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十卷 赌博大乱斗! 第一章 对唐突的婚约提出抗议!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卷 赌博大乱斗! 第一章 对唐突的婚约提出抗议!

    1

    魔王军干部,邪神沃芭克。

    尽管原本的力量遭到封印,却还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凭着爆裂魔法让王都的精锐们吃尽苦头的大咖悬赏对象。

    她是魔王军干部兼受人畏惧的邪神。葬送了此等强敌的我们,终于被认定为一支实力派小队,而不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然后,率领众多精锐冒险者战胜魔王军,总算打响了名号,声名大噪的我,现在——

    「我想去抓只野生无头骑士。」

    「我听不太懂你在说什么。」

    在豪宅的大厅里熟悉的沙发上。

    怡然自得的在沙发上放松的我,对一脸困惑的惠惠这么说。

    「和真怎么突然说这种话啊?是不是对阿克西斯教的信仰心突然萌芽,才变得想要驱逐不死怪物啊?这是一件非常令人开心的事情没错,可是野生的无头骑士可没有那么常见喔。你先对付骷髅和幽灵,忍耐一下吧。」

    对于说出这种傻话的阿克娅,我开始说明为什么想要捕获野生无头骑士。

    「我之所以要找野生无头骑士是为了学那个叫死亡宣告的技能。为了执行某个计划,我无论如何都需要那个技能。你知不知道有哪里会冒出无头骑士来啊?」

    「啥——?巫妖技能『Drain Touch』也好,这招也罢,你为什么老是想学那种肮脏的技能啊!你给我把冒险者卡片交出来,我要把你的点数全都用来学我的宴会才艺技能!」

    「喂白痴喔,住手啦!不准擅自乱点!与其这样搞不如乖乖把恢复魔法技能交出来!」

    在我将扑过来抢冒险者卡片的阿克娅推开时,坐在沙发上,让点仔趴在大腿上的达克妮丝歪了一下头,一脸狐疑的样子。

    结束了上次的旅程回来之后,这颗厚脸皮的毛球变得越来越讨厌阿克娅,一找到机会就会啃阿克娅的羽衣,越来越上道了。

    「你说想学那么危险的技能是怎么回事?而且,无头骑士是仅次于吸血鬼和巫妖的最上位不死怪物喔,怎么可能会随便从哪里冒出来啊。」

    达克妮丝的回答正如我所预料,让我相当失望。

    毕竟这个世界的巫妖会开店、恶魔也会打工,就算有无头骑士在鬼屋之类的地方工作,事到如今我也不会惊讶了。

    或许是看穿我失望的心情,惠惠一脸不安地问我:

    「到底是怎么了?和真会想学那么强大的技能,就表示你要对付相当强大的敌人对吧。我帮不上你的忙吗?就连葬送众多魔王军干部的爆裂魔法也派不上用场吗?」

    对着说出如此可靠发言的队友,我露出最灿烂的笑容,表示不需要担心。

    「不,才没有这回事呢。谢谢你,惠惠,爆裂魔法完全派得上用场。说的也是,强求得不到的东西也无济于事……好,惠惠,和我一起闯入邻国吧!然后对邻国的首都轰个一发爆裂魔法之后就送封恐吓信到王城去这么表示:『不想继续遭受爆裂魔法袭击的话,就解除和爱丽丝公主之间的婚约。我等魔王军不认同爱丽丝公主的婚约——』」

    「白痴啊你这个家伙!我就觉得你在接到爱丽丝殿下写给你的信之后就不太对劲,原来是在想这种无聊的事情啊!你想学无头骑士的死亡宣告,该不会也是为了诅咒爱丽丝殿下的未婚夫吧?再说了,魔王军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

    听了我的完美计划,达克妮丝突然勃然大怒。

    「你说我无聊是什么意思!没错,我就是要从远方对爱丽丝的那个什么未婚夫施加诅咒,然后这么说:『哦——我看这是魔王干的好事吧。掳走公主是魔王的工作。你是因为抢走了这个重要的工作而遭到魔王怨恨了吧。我们这边有个优秀的大祭司,所以有办法帮你解除诅咒,不过难保你不会再次遭受诅咒。我想,这种时候最好的做法还是取消婚约,等到打倒魔王再说……』」

    「太烂了,这个男人简直烂透了!居然想把贵重的技能点数用在这种无谓的小事上,你应该以此为耻才对!」

    接在达克妮丝之后,惠惠也对我这么说。

    「我都已经学过料理技能和逃走技能了,事到如今对我说这种话也来不及了吧。为了确认公会里的冒险者有没有在传我的负面谣言,最近我还试着学了『读唇术』这个技能呢。」

    「你、你这个家伙真的开始走上和冒险无关的道路了呢。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惠惠陪你去执行那种愚蠢的计划。」

    那两个只会把技能点数用在爆裂魔法和防御技能上的家伙,凭什么把我说成这样啊?

    在批评别人以前,你们才应该学些方便好用的实用技能吧——我真想这么说。

    ……在这样的状况之下,出乎意料的,只有阿克娅一个人似乎愿意配合的样子。

    「我可以配合你的计划喔。尤其是把坏事全都推给魔王这一点最让我欣赏。因为,阿克西斯教团的日常活动当中,有一项工作就是到处散布魔王军的负面评价。」

    「魔王之所以袭击人类,该不会是你们阿克西斯教徒害的吧?」

    不过,我会突然说出这种话是有原因的。

    不久之前,爱丽丝寄了一封信给我。

    信里面提到她要去邻国找未婚夫见第一次面,希望我能担任她的护卫。

    身为她的干哥哥,我当然不可能拒绝妹妹的请求。

    以防和那个想拐骗我可爱的妹妹,来路不明的坏男人展开战斗,我还磨利了完全没在保养的日本刀,最近都在做诸如此类的准备,但是——

    「没办法了,这样只好采取正面突破的方式,接下护卫的委托,利用各种手段来阻挠这桩婚事。事有必要,反正我的技能点数也还有剩,找人教我什么派得上用场的技能……」

    这个时候的我,还没有注意到。

    当托着下巴,不断自言自语的我正在烦恼的时候,达克妮丝以有所企图的视线看着我。

    2

    发生了这种事情之后的隔天。

    「——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我说明清楚。」

    就在差不多要过中午的时候,忽然醒过来的我,发现自己不知为何被绑在床上。

    「你醒了啊,和真。不好意思,接下来这三天我要把你绑起来。你放心,我会帮你准备最棒的食物,也会亲自照料你的生活起居。如果你有想要的东西,无论是什么我都会叫家里的人去买来。」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闯进我的房间里来的,一脸胜而骄矜的达克妮丝大白天的就说出这种蠢话。

    季节也差不多要到了夏天的尾声。

    我想她应该不是热昏头了才对。

    「你干嘛突然搞这招啊。为什么要突然把我绑起来?从性癖来想的话立场应该相反才对吧。是不是太喜欢我,已经喜欢到按捺不住了啊?」

    「谁会喜欢上你这种见一个爱一个的男人啊!还有,不准提到性癖,把你绑起来和我的兴趣无关。」

    俯视着被绑在床上的我,达克妮丝突然发火,如此怒斥一番。

    「你还是一样难搞耶。虽然是亲在脸颊上,但我们都吻过了你现在还在说什么啊?时至今日,傲娇已经不流行了喔。」

    「你说谁傲娇啊!而且那个时候的事情和现在无关吧。你这个家伙都和我发展到那种地步了,还是这边晃晃,那边晃晃……算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关于爱丽丝殿下,我有话要告诉你。」

    先是骂了我一顿之后,达克妮丝清了清喉咙。

    「抱歉,和真。关于前几天爱丽丝殿下提出的护卫委托,我会回信婉拒。爱丽丝殿下似乎会在三天后前往邻国,只要我确认到殿下出发就会把你松绑。你就乖乖待到那时候吧。」

    然后带着有点过意不去的表情,对我这么说……

    「你开什么玩笑啊,原来你是为了这个才把我绑起来喔!要是就这样置之不理的话,我的妹妹会嫁给来路不明的坏男人耶!」

    「你才是不知道打哪来的来路不明的坏男人吧,你这个家伙在说什么啊!如果你想说自己不是身分不明又来历成谜的家伙,就乖乖把自己的过去告诉我!……对了,我从很久以前就想问了。你的故乡到底是哪个国家?偶尔展现出来的那些奇妙的知识又是什么?为什么会缺乏一般人的常识之类……!」

    对于达克妮丝这些麻烦的发言充耳不闻,被绑住的我放声大叫:

    「惠惠——!阿克娅——!救命啊,这个女色狼大白天的就把我关起来调戏——!」

    「混、混帐,不准说那种奇怪的话!而且,很遗憾的,她们两个不知道上哪去了,现在不在家。接下来只要叫我家里的人过来,把你和这张床一起搬进我的老家就可以了。让你担任护卫的话肯定会演变成外交问题。这也是为了我们的国家,你就忍耐一下吧。」

    「为什么我只是去当个护卫就会演变成外交问题啊!我住在王都城堡里的时候也学过贵族礼仪,不会做出失礼的举动啦,快把我放开!」

    「你这个家伙根本就是无礼二字的化身,还敢说这种话!你只要乖乖待着,我就让你吃些平常没那么容易吃得到的美食。而且,你的本性是尼特对吧?只要躺着就会有人照料你的生活起居,这样想的话应该还不坏吧?」

    达克妮丝弯着身子看着我,像是在哄小孩子似的这么说。就在这时,我忽然发现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了。

    「……说的也是。好吧,我明白了。」

    「你、你能理解我的苦心啊……!最近一直忙得团团转,偶尔像这样和你一起慢下脚步,悠闲度日……」

    ——也还不坏。

    露出腼腆笑容的达克妮丝原本大概是想这么说的吧。

    「那么,我从刚才开始就非常想去上厕所,你就赶快帮我解决吧。」

    而被绑住的我毅然决然这么告诉她。

    「……咦?」

    「咦什么咦啊,你刚才不是说了吗?说你会照料我的生活起居,这当然也包含把屎把尿这部分吧。」

    「…………咦?」

    我对茫然僵住的达克妮丝说:

    「所以了,我现在就要命令你。喂,达克妮丝,帮我拿尿壶来。」

    「咦咦咦咦咦!」

    「咦咦咦你个鬼啦,动作快。你这个千金大小姐还真是不中用,分明就是你自己说要这么做的耶。快点啊,动作快。」

    这不是性骚扰。

    因为无法动弹,我也无可奈何。

    没错,我也无可奈何啊。

    「不不、不对——!不对,不是这样的!不是啦,和真,我确实说过会照顾你的生活起居没错,但不是这样的,你等一下!」

    「我等不了啦,早上起床就会想尿尿,这是自然的生理需求。话先说在前头,接下来这是你每天都要做的事情喔。我可不想让你们家那些和我素昧平生的佣人做这种事情。好了,快点动手吧。」

    「呜呜呜呜……可、可是……」

    刚才那些强势的发言已经烟消云散,迷惘的达克妮丝不知所措了起来。

    「啊,有点不太妙,这下真的不是开玩笑的了。你还要害羞到什么时候啊,之前我不是才在你上厕所的时候照顾过你吗?帮你脱内裤又帮你拿卫生纸的。我们都已经认识这么久了,事到如今不需要因为这点小事而害羞了吧。只要下半身就可以,快点帮我松绑。」

    正当我因为尿急而焦躁起来时,达克妮丝轻声对我说:

    「……办不到。」

    「……啥?」

    我不禁反问,达克妮丝则是一脸歉疚地低下头。

    「我没有设想到生理需求的问题。怎、怎么办,我用来捆绑你的是效力相当强大的魔道具,没有中途松绑的手段。也就是说,接下来的这三天内,你都只能维持这个样子……」

    「你这个白痴!那该怎么办啊,难道我这三天都得直接放流吗!喂,你别闹了喔,要是事情真的变成这样的话,我也会让你沦落到和我一样的下场!」

    被我怒骂的达克妮丝红着脸,忸忸怩怩了起来。

    「一、一样的下场……」

    「在这种紧急情况下你还在期待什么啊!啊啊,可恶!」

    我抬起唯一能够动的头,再次确认现在的状况。

    现在的我就像是中了拘束技能一样,从肩膀到膝盖都被材质类似橡胶的绳索捆绑了起来。

    乍看之下好像可以轻松切断,但她刚才说这是效力强大的魔道具,所以恐怕没办法吧。

    不过,如果只是在绳索之间挪出一条缝应该办得到。

    「喂,达克妮丝,以你的力气应该有办法在绳索之间拉开一条缝才对。你帮我从重点部位的地方拉开绑住我下半身的绳索。这样就可以从缝里面掏出来解放了。」

    「我、我知道了,交给我吧!」

    脸颊微微泛红的达克妮丝开始挪动绳索。

    绳索依然紧紧绑在我的身体上,不过总算是拉开一条勉强能够掏出那话儿的缝隙了。

    「好,你做得很好。接着,那边有个尿壶,你帮我拿过来。」

    「……为什么这里会有那种东西?这种东西到底要用在什么时候……」

    「这是所谓尼特的修养啦。比方说冬天很冷的时候,早上想去上厕所的话会觉得很麻烦对吧?这种时候就很方便。」

    「你、你这个家伙到底是要废到什么地步……算了,现在正好派上用场。好了,我放在这里喔。」

    一脸傻眼的达克妮丝这么说完,就把尿壶放在我的髋部旁边……

    「喂,这样最好是有办法上啦。你要帮我把内裤拉下来让我解放啊。」

    「咦咦!」

    这家伙到底是要这个状况的我怎么办啊?

    「咦咦什么啊,我可是双手都被绑住,而且整个人都无法动弹耶。再说,这个状况一开始就是你造成的。我快忍不住了啦,动作快!」

    「就就、就算你这么说!啊啊,真是的……」

    尽管一脸快要哭出来的样子,达克妮丝还是别过头去伸出手。

    这时,已经把我的裤子脱到一半的达克妮丝,露出一脸疑惑的表情。

    「……嗯?喂,和真,你的裤子卡住了,拉不下去。这是……」

    「抱歉,这是刚睡醒的时候的生理现象。」

    …………

    「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你干嘛啦快住手!住手!会被你扯断!」

    是什么东西会被扯断我就不说了,不过我完全忘了刚才对达克妮丝性骚扰的时候有多么开心,现在只能放声惨叫。

    「你在想什么啊,我的性别差点就要转职了好吗!你最好给我记住,等到我的束缚解开了绝对要整到你想哭!」

    「我现在已经够想哭了好吗……呐,和真,我们就这样放弃吧?反正等到阿克娅回来就可以用『Create Water』和『Purification』帮你清干净了……」

    「你是要我尿床吗!说什么就这样放弃,你的意思是要我直接尿床吗!别说那种傻话了,你动作快点啊!你就是因为不敢直视才办不到,这是你闯出来的祸,给我好好盯着看,快点!」

    达克妮丝这次确实盯着我的下半身看,再次拉着我的裤子。

    「唔,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我只是想隔离你,借此保护爱丽丝殿下而已啊……可、可是,身为贵族千金的我被硬逼着把屎把尿,还被命令要好好盯着看,换个角度想想这个状况好像也还不坏……」

    「喂,别说蠢话了,快点动手,已经没时间了!不行,没办法了,我憋不住了!」

    「等、等等和真,我现在就帮你处理!啊啊,真是的,要是这一幕被阿克娅或是惠惠看到的话……!」

    就在达克妮丝说到这里的时候。

    我忽然觉得门那边有视线,便看了过去,只见阿克娅以看似派遣家政妇的偷窥姿势露出半张脸,不住颤抖。

    「啊哇哇哇哇哇哇……没想到达克妮丝跟和真在不知不觉间发展成这种不可告人的关系了……我这就去公会跟大家宣传一下!」

    「「等一下!」」

    「——呼。幸亏有你救了我啊,阿克娅。我差点就要被这个女色狼逼到尿床了。」

    由阿克娅用魔法解除了魔道具的束缚之后,我解放完,回到房间,只见哭丧着脸的达克妮丝不住嘟哝。

    「呜呜……我、我才不是女色狼……」

    「达克妮丝也不是今天才变成女色狼所以是无所谓啦,不过你们到底在玩什么啊?」

    「阿、阿克娅!」

    达克妮丝不知为何大受打击,不过我没有理会这样的她,说明起事情的经过。

    「之前爱丽丝不是寄信过来要委托我们当护卫吗?结果不知道为何,达克妮丝反对我们接下这次的委托,所以打算把我绑起来关回她的老家,在那里一面对我进行各种恶作剧,一面拖过委托的时间。」

    「达克妮丝也真是的,这样就不能怪和真说你是女色狼了喔。」

    「谁会对你恶作剧啊!……不过这次真的非常不妙。爱丽丝殿下的未婚夫是邻国埃尔罗得的第一王子。那位王子相当难以取悦,要是你们还是平常那个调调,做出了什么失礼的举动,立刻就会演变为外交问题了吧。」

    难以取悦的第一王子。

    既然都听说了这种事情,我就更得保护爱丽丝了。

    这时,听达克妮丝这么说的阿克娅,眼睛变得闪闪发亮。

    「埃尔罗得?你刚才是不是提到埃尔罗得?她要去的是赌场大国埃尔罗得吗?」

    虽然不太懂,不过那个国家的名字似乎触动了阿克娅的心弦。

    赌场大国听起来倒是满开心的。

    看见阿克娅比平常还要兴致勃勃的模样,达克妮丝的脸不住抽动……

    「阿克娅,丑话说在前头,我们是担任护卫,所以到那边去也没办法玩喔。对了,如果你那么想去埃尔罗得的赌场玩的话,下次我们大家一起去那里旅行啊!不需要去那种地方工作,我们有足够的存款,大可纯粹去那里玩!」

    并且如此拼命说服阿克娅,但是从阿克娅的表情可以明显看出她已经下定决心要去了。

    我满意地点了点头说:

    「好,看来阿克娅也赞成接下这次的委托对吧!那就等惠惠回来之后来表决一下好了。说是这么说,但是最近我们既没有接任务也没有出远门,我不觉得她会反对就是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

    看着苦恼不已的达克妮丝,我露出信心十足的笑容。

    3

    「我不要。」

    当天傍晚。

    大概是去施展过每天必发的爆裂魔法了,被芸芸背着送回来的惠惠尽管浑身无力,却还是这么说。

    在我们讨伐沃芭克回来之后,这个家伙不知为何就特别爱唱反调。

    爆裂散步也是,平常老是硬逼我陪她去,最近却一直都是找芸芸跟她一起。

    「居然说不要,你这又是怎么啦?平常你应该会说要打倒未曾见过的强敌,第一个赞成才对啊。」

    整个人深陷进沙发中的惠惠先是稍微注意了一下正在准备晚餐的阿克娅和达克妮丝所待的厨房之后,斜眼瞟了我一下。

    「哪有怎么样。你这个男人真是的,平常明明怎么叫都不肯工作,为什么事情只要一和爱丽丝有关就欣然接受啊?」

    见惠惠的发言格外低调,我故意挑衅她说:

    「哦,怎么,你吃醋啦?」

    然而,原本以为会像平常一样勃然大怒的惠惠却只是一直盯着我的脸看。

    「是啊,我是在吃醋没错。我们之间都已经发生过那样的事情了,你就不能多放一点心思在我身上吗?」

    「咦!……啊,是。」

    惠惠表现得直截了当,丝毫没有在调侃我的意思,反而是我不知为何,脸越来越烫。

    那样的事情,指的应该就是那天晚上我们差点跨越最后一道界线的事吧。

    话说回来,这个家伙是会说这种话的人吗?

    不知道该说是看开了还是抛开了束缚,感觉不再多有顾虑了。

    「和真就那么关心爱丽丝吗?」

    说着,惠惠一直注视着我,而我对这样的她说:

    「也、也不是啦,只是总觉得无法放任那个孩子不管。与其说是当成异性看待,她更像是一个受限于立场而压抑自己,不敢耍任性,老是顾虑周遭的人却又怕寂寞的妹妹,让我很挂心。」

    我是尼特没错,但不是萝莉控。

    我纯粹只把爱丽丝当成可爱的妹妹看待。

    当然她长大以后如果说着「我想当哥哥的新娘」,我也不是不愿意实现她的心愿啦。

    因为惠惠的态度不同于预期而有些慌张,话越说越快的我在担心自己的脸有没有变红之余,仍然继续说了下去:

    「不过该怎么说呢,如果惠惠不愿意的话我还是想个别的方法好了。如果要去当护卫,我希望是大家一起去。虽然没办法和爱丽丝见面很可惜……」

    「我们接下吧。」

    这时,惠惠打断了我的话,轻轻叹了一口气。

    「因为那个孩子也让我很挂心。刚才我只是有点吃醋罢了。」

    「呃,喔。」

    这种直接传达过来的好感是怎么回事?

    我觉得耳朵附近超烫的。

    正当我被年纪比自己小的女孩随意摆布,想对自己越来越烫的脸施展「Freeze」的时候,达克妮丝和阿克娅端着餐点从厨房走了出来。

    「惠惠,你回来了啊。今天的晚餐相当丰盛喔!……怎么啦,和真?你的脸好红喔。」

    「没没、没有怎样啦!对吧,惠惠!」

    我因为脸红被点了出来而不知所措,然而惠惠却不同于这样的我,只是处变不惊地对达克妮丝回以微笑。

    为什么这个家伙可以表现得如此大方啊?搞得坐立难安的我像个傻瓜似的。

    「要是惠惠早点回来的话,就可以看见很好玩的东西了说。达克妮丝把和真绑在床上,还想对他恶作剧呢。」

    「哦?」

    阿克娅说了多余的话,让惠惠突然有所反应。

    「等等,阿克娅,我并没有要对他恶作剧!我把他绑起来是事实,不过我刚才说明过了,那是因为……」

    端着盘子的达克妮丝不断偷瞄惠惠,观察她的反应,同时连忙解释那番状况。

    「哎呀~~要是阿克娅再晚一点点赶到的话,我的裤子就真的会被达克妮丝脱掉了。幸亏有你救了我啊。」

    「啥!」

    但是在我补了这么一句话之后,惠惠的眼睛发出红光。

    「……这个嘛,一年到头都在发情的达克妮丝对什么人做什么事情都跟我没关系,不过你再怎么说也是好人家的大小姐,像这样强掳男人的行为实在让人无法苟同啊!」

    「不不不不、不对……!不是这样的,惠惠,这事出有因啊!还有,希望你可以不要说我一年到头都在发情!」

    达克妮丝连忙开始解释,然而我们全都紧盯着放在桌上的菜肴一直看。

    「怎么,和真对这个很好奇吗?不愧是和我一起吃遍美食的人,眼光果然相当不错。没错,今天的晚餐是河豚,是河豚喔!而且还是人称河豚之王的极乐河豚。毒素比起别的河豚是强上许多没错,不过这可是足以让老饕们说出『若是能够因为吃这个而死我可以』这种话的极品呢!唯有这种河豚的产季是这个季节喔。」

    「这种河豚光是听这名字,还真不知道是指味道还是指吃了以后的事情呢。话说回来,原来你有调理河豚的执照啊。我从很久以前就知道你是个多才多艺的家伙,不过没想到你这么厉害。」

    我和惠惠赶紧在位子上坐好,以晶亮的眼神看着桌上的菜肴。

    河豚生鱼片、河豚火锅、茶碗蒸。

    加了看似加了河豚白子的小菜,还有放在烤炉上的河豚鳍。

    那些菜肴光是用看的就令人垂涎三尺了,已经受不了的我忍不住伸出手……

    「我怎么可能有那种执照啊。如果觉得身体开始麻痹的话要记得告诉我喔,我会帮你们施展解毒魔法。」

    「喂。」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觉得异世界随便到令人讨厌。

    我把拿起来的茶碗蒸又放了回去之后,听见身边传来稀哩呼噜的声音。

    「好吃好吃。」

    「你吃什么吃啊,那个没有去除毒素耶!」

    同样拿起茶碗蒸的惠惠大快朵颐,吃得相当津津有味。

    不对,不仅如此,达克妮丝也在不知不觉间在我的对面坐下,拿叉子叉着河豚生鱼片吃了起来。

    真的假的,她们都不怕吗?

    这个世界的居民都是仗着解毒魔法吃河豚的吗?

    这是个有魔法的世界,所以要说很合乎逻辑或许也没错啦……

    在我的注视下,达克妮丝像是要报刚才被我整的一箭之仇似的,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怎么了,和真?身为一个冒险者,你却害怕河豚毒吗?我们有只论祭司的道行实属一流的阿克娅在,到底有什么好害怕的?」

    「呐,达克妮丝。你刚才是不是说了『只论祭司的道行』啊?」

    「我没说。」

    达克妮丝一面这么说,一面吃起其他菜肴。

    我身旁的惠惠也盛了河豚火锅里的食材,一脸幸福地吃着。

    …………河豚啊。

    这么说来,我还在日本的时候也没吃过河豚这种高级料理呢。

    「说的也是,姑且不论其他的,你就只有恢复魔法实属一流。好!」

    「呐,和真。你刚才说了『不论其他』对吧。」

    「我没说……好吃!这是怎样,超好吃的耶!」

    立刻吃起河豚火锅的我因为太过美味而惊叫出声。

    语汇量不多的我,完全只能一再用超好吃来形容。

    看着我们的反应,阿克娅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太好了,你们大家好像都吃得很开心的样子。那些河豚原本是赛西莉准备用来招募新人入教用的东西。她想到了一个超棒的计划,用河豚的吸引力来钓路上的人们上钩,等他们吃了之后再以解毒魔法为诱因逼他们改信,但赛西莉好像就被警察先生带走了。」

    「你们居然想这样搞喔。我不是叫你不要再和那个女人混在一起了吗?」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是因为她,我们才能像这样吃到顶级河豚的话,倒是得感谢一番。

    我开始吃起切成薄片的河豚生鱼片,这时阿克娅也用烤炉烘烤河豚鳍,泡成鱼鳍酒喝了起来。

    拿河豚白子当下酒菜喝着酒的阿克娅,看起来既不像女神也不像女主角,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叔罢了。

    「对了,不是说河豚的内脏毒性特别强吗?你节制一点,可别吃太多了。要是我们开始感到麻痹,有危险的时候,会用魔法的你却动不了的话可就没意义了喔。」

    「你很笨耶,我身上穿的可是神器喔。是能够让有害的异常状态失效的超强装备。河豚的毒怎么可能对我起得了作用啊。」

    这么说来,我之前好像听她提过这件事。

    我原本还担心这个家伙做事应该会有漏洞,不过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

    ——在我们大啖河豚料理好一阵子之后。

    「呵呵呵,怎摸啦,和真。到我饿呃级户,对毒哦抗性也相肮高呃……」

    「你这个家伙,舌头居然已经麻痹到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看见狂吃危险部位的达克妮丝说话开始大舌头,我心想差不多该叫阿克娅施展解毒魔法了。就在这个时候——

    忽然,有个重物倒在我身上。

    我看了过去,发现是满脸通红的惠惠。她在大家面前把头靠在我的肩上,像是在对我撒娇似的……

    「等等,喂,阿克娅!饿下不妙哦……不行,我也开唬啊和喉哦……」

    这时,在看向阿克娅的瞬间,我感受到一阵凉意。

    阿克娅趴倒在桌上,脸贴着桌面。

    这个家伙的神器是怎么了,那不是可以让毒素失效吗!

    发现这个事态的达克妮丝连忙抱起阿克娅,结果……!

    「呼噜——」

    「你饿个家伙,居南这摸快就喝醉惹哦!醒醒啊!给我洗崖——!」

    4

    隔天早上。

    「呐,和真,你真的要接爱丽丝殿下的委托吗?我就直说了。就算不论你无礼的态度,以我们的实力接护卫任务肯定会失败。会因为吃河豚吃到差点灭团的小队,大概也只有我们了吧?」

    「昨天那个不是冒险中的失败所以不算数。我们可是这个世界上打倒最多魔王军干部的,阿克塞尔第一的小队。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挑剔我们。」

    昨天晚上差点因为食物中毒而灭团的我们,已经做好前往王都的准备,来到阿克塞尔的瞬间移动服务处。

    后来我们是赶紧冲进艾莉丝教会才得保平安,但我已经不想再吃河豚料理了。

    「阿克娅去寄放爵尔帝和点仔也太久了吧。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啊?」

    我们现在在等阿克娅,她去维兹的店托他们照顾我们家的宠物了。

    那个家伙该不会又在和巴尼尔吵架了吧。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背着行李的阿克娅来了。

    「我把那两个孩子确实托付给他们了喔。坏心面具看见点仔就莫名其妙地说起什么『喔喔,吾只是稍微没注意一下而已,竟发生了如此有趣的事情啊!呼哈哈哈哈哈哈!』之类的还乱摸它的头,不过应该没问题吧。」

    有趣的事情是什么啊?

    它长大了之后果然会变成那位大姐姐吗?

    这件事也让我好奇到不行,不过现在没空管这个了。

    「你们等等,瞬间移动服务处就交给我来谈。我很久以前就想对这间店抱怨几句了。」

    「抱怨几句?你和这里的老板起过什么争执吗?」

    达克妮丝狐疑地这么问,但我没有回答,只是打开瞬间移动服务处的门。

    回想起几个月前。

    事情发生在我和我的妹妹爱丽丝硬是被拆散,而我打算偷偷去见她的时候。

    「嗨,大叔,我又来了!我们要瞬间移动去王都,麻烦啦。」

    「欢迎……等等,你不是被列入黑名单的佐藤和真吗!居然又来了,你还学不乖吗,都说你没有前往王都的瞬间移动许可了!」

    听见我们的对话,达克妮丝傻眼地表示:

    「你、你这个家伙是想趁我不注意的时候跑去见爱丽丝殿下吧。」

    「对啊。大概是那个叫克莱儿的贵族偷偷动了什么手脚吧,所以我没办法瞬间移动到王都去。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大叔,你看这个!这是王家寄给我的邀请函,是正式文件喔,可别弄脏了。」

    说完,我秀出爱丽丝寄给我的信,瞬间移动服务处的老板便露出一脸嫌恶的表情。

    「那是真迹吗?该不会是找人伪造的吧?你之前才威胁过我,说你跟达斯堤尼斯家的关系很好,忤逆你的下场不堪设想啥的耶。」

    「喂,和真,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我拒绝。喂,大叔,这位正是达斯堤尼斯家的大小姐。看清楚,你既然是住在这个城镇的人应该有印象吧?我没说谎吧?」

    我一边抗拒着用力拉我的手的达克妮丝,一边这么问,只见老板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看见老板的反应,达克妮丝拼命把我拖到店里的角落去。

    「由不得你拒绝!呐,和真,你应该没有在外面打着我的名号招摇撞骗吧?你没有滥用我们家的权力做什么坏事吧?」

    「有一次我和阿克娅去高级餐厅,因为服装被嫌弃差点被赶出来的时候用了你的名字,就只有这样而已。」

    「我是在重建阿克西斯教团的教堂时没有任何一位木匠大叔愿意接这个工程,所以就说『你们对阿克西斯教团这么不好,小心我向达克妮丝告状喔』,就只有这样而已。」

    「我是去商店街买晚餐要吃的配菜时会说『这是拉拉蒂娜大小姐要吃的东西,所以麻烦给我最好吃的部位』,就只有这样而已。」

    听我们这么说,达克妮丝当场瘫坐在地上。

    她双手掩面,不知道是在强忍泪水,还是在遮掩自己的害羞。

    老板先是以怜悯的眼神看着这样的达克妮丝,然后客气地对我们说:

    「看这个反应我也知道您真的是达斯堤尼斯家的人了。那个,既然是王家的委托,那么费用也不用各位负担……」

    「喔,谢啦。」

    「我付!费用我会确实支付,我不能再给庶民添更多麻烦了!」

    打断了一副理所当然地想要接受好意的我,达克妮丝跳了起来,拿出钱包。

    「喂,和真,这次任务结束之后我有很多事情想问你,你给我记着。还有在那边装得一副和自己无关的阿克娅跟惠惠也是!」

    达克妮丝一边付钱给老板一边碎碎念,而我们三个围着这样的她,将她推进魔法阵里。

    「真是一个脑袋顽固的大小姐啊。我们是队友,也是一家人对吧?应该互相扶持,在碰上麻烦的时候互相帮忙嘛。就算你是贵族,我也不会改变态度和对待你的方式,更不会放在心上。这样才叫伙伴。你也一样,要是碰上什么麻烦的话,也可以打出我这个阿克塞尔第一冒险者的名号喔。」

    「就是说啊,达克妮丝。如果你需要阿克西斯教团的名声,随时都可以告诉我。我会帮你喔。」

    「一开始达克妮丝表明自己是贵族的时候我是有点吓到,不过现在达克妮丝在我的心目中就是达克妮丝。你想借助红魔族之力的时候也可以随时跟我说喔。我至少能帮你写信给村里的大家。」

    听我们纷纷这么说,达克妮丝瞬间露出害羞又开心的表情。

    「你、你们……!……嗯?不对喔,等一下,这样还是不对啊!应该说,我不觉得自己会碰上需要打出你们的名号,或是借助阿克西斯教团和红魔族的力量的时候啊……!」

    在达克妮丝大吵大闹地说这种让人摸不着头绪的话的同时,我们在魔法阵里面等待瞬间移动开始。

    就在这时——

    「呐呐,和真,你知道吗?用瞬间移动魔法进行传送的时候,有极低的机率会发生意外喔!像是和不小心闯进瞬间移动魔法阵的其他动物混在一起之类的!听说狼人啊,或是拉弥亚啊,都是因为这样才产生的喔!听说是这样喔!」

    大概是想吓唬我吧,阿克娅突然这么说,不过……

    「那下次我抓个三只哥布林还是什么的和你一起传送出去好了。如果顺利混在一起的话,我想应该可以稍微提升你的智力吧。」

    「你说什么啊,混帐尼特!你才应该跟勤劳的蚂蚁一起传送,改善你的尼特体质啦!」

    「不、不好意思……再这样下去真的会发生传送意外,请不要在魔法阵上面乱动……」

    一脸困惑的老板畏畏缩缩地这么说的同时,我做出出发的指示。

    「好了,大叔。送我们去王都吧!」

    之前我接下的重大委托,全都是受到波及或是情势所逼。

    但是,这次可不同了。

    这次是为了贯彻我自己的意志,绝对不会把我的宝贝妹妹交给某个连长得怎样都不知道的王子。

    「等、等一下……!」

    不顾还想抱怨的达克妮丝,老板对我们咏唱了魔法。

    「『Teleport』!」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