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九卷 红之宿命 特典 偶尔来次这样的爆裂约会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九卷 红之宿命 特典 偶尔来次这样的爆裂约会

    穿著洋装的惠惠,对躺在大厅沙发上的我说:

    「……和真,要不要和我约会?」

    「我去换个衣服,你等我一下。」

    我如此秒答,接著便打算去换衣服,而惠惠连忙阻止了这样的我。

    「不、不对吧,呃,我主动邀你还说这种话好像不太对,但你什么都不问吗?」

    「什么都不问是什么意思,不然我应该要问什么?」

    我歪头不解,惠惠则是露出一脸伤脑筋的表情,一边玩著双手的手指一边对我说:

    「就是……为什么我会突然说出我们去约会吧这种话,之类的」

    「……?不是因为惠惠快要进入青春期了,所以对我这个离你最近的异性发情了吗?」

    「你以为我是阿猫阿狗还是什么动物吗!我对和真一点感觉也没有好不好!……不、不好意思,一点感觉也没有好像说得太过分了,不是啦,我不讨厌和真喔!」

    见我抱著膝盖坐在沙发上,背对著她生闷气,惠惠连忙对我这么说。

    「……不然是怎样啦。难不成你和阿克娅她们赌输了,她们才叫你来找我约会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要把你们全都扒个精光。」

    「不是!不是好吗!其实这是有原因的……」

    ——我和惠惠并肩走在阿克塞尔的街上。

    「哎呀,惠惠,天气真不错呢……今天的天气非常适合约会对吧?」

    「今天是阴天耶,而且风也很大。还有,你说话可不可以正常一点……不好意思,你握著我的手能不能再小力一点啊?你已经流手汗流到手滑滑的了……」

    而且,我们以俗称恋人十指交扣的方式牵著手。

    对象明明是惠惠,我却紧张到不行。

    「我也没办法啊,这是我第一次约会耶!而且我上次和女生牵手都已经是小学的时候了!就算对象是你,我也会有那么一点紧张好吗!」

    「什么叫有那么一点紧张,什么叫就算对象是你啊,真没礼貌耶!还有,你也说得太大声了!要是被对方听到了该怎么办!再说了,小学又是什么东西啊!」

    在如此轻声斥责我的同时,惠惠拿出了手帕。

    她体贴地拿著手帕将我沾满汗水的手擦乾。

    「如果牵手会紧张的话,这样应该会比较好吧。」

    然后这么说完,就像是故意要给周围的人看似地挽起我的手。

    稍微恢复冷静的我,只转动著眼睛,观察四周。

    「怎样?有跟来吗?」

    「有耶。现在躲在肉店的招牌后看我们。」

    我看向肉店,发现有个年纪看起来比惠惠还小的少年在窥伺我们这边的情况。

    「真没想到竟然会有怪胎想跟踪你耶……」

    「喂,说他怪胎是什么意思啊?说清楚喔,我洗耳恭听」

    她突然问我要不要约会,其实就是这么回事。

    因为那位少年一直跟著惠惠不放,所以要我冒充她的恋人,让对方死心。就是这种老套的计画。

    好吧,惠惠只要不开口,长得是还满标致的,会碰上这种事情或许也很正常。

    「好,那我就努力和你卿卿我我吧。」

    「是假装喔!没、没问题吧?你不可以装得太过头喔!」

    于是,我和惠惠的约会就此开始。

    「——笨蛋,如果是情侣的话,一杯饮料两个人一起喝是基本吧!」

    「我知道,我知道啦!可是,那样喝也应该用两根吸管,而不是直接就口喝……啊啊,你这个男人,竟然全都喝掉了!这是我买回来的耶!」

    先是为了该怎么喝饮料而争吵。

    「——你付儿童票也进得去吧。这样的话就可以用剩下来的钱买爆米花了。」

    「等一下,或许是进得去没错,但我觉得这样做会让心里某个重要的地方死去……啊!你看,和真,看这出!我们看这出戏吧!『有问题就用拳头的普谭金!』饥荒与内乱、财政困难与政治腐败、碰上任何问题都靠拳头解决的传奇贵族——普谭金男爵的痛快武打戏!」

    「呃,我是也对这出戏十分好奇,但我觉得这不是约会时该看的吧……」

    又烦恼著该看哪一出戏剧。

    「——我还真没想到男爵竟然会把他奉命抢回去的传家之宝陶瓮也一拳打破!」

    「就是说啊!不过,连公主正在道谢说『如此一来,兄弟之间就再也不会为了陶瓮而彼此争执了……』的时候都会被一拳撂倒,才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而且,没想到那个公主就是幕后黑手!一开始,我还以为那个男爵只是一看到任何人都会动拳头,脑袋有问题的主角耶!」

    「关于普谭金男爵,其实现在也还有历史学者在研究他喔!有人怀疑,他其实只是凭著本能对他想揍的人动拳头,并没有深思熟虑或是仔细调查过对方。不过,目前的见解都一致认为,再怎么样应该都不会有人那么疯狂才对……」

    最后针对刚才看的戏剧热烈讨论的我们……

    「——男爵说过『肉才是正义』,我觉得我们应该遵循这句话去吃肉才对!」

    「这个时期就应该吃鳗鱼才对!今天是御用丑日,是男爵用拳头揍倒悬有重赏的八岐鳗鱼并将它绑回去,然后用它的肉解救饥荒,用悬赏金拯救领地财政的纪念日耶!」

    「那就猜拳吧!我们猜拳决定!」

    「我猜拳怎么可能猜得赢和真啦!我们现在是在约会耶,这种时候应该听女生的才对!」

    「约会的时候说想吃鳗鱼那么贵的东西的家伙,不准看风向就乱耍女生特权!」

    直到最后,都没有任何一点约会的情调。

    「——如何?他还跟著我们吗?」

    「现在看不到了,虽然我们几乎没做什么情侣会做的事情……」

    约完会之后,我们走在归途上。

    那个跟踪惠惠的少年,不知不觉间已经不见了。

    也许在旁人眼中,我们看起来意外恩爱……?

    「那我们也差不多该回去了。看到我们一起回到豪宅里,万一他还跟著我们,应该也会死心了吧。」

    听我这么表示,惠惠说:

    「约会可还没结束喔。」

    然后挽著我的手,露出开心的笑容。

    ——我们因为要离开镇上,现在正朝著正门走去。

    「……真是的。用爆裂魔法为约会收尾是怎样啊,一点狗屁情调都没有。」

    「有什么关系嘛,这样才像我们的约会啊。我今天玩得非常开心喔。」

    说著,开心地笑著的惠惠停下脚步。

    ……那位少年就等在城镇的出入口。

    既然他像这样出现在我们面前,大概是已经下定决心要采取某种行动了吧。

    我站上前去护住惠惠,这时,少年露出有所觉悟的表情……!

    「惠惠大师!请你……请你教我爆裂魔法吧!」

    …………

    「「咦!」」

    我和惠惠不禁异口同声。

    「现在是怎样?你是那个一直在惠惠后面一直跟踪她的家伙对吧?你不是因为喜欢惠惠才追著她一直跑吗?」

    「嘎?别开玩笑了啦,我喜欢的是年纪比我大的大姊姊型耶。我也有选择对象的权利好吗?我之所以一直跟在惠惠小姐后面,是因为受到爆裂魔法的魅力所吸引。」

    我猜惠惠的年纪应该比较大才对,但是少年似乎觉得惠惠看起来比他小的样子。

    我说了句「我想也是啦——」,便和少年一起大笑了一阵。

    「真是太好了呢,惠惠。这样你也多了一个徒弟呢。哎,我就觉得奇怪,怎么可能会有那种跟踪惠惠的怪胎嘛,再怎么品味独特也有个限度啦……」

    就当我说到这里的时候。

    我发现少年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同时,我的感应敌人技能,告诉我附近有敌人。

    不会错,在我身后正有一头带有杀意的野兽。

    「听好了……我们要很小心,别再刺激她,同时慢慢拉开距离。要是开始听见那个了,就头也不回地全力冲刺。」

    听我这么说,脸色惨白的少年点了好几下头。

    我的本能对我强烈表示,千万不可以回头。

    一步一步向城镇外面移动的我们,在听见那段熟悉的魔法咏唱的同时——!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