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六卷 六花的王女 终章 为了成为真正的哥哥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六卷 六花的王女 终章 为了成为真正的哥哥

    隔天早上。

    过了这么一晚的王都陷入了大骚动。

    毕竟,传说中的义贼只靠两人之力就溜进王城,从公主身上抢走了魔道具。

    而且,还是在众多武功高强的冒险者住在城里的这一天。

    银发少年和面具男子的行径立刻成了传闻,转眼间已经在王都里扩散开来。

    而现在——

    我所在的这个房间里,状况也非常严重。

    「达达达、达克妮丝,拜托你冷静一点————!我那么做是有正当理由的————!会裂开、会裂开,我的头会裂开啦!」

    「喂,你听我们说啦!等你听完以后就会觉得『啊,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谅解我们的处境!拜托一下,请听我们说!再捏下去真的会爆掉啊,要死人啦!」

    「我听啊,我听!好啊,我洗耳恭听啊!这只不过是听你们解释之前的准备运动罢了!视情况而定,或许我还可以不要拿出全力对付你们!」

    我和克莉丝被达克妮丝叫了过来,在旅店的房间里分别接受她的铁爪功拷问。

    「达克妮丝,达、达克妮丝!我没办法说话!呐,这样没办法说话啦!」

    「住——!我只是受到克莉丝的唆使罢了!主谋是身为头目的克莉丝啊——!」

    达克妮丝一把抓住我们的太阳穴,用力捏紧,表情更是认真到吓人。

    「你、你这个家伙!痛痛痛痛痛痛!不、不是啦,达克妮丝你听我说!助手老弟也是兴致勃勃的喔!说要这么做的确实是我没错,但是在骚动扩大的时候我本来说要撤退的,决定要直接突破重围的是助手老弟!」

    「哪有人这样的啦,头目!我加入盗贼团不过也才一天,而且在组织里面也是最低阶的小喽啰啊!」

    「闭嘴啦,说什么盗贼团啊,也不过只有你跟我两个人好吗!明明只有两个人还分什么高阶低阶啊!」

    被迫跪坐在地板上,太阳穴依然被紧紧抓住的我和克莉丝,拼命想将责任推给对方。

    毕竟,达克妮丝依然维持着前所未见的愤怒表情。

    「喂。」

    「「!」」

    原本还在斗嘴的我们,被达克妮丝的这声冷喝吓到噤声。

    「有话快说。」

    我们两个将整件事情的缘由老老实实全盘托出。

    「——你们两个真的是……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一开始就好好跟我说的话,你们就不需要干那种蠢事了,我自然会把事情办妥。」

    听完我们的解释,达克妮丝沉沉叹了口气。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但那可是能够交换身体的神器耶。用对方法的话,甚至可以得到永久的生命。我刚听说这件事的时候,原本也慌慌张张地想说应该向高官报告才对。结果,克莉丝说地位越高的人就越会想要这种东西,还说就算是王族也难保不会滥用这个。」

    「我、我觉得达克妮丝应该没问题喔!我原本想拜托达克妮丝的,是助手老弟说什么『喂,你给我站住!达克妮丝也是贵族喔,要是克莉丝的真面目被贵族们发现了,那个家伙的立场会变得岌岌可危啊!』我才没找你的!」

    「啊!你、你这个家伙!」

    看着再次开始斗嘴的我们,达克妮丝又叹了一口气。

    「木已成舟的事情也就没办法了。幸好发现你们的真实身分的,目前还只有我一个。克莉丝的银发太醒目了。你立刻离开王都,回到阿克塞尔去吧。和真嘛……跟我走,我们现在就进王城。」

    「咦?……啊啊,你刚才捏得我的太阳穴好痛啊!不好意思,我要留在这里休息……」

    「少演那种无聊的蹩脚戏了,乖乖跟我来!我们还得去接惠惠和阿克娅,也得向爱丽丝殿下正式道别啊!」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但是昨天晚上才搞出那种事情,今天就要进到警戒变得更为森严的城堡里去喔……!没人能保证我不会露出马脚,而且要是他们怀疑我,拿了那个侦测到谎言就会铃铃响的魔道具过来可就大事不妙了!」

    目送被抓住手拖着走的我,克莉丝抓了抓脸颊,陪着笑脸说:

    「助、助手老弟,那你加油喽!对了,我会把抢到的神器送到绝对不会被任何人偷走的地方去,这个你不用担心。那、那么,我就此告辞……」

    「……等一下,克莉丝。」

    「…!什、什么事?」

    原本准备缓缓走出房间的克莉丝抖了一下。

    「你瞒着我的事情只有这样了吗?没有别的事情了吗?」

    「呃……」

    「还有对不对?是什么,你到底还瞒着我什么!我和你的交情都这么久了,你在碰到麻烦的时候会有什么小动作我很清楚!没错,就是像你现在这样,在抓你脸上的疤痕的时候!快说!你还有事情瞒着我对不对!」

    遭到逼问的克莉丝在显得不知所措的同时,不知为何对我投以求救的眼神。

    就算克莉丝这样看我也没用啊,我又不知道她隐瞒了什么,所以也无法帮她打圆场……

    这时,克莉丝指着我说:

    「除了神器以外,助手老弟还偷了别的宝物!」

    「啊啊啊啊啊!你这个叛徒!」

    「混帐,你还偷了别的东西吗!这样不就真的只是盗贼了吗!拿出来!你到底偷了什么东西走!」

    我也只能认了,心不甘情不愿地交给她一本书。

    达克妮丝快速翻过我交给她的那本书。

    「你这个家伙……」

    达克妮丝当场虚脱,瘫坐在地时,克莉丝轻声说:

    「啊……对喔,这么说来,你还偷了这个呢。」

    「咦?」

    「……哦?怎么,还有别的东西吗?」

    听克莉丝这么说,达克妮丝再次站了起来,将手伸到我面前。

    我偷了别的宝物?

    到底是什么……

    「喔,啊啊!什么嘛——这样啊,原来是在说这个啊,你是说那个时候我从爱丽丝身上偷到的这个东西吧。」

    说着,我将我从爱丽丝身上偷来的东西交了出去。

    是那个时候爱丽丝戴在身上的戒指。

    那个戒指在爱丽丝迎击我和克莉丝的时候闪闪发亮,由此看来应该是某种魔道具吧。

    达克妮丝先是皱着眉头,紧紧盯着放在掌心的戒指看。

    「……!你你、你、你……!你从爱丽丝殿下身上……偷了这个东西?」

    「是、是啊……别这样好吗,那是什么反应啊?那种反应比我惹你生气时还要可怕好吗!这个东西有那么不得了吗?呐,你只是想吓我对吧?」

    茫然望着戒指半晌之后,达克妮丝轻轻将戒指交给了我。

    「听好了,和真。千万别弄丢那枚戒指喔。还有,别被任何人发现你有那枚戒指,死了也要带到坟墓里去。」

    「喂,你够了喔!如、如果这是那么重要的东西,我们就说是在路边捡到的,现在立刻拿去还不就好了?」

    「蠢材!这是王族从小便一直贴身携带,只有在订立婚约的时候才会拿下来,交给未来的伴侣的东西。这种东西怎么能被贼人抢走,还被冒险者随便在路边捡到……!……就算是出自善意送回去,你也会被杀人灭口吧。」

    「那是怎样,太可怕了吧!啊,克莉丝!你想上哪去啊,喂!都是你把我卷进来的,你要负责溜进爱莉丝的房间把这个还回去!」

    「我才不要,太可怕了!为什么你的窃盗技能老是偷些不应该偷的东西啊!应该说,达克妮丝也变了,没想到居然会建议人家湮灭证据,你到底是怎么了?你以前应该更古板一点才对啊,该说你待人处世变得比较圆滑了吗……感觉好像受到助手老弟的不良影响了呢。」

    「啥……!等、等一下,我自己没有感觉耶,我有变那么多吗?难道,我在担心爱莉丝殿下受到不良影响之前,应该先担心自己吗!」

    我没有理会看似大受打击的达克妮丝,对着光看着那枚戒指。

    「……没办法了,回到豪宅之后就把这个埋进庭院里好了。这样一来就不会被任何人发现了吧。」

    「你在说什么傻话啊!那可是爱丽丝殿下一直戴在身上的宝贵戒指耶!你必须视其为最重要的东西,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得贴身带着!而且绝对不能让任何人发现!」

    「这是哪门子惩罚游戏啦!真是够了,我知道了啦,那另外一个宝物可以还给我吧?事到如今也不能把那个拿到城里去还吧?」

    「「…………」」

    听我这么说,她们两个互看了半天——

    ——和达克妮丝一起来到王城的我,因为刚才体验过什么叫活地狱,而成了行尸走肉。

    「喂,你给我适可而止,好好走啦!在爱丽丝殿下面前要打起精神来喔!」

    「呜……呜……为什么啦……你们有必要故意烧掉吗……这次我秘密拯救了这个国家的危机,而那形同是我唯一的报酬啊……」

    「你到底要哭哭啼啼到什么时候啊,难看死了。你制作的这个叫作打火机的东西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呢。嗯,这真是好东西。」

    「我做这个又不是为了让你烧书……呜……呜……我的宝物啊……」

    原本想当成传家之宝的那本书被她们两个烧掉了,害我完全拿不出干劲来。

    克莉丝说,她要在王都开始大肆悬赏银发盗贼之前离开这里。

    她还说如果改变心意就会回到阿克塞尔,所以我们应该有机会再见面吧。

    说来说去,和克莉丝搭档还是有点开心。

    要是我的真实身分曝光,也被通缉的话,到时候真的和她一起组成盗贼团好像也不错。

    我一边想着这些,一边跟在达克妮丝后面走。终于,达克妮丝在爱丽丝的房间前面停下了脚步。

    「……带着现在这种状态的你进去应该会有诸多不便吧。我去向殿下说明神器的事情,你乖乖待在这里。」

    「……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把我带来的啊?现在的我正在自暴自弃喔。被你带到这里来又放我一个人的话,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在城里做什么喔。」

    「你是三岁小孩嘛!真拿你没办法……可别做多余的事情喔。我打算演一场戏,说明那个神器的危险,并且提出义贼的目的是拯救爱丽丝殿下的可能性。要是你在这种时候耍蠢,事情可会变得很严重喔!」

    我推开如此拼命说明的达克妮丝,擅自打开了房间的门。

    「蠢材!哪有人进房间不先敲门的!……爱丽丝殿下,我是达斯堤尼斯!这次来是有急事要向您报告!」

    我和达克妮丝走进房间里,看见的是——

    「还好啦,有我在就可以轻松搞定!就是这么回事,那个危险的神器已经被我完全封印,再也没有办法使用了,所以你尽管放心吧!真是的,那些盗贼是怎样啊,居然看上那么不得了的东西!」

    「红魔族是魔道具领域的专家,身为红魔族的我向你保证。那么强大的神器,已经没有人做得出来了。也就是说,这件事就到此结束了!」

    这次明明没做什么却一脸跩样的阿克娅和惠惠,在爱丽丝她们面前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态度。

    「不愧是阿克娅小姐和惠惠小姐!这样我们就可以放心了。听阿克娅小姐说明了那个魔道具真正的力量之后,吓得我脸色发白呢。」

    蕾茵松了一口气,露出放心的笑容。

    「……不过,那两个义贼的目的是什么呢?光听坊间的评价,我实在不觉得他们是会滥用那个神器的人……嗯?达斯堤尼斯爵士……怎么,你这个家伙也来啦。」

    至于克莱儿,则是一样用着严苛的遣词用字。

    看来,她们已经听阿克娅提过神器的危险性了。

    「我得到的情报指出,针对那个神器调查的结果,发现那是非常危险的东西,所以前来报告……看来,似乎已经没有必要了呢。」

    知道没必要演戏之后,达克妮丝在爱丽丝她们面前松了一口气。

    「……说不定他们是来救我的呢。他们知道那条项链真正的力量,但若是老实告知其危险性又难保遭人滥用……」

    在房间中央被大家包围的爱丽丝,不知为何,看着我这么说……

    这该不会是……早就发现贼人的真面目的状况吧?

    「爱丽丝殿下,这样实在是您多虑了吧。即使是受到民众赞扬的义贼,也不可能为了这种目的甘犯危险,特地潜入王城里面来吧。」

    说完,克莱儿心有不甘地闭上眼睛。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也不得不承认,他们两位确实是了不起的男人了……」

    尽管心有不甘,克莱儿还是略带敬意地轻声这么说。

    在我的心目中,对克莱儿的好感度原本是最低的,现在稍微上升了一点。

    「不过,那两个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呢?我对高等级冒险者的了解算是相当详细,但是我完全想不到有谁那么厉害。尤其是那位面具男子……我和他对峙的时间相当短暂,不过他在那一瞬间便从相当远的距离准确击碎了我的法杖。」

    怪了,这是怎样。该怎么说呢,总觉得怪难为情的。

    「你说那个戴面具的人啊!他超帅气的对吧!那副面具和那身黑衣,剧烈地触动了我的心弦!下次遇见他,我一定要向他要签名!」

    「惠、惠惠小姐,他好歹也是罪犯好吗……话虽如此……那个戴面具的贼人确实相当厉害……他就连对付御剑大人的时候也没有带武器,却能够瞬间让对手失去战力,城里的骑士们也被那个男人解决掉一大半……」

    惠惠和克莱儿这么说着,两人同时发出赞美的叹息。

    糟糕,怎么办。我好想说其实我就是面具男喔,好想这样炫耀喔。

    「和真是怎么了?干嘛那样傻笑啊,恶心死了。」

    从昨天到现在依然抱着酒瓶不放的阿克娅这么说。

    这个家伙是怎样,干脆抢走她的酒瓶好了。

    这时,因为阿克娅那么说,克莱儿也狠狠瞪了我一眼。

    「真的,你在傻笑什么啊。太可惜了,难得有这么一个逮捕义贼的好机会……话说回来,要对付那位面具男的话,我想就算你在场也成不了什么事吧。啊啊……真是太遗憾了,为什么那个男人在干盗贼这种勾当呢?如果他不是罪犯,我肯定会将他请回家当食客……真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再见到他……」

    说到最后,她的脸颊微微泛红,让我首次见到有着女人味的一面。

    这个人是怎样,到底想眨我还是褒我,选一边好吗?

    达克妮丝在我身旁保持沉默,表情相当微妙。

    ……这时,爱丽丝猛然往我这边靠了过来。

    「真的,那位义贼真是太帅气了。」

    她直视着我,同时这么说。

    奇怪,这是怎样?

    看来她真的察觉到我的真实身分……

    「这只是我自己的想像……不过,我觉得他们两位是担心我才会那么做的……我好像喜欢上那位义贼了呢……」

    好,我就跳出来承认吧。

    我准备从行李里面拿出面具,而达克妮丝发现了我的动作,拼命从背后架住了我。

    为了让碍事的达克妮丝安静下来,我准备施展「Drain Touch」……!

    「他现在不知道在做什么呢………………那位银发的头目先生……」

    ……然后在出招之前,轻轻把手放下。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这时,看着举止怪异的我,爱丽丝涨红着脸,低下头,肩膀不停的小幅抖动。

    ……喂,她这是在笑吧。

    接着,爱丽丝的肩膀不再抖动。她抬起头,看着意志消沉的我的眼睛,以微微颤抖的声音说:

    「……兄、兄长大人。我有一件事情想拜托你。」

    「爱、爱丽丝殿下?」

    对于这非比寻常的气氛,克莱儿困惑地叫了爱丽丝。

    除了硬是把我带来这里那次以外,至今未曾耍过任性的爱丽丝。

    她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一脸认真地紧紧握着拳头。

    就在她准备开口的那一刻。

    「爱丽丝殿下。在爱丽丝殿下开口以前,我有件事想先禀告殿下。」

    我身边的达克妮丝盖过了爱丽丝的话语,如此表示。

    在大家的注视之下,达克妮丝迅速单膝跪地,瞄了我一眼之后……

    「这位名叫佐藤和真的人士,一路打倒了许多魔王军干部。同时,他也有可能是终将打倒魔王的人。虽然这是极为困难,非常人所能办到的伟业……但既然这个人立志挑战这样的困难,您是不是能勉励他几句呢?」

    这个家伙没头没脑的在说什么啊?

    我要打倒什么?

    「……打倒魔王?真的吗?兄长大人,你真的想要打倒魔王吗?」

    怎么连爱丽丝都这样,一脸认真地说出这种话来?

    这还用说吗,那种事情我当然办不到……

    「这、这个嘛,要是有那个机会,讨伐魔王这种事情……我也不是……不愿意……?」

    看着爱丽丝的眼睛,我的回答却逐渐变得这么不干不脆。

    听见我这么说,克莱儿在后方嗤之以鼻,像是在笑我无聊。

    但是……

    「这样啊……如果是兄长大人一定办得到。讨伐魔王的工作,就再请你多加努力了……愿神守护兄长大人武运昌隆!」

    说着,爱丽丝露出满面的笑容,于是所有人都无话可说了。

    ——不,有个家伙有话要说。

    「兄长大人东、兄长大人西的,你也差不多该改掉那个称呼了吧!你明明就有一个亲哥哥,去和你的亲兄长大人腻在一起不就好了吗?听你这样叫,总是让我觉得自己的存在受到威胁,害我听了就烦!魔王那种家伙总有一天会被本小姐解决掉,轮不到和真出马啦!」

    不知为何气冲冲的惠惠突然说出这种蠢话。

    「兄、兄长大人就是兄长大人,我称呼兄长大人为兄长大人没有任何不妥!而且,要是你打倒魔王就没意义了,我希望是兄长大人打倒魔王!」

    「才刚叫你改掉就给我连续叫了好几声兄长大人,你这是想找我打架对吧!」

    「你、你想动手吗?王、王族可是很强的喔!」

    她们两个突然扭打在一起,惹得达克妮丝和克莱儿连忙制止。

    「喂,惠惠快住手,你昨天不是才在不知不觉间和爱丽丝殿下变得感情很好吗,怎么今天又突然开始打架了,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爱丽丝殿下,请您冷静!您明明从来都没有打过架的,怎么突然做出这种举动呢!」

    我为了改变话题,对呼吸急促的爱丽丝重提刚才那件事。

    「……所以,你想拜托我的是什么事情?说说看啊,任何事情都可以喔。」

    我有点期待她想拜托我什么事。

    从她刚才的反应来看,很有可能是想要我继续留在城堡里面……!

    「我想拜托的……我想拜托你的事情是……」

    明明是她自己说有事相求的,不知为何,爱丽丝却思考了一下。

    「那个游戏还没分出胜负。将来有一天,请你再和我比一次。」

    然后带着少女应有的戏谑笑容,对我这么说——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