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七卷 亿千万的新娘 第三章 对离家出走的女孩严加说教!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七卷 亿千万的新娘 第三章 对离家出走的女孩严加说教!

    1

    「各位冒险者!昨天真的,真——的,辛苦各位了!恭喜各位讨伐了悬有重赏的『多头水蛇』!对此,公会将支付高额奖金给各位!」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

    公会职员这番宣言,让冒险者公会陷入一片欢声雷动。

    成功讨伐了多头水蛇的我们,在消除激战的疲惫之后,如今正群聚在冒险者公会。

    现在来到这里的,都是昨天参加了讨伐的人。

    或许是因为期待着接下来将会拿到的奖金,在场的所有人全都笑容满面。

    「话说回来,难得有机会领报酬,达克妮丝为什么没来啊?她是不是忘记今天要和大家开宴会啊?还是因为昨天那件事在害羞?」

    「搞不好是喔。昨天晚上的达克妮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我们面前还是很害臊,亢奋的程度比平常还要高上许多。她平常明明不太喝酒的,却难得喝到酩酊大醉。平常我想喝酒都会骂我的达克妮丝,不知为何昨天却主动劝酒……」

    坐在公会正中央座位的我们,回想着昨天晚上莫名亢奋的达克妮丝。

    「达克妮丝是我们之中年纪最大的,却还是有很孩子气的一面。她那么笨拙又怕羞,会不敢出现在大家面前也情有可原。我们买点东西带回去给帮忙看家的达克妮丝吧。」

    依然在发出柔和光芒的手上灵巧地滚动着那颗蛋的阿克娅,摆出这副高姿态,装起成熟来了。

    「你干嘛把达克妮丝说得比你年长,来强调自己年轻还装没事啊?明明就是个年龄不详的老太婆。」

    「佐藤和真先生,我之前告诉过你了喔。我说过,你下次再说这种话,就真的会遭天谴。我要惩罚你,以后你点的冷饮马上就会回温。」

    阿克娅一脸认真地说出这种蠢话,但我没有理会她,只是望着开心接过报酬的冒险者们。

    这次的报酬是由所有参加者平分十亿艾莉丝。

    十亿艾莉丝。

    那只怪物的悬赏奖金是十亿艾莉丝。

    据说,这是因为没了那只多头水蛇之后,湖边将变成肥沃的大地。

    十亿艾莉丝的高额奖金,是由多头水蛇死亡之后能够得到营养丰富的开拓地换算得来的对等价。

    参加这次悬赏怪物讨伐任务的冒险者约莫五十名。

    也就是说,每个人可以分得的报酬有两千万艾莉丝。

    冒险者们接连被叫到名字,最后轮到我领取报酬了。

    「那么,佐藤和真先生的小队可以得到四人份的报酬,八千万艾莉丝,并且基于各位讨伐参加者的期望,再追加两千万艾莉丝。公会总计将发出一亿艾莉丝给您!」

    「感激不尽!好了,你们大家!这两千万艾莉丝,就拿出来让大家大肆……唔,喂,放手!你之前在给我奖金的时候也是千百个不愿意对吧,快点,放开你的手!」

    我从迟迟不肯放开装了奖金的袋子的职员手上硬是把东西抢了过来之后说:

    「喂,你们大家!再次感谢你们昨天的力挺!咱们开宴会吧!」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粗犷的欢呼声传遍整个冒险者公会。

    时刻虽然还是中午,但今天我们大概暂时回不了家了——

    2

    走在天色已经完全变暗的阿克塞尔,回豪宅的路上。

    顺利讨伐了多头水蛇,终于不需要担心任何事情的我们,买了比平常的食材还要高级的东西。我们打算用这个东西,和在豪宅看家的达克妮丝续摊。

    我们买的是霜降红蟹。

    是在达克妮丝的老家送给我们的那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吃过的高级食材。

    看见这个的阿克娅从刚才开始就格外亢奋,烦得要死。

    「——喂,达克妮丝,我们回来……了喔……?奇怪,那家伙是怎样,出去了吗?」

    我们回到豪宅,达克妮丝却不在家。

    这时,我发现桌子上放了一张纸。

    上面是达克妮丝的字迹,写着她去向领主报告这次除掉多头水蛇的事宜。

    以前被我们破坏的领主宅邸,似乎终于修缮完工了。

    回到豪宅之后,阿克娅立刻拿出放在口袋里的蛋,迅速回到沙发上继续孵蛋,接着像嗷嗷待哺的小鸡似的,不断催促着要快点吃晚饭。

    「喂,你很吵耶。就算东西煮好了,还是要等达克妮丝回来才能吃喔。还有,不要只顾着孵小鸡,差不多也该帮忙做家事了吧?厕所要好好扫喔!」

    「和真,你应该要对正在带小孩的女性多点体谅才对。还有,你小鸡小鸡的也差不多该叫够了吧?你对爵尔帝这么不好,等到这个孩子出生长大之后咬你的话我也不管喔。」

    最后,我们认为达克妮丝不久之后就会回来,所以就决定由我和惠惠先煮晚餐了。

    另外一个人因为要孵蛋,所以一直在沙发上无所事事。

    总算,我们完成了比平常还要豪华的料理,一道一道摆在大厅的桌子上。

    「和真,达克妮丝好慢喔。料理就摆在我眼前,我已经忍不下去了啦。快点去把达克妮丝找回来~~找回来~~」

    「你这个家伙既没出钱,也没煮饭,现在还敢摆出这种态度是吧?」

    在我和阿克娅如此对话的时候,惠惠已经准备好四人份的餐具和茶水了。

    「今天的料理比较讲究喔。就算达克妮丝是贵族千金,大概也很少吃到这种料理。哼哼哼,真期待她吃到吾之料理的反应。」

    「你负责的部分只有洒盐和准备碗盘好吗。」

    不过,我很能体会惠惠自豪的心情。

    虽然有点自卖自夸,不过今天的料理确实相当不错。

    最近到处吃美食让我比较懂得吃了,所以稍微付了点钱,请厨师教了我「料理」技能。

    毕竟,今后我只打算把冒险当成兴趣。

    因此,比起学习和战斗有关的技能,我选择了提升平常的生活水准。

    反正也得到了一笔钜款,想个什么料理开个餐厅好像也不错……

    想着这种事情的同时,我们继续期待着达克妮丝回来。

    ——不久之后,夜幕已经低垂。

    到了这种时间,达克妮丝还没回来。「

    和真~~!菜都已经凉掉了,拿去热一下~~」

    「饭菜摆在眼前却不能吃……我又不是达克妮丝,玩这种游戏一点也不开心……等她回来,我要罚她跪坐在沙发前面暂时不准吃饭,然后我们在她眼前吃给她看。」

    「我想,这样大概处罚不到她就是了。这对她反而是一种……话说回来,她也太慢了吧……明明就说晚餐时间以前会回来,那个家伙到底在干嘛啊?难道巴尼尔的占卜是真的,她老家出了什么事吗?就算是这样好了,至少也通知我们一下吧。」

    大家一面抱怨,一面继续等。

    不一会儿,大家的不耐烦变成了怒气,开始开会讨论达克妮丝回来之后要怎么整治她。

    大部分的处罚方式对那个女人来说都是奖赏,所以我们非常认真地思考到底什么手段才会有效。

    尽管如此,唯有直接开动这件事,没有任何一个人提出来。

    最后,我们决定让她穿上阿克娅搭配的超可爱服装,带她到公会和镇上到处走,并且用光是租借一天就很贵的魔道相机来场摄影会。

    决定好要怎么处罚达克妮丝的时候,日期都已经快要变成隔天了。

    「……好慢喔。」

    阿克娅如此嘟哝,却还是没有任何人打算动桌上的食物。

    成功讨伐多头水蛇的报告,需要花上这么多时间吗?

    就算对方是那个大色狼领主,应该也不敢对身为贵族的达克妮丝做出什么逾越之举才是……

    继续这样等下去,她今天可能也不会回来了吧。

    如果她又是明天一大早回来的话,我一定要好好整治那个家伙。

    「看来她今天不会回来了。不回来就算了,至少联络一下吧……喂,我们开动了吧。」

    尽管我这么说,她们两个还是不打算动那些食物,一脸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那个超级受虐狂,我一定要做些真的会让她讨厌到哭出来的事情。

    像是借给巴尼尔一个小时,把她见不得人的秘密一一挖出来之刑。

    好,就用这招。

    她回来得越晚,让巴尼尔审问的时间就越久。

    尽管我默默如此决定。

    这一天,达克妮丝却没有回来。

    不仅如此,隔天也是。

    再隔一天也是。

    达克妮丝始终没有回到豪宅来——

    3

    「和真,那是什么?你在做什么啊?」

    在大厅的桌子上,我从一大早就开始努力制作工艺作品。

    我拿起自己刚才做出来的东西给阿克娅看。

    这是炸弹的模型。

    就像诺贝尔一开始制造的那样,将硝化甘油和砂土混合凝固之后包在纸管里面,再插上导火线的简易炸弹。

    这个世界还没发现硝化甘油,也没有能够用在导火线上的火药,所以这个东西点了火当然也不会爆炸。

    再说,我也不知道详细的原理,所以根本做不出真正的炸弹,不过……

    「像这样,稍微知道原理或外型,却因为材质的问题而做不出来的东西,我还是先做个外型出来。即使只有这样,某个脑袋聪明又有远见的家伙就有办法搞出代替硝化甘油的东西,还是愿意向我买下。」

    「原来如此,你想把现代武器的超科技带来这个国家吗!和真……你这个孩子好可怕啊……!」

    原本以为根本不需要做出来也知道会被打回票所以故意不开发的东西,现在我也赌上他愿意收购的渺茫可能性,姑且做了出来。

    阿克娅把蛋抱在肚子前面,把炸弹的模型拿在手上看。

    我之所以开始做这种事情是有理由的。

    今天一大早,我们接到了来自达克妮丝的书信。

    「阿克娅现在拿着的那个东西,是用来做什么的?」

    原本认真看着达克妮丝送过来的信的惠惠这么说,抬起了头。

    「这是一种能够重现爆裂魔法,名叫炸弹的道具的复制品。」

    「!」

    惠惠从阿克娅手上抢过那个东西。

    看来她对能够重现爆裂魔法这段话的反应非常激烈。

    「那个东西有个好处,就是不需要使用魔力,所以任何人都可以任意使用。不过,现在还没办法完整做出……」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没头没脑的搞什么啊,那是我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东西耶!」

    惠惠冲到窗边,尽全力把那个东西丢了出去。

    「哪能让你用这种东西任意重现终极的魔法啊!竟然开发这种邪门歪道的武器,我绝对不认同!」

    「这、这个家伙还真难搞……!」

    亢奋之意仍未消退的惠惠大口喘着气,但没多久就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摊开刚才还在看的那封信。

    那封信,是达克妮丝写给我们的。

    惠惠都已经数不清看了那封信几次了,却还是试着想找出其中是否有什么隐藏的意图而又看了一次,然后把信轻轻放在桌上。

    「达克妮丝真的要就这样脱离这个小队吗……」

    听她这么说,我和阿克娅无言以对。

    「……没办法啊,老家还是比较重要。原本,她能够和我们这些老百姓一起冒险到现在就已经很不寻常了。」

    「可、可是!这样绝对很奇怪啊!达克妮丝怎么可能什么都不说就脱离这个小队!居然只寄了一封信过来道别,我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没有这么浅薄才对吧!」

    我的回应让惠惠如此反呛。

    「就是说啊。我觉得原因应该是和真过度的性骚扰吧。总之,把我们换下来的衣服大量放进浴缸里还说『呀呼——泡内衣澡啦————!』的那种行为还是先克制一下吧。」

    「我才没有!我目前还没有那么做好吗!」

    「你说目前还没有?」

    我拿起惠惠放在桌子上的信纸,再次看了上面的内容。

    『突然提出这种事情,我真的非常抱歉。』

    反覆看了一遍以后……

    『我碰上了不能告诉你们的复杂问题。身为贵族,这是莫可奈何的问题。』

    我将信纸揉成一团。

    然后直接用力扔进垃圾桶里。

    『我已经不能再和你们见面了。我知道这样真的很自私,不过请让我离开这个小队。还请你们找新的前锋职业队员加入小队替代我。』

    看见我的反应,阿克娅和惠惠的表情显得有些害怕。

    可恶,我在烦躁什么啊?

    『我很感谢你们。我对你们的感谢,无论再怎么表达也不够……和你们一起冒险真的很开心。在我目前为止的人生当中,那是最开心的一段时光。今后,我也绝对不会忘记和你们一起冒险的日子。』

    她终究是住在和我们不同世界的贵族千金。

    现在只是回到原本该待的世界而已。

    没错。找个攻击能够确实命中敌人的前锋职业当新的同伴吧,这样就解决了。

    我在桌子前面坐下,继续制作下一个作品。

    『感谢你们时至今日的照顾。达斯堤尼斯·福特·拉拉蒂娜敬上。为最爱的同伴们,致上最深的感谢——』

    随着「啪」的声响,我手上的美工刀尖端应声而断。

    我似乎在不知不觉间用了过多的力气。

    看见我这副模样,惠惠开了口:

    「……和真也很在意对吧。你就老实承认嘛!然后,我们再去达克妮丝他们家的宅邸一次吧!」

    说着,她握起拳头,逼近到我面前。

    达克妮丝没有回来的那一天。

    结果,我们在日期变成隔天之后没多久,有一搭没一搭地吃着变冷的料理。

    接着一大早就直接冲到达克妮丝家去发动袭击,想叫她别让我们担心,但是……

    「结果也只是再吃一次闭门羹而已啦。对方好歹也是大贵族耶,要是我们敢强行突破也只是被逮捕而已,全都会被逮捕啦。以达克妮丝和她老爸的作风,我们应该不至于被处死,但是既然那个家伙不想见我们,我们就没戏唱了。」

    听我这么说,惠惠低下头来,显得消沉不已。

    去了达克妮丝家的宅邸之后,门卫也只是坚称「我无法告诉各位详情,请回吧」,就把我们赶了回来。

    烦躁的我准备找新的美工刀来替换折断的那支时……

    「和真,说来说去你还是在想能不能为达克妮丝做些什么对吧?所以才会那么拼命开发新商品。你是不是相信那个派不上用场的恶魔的建言啊?恶魔那种家伙,是一群满口歪理,信口开河的生物喔。他们可不会好心帮助别人,而不收任何代价喔。」

    烦躁的我因为内心的想法被点了出来,不禁停下手边的动作。

    「才、才不是这样呢!我只是因为不想认真工作,所以想轻松赚更多钱罢了!」

    听我这么说,阿克娅一脸认真地表示:

    「傲娇吗?和真,你是在耍傲娇吗?你还真不老实耶,乖乖说达克妮丝不在让你很寂寞不就好了。关于傲娇,我只承认金发双马尾。要是听懂了,你现在就立刻去染头发然后绑成双马尾回来。」

    「………………」

    阿克娅哭喊着对不起我不应该得意忘形,并展开激烈抵抗,而我从她手中抢走那颗蛋,打算午餐煮来吃。

    看着这样的我们,惠惠落寞地说:

    「看你们两个像平常一样斗嘴……我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4

    走在前往公会的路上,不开心的惠惠慢步跟在我后面。

    老实说,我很希望她今天可以像热衷于孵蛋的阿克娅一样,乖乖待在豪宅看家。

    「……惠惠,我给你零用钱,你回豪宅去好吗?」

    「我不要。我也是小队的一员,自然有挑选新队友的权力才对。」

    惠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不太愿意听我的话。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因为,我现在是要去冒险者公会寻找替代达克妮丝的前锋职业队员。

    惠惠故意快步接近到我的正后方。

    「不过是几天没回来而已,竟然就可以这么干脆地割舍掉一起同甘共苦的伙伴。和真是魔鬼。你是魔鬼。」

    说完,惠惠再次快步远离我,跟在我身后几步的地方。

    「不、不对吧,这是因为达克妮丝希望我们找新队友加入啊。如果达克妮丝愿意回来,我也觉得那样最好。可是她本人……」

    听我这么说,惠惠再次故意快步站到我的正后方来。

    「那种发言,当然只是单纯的嘴硬啊。你只是因为刚才被阿克娅那样说,觉得很难为情而已吧?只是不想承认而已吧?只是在逞强而已吧?只是不想因为一直没有找新队友加入,而被达克妮丝认为你对她还有眷恋而已吧?」

    说完,惠惠再次快步远离我,和我保持距离。

    有、有够烦人的……!

    后来,在抵达公会的路上,惠惠一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跟着我。

    其实走在我身边就好了,但是她又不愿意。

    最可恨的是,她保持的距离又没有远到我可以突然冲刺甩掉她。

    不久之后,我一站在冒险者公会前面,惠惠就靠了过来,用力拉了拉我的衣服下摆。

    「和真,你还是不要进去里面比较好喔。否则,你将亲身体会到红魔族有多可怕。」

    「你敢动手就试试看啊。要是你做出什么不必要的举动,我就拿你最宝贝的那根法杖去通马桶。」

    我带着表情僵硬的惠惠走进公会。

    来到招募队员的公布栏前面,我开始寻找值得注意的告示。

    我们也不需要主动贴出招募告示了,反正我们早就已经臭名远播。

    事到如今就算贴出募集前锋职业的告示也不会有人来,这点我很清楚。

    所以,我想逮住哪个主动想要加入小队的家伙,就算用比较强硬的方式也要让他加入。

    ……找着找着,我立刻就看到不错的告示了。

    职业是战士。擅用武器是单手剑。

    对防御力有自信,希望站前锋当坦。

    男性,十八岁。

    ……感觉还不赖。

    我撕下那张告示,走向等待入队邀请的那位冒险者的座位。

    「呃……不好意思,我看了这张招募告示。」

    我对他这么搭话,结果那个男的似乎不认识我们,露出开心的表情说:

    「啊,是!幸会,我是个战士,名叫……」

    「等等,先不用自我介绍。」

    那个男的说到一半,就被从后面跟来的惠惠打断。

    ……我只有满心的不祥预感。

    「在那之前,我得先测验你是否适合吾之小队。毕竟,吾等乃是对抗魔王军干部的超一流小队。测验内容,是只身讨伐悬有重赏的怪物……痛!」

    「并没有什么测验!你可以不用管这个家伙说的话!不好意思,请你稍等一下。」

    「好、好的……」

    我打了说蠢话的惠惠一下,阻止了她。

    「——喂,过来一下。你给我过来。」

    「我拒绝……啊,啊!不要拉我的兜帽,这件长袍很重要耶,是朋友送给我的东西,要是变形了怎么办啊。」

    我带着惠惠,移到那个看似战士的男人听不见的位置。

    「你懂不懂啊?要是达克妮丝回来了,我们组五人小队不就得了?皮不厚血不多的我没办法当坦。阿克娅也一样。你就更不用说了。也就是说,现在没了达克妮丝,要对付大量怪物的时候就必须另外找个人当坦,知道吧?」

    「我知道。我知道啦,和真。我也非常清楚前锋职业的重要性。那我们去面试他吧。」

    这个家伙绝对什么都不知道,她肯定想搞什么鬼。

    「你听好,一直以来打倒了众多魔王军干部的我们,现在被魔王盯上了也不足为奇。过去巴尼尔之所以被派遣过来,也是因为贝尔迪亚在这个城镇被打倒了。为了以防万一,我想维持小队的最低限度战斗能力。不然,和那位老兄组的当成是临时小队也可以。懂了吧?别妨碍我喔!」

    「我懂我懂。我不会妨碍你,不会妨碍你啦。」

    惠惠不停点头,表现得格外老实。

    说真的,这个家伙表现得老实又乖巧的时候,就要当作她会搞鬼。

    我一面留心着惠惠,一面回到刚才的座位。

    「呃……真是不好意思,突然跑掉。我是佐藤和真。叫我和真就可以了。然后,这位是……」

    我正打算介绍惠惠时,她已经用力甩开披风,以大到让全公会的人都愣住的声音说:

    「吾乃惠惠!身为阿克塞尔首屈一指的魔法师,擅使爆裂魔法!在这个公会的外号为脑袋有问题的爆裂女孩!好了,与吾一起……痛!」

    在公会内所有人众目睽睽之下,惠惠突然做出非常不得了的自我介绍。而我连忙打她一下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看似战士的那名男子,表情变得无比扭曲。

    「那、那个……我是听过那个传闻,原来你就是……不、不好意思,我原本还以为那个传闻只是夸大其辞……对我来说,这个负担太重了,请你们另请高明……」

    那个传闻是什么啊?

    看来,我们的负面评价可能超乎预期呢。

    目送了一再道歉的那个男人之后,惠惠一脸满足,同时又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事物似的对我笑了笑。

    「和真,他好像不行呢。我只有自我介绍而已喔。下一个。我们去找下一个吧。」

    竟然用这招自爆恐攻,我太小看惠惠的决心了。

    没想到她竟然会毫不掩饰地说自己脑袋有问题。

    话说回来,说什么下一个啊……

    就算我和惠惠到公布栏前面,找到值得注意的告示看了过去,对方也会立刻别开视线。

    ……看来刚才那段让整个公会都听到的自我介绍是致命伤。

    可恶,平常乱发爆裂魔法的时候明明什么都没想,只有在这种不需要的时候脑筋动得特别快。

    就在这个时候——

    「喂,和真。怎么,你们在找队员吗?这样的话,你们可以找我啊。」

    正当我不知何去何从时对我这么说的人,是达斯特。

    他的其他队友今天好像没和他在一起的样子。

    「你不是已经有队友了吗?他们怎么了?」

    听我这么说,达斯特一脸厌恶地皱起眉头。

    「你评评理啊,和真,他们有够过分的。因为对付多头水蛇赚到大钱,他们竟然说暂时不打算工作!我没赚到对付多头水蛇的报酬,所以得赚钱才行。可是,大多冒险者现在荷包都很鼓,所以没什么人在招募临时小队。战士系又是最过剩的一种职业……所以说,如果你们要找前锋的话,找我如何?」

    惠惠狠狠瞪着达斯特,像是在骂他干嘛在不必要的时候出现一样。

    我记得,听说这个小混混虽然素行不良,武功倒是相当不错。

    惠惠和阿克娅过去也曾经和这个家伙组队过一次,我也很清楚他是个怎样的人。

    没有理由拒绝的我,决定试着和达斯特组队。

    ——我们决定总之先组个临时小队测试一下彼此的配合度再说,所以随便接了一个任务,来到位于城镇郊外的某个大农场。

    现在正值梅雨季。

    说到梅雨就会想到青蛙,不过这个季节还有更棘手的对手。

    「狙击!狙击狙击狙击!……这样没办法,我的弓箭完全伤不了它们!而且这些家伙也太硬了吧!」

    「弓箭和刀剑对亚达曼蜗牛没有意义!和真,你在那边想办法用魔法拖住它们!我负责阻止它们闯进田地,等小萝莉的魔法完成!」

    「喂,小萝莉是在叫谁说清楚啊,我洗耳恭听!」

    我、达斯特以及惠惠三个人,和同样接了这个任务的其他几位冒险者,一起在驱除农场的害兽。

    一到梅雨时节,田里就会大量出现乱吃农作物的巨大蜗牛——亚达曼蜗牛。

    而现在,在我们身后……

    「喂,约瑟夫被夏笋捅屁屁了!伤势严重,这个家伙已经没办法再对付野生生物了!快点带他离开!」

    「有野猪!野猪和其他害兽也把这阵混乱当成好机会,全都聚集过来了!」

    农场上,正在收割的农夫们之中传出这样的叫骂声。

    无论在哪个世界,农业好像都是相当辛苦的工作。

    「『Freeze』!『Freeze』、『Freeze』!『Freeze』!」

    我对亚达曼蜗牛施展冰冻魔法,降低它们的体温,暂时减缓它们的动作。

    不负亚达曼之名,这家伙除了壳以外的部分硬度也相当高,完全砍不动。

    以我的实力,顶多只能像这样争取时间而已。

    在田地中央,击退了好几只猴子的达斯特将手上的长剑插进地上,紧紧握住剑柄,并且将左手的盾举在前面。

    只见一只大野猪,从他的前方朝着田地冲刺过来。

    看来,达斯特是准备迎击那只野猪。

    「来啊——!」

    达斯特压低重心,蹲稳马步,握着剑柄的手多用了几分力。

    如果是达克妮丝,肯定可以挡下那只野兽,而且纹风不动吧。

    毕竟,她连多头水蛇的猛攻都撑得住了。

    但是,要求达斯特做到同样的事情未免过于残酷。

    体型有牛那么大的野猪,就这样朝着达斯特冲了过去……!

    「唔哇啊!」

    然后达斯特就被野猪撞飞了。

    不过,再怎么说达斯特也穿了钢铁制的铠甲,冲撞了他的野猪并不是没受影响,身体越来越不稳,最后冲刺的脚步也停了下来。

    我冲到那只野猪身边,迅速拿刀砍了过去。

    不像平常那样陷入苦战,轻松解决了野猪的我转过头去看了一下其他地方的状况。

    只见冒险者寡不敌众,大量的猴子冲破了防线,接二连三地闯进农场。

    啊啊,可恶!

    我决定暂时不理会被撞飞之后倒在地上不停抽搐的达斯特,张弓狙击那些猴子。

    「和真!爆裂魔法的咏唱结束了!」

    听见惠惠宣告魔法已经完成,我指着逃跑中的猴群大喊:

    「动手!惠惠!把它们全部炸飞!」

    我做出指示之后,好像听见其他冒险者之中有人大喊:

    「喂……!等等……!」

    「『Explosion』——!」

    惠惠的爆裂魔法,将猴子、野猪、亚达曼蜗牛,甚至是田里的作物,全都一起炸得灰飞烟灭。

    5

    驱除了害兽的我们,前来公会报告。

    讨伐的报酬,是参加的冒险者每位两万艾莉丝。

    目标是不会危害人类的亚达曼蜗牛和野生的害兽。

    野猪另当别论,驱除亚达曼蜗牛和猴子不需要担心生命安危却有这个价钱。

    两万艾莉丝应该算是相当公道了吧……

    不过我们……

    「那么,佐藤和真先生、惠惠小姐、达斯特先生的报酬是五千艾莉丝……」

    因为把蔬菜也炸掉了,所以报酬也少了一大半。

    我对惠惠的指示太随便了,所以这算是我的失误吧。

    我道了歉,但达斯特说:

    「嘿嘿,没关系啦,偶尔也会有这种事情嘛。至少今天的酒钱有着落了。你们别太介意啦。反正要是就那样让猴子们逃掉的话,任务本身也算是失败啊!」

    他笑着这么说完,立刻用拿到的报酬点了一大杯冰冰凉凉的酒。

    「应该是这样吧,在没有阿克娅和达克妮丝的状态下,我们三个人已经可以说是打得很好了。何况其他冒险者的人数也不多。照理来说,那个任务应该由更多冒险者一起进行才对。」

    惠惠这么表示。

    对于达成任务,惠惠似乎是很开心,但表情还是略显郁闷。

    ……我知道,是达克妮丝对吧。

    拿别人和达克妮丝比是很残酷,不过那个超级受虐狂十字骑士身为坦的实力确实让人佩服,所以我们还是难免拿来比较。

    达斯特砍杀的猴子也不少,身为前锋的表现算是相当出色,但是……

    如果是达克妮丝,虽然攻击不到敌人,但面对那只野猪的冲撞大概动也不会动之类的,我的脑子里不断冒出这种多余的想法……

    不,事到如今,和那个家伙比较也无济于事。

    暂时还是找达斯特当临时队友,再静观其变吧。

    ——如此这般,在找到临时队友之后的隔天。

    大门突然敞开,一名男子没有敲门就冲了进来。

    「……我昨天确实说过接下来我们暂时要一起组队,要介绍你给阿克娅认识,所以叫你来家里没错啦,但是你也太慌张了吧,到底是怎么了?」

    对于我的疑问,冲进家里的那个男人——达斯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和真,大事不妙了!我需要借助你的力量!拜托你,跟我来一下好不好?」

    就连面对多头水蛇的时候都想冲过去捡尾刀的这个男人竟然会如此慌张,可见真的大事不妙了。

    我转头对她们两个说: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我跟他出去一下。」

    说完,我就跟拉着我的达斯特离开豪宅。

    ——达斯特走在我的前面,说明他口中不妙的大事。

    不一会儿,听完他的说明之后,我忍不住当场停下脚步。

    「……呃,等一下。所以是怎样?你说大事不妙了,指的是琳恩有男人了?」

    「没错!这么严重的事情,泰勒和奇斯竟然都只用『是喔』两个字就轻轻带过!」

    不,我的反应也只会有「是喔」两个字好吗。

    但是达斯特高举拳头说:

    「我们重要的同伴,和某个来路不明的家伙搞在一起耶!如果一起组队的女生被奇怪的男人骗走了,和真也会担心吧!」

    是啦,要是我有个交情不错的女性友人,然后她有了男朋友的话……

    「你的心情我也不是不了解。」

    「对吧?不愧是和真,你很懂嘛!」

    心情亢奋的达斯特继续向我说明。

    据他所说,最近琳恩突然变得很难约。

    对此觉得相当奇怪的达斯特开始成天跟在琳恩后面,结果发现她每次都和一个陌生男人走进旅店,

    「……你、你这个家伙,那不就是跟踪……」

    「也就是说!琳恩被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给骗了!我很担心我的同伴,所以想调查那个男人。拜托你,和真,另外两个家伙靠不住了!算我求你,帮帮我吧!」

    听双手合十的达斯特这么说,我沉思了半晌。

    干涉别人的恋爱确实很不识趣,但是我有资格说别人吗?

    比方说,要是达克妮丝某天突然说她交了男朋友,我也会想调查对方是怎样的男人。

    不过以达克妮丝的情况来说,是因为她看男人的眼光太过特殊。

    「……我知道了。虽然有点恶心,不过要是我也身在和达斯特同样的处境,可能也会想调查一下对方。如果是琳恩的话应该没有问题,不过我也和她一起冒险过一次,说我不好奇对方是怎样的家伙就是在骗人了。」

    「唔喔喔!和真果然懂我在说什么,就全靠你啦!」

    尽管对达斯特有一丝不安,我却忍不住把最近联络不上的达克妮丝和琳恩混为一谈,决定跟着他走。

    ——达斯特带我来到一家规模不大,却颇为别致的旅店。

    感觉很不适合冒险者,比较像是情侣经常使用的那种旅店。

    「就是这里,和真。那个眶骗琳恩的下流胚子就住这里。」

    不,我们还不知道对方是怎样的人吧。

    看着义愤填膺的达斯特,我有点担心这个男人会乱来了。

    「然后呢,你打算怎么办?总不能大大方方去那个男人的房间敲门吧?」

    听我这么说,达斯特露出一抹奸笑。

    「你以为我都当几年冒险者啦?干这行的,要是不懂得凡事准备周全,可是活不久喔。我已经查好对方住的是哪个房间,也已经订好隔壁的房间了。」

    你、你这个家伙……

    就在我开始觉得应该趁现在叫警察来抓这个男人的时候,达斯特已经打开旅店的大门了。

    莫可奈何之下,我也跟了进去。

    应该说,如果能善加运用这种安排事情的手腕和行动力,这个家伙应该会有更大的成就才是。

    旅店里面走的是相当基础的风格。

    一楼是餐厅,二楼有房间供旅客使用。

    或许是已经沟通过了,旅店老板看见达斯特和我也没有拦阻,装出一脸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慵懒地伸了个懒腰。

    达斯特直接走上通往二楼的楼梯,最后停在某个房间前面。

    「好,就是这里……这里的墙壁很薄,尽量不要太大声喔。琳恩应该也已经在隔壁房间了。那个家伙的听力很好,说不定会发现是我们的声音。」

    我点了点头,跟着达斯特走进房间。

    房间里的摆设相当简单,只有床、桌子,和一个小衣柜。

    达斯特轻轻关上门,走到墙边,附耳上去。

    我心想着这样好像在做什么不应该的事情,但同时也把耳朵贴了上去。

    结果,隔壁房间传来一道熟悉的女生的声音——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知道该表示什么……』

    那确实是琳恩的声音。

    不过,她的声音听起来实在不像是聊得很愉快的样子。

    『琳恩小姐,我知道这件事没有那么容易。照理来说,这应该是不能见容于世的事情。可是,既然已经喜欢上了,我也没有办法啊!』

    『你、你冷静一点!那个,请你想清楚喔。你是贵族,这原本就不是应该和冒险者来往的立场。光是这点就已经是个很大的问题了……』

    对方似乎是贵族阶级的男人。

    也就是说,这对琳恩而言是嫁入豪门的机会。

    然而,琳恩的口吻听起来实在是没什么兴趣的样子。

    贵族之子与冒险者。

    照理来说,这样的两个人终其一生,就连在路边擦身而过的机会都不会有。

    像我和达克妮丝那样在同一个小队里一起冒险,本身就是一件异常的事情。

    就在我想着这些的时候,墙壁的另一边依然是话声不断。

    『琳恩小姐!因为身分差距悬殊,我的心意是不会有结果的,这点我很清楚!不,我也知道还有更重大的困难。可是,至少……!至少,让我用这台花了一笔大钱才得到的魔道相机拍张照片吧!』

    『你你你你、你冷静一点!请你冷静一点!别那么激动!』

    听了刚才的一连串对话,我大概知道对方的状况了。

    贵族青年爱上了琳恩,但是因为身分有差距,不可能结为连理。

    所以对方至少想要拍张照留念。大概是这样吧?

    什么嘛,他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人嘛。

    『可以的话!可以的话,我想拍到尽可能煽情的照片!』

    『冷静!拜托,你冷静一点好吗!我们先到楼下去稍微吃点东西,让你冷静一下吧!』

    ……不,看来好像也不是那样。

    这时,我身边的达斯特猛然站了起来。

    「我去揍他一拳。」

    「喂,你等等,别过去!还太早了!」

    我设法压制住达斯特后,不一会儿,隔壁房间传来开门声,接着又响起门关上的声音。

    他们两个去一楼吃东西了吧。

    默默听着那些声响的达斯特扬起嘴角,露出凶恶的笑容。

    6

    「喂,和真你看,这些散乱的衣服!不愧是贵族啊,穿得这么好!」

    我追着达斯特,闯进了隔壁的房间。

    看着在房内乱翻的达斯特,害我好想抱头。

    终究还是闯祸了。

    我们现在的罪状是非法入侵住宅。

    「好了好了,那位少爷到底到底藏了怎样的宝贝……等等,这是……!」

    我应该阻止他更进一步了。

    又是非法入侵又是窃盗的,已经超过底线了。

    正当达斯特打开衣柜,因发现某样东西而惊讶时,我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准备……

    「和真,你看,是红色的蕾丝内衣!混帐,他想叫琳恩穿这种东西让他拍照啊!居然连这种东西都准备好了,那个臭变态!看我怎么处理这种东西!」

    激动的达斯特在如此大喊的同时,毫不犹豫地脱光了衣服,然后装备了那套红色的蕾丝内衣。

    以现在的状况来说,这个男的才是大变态吧。

    「好,和真!你用掉在那里的高级魔道相机拍我吧!先用我的裸照塞满昂贵的底片,这样万一琳恩被他拍了,也可以让他在照片洗出来的瞬间受到一生无法抹灭的心灵创伤!」

    到底该怎么说才好呢。

    半受制于达斯特的魄力之下,我听了他的话,拿起魔道相机。

    这个东西的构造看起来相当单纯,不过确实感觉得到里面蕴藏了强烈的魔力。

    我现在,正打算拿价值可能足以买房子的昂贵魔道具,做一件世界上最蠢的事情。

    脱光衣服的达斯特双手抱胸,做出不用手的拱桥姿势。

    穿上红色女性内衣的变态,以锻炼过的粗壮颈部支撑着身体,精壮的身体描绘出完美的拱形曲线。

    「好,动手吧,和真!将我的肉体之美流传到后世吧!」

    ——到底拍了几张相片了呢?

    达斯特露出一口闪亮的牙齿摆出各种姿势,而我一下子爬到桌子上,一下子躺在地上,从各种角度以魔道相机狂拍。

    老鹰的姿势、女豹的姿势。

    为了追求艺术性,我也试着让他摆了沉思者等等的姿势。

    「很好,达斯特,就是这样!现在的你非常闪亮!美丽的姿势拍完了,那么,接下来换个煽情的姿势看看!首先轻轻轻咬着手指,屁股对着我!」

    达斯特遵照我的指示,轻咬着拇指,摆出撩人的表情,并且将包覆在红色内裤底下的屁股对着我。

    对着这个姿势拍了几张之后,我进一步做出指示。

    「很好,接下来终于该加入一点帅气的成分了!张开脚,放低重心,手……对对对,就是这样!」

    穿着红内裤的达斯特像是相扑力士踩四股的动作一般蹲低,右臂往旁边伸直。

    接着,他带着一脸极为认真的表情,说出我教他的台词:

    「发气扬扬!」

    这时,我们终于到了极限,对着彼此捧腹大笑到眼泪都流了出来,同时用力拍着地板,在地板上打滚……!

    叩咚。

    然后就看见敞开的门,并和在门外弄掉了法杖,茫然地看着我们的琳恩对上了眼。

    7

    「……所以这是怎样?达斯特这个笨蛋这样做我还可以理解,连和真也这样是在干嘛?」

    我和达斯特跪坐在琳恩和贵族青年面前。

    「「非常抱歉。」」

    我和达斯特同时道歉。

    太大意了。

    都怪我们进入了奇怪的忘我境界,才会拍愚蠢的照片拍到不自知。

    看着这样的我们,琳恩满心感叹地深深叹了口气。

    琳恩看着达斯特的眼神,真是令人不忍卒睹。

    应该说达斯特还穿着女性内衣裤的模样尤其令人不忍卒睹,真希望琳恩至少可以先让他把内裤换回来。

    「唉……真是的,还害我那么担心你,真是白费了。啊,你想怎么处置他随你高兴,我什么都不会说了……和真,我们走吧。」

    说着,琳恩带着一脸疲惫至极的表情对我伸出一只手。

    「……咦?不,让他们两个待在一起不好吧,会出事喔。」

    琳恩拉着我的手,近乎强硬地把我拖到外面来。

    「没关系啦,没关系。我已经不想管了。」

    背对着门的琳恩把门带上之后这么说,在走廊上往前走。

    『达斯特先生,没想到你竟然会以这个模样出现在我的房间里……』

    『嗄?怎样,我就是非法入侵啊,你是有意见吗!』

    房间里传来的,是留在里面的那两个人的声音。

    已经完全恼羞成怒的达斯特,感觉相当危险。

    应该说,那个家伙知不知道自己现在穿成什么样子啊?

    「琳恩,我们还是阻止一下那个家伙比较好吧?他肯定会对人家不利吧?」

    但是,琳恩却是一脸疲惫,目空一切地摇了摇头。

    「还不知道是他会对人家不利,还是人家会对他不利呢……我已经尽力了。嗯,我非常尽力。结果,门一打开那个笨蛋却穿成那样待在人家的房间里。鸭子背着葱自己乖乖跳进锅子里面还把盖子也盖起来了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已经无计可施了。」

    ……?

    我们好像有点鸡同鸭讲耶。

    『我、我当然没有意见啊,达斯特先生!达斯特先生……!啊啊……达斯特先生!呜呜哇啊,我好感动啊!琳恩小姐还说我应该死了这条心比较好,没想到竟然会有这种事情……幸好我有加入阿克西斯教团,一直祈祷……!神明是存在的,神明真的是存在的啊……!』

    『我不知道你在高兴什么,不过你要是以为任何人在面对贵族的时候都会害怕,可就大错特错了!无论是对付王族还是贵族,我都熟练得很。而且,现在在这里的只是两个男人,除此之外什么都不重要。关于这一点,你真的明白吗?』

    『什么!你的意思是,你丝毫不在意身分差距吗?你说,在这里的只是两个男人……!啊啊……啊啊……!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我由衷感谢您,阿克娅女神……!』

    听着达斯特和贵族青年的声音从门后传出来,我和琳恩一起走出旅店。

    「——所以,你为什么会在那种地方?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了啊?」

    离开旅店之后,琳恩满心不解地这么问,但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不,其实是这样的……」

    我将事情的始末,还有最重要的,就是达斯特有多担心她,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琳恩……

    结果,琳恩笑倒在地上,整个人喘不过气来。

    「啊,啊哈……!白、白痴喔!你们两个人太奇怪了吧!啊哈哈哈哈!」

    我也觉得她说得一点都没错。

    而且如果是平常的我根本不会做这种事情,但我就是忍不住想像要是琳恩的状况发生在达克妮丝身上会怎样……

    琳恩擦掉眼角冒出的泪水,肩膀依然不停抽动。

    「呼——……我说啊,那个贵族喜欢的是达斯特啊。」

    这句话,让时间静止了。

    「……咦?」

    她刚才说什么?

    「我是说,那个贵族喜欢的是达斯特。他是找我商量该怎么办才好啦。然后,他说自己也没想过能够和达斯特修成正果,所以至少想拍他的照片留念。」

    就在这个时候……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我之前从未听过的,达斯特的尖叫。

    旅店的二楼传来了这种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鸡一般的苦闷叫声。

    ……我原本还想让达斯特当临时队友的,不过照这样看来,暂时还是让他一个人静一静比较好吧。

    今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如此说服自己,就和琳恩一起离开了。

    我突然觉得好累,还是回家去睡个午觉吧。

    就在疲惫不已的我思考着怎么安排今天的行程时——

    「这么说来,因为刚才那个贵族才让我想起一件事,原来拉拉蒂娜是贵族啊。我最近才知道这件事,吓了一跳呢。」

    琳恩若无其事地这么说。

    「真亏你知道这件事耶。你是听谁说的啊?」

    我不禁如此反问,琳恩却是一副我在问废话的样子。

    「传闻已经传遍整个城镇了吧!大家都说拉拉蒂娜是达斯堤尼斯家的千金,近期之内就要和这个城镇的领主,阿尔达普结婚了啊。」

    …………

    「关于那个传闻,你跟我说个详细。」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