点头致意。

    她们两个听了芸芸的介绍,也害羞地点头致意。

    「你们好,我叫佐藤和真。芸芸平常很照顾我,我也算是她的朋友之一。请多指教。」

    「「我、我们也要请你多多指教!」」

    这个村子里很多美女、正妹呢。

    也因为这样,我莫名地紧张了起来。

    应该说,她们两个看起来也有点紧张,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

    看着这样的我们,惠惠突然说出非常劲爆的话:

    「喂,我知道你们两个平常没什么艳遇又欠男人,但也不要随便勾引我的男人嘛。」

    「「「!」」」

    惠惠突然这么说,让另外三位少女都一脸惊讶,整个人完全僵住。

    「呜、喂,你说什么啊……?什么嘛,昨天晚上你说喜欢我,原来是认真的吗?」

    「「「!!」」」

    听我这么说,三人更是为之惊愕。

    冬冬菇和软呼呼显得惊慌失措。

    「男男男男、男人!那个心里只有魔法的惠惠,有男人了?这、这不是真的吧?我知了,你说的喜欢只是异性友人之间的喜欢对吧?」

    「对对对对、对啊对啊——对时尚毫不关心的惠惠,怎么可能突然就有男、男人啊……对、对吧?」

    她们两个接连这么说。

    是怎样。

    这是怎样。

    芸芸也同样惊慌失措。

    「和、和真先生?是真的吗?惠、惠惠真的说了那种类似、告白、的话……」

    并且以又细又小的声音这么问我。

    我看着惠惠,以眼神问她可不可以说,结果她就开了口:

    「不用担心,说到我们之间的关系呢,和真已经带着甜点来到我家向我的父母打过招呼,我们也一起泡过澡,最近这一阵子更是每天晚上同睡一床被褥,在被窝里动来动去,差不多就像这种程度。」

    「「「!」」」

    软呼呼和冬冬菇脸色苍白,踏着不稳的脚步向后退。

    好吧,她说的确实都没有错就是了。

    看着这样的两人,惠惠一脸赢过她们的样子,得意地扬起嘴角……

    「…………呵!」

    「「!」」

    然后对她们嗤之以鼻。

    「…………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有男人了又怎样————!」

    「我、我才没有觉得不甘心——!才没有觉得不甘心呢——!」

    两人留下这样的临别台词,然后就跑走了。

    接着,惠惠又对还留在现场、满脸通红、惊慌失措的芸芸说:

    「芸芸。我想带和真去一个地方。不好意思,可以请你代替我们去找传送服务员办手续吗?」

    「咦!这、这个……好、好啊,可以是可以……!不过,你们两个,真的……?」

    芸芸低着头,心惊胆颤地来回看着我和惠惠。

    这时。

    惠惠以平常绝对不会用的,宛如高中女生般的口吻说:

    「我们两个,无论是谁交了男朋友,也永远永远都是朋友喔!」

    「哇、哇啊啊啊啊啊!你平常明明就不会说我们是朋友!我才没有觉得又输给惠惠了呢————!」

    继软呼呼和冬冬菇之后,连芸芸也泪奔了。

    ——我跟着惠惠,来到村里的外面。

    这里是森林里面一处杳无人烟的静谧之处。

    听得见的只有虫鸣与鸟啭。

    这时,惠惠突然转过来面对我。

    ……咦,这是什么状况?

    咦,怎么了?

    告白?

    不,她已经对我告白过了吧。

    ……那应该算吧?

    不,昨天的那个可以算是告白吗?

    不不不,可是,她刚才还说我是她的男人耶!

    但是,刚才那可能只是想在同班同学面前逞强罢了……!

    千万别大意啊,佐藤和真!要是现在说了「我也喜欢你,我们交往吧!」她也只会说「我说的喜欢不是那个意思」而已。

    不,追根究柢,我真的喜欢惠惠吗?

    不行,只要异性对我温柔一点,我的心思就会轻易受到吸引!

    难道我是这么好骗的男人吗?

    这些想法瞬间在我脑中转了又转,让我不知所措。

    这时,注视着我的惠惠开了口:

    「和真……我昨天问过你的那个问题,现在我要再问一次。和真,你想要优秀的魔法师吗?」

    ……这是在干嘛?

    她昨天晚上也问过我这个问题,不过其中到底有什么意图呢?

    我说出了昨天晚上也回答过的答案:

    「如果问我想要还是不想要的话,我当然想要。」

    理所当然的,我回答了如此理所当然的答案。

    惠惠似乎对于这个答案感到满足。

    「这样啊……嗯,那我也下定决心了。」

    她这么说,突然露出笑容。

    ……面对一个没约会过的处男,在这种地方出乎意料地露出那种笑容,太危险了。

    在这种没有人迹的地方,说什么下定决心了、想不想要魔法师之类的,害我心里的小鹿都快撞破头了。

    「接下来,我想学上级魔法。」

    惠惠说了这种超级刺激,对处男的第一次而言门槛太高的事情……等等,她说什么?

    「喂……你刚才说什么?」

    我恢复了清醒,如此反问。

    要是人家说除非忍住不发魔法否则一天三餐就会变成两餐也不可能忍耐,照样乱发魔法的爆裂狂,刚才是说了什么?

    惠惠拿出了自己的冒险者卡片。

    她一边看着卡片,一边说:

    「我一直在烦恼。在芸芸叫我搞笑魔法师之前,就一直在烦恼。我想,要是没遇见和真还有阿克娅、达克妮丝的话,我大概不会烦恼这些,一直锻炼爆裂魔法吧。你看软呼呼和冬冬菇的反应也知道,红魔之里的人们,想必对我很失望吧……我不想再当和真的包袱了。下次,换我帮助和真还有大家。所以……所以,从今天起,我要封印爆裂魔法。」

    说着,她对我笑了笑。

    不不。

    不不不。

    「喂,等一下。你有办法使用上级魔法的话确实很有帮助。当然会是一大助力。不过,你也不用封印爆裂魔法吧。我们也不是每天都会出讨伐任务,到时候,我们还是可以去一天一爆裂啊。而且,就算平常不用,留下来当成紧要关头的最后绝招不就好了……!再说,你之前不是对芸芸说过吗?你只要得到技能点数,就会全部灌到提升爆裂魔法威力、高速咏唱等等技能,诸如此类的。」

    听我这么说,惠惠轻轻一笑:

    「真亏你还记得这种事情。为了能够随时学会上级魔法技能,我一直存着技能点数没动……施展爆裂魔法之后,我就会耗尽魔力,整天无法再使用其他魔法。反过来说,要是用了上级魔法,当天可能也就无法使用几乎得耗尽全部魔力的爆裂魔法了。学会上级魔法之后,也得每天练习、不断咏唱,才能够尽可能早点发动魔法、尽可能提升威力。」

    说着。

    惠惠就这样一直盯着自己的冒险者卡片看。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

    是在离开城镇之前,巴尼尔对我说过的话。

    『汝在这次旅行的目的地,将会碰上同伴有所迷惘的时刻。汝的建言,将让该同伴改变自己应行之路。汝当审慎思量,做出不让自己后悔的建言。』

    啊啊,原来他说的就是这件事啊。

    可恶,那个开外挂的恶魔,就连事情会变成这样也全都知道吗?

    回去之后真想在他们店门的门把擦上圣水作弄他。

    不过,我觉得这样做只会让握了门把的维兹严重烫伤而已。

    惠惠像是望着充满宝贵回忆的东西似的,一直注视着手上的卡片。

    终于,她平静地闭上眼睛。

    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睁开眼睛。

    接着,她像是强忍着痛苦般迅速转身背对着我,手往后一伸,将自己的卡片递给了我。

    惠惠的肩膀微微颤抖。

    「不好意思,和真。我可以拜托你一件很过分的事情吗?」

    「……你自己按不下去,所以想要我帮你按学习上级魔法技能的按纽吗?」

    惠惠用力点了点头。

    真是个傻瓜……

    「你仔细想清楚喔,我们就快要得到一大笔钱了耶。到时候,就不太需要出讨伐任务,或是冒类似的危险了。我们还是在豪宅里悠闲度日,偶尔用爆裂魔法扫荡小怪物,大家一起过着开心的生活吧。」

    听我这么说,惠惠忍不住笑了出来:

    「之前动不动就问我想不想学中级魔法的,明明就是和真。」

    说着,她笑到肩膀不住起伏,然后再次将卡片递给我。

    我默默接过卡片……

    「……你不后悔吗?」

    对着惠惠的背影这么说。

    「不后悔。我已经决定了,我不想再拖累大家。如果我是普通的红魔族,一定就可以避免和真被半兽人追到哭出来,也可以阻止席薇亚带走和真了吧……我是红魔族首屈一指的魔法师,擅使上级魔法!今后……我想走这个路线。能够使用上级魔法之后,潜在魔力比芸芸还要高的我,就必定是红魔族第一了。我才不会把红魔族第一魔法师的宝座让给芸芸呢。」

    惠惠斩钉截铁地这么说。

    脸上还硬是挤出笑容。

    ……这个家伙,真的是个傻瓜。

    明明最喜欢的就是爆裂魔法,还为爆裂魔法奉献了一切。

    我默默操作了惠惠的卡片。

    不过,原来不是本人也能够操作卡片啊。

    要是早一点知道就好了。

    比方说,我就可以在刚遇见这些家伙的时候,把达克妮丝和惠惠的卡片抢过来,擅自帮她们点技能了。

    操作完成之后,我将卡片交还给惠惠。

    惠惠看也没看,就将卡片随便塞回自己胸口。

    然后,她迅速转过头来说:

    「好了,那我们也差不多该回去找大家了!和阿克娅、达克妮丝她们一起回阿克塞尔去。对了对了,席薇亚的奖金啊,听说金额很高喔!」

    「是喔,真的啊!这样的话,回到镇上之后就来办个宴会吧!」

    正当惠惠准备回到村里的时候,我拉住了她。

    「啊,惠惠。你再发个一次爆裂魔法给我看看嘛。」

    我突然这么拜托惠惠。

    听我这么说……

    「……你这个人真的是……为什么老是这样……我才刚下定决心不到五分钟,就叫我破戒发爆裂魔法,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惠惠没好气地如此表示。

    「在我的国家,有句格言叫做『明天再加油』。而且,我可还没见过足以评为一百分的爆裂魔法喔?对付席薇亚的那次爆裂魔法是借助了武器的力量。你的最后一次爆裂魔法一点都不货真价实耶,这样可以吗?」

    「…………是你说的喔。好吧,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最后一次,而且也是最为犀利的

    爆裂魔法!」

    说着,惠惠对准远处的一块岩石,大动作举起法杖,摆出架势。

    「……啊啊,惠惠、惠惠。别瞄准那个。那个太近了,找远一点的岩石当目标吧。你打算毫不保留、使尽全力发招对吧?那个吧,瞄准前面那块岩石。」

    说着,我指了一块位于树林外面的平地的大石头。

    我突然这么指定,让惠惠歪头不解。

    「我是无所谓,不过那已经在射程边缘了耶。那么……和真就好好见识一下吧。吾倾全力使出的,最后的爆裂魔法!」

    说着,惠惠换下刚才那种为了强忍痛苦而装出来的虚伪笑容,打从心里笑了出来。

    她一脸乐不可支,满心欢喜地开始咏唱爆裂魔法……!

    「『Explosion』————!」

    强烈的光芒从惠惠手上的法杖前端奔流而出,射中作为目标的岩石。

    毫无疑问的,这是目前为止最强最棒的爆裂魔法。

    随着震耳欲聋的巨响,前所未见、规模极大的爆炸气流吹袭而至。

    如果这招打在席薇亚身上的话,或许不必用上那个武器都可以打倒她,这记爆裂魔法的威力就是如此惊人。

    目睹了自己所发出的魔法的威力,惠惠一脸惊讶,连忙从怀里掏出卡片。

    以视线迅速扫过卡片之后,她转过头来,一脸有点困扰,又有点按捺不住心里油然而生的喜悦,带着这种难以言喻的微妙表情瞪了我一眼。

    然后,她挥了一下自己的披风,心无窒碍地笑了出来,并且对着我说出报名台词:

    「吾乃惠惠!身为人法师,擅使爆裂魔法!身为阿克塞尔首屈一指的魔法师,乃终将穷究爆裂魔法之人!」

    站在那里的,是和平常没有两样的惠惠。

    我没有遵照惠惠的意思去做,将剩下的技能点数全都灌在提升爆裂魔法威力的技能上。

    问我想不想要优秀的魔法师?

    上哪去找比我们家惠惠还要优秀的魔法师啊。

    毕竟,面对魔王军的干部,她可是只靠一招爆裂魔法就可以玩弄他们、击退他们。

    要是有其他魔法师的战果能够比这个还要丰硕,就带来给我看啊。

    区区的优秀魔法师算什么,我最想要的是……

    一脸跩样的惠惠挺起单薄的胸膛问我:

    「刚才的有几分?」

    那还用说吗?

    「一百二十分。」

    听我这么说,惠惠露出最灿烂的笑容——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