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七卷 亿千万的新娘 第二章 让湖中的霸主得到长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七卷 亿千万的新娘 第二章 让湖中的霸主得到长眠!

    1

    「喔喔,和真。你怎么会死了呢,真是太丢脸了!」

    这里是熟悉的白色房间。

    轻轻睁开眼睛的我,和兴致勃勃地说出这种台词的艾莉丝四目对望。

    这个人好像比我以为的还要淘气。

    应该说,她对日本也挺清楚的嘛。

    「……您今天很有兴致嘛,艾莉丝女神。」

    「不好意思,因为这是很有名的台词,我一直很想说一次看看。」

    艾莉丝十足淘气地这么说,同时眯起眼睛。

    美貌傲视人类的女神做出如此可爱的反应,光是如此就足以让我不知所措了。

    这位货真价实的女神大人带着伤脑筋的表情,一边抓着脸颊一边说:

    「话说回来,和真先生已经不会因为来到这里而动摇了呢……对了,其他几位都没事。她们现在已经远离了多头水蛇,待在安全的地方。和真先生的遗体也在达克妮丝故意让多头水蛇把自己吞下去之后,总算是捡回来了。」

    不愧是比较能干的女神。

    在我问起同伴的安危之前就先主动回答了。

    「故意被吞下去……那个家伙也太乱来了吧。」

    后来,我们总算是捞起被多头水蛇追杀的阿克娅,惠惠也对它轰出爆裂魔法。

    ……到这边为止是很好啦。

    「话说回来,那是怎样啊?根本就是犯规吧。少了一颗头还会再长出来,这样是要怎么打啊!」

    我不禁对艾莉丝如此抱怨。

    没错,一直到对它轰出爆裂魔法的部分都没问题。

    但是,失去好几颗头的多头水蛇开始使用魔力再生。

    最后,它又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再次开始行动。

    然后……

    「被多头水蛇吃掉之后,我的遗体变成怎样了?听说损伤太严重的话就无法复活了不是吗……」

    毕竟我被一口吞掉了。

    「呃……没、没问题!还有办法复活!虽然少了三成左右,不过还有办法处理!」

    早知道就不问了。

    「……那、那个……」

    正当我有点沮丧的时候,艾莉丝微微低着头,接着欲言又止地抬眼对我说:

    「复活之后,请你不要太苛责达克妮丝好吗?这次讨伐是达克妮丝勉强你去的没错……但是,她也有她的苦衷……现在,那孩子也因为和真先生这次丧命而忧心不已,大受打击。当然,受到最严重打击的,还是丧命的和真先生本人就是了……」

    艾莉丝皱起眉头,带着忧心忡忡的表情如此安慰我……

    ………………

    这个人果然很温柔呢……

    我身边有像她这样的人吗?

    维兹?芸芸?

    不,她们也很温柔没错,但是艾莉丝女神有种发自内心去拥抱对方的感觉,让人感到非常安心。

    「放心吧,我不会责怪她……先别说这些了,艾莉丝女神说过自己偶尔也会到地上,偷偷去各种地方玩对吧,那你会来阿克塞尔吗?死了才能见到你,其实有点空虚……」

    听我这么说,艾莉丝轻轻笑了一声。

    「我们已经在地上见过好几次面了呢。你也差不多该察觉到是谁了吧?这样会让我有点难过耶。」

    她一脸戏谑地这么说……

    ……咦?

    「你刚才说什么?我们见过面?咦?是在阿克塞尔……吗?咦?咦!」

    听她这样说,我的脑袋还是有点跟不上。

    见过好几次面了?

    何时在哪?

    呃,我见过类似的人吗?

    看到我陷入混乱,艾莉丝戏谑地笑了几声说:

    「那我给你一点提示好了。在地上,我的外貌和现在不同。而且个性更为活泼,说话方式也不一样。」

    外貌不同。

    个性更为活泼,说话方式也不一样……!

    「还有,我虽然是女神,在地上的职业却不见得和前辈一样是大祭司……」

    「啊啊,我知道了!你是被奇斯调侃『听说艾莉丝教的祭司,信仰虔诚度和胸部大小成反比,原来是真的啊,呜哈——哈哈!』,然后就一拳打断他的鼻梁的玛莉丝小姐!」

    我打断了提示,信心十足地大喊。

    艾莉丝带着笑容说:

    「……不是。」

    奇怪?

    啊啊,那大概是那个人吧!

    「那就是被达斯特『听说艾莉丝女神的胸部是垫出来的,但你们这些艾莉丝教徒却是波霸,这样不会被女神赶出去吗?话说回来那是真的吗?该不会也是垫出来的吧,你们两位——!不是的话现在就露出来证明给我看啊!』这样纠缠,所以和达克妮丝一起把他痛扁了一顿的赛莉丝小姐!」

    「不是。」

    艾莉丝依然带着笑容,但我总觉得她好像有点生气。

    不是玛莉丝小姐也不是赛莉丝小姐的话……?

    就在我如此烦恼的时候——

    『和真——!和真——!复活手续已经完成了,快点回来——!闻起来酸酸臭臭的达克妮丝好像非常沮丧!快点回来——快点回来——!』

    传来了这样一道,当然是依旧不识相的阿克娅的声音。

    沮丧的达克妮丝是让我很介意,不过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艾莉丝女神,我放弃!我投降了,不好意思!请告诉我答案,拜托!不然要是我在不知不觉间对艾莉丝女神做出失礼的事情,岂不是会遭天谴吗!」

    见我到头来还是想不出是谁,艾莉丝稍微烦恼了一下。

    看起来像是在烦恼该怎么办的她……

    「……事到如今哪有什么失礼不失礼,天谴不天谴的……话说从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对我做了那种事情……」

    「咦?」

    「没事。我的真面目是秘密。」

    说着,艾莉丝把食指放在自己的嘴边。

    「……还有,不可以全面听信前辈说的话喔!原、原则上我现在是没有塞胸垫的状态!」

    艾莉丝微微红着脸这么说,举起一只手就打了个响指。

    然后,那扇白色的门便出现在我的眼前。

    看见那扇门,我惊慌失措了起来。

    她还没告诉我她的真面目!

    也不顾我还在惊慌失措,白色的门已经敞开,里面发出耀眼的光芒……!

    「等等,艾莉丝女神,对不起!你生气了吗?你是在闹别扭吗?不是啦,我不知道你真的那么在意胸部大小……」

    「那么,佐藤和真先生!下次,希望可以在你寿终正寝的时候,或者是在你猜到我的真面目时和你见面!那么,再会了!好了,请出发吧!」

    红着脸的艾莉丝没有让我说到最后。

    这时,或许是因为脸颊泛红的关系,我发现她的右脸颊上有一道淡淡的白色痕迹。

    「奇怪?艾莉丝女神,你的脸上……」

    好像有什么东西——后半这句话还来不及说出口。

    艾莉丝就已经不由分说地往我的背上推了一把,把我推进门里面。

    2

    「和真先生,你回来啦。」

    我睁开眼睛,看见的是捏着鼻子的阿克娅的脸。

    「噗哇!好臭——!!」

    一股刺鼻的异臭,害我忍不住跳了起来。

    这股又酸又腥的臭味……

    「是我吗!这股臭味是从我身上冒出来的吗!」

    看来是因为被多头水蛇吞下肚,在它的胃里待了一阵子,害我的身体沾上了这种异臭。

    ……然后我无意间发现一件事。

    她们没有一个人看着我。

    ……然后因为她们的行动,我又发现一件事。

    自己现在一丝不挂。

    「我的衣服融掉了啊……」

    「融掉了呢。遮一下好吗?是说,和真先生原本也一度融化到变成和真小弟了喔,防具当然也都泡汤了,只有那把名字很奇怪的刀因为插在刀鞘里才勉强算是没有怎样。」

    「哎呀,居然说我帮那把刀取的名字很奇怪,这我可不能当作没听到!」

    没有多加理会被惠惠缠上的阿克娅,我拿起存活下来的刀……

    「……所以呢,你到底在沮丧什么?」

    然后对着和我散发出一样的臭味,在远处抱膝蹲在地上的达克妮丝这么说。

    听见我对她说话,达克妮丝抖了一下,一脸歉疚地抬头看着我说:

    「我硬是勉强你去战斗,你不生气吗?」

    「我是要生什么气啦。坚持说要战斗的是你没错,但是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对付悬有重赏的对象或是魔王军的干部,而且我也不是第一次死掉啊。」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

    达克妮丝莫名地老实,害我有点乱了手脚。

    「真是的,这样一点都不像你。艾莉丝女神都告诉我了,为了救被多头水蛇吃掉的我,你也故意被它吞下肚了对吧?而且仔细一看,你身上到处都是血迹耶。你还好吗?感觉没有被融解得太严重就是了。」

    达克妮丝抬头瞄了我一眼。

    「……这些血全部都是在找到你之后,我从多头水蛇体内剖开它的肚子时被喷到的。要是在里面多待一下的话,我就会因为窒息而步上你的后尘了吧……不过现在还好,没有其他受伤的地方了。」

    见达克妮丝依然一脸阴郁……

    「多顾有你捡回我的遗体,谢谢。好了,我们赶快回去洗澡吧。」

    我这样说着,对她笑了笑,表示要她别在意。

    「和真,你要鼓励达克妮丝是无所谓,可是以你现在的模样问人家要不要洗澡好像不太对耶。」

    对喔,我现在全裸呢。

    3

    「——话说回来,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骑士团为什么不宰掉多头水蛇了。他们不是不宰掉它,而是宰不掉它。」

    在走回阿克塞尔的路上。

    我们带着依然有点消沉的达克妮丝,回顾刚才的战斗。

    「看来多头水蛇是用魔力来让少掉的头重新长回来。要打倒那个东西,要不就是以超强的火力轰到它来不及重生,要不就是不断伤害它,让它一直重生头部,直到它耗尽魔力之后再给它致命伤,只有这两个办法了吧。两者都不太实际就是了……」

    惠惠说这些方法不实际,确实没错。

    多头水蛇也不是笨蛋。

    就算我们一点一点持续削掉它的血,等到魔力耗尽,它就会逃回湖底去恢复魔力。

    话虽如此,我们也无法准备在爆裂魔法之上的火力。

    我转头对拖着沉重的步伐跟在最后面的达克妮丝说:

    「正如惠惠所说,这次真的没戏唱了,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那只多头水蛇就交给骑士团处理,乖乖消耗它的魔力让它去睡觉吧。达克妮丝也没有异议吧?」

    「……嗯。」

    但她只是随口这么应了一声。

    ……这个家伙就那么想打倒那只悬赏怪物吗?

    这时,不知为何一脸跩样的阿克娅趾高气昂地说:

    「不过,这次并非全部都是坏事喔。多亏有本小姐在,那只多头水蛇暂时不会从湖里出来了!我净化了部分湖水,所以它大概会以为自己的地盘被人捣乱,暂时专注于用瘴气污染湖泊的工作上吧。这段时间内骑士团八成也会抵达这里,到时候就可以把剩下的工作推给他们了。」

    「……你这次是怎样?真的立大功了耶,而且脑袋也挺灵光的嘛。」

    我们两个说得正高兴的时候,阿克娅背上的惠惠开了口……

    「阿克娅充满自信的时候,多半都有什么陷阱就是了。」

    然后轻声说出这种像是旗标的话。

    平常惠惠都是我在背,不过她今天说我身上有酸臭味,所以指定要阿克娅背。

    「不不不,再怎么说这次也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了吧?而且无论发生任何事情也不会是我们的错。不如说,有我们争取时间,才能等到骑士团来吧。」

    「就是说啊,你是不是因为我有所表现就对我有意见啊?真是的,惠惠真是的!要是你再乱说话,我就叫和真或达克妮丝背你喔!」

    「我道歉就是了,千万别这么做,拜托!」

    ——后来,一路上没发生什么问题,我们回到了镇上。

    「我和惠惠到公会去报告,你们两个臭呼呼的人去洗澡吧。而且和真现在的模样要是被看到了会有人报警喔!」

    被阿克娅这么说,我和达克妮丝决定先回豪宅。

    现在的我,是用惠惠借我的披风遮蔽身体,不过散发出异臭的披风男确实让人不敢恭维。

    「走吧惠惠,我们要尽可能夸大其辞地吹嘘自己的丰功伟业!如此一来,就算拿不到讨伐报酬,或许还有可能拿到特别奖金!」

    「包在我身上,我会尽情阐述吾之爆裂魔法有多么厉害!」

    尽管有着极大的不安,我还是把事情交给她们两个,和达克妮丝一起回豪宅去了。

    4

    回到豪宅的我,先让沮丧的达克妮丝洗完澡之后,把自己仔细清洗到去除所有臭味为止。

    「话说回来,习以为常还真是可怕啊。明明死了,我却已经不怎么慌乱了呢。」

    泡在浴池里自言自语的我,重新审视着据说一度少了三成左右的身体。

    根据阿克娅所说,我原本已经融化到变成和真小弟了,不知道有没有变回原本的大小?

    正当我在热水里端详着自己曾经失去的身体部位时……

    「和真……你今天洗得比平常还要久很多,是不是有哪里会痛?还是因为你刚复活,体力还没恢复?」

    我听见更衣室那边传来达克妮丝担心的声音。

    「没、没事,我没问题!你也知道那股臭味有多重吧?所以我洗得很仔细,只是这样罢了!」

    达克妮丝尽管沮丧还是真心在为我担心,我总不能告诉她,自己是因为担心身体部位有没有变小所以在仔细确认吧。

    但是,尽管听我那么说,达克妮丝还是没有离开。

    或许是有什么事情想对我说,她一直伫立在原地。

    「呐……和真。那个……我这次不应该强迫你出任务的,是我不对。都是因为之前太过顺遂,而我又太过急躁了吧。无论如何,我就是想打倒那只多头水蛇……」

    伫立在更衣室里的达克妮丝难过地这么说。

    「没关系啦,反正大概不会再遇见那个家伙,事情也已经过去了,就算了吧。先别说这个了,阿克娅她们这么晚还没回来,一定是在公会吃好料的吧。我们也赶快过去吧。」

    「……好……说的也是……」

    听我那么说,达克妮丝的声音听起来沮丧到了极点。

    ……这个家伙和那只多头水蛇有什么冤仇吗?

    还是跟昨天来我们家的那个没礼貌的执事有什么关系?

    「好吧,我帮你拿了干净的衣服过来,就放在这里了喔。那么,我在大厅等你……」

    说完,达克妮丝准备离开更衣室时,我对她说:

    「你是不是有什么非得打倒多头水蛇不可的苦衷啊?」

    「!这、这个嘛……」

    看来是有。

    见达克妮丝陷入沉默,我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正常来说,我一点也不想再次挑战曾经杀死自己的对象。

    但是,这个消沉到如此明显的千金大小姐,大概也不敢主动说要再挑战一次吧。

    「今天的讨伐是失败了……下次挑战那只多头水蛇的时候,我们可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拟定作战计划再去喔。」

    「咦?」

    听达克妮丝惊叫出声,我调侃地说:

    「什么嘛,你原本不是还很自以为是地说要保护人民的安全,说得那么大声吗?结果已经放弃除掉那只多头水蛇了啊?」

    「怎么可能!你以为本小姐是谁啊!保护人民乃是达斯堤尼斯家肩负的使命!下次我一定要宰掉那只多头水蛇!」

    已经听得很习惯的这句危险台词,让达克妮丝稍微恢复了平常的模样。

    ——进浴室把一身浓郁的臭味洗掉之后,我们来到冒险者公会的前面。

    阿克娅和惠惠应该已经报告完毕了吧。

    我们打开冒险者公会的门之后……

    「你这个人为什么老是这么喜欢多此一举啊!」

    「真的!之前也是,阿克娅小姐把鲜鱼店的水槽里的水都变成了纯水,害得那些从海里抓来的鱼都死光光了!」

    「可、可是,我也是出自好意啊!鲜鱼店那件事情也是,因为我觉得那些鱼活在狭小的水槽里好可怜,想说至少帮它们把水变干净嘛!」

    「怎么办啦!多头水蛇那种大咖,我们哪有办法对付啊!」

    「我、我想回老家啊,妈妈——!」

    「通缉令!多发点通缉令!把通缉令发到这个城镇的所有冒险者手上!」

    发现里面已经化为地狱。

    冒险者和公会职员放声尖叫,阿克娅被围在骚动的中心因为遭到围剿而哭泣。

    「啊!和真、达克妮丝,你们来得正好!请你们设法处理一下这个状况!」

    惠惠一发现我们,便穿越公会里的混乱,来到我们身边。

    「不,现在是怎样?为什么事情会闹得这么大?而且阿克娅还在那边挨骂,我们这次明明算是立了大功才对吧?」

    「是、是这样没错!就算我们什么都没做,多头水蛇迟早也会醒来,所以照理来说情况不应该如此混乱才对,但是……」

    就在不擅长应付逆境的惠惠惊慌失措的时候,达克妮丝抓了附近的女性公会职员过来。

    「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的讨伐确实是失败了,但也不需要如此大惊小怪吧?反正只要撑到骑士团抵达为止,这次讨伐原本就当成是去碰运气的不是吗?」

    「事、事情是这样的,因为非常不凑巧,听说王都发生了重大案件……骑士团的人都忙于处理那起案件,没有时间理会我们……」

    王都发生了重大案件!

    「喂,这是怎么回事!王都有危险了吗?我可爱的妹妹正在面临危机吗!」

    「妹、妹妹?不,王都发生重大案件已经是前一阵子的事情了,最近原则上可望告一段落,没有造成太大的问题。而现在为了平定王都的混乱,以及找出引发事件的犯人,骑士团正疲于奔命……」

    听职员这么说,我总算放心了。

    一时之间,我还在考虑要不要赶到王都去呢。

    「听说,王都出现了一群名叫银发盗贼团的家伙,而且还闯进了王城……」

    我和达克妮丝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同时慌乱了起来。

    职员也没发现我们的反应,拿出一张纸来。

    「他们只凭两个人的力量,就打垮了王城里的骑士们还有武功高强的冒险者,并且大胆地将好几样宝物从城里偷了出去……」

    说着,她给我们看了手上那张纸。

    那是一张写着「银发盗贼团」的通缉令。

    上面画的是一名戴面具的诡异男子,还有一名银发少年。

    悬赏金额为两亿艾莉丝。

    怎么会这样,我们被挂上仅次于魔王军干部的奖金了……

    「两亿艾莉丝……两亿艾莉丝啊……」

    「唔……喂,达克妮丝,你看我干嘛啊!」

    平常对金钱不感兴趣的达克妮丝拿着通缉令,不知为何以充满血丝的眼睛看着我。

    职员歪头看着这样的我们说: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因此原本预计要派遣过来的骑士团,现在不知道何时候才能过来了。」

    怎么办,简单来说这是我的错嘛。

    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看穿我的内心纠葛,职员又说:

    「不过,我们还有希望。因为王都的骑士们特地远赴红魔族的村里,请一位神准的占卜师占卜了一下犯人的下落……结果,王都事件的幕后黑手竟然就在阿克塞尔!于是,现在冒险者们全都拼了命在找犯人!」

    我开始冒冷汗了。

    「所以说,我非常期待佐藤和真先生你们的表现。再怎么说,你们的小队和悬赏对象都相当有缘嘛!只要抓到犯人,骑士团也能够放心分出战力到我们这边来。」

    「好说好说。」

    我随口这么回答,一旁的达克妮丝便用手肘撞了我一下,像是要叫我装得更镇定一点。

    「不过,找到犯人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毕竟,这个城镇可是有一个更胜红魔之里占卜师的超神准占卜师!」

    你是在说戴着和这张通缉令上面很像的面具的那个家伙对吧,我知道。

    这下糟了,那个恶魔对钱那么斤斤计较,就算是生意上有往来的对象,只要是为了赏金也很有可能会毫不客气地把我扭送公会。

    在我身旁的达克妮丝表情僵硬,浑身颤抖。

    职员握起拳头表示期待。

    「事情就是这样,拜托佐藤先生多加帮忙了!」

    说着,她露出满面的笑容。

    ——而我当然是龟回家里去了。

    5

    「有一~~天~~走在森~~林~~里~~我遇见了~~一只龙~~」

    把沙发拉到窗边抱腿坐在上面的阿克娅,一边望着窗外的绵绵细雨一边这么唱着歌。她的手上依然稳稳捧着那颗蛋,从掌心发出温暖的光芒照着蛋。

    根据阿克娅表示,还在蛋里面的时候就唱歌给它听,有益胎教。

    而现在,大厅里有个声音大到盖过了阿克娅的歌声,是惠惠愤慨的吼叫。

    「和真,我们去上诉!去找那只多头水蛇上诉吧!」

    她带着沉重的呼吸,对着盘腿坐在地毯上帮坐在腿上的点仔梳毛的我这么说。

    从冒险者公会逃回家里之后,很快就过了三天。

    知道自己被通缉之后,为了防范巴尼尔透视未来的能力,我一直跟在阿克娅身边,一步也没有离开豪宅。

    那个守财奴恶魔很难看清在阿克娅身边的人。

    或许该说是幸运吧,沉迷于孵蛋作业的阿克娅也一直龟在豪宅里。

    而惠惠似乎是受不了这样的茧居生活了,几乎每天都催促我们去上诉。

    「口口声声说要上诉,可是你打算怎么打倒那只怪物?我也想了很多,但是目前还没想到什么好的作战计划喔。」

    听我这么说,惠惠抱着法杖,咬牙切齿地说:

    「靠火力!用更强的火力对付它!既然一发爆裂魔法没办法打倒它,就一直用爆裂魔法炸到它消失为止!就像之前对付那架机动要塞毁灭者的时候那样,只要有阿克娅的魔力还有和真的『Drain Touch』的话,这招绝对可行!」

    这时,阿克娅中断了歌唱,对一头热的惠惠说:

    「不要。为什么本小姐得任凭和真将『Drain Touch』那种肮脏的巫妖技能用在我身上?我再也不想那么做了。没错,无论和真怎么威胁,达克妮丝怎么拢络,惠惠怎么发疯,我也绝对不要。我神圣的魔力可不能轻易分给任何人。」

    我一边温柔地梳着点仔的尾巴一边说:

    「那你说说,看你从刚才开始就用那么重要的魔力在做什么啊?不过是一颗蛋而已何必自己孵,放在暖炉前面加热就好啦?要是加热过度的话还可以拿来配饭吃。」

    「喂,你下次再说要拿去配饭吃,我就让你尝尝我神圣的拳头喔……这是在为龙蛋灌注魔力啦。龙族可是号称魔力的结晶,拥有的魔力越高,力量就越是强大。这个孩子将来要君临龙族的顶点。为了养育这个孩子,只要是我办得到的事情我都想替它做。」

    ……先别管一直坚称那是龙蛋的阿克娅。

    「话说回来,惠惠为什么那么想上诉啊?对多头水蛇莫名坚持的达克妮丝也就算了,你和那只怪物有什么冤仇吗?」

    「这个嘛,我也有我的想法啊。更何况它还杀了和真,我当然想亲手帮你报仇啊。」

    「喔、喔喔……这、这样啊……」

    是怎样,听她这么说,感觉还不坏……

    「最近,我每天都和达克妮丝一起去找多头水蛇,由达克妮丝用诱敌技能叫出多头水蛇,再用爆裂魔法轰它然后逃跑,一直像这样骚扰它……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别的更管用的方法可以对抗啊。」

    「你这个家伙,我还想说最近怎么没听见城镇外面传来那个爆炸声,原来你在搞这种飞机啊!它目前还没有要来城镇这边的迹象,别一直刺激它啦!还有达克妮丝也是,你在干嘛啊,这种时候你应该负责阻止她才对吧!」

    「呃,嗯……可是,无论如何我都想打倒那只多头水蛇……而且,这也算是在削减多头水蛇的魔力……」

    把铠甲放在地毯上进行着保养作业的达克妮丝轻声这么说,别开了视线。

    这个家伙,好像还是再怎样都想亲自打倒多头水蛇。

    至于背后的理由,我则无从得知就是了……

    「无论如何,在这场雨下完以前实在很难行动。对手是水生动物,在雨中打起来根本只是让它占上风而已吧。等雨下完之后我就会开始认真了。」

    应该说,真要说的话,我很想龟到通缉令的风波过去为止。

    「现在是梅雨季喔。根据天气占卜师的预测,这场雨还会持续好一阵子。」

    「……等雨下完之后我就会开始认真了。」

    「你这个男人!换句话说,你暂时不打算拿出干劲来就对了!」

    「啊,你干嘛!快住手!不准把气出在点仔身上!」

    惠惠抓住我正在疼爱的点仔的尾巴,开始阻挠帮它梳毛的我。

    只有达克妮丝没有理会这样的惠惠,一脸认真地努力擦亮铠甲。

    6

    接下来又过了好几天,雨依然没有停。

    我和阿克娅在豪宅里足不出户的这段时间内,只有达克妮丝和惠惠依然一直去找多头水蛇报到。

    然后,今天当然也是——

    「我们回来了——!不好意思,达克妮丝在各种方面来说都不太行了,麻烦准备一下洗澡水!」

    背着惠惠的达克妮丝,带着一身酸臭味回来了。

    「被吞下肚了吗……应该说,你们不是去发爆裂魔法之后就逃回来而已吗?这么危险的话,还是别再去那里了吧。」

    将耗尽魔力,动弹不得的惠惠放在地毯上之后,上气不接下气的达克妮丝开始卸下铠甲。

    她最引以为傲的铠甲前几天才刚擦到发亮,现在已经到处都是损伤,还因为溅到多头水蛇喷出来的血而染成一片红。

    「那个该死的家伙,看来连日的爆裂魔法轰炸已经让它不堪其扰,竟然在我使用诱敌技能之前便对我们发动奇袭。我们在爆裂魔法咏唱完成之前就遭受袭击,情况相当危急……后来我好不容易逃了出来,惠惠也趁机施展了魔法,我们便在它再生头部的时候逃了回来……不过,那个家伙果然没那么容易对付啊。」

    阿克娅踏着小碎步来到达克妮丝身边为她施展治疗魔法时,达克妮丝重重叹了一口气。

    不久之后,达克妮丝卸下所有的铠甲,对阿克娅道了声谢,便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向浴室。

    「和真……你能不能设法想出能够轻松打倒多头水蛇的手段啊?弱小的和真最大的长处,就是为数众多的半吊子技能,还有面对任何不可能的任务都能够以卑鄙的手段解决掉不是吗?」

    「喔,我马上想到一个了。首先用铁链把你绑起来。然后丢进湖里面。接着趁多头水蛇一口吞掉你的时候,叫所有冒险者拉着铁链把它钓起来。最后就是小心别让它逃回湖里,同时叫所有人围殴它了……如何?」

    我从冲着我来的阿克娅手上抢过那颗蛋用来当人质,借此赶走她的同时——

    「能够对强敌发爆裂魔法,所以我个人对这样的行动是没有意见啦……可是,达克妮丝最近真的有点怪怪的。」

    目送着走向浴室的达克妮丝,惠惠轻声这么说。

    「呼——嗯……?和真,你在对我的铠甲做什么?」

    洗好澡的达克妮丝见我蹲在铠甲前面,歪头不解。

    惠惠也在我身边看着我正在进行作业的手。

    「因为你今天回来的时候上面都是损伤嘛。我在帮你修理铠甲。反正最近一直下雨,待在家里也没事做。」

    我拿木槌敲打铠甲的凹痕,发动好久没用的锻造技能,一一修复铠甲的损伤。

    听我那么说,达克妮丝含笑表示:

    「这么说来,之前大家一起去温泉的时候,你也在路上帮我修过铠甲呢……真想和大家再去一次温泉。」

    「我不要,我讨厌那个城镇。那里的人很多都和惠惠一样,脑袋很那个。」

    「喂,那个是什么说清楚啊,我洗耳恭听!」

    我推开妨碍修理的惠惠,而达克妮丝开心地望着这样的我们。

    「尽管如此,我还是很想再去一次……」

    并意有所指地轻声这么说。

    ——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之后。

    「和真,不见了!我去房间叫她的时候已经空无一人了!」

    「那个家伙!明明叫她不准再去了,怎么会这么讲不听啊!」

    达克妮丝告诉惠惠,因为太危险了,接下来她要一个人去,之后就每天都独自前去找多头水蛇。

    她完全不听我们的劝阻,只身前往湖边又遍体麟伤地回来。

    为了设法阻止这样的达克妮丝,我们原本说好要轮班看守她,但是……

    「为什么会睡着啦,你这个家伙————————!」

    「哇啊啊啊啊啊——!为了孵化爵尔帝我也很累啊!养儿育女很辛苦耶,你就不能多体谅我一点吗!」

    「养儿育女你个鬼啦,把我当白痴啊!喂,把那颗蛋交出来!这种东西算什么,看我吃了它!」

    「别这样!我开始孵蛋已经过了好几天,以现在的状态,打开之后肯定惨不忍睹!看见里面是什么状况,你一定会后悔啦!」

    见阿克娅把蛋抱在怀里缩得像只乌龟一样,我口沫横飞地怒骂:

    「是说现在没空理那颗蛋了,更重要的是达克妮丝!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是怎样?什么身为十字骑士的义务,保护城镇是身为贵族的本分之类的,她还在说那种话吗!」

    「现在也不是确认达克妮丝心里在想什么的时候,多头水蛇也是有学习能力的。达克妮丝身上的伤也是一天比一天严重,差不多快要有危险了吧!」

    很不会处理出乎意料的事态的惠惠,抱着法杖不知所措。

    话虽如此,达克妮丝离开的时间大概是清晨时分吧。

    「和真。你真的想不到任何办法处理那只多头水蛇吗?把蛋寄放到维兹店里之后,我打算和惠惠一起去追达克妮丝,稍微骂骂她……我想和真应该很害怕曾经杀掉你的对手,不过你也要一起来吗?」

    依然缩成一团的阿克娅明明很讨厌动粗,却难得这么说了。

    就连这个家伙都拿出干劲来了。

    这种时候,只有我一个人龟在家里也不太对……

    ……啊啊,可恶!

    「我想去别的地方,你们两个设法把达克妮丝带回来。遇见多头水蛇也别和它交战,要乖乖逃回来喔!」

    听我这么说,阿克娅和惠惠点了点头,离开了豪宅。

    至于留在豪宅里的我,则是回房间拿出艾莉丝纸币,然后随便塞进钱包里。

    「那个家伙真是够了!真拿她没办法——————!」

    为了那位顽固的千金大小姐,我也有所觉悟了。

    7

    隔天。

    我一大早就出了家门,前往湖边。

    后来,昨天阿克娅和惠惠在前往湖边的路上,正好撞见了遍体鳞伤,疲惫不堪地踏上归途的达克妮丝。

    在阿克娅帮她疗伤之后,回程她一路都被念个没完。达克妮丝在回到家里之后,苦笑着对我这么说。

    看来,那个家伙无论如何都不打算放弃讨伐多头水蛇。

    面对展现在眼前的湖泊,我等待着即将在阿克娅和惠惠的陪伴之下到来的达克妮丝。

    终于,在时刻即将进入中午的时候,和阿克娅她们一起现身的达克妮丝看见我们,吓得目瞪口呆。

    没错,她看见的是聚集在我身后的——阿克塞尔的冒险者们。

    「喔!你很慢耶,拉拉蒂娜!」

    「拉拉蒂娜来了——!」

    「拉拉蒂娜!」

    「拉拉蒂娜!」

    我带来的冒险者们看见达克妮丝僵在原地不动,纷纷开口调侃她。

    「……」

    「别、别这样啊,拉拉蒂娜!他们只是叫了你的名字而已啊,是说可以不要默默勒住我的脖子吗!住手……请你住手!」

    被冒险者们调侃的拉拉蒂娜泪眼汪汪地揪住我的衣领。

    「喂,和真,你们到底是来乱什么的?如果是捉弄我的新招,那我也有我的打算。」

    「不是啦,我干嘛特地找一群人来做那种没营养的事情啊!我只是对大家说,你每天都只身前来对付多头水蛇,所以能不能来帮个忙罢了!」

    「!」

    听我这么说,达克妮丝连忙放开抓着我衣领的手,以视线扫过所有人。

    「喔,明明是拉拉蒂娜,还害羞什么啊。」

    「别这样啦,拉拉蒂娜的心思很细腻呀。要除掉多头水蛇最不可或缺的,就是拉拉蒂娜的能力了,要是她哭着跑回去的话怎么办?」

    「和真不但最近经常请我们吃饭,昨天还请了最贵的酒!稍微还他一点人情也不为过吧。拉拉蒂娜有什么任性的要求,我们也会答应啦!」

    冒险者们当中传出这样的声音。

    「你看清楚了,达克妮丝。我告诉大家你这个蠢蛋每天都在干蠢事,结果就有这么多冒险者聚集到这里来了。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也就算了,别让大家担心好吗?」

    红着脸的达克妮丝轻声嘟哝:

    「谢、谢谢……」

    「咦?你说什么?」

    尽管达克妮丝泪眼汪汪地瞪着强迫她大声重复一次的我,还是害臊地又一次以视线扫过在场的冒险者们。

    和达克妮丝对上眼的人,有的也害臊地含笑,有的大方地露出笑容。

    看见大家的反应,达克妮丝也笑了出来。

    「各位,谢……」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和真先生——和真先生——!多头水蛇好像清醒得比之前还要快耶——!」

    打断了达克妮丝的道谢,不知何时跳进湖里的阿克娅如此哭喊。

    同样的,原本在湖边准备魔法的惠惠也大喊:

    「所以我不是说了吗,还是先等和真的指示再叫醒多头水蛇比较好嘛!」

    「可是!可是!人家想赶快回去守候爵尔帝的诞生嘛……!」

    原本下定决心要好好道谢的达克妮丝在最糟糕的时机被打断,因为过于羞耻而红着脸浑身发抖。

    而追赶着阿克娅的多头水蛇,从盛大的水花之中现身了。

    「你们这些家伙怎么老是这样啊!什么事情都被你们给搞砸了啦!」

    战斗开始——!

    8

    虽然开始的时机有点抢拍,不过作战计划大致如下——

    「职业是盗贼的各位,手上都有钢丝吧?职业是弓手的各位,准备好绑了绳钩的箭就待命!」

    「哇啊啊啊啊啊,动作快——动作快——!」

    首先由阿克娅叫醒多头水蛇,将它引诱到湖泊的边缘。

    「皮厚血多的人负责保护后卫,原地待命当坦!」

    接着由有铠甲护身的前锋职业们保护后卫,免受多头水蛇攻击。

    「职业是魔法师的,做好随时能够发出魔法的准备,在后方待命!使用的魔法,是个人会用的魔法当中威力最强的!不需要第二发,所以请准备灌注了所有魔力的超强版本!」

    「包在我身上!我这次一定要用吾之爆裂魔法将那只可恨的多头水蛇轰个灰飞烟灭!」

    为了给多头水蛇致命的一击,请魔法师们准备必杀魔法。

    然后……

    「达克妮丝,你在多头水蛇的正面使用诱敌技能!胜负的关键决定在你有多耐打!可别三两下就被打趴了啊!」

    「你以为我是谁啊!别的事情姑且不论,说到防御我可不会输给任何人!」

    由达克妮丝吸引多头水蛇的注意,正面挡住它!

    「和真——!我呢?我该做什么才好?」

    「既然已经帮大家放完支援魔法了,在出现伤患之前都没有你的事!到角落去帮大家加油,别妨碍到别人!」

    「为什么啦——!也给我表现的机会嘛!」

    接着,在达克妮丝挡住多头水蛇的行动之后……!

    「达克妮丝,交给你了!」

    「交给我吧!你的对手是本小姐!『Decoy』——!」

    在岸边严阵以待的达克妮丝,发动了诱敌技能。

    多头水蛇将所有的头对准达克妮丝的同时,我以潜伏技能尽可能消除自己的气息,并且朝多头水蛇冲了过去。

    我自然不在话下,其他冒险者可能也只要中了它一招就会去见艾莉丝了,然而面对八颗头如此的猛攻,达克妮丝尽管皱着眉头,还是一直正面抵挡。

    「「「「『Bind』————!」」」」

    多头水蛇追着达克妮丝上了岸,这时抓准了八颗头聚集在一个地方的瞬间,职业是盗贼的人就纷纷以钢丝绑住它长长的颈部。

    同时,职业是弓手的人也射出绑了绳钩的箭。

    飞射而出的铁钩被多头水蛇坚硬的鳞片弹了开来,但是尖端却成功钩在捆绑着它的钢丝之间。

    确认铁钩挂住之后,冒险者们全都抓住绳索的末端,以拔河的要领开始用力拉。

    接着就这样将多头水蛇拖到离湖水更远的地方,防止它逃走。

    这段时间内,我依然隐藏着气息接近颈部被绑住之后,便爬到还紧盯着达克妮丝的多头水蛇的背上,伸手触碰那坚硬的鳞片。

    「还有魔力就打不倒它的话,我就把它的魔力吸光!」

    在我开始以「Drain Touch」吸取魔力的同时,多头水蛇抖了一下,接着便开始疯狂扭动起来。

    不愧是龙族,号称魔力结晶的生物果然不同凡响,对于魔力被吸收的感觉相当敏锐。

    「呀哈——!有感觉了,有感觉……唔喔喔喔喔!」

    感觉到魔力被吸走的多头水蛇为了解开颈部的束缚而开始挣扎。

    但是,被「Bind」绑在一起的八条脖子构不到自己的背部。

    这时,看见这个状况的一名冒险者厉声大喊:

    「和真,快点离开那里——!你是白痴吗?竟然爬到那种地方去,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放心,我要用我的秘密技能削弱这只大怪物!魔法师们!抓准这个家伙耗尽魔力的时候齐射……!」

    我说到这里,正好是多头水蛇扭动身体,试图以地面磨擦背部的时候。

    等等……!

    「喔哇啊啊啊我会被压扁——!」

    「笨蛋!你在干什么啊!」

    原本在多头水蛇前面的达克妮丝连忙抓住被它从背上甩下来的我,整个人趴在我身上。

    形同被推倒的我,尽管是在这种状况之下,依然因为达克妮丝的脸靠得超近而不知所措。

    达克妮丝以伏地挺身的姿势支撑住多头水蛇巨大的身体,避免我被压扁。

    「不愧是达克妮丝小姐,腕力和耐力都不是盖的。」

    「你还有心情嚼舌根啊!唔,这样不行,我已经撑不住了……!」

    要是就这样被压在底下,达克妮丝姑且不论,我肯定会很惨。

    躺在红着脸努力支撑着的达克妮丝底下,我朝压住我们的多头水蛇伸出手

    「达克妮丝,还没!再忍耐一下,别松懈!继续维持这个姿势!」

    「!竟然在这种时候要我忍耐?没办法,这样不行,我真的不行了……!」

    尽管会受伤,达克妮丝依然每天来到多头水蛇身边,一点一点削减它的魔力。

    我现在怎么能让它逃掉,让这个家伙的努力化为泡影!

    即使在这样的状况之下,我依然一面全力发动「Drain Touch」,一面激励达克妮丝:

    「平常不太能够派上用场的你难得有机会好好表现耶,结果这样就要结束了吗?你今年也要在忍耐大会上卫冕对吧?连这种小事都忍耐不了的家伙有办法卫冕吗?你这个没毅力的家伙!现场有那么多冒险者在看,你要在这种时候大出洋相吗!」

    「唔,多头水蛇的重压攻势加上鬼畜男的言语攻势,这是什么奖赏……!为何偏偏挑在这种日子……!」

    红着脸不停颤抖的达克妮丝湿了眼眶,汗水也开始从脖子滴落,但她还是勉强支撑着。

    被我尽全力吸取魔力的多头水蛇不断甩动被绑在一起的颈部,一直在达克妮丝上面激烈挣扎。

    「拉!继续拉——!」

    原本在保护后卫职业的冒险者们抓着钩在多头水蛇身上的绳索,活用本身的重量,以拔河的要领拉着绳索。

    他们似乎是看见达克妮丝支撑得很辛苦,试图把我们救出去。

    达克妮丝露出满足的微笑,断断续续地呢喃:

    「我、我已经……不行了……和、和真……你……放心……死的时候……有我陪你……」

    「我哪放得了心啊,不准放弃!说真的,这样下去会死的只有我一个好吗!你身上甚至还有支援魔法,只是被多头水蛇压一下而已,哪有可能死掉啊!」

    我现在的装备,因为之前除了日本刀以外的装备都被融化了,身上只有日常的便服。

    要是在这种状态下被压住,防御力贫弱如我肯定马上挂点,连撑都撑不住吧。

    再怎么样,我也不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死第二次!

    「我、我放弃的话和真就会死……啊啊,这是怎样……!你宛如主人一般命令我继续支撑下去,然而这样的你的性命却掌握在我的手上。这种矛盾……!以现在的状况来说,到底哪一边才是主人呢!新感觉,这是种新感觉啊,和真……!」

    这个家伙还有这么多力气可以说废话啊。最近那个苦思不解,一脸凝重的表情,还有只身挑战强敌的帅劲都上哪去了?

    ……就在我们陷入生死交关的危机时。

    「快看,那只多头水蛇好像变弱了不少!而且好像动弹不得了!悬有重赏的多头水蛇的首级,我要定了!奖金由给它致命一击的人全拿!我不会分给任何人的!」

    「你、你等一下啦,现在这种状况你在说什么啊!还有,说是无法动弹,但也只是脖子都被绑起来了而已,要是掉以轻心……啊啊——!达斯特!达斯特——!」

    在我听见某个熟悉的尖叫声的同时,压在我们身上的重量忽然减轻了不少。

    看来是有哪个见义勇为的人吸引了多头水蛇的注意。

    我们好不容易从大肆挣扎的多头水蛇底下爬了出来,冲到惠惠身边。

    「『Light Of Saber』————!」

    听见有人喊出我在红魔之里见识过好几次的魔法,我看了过去才发现,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参加这次讨伐的,红魔族少女芸芸砍掉了多头水蛇的头。

    看来似乎是有人被吃掉,而被她救了出来。

    ……话说回来,我现在才发现那个存在感薄弱的女孩有跟我们来。

    不对,我记得在过来这里的路上,好像有个畏畏缩缩的人找我说话,可是我满脑子都在想达克妮丝的事情……

    这时,一名冒险者大喊:

    「喂,你们看,被砍掉的头没有再生耶!」

    我因为这个声音而看了过去,多头水蛇的头确实是只剩下七颗,没有增加。

    同时,多头水蛇似乎想逃回湖底,但是因为装备了沉重铠甲的重量级冒险者们用绳索拖着它,而无法顺利逃走。

    「各位魔法师——!」

    我放声大喊。已经尽全力凝聚魔力,准备好自己最强的魔法的魔法师们顿时眼神一亮,等待我的口令。

    「开始攻击——!

    随着我一声令下,大量的攻击魔法袭向了多头水蛇。

    在火球魔法和雷电魔法大量飞舞之际,两名红魔族发威了。

    「『Light Of Saber』————!」

    芸芸以发光的手刀对着多头水蛇的头一挥,然后对惠惠露出一脸得意的表情。

    惠惠见状,嘴角微微上扬,红色的眼睛发出光芒,朝多头水蛇举起法杖。

    「爆裂魔法要飞过去了——!在水边的家伙快避难——!

    「捂住耳朵——!

    在阿克塞尔住了这么久,已经相当习惯惠惠的魔法的冒险者们,纷纷以俐落的动作捂住耳朵。

    「好了,我要帮和真报仇!你就化为献祭之花,让我祭拜上了天堂的那个人吧……!」

    喂,等一下,要帮我报仇是无所谓,可是我人还在这里,没有上天堂啊。

    「『Explosion』——————!」

    从惠惠的法杖发出的闪光,刺进中了无数魔法,已经奄奄一息的多头水蛇身上。

    长期将这一带化为荒地,悬有重赏的怪物,还来不及发出尖叫,就已经陷入了长眠——

    9

    「请你承认是我赢!我炸掉了多头水蛇的六颗头!芸芸只砍掉两颗!孰优孰劣,任谁看来都非常明确吧!」

    「哪、哪有这样的,惠惠明明就只有待在原地发呆,一直等到多头水蛇濒死才有动作不是吗!而且我还救出被多头水蛇吃掉的人,这应该也有加分才对吧!」

    「那种打算独占报酬而擅自冲过去结果被一口吞掉的小混混,救了顶多也只能加一分吧。再说,你好歹也算是红魔族的一员,为了抢到最能出风头的表现机会,等待是有多么重要,你也是知道的吧!」

    打倒多头水蛇之后,我们带着冒险者们鱼贯走在回阿克塞尔的路上,各个都是一脸神清气爽。走在我身边的芸芸被耗尽魔力的惠惠强迫要背她,两人从不久之前就开始争论不休。

    这次对付的明明是悬有重赏的怪物,遇害的却只有一个人。

    而且那一个人,阿克娅也已经帮他复活了。

    「话说回来,没想到我们也有办法对付那种大咖呢。不对,要是没有和真他们的小队,就办不到啦。」

    「是啊,和真果然很厉害!这次除掉多头水蛇的报酬本来是说要平分的,可是和真他们应该多拿一点才对。正好有个说『奖金由给它致命一击的人全拿!』的笨蛋,你们就把那个笨蛋的份拿走吧。」

    曾经和我组队过的冒险者,奇斯和琳恩这么说。

    不过,这次讨伐是因为有大家在才能够成功。

    所以……

    「那么……和多头水蛇大战过一场,我想大家也都累了,今天就先好好休息,明天再用那份报酬大肆庆祝一番吧!」

    「「「「呀呼——!」」」」

    「不会吧——————!」

    尽管觉得好像在欢呼声之中听见某个人的惨叫,我还是将视线放在走在我身边,心情看起来很好的达克妮丝身上。

    最近总是焦虑、苦闷,心情非常低落的达克妮丝,现在像是放下了心里的重担似的,看起来心旷神怡。

    「喂,你心心念念的多头水蛇被我们讨伐了,现在心情如何啊?这样你明天开始就可以睡个好觉了吧?」

    「是啊,托大家的福,我想通了许多事情,甚至让我觉得自己之前不知道在烦恼什么,想起来还真愚蠢。不过,这可不是因为我们打倒了多头水蛇。」

    走在我身旁的达克妮丝,露出好几天没见到的笑容。

    「我再次体认到,自己有多喜欢这个城镇的人们。也因为这样,我不再迷惘了。我已经什么都不怕,也不会后悔了。」

    「你偶尔就会像这样,脸不红气不喘地说出这种令人害臊的话呢。」

    达克妮丝被我这么调侃显得有点微愠,拧了我的侧腹一下。

    然后……

    「我是个很幸福的人。」

    她还是落落大方地说出这种令人害臊的台词。

    「呐,再多敬拜我一下嘛!说些『非常感谢您让我复活,阿克娅大人!』之类的,多称赞我一点嘛!」

    「喂,和真!我是很感谢她让我复活,不过你队上的祭司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烦我!」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