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九卷 红之宿命 第一章 为平稳的日子增添喜悦!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九卷 红之宿命 第一章 为平稳的日子增添喜悦!

    1

    人类似乎有所谓的桃花期。

    『今晚来我的房间好吗?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惠惠对我说的这句话,宣告了我的桃花期到来。

    之前就有前兆了。

    没错,我有发现她不时对我释出好感。

    毕竟,我既不是迟钝型,也不是重听型。

    但是年纪比较大的我,在这种时候太猴急只会威严扫地。

    ——当天。

    一如往常酷劲十足的我,像平常一样坐在位子上准备吃晚餐。

    「呐,有个值得开心的好消息!刚才我在商店街到处乱晃,结果他们说感谢祭的庆功宴上喝的酒还有剩,还说我可以带回来!你们看你们看,这是很贵的高级酒喔!今天我要跟大家喝个通宵达旦!」

    坐在我对面的阿克娅一脸得意地抱着酒瓶,向大家炫耀。

    今晚有个重要的邀约等着我。

    我很想大骂「你这个家伙还是那么不识相」,但是又不能说出我有约的事情。

    而且,酷帅的我自然不在话下,不过就是那种高级酒而已,大家一定也——

    「……哦,这的确是高级品。艾莉丝感谢祭的时候我忙得不可开交,没办法尽情和你们一起玩。今天就办个专属我们自己的庆功宴吧。」

    咦?

    「不、不对不对,等一下啦,达克妮丝。今天我们大家都该早点睡吧。你想想,最近事情那么多,你也很累了吧?」

    「不会啊。祭典和领主的工作都结束了,最近没什么让我觉得累的事情耶。」

    达克妮丝疑惑地歪了一下头,一边在餐桌上摆放餐具,一边对我这么说。

    今晚有跟惠惠说好的重大邀约。

    既然如此,我哪有心情陪这些家伙一起喝到早上啊。

    「你再想想,我每天和怪物战斗之类的,也很累了。今天我要早点休息。」

    「你今天一步也没离开豪宅不是吗?每天的睡眠时间超过十二个小时的你还敢喊累,别开玩笑了。」

    就在我听了达克妮丝的精准吐嘈,正烦恼着该如何是好的时候——

    「有什么关系嘛。和真,跟我们一起玩个通宵吧。」

    「什么!」

    明明是主动邀约我的惠惠,双手端着一个看起来很重的锅子,同时这么说。

    你这个家伙知不知道我是为什么拒绝这个宴会啊!

    「瞧,今天煮的是和真最喜欢的大葱鸭锅喔!而且这不是养殖大葱鸭,是野生的大葱鸭呢。富含经验值,好吃又好赚喔。」

    也不知道到底懂不懂我的心情,惠惠露出苦笑,放下锅子。

    「唔、喂,惠惠。这样真的好吗?你想想,今晚不是……」

    我焦急地对惠惠如此耳语,而她轻轻笑了几声,对这样的我说:

    「明天或后天也没关系啊,反正我们的时间那么多。」

    这个家伙根本不懂,她肯定什么都不懂!

    为什么事到如今却得暂缓啊?说了那种引人遐思的话还这样乱搞,要是害我睡不着怎么办?说那种话让我期待却又要我等是怎样!

    「和真也太静不下来了吧,你是怎么了?鼻孔还张得那么大,现在这个表情和你偶尔要去外面过夜的时候一样喔。」

    「没没、没怎样啊!我是因为今天晚上有我最喜欢的大葱鸭锅才会静不下来啦!这只大葱鸭看起来真不错,看来又可以升等了!」

    只有在没必要的时候直觉特别敏锐的阿克娅这么说,害我连忙掩饰。

    看着这样的我,惠惠开心地笑了。

    2

    艾莉丝女神感谢祭已然结束,城镇回到原本的日常之中。

    一时之间还因为这里是艾莉丝女神降临之地,引发了探访圣地的热潮,但现在也已经退烧,顶多只会见到零星几个这样的人。

    在这样的情况中,惠惠主动邀我去她的房间,但老是碰到阻碍,害我感到非常困扰。

    在阿克娅说要办宴会的那天晚上之后,隔天阿克娅把惠惠带到自己的房间去玩游戏玩了一整晚,再隔天阿克娅又胡言乱语说什么「我们在阿克塞尔可是一流的女生,偶尔也该来个女生聚会」地哄骗她们通宵玩乐,然后昨天阿克娅又……

    ……今天晚上把那个家伙捆起来,等到早上再放开好了。

    吃完早餐,我看着以充满慈爱的眼神望着坐在她腿上的爵尔帝的阿克娅,心里这么想。

    正当只有在泡红茶这件事上值得称赞的达克妮丝为了泡餐后茶端着茶壶去厨房的时候,阿克娅一脸满足地轻轻抚摸自己腿上的小鸡。

    我猜她本人大概是想要像电影里的有钱人那样,表现出抚摸高级宠物的名流感吧,但是凶暴的小鸡爵尔帝看见阿克娅对着自己伸出手,便神经质地啄着她的指尖。

    「对了,惠惠从刚才开始就在忙什么啊?看你好像在缝某种我没看过的东西。」

    「……这个吗?这是在红魔族当中流传的魔术式护身符。我们会把具备强大魔力的人的头发放进这种护身符里面,然后交给伙伴。虽然只是安慰性质的东西,不过和真经常死掉,我想说送这个给他当生日礼物。」

    真的是只有我一个人没事就会死掉,但我觉得要是拿了这个好像只会多竖一根死亡旗标的样子。

    「很不错嘛。放任何人的头发都可以吗?是不是放越多头发越有效之类的……?」

    达克妮丝在茶壶里冲了重新煮滚的热水之后端了回来。

    惠惠一面忙着将一根自己的头发塞进护身符里面,一面对这样的达克妮丝说:

    「当然是越多越好。为了打倒魔王军而参加远征的人拿到的护身符里面会塞满村里所有人的头发,甚至多到会从里面满出来呢。如果是那种程度的护身符,可是保证灵验到不行喔。不只可以保护持有者的人身安全,就算行李随便乱放,里面的东西也不会被偷,即使行李遗失了,也会立刻被送去警局,效果强大到不行呢。」

    那是因为看见头发多到满出来的护身符,连小偷也会觉得恶心到不敢偷,捡到的人也因为害怕会有奇怪的报应而送去警局吧。

    这时,达克妮丝拔下一根长金发。

    「那么,也帮我把这根头发放进去吧。不过,我的魔力不强,效果可能不太值得期待就是了。」

    说着,她将头发递给惠惠。

    惠惠接过头发之后便塞进护身符里面,隐约显得相当开心。

    「…………」

    最后,大家自然而然地看向阿克娅。

    一副指尖被爵尔帝啄得很痛的样子的阿克娅察觉到我们的视线,东张西望了起来。

    「……?怎么——?难不成你们几个不知天高地厚又毫无敬畏之心的家伙打算要我这个女神交出头发吗?听好了,女神的头发这种东西呢,其神圣性以及稀少价值……」

    「够了喔,你也识相点快交出来啦!祭典结束之后你就有事没事强调自己的女神身分是怎样啊!」

    「不要——!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啦不要拉我的头发!好痛好痛,至少用剪的剪走一根嘛,不要用拔的啦!」

    我硬是拔下阿克娅的头发,交给惠惠塞进去。

    日本也有在里面放了毛发的护身符,感觉大概就像那样吧。

    看着我和阿克娅苦笑的达克妮丝,在所有人的杯子里倒了红茶。

    「那么和真,请收下这个。反正只是安慰性质的东西,随便塞在你的包包里面之类的就可以了。」

    「啊,好。不好意思,谢啦。」

    我从惠惠手上接过护身符之后,不是收进放在房间的背包里,而是好好收进自己的怀中。

    「那个护身符放了我的头发一定灵验到不行,你可要好好珍惜喔,否则小心遭天谴。」

    「拿着这个应该不会让我的智力下降,或是被不死怪物缠上吧?」

    「……达克妮丝,我们之前就约定好了,来帮我钉爵尔帝的小屋吧。」

    「喂,你倒是回答我啊!光是拿着这个东西就会害我被不死怪物包围对吧!」

    阿克娅没有要回答我的问题的意思,牵着达克妮丝的手快步走了出去。

    被留在大厅里的我重重叹了口气,而看着这一切的惠惠笑得非常开心的样子。

    「怎样啦,干嘛看着我的脸奸笑,你在打什么鬼主意?」

    「不是啦!我没有在想什么奇怪的事情,也没有奸笑!这只是普通的微笑啦!」

    原本双手捧着茶杯啜饮红茶的惠惠如此出声抗议,而我这才注意到现在的状况。

    最近总是有人妨碍,但现在正好只有我们两个人独处。

    之前约好的,惠惠说要告诉我的重要事情,不知道是什么。

    「你怎么突然默不吭声?是不是只有我们两个独处让你很紧张啊?」

    惠惠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语带调侃地这么对我说。

    这是怎样,心里七上八下的只有我一个吗?

    在这么大的空间里只有我们两个独处这件事,也只有我一个人在意吗?

    「我只是很在意惠惠之前说的话而已。就是你说有事情要告诉我的那句话。要说在意,我也不是真的那么在意啦。我并没有抱持什么奇怪的期待,你之前也有好几次像这样卖关子卖了半天,最后却让我大失所望。」

    我以拔高的声音连珠炮似的这么说,而惠惠只是把茶杯凑在嘴边,对着这样的我咯咯笑了起来。

    不过是这样而已,我的脸却不明所以的热了起来。

    我是怎么了,是因为惠惠从以前就不时会对我释出好感,我才会这么在意她吗?

    可恶,我应该不是这样的男人才对啊。我、我才不是会被这种小萝莉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男人呢……!

    没有理会我的内心纠葛,眼神有点游移的惠惠说:

    「我想告诉和真的事情,其实是……」

    就在惠惠说到这里的时候——

    「惠惠,抱歉!跟我来一下,阿克娅在叫你!她说我太笨手笨脚了派不上用场,要我和惠惠交换……!阿克娅还说『我不是叫你来破坏小屋的耶!我是叫你帮忙我钉小屋耶!叫惠惠来交换,达克妮丝去陪闲着没事的和真,别让他来妨碍我!』这样……」

    说着,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达克妮丝从门口冲了进来。

    ……该怎么说呢,时机真是太不刚好了。

    不对,该算是很刚好吗?

    「话说,说到制作的工作应该是轮到我出马才对吧?我可是具备锻造技能的专业人士耶,为什么她要找惠惠啊?」

    「不,我也这么说了,但她说,交给和真的话肯定会做出什么多余的事情。她还说,因为你很有可能把爵尔帝的小屋搭成烤箱或炉灶的形状。」

    她很了解我嘛。

    「那我过去一下。达克妮丝就帮忙照顾一下和真吧。」

    「喂,照顾是什么意思啊,说反了吧,喂!」

    听我这么抗议,惠惠一面笑得很开心,一面走了出去。

    嗯……这是怎样啊?

    总觉得我还是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

    达克妮丝看着我和惠惠这样的互动……

    「…………喂,和真。你和惠惠之间是不是怎么了?」

    突然间,真的是非常突然地这么问我。

    要说是不是怎么了嘛,目前她也只有向我道谢,还有语带调侃地说喜欢我罢了……

    这个嘛,以结论来说的话就是——

    「没怎样啊。」

    「怎么可能没怎样!如果没怎样的话,惠惠那个态度是怎样!我听阿克娅说了喔,你最近几乎每天晚上都去惠惠的房间玩。你之前在红魔之里的时候还打算对惠惠动手动脚,我看你应该已经和她怎样了对吧?」

    她劈头就全盘否定了我的说法。

    「我之前就有这种想法了,你们到底把我当成怎样的人啊?小心我受够了,对你用『Steal』偷到你真的哭出来为止喔,混帐。我没说谎。我不知道你说的怎样是什么意思,但至少你所想像的那些事情都没发生过。」

    听我这么说——

    「……我说的怎样,就是……那样啊……你是明知道却想逼我说出口吗?就是……你和惠惠……就是,接吻啊……摸她的胸部之类……!」

    达克妮丝红着脸,害羞地这么回答。

    这个家伙羞耻心的标准究竟在哪里啊?还是一样难懂。

    「不,我既没有吻过她也没有碰过她的胸部。别误判我的为人了。好好看着我的眼睛,这看起来像是说谎的男人的眼睛吗?」

    说着,我直视达克妮丝。

    看着我澄澈清明的眼睛,达克妮丝渐渐显得不知所措了起来。

    「……唔。这个嘛,你的眼睛很混浊,但是看起来……不像在说谎……抱歉,看来你们确实是没怎样。不是啦,只是因为看到惠惠那个态度,实在无法让我不觉得你们之间有怎样……没什么,忘了这件事吧。真的很抱歉……」

    达克妮丝显得相当羞赧,声音越来越小。

    然后,她像是想要重新振作起精神似的当场站了起来,双手抱胸,像是在强调自己的胸部一样。

    「最近我总觉得你和惠惠的状况不太对劲,所以才担心你们两个是不是终于跨越了最后一道界线。」

    说着,达克妮丝大步走向沙发,坐了下来。

    然后在自己的杯子里倒了红茶。

    只见达克妮丝像是放下了心上的大石,安心地喝着那杯茶。

    我带着一点被她乱批评一通的微愠,脱口这么说:

    「真是的……没经过人家同意就突然亲过来的家伙没资格说我啦。跟你这个超级变态大小姐比起来,我根本是普通人。」

    听我这么说,达克妮丝喷出一大口红茶。

    「你……!你搞什么啊,喷得我满身都是红茶耶!」

    我连忙脱掉被喷满红茶的上衣,拿起来狂甩。

    「咳呼!咳!咳哈……!」

    呛到的达克妮丝站了起来,拿手帕捂着嘴同时说:

    「你、你这个家伙!突然说这是什么话啊,你就没别的话好说了吗!竟然如此失礼地信口胡诌……!信口胡诌……无凭无据就信口胡诌…………」

    达克妮丝一开始还带着怒气缠着我不放,声音的音调却越来越低。

    或许是因为她自己心里也有底吧,原本严重呛到,泪眼汪汪地瞪着我的达克妮丝,将视线转到一边去。

    「哦,看来你也是心里有数嘛,超级大变态。你这个家伙平常没事就一边喘气一边做出奇怪的举动!而且明明经常冒出一些不能让小朋友听到的发言,在事到临头的时候却又畏畏缩缩的,你这个逊咖大小姐!哦,怎么啦?喂,有话想要反驳我就说啊,我洗耳恭听!」

    我模仿某人的口头禅这么说,害得达克妮丝重重跌坐在沙发上,双手掩面。

    她的肩膀不住抖动,大概是因为害羞吧。

    不久之后,达克妮丝将手从脸上挪开,从底下露出尽管有点红,却和平时没什么两样的冷静表情。

    换作是之前,被我说成这样之后,达克妮丝都会哭丧着脸逃回房间,把自己关在里面。看来她过了这么久也稍微有点成长了。

    达克妮丝若无其事地将红茶拿去回冲之后喝了茶,喘了一口气。

    「是我不对。我不应该误以为你会性骚扰的,我道歉。然后,我发誓,今后我会表现得更淑女一点……所以,请你原谅我吧。」

    「好、好啦……我也说得太过分了。我们和好吧……」

    原本只会哭着逃跑的达克妮丝多了新招呢。

    「对了,有寄给你的东西喔。就是放在大门旁边的那个箱子。」

    试图借着喝茶掩饰害羞的达克妮丝在喝了不知道第几杯红茶之后,为了转移话题,对我这么说。

    她佯装平静,但是精神上大概还没平复吧。

    「哦,那些东西已经寄到了啊。我最近吃的都是充满一大堆经验值的奢侈料理,等级也提升了不少,所以添购了更有资深冒险者风范的新装备……话说回来,你喝那么多红茶小心一直跑厕所喔。」

    「你、你这个家伙一定要这么没神经吗……」

    达克妮丝以怀恨在心的眼神看着翻找箱子里的东西的我,而我接连从箱子里拿出轻量却坚固的手甲和护腿、护胸等装备。

    「喔,就是这个就是这个,感觉很不错呢!」

    说完,我从箱子里拿出的最后一样东西,是一条缆线。

    ——有一种技能叫作「Bind」。

    这是我最近的主力技能。一旦成功拘束住目标之后,只要缆线够硬,就能够让任何对手失去战斗能力。

    拘束的成功机率似乎取决于使用者的运气,正是最适合我用的技能。

    之前我用的是特别订制的钢铁缆线,然而不只是叩石桥而渡,而是谨慎到敲坏石桥再盖一座新的之后才肯过的我,这次订制了目前硬度最高的一种缆线。

    以秘银合金制成的这种缆线,是连灵体也能够束缚住的优质产品。

    对于拿着缆线,露出大大的满意微笑的我——

    「那该不会是拘束技能用的缆线吧!而、而且看那种反光……!难不成那是秘银制的缆线吗!」

    看见特制缆线的变态,红着脸兴奋地大喊。

    以羡慕的眼神看着缆线的变态,最后带着通红的脸色忸忸怩怩了起来。

    「那个……和真,对于拘束技能我也算是小有研究。如何,你要不要试试看你特别订制的缆线啊?应该说,我还没接过你的拘束技能呢。身为小队的一员,掌握队友的技能的威力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对吧!」

    变态一面这么说,一面交互瞄着我的脸和缆线。

    「你刚才说今后要表现得更淑女一点那句话不算数了吗?而且,如你所见,这是用来拘束超强的大咖怪物的东西。如果你想体验我的拘束技能,不如去杂物间还是哪里找条比较细的绳索……」

    说着,我正准备去大厅旁边的杂物间里找绳索出来的时候……

    「不,我就是要那个!……不对,用那个就好了。你说那是用来拘束大咖怪物的东西,不过如果那条缆线连我一个人都无法拘束的话,对付大咖怪物的时候真的派得上用场吗?不,当然派不上用场。所以你就用那个拘束我看看吧。」

    如此阻止我的变态,带着像是在期待什么的雀跃眼神,红着脸这么说。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就连品质劣于这个的钢铁制缆线都足以拘束多头水蛇那种大咖了,事到如今也没有试用这个的必要了吧。

    然而,变态还没等到我的回答,就已经一脸高兴地在大厅里站了起来。

    「……话说回来,你刚才说你就是要这个对吧?」

    「我没说。」

    「不,你确实说了。」

    「我没说……那种小事不重要啦,快点动手,你让我看到那么耐用又坚硬又沉重的缆线,现在才想说我没得用吗!」

    眼见那个变态非但已经不打算掩饰还恼羞成怒,我不得已地站了起来。

    以双手拉紧缆线,确认过强度之后,我转向达克妮丝。

    顺道一提,因为把湿掉的上衣脱掉了,现在我身上只有一条短裤。

    相对的,达克妮丝则是穿着让身体曲线一览无遗的轻薄衬衫和窄裙,与其说是大小姐,还比较像是日本的女性上班族打扮。

    客观看来,这个画面相当引人非议。

    见我打赤膊拉着缆线,达克妮丝突然不知所措了起来,脸色变得更红了。

    「唔……喂,和真。你至少穿件衣服吧。想到等一下要被这个模样的你绑起来,我就觉得自己好像在做什么非常不应该的事情……」

    「事到如今你在说什么傻话啊。」

    面对在很多方面已经病入膏肓的变态,我毫不客气地伸出拉着缆线的手。

    「你这个家伙太麻烦了,我决定灌注大部分的魔力,将拘束时间拉到长得不得了,然后将你这个从刚才开始的发言全都蠢到不行的家伙丢在一旁不管。」

    「啥!用那条坚固的缆线将本小姐紧紧绑住还不够,你还想把我丢在地上吗!嘴巴呢?不用把我的嘴巴堵起来吗?要是我因为被绑得很痛而大声哭喊的话你要怎么办!」

    「不怎么办。」

    看来我们队上的变态今天依然状况绝佳。

    还是快点把这个家伙绑起来丢在地上,去看一下阿克娅她们的状况好了。

    应该说,去闹她们一下好了。

    我对着达克妮丝举起缆线。

    「『Bind』——!」

    在如此大喊的同时向前伸出手!

    经过这番举动,我手上的缆线朝达克妮丝「咻」地飞了出去,紧紧捆绑住她的身体。

    「啥……!这、这是……!唔……唔……啊啊!」

    正当遭到捆绑的达克妮丝如此大声呻吟时。

    我看着被紧紧绑住的达克妮丝,无法动弹。

    应该说,我是一脸茫然地看着她。

    应该说,这此情此景我无法不看。

    「……呼……呼……!你、你这个家伙……!为什么总是可以……像这样……以超乎我的想像的方式虐待我呢……!」

    不住娇喘的达克妮丝被绑成完全只避开胸部的状态,导致那个部位变得格外显眼。

    双手完全遭到束缚的达克妮丝,或许是因为捆绑的威力太强了,让她的膝盖一软,倒在地毯上。

    从肩头到腰部附近都被缆线紧紧绑住,以强调着胸前双丘的状态满脸通红地倒在地毯上的达克妮丝,看起来诱人到登上那种杂志的封面也不足为奇。

    这样不行。

    真的很不行。

    要是看见这种状态的达克妮丝,阿克娅和惠惠都会相当退避三舍吧。

    应该说,这有点严重到让人无从辩解。

    我并没有想要以强调胸部的方式拘束她,但就像我对女性使用「Steal」时都只会偷到内裤一样,我不禁觉得我使用的技能在许多方面都有点歪掉。

    我在一面扭动,一面喘气的达克妮丝身边蹲了下来。

    「喂,你还好吗?该怎么说呢,原则上我已经算是调弱拘束的力道了。」

    「这……这样叫已经调弱过了……!那个,和真……下次……我付钱。我愿意付你钱,所以请你增强一点……」

    听我这么说,达克妮丝原本还想说什么傻话,但就在她说到一半的时候——

    我感觉到有人从背后逼近。

    或许是经过长期锻炼的感应敌人技能所发出的警报吧。

    这个技能原本只能感应到怪物和对我有敌意的人。

    大概是我一直以来仰赖的这项技能,告诉我这个主人危机将近。

    我凭着临危的直觉和本能,采取了动作……!

    ——我听见大门敞开的声音。

    『呼~~好累喔。先休息一下好了。惠惠,辛苦你了!』

    『还敢说累,阿克娅明明只有和爵尔帝玩而已吧……咦?』

    同时,阿克娅她们的声音从门的另一边传了进来。

    「呼……呼……呼……」

    遭到捆绑的达克妮丝呼出的热气,喷在我的一只手上。

    『和真跟达克妮丝都不在耶。他们跑去哪里了啊?』

    惠惠疑惑地这么说。

    『根据本小姐雪亮的眼睛看来,他们应该是在其中一个人的房间玩桌游吧。』

    阿克娅也如此表示,同时又响起奔跑的脚步声。

    她大概是跑到我或达克妮丝的房间去了吧。

    大厅那边传来陶器轻声碰撞的声音,所以惠惠应该是坐在沙发上喝茶。

    我感受着达克妮丝的体温,在情急之下抱着达克妮丝躲进来的狭小置物间里,烦恼着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人类一慌就会采取非常夸张的举动呢。

    应该说,比起在刚才的状态下被她们发现,被她们看见现在这个状况还要严重多了。

    我为什么要躲起来啊?

    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

    只是达克妮丝那么要求我才这么做的。

    ……不,老实说好了,看着遭到捆绑,还露出诱人表情的达克妮丝,让我心痒难耐。

    我大概是因为这样才心虚得躲了起来吧。

    没问题,惠惠一定会明白。

    达克妮丝会想被捆绑也是预料内的事情。

    而我也是平常就会打赤膊,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不行,这样肯定是出局吧。

    我把脸凑到达克妮丝耳边说:

    「喂,达克妮丝。都是你拜托我做奇怪的事情,情况才会变得这么糟!要是我们这副模样被她们看见了,在很多方面都会变得很尴尬,这个你也明白吧?」

    听我这么说,达克妮丝泪眼汪汪地不停点头。

    怎么搞的,我觉得之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啊啊,对了,是潜入达克妮丝她们家,将这个家伙推倒在床上的时候吧。

    话说回来,为什么我会和那个时候一样忍不住把达克妮丝的嘴巴捂住了呢?

    「好,那我要思考该怎么处理这个状况了。我要放手喽,不要出声喔!」

    我缓缓地这么劝说达克妮丝,同时将捂着她的嘴的手放开……

    「唔!痛痛痛痛!你、你这个家伙……!干嘛咬我的手啊,放开!会痛啦!就说会痛了啊,你这个白痴!」

    结果我正要放开的右手突然被达克妮丝咬住,于是我用左手不断拍打她的头,将她拉开。

    「看你干了什么好事!你看看!你在我手上留下的齿痕有多清楚!」

    差点哭出来的我轻声斥责达克妮丝……

    「……我……忍不住……必须咬着东西,要咬紧牙关才行……!」

    她却说出这种像疯狗一样的话。

    这个家伙没头没脑的在说什么啊,可以不要再增加属性了吗?

    她该不会是因为被逼进极限状态,结果过于亢奋而发疯了啊。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

    她的脸色已经不是刚才那种煽情的红润。

    她的脸色已经变成快要哭出来的,满是羞耻的涨红。

    「我想上厕所……」

    「我就说吧!所以我不是说了吗!就叫你不要喝那么多红茶小心一直跑厕所嘛!」

    3

    在阴暗而狭窄的置物间里面。

    遭到捆绑的达克妮丝红着脸。

    她红着脸的原因,不是像平常那样因为兴奋而潮红。

    「和真……和、和真……!怎么办,糟糕了,这下子真的惨了!应该说,这已经糟糕到非常不妙的程度了……!」

    轻声细语地这么说的同时,上半身被绑住的达克妮丝不住扭动,都快要哭出来了。

    在狭窄的置物间里面,我压在达克妮丝身上,紧紧贴着她。

    「谁教你不听我的话,一直喝茶!其实我之前就一直这么觉得,你其实还满笨的对吧!你的脑袋里装的也是肌肉吗?你这个家伙的脑袋有时候真的和阿克娅差不多笨!」

    听我低声这么说,达克妮丝咬紧牙关,以怨恨的眼神瞪着我。

    看起来像是有话想说,但现在没有那个闲工夫的感觉。

    话说回来,我继续在这里和她争辩也无济于事。

    「没办法……既然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还是趁现在离开这里,告诉她们实话吧。惠惠不是你这种冲动没耐性又愚蠢的家伙,说明清楚她就会懂的。这种时候还是趁早出去被她们找到,伤害才会比较轻微。」

    「我很想彻底和你谈谈你对我的看法,不过先等一下。那个……我想你应该不知道,不过我和惠惠在只有我们两人相处的时候,聊过很多事情……总之,现在让她看到我们这副模样很不妙,再、再等一下吧!」

    是怎样啦,你们在我不在的时候到底聊过什么啦?

    这么说来,我记得惠惠也说过,她和达克妮丝在只有她们两个的时候聊过很多有关我的事情。

    「……真拿你没办法。只能再等一下喔!」

    「喂,找个东西塞进我的嘴里给我咬。我会咬紧牙关忍下去!」

    明知道看起来会真的非常不妙,我还是拿了一条手帕给达克妮丝咬。

    在阴暗的置物间里静静等待。

    我记得阿克娅和惠惠刚才是说休息一下。

    既然如此,只要等下去,终究会等到她们休息完到外面去的时候才对。

    置物间的外头,又响起了某个吵死人的家伙乒乒乓乓的跑步声。

    『不在耶。不只从之前的感谢祭结束之后到今天,终于发挥了尼特本色转职为废人的和真,就连我叫来陪他的达克妮丝也不在耶。』

    那个家伙最好给我记住,我半夜就去改造那个鸡窝。

    我最近确实每天都只有在家里滚动没错,不过竟然敢叫我废人,真是好大的胆子。

    『他们两个到底是怎么了?闲得发慌的和真如果漫无目的跑出去外面闲晃是不足为奇没错,但是连受托照顾和真的达克妮丝也没有说一声就不见人影,这也太奇怪了……』

    在她们的心目中,我是那么不负责任,游手好闲的人吗……

    ……就在这个时候——

    「……!…………!」

    达克妮丝像是想要表达什么似的轻声呻吟。

    仔细一看,一方面应该也是因为在这个狭小的置物间里面一直忍耐着吧,开始浑身冒汗的达克妮丝的状况变得越来越煽情,呼吸也变得急促。

    一颗汗珠沿着她的颈项滑落。

    在密室里面变成这种状态真的不是闹着玩的……唔喔!

    「混、混帐!你突然是怎么了,别乱动啦!」

    我一面对突然动了起来的达克妮丝如此耳语,一面拉开堵住她的嘴的手帕。

    「……呼——!不、不行……!比我想像中的还要难熬……!」

    「你给我努力撑下去,再稍微努力一下!她们只是进来休息一下而已,马上就会回去钉小屋了!」

    话说回来,因为达克妮丝在这个狭窄又闷热的置物间里面有一搭没一搭忍耐的缘故,我们都闷出一身汗又脸色泛红,反而让事态更加恶化了。

    「我不是说了吗!所以我不是说了吗!我不是说要出去的话还是趁早行动比较好吗!」

    「抱、抱歉……!可是……可是……!」

    达克妮丝似乎还有话想说,但我认为多说无益,便将手帕硬是塞回她的嘴里。

    如果是刚才的话也就算了,我不能让现在这个状态的达克妮丝到外面去。

    她的衬衫紧紧贴在汗流浃背的肌肤上,这下就算能够让她们理解我们之间没怎样,光是我监禁了这种状态的达克妮丝便足以让她们轻蔑我了,事情就是严重到这种程度。

    我好不容易才和惠惠快要有点进展了,哪能被这个蠢蛋搞破坏啊!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达克妮丝一副已经无法再忍耐下去的样子,为了将压在她身上的我弹开然后冲出去而激烈挣扎了起来。

    而我连忙从上面压制住达克妮丝,并且在她耳边说:

    「喂,你给我安分一点!只要你忍耐下去,事情就可以圆满收场。事情一开始就是因为我说什么话你都不听才会这样,是你不对!给我乖乖待着别动!」

    听我这么说,达克妮丝像是放弃了一切,目空一切地闭上了眼睛。

    喂,别这样,不准闭上眼睛,之前我潜入你们家的时候也是,你这个家伙在碰上这种状况的时候未免也放弃得太快了吧!

    要是被她们看见这个状况的话真的不是闹着玩的,所以我拉出达克妮丝嘴里的手帕,然后说:

    「喂,别这样,不准闭上眼睛!听好了,我说明给你这个笨蛋听。要是在这个状况下冲出这里的话,我们和大家的关系肯定会变得很尴尬。你想想被阿克娅看见了会变成怎样,她一定会兴高采烈地去公会对大家这么说:『不得了了——!打赤膊的和真跟被绑住的达克妮丝窝在置物间里,两个人都满身大汗!至于发生了什么事就任凭各位想像了!』之类。」

    「呜呜呜呜…………」

    听着达克妮丝欲哭无泪的呻吟,我为了冷却快要热昏的脑袋,以仅剩的魔力施展了「Freeze」。

    尽管以羡慕的眼神仰望可以在闷热的置物间里以魔法享受凉意的我,达克妮丝却没有开口要我也对她施展。

    看来她也很清楚,在这个状态之下受寒有多危险。

    这时,达克妮丝边扭动边说……

    「……呐、呐,和真……明明是在这种时候,我却开始觉得被迫憋尿的这个状况有点开心,这样是不是很奇怪啊?」

    「好,你还是尽可能闭嘴吧。最好是不要说话。」

    我加强语气怒骂这个无可救药的变态,这时置物间的门外传来这样的对话。

    『怎么——?惠惠,那种护身符你还想做几个啊?该不会是想要塞到和真的行囊鼓起来吧?』

    看来,惠惠又在缝别的护身符了。

    『不是啦,这些是大家的份。这个是阿克娅的,这个是我的……然后达克妮丝总是以身为盾保护我们,所以我要把这个缝得最牢靠的护身符给她。』

    听见惠惠这番令人动容的话语,原本还在扭动的达克妮丝忽然不动了。

    ……在这一刻,我和达克妮丝似乎有了共识。

    那就是——不能让惠惠因为看见这个状况而失望,唯有这件事我们无论如何都要避免。

    达克妮丝对压在她身上的我耳语:

    「……喂,你能不能想个办法解决这个状况啊?很会临机应变不是你的强项之一吗?你有没有什么好点子?」

    你在这种状况下说那种话我也没辙啊。

    在空间勉强可供两个人坐下的置物间里面,我试着寻找有没有什么可以用的东西。

    ……于是,我找到某样东西。

    看来我的运气很好是真的!

    「达克妮丝,好消息,我找到一样好东西!这样就可以解决最大的难题了!」

    说完,我兴高采烈地把那个东西拿给达克妮丝看!

    是果汁瓶。

    「……!……!」

    「住、住手,住手啦!不要不发一语地对我头锤!」

    看来她对于我拿给她的小瓶子不太满意。

    「啧……问我有没有什么好点子的明明就是你自己。真是的,只有自尊心特别强的千金大小姐就是这种时候最难搞了……」

    我不经意地这么说,惹得达克妮丝猛然抬起头来。

    「喂,等一下,你这个家伙刚才说什么?我之所以拒绝并不是出自身为贵族的自尊心!我是女人耶!这是身为女人的自尊心!这是生而为人不应该放弃的部分才对吧!有哪个世界的人会用这种东西解放啊?你说啊,你这个大变态!」

    「在我原本待的国家从事保护自家的工作的人当中,有部分强者就会在无法离开岗位的时候用一种类似这个的,叫作宝特瓶的东西来解放喔。」

    「!」

    相较于我们这一连串愚蠢的对话,在门的另外一边……

    『——呐、呐,惠惠。你在缝那个的时候看起来好开心喔。看着这样的惠惠,让我觉得你好窝心喔。』

    阿克娅悠哉地这么说。

    『我很开心啊。这个护身符是一种祈愿。希望大家可以一直在一起,不会少掉任何一个人……我一直都很感谢阿克娅喔,我们要一直在一起哟。』

    『惠……惠惠!你真是……真是太让我感动了!我知道了,反正我回不去天界,就丢下女神的工作在这里过开心的生活吧!钱的问题有和真会帮我们解决!狂欢吧!我们大家一起奢侈地开心狂欢吧!』

    『阿克娅又在说女神怎样,天界又怎样的了。也罢,只要能够和大家在一起,我是不觉得怎样啦……』

    正当大厅进行着如此有点开心又温馨的对话时——

    「——再说了,我之前就一直这么觉得,你这个情色贵族!明明就靠那个引人遐想的肉体到处散布诱惑男人的女人味,说来说去却还是很守身如玉到底是怎样!闷出一身汗却又在奇怪的时候害羞!你是怎样?要走变态浪女路线还是纯情少女路线倒是说清楚啊!明明满心肉欲却还是处女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这个半调子!」

    「好,虽然我不喜欢行使贵族的权力,不过你这个家伙另当别论!我要以侮辱贵族之罪判你死刑,将你处以极刑!」

    不久之前还屈身趴在置物间里面的达克妮丝,现在仍然处于双手遭到捆绑的状态之下,在狭小的空间当中仰躺着。

    她维持着这个姿势,对着在狭小的空间当中无处可逃的我不断踢了好几脚。

    「试试看啊!有本事你就试试看啊,大小姐!打不赢最弱职业冒险者的十字骑士小姐,和我一对一决胜负的话会打不赢,所以就想跑去依靠你的父亲大人的力量啊,拉拉蒂娜大人真是太帅气啦唔啊!」

    「好样的,等她们两个出去外面了我们就来决斗,我要宰了你!」

    「竟敢动粗,贵族千金居然用脚踢我的脸,这么没规矩,到底是接受怎样的教育啊!不愧是大小姐啊,遣词用字也不一样呢!」

    「啊啊!住、住手!别压我的肚子!要是我在这种地方忍不下去了,你也无法置身事外吧!」

    尽管事态如此紧急,我们还是忘了这个状况,轻声吵着架。

    相较于在大厅和乐融融地对话的两人,更显示出我们两个有多没度量。

    『——呐,你不觉得好像哪里有传出乒乒乓乓的声响吗?』

    『是吗?我什么都没听见耶。先别说那个了,我们差不多该回去钉小屋了吧。我们在晚餐以前把小屋完成,今天吃烧肉如何?到时候他们两个应该也回来了吧。』

    『好耶!夏天就是烤肉的季节,我也想喝冰到透心凉的深红啤酒!等他们两个回来了就叫他们准备晚餐!』

    两人一面和乐融融地这么说,一面再次离开豪宅。

    然后……

    「你这个只有身材可取的肉盾竟敢瞧不起我,我要让你知道自己的存在意义是什么!」

    「试试看啊!你这个在关键时刻就会退缩的没胆男人,有种就试试看啊!」

    我和达克妮丝连原本的目的都忘得一干二净,在阿克娅和惠惠离开之后,还是待在置物间里吵架。

    ——我上气不接下气地将达克妮丝从置物间里拖了出来,然后才好不容易撑着她站了起来。

    「可恶,在愚蠢的事情上花掉太多时间了……我们到底在干嘛啊……够了,看你是要去上厕所还是怎样快点去吧……呼啊~~累了,我要回房间去睡午觉了。」

    达克妮丝瞥了一脸疲倦的我一眼。

    「真是的,我才想说你浪费掉我的时间呢。要睡就去睡吧,你这个懒惰鬼。去上完厕所之后我也要乖乖待在自己的房间里,等到你的『Bind』失效。说好了喔,等到『Bind』失效了,到时候你一定要认真和我一决胜负。让你这样一直瞧不起我下去我会非常不爽。」

    最后撂下这么一句话,上半身依然遭到捆绑的她便踩着小碎步,朝着厕所走去了。

    ……真是的,那个女人是怎样啊。

    真想叫那个家伙向懂事的惠惠好好学习学习。

    我目送达克妮丝慢步前往厕所之后,自己也走向二楼的房间。

    总算在自己房间的床上躺平,因为度过刚才的危机而松了一口气时,我听见有人用力敲打我的房门的声音。

    ……应该说,是狂踹房门的声音。

    我心想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打开门之后,一脸狐疑地看着站在门外的人。

    站在门外的是一脸困惑,看起来快要哭出来的达克妮丝。

    她是对刚才的事情耿耿于怀,来为此道歉的吗?

    我和自视甚高的这个家伙一天到晚都在吵架,也不需要现在才来道歉吧……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达克妮丝磨蹭着双膝,忸忸怩怩地说:

    「抱、抱歉,和真……先生……那个,我的手动不了,所以没办法开厕所门……」

    第二回合开始!

    4

    距离我的房间最近的厕所在二楼。

    如果是这里的话,即使惠惠或阿克娅突然跑进来,从大门过来也有一段距离,应该还有办法轻松应付才对。

    「快、快点快点,动作快!不行了,我真的快不行了!」

    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达克妮丝如此催促我。

    动作快的意思,应该是要我赶快打开厕所的门吧。

    ……刚才她才和我大吵了一下,所以我想再稍微逼迫她一下。

    「是什么事情怎样快不行了,你倒是说清楚讲明白啊。」

    在厕所的门前忸忸怩怩的达克妮丝这么说。

    「你你你你你、你这个……你这个家伙……!居然在这种时候来这招,你这个家伙未免也投我所好了吧……!够了,是我不对!算我不对就是了,请帮我开门吧!我现在真的没有那个闲情逸致这样玩了!」

    她一脸真的随时会哭出来的表情,呼吸也微妙的急促。

    「真拿你没办法。啊啊,可是等你解放完之后就要跟我决斗了耶……好讨厌喔,一想到这件事,打开这扇门的手就是会不听使唤……」

    达克妮丝盯着不断找她麻烦的我……

    「…………呜呜…………」

    「抱歉,是我不对,你别哭!喂,太奸诈了,女生用哭的太奸诈了!」

    见达克妮丝掉下一颗斗大的泪珠,我连忙打开门。

    但是……

    「……算了。我要直接解放,然后向惠惠和阿克娅哭诉。」

    「抱歉!真的是我不对!我太得意忘形了!我道歉就是了,请你原谅我吧!」

    达克妮丝说出非常不得了的话,这次换我哭丧着脸,从已经打开的门前退开。

    两手依然被绑着的达克妮丝走进厕所之后,我关上门,叹了一口气。

    这样就没问题了。

    「唔……喂,和真,内裤!怎么办,我没办法脱内裤!啊啊,可恶,这……这下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厕所里传出达克妮丝的哭声。

    我的天啊,我现在有了名为紧急事态,不会对不起任何人的正义大旗了。

    「好,我知道了包在我身上,我来帮你脱内裤。」

    说着,我再次打开门,而达克妮丝惊慌失措地对我说:

    「喂,等等,你等一下!……呜呜,可恶,没办法了……喂,和真,你至少把厕所窗户的窗帘拉上吧!这样把厕所弄暗之后总该……!」

    原来如此。

    可是……

    「我实在不该学千里眼技能的,真的是非常抱歉……」

    「啊啊啊啊真是的,你这个家伙怎么会那么方便啊!就是这样才可以在紧要关头一直一直都那么可靠,谢谢你!」

    完全陷入恐慌状态的达克妮丝莫名其妙的边哭边自暴自弃地向我道谢。

    这下真的已经濒临极限了吧。

    这时,达克妮丝的脸色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

    「用『Steal』!和真,隔着厕所的门对我施展『Steal』吧!你那招带有性骚扰色彩的『Steal』应该只偷得到我的内裤才对!让你看见我的内裤已经无法避免了,这样总比叫你把手伸进我的裙底,拉下我的内裤好多了!」

    原来如此,这是个好主意。

    可是……

    「刚才我近乎全力对你施展了『Bind』,又在置物间里用了『Freeze』,所以我的魔力已经完全用光了。」

    「把我刚才说你『在紧要关头一直都那么可靠』的那句话还有我的感谢还来!真是够了,真是够了,真是够了…………!」

    最后,我们采取的方式是由我稍微帮达克妮丝把内裤往下拉,她再用墙壁自己想办法脱掉。

    窸窸窣窣的声音让我非常好奇,不过我应该不需要继续待在这里了吧。

    正当我准备离开现场的时候——

    「和、和真!和真,在你离开之前先等等!出、出不来……!怎么办,出不来……!」

    达克妮丝痛苦地这么说。

    不,这种事情跟我说也没用啊。

    是憋太久造成身体异常了吗?

    无论如何,我现在能够做的事情也只有这样了……!

    我当场以轻快的节奏拍着手。

    「加油、加油,达——克妮丝。加油、加油,达——克妮丝。」

    「笨蛋,你为什么老是这样啊!是纸啦!卫生纸卡在卷筒上出不来!」

    啊啊,原来是这样啊,说清楚嘛。

    这个世界的卫生纸,使用的是破布或粗糙的草纸。

    纸本身在这个世界就已经不便宜了。

    卫生纸这种东西更是只有少部分有钱人才会用。

    就算我帮她抽出卫生纸好了,无法使用双手的她到底想怎么办呢?尽管心里这么想,我还是对着里面呼喊:

    「那我要打开喽——!」

    「你到底想打开什么东西啊?」

    不知不觉间,惠惠和阿克娅已经站在厕所的入口了。

    「——真是的,你们很笨耶……我们都在一起相处这么久了,事到如今看到那种状态也不会误会什么了啦。」

    我只是大略说明了一下,惠惠便理解了一切,没好气地这么说。

    真希望另外两个人可以学习一下她的理解力和知性。

    看着这样的惠惠,达克妮丝整个人缩在一起,畏畏缩缩地说:

    「呜呜……太丢脸了……」

    这时,惠惠她——

    「而且啊。」

    对达克妮丝还有阿克娅递出了护身符。

    「而且,像这样每天莫名其妙地搞得人仰马翻的,也比较有我们的风格啊。」

    然后这么说,露出看起来非常开心的笑容。

    在她的影响之下,达克妮丝和我也自然露出笑容……

    在如此和谐的场面之中,依然没想过要识相点的阿克娅一句话就让现场气氛降到冰点。

    「对了,最后有来得及吗?」

    关于这点,我也很好奇。

    5

    当天晚上。

    「还不来吗……」

    因为惠惠说今晚会来找我,所以我在自己的房间里迫不及待地等着她。

    我砸了大钱,买了很贵的酒送给老是来碍事的阿克娅。

    至于达克妮丝,我特地买了高品质的玛纳矿石,对她使用超强力的「Bind」,把她丢在自己的房间里面。

    她一面大叫着「我到底要为了这招付多少钱给你才够啊」之类的鬼话,还红着脸在地上蠕动,照那个样子看来应该一直到早上都动弹不得了吧。

    就在我坐立难安地等着惠惠的时候,一道低调的敲门声响起。

    「和真,你在吗?」

    「在在、在啊!请请请请进!」

    我的声音因为太过紧张而拔高,而惠惠似乎也一样。

    也不知道是用来代替抱枕还是要怎样,惠惠将动也不动,任凭她处置的点仔抱在胸前,才刚走进房间就紧张地吞了口口水。

    「你、你好……这么说来,我还是第一次在这种时间来和真的房间呢。」

    「是、是啊!明明都已经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超过一年了!」

    惠惠并没有劈头就进入正题,在我的房间里东张西望。

    对我房间里的东西有兴趣是无所谓,但要是出了什么差错可能会不小心被她看到那个,所以真希望她不要去碰放在衣橱上的东西。

    这时,显得有点坐立不安的惠惠低着头,默不作声。

    我们彼此都有点尴尬,暂时沉默了半晌。

    「我之所以在这种时间来到你的房间,是为了之前就说过想告诉你的那件事情……」

    终于,惠惠下定了决心,抱着点仔的手也多用了几分力。

    也不管点仔因此被勒到虚脱,脸已经红到耳根子去,连眼睛都发出红光的惠惠开了口……!

    「我想告诉你的事情就是……」

    「你想告诉我的事情就是……!」

    我吞了一大口口水,忍不住把脸凑了过去。

    「太太太、太近了啦,和真!请你等一下,用不着这么猴急啦!」

    「我才没有猴急呢,应该说距离不重要啦,快点继续说下去!」

    听我这么催促她。

    「我想告诉你的事情就是……没、没错!是、是关于这个孩子的事情!」

    惠惠如此表示,然后将她抱在手上的点仔朝我递了出来……

    「……咦?」

    「关于这个孩子的真实身分,我想先告诉和真一个人!」

    等等……!

    「不对吧,都这种时候了,你这个逊咖在说什么啊!你们几个动不动就说我是逊咖、胆小鬼、鲁蛇什么的,结果你自己还不是大逊咖一个!」

    「我、我才没说过那个什么蛇的呢!而且我想告诉你的,真的是有关这孩子的事情!」

    「骗子!惠惠是骗子!你明明就是想来找我甜言蜜语的才对吧,让我这么期待居然还见风转舵是怎样啊!」

    满脸通红的惠惠恼羞成怒地将点仔递了出来。

    「我一直瞒着大家,其实这个孩子不是普通的猫。」

    「我知道啦!毕竟我看过那个家伙吐火也看过它飞啊!」

    「……你在说什么啊?这个孩子虽然不是猫,但是再怎样也没喷过火或是飞起来喔。」

    「我之前就一直在说了,我真的有看过啦!住手,不准用那种怜悯的眼神看我!够了,现在不是说那种事情的时候啦!」

    没错,惠惠的爱意比身分成谜的猫重要多了。

    「快点,你应该还有别的事情想告诉我吧?快点鼓起勇气说出口吧!」

    「呜呜……」

    惠惠一点一点朝房门后退,我也同样一点一点逼近。

    「快点,说出来啊!应该说你根本已经算是说了一半了吧!你明明就一下子说喜欢我,一下子又说爱我的不是吗!」

    「我还没说过爱你好吗,请不要擅自扩大解释!」

    被我咄咄相逼的惠惠,或许是因为情绪太过激动了,闪着红光的眼睛变得比通红的脸色还要红,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最后,惠惠将她抱在手上的点仔用力塞给我。

    「你明明白天才跟达克妮丝做过那种事情,也太没节操了吧!今天你就先跟这个孩子一起睡吧!」

    略显恼怒的惠惠抛下这句话之后,便冲出我的房间。

    那个家伙白天还说得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其实还是有点在意吗?

    她刚才说今天先跟这个孩子一起睡,我可以当成是有一天可以跟这个家伙以外的人一起睡的意思吗?

    不对,应该说……!

    「结果又卖关子卖成这样了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