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九卷 红之宿命 第三章 与红发美女共谱一夜美梦!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九卷 红之宿命 第三章 与红发美女共谱一夜美梦!

    1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站在久违的王都正门前了。

    这里是王国的首都,有人瞬间移动到这里来大概早已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或许就是因为这样,守卫王都正门前的几名士兵对于我们突然现身也毫不惊讶。他们之所以注视着门外,一定是在警戒穿越前线,袭击而至的怪物吧。

    来到这里就让我想起心爱的妹妹爱丽丝,害我忍不住想走进王都里去,但他们应该还在搜索那个潜入王都却尚未被捕,神秘又帅气的谜样盗贼吧。

    要是当局感受到我身上散发出来的非凡气质,因为莫须有的嫌疑而对我使用测谎魔道具的话,那还得了。

    我慢慢放下背上的背包。

    「好。既然我们已经准备好旅行要用的东西了,照理来说应该立刻前往最前线的堡垒才对,不过我要先去找他们打听情报。我有个想法。」

    留下听我这么说之后一脸疑惑的大家,我走向正门前的士兵。

    「你好,辛苦了。哎呀,天气这么热还要工作,很累吧?」

    「哦,你们是旅行冒险者吗?也许你已经知道了,不过王都目前正在戒备魔王军的袭击。不要一直待在那种地方,要进王都去的话就快点。」

    对于态度友善的我,士兵依然戒备着四周,同时这么说。

    「不,我们没有要进王都。我们是听说这个国家陷入了危机才特地赶过来的,想说去位于王都附近的最前线的堡垒当援军。」

    「你说……援军?……有援军当然是求之不得,不过我看你的装备也没有多了不起,真的没问题吗?堡垒附近聚集了大量的敌方精锐喔。」

    虽然新买了昂贵的款式,我现在穿在身上的都是轻装备。

    乍看之下,大概真的看起来很弱吧。

    「喂喂,我劝你最好别太小看我喔。或许你看不出来,但我们可是拥有打倒魔王军干部的实绩呢……没错,我的名字是佐藤和真。或许你也听过这个名字?」

    「啥?你在说什么傻话啊,像你这种男人……」

    其中一名士兵以怀疑的眼神看着炫耀过去的战果的我,同时这么说的时候。

    「唔……喂,等一下!我不知道这个男人,不过跟在后面的那些人我见过!」

    另一个士兵看着坐在稍远的地方观望我们的互动的阿克娅她们,如此大喊。

    「真的,那个小个头的,我记得她是用爆裂魔法将整批魔王军炸飞的大法师!」

    「等一下,那是达斯堤尼斯大人!连能够只身接下众多怪物的达斯堤尼斯大人也在!」

    「那个蓝头发的大祭司我也认得!她是之前在魔王军袭击王都的时候不断施展支援魔法,到处治疗伤患的人!」

    士兵们忽略了我,指着她们纷纷这么说。

    我们之前来到王都的时候,参加过击退魔王军的战斗,看来他们还记得当时的事情。

    「各位都了解的话事情就好办了。没错,我们……」

    「啊,我也记得你!你是那个被狗头人杀死的男人对吧!」

    ……呃。

    「啊啊,这么说来是有那么一个人。有个得意忘形的家伙跑到前面去,结果被狗头人围殴。」

    「你太弱了,不可以来这种地方啦。距离王都很远的地方,有个叫作阿克塞尔的城镇,是新进冒险者聚集的地方。你先去那里练等级吧。」

    「这附近有很多很强的怪物喔。应该说,你是后面那些人的随从吗?就算是提行李的,还是要有点实力才行喔。」

    该怎么对付这些家伙呢?

    ……不,现在还是先别抱怨好了。

    我之所以向这些士兵搭话,其实有我的理由。

    「如你们所见,我们是一群武功高强的冒险者小队。队员结构也相当豪华,以我这个队长为首,有大祭司和十字骑士,还有两个大法师。」

    「真是太棒了!……所以,自称是队长的你的职业又是什么?」

    「……所以了。接下来,如此强大的我们,要去支援堡垒那边。但是,我们虽然武功高强,却不认得路。因此,如果有冒险者或士兵接下来要去堡垒那边的话,希望可以让我们同行。当然,我们也要请他们带路,所以不会收取护卫的佣金,请放心。」

    我没有理会士兵的问题,完成了我一开始的目的。

    虽然说是步行两天的距离,但听说前往堡垒的路上有很多很强的怪物。

    所以,我要以带路为名义,增加路上的旅伴。

    我们这边能够称得上是正常战力的,老实说只有芸芸一个人而已。

    因此,我们表面上表现得武功盖世,实际则是一路上请人保护。

    如此完美的计划——

    「很遗憾的,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敌军干部的攻击太过凌厉,现在已经是要将受伤的冒险者们逐渐后送的状况了。就连在最前线奋战的陛下和王子殿下都已经回来避难了。在这种状况下,才没有人会闲来无事特地跑到堡垒那边去呢。」

    「咦?」

    却因为眼前的士兵出乎意料的一句话而瓦解。

    不对吧,等一下,状况好像比我听说的还要糟糕许多耶。

    正当我僵在原地时,士兵又说了下去:

    「找人带路大概是办不到,不过相对的,我可以给你们前往堡垒的地图和怪物分布图。如果是寻常的冒险者我会阻止他们过去,不过如果是你们几位的组合应该没问题吧。你们要好好加油喔!我记得你刚才说,你的名字是佐藤和真对吧!我会确实告知冒险者公会和城里的人,说佐藤和真将率领一支勇敢的冒险者小队到前线去!」

    「……咦?」

    不,我正想重新考虑要不要去支援耶。

    「交给你们了,请你们拯救在前线陷入苦战的伙伴们吧!」

    「是啊,你们上次击退魔王军的状况我都看得一清二楚!你们一定没问题的!那就拜托你们了!」

    「好,我去向王都的居民们大肆宣传这件事!大家一定会很开心!」

    士兵们趁我说不出话来时擅自决定各种事情,还把路程的地图和怪物分布图交给我。

    「「「「那就麻烦各位了!」」」」

    「啊,好。」

    ——拿着地图的我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大家身边。

    「……你们看。我靠交涉手腕换来前往堡垒的地图和怪物情报。」

    「很有一套嘛,和真。我们离得太远,听不到你们说话,不过你的交涉术真是精采。」

    「和真比我预期的还要积极,吓了我一跳。那我们出发吧!」

    ……怪了?

    我是不是把自己的退路一条一条封死了啊?

    2

    ——从王都到堡垒的路程,顺利的话要是步行两天的距离,不过中间点有住宿设施。

    最前线那种危险地带当然没有马车要过去,离开王都的我们,以徒步的方式前往那个中间点。

    「各位,如果肚子饿了可以告诉我喔,我带了很多零食!还有,我也学了初级魔法,所以随时可以变出清水,口渴了也可以告诉我!啊,惠惠!那边很危险,不要过去,那边的路很容易坍塌!」

    「你很聒噪耶,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说个没完,又不是第一次去远足的小朋友!我们今天会走到很晚,现在开始就那么亢奋的话小心累死。」

    大概是因为和很多人一起旅行让她很开心,红色的眼睛因为兴奋而闪闪发亮的芸芸快步走在我们的前面。

    上次去红魔族的村落时,她也和我们一起走了一小段路,不过像这次这种会过夜的旅行感觉大概又不太一样吧。

    然后,还有另外一个人也静不太下来。

    「呐、呐,这是什么啊?那种飘浮在空中的绒毛,我在阿克塞尔附近没看过耶!」

    「嗯……喂,阿克娅,那是一种名叫凯诗柏莎的绒毛精灵,是完全不会造成危害的生物,所以别去惊动它……啊啊,我才刚说完你就这样!」

    阿克娅追着在附近飘荡的神秘毛球,眼睛闪闪发亮。

    「凯诗柏莎这种毛球精灵有一说是雪精的亚种,要是你过度欺负它们,统领它们的大精灵会跑来袭击你喔。」

    没有理会兴致勃勃地追着成群的毛球的阿克娅,我趁现在向惠惠确认一件令我很在意的事情。

    「呐,惠惠,带着这个家伙一起上路真的好吗?」

    说着,我看向喜不自胜地走在最前面的芸芸,指了指在她脚边跑来跑去的点仔。

    我觉得没必要特地带这个家伙到危险的最前线去,但惠惠却宣称这颗黑色的毛球有可能会派上用场。

    「这个只有到了当地才知道了。应该说,只要有这个孩子在我们身边,或许光是这样就能够牵制魔王军干部了。」

    即使我追问缘由,惠惠也不肯再多说什么。

    应该说,缠着经常给她东西吃的芸芸的那颗毛球,说它是邪神我也没什么感觉。

    「呃,喂,阿克娅。再玩下去真的很危险,差不多该放开它了吧?」

    「再让我摸一下啦。这个孩子轻柔的绒毛,让我想起了身在远方,和我相隔两地的爵尔帝。」

    「你和爵尔帝明明今天早上才刚分开耶。」

    听见如此和平的对话从我和惠惠的身后传来,让我不禁想怀疑这里真的是最前线吗?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

    完全松懈下来的我,感觉到感应敌人技能传来的强烈警告。

    因为最近过于安逸,太久没有感受到技能的气息,害我的反应慢了半拍。

    正当我想警告大家时……

    「等一下,前面的冒险者!别想再往前走了!想通过这里的话,就把财物留下来!」

    ——前方出现了一群全副武装的男人,说着这种老掉牙的台词,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看见那群满脸胡渣,打扮也不太干净的人,让我兴奋到了极点。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这还是我第一次碰上可以说是奇幻世界王道的事件。

    而且,阿克娅的心情似乎也和我一样。

    「和真,是山贼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山贼耶!原来在这个怪物泛滥的世界还有人从事山贼这种没效率的职业,吓了我一跳!」

    说着,阿克娅以闪闪发亮的眼睛看着那群男人。

    我原本以为异世界这种地方,治安一定很差,联络道路上一定都有盗贼。

    我所熟知的奇幻世界,必定是这种状况。

    然而,现实却是非常残酷,在这个怪物泛滥的世界,想要在没有坚固城墙的城镇外面生活,当山贼维生,只能说是异想天开。

    会这样也很正常,如果战斗能力强到能够在栖息着众多怪物的环境当中过着野外求生生活的话,比起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猎物出现的山贼,不如正正当当地当个冒险者还比较好赚,也比较有办法过安全而舒适的生活。

    冒险者要说不稳定是也很不稳定,不过总比遭到通缉而无法进入城镇,又得过着随时畏惧怪物和骑士团的生活还要强上许多。

    山贼就是以如此笨拙的方式生存的稀少人种。同时,因为遇见这样的山贼而感动的人,似乎也不只我和阿克娅。

    「和真、和真!号称比大葱鸭还要稀少的人型怪物——山贼出现了耶!」

    「真的耶,是山贼!我独自出外旅行过好几次,但这还是我第一次亲眼看见山贼耶!回到红魔之里后我要向大家炫耀!」

    两名眼睛闪闪发亮的红魔族这么说,似乎让男人们相当生气,纷纷咬牙切齿了起来。

    这时,我发现达克妮丝分外安静。

    不对,我错了。

    她整个人轻微地颤抖着,看来她是因为遇见了一直以来寻求的存在而开心到发抖吧。

    见我们一点也没有表现出害怕的样子,山贼们愤慨了起来。

    「喂,你们是不是瞧不起我们啊!我叫你们快点把钱拿出来!」

    看似头目,眼睛布满血丝的大胡子男这么威胁我们。

    是样板耶!

    真的是完全照样板走的山贼!

    就在我越来越感动的同时,达克妮丝挺身而出,挡在我身前。

    「你们这些家伙看起来就没有好好洗澡,身上充满男人的体味!又因为在山上过着禁欲的生活,眼中闪烁着欲望的光芒!即使出现的是柔弱的女子,也会尽全力糟蹋对方的山贼们啊!我达斯堤尼斯·福特·拉拉蒂娜怎么说也是女骑士,面对你们可不能就此退让!」

    站上前去护着我们的达克妮丝如此报上自己的名号,脸色泛红到前所未见的程度。

    「达斯堤尼斯……?」

    「喂喂喂,那个家伙刚才说了达斯堤尼斯对吧?」

    「达斯堤尼斯就是那个达斯堤尼斯家族吗?这么说来,那个家伙是金发碧眼!那是贵族的特征!」

    丝毫没有理会七嘴八舌地议论纷纷的山贼们。

    「你们叫我们留下财物,但反正光是这样还无法解决对吧?我知道你们看着我们的眼神是什么意思,等到我们解除武装之后你们一定会这么说对吧!『喂,仔细一看,这些家伙都是上等货色嘛!嘿嘿嘿,这样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

    之前才宣告过今后要表现得像个淑女的变态滔滔不绝地说着这些奇怪的蠢话时,眼前的男人们早已做鸟兽散,纷纷逃走了。

    「当然你们也不可能就此罢休!『头目,在卖掉之前先让我们试试看嘛』,一定会有人这样表示!然后看似头目的你就会一边贼笑一边这么说!『好啊,当然好了。看着这种上等货色我们怎么可能只是干瞪眼……』……唔……喂,你们怎么了?怎么突然跑掉了?到底是何居心!」

    见山贼们背对着我们逃跑,达克妮丝显得相当困惑。

    「既然有贵族在,就表示肯定有骑士团在附近待命!大家快逃!」

    「而且我现在才发现,她们那对红色眼睛……是红魔族!」

    「喂,等一下,有这么一群妙龄女子在眼前耶,你们这样对吗!放心,没有骑士团!等一下,拿出你们身为山贼的尊严……!」

    我压制住一面说蠢话,一面追着山贼到处乱跑的达克妮丝。

    3

    「真是的,都怪你一直追着那些家伙不肯罢休,事情才会变成这样。」

    「呜……但、但是,身为骑士,我没有办法纵放那些会危害人民的家伙……」

    天色已经完全变暗,完成野营准备的我们正围着营火休息。

    都怪某个笨蛋一再提议要打击山贼,搜索周边,害我们无法前往原本预计要抵达的中继地点。

    「可是,我也很想击退山贼呢。打倒那种稀有怪物会掉钱喔。」

    「喂,别说野生的山贼是怪物啦。」

    而且,就算对方是罪犯,这种行为也是强盗取财。

    「话说回来,在外面过夜的话应该要有人负责守夜吧?不提防怪物的话太危险了。」

    阿克娅往营火里丢了根小树枝,并且搅拌着吊在上面的锅子里面的东西,同时这么说。

    锅子里的炖菜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呜……抱、抱歉。我来负责守夜好了。我对自己的体力很有自信,大家尽管睡吧。」

    「达克妮丝小姐,我觉得这样很像在露营,我很开心喔!放心吧,我来负责守夜!包在我身上!」

    芸芸以开朗的声音对一脸歉疚的达克妮丝这么说。

    她看起来不是在安慰达克妮丝,而是真的很开心。

    抬头看着这样的芸芸,惠惠冒出这么一句话:

    「……你不可以再熬夜了喔。反正你一定因为太期待这次的旅行,从昨天晚上就没阖过眼对吧?」

    「你、你怎么知道!」

    简直就是远足前一天晚上的小朋友。

    「守夜的工作我会负责啦,毕竟我是个夜猫子。而且我还有感应敌人技能和夜视技能。吃完饭之后就把火熄了吧,以免被怪物发现。」

    对于我的提议,达克妮丝一脸歉疚地低下头说:

    「抱歉,和真,追根究柢来说,原因明明就出在我没有深思熟虑的行动……」

    「就是说啊。你也已经算是成年人了,不要随便跟着不认识的大叔跑掉好不好?」

    「放心吧。刚才是因为冒出山贼那种形同女骑士的天敌的家伙,我才会失去理智。我已经下定决心,只会让特定对象凌虐我了。」

    「我不太懂你在说什么,而且也不想懂,不过既然是这样就没问题了。」

    达克妮丝一脸认真地脱口说出这种蠢话,我也一脸认真地这么回应。

    ——事情发生在我们吃过有点晚的晚餐,走得很累的大家都已经睡着,过了好一段时间以后。

    熄掉营火之后,我一个人守夜,同时千方百计试图将千里眼技能的夜视能力加以提升,以便偷看大家的睡脸。就在这个时候——

    夜色之中,距离没有多远的地方。

    我的感应敌人技能,察觉到微弱的怪物气息。

    既然已经熄灭了营火,像今晚这种没有星光的阴天,即使是夜行性的怪物,在这种黑暗之中要找到我们应该也没那么容易……

    尽管如此,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摸黑碰了所有人,发动潜伏技能。

    单看这个构图很像是我在夜袭睡着的大家,但这是紧急避难的措施,我并没有做出任何亏心事。

    总之,这样应该就不会被发现了吧。

    ……然而,这个想法只维持了非常短暂的时间,我以感应敌人技能察觉到的那个气息,很明显正在往我们这边过来。

    现在的时刻应该连日期都还没换吧。

    就在这个时候,我想到了怪物是什么来头。

    对方一定是来找阿克娅的不死怪物。

    我记得和阿克娅两个人潜入地城的时候也一样,当时潜伏技能也起不了作用,害我们被大量的不死怪物包围。

    没办法了,要叫醒大家吗?

    但是,如果要叫醒大家,开始战斗的话,就得点火才行。

    这样可能会吸引其他怪物过来,更重要的是,不死怪物的外观在火光之中看起来格外具有震撼力。

    如果是一两只僵尸或骷髅的话,我一个人应该也有办法解决吧。

    而且我有千里眼技能,等到怪物靠近一点之后再拿弓狙击个几箭打倒敌人好了。

    我一派轻松地这么想,静静等待怪物来到附近。

    这时,我听见一个沉重,而且非常令人不舒服的声音。

    ——溜。

    听起来很像拖动某种潮湿的东西的声音。

    ——溜。

    而且,至少绝对不是僵尸那种大小的生物能够发出来的声音。

    我试着定睛凝望,但不知为何看不出敌人的外型。

    总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于是我在情非得已之下只好叫醒大家。

    「喂,有东西要过来了。我猜大概是不死怪物……喂,醒醒啊。阿克娅,阿克娅!」

    其他三个人都立刻睁开眼睛,但这种时候最需要的家伙却没有醒来。

    这个家伙明明是吸引不死怪物过来的元凶却一直狂睡到最后是怎样啊。

    ——溜。

    我拔出刀,对准那个沉重的声音传来的方向进入备战状态。

    「喂,谁把那个白痴叫醒!还有,不知为何,我的夜视能力无法看清敌人的轮廓。我要点火了喔!」

    达克妮丝将大剑连同剑鞘一起拖到手边之后站了起来,惠惠则是用力摇晃阿克娅。

    「阿克娅,阿克娅!快点醒过来啦,好像是不死怪物耶!」

    听见惠惠的声音,阿克娅依然动也不动。

    「我好困喔——……跟它说今天我就先放它一马——……」

    「你这个该死的笨蛋,是要睡到多迷糊啊!它是过来找你的,快点起来处理掉啊!『Tinder』——!」

    我灌注了比平常还要多的魔力,扬声对前方的地面施展了点火魔法。

    魔法的火星在没有火种的地面燃起火光。

    尽管灌注了大量的魔力,应该还是会立刻熄灭吧。

    看见火光中的东西,我才明白为什么夜视技能会看不出那是什么。

    那只怪物早就已经进入我的视野之中了。

    之所以看不清它的轮廓,纯粹只是因为那只怪物大到不像话罢了。

    「啊……啊哇哇哇……怎……怎怎怎、怎……!」

    惠惠看见那只怪物,不知所措到出现了怪异的言行。

    「不会吧……怎、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就连至今应该面对过众多强敌的芸芸也带着僵硬的表情,不住后退。

    平常面对强敌时总是喜出望外地冲上前去的达克妮丝也只敢观察状况,紧张地吞了口口水。

    「……快、快点把阿克娅……把、把阿克娅叫醒……」

    我仰望着挡在眼前的那个家伙,茫然低语。

    「————————————!」

    难以言喻的叫声在暗夜之中大响。

    那个怪物似乎是在放声咆哮,但是声带已经腐烂剥落,所以只能够发出那种声音。

    怪物张开巨大的颚部,每次打算出声的时候,就会从口中喷洒东西出来,散落在四周。

    从口中喷出来,掉到地上就会发出潮湿声音的东西,是它身上的腐肉。

    「即使已成为不死怪物,但再怎么说也是龙。身为圣骑士,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誉!你们三个退到后面去!」

    达克妮丝将我们护在身后,拔出大剑,进入备战状态。

    「——————————————!」

    或许是感觉到达克妮丝散发出的敌意,怪物再次发出成不了声的咆哮,拖着巨大的身体往我们这边过来……!

    「阿克娅——!阿克娅女神——————!有龙!龙僵尸现身了!快点!拜托你,快点处理掉那个家伙——————!」

    巨大的身躯只要整个压上去,就能够轻松压扁民宅。

    那只龙僵尸展开翅膀之后,原本就已经十分巨大的身体看起来又胀大了一圈。

    带着几乎要落入绝望深渊之中的心情,我不断呼喊着阿克娅。

    只有唯一一个毫无危机意识的阿克娅翻了个身,似乎在嫌我们吵。

    「嗯——……不过就是龙僵尸嘛……只要爵尔帝一出马……」

    「你这个睡昏头的白痴快给我起床,小心我把你丢去喂龙僵尸!」

    龙僵尸朝着达克妮丝扑了过去!

    4

    「『Turn Undead』——!」

    中了阿克娅的魔法,龙僵尸发出成不了声的惨叫,在光芒之中遭到净化。

    对付不死怪物的时候,这个家伙真的很可靠。

    我正想对阿克娅表达感谢之意时……

    ……?

    不对,等一下,仔细想想,吸引这只龙僵尸过来的也是这个家伙啊。

    我看向倒地不起的达克妮丝,芸芸和惠惠正陪在她身边。

    「达克妮丝!振作点啊,达克妮丝!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快点醒过来吧!」

    「惠惠,不可以这样摇晃她啦!这这这这种时候更应该冷静——!」

    如果阿克娅一开始就乖乖起床净化龙僵尸的话,保护我们的达克妮丝也不会像这样昏过去了。

    「哼哼,看来即使是龙僵尸也不是我的对手呢。和真,尽管必恭必敬地崇拜我吧啊啊啊啊啊——!」

    我不发一语地伸出双手,夹住阿克娅的脸颊,施展了「Drain Touch」。

    「喂,你干嘛啦!突然对我用那招我是要怎么抵抗啦!」

    泪眼汪汪的阿克娅挥开我的手,如此抗议。

    「我就是为了不让你抵抗才偷袭你啊!你看看达克妮丝的惨状!那只龙僵尸是被你吸引过来的耶,叫你起床处理你就该乖乖起床!我要你把体力分给我,弥补我因为守夜而不能睡觉的分。」

    「咦咦!我、我才不要!刚才我是被你偷袭才中了招,下次可没那么好了,我要抵抗你的『Drain Touch』可是轻而易举。就连真正的巫妖想吸收我都抵抗得了,有本事你就吸吸看啊!」

    这个家伙未免也太自我中心了吧!

    我决定先放着摆出奇怪的架势提防着我的阿克娅不管,跑到达克妮丝身边,以「Tinder」点起火光,观察她的状况。

    在我想尽办法吵醒阿克娅的时候,达克妮丝只身扛下了龙僵尸的所有攻击,而她……

    「『Heal』!……不愧是达克妮丝。龙僵尸虽然少了与生俱来的喷火能力,但因为化为不死怪物而解除了肉体的限制,其物理攻击力可能比活生生的龙还要高呢。正面接下了龙僵尸的攻击,真亏她没有变成肉饼。」

    阿克娅一面对达克妮丝施展恢复魔法,一面说出这种骇人听闻的话。

    仔细想想,达克妮丝会这么彻底的躺平也很稀奇。

    可见最前线这一带的怪物就是凶恶到这种地步。

    ……话说回来,既然有龙僵尸的话,就代表也有普通的龙吧……

    不对,我没记错的话,这附近的怪物分布图上有龙僵尸的名字,但没有写到龙,所以我希望真的没问题。

    在铠甲扭曲变形,整个人昏过去的达克妮丝身边,惠惠和芸芸忧心忡忡地看顾着她。

    ……这时,我发现到一件事情。

    「这下糟了。刚才在战斗中使用魔法所发出的光和『Tinder』的火光吸引怪物往我们这边过来了。感应敌人技能的反应相当剧烈。没办法了,我们移动吧。阿克娅,你和达克妮丝的行李我会帮忙拿,你负责背达克妮丝。」

    「咦咦!你叫我背达克妮丝,可是穿着铠甲的达克妮丝超级重耶!而且,我们要在这么阴暗的环境当中移动吗!」

    我以俐落的动作收拾着行李,同时这么说:

    「你对自己施展增加肌力的魔法啦。虽然我办不到,不过你的各项参数除了运气和智力以外都很高,只要用了那招就背得动了吧。顺便也对我施展一下。我要扛三人分的行李,没有支援魔法的话太吃力了。惠惠和芸芸各自捉紧我的左右手吧。我会牵着你们两个的手,凭着夜视能力前进,你们小心不要跌倒了。」

    说着,我一口气扛起大家的行李。

    唔……果然很重……!

    「达克妮丝是怎样,就算穿着铠甲也未免太重了吧?而且,大概是因为被龙僵尸咬过,这个孩子身上有种酸酸的臭味……」

    「……因为达克妮丝一身肌肉啊。她很在意这件事,你可别不小心说出来喔。」

    ——背着身穿铠甲的达克妮丝的阿克娅每走一步,就会响起铠甲的金属碰撞声。

    在乌云密布,不见星光的夜空底下,我们在黑暗之中前进。

    夜视能力比我还强的阿克娅一面走在最前面,一面开心地说:

    「不知怎地,像这样摸黑走路,让我想起跟和真两个人潜入地城的那次。我还记得,那个时候和真想趁着一片黑摸我屁股,还差点得逞呢。」

    「喂,你别想散播不实谣言,小心我把你丢下来喔,混帐。」

    我们在黑暗中如此斗嘴,让惠惠忍不住笑了出来。

    「明明才刚碰上龙僵尸,而且目前仍然在这种危险地带逃离怪物的追踪,我却感觉到很放心,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明明就不能算是多强的小队,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却让我觉得无论碰上任何麻烦都不会有问题。」

    这么说的惠惠,握着我的手也多用了几分力。

    ……这种不经意的一个小动作就可以牵动我的心弦,让我觉得自己很窝囊。

    「好好喔……会不会有那么一天,我也能结识像和真先生你们一样的伙伴呢?」

    同样握着我的手的芸芸这么说,听起来好像很羡慕我们……

    这时,握着我右手的惠惠的手,不知为何突然用力收紧。

    「应该没办法吧。芸芸得先从交到朋友开始做起才行。」

    「!」

    「你、你这个家伙,干嘛突然耍毒舌破坏这么感人的美好气氛啊!」

    5

    走了好一阵子,达克妮丝终于醒了过来。

    心想都已经起步了就干脆继续走下去的我们,在看见疑似中继地点设施的灯火时才松了口气。

    之前就听说这里有个住宿设施,而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栋大小相当于贵族宅邸的建筑物,四周还围着坚固的围墙。

    朝着灯光走过去之后,一个很有特色的招牌映入眼中。

    「这个住宿设施是温泉旅店啊……说到温泉,就让我想起大家一起去阿尔坎雷堤亚的那一次呢。」

    一脸怀念地这么说的惠惠轻轻笑了一下,而达克妮丝也附和着说:

    「嗯,我记得那个时候,在男澡堂里的和真还为了想打探正在泡澡的我们的状况,竖起耳朵听得很认真呢。」

    「和、和真先生,原来你做过这种事情啊……?」

    哎呀,芸芸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看垃圾一样。

    「和真,像这种边境的温泉旅店多半都是男女混浴。我希望和真在我们洗好之后再去洗,不然我怕我们会有危险。」

    「你再怎么自我感觉良好也该有个限度吧,我也有选择的权利耶。」

    我和阿克娅双手互握,扭打了起来,这时惠惠开心地说:

    「那我们进去吧。座落在这种地方的住宿设施应该没什么人才对。感觉一定像是我们包场了吧。」

    「我要第一个下去泡澡!还是要大家一起泡?」

    「我当然是没问题啦。」

    最后跟风这么说的我,就像是没开过口似的直接被大家忽略了。

    「请等一下,阿克娅之前曾经害阿尔坎雷堤亚的温泉报销不是吗,阿克娅要最后一个泡。」

    「没关系啦,偶尔大家一起泡也不错啊!这样也是一种旅行的醍醐味。」

    「大家一起泡澡……一起泡澡啊……」

    以尖细的声音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个没完的女生们就这么走进深夜的旅店之中。

    ……你们也理我一下嘛。

    这时,惠惠转过头来,对着被独自留下来的我说:

    「不然你要和我一起泡吗?」

    说完,她戏谑地轻笑了几声。

    喂,你是怎样?要是我在这种时候说「好啊一起泡啊」,你还不是会慌张起来。

    这时,达克妮丝也一样转过头来,对心中有点动摇的我说:

    「我们会尽量早点离开澡堂,在那之后你就可以尽情泡澡了。我知道你泡澡的时间莫名的久。」

    日本人泡澡就是那么久嘛。

    「还是,如果你想要的话,我也可以像之前那样帮你洗背喔?」

    停下脚步的达克妮丝,也露出和惠惠一样的表情这么说。

    「现在是怎样,你们到底是怎么了?俗话说人们在出外旅行的时候会变得比较开放,不过你们说话之前还是得经过脑袋喔。再说,你们就算嘴上说那种令人误会的话,等到我认真说出『那就拜托你们了』的时候……」

    「好啊,到时候我们就一起泡澡吧。」

    「是啊,如果你有那个胆量的话,我任何时候都可以帮你洗背喔。」

    不知道是不是早就猜到我会那么说,她们两个露出挑衅的表情,像是套过招似的,对我如此表示。

    ……怪了?

    这是怎样,她们两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容易攻略了?

    现在是我随便推,她们就会随时倒的状态了吗?

    怎么办,我干脆真的说出「那就拜托你们了」算了。

    「那我们走吧,和真。」

    这时,看见惠惠对我露出的那种完全放心的开心表情,我终于懂了。

    那个眼神,显示出她认为我只是嘴巴说说其实不会真的动手,完全信赖我。

    6

    ——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

    老实说,她们那么说,让我很想和她们做色色的事情,和她们亲热一番,真的非常想。

    但是,我又不想背叛她们的信赖与期待。

    那两个家伙是怎样啊?她们到底是怎么看待我的啊?

    比方说惠惠,她明明会随口说出不讨厌我,以开玩笑的口吻说出喜欢我,却迟迟没有说出请和我交往之类的关键话语。

    比方说达克妮丝,我们明明差点就要跨越最后一道界线了,回到家随时都能够发展成那种关系之后,她又突然不发动攻势了。

    那两个家伙到底是怎样啦!

    我搞不懂女人心啦,如果我主动出击就没问题了吗?

    虽然我觉得应该会成功,但要是她们说出「是你会错意了」之类的台词的话,我可没办法继续和她们相处在一起。

    可恶,我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本来就这么胆小吗?

    应该说,我真的喜欢她们两个吗?

    优柔寡断的我就连这个也搞不清楚。

    而且,如果是接受梦魔服务之后的话,我说不定还会说自己其实没那么喜欢她们。

    我也觉得自己这样很差劲,但是在现在这么烦闷的状态下烦恼这种事情,我大概也找不到正确答案。

    总之,我还是先去泡个澡,在澡堂里好好思考一下再说吧。

    决定晚点再做出结论之后,我来到更衣室脱掉衣服。

    ——这时,正当我站在镜子前面,心想提升了好几个等级之后,我的体格似乎也变得相当不错了,同时摆出各种姿势的时候……

    我们抵达旅店的时候早已过了午夜时分,现在照理来说应该不是有人会来泡澡的时间才对,浴场里却传出有人怡然自得地哼着歌的声音。

    那个悦耳的哼歌声,告诉了我里面的人是女的。

    明明大家都知道我会在她们之后来泡澡,里面却还有人。

    这个状况是怎样,惠惠或达克妮丝又想捉弄我了吗?

    她们就那么看不起我,以为我是什么都不敢的软脚虾吗?

    ……好,我决定了。

    我决定不再烦恼了。

    无论这里面是惠惠还是达克妮丝,只要她敢半开玩笑地勾引我,借此捉弄我的话,我就要干脆推倒她。

    既然敢这么小看我的话,就算她哭着道歉我也会毫不客气地跨越最后的一道界线。

    什么小队里的和气,我管不了那么多了。

    做出这个决定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情豁然开朗,突然觉得之前那些烦恼很蠢。

    那样一点也不像我。

    没错,我要活出自己的本色。

    胸怀澎湃心思的我,对着拉门伸出手,用力拉开之后——

    发现里面是一位红发大姐姐正在泡澡。

    「……哎呀?我还以为是谁,结果来了一个令人相当怀念的脸孔呢。你还记得大姐姐吗?我们之前在阿尔坎雷堤亚的温泉见过……」

    那个女人露出柔和的笑容,似乎想对我说些什么,但她的话还没说完,我就毫不犹豫地断然告诉她:

    「我要宰了你!」

    「什么意思啊!」

    ——我拉开了和还在害怕的大姐姐之间的距离,缓缓泡进温泉里。

    「哎呀~~好舒服的温泉啊。话说回来,你也用不着那么害怕啦,我只是因为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状况却有点不如预期,应该说是我误以为在里面的是我的同伴罢了。」

    「是、是喔?话说回来,一个几乎算是第一次见面的人突然说要杀了我,我不害怕才奇怪吧。该怎么说呢,刚才你的眼神很认真,身上也爆发出杀气……」

    大姐姐那对令人联想到猫科动物,很有特色的黄色眼睛依然透露出惧怕之色。

    「放心啦,我好像也想起大姐姐是谁了。你是在阿尔坎雷堤亚的时候,因为我盯着你的胸部狂看,结果差点哭出来的大姐姐对吧?我记得你啊,因为你的胸部那么大。」

    「那、那个……这样说好像不太对,不过我和你才见过第二次面而已,你却口无遮拦地说什么大不大的,应该算是所谓的性骚扰吧……」

    「不,我已经决定了。我决定不再隐藏自己,不再自欺欺人了。我要活得像自己,不再忍耐任何事情,活出自己的本色。」

    「乍听之下这好像是一件好事,但是在现在这个状况听你这么说,让大姐姐非常担心自己的安危就是了……」

    不知为何,大姐姐看着我的眼神显得更加畏惧,将肩膀以下的部分都泡进白浊的温泉里,藏起自己的裸体。

    我明明就这么善良,却觉得她好像非常提防我的样子。

    这时,我想起遇见这位大姐姐的时候的状况了。

    我记得,这个人之前和那个在阿尔坎雷堤亚从事破坏行动的魔王军干部,死亡剧毒史莱姆汉斯对话的时候,语气听起来就像是他的同伴。

    也就是说,这位大姐姐也和魔王军有关,照理来说我也不应该放下戒备才对……

    「对了,你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啊?我记得你说自己是冒险者对吧。这一带有很多可怕的怪物喔。这样说或许很没礼貌,不过你看起来实在不是很强的样子,没问题吗?」

    大姐姐如此表示,听起来不是在怀疑我,而是纯粹在担心我的样子。

    大姐姐这样的态度,让我不禁乱了阵脚。

    照理来说,身为一个冒险者,我应该设法套出这个人的真实身分才对,但奇妙的是,我并不讨厌这个几乎算是第一次见面的大姐姐。

    「没问题啦。我确实很弱,不过这次有个很可靠的红魔族跟着我。话又说回来,说真的,我也不想来这种地方,但是我的同伴坚持要来。不过,大姐姐又是为什么来这里啊?」

    「我?这个嘛……我算是来泡我最喜欢的温泉,借此犒赏每天都很努力的自己吧。另外就是,虽然我不觉得能够轻松找到,不过我正在找对我非常重要的伴侣。」

    大姐姐如此表示,听起来像是在打高空似的。

    「伴侣啊。你是在找恋人吗?」

    「嗯——不是恋人耶。应该说是搭档,或是力量遭到封印的另一个我吧……不过,我现在已经呈现半放弃状态了。」

    大姐姐如此表示,露出略显失落的表情。

    「放弃?这又是为什么?我的同伴当中有人对这种脑筋有问题的……不对,应该说是对比较特殊的问题了解得很多,不然干脆找她商量看看如何?反正她正好也在这间旅店。」

    「呃……你说的那个人不用猜也是红魔族对吧?放心吧,我不是那种路线的人,你不用放在心上。」

    尽管表情僵硬,大姐姐还是露出笑容。

    「这样啊?既然是这样那就算了……不过,如果只是吐苦水的话我可以听听,你有话尽管说,不用客气喔。」

    听我一派轻松地这么说,大姐姐也略显开心地表示:

    「哎呀,你愿意听我吐苦水啊?……很久很久以前,在红魔之里的某个地方,有只该说是另外一半的我或者是我的伴侣或者是邪神的……总之,有只算是我的搭档的黑猫被封印在一座坟墓里面。」

    大姐姐如此表示,害我觉得好像在那里听过这个故事。

    总觉得,最近好像有两个红眼睛又老是闯祸的家伙告诉过我类似的故事。

    「和我一起得到解放的时候,或许是因为积怨已久吧,它变得不太听话。所以,我就让它暂时再沉睡一段时间……结果,当我觉得差不多是时候了,过去看它的时候,封印早已被解除,我的搭档也不知道被谁带走了。」

    我觉得应该没那么巧,不过……

    「……冒昧请教一下,你说的那只黑猫搭档,会不会在空中飞,或是吐火啊?」

    「抱歉,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大姐姐完全变得一脸严肃,一副想说「你这个家伙在说什么啊」的样子。

    不对吧,给我等一下,开口闭口又是邪神又是封印的人,凭什么摆那种脸给我看啊。

    我整理了一下心情之后说:

    「没有啦,我有个红魔族队友,她宣称自己养的黑猫是邪神……」

    就在我说到这里的时候,大姐姐突然脸色一沉。

    「……红魔族养的黑猫?那个名字我真的觉得不太好,但她说那只黑猫是邪神对吧?」

    「是、是啊……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那个家伙还宣称自己的前世肯定是破坏神无误,所以我觉得还是别当真比较好。」

    尽管因为大姐姐突如其来的转变而感到困惑,我还是这么说。

    「这、这样啊?不过我还是问一下好了。那只黑猫……我想想,它会不会特别亲近怠惰的人啊?」

    「……不知道耶?我觉得那只猫最亲的应该是我才对,不过我不觉得自己特别怠惰啊。刚组队的时候我是工作得最勤奋的,我也自认是队友当中最具备常识,最正常的一个人。」

    「这、这样啊……还有就是,它会不会非常凶暴啊?」

    大姐姐不知为何显得有点退避三舍。

    「它胆小到会被刚出生没多久的小鸡追得到处逃窜喔。」

    「谢谢你,我问够了,那不是我在找的黑猫。」

    听完我的回答,大姐姐像是确定了什么事情,用力点了点头之后,便起身离开浴池,包在她身上的毛巾不断滴着水。

    「那么,我先离开了。这一带是和魔王军展开激战的地带。除此之外,这一带的治安也差到我刚才还碰到难得一见的一群山贼。可以的话,你还是回王都去比较好喔。」

    语毕。

    大姐姐像猫一样眯起它黄色的眼睛,对我露出温柔的笑容。

    「……该怎么说呢,我总觉得大姐姐给我的感觉不像是外人耶。这种奇怪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呢?啊,我这不是在搭讪你喔。」

    我自己也觉得说这种话很奇怪,却还是脱口而出了。但不知为何,大姐姐听了不是露出一脸狐疑,反而是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这……该怎么说呢,这还真巧啊。我也觉得你不像是外人呢。正因为如此,我才会像这样,在每次见面的时候都给你忠告……或许,你曾经偶然在某处遇见另外一半的我,还照顾过它吧。」

    大姐姐半开玩笑的这么说完,便开心地笑着离开浴场。

    目送着这样的大姐姐的我,尽管知道她和魔王军有关系,但不知为何就是无法将她当成危险分子……

    如果有机会再见面的话,到时候我一定要问清楚那位大姐姐为什么会加入魔王军……

    「……糟糕,我忘记问那个大姐姐叫什么名字了!」

    7

    隔天早上。

    在正式的住宿设施好好休息了一整晚的我们,意气风发地前往堡垒。

    「和真,你今天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呢。昨天你好像很晚还在泡澡,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好事啊?」

    走在前往堡垒的路上,惠惠开心地对我这么说。

    「是啊。昨天晚上我在你们之后去泡温泉,结果和之前在阿尔坎雷堤亚认识的一个超级漂亮的大姐姐重逢了。」

    听我开心地这么回答,惠惠整个人静止不动。

    「是、是喔?那真是太好了呢。既然如此,就表示你们一起泡澡了是吧?」

    「就是这么回事呀。嗯,她真的很大。说不定比达克妮丝还要大呢。」

    达克妮丝似乎也在听我们的对话,在我这么说之后就做出了过度反应。

    「你干嘛突然说这种话!应该说,我们也不过稍微没注意你一下,你这个家伙就干出这种好事来……不过,一个女人只身出现在这种冷清的中继地点旅店,未免有点可疑吧?」

    背着在昨天晚上的战斗当中扭曲变形的铠甲,表情看不出来是在生气还是在害羞的达克妮丝,对我说了有点像是在说教的话。

    「没问题啦,那个大姐姐毋宁说是个给了我各种忠告的好人。阿尔坎雷堤亚的时候也是,昨天晚上她也说自己遇见了山贼,所以叫我要小心呢。」

    听我一派轻松地这么说,对我们的对话充满兴趣的芸芸歪着头表示。

    「不好意思,那个人遇见了山贼还好吗?我想,她遇见的大概就是那个时候跑来纠缠我们的山贼吧?既然是个美女大姐姐,我实在不觉得她能够安然无恙……」

    「这样啊。瞧你一脸乖巧的样子,却还是一样心思不纯正,满脑子不可告人的妄想嘛。」

    惠惠一边避免踩到在她脚边不停跑来跑去的点仔,一边在芸芸提出疑问的时候,这么插嘴调侃她。

    对耶,这么说来芸芸确实没说错。

    那个大姐姐碰上山贼,怎么能够安然无恙啊?

    ……也罢,这就表示她再怎么说也是和魔王军有关的人吧。

    或许只是外表看不出来,其实她的战力相当高强。

    不过,就算听见这种疑问,我对那位大姐姐还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照理来说,知道那个大姐姐可能击退了山贼之后应该特别提防她才对,但或许是因为一起泡过好几次澡吧,我还是不认为她会有多危险。

    「你给我等一下,对方是山贼耶,正常人都会这么想吧!再说,惠惠根本没资格说我心思不纯正吧!你明明就跟和真先生一起洗过澡,盖过同一条被子不是吗!」

    「喂,那种事情我自己提无所谓,但从别人口中听见会让我很害羞,所以别再说了!」

    看着因为之前拿奇怪的事情来说嘴结果现在遭到反击的惠惠,我回想起那个大姐姐。

    「……真的有够大的。」

    「「!」」

    ——接下来的路途上,除了和昨天一样继续到处追着凯诗柏莎玩的阿克娅遭受突然出现的毛球大精灵反击而被弄哭以外,没有发生什么值得一提的事情。

    终于,在天色开始变得昏暗的时候,我们抵达了目的地,也就是堡垒。

    「——好大啊……」

    然后,我们现在全都抬着头,仰望大小和王城相去不远的堡垒。

    不愧是维持最前线的堡垒,外墙看起来相当坚固,想要破坏也不是那么容易。

    据说有约莫一千个人在里面生活的这个堡垒,光是座落在那里便足以散发出压倒四周的存在感。

    「这座堡垒真的因为仅仅一个魔王军干部而快要被攻陷了吗?再怎么说,就算是干部也太勉强了吧。」

    「我也这么觉得,但是魔王军干部级的敌人全都是能够只身毁灭一座都市的强者。照理来说,我们能够轻松打倒那么多魔王军干部这件事情本身还比较奇怪。」

    听了达克妮丝的回答,我回想起魔王军的干部们。

    ——面对众人围攻也没有露出任何破绽,拥有压倒性的剑术,具备不死者的无限体力以及高强的魔法抗性,面对任何强敌都能够以死亡宣告在一段时间之后将其咒杀的无头骑士,贝尔迪亚。

    ——具备化为人身的能力,拥有高强的魔法抗性以及光是碰到就会当场死亡的剧毒,能够以压倒性的巨大身体吞噬万物,吃尽一切的死亡剧毒史莱姆,汉斯。

    ——不断将怪物吸收到体内,把各式各样的特性及能力纳为己用,能够无限进化的合成兽,席薇亚。

    ——已经到了让人完全想不到该怎么消灭他才好的地步,说他的存在本身就是犯规也不为过的公爵级恶魔,巴尼尔。

    ——擅使上级魔法和瞬间移动魔法,甚至就连爆裂魔法都会用,拥有一般武器伤害不了的肉体还有以「Drain Touch」为首的各种特殊能力,身为不死者之王的巫妖,维兹。

    ……只看能力和强度的话,各个都是让我只能庆幸自己遇见他们之后还能存活下来的强敌。

    怎么办,我原本以为只要有爆裂魔法和坚固的堡垒就可以轻松解决,现在还是越来越想回家了。

    就在这个时候——

    正当我终究还是害怕了起来的时候,堡垒的了望兵发现了我们,几名骑士从里面现身。

    「前面的冒险者。这里是抵挡魔王军用的堡垒。你们到这里来到底有什么事情?」

    其中一名骑士一面堤防着出现在这种地方的我们,一面走了过来。

    「我们是知道这个国家陷入危机所以过来当援军的冒险者。我们多半都是上级职业,我觉得应该可以派上用场才对。」

    「上级职业……原来如此,那真是太感谢你们了。不过,我想先请你们出示能够证明身分的东西。因为魔王军干部可能潜伏在这里的周边,还请你们配合。呃,首先请……」

    接过惠惠递出的冒险者卡片,那名骑士整个人僵住。

    「惠……惠惠……小姐……是吗?」

    「我的名字有问题吗?」

    「没有!完全没有任何问题,是我失礼了。我确认完了,那么接下来是……芸芸小姐,是吗?」

    「是、是的……那是我的本名,我就叫芸芸……」

    「喂,你好像从刚才就对我们的名字有意见是吧,有话想说就说啊,我洗耳恭听!」

    见骑士一再对名字有所反应,惠惠高举法杖,暴怒了起来。

    「没有,我没意见,对不起!下一位是……佐藤和真……佐藤……和真?」

    连忙将卡片还给惠惠和芸芸的骑士,在看了我的卡片之后露出一脸狐疑的表情。

    哎呀,我的状情况和刚才那两个名字很奇怪的家伙不一样,对我的名字有所反应的话,或许就表示我也变得有点出名了吧。

    没错,说来说去,我们也建立了不少功绩——

    「佐藤和真!你就是那个恶名昭彰的佐藤和真吗!在王都对爱丽丝殿下灌输了一堆不必要的事情,给克莱儿大人和蕾茵大人添了一大堆麻烦之后被赶出王城的那个凶恶的……!」

    「喂,你给我等一下。」

    原来事情在这个国家的骑士之间被传成这样了啊。

    不,他们是没说错,但总觉得……

    「非常抱歉。就是……这座堡垒是守住和魔王军之间的战线的重要据点。所以,我们不能让不知名的人物进去里面……」

    「你明明就知道我的名字不是吗?」

    看来他是把我当成烫手山芋了。

    这时,原本待在后面,看似队长的男子走上前来。

    「你这个家伙就是恶名昭彰的佐藤和真啊。不过是区区的冒险者,你那是什么态度?我们可以把你当成可疑人物,当场宰了你喔。你这个下贱的低等级冒险者,快点离开这里!」

    队长把手放在剑柄上,以高压的态度恫吓我。

    惠惠似乎因此感到恼怒而握紧了法杖,达克妮丝也板着脸走上前去。

    看见两人的动作,周围的骑士们也纷纷把手放到剑柄上。

    「你们这些冒险者是什么意思,想反抗我们吗!」

    为什么像他们这种人总是这么耐不住性子呢?

    总觉得这个世界的贵族们,除了达克妮丝以外,好像都把人命和人权之类的事物看得很轻的样子。

    我对着板着脸走上前去,对似乎有话要说的达克妮丝伸出手。

    「退下!你们知道这位小姐是谁吗!她可是鼎鼎大名的达斯堤尼斯家的千金,达斯堤尼斯·福特·拉拉蒂娜大人!你们站在那边干嘛,还不快跪下!」

    「「啥!」」

    听我这么说,骑士们瞬间脸色发白,跪了下去。

    突然被我这么介绍的达克妮丝大吃一惊,不知为何,就连惠惠和芸芸也跟着骑士们一起跪了下去。

    「连你们也跪下去了是怎样?」

    「不、不好意思。因为事情来得太过突然,害我也跟着他们跪了……」

    「我、我是因为原本不知道达克妮丝小姐是贵族……」

    在两人一边这么说,一边拍拍膝盖站了起来的同时,队长战战兢兢地问道:

    「您、您真的是达斯堤尼斯爵士吗……?呃,该怎么说呢,非常抱歉,达斯堤尼斯爵士,我们不认得您的长相,才会做出如此失礼至极的举动……!……不过,我不是想要怀疑您,只是碍于职责,方便的话原则上我还是得确认一下……」

    听他这么说,达克妮丝不发一语从胸前掏出刻有家纹的项链,同时也拿出卡片给他看。

    看了她拿出来的东西,队长的脸色从铁青转为苍白。

    「非非非、非常抱歉——!我们完全不知道您是达斯堤尼斯爵士,竟然对您与您的同伴如此失礼!」

    「哇,态度还变得真快啊!哎呀——一想到刚才差点就要被砍了,我就觉得心头一痛啊——感觉好像在内心留下了一生都难以平复的创伤呢——啊啊,回想起刚才的那些互动,我就觉得胸口好不舒服……!」

    对着不停道歉的队长,我压着胸口,装模作样地挣扎了起来。

    而惠惠似乎也察觉到我的意图——

    「哎呀,这下不好了!真是的,他可是我们家拉拉蒂娜大小姐的随从耶,居然用那么过分的态度对待他!」

    说着,惠惠以法杖的前端抵着队长的脸颊转来转去,发泄刚才的郁闷。

    「快道歉!快点为了刚才准备攻击我们道歉!快点道歉啊,说对不起!」

    被惠惠戳着脸颊,又被阿克娅抓住肩头一直摇晃的队长,尽管太阳穴不住跳动,还是毫不抵抗地静静闭上眼睛,对着羞红了脸颊,颤抖个不停的达克妮丝低下头。

    「非、非常抱歉。真的非常抱歉。我们差点危害到达斯堤尼斯爵士的同伴,照理来说,做出这样的行为应该要切腹谢罪才对。然而,就是……」

    见队长快要说不下去了,我不知分寸地把手放在他的肩上说:

    「不不不,我也不希望你做到那种地步。这也是你的职责嘛。不过你知道吗?我们一路长途跋涉到这里也很累了耶。也不是说希望你可以表现出诚意啦,只是希望你可以准备房间供我们在停留在这里的期间内使用……」

    「这个我们自然会准备妥当!我们会为达斯堤尼斯爵士与爵士的同伴们准备符合各位的地位的房间!」

    见骑士队长一脸僵硬地点头答应,达克妮斯害羞地低下头。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