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九卷 红之宿命 第四章 为威严不再的诸神献上神圣的祈祷!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九卷 红之宿命 第四章 为威严不再的诸神献上神圣的祈祷!

    1

    所有人都分到自己的房间之后,我立刻将行李丢进房间里,和闲得发慌的阿克娅一起在堡垒内部探索。

    或许是因为战况真的很不理想,走过我们身边的冒险者和士兵们感觉都相当紧绷,毫无余裕可言。

    在这样隐约弥漫着紧张气氛的堡垒之中。

    我和阿克娅来到挂着「控制室」牌子的房间里面,兴致勃勃地乱动里面的东西。

    「呐,和真。这里有很多神秘的按钮和控制杆耶,这怎么看都是叫我乱按对吧?」

    「就是叫你乱按没错。不如说有按钮却不按的人才有问题。」

    「你们两个突然跑进来还胡说什么啊!那些是堡垒的升降桥和大门的开关杆还有陷阱的按钮,绝对不可以按喔!我再说一次,绝对不可以喔!」

    士兵说出这种搞笑艺人似的发言,果不其然,阿克娅有了反应。

    「既然你都说成这样,我不按怎么可以呢?总之就先从这个有玻璃罩保护的按钮……」

    「那是放弃堡垒的时候用的自爆按钮,请不要按!请不要……就叫你不要按了是听不懂喔,你们给我滚出去啦!」

    我们被突然发怒的士兵赶了出来,呆站在房间前面。

    「又被赶出来了。这里的人们未免也太紧张了吧。」

    「毕竟是位于最前线的堡垒嘛,大家都很紧绷吧。」

    或许是因为到每个房间都随便乱碰,走到哪里都被赶出来的我们终于无处可去了。

    「没办法了。这里好像有可以免费利用的餐厅,我们去那里白吃白喝吧。」

    「真是个好主意。我回去拿行李里面的酒然后带过去好了。」

    我还想说这个家伙到底是放了什么才可以把背包塞到那么鼓呢,原来还带了酒过来啊。

    就在这个时候。

    「阿克娅大人!这不是阿克娅大人吗!」

    走廊的另外一头传来一个好像在哪里听过的声音。

    那个似曾相识的男人是……

    「你不是雨剑吗,好久不见了。」

    「我叫御剑!你该不会是故意叫错的吧!你也差不多该记住我的名字了吧!」

    是拥有魔剑的剑术大师,御剑。

    「阿克娅大人,好久不见了!您看起来还是这么有精神……」

    「是啊,我非常有精神喔。魔剑哥也还好吧?话说回来,总是跟在你身边的后宫成员们呢?」

    「后宫成员!不、不是啦,因为战况恶化,这里变得很危险,我就叫她们两个退到王都去了……啊,对了!」

    御剑将视线从阿克娅身上转到我身上。

    「佐藤,你为什么把阿克娅大人带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呢?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样的地方啊!」

    「我知道啊。这里是和魔王军交战的最前线,而且有个魔王军干部会定期前来袭击这里对吧?」

    御剑听了,露出一脸既然知道干嘛还来的表情。

    「我们是为了在这里努力的你们才过来帮忙的。听说对方自称是邪神啊?所以我想说,我们这边也该由身为神的我出马才行。」

    之前大呼小叫地说无法原谅对方没经过她的允许就自称邪神的阿克娅,一脸理所当然,轻描淡写地这么说。

    「阿克娅大人要和那个女人战斗吗!这、这样……的确,阿克娅大人应该能够对抗那个女人,但是她很危险喔。对方明明只有一个人,却能够将我们逼入险境,连这个堡垒都差点被攻陷。」

    御剑这么说,对阿克娅露出一脸担心的表情。

    「魔王军干部是女的啊……是说问题就在这里。我知道对方自称是邪神,不过这个堡垒里面也有好几个开外挂的日本人对吧?而且,还有你这个输给我但等级很高的魔剑士。不过你还是输给我就是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对手还只有一个人,你们却陷入苦战是怎样?」

    「用、用不着开口闭口就说我输给你吧,吵死了,反正我想上诉你也会拒绝吧……这个嘛,我们会陷入危机是有原因的。应该说,你还没看过那个吗?」

    ……那个?

    我和阿克娅歪头不解。

    「从这个反应看来应该是还没吧。反正你们应该很闲吧?我带你们去看个好东西。」

    说完,御剑便站到我们前面,迈开脚步。

    ——在御剑的带领之下来到堡垒外面的我们,在这里目睹了某种光景。

    我们看见的是足以称为堡垒命脉的外墙的一部分。

    外墙理应相当坚固,却只有那一面看起来像是遭受过好几次强烈攻击,就快要崩塌了。

    「喂,这该不会是……」

    更重要的是,攻击留下的那种惨烈的痕迹对我而言相当熟悉。

    这也难怪,因为我每天都在看类似的破坏痕迹。

    惠惠给我的爆裂品评师称号可不是浪得虚名。

    「没错。魔王军干部沃芭克——会用爆裂魔法。」

    御剑这么说完,向无言以对的我露出苦笑。

    2

    和御剑分开之后,我和阿克娅把大家叫到房间里来。

    「好。那么接下来,我们就来决定今后该怎么办吧。」

    望着过来集合的大家,坐在床上的我开口这么说。

    「今后该怎么办是什么意思?我刚才去见过这个堡垒的司令官了。我告诉他我们有数度击退魔王军干部的经验之后,他就说想要把指挥权交给我们。」

    达克妮丝在我不知道的时候给我找了更多麻烦,害我差点绝望抱头。

    老实说,这次真的没辙了。

    我原本的计划,是窝在堡垒里保护自己,敌人现身之后,就趁对方发动攻击之前,以射程最长的攻击魔法——爆裂魔法先发制人。

    无论对方是灵体还是什么,就算是神祉或恶魔,任何存在都一样,爆裂魔法都能够造成伤害。

    在原本的计划之中,我预估光是这招就能够击退大部分敌人了,但既然对方也会使用相同的魔法,当然就失去了魔法射程距离上的优势。

    「不,其实是这样的。听说,那个叫作沃芭克的魔王军干部什么不会,偏偏就是会用爆裂魔法。」

    「!」

    听我这么说,惠惠踢开椅子站了起来。

    大概是对爆裂魔法这个关键字产生反应了吧。

    「你说爆裂魔法!这、这还真是始料未及呢……因为有惠惠在,我很清楚那招的威力,所以老实说,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对抗那招……」

    芸芸歉疚地低下头。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我过去有成功接下爆裂魔法的实绩!我自愿当吸引的人的诱饵。大家只要解决掉施展魔法之后浑身都是破绽的对手就可以了。」

    「你现在没有铠甲吧?就算有阿克娅的支援魔法也无法保证你能够平安活下来喔。」

    铠甲在对付龙僵尸的时候遭到破坏的达克妮丝双肩一垮,看起来相当不满。

    阿克娅看见她的反应,用力点了好几下头。

    「没错,简单的说就是这么回事。虽然都特地跑到这里来了,不过对方也只是擅自说自己是邪神罢了,我想这次就放她一马吧。我不是因为害怕了喔,你们想想,沃芭克这种小众的邪神我连听都没听过,这样欺负她好像太可怜了。」

    这个听见对方会用爆裂魔法就第一个退缩的自称女神,明明没有人问她的意见,却自己开口说了这些听起来就像借口的话。

    这时,原本一直站着不动的惠惠,突然掀了一下披风。

    「吾乃惠惠!身为阿克塞尔首屈一指的魔法师,乃穷究爆裂魔法之人!没想到对方身魔王军的干部还自称是邪神,而且还擅使爆裂魔法……!那个人正是我一直追寻的……命中注定的竞争对手了吧!」

    「咦咦!」

    不知为何,芸芸听了惠惠的竞争对手宣言之后放声尖叫。

    「『咦咦!』什么啊,既然会使用爆裂魔法,自然是个够格的对手。而且,万一要是我输了,如果是爆裂死的话也是得偿所望!没错,如果能够死得那么壮烈的话,我的人生也没有丝毫悔恨了!」

    听惠惠说出这番无可救药的话,芸芸泪眼汪汪地抓着她说:

    「你在说什么傻话啊!应该说惠惠的竞争对手是我吧!为什么要把见都没见过的魔王军干部擅自升格为竞争对手啊!」

    「你、你干嘛突然这样啊!你这个人真的很麻烦耶,如果想要我承认你是我真正的竞争对手的话,就去学爆裂魔法吧。到时候,我每天散步的时候都带你去。」

    「我才不想学什么爆裂魔法,也不需要你带我去散什么步!更重要的是,对方会用爆裂魔法耶!面对那种对手……」

    「竟敢说不想学什么爆裂魔法!很好,我就当作你这句话是在对我下战帖了!好久没一决胜负了,要是你输了,你就得一直累积技能点数,直到学会爆裂魔法为止!」

    「我、我才不要呢!我绝对不要赌那种会左右人生的事情……等等,惠惠你的眼睛好红!你不是说真的吧?呐,你不是说真的吧!」

    我丢下开始扭打在一起的两人,将今后的计划告诉大家。

    「虽然有个惠惠脱口说出那种蠢话,不过这次的敌人实在是危险过头了。只要中了对方一招,我们甚至有当场全军覆没的可能。要是身体灰飞烟灭了,阿克娅也无法帮我们复活。所以,这次就先撤退……」

    「你在说什么傻话啊!面对这么强的对手怎么可以逃跑呢!她肯定是命中注定的对手,是啊,肯定没错!」

    或许是越来越亢奋了,眼睛发出红光的惠惠一只脚踩在椅子上,摆出姿势说:

    「盯上吾之使魔点仔的人不但会用爆裂魔法更是魔王军干部还自称邪神!这样我当然只能打倒沃芭克,直接将魔王军干部和邪神的称号全部接收了啊!」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而且这次的风险也太高了吧。这种谁先出招谁就赢的胜负方式,胜率根本低到不值得赌。」

    「胜率哪里低了?本小姐喜欢的魔法是爆裂魔法。兴趣当然也是爆裂魔法。说到我就会想到爆裂魔法。没错,提到阿克塞尔的爆裂魔法师就是在说本小姐。从学会这个魔法之后到现在的每一天我都在施展这招。咏唱速度与正确性,还有魔法的破坏力!我敢断定,在爆裂魔法方面,这个世界上已经不存在超越我的魔法师了!」

    惠惠毫不脸红地说完这么一长串之后,充满自信地喘了口气。

    「你之前在破坏毁灭者的时候不是输给维兹了吗?」

    「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我在提升等级,学了各种提升爆裂系魔法威力的技能之后,正式找维兹挑战爆裂魔法试射并且获胜了。阿克塞尔第一的爆裂魔法师就是我本人。」

    这个家伙趁我没注意的时候还做过这种事情啊。

    「放心吧。我在迟迟无法入眠的夜里总是复习爆裂魔法的咏唱直到睡着,无论面对任何敌人我都可以比对方更快完成咏唱!」

    「喂,别闹了喔,你这个家伙都在做那么危险的事情吗!」

    这时,正当我打算对惠惠说教的时候——

    随着震耳欲聋的巨响,堡垒剧烈摇晃。

    天花板上也掉了很多细碎的东西下来,除了惠惠以外的大家都不禁缩起身子。

    每天都在惠惠身边听她施展爆裂魔法的我,当然也不会听错刚才的声音。

    刚才震撼了这座堡垒的,肯定是爆裂魔法。

    正当通知敌人来犯的警报响彻整座堡垒之际,惠惠一个人一脸凝重地低吟着。

    「嗯嗯,刚才的震动相当不错。再加上发出魔法之前不久传过来的魔力波动,这肯定是相当洗炼的爆裂魔法。看来对方并不是平白无故或一时兴起才学这招的呢。」

    「你倒是评论起来了啊。」

    不过,拥有爆裂品评师称号的我,也知道刚才那发的精准度相当高。

    如果要给刚才那的爆裂魔法打分数的话,可以给到九十分以上。

    「比起那个啊,惠惠,我们快走。现在正是大好机会,我们去打倒袭击而至的魔王军干部吧!」

    「咦?你、你怎么了啊,和真,怎么突然改变你刚才的意见了?」

    还来不及穿上护胸等等防具,我只拿了武器便站了起来。

    我对着一脸傻眼地看着我的行动的大家说:

    「既然刚才发了爆裂魔法,就表示她今天没办法再用爆裂魔法了对吧?」

    「「「「啊!」」」」

    就算对方是干部,爆裂魔法消耗的魔力那么庞大,我不觉得她一天能够发上两次。

    毕竟,就连同样身为魔王军干部又是巫妖的维兹,光是发了一次爆裂魔法也几乎耗尽了魔力。

    既然如此,趁敌人现在耗尽魔力的时候出现在她面前也没什么好害怕的。

    冲出房间的我确认大家也都跟上来之后,便前往御剑之前带我们去的,一天到晚遭受爆裂魔法攻击的地方。

    上气不接下气的我们赶到现场,看见的是……

    「还真惨啊。」

    爆裂魔法似乎又落在遭到破坏的地方,现场只剩下化为成堆瓦砾的部分外墙,以及留在地面上的巨大陨石坑。

    冒险者和骑士们似乎也和我们一样在听到爆炸声之后赶了过来,聚集在现场。

    我在人群之中找到熟悉的面孔,便过去问话。

    「喂,魔王军干部上哪去了?趁现在她耗尽魔力的时候应该可以轻松打倒她才对吧?」

    我找上面对遭到破坏的地方,茫然伫立的御剑,问他凶手的下落。

    但是,我得到的回应却是……

    「沃芭克早就逃之夭夭了……这就是我们陷入苦战的理由。邪神沃芭克总是忽然现身,从远方发射爆裂魔法之后,在我们接近她之前就使用瞬间移动魔法撤退。」

    在御剑这么说的时候——

    「魔王军的精锐部队目前在堡垒附近的森林里面严阵以待。她恐怕就是逃回那里,累积到足够的魔力之后再过来吧。对方就只有数量特别多,而且森林又是怪物们的地盘。在没有外墙的堡垒外面,而且还是到对方擅长的地形去战斗的话,会输的是我们。话虽如此,即使就这样一直窝在堡垒里面,等到外墙完全遭到破坏之后,待命以久的精锐们也会在时机成熟的那一刻攻过来吧。」

    恐怕是因为像刚才那样的事情已经重复发生过好几次了吧,附近的其他人也都一脸憔悴地垂头丧气。

    想要去解决掉发完爆裂魔法的干部也会遭到敌人的精锐们阻挠,话虽如此,若是为了迎击大军而窝在坚固的堡垒里面,干部又会来轰爆裂魔法。

    以大军包围再用爆裂魔法逼出我们,虽然是只靠蛮力的单纯战术,效果却也因此而特别显著。

    说明结束之后,御剑表示:

    「沃芭克和魔王军的精锐们。至少能除掉其中一边的话,应该还有办法突破现状……」

    说完,他紧紧握住魔剑的剑柄,心有不甘地闭上眼睛——

    「——好。咱们逃吧。」

    「就这么办就这么办。我们回阿克塞尔去帮爵尔帝做张床。做张比那种邪恶的脱壳还要舒适,能够让爵尔帝喜欢的超赞睡床。放心啦。不过是魔王军干部,等爵尔帝长大之后就可以轻松解决掉她了。」

    回到房间之后,我和阿克娅立刻开始准备回家。

    达克妮丝见状,连忙跑来对我们说:

    「等、等一下,和真。我不是说他们已经将这座堡垒的指挥权硬塞给我了吗。在这种状况下却说『还是算了我走了』的话未免太……」

    「为什么你偏偏要在这种时候接下那种麻烦的工作啊!」

    「还不是因为你搬出我的名号狐假虎威!」

    正当我和达克妮丝在斗嘴的时候。

    「哎呀?这么说来,芸芸上哪去了?我以为她一直到刚才都还和我们在一起呢。」

    「她去帮忙用魔法修复遭到破坏的外墙了。」

    「原来如此,不愧是人家说比较能干的那个红魔族。我也去看看有没有伤患好了。」

    「你说说看比较不能干的那个红魔族是谁,我洗耳恭听。」

    为了逃离眼睛开始发亮的惠惠,阿克娅难得说出很有祭司风范的话,离开了房间。

    达克妮丝见状,用力点了好几下头。

    「阿克娅和芸芸都努力在做自己能力所及的事情呢。太厉害了,不愧是资深冒险者。呐,和真,我们已经可以算是资深冒险者了对吧?」

    明明面临这种非常事态,达克妮丝的眼睛却闪闪发亮了起来,让我更加烦闷。

    这个家伙好像特别崇拜英雄、勇者之类的人物。

    这样的她,应该不会想丢下这座陷入危机的堡垒不管吧。

    正当我烦恼着该如何说服这个顽固的家的时候,就连看着这一切的惠惠,也一脸歉疚地开了口:

    「那个,和真……我知道这么做很危险,不过可以给我唯一的一次机会吗?大家都在堡垒里面待命没关系。我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埋伏,等到沃芭克下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我一定会先一步对她施展爆裂魔法给你们看。」

    说完,她难得一脸认真地低下头去。

    ……真是的,这些家伙怎么各个都这样啊。

    「……我有感应敌人技能和千里眼技能,就连潜伏技能都有,有我在的话更能大幅提升埋伏的成功率。我陪你去就是了,等到敌人出现之后就交给你了喔。」

    或许是没想到我会这么说,惠惠瞪大了眼睛之后,嘴角缓缓浮现出笑意。

    「包在我身上!」

    眼睛发出红光,看起来很高兴的惠惠以她娇小的身体挺起胸膛,表现出可靠到了极点的模样。

    3

    隔天。

    在堡垒附近的广大森林之中,我爬上一棵大树,环顾堡垒周边。

    「魔王军已经来到那么近的地方了啊。」

    在堡垒附近,距离只有几公里的森林里,一支疑似魔王军的军队布下阵营在那里待命。

    我看不出有些怎样的怪物,只知道数量真的很多。

    如果那支大军攻向这座堡垒的话,要是没有坚固的外墙和陷阱,确实是三两下就会被攻陷了吧。

    我从树上爬了下来,把我看到的状况告诉惠惠她们。

    「根据堡垒里的人们所说,沃芭克在施展爆裂魔法的时候,总是只身前来。所以我想了一个作战计划。」

    我望着大家说:

    「首先,用我的潜伏技能躲在这附近埋伏。如果对方没发现我们,惠惠就施展魔法一招收拾掉她。万一被她发现我们了,芸芸就用折射光的魔法让惠惠隐身,同时由达克妮丝在阿克娅施展支援魔法之后上前吸引敌人的注意。我和阿克娅一面帮达克妮丝助攻,一面制造机会。惠惠如果觉得可行的话,随时可以对敌人施展魔法……这样没问题吧?」

    再次确认过作战计划之后,大家都露出干劲十足的表情……

    「和真先生和真先生,我是这么觉得的。我觉得,应该要有人负责保护这个孩子才对。因为,我们不可以让这么可爱又弱小的生命暴露在危险之中啊……呐,很痛耶。你明明就会亲近其他所有人,为什么老是只抓我一个人啊?」

    只有阿克娅一个人这么说,抱着点仔的手还被它伸爪抓住,痛得皱起眉头来。

    那颗毛球平常明明很乖巧,今天却一大早就相当亢奋,一直跟在大家后面到处跑。

    因为很危险,我们原本想把它留在房间里的,但它却说什么也要跟过来。

    我将格外不安分的点仔交给芸芸之后,对阿克娅以及达克妮丝说:

    「好,这样就准备完成了。接下来只等那个叫沃芭克的家伙现身了。」

    「呐,和真,我开始有点害怕了耶。」

    「你在过来这里之前不是还说得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吗,达克妮丝。」

    ——我们潜伏在森林里,不知道等了多久。

    传闻中的魔王军干部就出现在躲进堡垒附近的森林里的我们前方。

    那个家伙以寒酸的长袍遮掩身子,将兜帽拉得很低,悠然走向堡垒。

    身体线条几乎都被遮住了,不过还是看得出对方是女性。

    之所以走得那么悠闲,大概是因为就算我们打算迎击她而主动接近,她也随时能够以爆裂魔法从远方先发制人,才会那么气定神闲吧。

    而且在施展魔法之后,也只要用瞬间移动魔法逃跑就好。

    「居然用那么肮脏的战斗方式。她就不能堂堂正正地正面战斗吗?」

    「如果那个干部听到这句话,应该也会说你没资格这样讲吧。」

    听见我不禁脱口而出的那句话,达克妮丝也从善如流地吐嘈。

    在阿克娅对这样的达克妮丝施展支援魔法时,长袍女也没有停下脚步。

    或许是到了爆裂魔法能够命中堡垒的射程距离了,他在距离我们稍远的地方站定。

    「喂,惠惠,趁现在先偷偷完成魔法的咏唱吧。不需要听对手想说什么。趁她还在松懈的时候先发制人,结束这一切吧。」

    「不久之前还在骂对方不会堂堂正正地战斗,结果现在却说这种话啊。这样的作战计划相当狡诈,不过也好。可以的话,我想尽可能避免让达克妮丝硬接爆裂魔法。」

    正在期待接下来可能会遭受超强力攻击的达克妮丝脸上隐约显示出幸福洋溢之感,不过虽然对不起那个家伙,现在还是应该尽快打倒敌人回家去。

    就在这个时候——

    长袍女忽然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不偏不倚地看向我们这边。

    我的潜伏技能被看穿了吗?

    我们继续按兵不动,结果不久之后,长袍女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被发现了!惠惠,你就大大方方开始咏唱魔法吧!在对方使用魔法之前,我们要抢先轰下去!」

    「交给我吧,和真!」

    正当惠惠开始咏唱魔法时。

    「呀!等等,你是怎么了,点仔?怎么突然开始猛力挣扎!」

    芸芸抱在手上的点仔开始猛力挣扎,试图脱离她的怀抱。

    我不知道这颗毛球为什么挣扎,不过现在没空管它了。

    在惠惠完成魔法的咏唱之前,我们得吸引敌人的注意才行!

    「达克妮丝、阿克娅!我们去争取一段时间!」

    我对她们两个这么说,然后从树丛里面冲了出去。

    歪了好几次头,一脸狐疑地走进我们这边的魔王军干部,看见突然出现的我的脸孔似乎吓了一跳,原地站定。

    「呐,和真,为了以防万一,我应该在后面待命比较好吧?因为,如果我有了什么万一的话,你也没办法复活了喔!呐,你有没有在听啊?」

    「别说那么多,跟我来就对了!反正对我而言,要是中了爆裂魔法根本连一点肉屑都不会剩,况且要对付自称邪神的敌人的话,虽然我很不想这么说,但也只有你办得到了!」

    我带着哭丧着脸,感觉随时都会逃跑的阿克娅,与魔王军干部对峙。

    不久之后,晚我们一步冲出来的达克妮丝站到我们前面,护住我们。

    ……然而,原本以为会对我们发动攻势的兜帽女却是动也不动,只能从她稍微露出的下半脸看出惊讶之色。

    「……怎么了?她好像看着我们感到很惊讶的样子。难道是我的长相和名字在魔王军当中也开始传了开来,所以她看见我感到害怕了吗?」

    「也有可能是第一次看见这么搞笑滑稽又稀奇的长相才那么惊讶吧。」

    正当我想着该怎么整治胡乱插嘴的阿克娅时,站着不动的兜帽女将她戴在头上的兜帽掀开,露出脸来。

    ——从兜帽底下露出脸来的,是有着一头红短发和猫科动物般黄色眼睛的大姐姐。

    没错,站在那里的,是和我一起泡过几次澡的那位大姐姐。

    同时,不知为何,芸芸的惊叫声从我们身候传了出来。

    「……你在这种地方做什么?」

    「我才想这么说呢。你不是那个喜欢泡澡的大姐姐吗?」

    好吧,老实说,我早就稍微有这种预感了。

    我从很久以前就知道她和魔王军有关。

    然后,她在阿尔坎雷堤亚和魔王军干部汉斯讲话的时候用的也是平辈的口吻,而且虽然事情已经过了很久所以我不太确定,不过我觉得,汉斯那个时候好像用沃芭克这个名字称呼这位大姐姐。

    现在想想,或许是我们一起泡过澡,让我无法讨厌这位大姐姐,所以我才不想承认她是我们的敌人吧。

    大姐姐……不,那位魔王军干部开口说:

    「这么说来,我还没告诉过你我的名字对吧。我叫沃芭克。是魔王军干部之一,掌管怠惰与暴虐的女神,沃芭克。」

    她眯起猫一样的黄色眼睛,散发出强烈的压力,如此宣言。

    ……真伤脑筋啊,我得和这个人战斗吗?

    「……不好意思,老实说,我早就知道大姐姐是魔王军的一员了。然后,我其实有件事情想问你。在我看来你不像是个坏人,为什么会变成魔王军的干部呢?」

    听了我单纯的疑问。

    「想问我为什么啊……这种时候,依照惯例应该要这么说才对吧?」

    说完,她露出开怀的微笑。

    「想知道的话,就得先打倒我再说。」

    说着,她的笑容多了几分失落与虚渺。

    可恶,还是只能动手了吗?

    看着她虚渺的笑容,我觉得心头一紧,心想有没有办法能够避免这场战斗……

    「——呐,在你说那些意有所指的话酝酿出神秘的气氛之前先给我等一下。看来你姑且是真的有神格没错,不过掌管怠惰与暴虐的女神是怎样?传达事情的时候必须要正确,否则小心被告广告不实喔。报上名号的时候要乖乖说自己是邪神才行。」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

    原本还在害怕的阿克娅破坏了一片严肃的气氛,突然说出这种话来。

    或许是没想到第一次见面的人会对自己如此口出恶言,沃芭克显得有点困惑。

    话说回来,这个家伙刚才好像说到真的有神格还是怎样的对吧。

    既然如此,就表示眼前的对手并非信口胡诌,而是真正的邪神吗?

    「我只不过是掌管着怠惰和暴虐这些印象比较不好的感情而已,原本确实是女神没错,并没有广告不实喔。」

    「你说谎!呐,和真,这个自称女神刚才说谎了!在这个世界正式受到承认的女神,就只有我和艾莉丝两个而已!快道歉!你擅自说自己是女神,玷污了清新美丽又尊贵的女神之名,快点为此好好向我道歉!」

    平常一直被我叫成自称女神的阿克娅趁着这个好机会大吵大闹了一番。

    一开始还显得困惑的沃芭克,眉毛越挑越高了。

    「等、等一下,你突然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很久以前,我确实是真正的女神。在我加入魔王军之后,有一群叫什么阿克西斯教团的怪人擅自认定我是邪神,后来我碍于无奈,偶尔也会自称是邪神!不过就算是这样,第一次见到我的祭司也没有资格对我说这种话!」

    「你刚才说我们家的孩子们是怪人对吧!居然敢瞧不起在这个世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阿克西斯教团,你这样真的算是神吗?最根本的问题是,你真的有信徒吗?噗嗤嗤,沃芭克到底是哪来的小众神啊,这个名字我连听都没听过耶!」

    面对不断扇风点火的阿克娅,沃芭克微微颤抖了起来。

    「身、身、身为凡人居然敢瞧不起神,你可不要以为我会就这样放过你!如果你还算是祭司的话,就算是其他宗派的神也应该以礼待之才对!」

    面对勃然大怒的沃芭克,阿克娅将头发往上一拨。

    「凡人?你说本小姐是凡人?你就是因为那么有眼无珠才会被人家叫成自称女神啦!」

    我实在很想吐嘈说你还不是因为有眼无珠才会被人家拿鸡蛋诓骗,这时阿克娅像是要对方看清楚似的强调着自己身上的羽衣,趾高气昂地挺起胸膛。

    然后,显得格外强势的阿克娅,对着沃芭克报上自己的名号。

    「我是阿克娅。没错,就是阿克西斯教团祭拜的主神,水之女神阿克娅!向你这种连我都没听过的小众神居然敢对我抗议,未免太不知分寸了!」

    「咦!」

    沃芭克惊讶到整个人僵住,再次端详起摆出一脸跩样的阿克娅。

    「……我说你啊,假冒女神之名会遭天谴喔。」

    「给我道歉!竟然敢说我冒名,给我道歉!」

    就连邪神也不相信自己是女神,惹得阿克娅勃然大怒,扑向沃芭克。

    「等等,快住手!无礼之徒,小心我让天谴降临在你身上!像是偶尔休假,醒来之后却什么都不想做,最后在被窝里滚了一整天,白白浪费好不容易得来的假日之类!」

    「有本事你就试试看啊!会降临在你身上的天谴则是你在上厕所的时候碰到外面有人在等,马桶却塞住冲不掉的状况!」

    「女神不会去上厕所啦,这种天谴没什么好害怕的!」

    「我几乎每天都在休假,我也不怕你的天谴啦!」

    怎么办?

    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幼稚地揪在一起吵架的这两个人,原则上是神祉对吧?

    我还以为神明应该是更尊贵、更伟大的才对。

    「呐,和真。我看还是丢下这两个人,别管她们了吧?」

    「我也这么觉得。但对方原则上似乎真的是干部,再怎么样也不能真的这么做吧……」

    就在我和达克妮丝如此交头接耳的时候,抓着对方的阿克娅似乎终于忍无可忍了,将手朝天高举。

    随着她的动作,附近开始冒出雾气。不一会儿,凝聚在一起的雾气逐渐形成一颗一颗的水球。

    ……这个笨蛋,她忘记我们的目的是挑衅敌人绊住她了吗!

    应该说,惠惠到底在干嘛啊?她应该早就完成魔法的咏唱了才对吧!

    「看来我得认真起来,让你好好见识一下水之女神的力量才行!你这个邪神未免也太嚣张了吧!明明就连像我们家的孩子们那种开朗积极清新正向又自由的信徒也没有!」

    「你、你看起来明明就这么笨,真的是水之女神吗?不过,我之所以被认定为邪神也是你那些找人麻烦的信徒害的!而且,魔王军里面确实有我的信徒!你自己还不是一样,和艾莉丝女神比起来你也小众到不行啊!」

    …………

    「『Sacred Create Water』!」

    「『Te』、『Teleport』——!」

    火大的阿克娅所施展的魔法,在这一带召唤出大量的水——!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