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八卷 阿克西斯教团 VS. 艾莉丝教团 终章2 ——在祭典结束之后——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八卷 阿克西斯教团 VS. 艾莉丝教团 终章2 ——在祭典结束之后——

    事情发生在祭典结束之后,镇上也完全恢复了平静的某一天。

    我躺在大厅的沙发上,一直戳着坐在存在感十足的巴尼尔壳怀里的那颗黄色毛球时,阿克娅兴高采烈地跑过来对我说:

    「和真,我拿了赛西莉发的感谢状回来。『这次,阿克西斯教团阿克塞尔分部顺利盖起了华丽的教堂。而且明年开始的祭典,也因为艾莉丝教团的善意,顺利固定为共同举办的形式。一切的一切,都是托了捐献大笔款项的佐藤先生的福。因此,我在此擅自认定你为名誉阿克西斯教徒』……」

    「喔啊啊啊啊啊啊!」

    「哇啊啊啊啊啊啊——!」

    我不由分说地撕破了阿克娅正在朗读的感谢状。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我的教团的孩子拚命制作的感谢状到底是哪里让你不喜欢了,干嘛这样子啊,你这个蠢呆笨尼特!」

    「从头到尾都不喜欢啦!为什么我得变成你的信徒啊!这完全是惩罚游戏吧!」

    最后,我把身为顾问赚到的报酬给了阿克娅。

    该怎么说呢,听到阿克娅不只把对付多头水蛇的时候得到的钱砸下去,就连自己一点一点存下来的钱也拿去充当举办祭典的资金,实在是让我因为罪恶感而心痛不已。

    我也协助他们改建了那间破破烂烂的小教堂,原本想说这样就可以抵销我这次身为幕后黑手的罪过

    「哼哼,和真还真是傲娇啊。这也是傲娇的反面表现对吧?赛西莉说过,『和真先生的傲娇成分偏多,要是听见他说讨厌你的话就要当作他是在说反话』这样。」

    「我讨厌那个女人,还有你。」

    「……为什么呢?这样一点也没有傲娇那种可爱的感觉啊。」

    阿克娅在我的对面坐了下来,歪着头说:

    「这么说来,和真,我有件事情想问你。我只有听说艾莉丝出现在选美比赛上,你知道她后来上哪去了吗?那个孩子真是的,难得下凡却没有来找我打招呼。身为前辈,这个时候得好好说她一顿才行。」

    这个家伙给艾莉丝添了那么多麻烦还敢以前辈的身分自居,就某种角度来说还真是厉害啊……如此感到佩服的我从沙发上起身,然后将黏着巴尼尔壳的爵尔帝拎了起来。

    我原本还想说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解决了,结果还剩下该怎么处置这个家伙的问题。

    只有魔力特别多的这只小鸡,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妥善运用呢?

    「喂,你对爵尔帝那么粗鲁的话,随时有可能遭报应喔!要是爵尔帝长大了开始攻击和真,我也不会阻止它。」

    「好,那就趁现在它还没长大解决掉它好了。」

    「……放心啦,爵尔帝是个心胸宽大又温柔的孩子,你不用那么怕它啦……爵尔帝,过来我这边。那个人和三丁目的肉店大叔一样可怕,你要小心喔。」

    肉店大叔是谁啦。

    我把爵尔帝放回充满存在感的巴尼尔壳怀里,无所事事地躺在沙发上滚动。

    「呼……工作终于做完了……艾莉丝女神降临固然是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但是镇上突然增加了这么多人还真是令人无奈……」

    达克妮丝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回到家里来,看来她一直处理代理领主的工作到现在。

    「辛苦啦。领主的工作好像很辛苦呢。因为艾莉丝女神降临事件让来自许多城镇的旅客都变多了嘛。不过,这也让景气变好了,总是好事一桩啊。」

    「人变多了确实是值得高兴……反正,在这次祭典的期间内,家父的身体状况也已经完全复原了。烦人的领主工作也到今天为止,接下来就不需要顾虑什么,可以放心出任务了。」

    说着,达克妮丝露出卸下重担的表情。

    「咦?你在说什么啊,这次我真的不会再工作了喔!因为我已经没有工作的理由了。如果是活用料理技能,开一间充满可爱店员的餐饮店兼顾兴趣和实际利益的话到还可以试试看,如果是出任务的话就免了。对吧,阿克娅?」

    「是啊。短期之内我得先顾好爵尔帝的教育才行,所以我也不太想出任务。和真给我的钱已经花在改建教堂、明年的祭典资金、喝酒聚会的账单之类的地方了,不过今后我要用和真的钱过着只顾玩乐的轻松生活。我也不想出那些危险的任务了。没错,我只想一直窝在豪宅里打滚,然后在一年一度的祭典上受到大家敬拜,这样的生活最好了。」

    阿克娅也对我的发言表示赞同……

    「……喂,等一下,为什么我还得养你啊,餐费之类的我还可以考虑一下,自己的零用钱要自己赚喔……还有,你已经把我给你的钱全都花完了吗?」

    「花完了啊。不过零用钱的部分你不用担心,我还有第二个、第三个赚钱的主意呢。」

    ……

    「办祭典的时候明明还那么有活力,你们这两个家伙真的是……应该说,阿克娅,你在想的到底是怎样的生意?着手执行之前一定要先告诉我喔丨」

    「不要。」

    …………达克妮丝终于开始训话,而阿克娅则是捣起耳朵不当一回事。

    望着这样的她们,我把爵尔帝放在手掌上一直摸。这时,原本待在二楼的惠惠,穿着一身洋装下楼来了。

    看见她们两个像平常一样吵闹,惠惠瞬间露出开心的微笑,然后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难得的祭典,却没有发生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开心事件,感觉就在一阵忙乱当中结束了呢。不过,这样确实是很有我们的风格就是了。」

    「就是说啊。说到祭典,应该更雀跃、更热闹、更开心,也应该有点气氛才对,为何会悲惨到得靠烟火大会来对付怪物啊。真希望可以再稍微延长一点,至少办个正常一点的烟火大会吧。」

    想到我们原本因为烟火大会差点就要有所进展了,我不禁带着明显不满的口气闲扯。

    对于这样的我,惠惠轻轻笑了一下。

    「……这么说来,和真之前才刚过生日呢。我得送个生日礼物给你才行。」

    「不用那么多礼啦。不过,我是有点好奇你想送我什么。你不会像阿克娅那样,说要送我奇形怪状的石头吧?」

    我如此调侃惠惠,而她忽然把脸凑到我的耳边,轻声说道:

    「今晚来我的房间好吗?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