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九卷 红之宿命 特典 艺术就是爆裂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九卷 红之宿命 特典 艺术就是爆裂

    ——克莱莱茵.吉尔柏。

    他是一位天才艺术家,据说是在从事艺术工作的族群中无人不知的名人。

    尽管原本是贫穷贵族的三男,他却以天生的艺术才能令家道中兴,现在已经是非常具有权威的大贵族之一了——而如此声名响亮的名人……

    「我很乐意接受你的委托!」

    「噢!你愿意接受啊,惠惠小姐!」

    从刚才开始,就和惠惠聊得相当投机。

    ——惠惠接到了公会的传唤。

    我原本以为她大概又闯了什么祸,打算和她一起赔罪才会跟著过来的,结果是这位名叫吉柏尔的贵族有件特别的工作想要拜托惠惠。而他的委托就是……

    「果然,艺术就是爆裂了!我吉尔柏真没想到,这辈子有一天可以看到超越炸裂魔法和爆炸魔法的爆裂魔法,真是太感动啦!」

    「你说的没错!说的一点也没错啊,大师!爆裂才是艺术!炸裂魔法?爆炸魔法?不,爆裂魔法才能称作至高无上!好吧!我这就让克莱莱茵大师见识一下吾至高无上的艺术好了!」

    ……就是这么回事。

    听说艺术家当中有很多都是怪胎,但我还真没想到他会和我的小队里的怪胎这么投缘。

    这个对爆炸有著异常执著的艺术家,听说惠惠会使用爆裂魔法的传闻,特地远从王都来到这个城镇委托她。

    他们两个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聊著我完全无法理解的事情,聊得非常起劲。

    怎么办,我超想回家。

    我真的超想回家,但又觉得就这样放任他们两个人不管好像很危险。

    「和真,你还在做什么!走了!今天的我状况绝佳!以现在的状况,应该能够发出超越以往的最佳爆裂魔法吧!」

    「太美妙了!我很期待你的表现喔,惠惠小姐!」

    我就这么被惠惠拉著衣服,带到公会外面去了。

    ……该怎么说呢,我内心已经满是不祥的预感了。

    「——所以说,克莱莱茵大师的绘画和其他画家有著一线之隔!尤其是那幅在『光辉灿烂的朝阳中爆炸的大叔』真的是太棒了……!」

    爆炸的大叔是怎样啊。

    我并不想看那种画,但有点好奇那会是怎样的构图。

    走在镇上,听惠惠兴奋地如此畅谈,吉尔柏平易近人地说:

    「不用称呼我为克莱莱茵大师,直接叫我吉尔柏就可以了喔,惠惠小姐。」

    这么说来,这个人在惠惠自我介绍的时候听见她的名字,既没有再问一次也没有任何动摇。

    不仅如此,他还说那是个具有原创性又很有个性的好名字。

    看来,艺术家的感官和一般人果然不同。

    「对了,吉尔柏先生,你说想看惠惠的爆裂魔法对吧,那我们现在是要往哪里走啊?」

    「不用称呼我为吉尔柏先生,直接叫我克莱莱茵大人就可以了喔,和真先生。到了,就是这里。我想请你用爆裂魔法炸掉那个!」

    ……我和惠惠之间的这种差别待遇是怎样?真想招呼这个大叔一巴掌。

    我顺著吉尔柏指的方向抬头一看……

    「……那是艾莉丝教的教堂耶。」

    听我这么说,吉尔柏满意地点了点头。

    「是啊,就是可恨的艾莉丝教徒们的教堂。其实我是个虔诚的阿克西斯教徒。艾莉丝教的教堂爆炸的场面,肯定会相当美丽,也相当有艺术性吧……」

    「就这么办吧。」

    「不准这么办!喂,不准在镇上开始咏唱!你啊,别以为自己是名人又是贵族就可以做任何事情喔!挑个炸掉也没问题的东西啦!」

    惠惠和大叔被我压制住之后,一脸不满地嘟起嘴来。

    「好吧。那么,就改炸那间怎么看都已经倒闭了,小得跟兔舍没两样的魔道具店……」

    「那是我认识的人的店耶,不过就这么办吧。」

    「就叫你不准这么办了!那间店虽然看起来很破烂,但还是有在营业好吗,只是没有客人上门而已,老板每天都很努力耶!」

    后来,我不断阻止走到镇上的任何地方都想施放魔法的两个人,都快要受不了他们了。

    我还是别管他们两个,丢下他们回家好了。

    ……不行,如果我这么做的话,最后一定还是得帮他们收拾善后。

    应该说,乾脆不要把这个大叔当成贵族,丢到镇郊去算了。

    就在我想到这个危险的结论时——

    「哪有这种道理的!再说了,我一开始就说过,这么短的工期根本办不到!」

    我听见一道有点熟悉的声音。

    这道声音,来自我和阿克娅刚来到这个城镇的时候,照顾过我们一阵子的土木工程工头。

    工头好像和一个衣著光鲜亮丽的男人起了争执。

    「今天之内就要拆完!今天之内没有拆完我就不付钱!还是怎样?你以为忤逆了贵族,在这个城镇还接得到工作吗?听懂了就赶快继续施工!」

    衣著光鲜亮丽的男子,对工头提出了这种不可能的任务。

    「……克莱莱茵先生也好,找工头碴的那个家伙也罢,贵族是不是都是这种人啊?」

    我不禁边叹气边说出这种话来,惹得吉尔柏不以为然地反驳说:

    「别客气,你可以叫我克莱莱茵大人没关系。然后,那种家伙根本是出来丢贵族的脸,别把他和我混为一谈!我想,那八成是花钱买爵位的暴发户吧。我可没见过那个男人。」

    正当我以怀疑的眼神看著不知道是平易近人还是跩到不行的吉尔柏时,他又说:

    「我决定了,惠惠小姐。灵感降临了!我想到让爆裂魔法大放异彩的最佳情境了!」

    「哦,我洗耳恭听,大师。让我发出最棒的爆裂魔法吧。」

    厅惠惠这么说,吉尔柏指著正在争吵的工头他们说:

    「……那个暴发户贵族似乎希望在今天之内拆掉他的宅邸。趾高气昂地摆个跩样的暴发户的宅邸在他面前大爆炸……如何,你不觉得这样很艺术吗?」

    「很艺术!我也觉得那是非常了不起的艺术!」

    注意力被工头他们的争吵吸引走的我,来不及阻止开始咏唱的惠惠。

    「喂……!等……!」

    「好了,惠惠小姐!让我见识一下至高无上的艺术吧!放心,其他的损害和赔偿都由我负责!尽情施法吧!」

    「好的,大师!『Expiosion』——!」

    ——爆裂之花在镇上绽放——

    不仅让正在拆除的宅邸消失殆尽,就连宅邸附近的房舍的窗户都被冲击波震得粉碎。望著此情景,被爆炸气流吹到摔得七荤八素的我从地上爬了起来。

    「请看!请看吧,惠惠小姐!看那个暴发户翻白眼倒在地上的模样!而且那是何等爆裂!何等艺术啊!如此一来,我就能再战十年了!是艺术!是艺术啊!」

    远远看著翻白眼倒在地上的工头和暴发户贵族。

    「是艺术呢!真的是艺术啊,大师!哇哈哈哈哈哈哈!」

    ——我决定了,扁下去吧。

    我用力握紧拳头,走向同样倒在地上无法动弹,却欣喜若狂的两人……!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