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番外3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爆焰!两人合力最强!的回合 第一章 新手镇的冒险者们(out law)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番外3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爆焰!两人合力最强!的回合 第一章 新手镇的冒险者们(out law)

    1

    击退了觊觎点仔的跟踪狂厄妮丝之后,商队的领队先生给了我们礼金,还为我们安排了高级的旅店。

    「——搞屁啊!我是现代小孩耶,最好是在马厩睡得着啦!」

    来到这个城镇之后一直在睡觉的我,似乎被楼下传来的这个大声咆哮给吵醒了。

    商队的领队先生帮我安排的是二楼最里面的房间。

    明明是这种地方,楼下的叫骂声却再次传了过来。

    「我也不想睡马厩啊!可是没钱就是没钱,我也不能怎样嘛!」

    看来是有人无法忍受在马厩过夜,正在大吵大闹的样子。

    大概是刚来到这个城镇的新进冒险者之类的吧。

    「这和我想像中的冒险者生活不一样!冒险者就应该大赚一笔,住在最好的客房,大肆饮酒作乐到宿醉才对啊!」

    「谁理你啊,跟我说这种话也没用啊!艾莉丝教徒大叔给我们的钱,只剩下一千艾莉丝了喔!我们还是拿这笔钱去吃晚餐,然后就早点睡觉吧!」

    「可、可恶——!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过这种生活啊!」

    一边听着这样的喧嚷,我一边走向芸芸入住的隔壁房间。

    ——新进冒险者聚集的城镇,阿克塞尔。

    只要是冒险者,任何人都会先来这个城镇。

    「芸芸,你醒着吗?刚刚有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冒险者在大吵大闹,害我被吵醒了。要不要一起下去一楼吃饭?」

    我敲了敲隔壁房间的门,结果睡眼惺忪的芸芸就走了出来。

    「既然你还在睡,不用勉强和我一起下楼去也没差喔。」

    「……我要去。难得有人找我一起吃饭。」

    …………

    我带着说话令人心酸的芸芸下楼去。

    旅店这种地方,一楼多半都是餐厅兼酒吧。

    也许刚好是碰上用餐时段,我们在挤满人的酒吧里找到位子,点了听说是这个城镇特产的酥炸蟾蜍定食来吃。

    吃着店家端上来的定食,我和芸芸讨论着今后的事情。

    「好了,虽然我们今天才刚经历过不少事情,但既然都像这样来到一个陌生的城镇了,总不能一直悠哉下去。我们先决定一下明天之后的计划吧。」

    「也对。我们暂时还得靠接任务赚取生活费呢。为此,我们必须先找同伴才行。」

    找同伴啊。

    如此一来,我们应该要先去这个城镇的冒险者公会才对吧。

    「芸芸也想找同伴吗?使用爆裂魔法之后我会因为耗尽魔力而动弹不得,要是没有人跟着就成不了事所以不得不找,但是芸芸的话,一个人也有办法解一些简单的任务吧?」

    「一个人的话我会担心被怪物包围,而且我也很想拥有和我一起冒险的同伴啊。大家在同一间旅店过夜,一起去吃饭。完成大型任务的那一天,大家在酒吧里一起干杯之类的……等等,一开始我离开故乡是因为一时冲动,想不到这样的生活好像也还不错耶……」

    芸芸一边拿叉子戳着炸蟾蜍,一边不知道在嘟囔什么。

    「这样的话,明天就是要找同伴了呢。听说冒险者公会好像有募集队友的公布栏。明天就先去那里看看吧。而且,还可以顺便问一下要怎样才可以接任务。」

    我丢下眼睛闪闪发亮,不知道是在想什么的芸芸,去找来这里吃饭的人们收集情报。

    为了完成我来这个城镇的另外一个目的。

    「——不好意思,可以请教一下吗?」

    「喔,有什么事吗,小妹妹?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种地方逗留?」

    「你妈会担心喔,还是赶快回家吧。」

    我找隔壁桌的两位大叔搭话,结果劈头就被当成小孩对待了。

    「不,我好歹也是一介冒险者。你们看,看过这个就知道了,看啊!」

    因为被当成小孩而有点不爽的我,把自己的冒险者卡片硬是塞到他们眼前。

    「抱、抱歉,是我不好!所以,怎么了小妹妹,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其实我有点事情想请问你们。我听说,这个城镇有个会使用爆裂魔法的魔法师……」

    「「爆裂魔法?」」

    大概是听见魔法的专有名词搞不太懂吧,他们歪过头表示不解。

    「是最强的攻击魔法。我听说这里有个美女巨乳魔法师,所以才来到这个城镇……」

    「美女巨乳魔法师……喔,一定是在说那位店老板吧!」

    「没错没错,就是贫穷店老板吧!」

    「贫、贫穷店老板?」

    我得到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

    「她在这个城镇很出名,是某间魔道具店的老板。」

    「是啊,她原本是冒险者,是个厉害的魔法师。」

    原本是冒险者的厉害魔法师。

    她会是我在找的那个人吗?

    不过,贫穷店老板这个称呼让我有点在意。

    那个人给我的感觉明明是稳重又能干,难道做生意的眼光是要另当别论的吗?

    请他们告诉我那间店的位置之后,我牢牢记在心里。

    知道在哪里了,这样我随时就都可以去见她了。

    如此一来,剩下的就是让她看到我成长茁壮的一面……

    「……总之,我还是先练到在这个城镇能成为独当一面的冒险者之后再去见她吧。」

    只是,一旦知道真的有机会见到本人,反而让我有点退缩了。

    2

    「好了芸芸,我们走吧!你可要拿出气势来喔!」

    「我、我知道啦,可是你为什么一大早就这么亢奋啊!」

    还没摸清这个城镇的我们,一大早就前往冒险者公会。

    「你在说什么啊,我们期待已久的冒险生活今天就要正式开始了耶!和未曾见过的强敌们展开令人振奋不已的战斗!以吾之爆裂魔法大肆轰炸怪物们!光是稍微想像一下我就快不行了!这教我怎么能不亢奋呢!」

    走在大街上的我兴奋地挥着法杖。

    「我、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嘛,你讲话小声一点啦!」

    而芸芸显得很害羞,一边东张西望,一边对我这么说。

    时间还很早,所以路上还没有什么人。

    为了找同伴,我们首先来到冒险者公会。

    在这扇门后面,多的是未来的储备英雄。

    使劲呼着气的我驻足在门前,对芸芸说:

    「芸芸,你听好喔。这种时候第一句话最重要了。这里是充满凶神恶煞的冒险者公会,我们是新来的,又还年轻,肯定会被瞧不起。等一下一推开门就要大声说出报名号台词喔!千万不能让他们小看红魔族!」

    「咦咦!要、要说吗?别这样啦,太引人注目了!」

    「报名号就是为了要引人注目而说的啊,你这个女孩到底是在说什么啊!好了,我要开门喽!」

    「啊啊啊啊……希望可怕的人不要来纠缠我们,不要来纠缠我们……!」

    在开门的同时,我翻动披风,放声大喊!

    「吾乃惠惠!身为红魔族首屈一指的魔法高手,擅使爆裂……魔法……」

    结果里面没半个人在。

    「好、好丢脸喔……!」

    在我身后抱着点仔的芸芸满脸通红,肩膀不住颤抖。

    听她这么说,我的脸也有点热了起来。

    「来了来了……哎呀,你们怎么这么早来啊?」

    正当我们以为公会里面没有任何人在的时候,一位像是职员的大姐姐从内场走了出来。

    我再次环视公会,但别说是找工作的冒险者了,就连附设的酒吧也没有一般民众上门。

    我调适了一下心情,朝着坐到柜台旁的大姐姐走了过去。

    「你、你好。我是大法师,名叫惠惠。那个,因为我是第一次以冒险者的身分找工作,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啊,看你的眼睛……应该是红魔族吧?原来如此,我记得红魔族在学校就会办冒险者卡片了是吧。那么,你手上应该已经有卡片喽?在工作之前,原则上还是得先查验一下卡片的资料,确认你有没有前科之类……」

    听经办的大姐姐这么说,而我正准备给她看卡片的时候,赫然惊觉到一件事。

    「不好意思,可以晚一点再给你查验卡片吗?具体说来,我想等到聚集了更多其他冒险者之后再说。」

    「?可以是可以……」

    我先行离开一脸难以理解的大姐姐身边,坐到附近的餐桌座位上。

    「惠惠,你不让她查验卡片吗?那我就先办了喔。」

    「没关系。我要等人多一点之后再办。」

    芸芸露出一脸狐疑的表情,然后就将卡片交给了经办的大姐姐。

    「那么,我就来看一下你的卡片……咦!不、不愧是红魔族,太厉害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的魔力这么高耶!」

    「谢、谢谢……」

    听着她们的这番对话,我扬起嘴角,决定继续等人来。

    3

    公会里的人慢慢多了起来,有人在酒吧用餐,有人在公布栏寻找看有没有什么好赚的工作而不住思索,开始变得人声鼎沸。

    听着很有酒吧风格的喧嚣,我轻声自言自语:

    「……差不多是时候了吧。」

    说着,我站了起来,而坐在桌子对面吃着义大利面的芸芸抬起头来说:

    「呐,你为什么要刻意等到人变得这么多才要去查验卡片啊?不久之前还没有人的时候就去的话,马上就可以办好手续了说……」

    我对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芸芸说了声「我去办一下」,然后就朝柜台前的人群走去。

    顺道一提,这种时候,选择柜台有个规矩。

    要选最漂亮的柜台小姐。

    这样的柜台小姐或许是公会之花,或者原本是超强的冒险者,总之往往都有着令人惊喜的隐藏发展。

    我在学校有上过这个,算是这个业界的常识。

    「下一位请……哎呀,你是红魔族吧?」

    头发带点波浪卷的巨乳美女柜台小姐,看着我的眼睛这么说。

    「没错,我是红魔族。我打算从今天起以这个城镇为据点,所以来查验冒险者卡片。」

    「原来如此,那么请让我看一下……这、这是……!太厉害了,不愧是红魔族,智力和魔力的数值都高得吓人……!」

    柜台小姐惊叫出声,冒险者们听见了也开始交头接耳。

    对,我就是想来这招。柜台小姐看了我的素质大吃一惊,其他冒险者也跟着议论纷纷!

    如此一来,这个城镇的冒险者也不敢瞧不起我……

    「虽然不及昨天那个人,但是魔力依然相当突出……好了,你没有前科,卡片也是真的。那么,你随时都可以接工作了喔。」

    ……怪了?

    「请等一下,你说『虽然不及昨天那个人』?也就是有人拥有比我还强大的魔力吗?」

    「是啊,前一天有人前来办理登录冒险者……那个人因为智力不足,所以无法选择魔法师系的职业,不过我记得,她好像是选择了大祭司吧。」

    大祭司?

    「哦,昨天那个喔。」

    「就是那个吧。」

    「明明长得那么漂亮,可是那个啊……她还说自己是神呢。」

    「如果不是阿克西斯教徒就好了。还有,如果她不会说那种让人听不下去的话,我就会挖角她了说……」

    「就因为是阿克西斯教的祭司,她才会大声嚷着那种让人听不下去的话吧。」

    柜台小姐提起昨天的事情,让不经意听着我们对话的冒险者们轻声如此交谈。

    那个是怎样?

    是指那个大祭司吗?

    总之,既然那个人选择走上大祭司的道路,就不会阻碍到以成为最强的大法师为目标的我,所以算了。

    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呐,我说你啊!现在还没加入小队吧?你在这城镇已经决定要跟谁一起冒险了吗?」

    「喂,等一下,你太奸诈了吧!是我先来的耶!」

    「我的小队有两个上级职业喔!你意下如何?」

    听见我和柜台小姐的对话之后,冒险者们纷纷过来挖角我。

    4

    ——我在酒吧的一角,听一对男女自我介绍。

    「我名叫莱兹,职业是战士。她是盗贼莱娜。请多指教!」

    「我叫惠惠,请多指教。」

    「「……是本名吗?」」

    「是本名啊。你们对我的名字有意见就说啊,我洗耳恭听。」

    「不、不是!没有意见啦!对喔,这么说来,你是红魔族嘛……」

    「嗯,我、我觉得这个名字很棒呢!」

    说着,他们两个顿时慌了起来。

    我决定加入这对自称是兄妹的两人组小队。

    一般的冒险者小队差不多是四到六人。

    我之所以决定加入人数较少的小队,是因为这样可以分到的报酬就会比较多。

    现在,我手边只有商队的领队先生给我的礼金,所以必须尽快多赚一点钱才行。

    忽然,我有点在意芸芸,便看向座位区,发现她一直在东张西望,形迹相当可疑。

    看来她是看见招募小队成员的告示,想要跟那个小队搭话让她加入,却迟迟开不了口。

    她举起一只微微抖动的手轻声说着「请问……」,却被喧嚣盖过,没能让对方听见。

    这是个治疗芸芸沟通障碍的好机会。现在还是别帮她,让她自己想办法解决吧。

    「怎么了吗?是还有其他你在意的冒险者吗?」

    「加上惠惠也只是三人小队,再增加一些成员也可以喔。」

    「不,没什么。总之,我们先接个有关讨伐的任务再说吧。先出个一次任务,确认一下我们这个小队合不合得来。也就是所谓的试用期。」

    我这么说,他们似乎也没有异议。

    遥远的另一头,芸芸在慌乱一阵子之后,去找柜台人员要了纸,不知道写了什么。

    看来她已经迅速放弃主动搭话,决定自己募集小队成员了。

    「有讨伐栗子鼠的任务啊。惠惠,这个如何?」

    「这个季节的栗子鼠很肥美也很好吃,我觉得相当不错喔。」

    栗子鼠是什么啊?

    说它肥美又说它好吃,大概是可以吃的怪物吧。

    现在是食欲之秋。是栗子正好吃的季节。

    这种怪物的名字真是令人心动啊。

    「那就接这个吧!」

    因为是第一次出任务,我有点兴奋地点了头。

    5

    栗子鼠。

    它们喜欢吃栗子,据说肉质柔嫩又好吃。

    大小和中型犬相当的栗子鼠,是一种动作相当敏捷,会闯进城镇的农业区,乱吃农家种出来的秋收作物的怪物。

    「惠惠、惠惠!有一大群跑来我这边了!来了来了,已经过来了啦!拜托你用魔法扫荡它们吧!莱娜掩护惠惠,别让老鼠们靠近她!」

    「哥哥,危险!有一只躲在暗处!」

    「哇啊!好险……!」

    莱兹手上的盾牌响起金属声。

    他以盾牌挡下栗子鼠的冲撞。

    「交给我吧,这种程度的数量只需要一招!请帮我争取一点时间!」

    「没、没问题吗?数量不下十几二十只喔!总、总之,麻烦你尽快!」

    「哥哥,前面、前面!」

    听到对着鼠群投掷飞刀的莱娜如此大喊,莱兹连忙举起盾牌。

    在金属声再次响起的同时,栗子鼠身上的刺也刮过盾牌,发出刺耳的声响。

    栗子鼠这种名字很可爱的怪物,全身上下就像栗子的壳斗一样长满尖刺。

    如果中了它们冲撞的不是身穿金属防具的人,应该会受重伤吧。

    在莱娜接连射出飞刀一一解决栗子鼠们之际,莱兹也已经快要抵挡不住了。

    或许是因为不得失败的紧张感导致,一道汗滑过我的脸颊。

    终于,我结束了魔法的咏唱并举起法杖对两人呐喊:

    「请你们两个远离敌人!我会对着栗子鼠聚集的地方中央出招!」

    「「收到!」」

    两人从鼠群旁边退开。

    同时,我大喊!

    「『Explosion』——!」

    闪光从法杖前端迸射而出,刺进成群的栗子鼠中央。

    命中的地方发出白色的光芒,光与热随着庞大的魔力胀起。

    随着传遍整个农业区的巨响,我的魔法不由分说地消灭了栗子鼠。

    爆裂魔法的威力不止于此,不但连栗子鼠赖以采食的栗树也全炸断了,还震倒了莱兹和莱娜。

    在他们一面尖叫,一面在地面上滚动的同时,我也被魔法的余波震倒在地上,并享受着扫荡大量怪物的爽快感。

    ……不过,下一次我应该要对自己的魔法有效范围掌握得更确实一点。

    「呼……呼……这、这这这这……」

    「这这、这是怎样——!」

    莱娜和莱兹站了起来,环顾周边的惨况,放声惨叫。

    「哼,区区栗子鼠,只要我出手,结果就如你们所见!刚才的魔法正是吾之奥义,终极的攻击魔法——爆裂魔法!」

    「爆、爆裂魔法!我记得,那招就算学会了也会因为消耗魔力太过庞大而几乎无人能够发动……就是那个爆裂魔法吗!大家都说那是搞笑魔法,但这到底是哪里搞笑了?这已经完全改变地形了耶!」

    「居然一招就解决了那么大量的栗子鼠……好、好厉害……!」

    两人对着洋洋得意的我发出赞叹。

    然后,莱兹对我说:

    「那么,我们再到其他有栗子鼠在作乱的地方去吧。还有,下次你可不可以用别的魔法啊?讨伐栗子鼠的报酬非常微薄,请公会收购鼠肉才是最主要的收入喔。」

    「没错没错,而且你在炸飞栗子鼠的时候还把这一带的栗树都连根拔起了呢。不知道要赔多少钱才行……也罢,猎个一百只栗子鼠大概就赚得到钱了吧。话说回来……」

    说着,莱娜在我身边蹲下。

    「——你要在那里躺到什么时候啊?是不是被炸飞的时候受伤了?」

    然后一脸担心地这么说。

    「不,这纯粹是因为耗尽魔力无法动弹而已。所以我今天已经不能再施展魔法了……」

    莱兹一面忍不住偷瞄把鼻头凑到我的脸上闻个不停的点仔,一面对我说:

    「有那么消耗魔力喔?既然如此,明天开始只好暂时封印那个魔法了。明天请你用别的魔法吧。那招叫作爆裂魔法的,就等到紧要关头再拜托你了。」

    「对啊,平常就靠中级魔法或上级魔法……」

    我对接连这么表示的两人说:

    「我不会用。」

    「……?不会用什么?」

    「啊,你不会用上级魔法吗?那用中级魔法就够了……」

    「不,爆裂魔法以外的魔法我都不会用。我学会的魔法只有爆裂魔法。」

    「「…………」」

    两人沉默了半晌,莱兹终于开了口。

    「呃,你真的只会用那个魔法吗?」

    「是的。」

    「……也就是说,你只能一天发一次刚才那招魔法?」

    「是的。」

    两人又好一阵子没说话之后……

    「「…………我们商量一下,你等等。」」

    「咦?」

    两人这么说完,就离开倒在地上的我身边。

    还俯卧在地上的我听不到他们在商量些什么。

    不久之后,他们回来了。

    「久等了……这个嘛,该怎么说呢,我觉得像我们这种初出茅庐的冒险者,好像没办法让惠惠有适当的表现机会。」

    「对、对啊对啊,你的爆裂魔法那么厉害,在我们的小队里根本就是大材小用了。」

    两人说出这种谦虚的话。

    「我并不介意喔。你们能够慢慢成长就可以了……」

    互相弥补彼此的不足,才叫作小队嘛。

    但是,听我这么说,莱兹连忙摇头:

    「不不不,说穿了,像我们这种新手二人组,居然想找红魔族的大法师当同伴,根本是不知分寸嘛!」

    「嗯!而、而且,我们也不是上级职业或什么的啊!该说是不相称或是不平衡吧!」

    嗯……既然他们都这么说了,那也没办法。

    「这次的任务因为把栗树也连根拔起了,大概得赔钱吧,不过这部分我们来付就好!」

    「是啊,所以等我们再变强一点,配得上惠惠之后,到时候再说吧,好吗?」

    如此强烈表示的两人撑起我,就这样一起回到公会去。

    6

    伤脑筋了。

    再怎么说,要今天刚认识的人帮我赔偿自己炸掉的树木也让我不太好意思,所以我自己贴了钱,但是……

    「一下子就把钱用光了呢……」

    因为耗尽魔力的疲倦感而趴在桌子上的我,打开变轻的钱包看着里面。

    距离我的座位稍远的酒吧角落,芸芸无所事事地独自坐在桌子旁边,吃着东西。

    在我出任务的这段时间,都没有人去找她吗?

    魔力稍微恢复了一点之后,我忽然有点好奇,就跑去找芸芸贴的募集小队成员告示……

    【募集小队成员。温柔的人,说话很无聊也愿意听下去的人,不会取笑怪名字的人。不出任务的日子也愿意和我在一起的人。征求前锋职业。可以的话最好是年纪相仿的人。募集者是最近刚满十三岁的大法师——】

    这是在募集朋友或男朋友什么的吧。

    把募集告示写得这么沉重应该不会有人来吧……

    让我想去吐嘈她的点很多,可是现在我光是自己的事情就自顾不暇了。

    ……没错,虽然我不太想这么认为,但刚才那两个人说不定是在说我派不上用场吧。

    那两个人嘴上是说自己的实力跟不上我,不过那或许只是用场面话把我打发掉……

    ——就在我的心情快要跌到谷底的时候。

    「喂,新来的!居然连秋刀鱼都不知道,你之前过的是什么生活啊!」

    「不、不是啦,秋刀鱼我知道,我知道啦。秋刀鱼是鱼对吧?你是要作菜单上的这个『盐烤秋刀鱼定食』对吧?」

    公会里附设的酒吧的老板,和一名棕发少年不知道起了什么争执。

    那是我来到这个城镇那天,在马车上看见的那个人。

    因为他穿着奇特的衣服,我记得很清楚。

    看来,那个棕发少年是酒吧雇用的兼职人员。

    虽然早上没看到他,不过大概是今天才开始打工的吧。

    「没错,就是那个秋刀鱼。是鱼啦,是鱼没错。身上有鳞片会跳来跳去的东西。到了这个季节特别肥美好吃的那个。」

    「我知道,这个我也很清楚。那么,不好意思,可以请你再说一次我该做什么吗?」

    「去公会后面的田里,抓两条秋刀鱼回来。」

    「瞧不起人啊。」

    少年把围裙扔向老板,大发雷霆。

    那就是时下所谓的熊孩子吗?

    不过就是去田里抓秋刀鱼的简单工作,是有什么好不高兴的啊。

    正当棕发少年和老板开始吵架时,一个水蓝色头发的女服务生经过他们身边。也不知道是怎么办到的,她双手拿了数量多到惊人的啤酒杯。

    我记得,她好像是和棕发少年一起行动的人。

    她也和少年一样,是今天才开始在这里打工的吧。

    「久等了!帮你们上冰到透心凉的深红尼禄依德——!」

    「喔,终于来了……噗哈!这是什么,只是清水嘛!喂,你在整我们啊!」

    「新来的!你是什么意思,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端水给客人!我调的酒都消失到哪去了!该不会是被你偷喝了吧!」

    原本还在和少年吵架的老板如此怒斥女服务生。

    「不、不是啦!只是因为我的手指碰到酒了……!听我说嘛!我的体质就是这样!其实我是水之女神……!」

    「喂,给我听好了,大叔!别以为我是刚来到这个城镇的小鬼就可以这样欺负我!当茧居族当了那么久的我,才刚想要认真工作居然就碰上这种事情!这是怎样,职权骚扰吗?叫我做那种莫名奇妙的事情,看我不知所措的模样,让你觉得很开心吗!」

    哭着求情的少女和恼羞成怒的少年。

    面对这样的两人,老板的额头爆出青筋。

    「吵死了——!是你们两个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才对吧!你们都被开除了,开除!」

    听到开除宣告,少年终于和老板扭打了起来,而少女也不顾旁人地放声大哭起来。

    ……和那些人比起来,我还算是过得去的吧。

    稍微找回了一点自信之后,我决定今天就先回旅店休息了。

    ——和芸芸一起走在回旅店的路上。

    「惠惠,你今天如何?找到好的小队了吗?」

    「没有,我是和别人一起出了任务没错……但是他们说我待在那个小队是大材小用,而拒绝了我。」

    「这样啊。惠惠的魔法是很强,可是也很挑使用的时机跟场合呢。」

    说着,或许是因为刚到这个城镇来,对这里还很好奇的关系,芸芸到处东张西望。

    「对了,芸芸好像贴了募集小队成员的告示对吧,有人来找你吗?」

    「有啊。有是有啦……可是来的是一个怎么看都和我爸爸差不多年纪的大叔,说什么『你十三岁啊?叔叔……不对,我也十三岁喔!告示上面说你征求的是前锋职业?包在我身上,叔叔……我是高等级的十字骑士!就由我来保护小妹妹吧!』之类的。」

    「你拒绝他了吧?你当然拒绝他了对吧!」

    「拒、拒绝是拒绝了……可是那个人又陪我聊天,还请我吃午餐,好像是个很好的人。他还说明天会再来陪我聊天……」

    「明天要是那个人又来找你攀谈,你千万别理他喔!还有,募集小队成员的告示也要重新写一张内容认真一点的!」

    「咦咦?我、我又没有随便乱写……!」

    7

    ——隔天。

    「欢迎光临——啊,你是冒险者吧?今天公会好像要宣布注意事项,记得去柜台听取说明喔。」

    女服务生对来到公会的我这么说。

    注意事项?

    满心疑惑的我往柜台走去,经办人员正好在为冒险者们说明。

    「公会接获在森林里面遇见恶魔型怪物的目击情报。而且,听说并不是魔怪那种下级的恶魔型怪物。恶魔型怪物有的会用魔法,有的智能很高,多半都是强敌。公会这边目前正在进行调查,对实力没有自信的小队,请避免从事森林里的任务。」

    听见这番话,到处都传出冒险者们的叹息。

    森林里的任务,有很多都很好赚。

    新进冒险者的主流练功法,似乎是先狩猎名为巨型蟾蜍的怪物练等级,练到能够稳定狩猎蟾蜍之后,就进到森林去——

    听完注意事项之后,我去看了张贴募集小队成员告示的公布栏。

    商队的领队先生为了答谢我们而安排旅店的时候,先帮我们付了两个星期的住宿费。

    在两个星期后被赶出旅店之前,我希望可以找到队员,确保收入来源。

    「今天去找主动募集队员的小队好了。」

    我一边这样喃喃着,就开始确认张贴在上面的告示。

    这时,我找到芸芸新贴的募集告示。

    【募集小队成员。想找的是聊到一半就聊不下去也不会介意的人,队友每天都来找自己也不会感到厌烦的人,不会因为对方说话的时候没有看着自己的眼睛就生气的人。不论职业、不论年龄。】

    她似乎在募集条件的职业和年龄方面妥协了。

    不过,我觉得她妥协的方向不太对耶……

    我不禁看向今天依然在酒吧的角落等待希望入队的人的芸芸。

    芸芸一个人玩着踏上旅途时带出来的对战型桌上游戏。

    那样寂寞的身影教人觉得心酸,我是想去跟她搭话,但这对芸芸来说也是修练的一环。

    于是我就继续浏览张贴出来的募集队员告示。告示的内容五花八门……

    【募集魔法师及祭司。目前有三名队员,分别是剑术大师、长枪手、盗贼,是认真想要讨伐魔王的小队。只要有心,即使是新手也非常欢迎。要不要和我们一起拯救世界呢?】

    有像这样,自以为是勇者的告示。

    【募集小队成员。募集者为十字骑士与盗贼的二人组。募集具备鬼畜性癖的废人。募集一名前锋职业,两名后卫职业。征求知情达理的正常人。】

    也有像这样被画线涂改过的告示。

    而且这张告示前半和后半的笔迹不一样,也不知道涂改的地方原本到底是写了什么。

    犹豫了一阵子之后,我在公布栏上找到一张看起来不错的告示。

    【募集小队成员。小队人数目前为四名。两名前锋职业,一名艾莉丝教祭司及一名弓手。募集魔法师。】

    小队编制还不错。

    于是我就去找了张贴募集告示的小队接受面试。

    「——原来如此,你叫惠惠啊。名字还真有红魔族风范呢。我是这个小队的队长,名叫艾因。我很期待你的表现喔。」

    腰间挂着剑,看似战士的男子这么说。

    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拿着长枪的人、戴着艾莉丝教的项链的祭司,以及背着一张巨弓的人。

    他们像是在掂我的斤两似的看着我。

    队员全部都是男性,平均等级为十二。

    这个等级,差不多已经脱离新进冒险者的行列了。

    「请多指教。那么,为了了解彼此的实力,我们立刻去接个任务如何?」

    「也对……好,那我们进森林去吧。听说有人看见恶魔型的怪物,不过既然有红魔族的魔法师在,应该不成问题吧。这样可以吗?」

    「我无所谓。无论是恶魔还是任何敌人,我都可以一招解决掉。」

    听见我充满信心的回答,队员们都笑了。

    8

    在城镇附近的广大森林之中,艾因的叫骂声大作。

    「数量太多了!杰克、汤玛斯,和惠惠一起退到后面!罗德跟我一起驱散这些家伙!」

    我们接的任务,是狩猎森林里大量出现的史莱姆。

    这种名叫史莱姆的怪物,如果尺寸不大的话是没有什么威胁性,但要是吃了东西并巨大化了之后,就会变成一流冒险者也难以对付的棘手怪物。

    不怕物理攻击,在破坏它体内称为核的部分之前都会继续活动下去。

    「艾因,武器对这些家伙起不了什么作用!惠惠,你有办法用魔法解决它们吗?」

    名叫罗德的人拿长枪刺穿附近的史莱姆,同时如此大喊。

    「不好意思,以这个状况来说,各位现在的位置会遭到波及,如果能到更宽敞一点的地方就可以了……」

    「这、这样啊,没办法了!喂,罗德,咱们上!」

    「可恶,只好这样了!」

    我们后卫无计可施,只能看着两名前锋驱逐那些史莱姆。

    终于,两人带着急促的呼吸,以及像是灼伤的伤势回来了。

    名叫汤玛斯的祭司跑到他们身边,治疗他们的伤势。

    「幸好史莱姆的尺寸不大。惠惠,怎么样啊?我和罗德的表现及格了吗?」

    「那是当然,你们都很帅气呢。下次就轮到我展现实力了。」

    听我这么说,艾因和罗德都腼腆一笑,说了声「期待你的表现」之后就转过头去。

    「——为什么血腥飞鼠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它们应该是栖息在森林更深处的怪物吧!」

    「我们攻击不到它们!杰克、惠惠!你们用弓箭和魔法把它们射下来!」

    前进到森林深处的我们,遭到一群大型飞鼠攻击。

    艾因和罗德以武器吓唬滑翔而至的飞鼠,不让它们接近我们,同时如此呐喊。

    「不、不好意思,那些飞鼠聚集在这么矮的地方,会让魔法打在我们附近!」

    「真的假的!不然有没有什么比较适合的魔法……可恶,杰克!你设法解决吧!」

    「我、我知道了,交给我吧!」

    在杰克一只又一只射下飞来飞去的血腥飞鼠之际,我为了不让点仔遭受攻击而将它抱进怀里,然后低下头,以免妨碍到大家。

    这时,有某种液体滴滴答答地撒在我的帽子上。

    那是怎样?

    天上一点云也没有,应该不是下雨才对……

    这时,艾因把盾牌高举过头,同时厉声大喊:

    「血腥飞鼠会将标记用的尿液撒在猎物身上!被淋到的话,那股强烈的臭味一个星期都洗不掉,要小心啊!」

    于是我明知打不到,却还是凭着怒气乱挥法杖,试图打下血腥飞鼠。

    「喂,惠惠,你在干嘛啊?乖乖低着头别动!」

    「别阻止我,我要把那些可恨的飞鼠杀到绝种才会息怒!」

    在汤玛斯从背后架着我的时候,血腥飞鼠已经几乎都被射杀,或许是知道情况对自己不利,剩下的飞鼠也都逃走了。

    「——我的宝贝帽子就这样遭殃了……看来只能用水洗一洗,在旅店里放到臭味消失为止了……」

    击退飞鼠之后,大家稍事休息,而我把散发着强烈臭味的帽子放在两手之间愤愤看着。

    这时,罗德过来对坐在残干上的我说:

    「喂。我有点事想问你,是要在怎样的状况下你才能用魔法啊?」

    「怎、怎样的状况喔……在没有任何东西会遭受波及的宽广地方,距离敌人也够远,类似这样的状况吧?」

    看来是因为在前两次战斗中我都没能派上用场,让罗德开始不信任我了吧。

    「原来如此。看来进森林是错误的决定。今天就当作是让你确认我们的实力好了。明天开始,我们就在平原上狩猎吧。」

    艾因在一旁听见了便如此表示,随后站了起来。

    在感到过意不去的同时,我不禁觉得自己很没用。

    就在这个时候。

    树丛突然沙沙作响,有东西从里面蹦了出来。

    「史莱姆?大概是被血腥飞鼠的血腥味吸引过来的吧。正好,这样就可以完成任务……了……」

    蹦出来的是史莱姆,不过……!

    「「「「好、好大!」」」」

    那只史莱姆的体型,有个小仓房那么大。

    「喂,不妙啊!这个大小我们处理不来!快逃吧!」

    「可、可是,把成长到这么大的史莱姆放着不管好吗?要是现在不处理它,下次再来的时候会长到没有人能对付得了的大小吧!何况这里还散落着我们打倒的飞鼠的尸体,不缺吃的东西……!」

    艾因和罗德惊慌失措,杰克和汤玛斯也无计可施,呆立在原地。

    于是我轻声对他们四个说:

    「请离开那只史莱姆身边。」

    听我这么说,四人转过头来。

    「怎、怎么,你想用魔法吗?」

    「现在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尽管对我这么说,四人还是远离了巨大的史莱姆。

    至于那只史莱姆,早已开始进食,将飞鼠的尸体吸进体内。

    或许是因为食物很丰盛的关系,它完全没有要理会我们的意思。

    我对着史莱姆开始咏唱咒文,而四人也都已经退到我的身后。

    「我、我说,史莱姆对魔法的抗性也很强不是吗?小只的也就算了,那个大小的史莱姆,即使是红魔族也解决不了吧?」

    「嘘,闭嘴啦。这是确认新队员的实力的好机会。就算打不倒也没关系,能够对那么大的史莱姆造成伤害的话,以我们的小队成员而言也已经足够了。」

    罗德和艾因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只好放弃这次的报酬了。更重要的是,居然有那么大的史莱姆在这种地方,回到公会之后得立刻报告才行。」

    已经开始准备撤退的杰克这么说。

    「那只史莱姆大成那个样子,说不定报告的时候就可以拿到报酬了…………咦?这、这是什么?」

    身为祭司的汤玛斯听见我的咏唱,困惑地大叫。

    「怎么了,汤玛斯?新队员的魔法怎么了吗?」

    「哦,惠惠身边冒出静电来了耶。这是什么,电击系的魔法吗?」

    和汤姆斯正好相反,艾因与罗德兴致勃勃地说出这种悠哉的话。

    在场的人当中,只有除了我以外唯一会用魔法的汤玛斯察觉到,我接下来准备发动的魔法,规模非比寻常。

    看见汤玛斯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其他三个人再次注视着我。

    「喂,惠惠,你不需要尝试打倒那只史莱姆也无所谓喔!这个城镇没有任何一个冒险者有办法打倒那么大只的史莱姆。向公会报告过以后,他们就会从别的城镇找厉害的冒险者过来了啦。」

    「呐,我说,没问题吧?总觉得空气好像在震动耶……」

    艾因和罗德不安地这么说。

    继续咏唱的我,对着狂吃飞鼠尸体的史莱姆举起法杖,双眼直视目标。

    「等、等一下,我有种非常不妙的感觉!喂,我们还是再退远一点比较好吧!」

    「啥?你在说什么啊,汤玛斯?我们都已经离这么远了耶。无论她要用的是什么魔法,这样也都已经……」

    在罗德说到这里的同时,爆裂魔法的咏唱也结束了。

    「各位,请低下头!区区史莱姆,将在吾之必杀魔法之下尸骨无存!」

    听我这么说,四人连忙准备压低身子。

    「『Explosion』——!」

    闪光从法杖前端迸射而出,刺进史莱姆的身体的同时,那巨大的身体也膨胀了起来。

    随着刺眼的光芒,猛烈的爆炸气流吹起,将附近的林木连根拔起。

    巨响使附近的鸟类同时振翅高飞,冲击波震荡了整座森林。

    在尘埃落定之后,巨大的史莱姆已不复存在,现场除了耗尽魔力的我趴倒在地之外,就连其他四个人也都倒在地上。

    ……下次要把距离再拉远一点了。

    9

    ——在公会内的酒吧。

    用尽魔力的我,只能虚弱地趴在桌子上,而艾因他们开心地围在我身边,天还没黑就开始干杯了。

    「哎呀——不愧是红魔族,失敬失敬!」

    「那幅光景真是壮观啊!看见用过魔法之后的惨状,我都发抖了呢!」

    「没想到你居然能够一招就打倒魔法抗性高强的史莱姆啊……」

    三人纷纷这么说,不停的夸奖我。

    这时,拿着饮料的罗德也过来了。

    「那个,该怎么说呢,真是不好意思。我原本还怀疑你是个只会出一张嘴的吹牛魔法师呢,对不起。」

    说着,罗德将饮料递给我,低头赔不是,而我抬起头,摇了摇头。

    「不,我还有一件事必须告诉你们,等你们听完再道歉也不迟。」

    听见这番话,他们四个都露出一脸狐疑的表情。

    「其实我只会用刚才那招爆裂魔法。也就是说,我一天只能用一次那个魔法,用完就没了。我有自信可以成为对付刚才那种强敌的王牌,但这小队会每天都和那种强敌交手吗?」

    听我这么说,艾因吞了一口口水。

    「……你不会用其他魔法吗?比方说,中级魔法之类。」

    「不会。」

    「……呐,其实也不用急啦,我们能帮你练等,练起来再去学中级魔法之类的也……」

    「除了提升爆裂魔法的威力之外,我不打算学其他技能。」

    「「「「…………」」」」

    我如此秒答,终于让他们四个人沉默了。

    「那、那个,这个小队里面,都是一些只想打弱小怪物轻松赚钱的家伙。目前我们没有要对付大咖怪物的计划。不好意思,可以请你去找别的小队吗……?」

    ——收下今天的报酬,和他们四个分开之后,我拖着因为魔力不足而疲惫不堪的身体,有气无力地烦恼着。

    难不成,我其实不是天才吗?

    我是个没人要的家伙吗?

    ……不,我现在应该还不用这么着急才对。

    因为,我才刚来到这个城镇三天啊。

    ——喝着罗德请我的饮料,我忽然有点好奇,找了一下和我一样在找队友的芸芸,结果她坐在和早上一样的座位,依然自己玩着桌上游戏。

    于是我走到芸芸身边,从她身后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你、你好!欢迎加入我的名字叫芸芸职业是大法师不过魔法还只会用中级魔法……」

    一口气如此滔滔不绝并且转过头来的芸芸,在看见我的脸的同时毫不掩饰地露出失望的表情。

    「你这是什么态度啊!我可是因为可怜你这个缩在酒吧角落一个人玩的孤僻同族,才特地过来关心你的耶!」

    「等一下,不准你说我孤僻!我才刚贴出募集告示第二天而已耶,今后还有机会啊!」

    ……我不觉得有哪个冒险者看了那种告示会过来就是了。

    我在芸芸对面坐下,重新摆好桌上游戏的棋子。

    「啊,等一下。真是的,人家还没玩完耶……」

    尽管如此抱怨,芸芸的嘴角却忍不住上扬。

    我们就这样在酒吧的角落一边下棋,一边聊天。

    「惠惠,你找到队友了吗?」

    「没有,我今天也和一群冒险者出了任务,但那个小队的水准还是不到能够妥善运用我的程度。」

    「是喔——我这边有个一大早就开始喝酒,看起来很闲的大叔来找我,说些『我是个没有战斗能力的普通人,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之类的。我烦恼了一下,最后还是觉得和冒险者组队才有意义,所以就拒绝了……将军。」

    「不,这有什么好烦恼的,立刻拒绝那种人好吗!为何会找你搭话的都是那种大叔啊,我真的越来越担心你了……要是有人向你搭讪也不可以随便跟着人家跑喔,瞬间移动。」

    「我才不会那样呢,我又不是有东西可以吃就会上钩的惠惠……好了,轮到惠惠了。」

    「我也已经不会被吃的东西一钓就上钩了好吗。你等着瞧吧,不久之后我就会打倒大咖的悬赏对象……!」

    在吵杂的酒吧一角,我们一步一步动着棋子,也不知道是哪一边先开始的,就这样对着彼此发起牢骚了。

    「照理来说,光是看见我们的红色眼珠,就应该会有一堆冒险者围着我们,要我们当他们的同伴才对吧。还是说这里毕竟是新进冒险者的城镇,他们不知道红魔族有多厉害吗?」

    「是不是每个小队都已经不缺魔法师了啊……可是,我们在学校的时候,不是听说魔法师和祭司是相当稀少的职业吗?我看是因为我们的年龄让大家敬而远之吧……将军。」

    「唔!要是在这个状况下往后退,剑术大师就会冲进来,这一格又在弓手的射程内……瞬间移动到这里。不过……这个城镇中没有几个做魔法师打扮的人,应该有需求才对啊。」

    原则上,也有不少人看见我们的红色眼睛就忍不住偷瞄。

    可是,却没有人找我们搭话。

    是不是真的像芸芸所说,因为我们太年轻,大家都对我们敬而远之呢?

    「瞬间移动是很棘手,不过这样就结束了!看来你因为冒险者是最弱的棋子就掉以轻心了吧!我要让这个冒险者棋子转职为剑术大师!好了,这下大局已定!」

    「…………Explosion!」

    「啊——!」

    以大法师棋子的特殊技能打翻棋盘之后,我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不知道明天找不找得到同伴啊。

    「惠惠,再一局!再跟我比一次!官方规则规定爆裂魔法一天只能用一次,下次我一定可以赢过你!……啊,你要去哪里,不可以赢了就跑啦——!」

    10

    走在回旅店的路上,我思考着今后该如何是好。

    今天,是我第二次体验入队。

    只会用爆裂魔法的魔法师,就这么没人要吗?

    不,专门狩猎弱小怪物的小队或许是不需要,但如果是更高等的冒险者说不定……

    没错,像是目标是高额赏金怪物的队伍,或是为了打倒魔王而活跃在最前线的冒险者集团一定会需要我的。

    这个城镇一定也有才对。

    以讨伐魔王为目标的冒险者。

    正当我一面想着这些,一面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在路上时,听见了一道很响亮的声音——

    「来喔来喔!好,现在这串刚从河里捞上来的新鲜香蕉只要三百艾莉丝!三百艾莉丝喔,参考看看啊!」

    「参考看看啊!……咦?喂,你刚才说什么?你是不是说这串香蕉从河里捞上来?」

    在蔬果店前面叫卖香蕉的,是棕发少年以及手上紧紧握着纸扇的,水蓝色头发的少女。

    总觉得,我好像很经常看到他们两个耶。

    「来喔,现在只要三百艾莉丝!两串就是乘以二的六百艾莉丝!……原本应该是这样才对,不过大家听好了!照理来说两串应该卖你们六百艾莉丝才对,现在特别算你们五百艾莉丝哟!便宜卖喔!」

    「便、便宜卖喔!……呐,你刚才说香蕉是河里捞上来的……」

    看来,被酒吧炒鱿鱼的他们,开始在路边叫卖了。

    或许是聚集而来的围观群众让水蓝色头发的少女兴奋了起来,她的吆喝声越来越大,拿着纸扇不断拍打桌子。

    「来来来,过来看看、过来看看!听了请不要吓一跳喔,接下来这串香蕉会随着我的指示消失不见喔!」

    「喂,这种事情你办得到吗?围观群众已经很多了耶,要是失败了你打算怎么办啦!」

    水蓝色头发的少女这番话引起了我的兴趣,于是我停下脚步观望了一下。

    「我手上没有藏任何东西,也没有任何机关!我把这块布盖到香蕉上面!然后发出消失的念力!消失吧——消失吧——……三,变!」

    「「「「唔喔喔喔喔喔喔!」」」」

    在观众不住惊呼的同时,我也惊叫出声。

    她掀开那块布之后,原本在底下的香蕉都消失了,一根也不剩。

    「太厉害了——————!」

    「那个女孩是怎样!我第一次看到技术这么精湛的街头艺人!」

    「喂,我要买一串!给我香蕉!」

    「啊,我也要买!」

    「我也要!这边要两串!」

    围观的群众瞬间变成了顾客,蜂拥至水蓝色头发的少女身边。

    「谢谢惠顾!喂,这样卖下去铁定可以轻松达到目标!好了,你赶快把刚才变不见的香蕉拿出来!让我们卖个够吧!」

    棕发少年开心地这么说,但水蓝色头发的少女却是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

    「你在说什么啊?我把香蕉变不见了,就是没了啊。好了,你去拿新的香蕉来卖吧!」

    「啥?不,你在说什么鬼话啊!什么叫作变不见,香蕉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就这样不见!喂,你藏到哪去了,别开玩笑了,快点拿出来啊!」

    「谁跟你开玩笑了,我一开始就说我没藏东西也没有机关了不是吗?快点啦,去拿用来卖的香蕉和用来变不见的香蕉过来。」

    「你够了喔,都已经过中午了还说什么梦话啊!」

    正当客人们茫然站在原地之际,有人从两人身后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出现在那里的,是表情僵硬的蔬果店老板。

    「开除。」

    「为什么啦——!」

    「喂,给我等……不,请等一下,这和我没关系吧!把香蕉变不见的是这家伙耶!」

    水蓝色头发的少女哭了出来,棕发少年则是拼命辩解。

    看见静不下来的两人这番互动,让我觉得自己的烦恼好像很愚蠢,便转过头背对他们两个,回旅店去了。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