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六卷 六花的王女 尾声2 ——梦醒之后徒留戒指——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六卷 六花的王女 尾声2 ——梦醒之后徒留戒指——

    被蕾茵的瞬间移动魔法送回阿克塞尔的我们,回到了豪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跳上豪宅的沙发一躺,一面胡乱挥动手脚,一面放声大叫。

    瞥了这样的我一眼,达克妮丝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红茶。

    「喂,你很吵耶。这样会吵到邻居,要叫去城镇外面叫完再回来。」

    「开什么玩笑啊,臭婆娘!竟然在关键时刻跳出来搅局!要不是你说了什么又魔王又怎样的蠢话,爱丽丝肯定会拜托我别的事情!比如说想和兄长大人在一起,想和兄长大人交往,想和兄长大人一起睡觉之类!」

    「你刚才说的话已经游走在法律边缘喽!可别忘了爱丽丝殿下现年十二岁!再说了,根本不可能像你说的那样。那个时候殿下想拜托你的事,充其量是『请直接留下来让我雇用你当这个城堡的小丑』之类的吧。而且你和爱丽丝殿下一起生活的时间也不过一个星期左右吧?你有信心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异性喜欢你到那种程度吗?好好认清现实吧……乖,我泡茶给你喝就是了,稍微冷静一点吧。」

    「我之前过的还是和公主住在一起的梦幻生活耶,不要突然把我拉回现实啦!我一点也不想听那种正确的道理,我们才刚分开耶,让我多作一下梦又不会怎样!」

    没有多看争论不休的我们一眼,惠惠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惠惠也一样,我知道你很容易生气,但是也不用在最后一刻吵成那样吧?」

    「那只是同为妹妹路线的两人之间无法退让的战斗罢了。应该说,她和我一起去王都的时候,原本还玩得很开心,最后却没办法让她大展身手对付那些小流氓。所以那算是我的一点饯别啦。」

    「你明明就是萝莉路线!」或是「别教坏人家公主殿下啦!」诸如此类的吐嘈点实在太多了,不过说来说去,这个家伙还是在不知不觉间和爱丽丝培养出感情来了呢。

    毕竟年纪相近,她们之间大概有种类似朋友的感觉吧。

    和朋友道别的时候就会想装没事,或许也有这样的成分在里面。

    我一边接过达克妮丝泡好的茶一边这么想,这时惠惠拿出一张纸,然后在纸上认真写起东西来了。

    我在旁边偷看了一下,从文面看来应该是要写给某个人的信。

    一定是想寄给爱丽丝的吧。

    我一边喝着茶,一边想着这个家伙还真不老实,不禁苦笑。

    这时,阿克娅雀跃不已地从厨房拿来了酒杯,将她一直抱着的酒瓶和酒杯一起轻轻放在桌子上,然后在沙发上坐下。

    「惠惠,你在写什么啊?……我知道了,你想写信给公主殿下对吧?昨天在派对结束之后,你好像也在公主殿下的房间里和她聊天,她也叫你惠惠小姐,感觉你们的感情已经很好了呢。」

    对此,一脸认真的惠惠一面振笔疾书,一面开口说:

    「不,这是粉丝信。为了有朝一日遇见那位面具盗贼的那一刻,现在就要做好准备,才能随时将这封信交给他。」

    我和达克妮丝把喝到一半的茶喷了出来。

    「呼哈……!咳呼……惠、惠惠,你就那么喜欢那个面具义贼吗?写粉丝信这种事情我无法苟同,对方可是名符其实的罪犯喔。」

    看来,达克妮丝似乎不打算揭穿面具义贼的真实身分就是我这件事。

    「与其说是喜欢,不如说是现在这个世道已经很少有那种特立独行的人了。即使以红魔族的眼光看来,那种怪胎也相当罕见。而且仅仅两个人,竟然闯进城堡里开无双,这种人我想不支持都不行吧。与其说是看待异性的喜欢,感觉还比较像是支持自己崇拜的英雄吧。」

    ……怎么办,好像真的越来越不好意思公开真实身分了。

    这时,随着「砰」的一个干响,大厅里荡漾着馨香的微醺。

    似乎是阿克娅打开了酒瓶。

    「喂,那闻起来很香耶。也让我喝一点吧。」

    「……阿克娅大人,还请您赏小的喝一点吧,求求您——是这样才对吧?」

    ……好,我决定抢过来了。

    我站起来准备抢走酒瓶,阿克娅连忙盖起瓶子抱进怀里,整个人像只小乌龟一样,缩了起来。

    「喂,不准抵抗,乖乖交出来!」

    「不要——!住手,我只求你不要抢这个!拜托,要我做什么都愿意,就真的不要抢走这瓶酒!」

    阿克娅的话再加上那个姿势……这副模样要是让不知情的人看见了,大概会觉得我在做什么极度残暴的恶行吧。

    我抓着缩成一团的阿克娅的肩膀猛摇,这时达克妮丝红着脸不断互蹭双腿,同时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也想玩这种情趣游戏,我可以付你钱……」

    「谁在跟她玩情趣游戏了!你这个家伙,在王都的时候明明还颇帅气的,现在是怎样啊!真是的……喂,阿克娅!」

    无论我怎么对付阿克娅她都文风不动,所以我只好提出妥协方案。

    「你在王都提过一个叫麦可大叔的人开的酒铺对吧,我现在就去那里买好喝的酒回来。然后,我们就赌彼此的酒来一决胜负。再怎么说,这次你也表现得很好,所以我可以一决胜负的时候做些让步,当作奖赏。」

    听我这么说,阿克娅战战兢兢地抬起头来,观察着我。

    「……真的吗?和真居然为了和我一决胜负说要跑出去买酒,还真难得啊。我看背后其实有什么阴谋吧?」

    这个家伙姑且好像还是有学习能力。

    不过,照这样看来,只要再加把劲她就会上钩了。于是我想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再怎么说,我们这次也算是拯救了王都的危机不是吗?然后又像这样平安归来了,总是该好好庆祝一下嘛。无论如何,那瓶酒也不够三个人分吧。」

    「等一下,难不成你少算一个人的意思,是又打算要让我一个人没酒喝,只能喝饮料吗?而且说什么平安归来不归来的,和真明明就被狗头人杀掉了。」

    「吵、吵死了!我现在就是像这样活得好好的,算成平安不就好了!而且无论如何,惠惠现在都还不到喝酒的年纪,我帮你买冰冰凉凉的尼禄依德回来,你就将就一下吧。」

    我故意忽略自己的年纪而这么说,惹得惠惠将写到一半的信用力拍在桌子上。

    「我这个年纪都可以结婚了!不过就是酒,我也可以喝!我们就来比拼酒决胜负吧!」

    不愧是异世界。这么说来,惠惠这个年纪已经可以结婚了呢。

    「呜、喂,再怎么说,惠惠还是不应该喝酒吧……不过,要好好庆祝是吧。这次,我们防范了不知道哪来的奸贼的阴谋也是事实。好,我帮大家准备一些下酒菜吧。难得回来了,今天来办个宴会应该也不错。」

    说完,达克妮丝站起来走向厨房。

    这时,听见宴会两个字的阿克娅突然坐立难安了起来。

    「……呐,和真也一个星期没回来这里了,我看就别分什么胜负了,如果只有一点点的话,要我分酒给你们喝也不是不行喔。」

    说着,阿克娅雀跃不已地把酒瓶放到桌上。

    这种时候我应该呛说让你捡回一条命了,但是我今天还是比较想和大家好好喝一杯。

    尽管时间不长,不过我有了一个梦寐以求的妹妹,而且又刚和她分开,至少今天,我想和大家……

    「那么,我去买酒回来吧。要是让和真去的话,真的只有我的饮料会变成尼禄依德!」

    惠惠这么说完,便冲出豪宅。

    不久之后,厨房飘出东西烤熟的香味。

    「这样酒有着落,下酒菜也准备好了。要办宴会的话,再来就只缺才艺了吧……」

    回到这种一如往常的日常之中,就让我觉得在王都的那些日子会不会都是在作梦。

    我真的和公主一起生活过吧……

    而且,那位公主还叫我兄长大人,对我抱持着倾慕……

    我拿出能够证明那不是一场梦的戒指,感慨万千地望着——

    然后,就被到处张望,正寻找有没有东西可以拿来表演才艺的阿克娅发现了。

    「啊,和真,那枚戒指借我一下吧?借给我的话,我就让你看一招超级精采的才艺。」

    我对她的超精彩才艺是很有兴趣,但这个家伙用戒指表演的才艺不就是……

    在阿克娅对着戒指伸出手的同时,我连忙将戒指收了回来——!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