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番外2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爆焰!芸芸的回合 第三章 水之都的麻烦教团(trouble maker)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番外2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爆焰!芸芸的回合 第三章 水之都的麻烦教团(trouble maker)

    1

    身穿朋友们送的装备。

    答应妹妹要成为最强的魔法师。

    完全不觉得自己会输给任何人。

    ……我曾经有一阵子这么想过呢。

    「——没想到,冒险者公会竟然有等级限制……」

    将全身的重量放在双手握住的法杖上,我重重叹了一口气。

    ——水与温泉之都阿尔坎雷堤亚。

    栖息在这个城镇附近的,据说都是一些很强的怪物。

    确实也有哥布林、狗头人之类,能够轻松打的怪物,但那些怪物身边多半都跟著名为初学者杀手的怪物。

    因此,这个城镇的冒险者公会不让低等级的冒险者接任务。

    凭我的爆裂魔法,无论是任何强敌我都有信心将其歼灭,但是连工作都接不了的话就没辙了。

    我想去的城镇是阿克塞尔。

    我原本想赚取前往阿克塞尔的马车钱,可是……

    来到这个城镇之后,我立刻直接前往冒险者公会,结果就陷入了现在这个窘况。

    「这下子该如何是好呢……虽然不知道马车钱到底要多少,不过至少可以确定我手边的钱完全不够……」

    想着今后的事情,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打开的钱包叹气。

    这时,我听见有人扯着喉咙大喊:

    「——阿克西斯教!请多多支持阿克西斯教!」

    「要不要和我们一起欣赏阿克娅大人?崇敬阿克娅大人?服侍阿克娅大人呢?保证一定能够让您的人生在各种层面上产生戏剧性的变化!」

    阿克西斯教。

    崇拜水之女神阿克娅,据说信徒中怪胎很多,只论知名度的话确实是数一数二的宗教。

    这样的阿克西斯教徒们,正在大声吆喝,拉人入教。

    「听了在教团内部流传的阿克娅大人的各种小故事,您一定也会没办法放着阿克娅大人不管——!」

    「加入阿克西斯教还有各种好处,像是变成才艺高手,还有大受不死怪物喜爱——!」

    ……才艺高手也就算了,容易被不死怪物缠上是坏处吧?

    声音是来自两名年轻的女信徒。

    她们拼命呼喊着,但是结果似乎不太理想。

    「看来,那些人也很辛苦呢……」

    我将视线从阿克西斯教徒身上移开,看着阿尔坎雷堤亚的街景。

    这里果然是适合资深冒险者的地区,偶尔看见以这里为据点的冒险者们,每个人身上都穿着高级的装备,看起来就很强。

    我实在不觉得,他们会欢迎我这种新手成为同伴。

    「啊!那位看起来就没朋友的小姐!虽然你感觉就没什么福气,但加入阿克西斯教团的每个人都可以得到幸运喔!」

    「没、没什么福气……不、不好意思,你的意思是可以让我交到朋友吗……不是啦,对、对不起,我现在正在找人,改天再听你说!」

    既然如此,我想赚钱就只能找些实际收入比较少的普通打工……

    「……!」

    因为刚才从背后传来的那个听起来非常熟悉的声音,我猛然站了起来,连忙转过头去。

    但是,我没看见长年以来和我每天斗嘴的那个女孩,只有努力招募信徒的那两个阿克西斯教徒。

    难道,我在潜意识中想要依赖她吗?

    觉得有点丢脸的我,感觉脸都变红了。

    ……不对,这样不行。

    现在没时间管别人了,我得找到工作才行。

    我虽然在红魔之里没办法好好工作,不过那只是因为红魔之里的情况特殊。

    那里的工作都是以会用上级魔法为前提所以我才会失败,不需要用魔法的采收蔬菜我做起来就没有问题。

    而且,要不是软呼呼她们没事跑来闹我的话,定食店的打工我也做得很好。

    我可是红魔族首屈一指的天才,应该没有多少我做不来的工作才对。

    对自己这么说了好几次之后,我意气风发地出发去找打工——

    2

    「你被炒了。」

    「请、请等一下,店长!炒我鱿鱼也太严苛了,这是有苦衷的!」

    「我知道了,我就听听你的苦衷吧。」

    在居酒屋的员工休息室里,我苦苦哀求老板。

    来到阿尔坎雷堤亚之后,这已经是我第十间打工的店了。

    我可不能在这里又被炒掉。

    「其实是这样的,有个客人看见我,以为是有小孩子闯进喝酒的地方,说什么『小妹妹,你不可以跑到这种地方来喔,回去找妈妈吧。』之类,打算把我赶到店外去。」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老板用力点了点头。

    ……这样应该没问题!

    「所以啊,我就对那个客人说:『喂,小妹妹是在叫谁啊,我洗耳恭听。你是从哪里判断我是个小孩子的,给我说清楚。』听我这样讲,那个客人又说:『身高、胸部,诸如此类。』这种没礼貌的话,所以我就把手上热腾腾的关东煮给……」

    「你被炒了。」

    「店长——!」

    ——传送到这个城镇之后,已经过了一个星期。

    我已经换了好几间店,但仍然没办法好好工作。

    我该不会是个无法适应社会的人吧。

    人称天才的我。

    「还、还早得很……餐饮业的店家是全都炒了我没错,但应该还有其他工作才对……!没错,之前纯粹只是因为运气不好罢了……!」

    为了鼓舞自己而如此自言自语的我,摇摇晃晃地走在大马路上。

    原本是想赚马车钱的,没想到就连吃饭钱都赚不到。

    前前后后,我已经有两天什么也没吃了。

    手边的财产已经见底,过夜的地方也是旅店的马厩。

    ……这和我心目中的冒险者生活不一样。

    话虽如此,餐饮业的打工已经全部失败了。

    真不知道还有没有什么其他我做得来的工作……

    「……你好像每天都不知道跑去哪里要东西吃呢。到底是谁在喂你啊?」

    我抱起黏在我脚边的点仔,在路边坐了下来。

    我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喂它,不过这个孩子目前看起来好像没饿到。

    不知道对方愿不愿意一起喂我,我可以吃和点仔一样的东西没关系。

    就在我冒出这种以人类的身分而言有点危险的想法时……

    不知何去何从,因空腹而瘫坐在地上的我,突然听见一声尖叫——

    「——唔!你这样对付一个柔弱的女生都不觉得羞耻吗!」

    「你、你这个家伙……!」

    「你倒是作贼的喊起抓贼来了!给我适可而止……!」

    我听见尖叫赶到现场一看,发现有个漂亮的大姐姐被两名年经男子抓住了手。

    这……这是!

    我冲了出去介入他们之间,然后用力甩了一下披风。

    「到此为止了!」

    「「「!」」」

    因为我突然闯入而吃惊的三个人瞬间停下了动作。

    然后,首先回过神来的是那个被找麻烦的大姐姐。

    「请救救我!这两个人说什么『真是的,长那么可爱是想诱惑谁啊?身材那么诱人还在大街上晃来晃去,就算被怎样了也怪不了别人啊!』,打算硬是把我拖到别的地方去!」

    「「我、我们可没那么说!」」

    两名男子立刻如此吐嘈,但是在这种状况下该相信谁早有定论……!

    「吾乃惠惠!身为红魔族首屈一指的魔法师,擅使爆裂魔法!哼,既然本小姐已经来了,可不会坐视不管!」

    「喂,你是红魔族的吧!等、等一下,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们才是受害者啊!」

    「先别冲动,有话好说!」

    男子们大惊失色地如此辩解。

    「太遗憾了!你们骗骗其他凡夫俗子也就算了,在本小姐的红眼之前,那种搪塞之词可不管用!」

    「不,你把那双红眼放亮一点好吗!」

    「对啊,我们是这个城镇的艾莉丝教徒……啊啊!糟、糟了!」

    在我们针锋相对之际,那个被找麻烦的大姐姐已经趁机拔腿逃走了。

    ……是说,艾莉丝教徒?

    「喂,你要怎么负责!那个女人是阿克西斯教徒啊!她跑来我们的教堂,在艾莉丝大人的画像上涂鸦耶!」

    怎、怎么办?

    「不久之前,她还把我们教团每天发给贫困之人的面包全都抢走了!」

    的确,我听说这个城镇是阿克西斯教团的总部。

    我也听说过阿克西斯教团有很多怪胎,没想到他们竟然自由奔放到这种地步……

    「这、这个嘛,我很抱歉……毕、毕竟我才刚来到这个城镇没多久……」

    两名艾莉丝教徒准备逼近慌张的我……

    ——就在这个时候。

    「警察先生,就在那里!」

    突然听见有人这么大喊,我转过头去,发现是刚才逃掉的那个阿克西斯教徒大姐姐。

    而且……

    「啊啊!我原本以为不过是阿克西斯教徒说的话还半信半疑的,结果过来一看,真、真的有艾莉丝教徒在纠缠年幼的少女……!」

    还带了一个看似警察的人过来。

    「等等!我不知道那个阿克西斯教徒说了什么,但我们什么也没做啊!」

    「就、就是说啊!我们只是因为那个阿克西斯教徒在我们的教堂里涂鸦,所以想抓住她罢了……!」

    两人接连如此表示,但阿克西斯教徒大姐姐在警察耳边说:

    「听见了吧?不只那种未成年少女,他们连我都想抓,真不知道到底想做些什么。」

    「喂,你们两个艾莉丝教徒!我有话要问你们!」

    「「咦咦!」」

    在警察走向两名男子的同时,大姐姐来到我身边。

    「没事了!你很害怕吧?好了,趁现在!」

    「咦!不,那些艾莉丝教徒呢……?」

    正当我因为跟不上太过突然的发展而感到困惑时,大姐姐把手伸了过来。

    「啊!阿克西斯教徒和小妹妹,你们等一下!你们也得详细说明清楚才行……!」

    警察对着牵起我的手准备逃走的大姐姐这么说。

    「快点,用跑的!我们快逃!」

    「我、我没必要逃走吧……!」

    抛下在后面大声嚷嚷的警察,我就这样被大姐姐拖走了。

    「——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呼……看来我在千钧一发之际赶上了呢。刚才真是好险啊。」

    「你在说什么啊,为什么说的一副是你救了我的样子!而且我什么都没做,根本就没必要逃跑啊!」

    被大姐姐硬是从现场拖走之后。

    不知为何,我们两个融洽地躲在小巷子里。

    「你在说什么啊,要是继续待在那里的话,邪恶的艾莉丝教徒肯定会对你做出过分的事情。谁教你这么萝莉又这么可爱!还有,我刚才都救了你了,道声谢也不会怎样吧?啊,顺便告诉你,要是想谢我的话,就在这张入教申请书上签个字……」

    说着,大姐姐准备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于是我抓住了她的手。

    「不,我觉得那些人看起来没那么坏啊!还有,我不会加入阿克西斯教的!再说了,到底是为什么会变成是我该道谢啊……」

    就在这么反驳的时候,我的肚子发出了咕噜声。

    ……都已经两天没吃任何东西了,我实在没力气理会这个奇怪的大姐姐。

    「你肚子饿啊。这样的话……好吧,你就跟大姐姐来吧,我不会亏待你的!」

    我真的没力气理会她……

    「我是阿克西斯教团的祭司,名叫赛西莉。你可以叫我赛西莉姐姐,不用客气喔!姐姐先请你吃点好吃的东西,边吃边和姐姐好好聊聊吧!」

    ……赛西莉对我这么说的时候扯开的笑容是那么可疑,我却无力抵抗。

    3

    「小、小萝莉……?」

    「——是小萝莉……我们教团终于有小萝莉了!」

    「谁再叫我小萝莉我就跟他决斗!我会让你们好好见识红魔族的真功夫!」

    这里是阿克西斯教团本部的大教堂。

    被带到这里来之后,大家都热情地不断叫我小萝莉。

    「别这么说嘛,惠惠小姐。根据这个城镇的条例,我们教团的男性信徒禁止接近小孩子。请你体谅一下他们的心情。」

    「禁止接近小孩子是怎样,你们到底干了什么好事?」

    我略显畏惧地看着教团那些人,这时接获赛西莉指示的阿克西斯教徒兴高采烈地端了饭菜过来。

    「好了,请用吧。」

    「……你应该不会在我吃了之后,说我从吃下这些的那一刻起就是阿克西斯教徒了之类的吧?」

    「我、我才不会那么说呢。真的,我对阿克娅大人发誓,绝对不会说那种小气的话。」

    怎么看都是一副原本想那么说的样子。

    就在我一面警戒着周遭,一面大口吃饭的时候,一个头发斑白的老先生从内场走了出来,身边还跟了一个看似秘书的女子。

    那位老先生笑容可掬,看起来人很好的样子。

    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来看,总觉得并非等闲之辈。

    「喔喔,好可爱的客人啊。欢迎来到本教团!我是这个教团的大祭司,名叫杰斯塔。」

    自称杰斯塔的那个人这么说,对我笑了笑。

    「大祭司……那还真是厉害呢。听说,具备祭司适性的人原本就不多,而你还是祭司的上级职业,大祭司啊……」

    我的预感告诉我他并非等闲之辈,看来果然没错。

    「好说好说,你们红魔族天生具备大法师适性,我也觉得你们非常不简单呢。」

    杰斯塔露出笑容。

    「对了,小妹妹,听说你找不到工作,也无处可去啊?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们可以借你使用这间教堂的房间。在你找到工作之前,就由我们照顾你吧。」

    并且提出如此慈悲为怀,很有祭司风范的建议。

    这真是太令人感激了。

    「太感谢你了,我也觉得这样做实在是太厚颜无耻,但这个问题真的让我非常困扰……如果有什么我帮得上忙的事情请尽管说,我什么都愿意做。」

    「你刚才说什么都愿意做对吧?」

    听我这么说,杰斯塔的表情瞬间认真了起来。

    糟糕,我好像太冲动了。

    他说不定会叫我入教啊。

    「这个嘛,什、什么都愿意做只是一种修辞啦……」

    「该怎么办呢,这样的话……叫我哥哥……不,爸爸……不不不,这种时候应该要内衣裤……嗯嗯,拿我当椅子……」

    「不好意思,我有点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正当我听见杰斯塔奇怪的只字片语,害我整个人感到退缩时……

    「啊啊,伟大的阿克娅女神!请指引迷惘的我吧!」

    「不好意思,这个变态是怎样?」

    「他不是变态,他是杰斯塔大人。杰斯塔大人不久之后即将接任最高神官一职,是阿克西斯教团的最高负责人。」

    看着那个抱头烦恼该要求什么的变态,杰斯塔身边的女子对我这么说。

    「这个老头是继任最高神官喔,这个教团有没有问题啊?」

    「他不是老头,他是杰斯塔大人。别看他这样,该有所做为的时候他还是很能干的。我想……应该是没问题啦……」

    就在我和女子如此对话的时候。

    「杰斯塔大人。不好意思,在您兴致正高的时候打扰……这是这一季的信徒招收率报告。由于邪恶的艾莉丝教徒暗中阻挠,成果还是不尽理想……」

    一名信徒将一份文件递给依然在纠结的杰斯塔。

    「嗯……真伤脑筋啊。这样要我如何面对阿克娅大人呀。没办法了,今天也去艾莉丝教的教堂骚扰那位美女祭司,在抒发压力之余顺便妨碍他们……」

    「不对,请等一下,你们平常就这样做吗?所以刚才那些艾莉丝教徒果然是……」

    我忍不住吐嘈,然后瞄了把我带来这里的赛西莉一眼,只见她转过头去看着旁边。

    我想,这些人应该不是坏到骨子里的坏人。

    虽然不是坏人,但是有很多地方不太对劲倒是真的。

    「改变招募方式如何?先伪装成艾莉丝教的工作人员进行招募,到了正式签名的阶段再拿阿克西斯教团的文件给他们签……」

    「不行,这样招募到的人只会马上逃走。不如……」

    阿克西斯教徒们开始讨论各种歪招。

    吃完久违的餐点之后,我满足地喘了口气,看着这样的他们……

    「……你们在找有效的招募方法吗?」

    同时擦了擦嘴角这么说。

    「你们需要以高智力著称的红魔族的智慧吗?」

    听我这么说,以杰斯塔为首的阿克西斯教徒们面面相觑。

    4

    隔天早上。

    「真的可以吗,惠惠小姐?这样对我们而言是获益良多没错啦。」

    「算是代替饭钱和住宿费啰。比起那些奇怪的要求,这样还好多了……」

    有气无力的我这么回答杰斯塔。

    昨天晚上超惨的。

    我和那个名叫赛西莉的大姐姐一起洗澡,结果她在浴室里用各种方式戏弄我,后来还闯进我的被窝来……

    我觉得她应该不是坏人,大概是有什么奇怪的兴趣吧。

    我甩了甩头,试图甩开昨晚的不好回忆,和杰斯塔一起躲在镇上的小巷子里,再次观察状况。

    ——为了报答他们提供的食宿,我对杰斯塔提出了各种招募方法。

    「听好喔,等到有看起来人很好的人经过,我就先故意让这个购物袋里的苹果散落一地。」

    杰斯塔一边听我说明,一边点头。

    「然后,看我慌忙地捡着苹果,觉得我可怜的好心人就会帮忙捡,捡完我就说要答谢,然后把人带到附近的咖啡厅里面。于是,在我们闲话家常的时候,以杰斯塔先生为首的阿克西斯教徒们便假装碰巧经过。之后,你们便自称是我的朋友,好几个人一起围住桌子,威胁……我是说开始名为传教的招募活动。」

    「了不起!太了不起了!感觉成功率应该很高!」

    杰斯塔兴高采烈地这么表示时,我把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示意要他安静。

    「你看,这么快就来了一个看起来很好下手的目标。」

    躲在巷子里观察状况的我眼前,出现了一位看起来人很好的大姐姐。

    好,接下来就是拿着这个购物袋,在大姐姐面前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

    杰斯塔抢走了我手上的购物袋,冲到大姐姐面前。

    然后夸张地将里面的东西撒了出来。

    「啥!」

    正当我因为杰斯塔突然偷跑而僵在原地时,他已经在我眼前勤奋地捡起地上的苹果了。

    那个看起来人很好的大姐姐尽管有点害怕,还是帮忙捡了苹果。

    「啊啊!不好意思啊,小姐!这下子我得好好答谢你才行!正好,前面有间气氛很棒的咖啡厅呢!」

    也不管地上还到处都是苹果,杰斯塔已经对大姐姐提起答谢的事情,呼吸还非常急促。

    看来,那位大姐姐似乎是他喜欢的类型。

    所以,他才想自己执行计划吧。

    「不、不用啦,没什么好致谢的……先别说这些了,苹果……」

    「苹果那种东西不重要,去咖啡厅答谢你比较重要!快,我们走吧!」

    「啊,真的不用、真的不用!真的不用谢我!你看起来好像也没事,那我就告辞了!」

    不肯罢休的杰斯塔让大姐姐感到害怕,连忙逃之夭夭。

    眼见她逃走了,拿着购物袋的杰斯塔喃喃地说:

    「……差一点就成功了。」

    「请你滚回去。」

    ——我们决定换个地方,执行下一个作战计划。

    「接下来,为了避免你像刚才那样乱来,这次就两个人一起上吧……话虽如此,在执行下一个计划的时候,如果是像杰斯塔先生这样感觉很虚弱的大叔,会有点缺乏说服力耶。该怎么办呢……」

    「惠惠小姐,我也是会受伤喔。」

    对杰斯塔的抗议充耳不闻,我躲进小巷子里。

    「也罢。接下来,要锁定的是看起来正义感很强的男性。首先,我会放声尖叫,吸引对方的注意。然后请杰斯塔先生攻击我。此时,就等着让那位正义感看起来很强的男性救我。之后就和刚才的计划一样,说要答谢他……」

    「原来如此,计划我大致上了解了……对了,至于攻击惠惠小姐的部分,无论多逼真都没问题吧?」

    「要是你敢动我一根寒毛就等着被逮捕吧……啊,有人来了!」

    被我锁定的目标走过来了。

    一看就觉得是个心地善良的男人,感觉也很强。

    「好,那个人应该可以!那么,要开始啰!」

    我冲出巷子,放声尖叫,吸引那名男子的注意。

    「来人呀!谁来救救我吧!」

    附近的人都因为我的尖叫而看了过来。

    当然,那个看起来很有正义感的人也是。

    「这个看起来很危险的大叔,想要对我霸王硬……上……?」

    杰斯塔应该要跟在我后面冲出小巷,攻击我才对。

    然而,他却在巷子里瑟缩着身子,移开视线。

    「你、你在干嘛啊!大家都看过来了耶!快点啦,赶快攻击我啊!再这样下去,我不就只是一个突然莫名奇妙乱尖叫的怪人了吗!大家都在看,大家都在看啦!」

    就在我低声对杰斯塔这么说的时候,有人从后面拍了拍我的肩膀。

    「呃,小妹妹,打扰一下好吗?这是我的证件。」

    我战战兢兢地转过头去,发现是我锁定的那个正义感看起来很强的大哥哥。

    他的手上,有一本黑色的手册。

    那是……

    「我是正在休假的警察。这场骚动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以请你说明清楚吗?」

    「这、这是有原因的……啊啊啊!」

    我看向杰斯塔那边想求救,却发现已经没有人在那里了。

    「——我可以回去了吗?」

    「别这么说嘛!我不应该丢下你自己逃跑的,我道歉就是了!应该说,我都忘记惠惠小姐是外地来的人了,没想到你居然想要招募警察。」

    杰斯塔如此挽留被那位警察叮得满头包之后终于获释的我。

    「这样好了,你拿张纸还是什么的给我,好让我把详细的招募方法写下来,之后就请你们自己进行吧。不然再这样下去,感觉只会让我碰上更凄惨的遭遇。」

    「快、快别这么说!你看你看,惠惠小姐,你觉得那个路边摊怎么样?那里卖的串烧看起来很好吃吧!」

    「你以为用食物就可以钓到本小姐吗……不过我还是会吃就是了。」

    正当我吃着杰斯塔请我的串烧时,跟在脚边的点仔似乎也很想吃,一直缠着我。

    杰斯塔似乎这才发现到它,便蹲下来对点仔伸出手。

    「哦,厉害厉害。乍看之下只是一只普通的猫,但我从这个孩子身上感觉到某种非比寻常的气息呢。」

    点仔一点也不怕杰斯塔,还不停嗅着他伸出来的手指上的味道。

    我原本以为这个人只是一个奇怪的大叔,但他毕竟是大祭司。

    也许他出乎意料的是个实力派呢。

    「这个孩子只是普通的猫啦,名字叫点仔。」

    「你有个好名字呢。嗯……看来没什么危险。」

    杰斯塔在点仔的头上摸了一阵之后说:

    「这么说来,惠惠小姐为什么这个年纪就独自出外旅行呢?不过你是红魔族,应该不算太危险就是了。」

    「……其实,我正在找人。话虽如此,线索也只有会用爆裂魔法,以及是个巨乳美女,这样而已。」

    吃完串烧的我不经意地这么说。

    我也不觉得只凭这种连线索也称不上的条件,就可以轻松找到那个人。

    ……然而,杰斯塔给了我一个意外的答案。

    「会用爆裂魔法,又是巨乳美女的魔法师……我好像听说过这样的一个人呢。」

    「咦!」

    这个出乎意料的回应,让我把脸贴到杰斯塔面前追问:

    「这是怎么回事,请说清楚!告诉我详细情形好吗!」

    「哎呀,怎么把脸凑得这么近呢,惠惠小姐?小心我舔你喔!开、开玩笑的啦,我只是开玩笑的,请不要用法杖对着我。」

    被我举起法杖加以警戒的杰斯塔,像是在回想着什么似地摸了摸下巴说:

    「啊啊,我想起来了。我记得是在阿克塞尔。在新进冒险者的城镇阿克塞尔,有个连爆裂魔法都会用,又身材姣好,声名远播的美女魔法师开了一家魔道具店还是怎样的。没错,因为巨乳和美女这两个关键字太令我印象深刻,所以记得很清楚。我也非常喜欢巨乳呢。」

    尽管也得到了一些不太想听到的资讯,我依然在心里欣喜不已。

    运气真好!

    没错,阿克塞尔,正是我打算去的地方!

    虽然不确定那个人就是她,但我不觉得会用爆裂魔法的魔法师有那么多。

    ……或许可以稍微期待一下。

    「不只请我吃东西,还给了我有用的情报呀。为了答谢,我就再帮忙一下你们的招募活动好了。」

    「喔喔!你愿意帮忙吗,惠惠小姐!」

    听到拿出干劲的我这么说,杰斯塔的脸上堆满了笑容。

    5

    ——在阿尔坎雷堤亚当中轰隆响起的,是一阵怒吼与叫骂。

    「在那里!那些阿克西斯教徒把厕所里的卫生纸全都抢走了!」

    听着背后传来的责难,我和杰斯塔一起拼命逃跑。

    「等一下,杰斯塔先生!为什么要把卫生纸拿走啊!我完全搞不懂你在想什么!」

    「我把入教申请书放在卫生纸的位置了!没错,在因为没有卫生纸而堕入绝望深渊的迷途羔羊面前,有的是闪闪发亮的阿克西斯教团入教申请书!神之救赎近在眼前,你认为那个人到底会怎么做呢?」

    「用申请书擦屁屁。」

    「……当场在申请书上签字入教,向阿克娅大人祈求奇迹出现之类的可能性……」

    「绝对没有。而且把那种东西留在那里只会被当成间接证据,让人认为是阿克西斯教团干的好事,增加更多负面评价……啊啊,被包围了!」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和抱着卫生纸的杰斯塔一起被包围了。

    「你们两个!别再抵抗了,乖乖就范吧!」

    看似警察的人们围着我们,一点一点缩小包围网。

    这是我来到这个城镇之后第几次被警察关照了啊?

    正当我在内心如此纠结时,杰斯塔拉了拉我的袖子说:

    「惠惠小姐,就是现在,现在正是你发挥力量的时候。请吧,让他们好好见识红魔族的真功夫。」

    这位大叔的意思是要我用魔法炸飞他们吗?

    「我怎么可能那么做啊,我的魔法无法调整威力,会让这一带变成废墟,没办法在城镇里面用啦!」

    「没问题!这里有好东西可以用!」

    杰斯塔信心十足地这么说,手上拿的是抢来的卫生纸。

    「只要先把这个缠在脸上遮去面容……!」

    「你白痴啊,你是白痴吧!我怎么可能那么做啊!」

    ——在警察局听完训话的归途。

    「这只是我的想法啦,但就是因为你们老是做这种事情,信徒才不会增加吧?」

    「这只是我的想法啦,照一般的方式招募来品行端正的信徒,不就毫无趣味了吗?」

    这个人没救了。

    「真是的,怎么会碰上这种惨事啊。走啦,该回去了。」

    「惠、惠惠小姐,最后再试一次吧!试试看你刚才教我的那招!就是跑步的小女孩跌倒了站不起来,等经过的人扶她起来的那招!」

    「还来喔……」

    见我一副不太甘愿,迟迟不肯答应的样子,杰斯塔双手合十对我低头。

    「拜托你了!……啊,正好有一个看起来有点苦命,但是心地很善良的孩子走过来了!那个孩子一定不会丢下惠惠小姐不管!拜托你了!」

    真是的。

    我告诉杰斯塔这是最后一次之后,便躲到巷子里准备。

    「惠惠小姐,就是现在!」

    我在杰斯塔的提点之下冲出巷子,尽可能以最自然的方式跌了一大跤。

    「啊啊!咕呜呜……我真是太丢脸了,居然会在这种什么都没有的地方摔倒……!」

    我维持着倒地的姿势没有起身,就这么躺在地上。

    快,赶快来帮忙我这个年幼无助的少女吧!

    「……呜呜,膝盖磨破皮了啦,痛到不能动了啦……!」

    快啊。

    「…………再这样下去,细菌就会从伤口跑进去,引发破伤风……」

    「你在干嘛?」

    听见那道熟悉的声音,倒在地上的我就这样抖了一下。

    「…………」

    「我说惠惠啊,你到底在干嘛?」

    既然叫了我惠惠,就表示声音的主人确实是我推测的那个人。

    正当我倒在地上而且冷汗直流,烦恼着要不要干脆就此装死蒙混过去算了的时候——

    「你到底在这种地方干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芸芸,住手!膝盖磨破皮会痛是真的啦,请不要这样!」

    不知为何出现在这里的芸芸,抓着还倒在地上的我不停摇晃。

    6

    在阿尔坎雷堤亚一个没什么人迹的公园。

    「真是的。你好歹也是我的竞争对手,可以不要做那么丢脸的事情吗?而且你为什么要做那种蠢事啊?没事突然摔在地上等路过的人救你,在那之后是想干嘛?」

    芸芸要我罚跪,如此对我训话。

    不知为何连杰斯塔也跟着跪坐在我身边,满心期待,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

    ……一定是希望比他小的美少女骂他吧。

    「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做那种事情的话,请你问我旁边这个人。」

    「请务必问我。」

    「咦!」

    听我和杰斯塔这么说,芸芸露出有点厌恶的表情。

    「……我从刚才就一直很好奇,你到底是谁?和惠惠是什么关系?」

    「一起在这个城镇爆处奔波的同伴……不,应该说是同志吧。至少可以肯定不是朋友那么简单的关系。」

    「咦咦咦!」

    「喂,她很容易把任何事情当真,可以不要随便说那种蠢话吗?」

    同伴……同志……芸芸一脸凝重地反覆念着这些词汇。

    看着这样的芸芸,我反过来问了自己在意的事情。

    「话说回来,芸芸又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呢?」

    「咦?这、这是因为……」

    刚才的训话模式不知道消失到哪去了,芸芸立刻惊慌失措了起来。

    …………

    「难不成,你是担心我才跟了过来吗?」

    「才、才不是呢!是修练!没错,我是为了修练才出来旅行的!既然惠惠都说要以冒险者的身分闯荡下去了,我如果没有出来外面修行怎么追得上你呢!而且,红魔之里附近的怪物那么强,大多我都没办法一个人打倒……!」

    芸芸连忙开始编借口,不过只有最后那句感觉最像真的。

    的确,芸芸只会用中级魔法。

    这样的芸芸只有一个人的话,确实很难对付红魔之里周边的怪物。

    「也对,红魔之里附近是对高等级的冒险者而言也有危险的地区。我是因为接连被解雇之后被阿克西斯教团的人收留,于是被带来这里,自然而然就开始帮忙招募教徒了,大概就是这样。」

    「是的,惠惠小姐教导了我们很多很棒的招募方法。」

    「你、你都在做这种事情啊。可是,说到阿克西斯教团……」

    芸芸看着杰斯塔,略显害怕地往后退。

    她大概是回想起阿克西斯教团的负面评价了吧。

    至于杰斯塔……

    「年幼无助的少女害怕的模样还真是赏心悦目啊……」

    则是一边说着这种无可救药的话,一边一脸幸福地叹了口气。

    这个人的教团怎么不快点爆炸呢?

    「惠、惠惠,我觉得继续待在这个城镇好像不太好耶……而且,你的目的地不是阿克塞尔吗?」

    「是啊。可是我还没赚到马车钱,所以必须暂时待在这个城镇打工赚钱才行。」

    听着我们的对话,跪坐在我身旁的杰斯塔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摇了摇我的肩膀说:

    「惠惠小姐、惠惠小姐,这位看起来很苦命的少女是谁啊?请务必介绍给我认识。」

    「看起来很苦命!我、我的确没什么朋友,但可不想被初次见面的大叔这样说啊!」

    「这个看起来老是抽到下下签的女孩是我的同乡,魔法师芸芸。她好像受到我的启发,正在进行修练之旅呢。」

    听了我的说明,杰斯塔点了点头。

    「像这样被女生罚跪固然是很棒的奖赏,但根据我的经验,差不多是该有路人看见此情此景跑去报警的时候了。在警察来到这里之前,我们还是先回教堂,你们再好好叙旧吧?」

    说着,他温和地笑了。

    7

    ——打开了教堂的门,杰斯塔轻声地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是哪种情趣游戏吗?」

    「才、才不是什么情趣游戏!阿克西斯教团的最高负责人,杰斯塔大人。我们是来执行传唤您的命令。请和我们一起去警局一趟。」

    回到阿克西斯教堂,迎接我们的,是率领着众多警察官的女骑士。

    两名警官从杰斯塔的左右两边抓住他的手臂,准备直接将他带走。

    就在杰斯塔一脸傻愣地任凭摆布的时候——

    「你们是怎样?连罪状也没说就突然逮捕,未免太蛮横了吧?这个人到现在为止都和我待在一起,若要他的不在场证明,我是可以作证喔。」

    我如此抗议,同时站到他们前面,挡住入口……!

    「杰斯塔大人!您这次又干了什么好事?我明明就告诫过您好几次,那些崭新的自得其乐必须适可而止啊!」

    「性骚扰艾莉丝教的美女祭司终于过头了吗?」

    「之前他跑去行政机关抗议说什么『我侍奉的可是水之女神阿克娅,再也没有比我更适合当游泳池监视员的人了吧!小朋友!小朋友就交给我看顾了!』,大概是那件事吧?」

    「是因为他演讲过『女性购买男性内衣裤不会让人起任何疑心,男性购买女性内衣裤却会在背后被人指指点点,这是性别歧视!』这样的内容吧……」

    听着信徒们七嘴八舌地这么说,我轻身往旁边一挪让出了路,并且说:

    「请。」

    「谢谢你的合作。」

    然后对着女骑士点头示意,准备直接离开阿克西斯教堂……

    「惠惠小姐,你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丢下我呢,太过分了吧!不久之前我们不是还共享一种相当崭新的情趣游戏,一起在大庭广众之下跪坐着挨骂吗?」

    「别、别说那种会引人误会的话好吗!不要把我当成和你一伙的,这让我非常困扰!」

    甩开警官钳制的杰斯塔先是巴着我不放,接着又对着女骑士说:

    「再说了,你是怎样啊?一天顶多逮捕一次,这不是我和你们之间说好的规定吗?我今天已经先被带到警局训话过一次了耶。」

    「我们何时跟你说好了!……杰斯塔大人,可以请你认真听我说吗?今天和以往不同,不是训话就能解决的问题。」

    「也就是说,你想和我玩监狱游戏吗?」

    「够了!每次跟你讲话,都让我觉得脑袋会坏掉!」

    焦躁地在头上乱抓了一阵之后,女骑士还是开口说:

    「政府将这个城镇的温泉的水质管理工作,交给了祭拜水之女神的阿克西斯教团……然而,从昨天开始,镇上的温泉旅店接连提出各种控诉。内容都和温泉的品质有关。」

    说着,她对杰斯塔投以冷酷的眼神。

    「……咦?这么说来,我记得堆积如山的报告书当中,确实有几份提到了这件事。只是性骚……妨碍邪教徒、招募迷途的羔羊们让我忙到分身乏术,所以决定延后处理……好吧,那我们也去调查泉源好了。」

    对于杰斯塔的这番话……

    「没有那个必要。」

    女骑士斩钉截铁地这么说,并且对他递出一张纸。

    「请你看一下这个。现在,你涉嫌犯下外患诱致罪!」

    「外奸诱耻……?这是什么罪名啊,太不道德了吧?」

    「看清楚纸上的字好吗!……不久之前,这个城镇的高官接获了和这个城镇交流匪浅的红魔族们提供的情报。你也知道这个传闻吧?红魔之里住着一位神准的占卜师。」

    红魔之里的神准占卜师。

    ……她指的该不会是套牢吧。

    「『阿尔坎雷堤亚不久之后将有危机来临。在温泉出现异状时,须注意温泉的管理者。那个人正是魔王的爪牙。』……这就是红魔族占卜师的预言。『温泉出现异状时』……没错,这个部分完全符合目前的状况。既然如此,就表示目前负责管理温泉的你们,和魔族有所联系,试图陷害这个城镇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这个小丫头在说些什么啊!你说教义当中有着『恶魔必杀』、『魔王必灭』的我们,和魔族那种东西有往来?就是这张嘴说出那种蠢话的吗!可恶,看我亲下去!」

    「住、住手!你想多加妨碍公务罪和强制猥亵罪吗!住手……住手啦!你们几个,快把这个男人带开,快点……!啊啊啊!住手,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在推倒女骑士的杰斯塔遭到压制时,其他阿克西斯教徒们纷纷逼近警官们表示抗议。

    在千钧一发之际重获自由的女骑士泪眼汪汪地远离杰斯塔,同时说:

    「呼……呼……正、正如同我刚才所说!红魔族的占卜,目前为止从来没有不准过!相对的,根据你们平常的行为来考量,不用比也知道哪边可信吧。事情就是这样,我就先从身为负责人的这个变态开始侦讯。根据他的供词,我们可能也会找你们其他人问话!」

    女骑士渐渐恢复冷静,这时换成赛西莉抨击她。

    「等一下!的确,杰斯塔大人是个无可救药的变态,没事就跑来浴室偷窥,每次都让我很想狠狠敲他的头看能不能治好他!但是,这样的杰斯塔大人也就算了,就连我们,你都以为会背弃阿克娅大人,并和魔族联手?最好是会有这种事啦,你这个波霸女!看我把你那堆柔软的赘肉扯掉!来啊,给我把胸部露出来!」

    「住手——!你、你们是怎样,不分男女都要对我性骚扰!你们几个,快点把这个变态带走!你们这些家伙给我听好,在我审问完这个男的以前最好乖乖的……混帐,住手!够、够了,我们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啊啊,住手!住手啦!」

    「这是艾莉丝教徒的阴谋!别被骗了!他们一定是害怕我的明星光环,巧妙地利用了这个没什么脑袋的小丫头,试图陷害我……!」

    上衣被赛西莉脱掉的女骑士尽管快要哭出来了,还是带着不停叫嚷,剧烈抵抗着的杰斯塔逃之夭夭,离开了这里——

    8

    杰斯塔被带走之后,留在教堂里的信徒们茫然伫立着。

    「怎么会这样……杰斯塔大人不在了,这个教堂究竟该何去何从呢?」

    眉头深锁的赛西莉一脸凝重地喃喃这么说。

    「杰斯塔先生是最高负责人对吧。要是那个人不在了,会产生怎样的弊害呢?我也帮忙你们就是了,在杰斯塔先生回来之前,我们一起守住这个教团吧?」

    见赛西莉心生动摇,我拍了拍她的背,这么鼓励她。

    「可、可是……也对……再这样担心下去也无济于事。不如把杰斯塔大人平常负责执行的工作分配给大家去做……!……对了,杰斯塔大人平常都做些什么工作啊?」

    稍微恢复了一点精神的赛西莉这么问其他信徒。

    「……听取告解有专人在负责,教团的财务之类的呢?」

    「财务是秘书在做喔。至于在伤患前来教堂时施展治愈魔法……这也有专人负责。杰斯塔大人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外面闲晃,所以我也没见过他施展魔法。」

    「他会在街头演讲,但也不是对往来的路人阐述教义。演讲内容都是什么……以男女平等之名,这个城镇应该以条例规定要混浴才对之类。」

    信徒们七嘴八舌地这么说完,现场顿时陷入一阵寂静。

    「……所以,杰斯塔大人到底都在做什么啊?」

    听赛西莉这么问,在场的所有人都只能歪头以对。

    「惠惠小姐,问题解决了。杰斯塔大人不在也没什么的问题,不好意思,惊扰你了。」

    「这、这样好吗?他好歹也是你们的代表吧?而且那个骑士是认为整个阿克西斯教团都有嫌疑耶,这样没问题吗?」

    原本鱼贯离开,准备解散的阿克西斯教徒们听我这么说,也纷纷皱起了眉头。

    「问题就在这里了。杰斯塔大人被逮捕是家常便饭,这件事本身是不成问题。但我们被当成阿克娅大人所厌恶的魔族的协助者,光是这样就够让人不愉快的了。品行端正的我们,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种嫌疑来呢?」

    赛西莉这么说,不知为何让芸芸整个人抖了一下。

    芸芸这样的态度,让我想通了。

    「……芸芸?」

    「什、什么事?」

    芸芸以拔高的声音这么说,眼神飘忽不定。

    「…………就算生理上无法接受杰斯塔先生,也不可以叫警察来抓无辜的人喔。」

    「才、才不是呢!我才没有报警!我是不太喜欢那个老先生,但也没有厌恶到那种程度好吗……!」

    我歪着头对慌张不已的芸芸说:

    「那么,你到底是为什么会吓一跳呢?之前我妹妹尿床的时候,为了湮灭证据急着想要学点火魔法烧掉棉被……当时她的表情就和你现在一模一样喔。」

    「米米会做这种事情吗!不、不是啦!其实……其实是这样的啦……」

    芸芸双手交握,玩弄着手指说:

    「……就是啊,在我离开红魔之里的时候,村里的占卜师——套牢小姐拜托我跑腿。而且……还说因为看见了阿尔坎雷堤亚陷入危机的未来,如果我要来这个城镇的话,就帮忙把写了预言的信件送过来……所以……」

    说着,她一脸歉疚地低下头——

    幕间剧场【参幕】

    —阿克娅大人,我不会输的!—

    大事不妙了。

    事情就发生在今天依然前往艾莉丝教堂的我,为了打发时间而在艾莉丝女神的肖像画上涂鸦,然后逃离邪恶的艾莉丝教徒们的那个时候。

    一名萝莉魔法少女突然现身,拯救了被艾莉丝教徒逮到的我。

    这是怎样?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因为我努力在艾莉丝女神的肖像画上涂鸦所得到的奖赏吗?

    「吾乃惠惠!身为红魔族首屈一指的魔法师,擅使爆裂魔法!哼,既然本小姐已经来了,可不会坐视不管!」

    正合我胃口的魔法少女这么说,还摆出了架势。

    她是怎样,好可爱喔,像天使一样。完全就是我的菜。

    这个女孩是怎样?是天使吗?

    「喂,你是红魔族吧?等、等一下,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们才是受害者啊!」

    「先别冲动,有话好说!」

    两名艾莉丝教徒连忙大声抗议,但是……

    「太遗憾了!你们骗骗其他凡夫俗子也就算了,在本小姐的红眼之前,那种搪塞之词可不管用!」

    原本还以为是个像天使一样的女孩,原来真的是天使啊。

    怎么办,居然愿意无条件相信我是怎样,太开心了,好想把她掳走啊。

    不妙,这下不妙了,肯定不妙啊,再这样下去,我很有可能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她「抱紧处理」。

    上个星期才去警察局叨扰过,要是现在我真的抱下去就真的不妙了。

    我还是先去冷静一下脑袋好了。

    「不,你把那双红眼放亮一点好吗!」

    其中一个男人如此吐嘈,就在这个时候!

    「对啊,我们是这个城镇的艾莉丝教徒……啊啊!糟、糟了!」

    我甩开抓住我的那双手,然后直接往小巷子里面冲。

    幸好,那两个艾莉丝教徒没有追过来。

    我偷偷从小巷子里探头一看,发现救了我的那个女孩正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太可爱了。

    「喂,你要怎么负责!那个女人是阿克西斯教徒啊!她跑来我们的教堂,在艾莉丝大人的画像上涂鸦耶!」

    被男子如此怒骂,女孩吓了一跳。

    去那个男的家里,往门上的邮筒里面灌大量的琼脂史莱姆好了。

    在我这么想的时候,另外一个男的也跟着大声抗议。

    「不久之前,她还把我们教团每天发给贫困之人的面包全都抢走了!」

    我也很贫困啊,所以应该也有权利拿面包才对。

    尤其在爱情方面特别贫乏。

    被那个美少年魔剑士逃走了,更让我想要那个小萝莉的爱。

    「这、这个嘛,我很抱歉……毕、毕竟我才刚来到这个城镇没多久……」

    艾莉丝教徒正在逼近慌张地这么说的女孩。

    看见这一幕,我连忙环顾四周。

    长年以来在这个城镇历经百战的我,对那个人知之甚详。

    这个时间,那个人一定在巡逻…………看吧,找到了!

    我紧紧抓住那个人的手臂,声泪俱下地哭诉:

    「拜托你帮帮忙,是艾莉丝教徒!原本追着我到处跑的艾莉丝教徒,突然对正好经过的年幼少女伸出魔爪……!」

    「艾莉丝教徒?可、可是,他们应该不会做出那种事情才对……」

    听他怀疑地这么说。

    我指着艾莉丝教徒们,放声大喊:

    「警察先生,就在那里!」

    ——阿克娅大人,我不会输的!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