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七卷 亿千万的新娘 幕间 恶魔们在深夜嗤笑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七卷 亿千万的新娘 幕间 恶魔们在深夜嗤笑

    「啊啊……可恶!可恶!可恶——!」

    位于寝室地下的秘室。

    烦躁不已的我在这里对着一只肮脏的恶魔出气。

    我一脚又一脚,不断踢着就连一个愿望也无法好好实践的坏掉的恶魔,马克士。

    「咻——咻——咻——」

    被我一直踢的马克士发出奇怪的声音,抱着头缩成一团。

    用神器叫出这个下级恶魔之后,我到底和他相处多久了啊?

    相处了这么久的对象,照理来说应该开始觉得可爱了才对,唯有这个家伙,无论过了多久我还是无法习惯。

    「都怪你!如果你这个恶魔更有用一点的话!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我的拉拉蒂娜就不会被抢走了!你那种消除矛盾的强制力那么虚弱吗!没用的家伙!没用的家伙!你这个!没用的家伙——!」

    「唏……咻——咻——因为恶魔的力量在教堂会变弱嘛。更严重的是,好像有人解除了诅咒呢,阿尔达普。」

    抱着头缩成一团的马克士维持着这样的姿势,随口说出了非常不得了的事情。

    「诅咒被解开了?你这个家伙!就连咒杀一个人类也办不到吗!」

    我一边大声怒骂,一边用力踢飞马克士。

    这个家伙记性很差,就连有没有收到代价也会轻易忘记,我也只是因为不需要花本钱而一直利用他罢了……也许差不多该舍弃他了吧?

    但是,想搓掉这次的问题,还需要这个家伙的力量。

    再怎么说,在地方权贵们面前对拉拉蒂娜那样说话实在不太妙。

    都怪我怒上心头,才会在众人面前对位阶远在我们家之上的拉拉蒂娜口出恶言。

    不过,这下子就能光明正大地处决那个闯进婚礼的可恨小鬼了,倒也不错。

    顺利的话,拉拉蒂娜或许会为了求我饶那个小鬼一命而献身给我。

    「马克士!这次前来教堂观礼的人,以及听见我说话的人,在明天早上之前将他们的记忆全都扭曲为对我有利,消除其中的矛盾!听懂了吧!」

    想着明天的事情的同时,我丢下这么一句话,准备离开阴暗的地下室……

    「咻——咻……办不到啦,阿尔达普,我的力量没有强到那种程度。」

    结果,听见这句话,我停下了脚步。

    ……办不到?

    这个坏掉的恶魔,之前从来没有顶嘴过。

    更别说是讲出办不到三个字了,无论我对他有任何要求,扭曲过多少事实,他都没那么说过。

    然而,这个家伙刚才第一次表示办不到。

    「……你说办不到?你是下级恶魔,召唤出你的我最清楚这件事。毕竟你只是这个神器随机召唤出来的……不过,你没有权利拒绝。给我动手!管你是办不到还是怎样,给我动手就对了!是因为人数太多吗?扭曲记忆明明就是你最擅长的事情吧!快点给我动手!」

    但尽管我这么说……

    「办不到。光芒……咻——解除了诅咒的强烈光芒在干扰我,所以我办不到。」

    听那个恶魔又以办不到三个字拒绝我,让我顿时暴怒。

    「够了,你这个无能的恶魔!你这个家伙算什么,我要和你解除契约,召唤其他能力更强的恶魔!这是最后一个命令!将拉拉蒂娜带过来……!用你的强制力,立刻将拉拉蒂娜带到这里来!事成之后,我将至今为止的代价支付给你!」

    马克士对我这番话有所反应。

    「代价?你愿意支付代价?」

    「没错,是真的。当然是真的。只是因为你太笨了,忘记我已经付过代价给你好几次了。这次我也会确实支付。好了,把拉拉蒂娜带过来吧。」

    说着,我温柔地劝说这个没有正常记忆力,被我骗了好几次的恶魔。

    就在这个时候……

    「领主大人在吗?是我。我来为了今天的事情谢罪。能见你一面吗……?」

    这个没有任何人知道存在的地下室的入口,不知为何突然有人敲门。

    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对方为什么知道这个地下室,这些问题都不重要!

    因为那个声音,我当然不可能听错……!

    「拉拉蒂娜!是拉拉蒂娜吗!很、很好,这样就对了,马克士!值得称赞!太值得称赞了!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不过就照我们说好的,我会支付代价!契约也解除了!我让你自由!啊啊,拉拉蒂娜,我马上开门!」

    「我什么都还没做耶,咻、咻——!你会支付代价?你要解除……契约?」

    没有多注意马克士在说什么,我急忙打开了地下室的门。

    在外面俯视着我的,毫无疑问的,是拉拉蒂娜。

    而且,拉拉蒂娜身上穿着相当煽情的性感睡衣,露出平常没见过的亲切笑容,走下通往地下的阶梯。

    她的打扮、她的笑容,立刻让我燃起污秽的欲望。

    拉拉蒂娜一脸歉疚,以甜美的声音低语:

    「非常抱歉,领主大人……我要为中午的事情道歉……所以,还请让我以自己的身体作为交换条件,饶了我的同伴一命吧……!」

    这句话让我理解了一切。

    如我所料,这个女人来为同伴求饶了!

    我已经忍不下去了!

    我长年以来一直想要的女孩,穿成这样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甚至无法等待拉拉蒂娜完全走下楼梯,准备来个饿虎扑羊。就在这个时候——

    拉拉蒂娜咧嘴一笑,身影随之扭曲。

    然后,出现在原地的……

    「呼哈哈哈哈哈哈!汝以为是拉拉蒂娜吗?可惜,是吾啊!哎呀,这股负面情还真是强烈至极!美味啊美味!呼哈哈哈哈哈哈!」

    是个穿着和马克士同样的燕尾服,戴着面具的男人。

    「!你、你这个家伙是什么来头。你这个家伙是什么来头!这种令我毛骨悚然的感觉……和马克士一样!是恶魔吧!你是恶魔对吧!」

    我指着眼前好像是恶魔的男子这么说,那个面具恶魔便张嘴笑了。

    「马克士!杀了这个肮脏的恶魔!」

    我指着面具恶魔,如此大喊。

    这个家伙竟然在我因为没有成功得到拉拉蒂娜而咬牙切齿,盼望不已的时候变成她现身!

    我现在感觉到失望不已!

    我绝对、绝对不会原谅这个家伙!

    「……?为什么我非得杀掉同胞不可?咻……?奇怪?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的样子?」

    马克士不听我的命令,还说出这种话。

    这是他第几次向我顶嘴了?

    这个恶魔今天是怎么了,真的坏掉了吗?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眼前的面具恶魔以令贵族也羡慕的完美动作,做出致上最高敬意的鞠躬。

    「吾已经不知道向汝自我介绍过几百次还是几千次了。那么这次也一样。初次见面,马克士威尔。消除矛盾的马克士威尔。扭曲真实者马克士威尔。吾乃千里眼恶魔,巴尼尔。扭曲真理的恶魔,马克士威尔啊。吾来接汝了!」

    这个坏掉的恶魔不叫马克士,而是马克士威尔吗?

    不,他说他是来接马克士的……?

    「巴尼尔!巴尼尔!这是为什么呢,我觉得好怀念啊!我们以前也在哪里见过吧?」

    「呼哈哈哈哈哈,汝每次见面的时候都会说同样的话呢!汝的名字是马克士威尔!来自不同于此处的世界,失去了记忆的吾之同胞啊!好了,回到汝应该待的地方,地狱去吧!」

    「等、等一下,等一下!那个家伙是我的仆人!不准你擅自带他走!」

    我不禁这么说,却让名叫巴尼尔的恶魔笑了出来。

    「仆人?汝以为与吾同为地狱的公爵之一的马克士威尔是汝的仆人?只有狗屎运特别强,傲慢又卑微的男人啊。汝只是运气好罢了。因为第一个召唤出来的恶魔正好是马克士威尔,汝才能相安无事。如果召唤出来的是其他恶魔,在召唤出来的瞬间,不具备任何代价的汝早已被碎尸万段!但是,汝的运气太好了!什么都不知道的马克士威尔!拥有力量,智能却有如赤子的马克士威尔!汝能够爬到今天的地位都是其功劳,汝应该深深感谢他!」

    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我养的马克士,是地狱的公爵?

    不,我能够晋升到这个地位靠的是自己的力量。

    这个坏掉的恶魔的力量根本微不足道。

    正当我因为巴尼尔的说法而感到困惑时,那个面具恶魔又扬起嘴角说:

    「然后,汝刚才在吾现身的时候,对马克士威尔这么说过……『就照我们说好的,我会支付代价!契约也解除了!我让你自由!』对吧?」

    听他这么说,我才后悔起自己的疏失。

    那个时候,我误以为是马克士使用了力量,将拉拉蒂娜叫到这里来了。

    因为我开心到浑然忘我,才会不小心说出那种话。

    ……对了,这个恶魔说自己是千里眼恶魔。

    也就是说,他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才在这个时机来到这里。

    而他似乎就连我这么想的思绪也看穿了。

    「没错,问题在于汝和马克士威尔之间缔结了契约。真是的,害吾做出那么拐弯抹角的事情。」

    ……拐弯抹角的事情?

    「你、你这个家伙,你这个家伙……!你这个家伙,该不会是!」

    「没错,事情正如汝所想像!是吾协助那个小鬼偿还债款,也把汝的恶行恶状告诉了他!呼哈哈哈哈哈哈!很好很好,这股负面情感真是太棒了!美味啊美味!」

    我握紧颤抖的拳头。

    「你竟敢!竟敢做出这种事情……!你想要这种坏掉的恶魔的话,直说不就好了!你只要表明真实身分和我商量,这样一来,我一开始就会把他还给你了!根本不需要像这样拖累整个城镇,害我颜面尽失……!」

    没错,如果一开始就知道有个恶魔可以预知未来到这个程度,我也不会做出如此大胆的举动……!

    恶魔对这样的我说了。

    他轻描淡写地说了非常愚蠢的话。

    「因为这样比较有趣啊!呼哈哈哈哈哈,真是太精彩了!那真是太精采了!这次就连那个女神也被吾玩弄于股掌之间!尽管在那个流氓女神被叫去婚礼的时候,吾得屈辱地被迫帮那个家伙孵蛋,不过还是品尝到极致的负面情感了!渴望着那个女孩,眼见偏爱终于得以实现!然后在差一点就能够到手的瞬间新娘却被掳走了!汝当时的负面情感,美味到让吾不禁觉得就这样被毁灭也无所谓啊!」

    他在说什么,这个恶魔到底在说什么啊!

    「好了,领主大人。吾已经没有事情要找汝了。接下来只要将马克士威尔带回地狱去,吾就要回到那个无能老板身边庸庸碌碌地工作了。」

    看来,这个恶魔已经要带着马克士回去了。

    没办法,虽然我之前不知道马克士是力量那么强大的恶魔,不过即使没有他,我一定还是会很顺遂。

    不过,明天开始该如何是好呢?

    今后做了坏事就无法消除证据了。

    然而,正当我如此烦恼的时候……

    「咻——!咻——!巴尼尔!巴尼尔!回去之前,我得向阿尔达普收取代价才行!他刚才说了,他愿意支付代价!」

    兴奋的马克士从喉咙发出笛音似的声音,兴高采烈地这么说。

    糟了,这么说来我确实也说过那种话。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要代价是吧。我付给你就是了,拿了……」

    就在我要说出「快滚」两个字的时候。

    一个沉闷的声音在阴暗的地下室回响。

    我发现那是自己的手臂被折断的声音时……

    「……咦?啊……啊啊啊啊唔啊啊啊啊啊啊!」

    已经是先看见马克士握住并折断我的双臂之后的事情了。

    「噫——!噫——————!痛!好、好痛——————!」

    因为断掉的双臂被紧紧握住,让我痛得惨叫。

    「阿尔达普!阿尔达普!你叫得真好听啊,阿尔达普!咻——咻——!」

    但那个坏掉的恶魔却说出这种蠢话。

    「你做什么!放开我,马克士!住手!好痛,快住手!」

    听见我哭喊的声音,和我相处了很久的这个恶魔,脸上头一次出现了表情。

    原本有如面具一般的冷硬的脸蛋像黏土一样扭曲,露出满心欢喜的笑容。

    看见这一幕,巴尼尔说:

    「呼哈哈哈!马克士威尔,剩下的回地狱再继续吧。这个男人得支付给汝的代价之量相当惊人。将这个男人带回地狱,让他慢慢支付吧。」

    尽管我的脑袋已经因为痛楚而恍惚,也听得出他这番话的内容相当可怕。

    「汝一直以来使役马克士威尔的代价,根据契约,是必须持续散发出马克士威尔喜欢吃的负面情感,并且维持一定时间……嗯嗯,汝的生活相当恣意妄为,汝为此根本是叫这个家伙去做牛做马了呢……就凭汝所剩的寿命也完全付不清喔。」

    听面具恶魔这么说,我感到一阵令背脊发凉的恐惧。

    顾不得手臂的疼痛,浑身颤抖的我拼命说服那只恶魔。

    「我、我知道了!我之前不应该让你做牛做马,是我不对!这样吧!首先,我庞大的……」

    「资产的话,马克士威尔回到地狱之后,汝干下的种种坏事全都会曝光,所有财产都会被没收。之后将交由达斯堤尼斯家管理……并且归还给那个心想『早知道就不要过度冲动掏出所有财产了,真的叫那个女人用身体偿还好了』等等,目前在自家烦闷不已的男人,以及城镇和国家吧。千里眼恶魔巴尼尔在此宣言——汝已经身无分文了。」

    听他这么说,我的牙齿开始打颤,差点没口吐白沫。

    我累积的资产,全部……!

    「不……」

    「不然,带走我家里的人来代替我吧,要几个都可以……是吗?很遗憾的,请求履行支付义务的对象只限契约当事人!……哎呀,这股负面情感相当不错,不过绝望并非吾之所好。那种负面情感是马克士威尔喜欢的滋味。」

    听他这么说,我浑身上下的颤抖已经止不住了。

    「马、马马、马克士……马克士……!我、我对你做了很多很过分……很过分的事情。拜托你,救救我好吗?放过我吧,别看我之前那些表现,我其实不讨厌你啊……!是真的!呐,拜托你了,马克士!」

    听我这么说,不知为何,巴尼尔只是维持着笑咪咪的表情,没有订正我的谎言。

    马克士放开了握着我的手臂的手。

    我直接瘫坐在地上。

    因为马克士的这种行动,让我的内心燃起一丝希望,战战兢兢地抬起头来看他。

    马克士开心地笑着。

    他的笑容,非常天真无邪。

    一直面无表情的这个恶魔,露出了纯真孩童般的笑容。

    「阿尔达普!阿尔达普!我也是!我也喜欢你,阿尔达普!」

    不知道他到底是觉得哪里好笑,巴尼尔一直看着我奸笑。

    和我相处很久的那个坏掉的恶魔脸颊泛红,继续说着:

    「阿尔达普!阿尔达普!我喜欢你,阿尔达普!带你回地狱之后,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喔,阿尔达普!我会一直一直——品尝你的绝望喔,阿尔达普!」

    啊啊,我懂了。

    我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喜欢这个恶魔的理由就在这里。

    一直以来,在我的内心深处,一直对这个恶魔未显露出来的本性抱持着恐惧。

    现在,对于在眼前露出笑容的这个家伙,我已经害怕到不能自已了。

    ——啊啊,神啊。

    「哎呀,汝等是两情相悦呢,阿尔达普。马克士威尔是那种奉献自己,为对方付出的类型,肯定会一天到晚折磨汝的!呼哈哈哈哈哈哈!呼哈哈哈哈哈哈哈!」

    神啊,至少让这个坏掉的恶魔立刻对于折磨我感到厌烦,给我一个痛快的死吧……

    听着面具恶魔的笑声,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对神祈祷。

    「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和掳来少女,折磨对方之后就会随便抛弃的你不同,我会好好照顾你,不会让你坏掉的!咻——咻——咻——咻——!」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