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十卷 赌博大乱斗! 第四章 为武斗派公主献上赞赏!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卷 赌博大乱斗! 第四章 为武斗派公主献上赞赏!

    1

    隔天早上。

    我和爱丽丝在旅店前目送大家离开。

    「那么,和真,我要出门了。我觉得今天一定会赢。因为我刚才喝茶的时候,茶梗立起来了。」

    「阿克娅明明就是从一大早就开始反覆将茶水变成清水泡了又泡,直到茶梗立起来才罢休不是吗?」

    阿克娅要去赌场。

    惠惠好像有个地方想要探索一下,所以单独行动。

    「和真,爱丽丝殿下就交给你照顾了。事情变成这样让我很惭愧,但是既然对方都叫我不准去了,我也无可奈何。我会调查这个城镇,多少找点谈判的筹码回来。」

    达克妮丝则是要去探索这个城镇。

    然后——

    「那么我们也要出门了。我们一定会要到支援金回来的!」

    我和爱丽丝则是遵照昨天的宣言,决定立刻前往王城。

    达克妮丝对我招了招手,示意要我过去。

    「和真,不好意思,拜托你了。照理来说这应该是我的工作才对……」

    「你别放在心上,我会想办法解决的。我不是说了吗?我不会让爱丽丝陷入不幸。」

    听了我的回答,达克妮丝一脸认真地点了一下头。

    「那我们走喽。如果赢到很多钱的话,我再买礼物回来给和真!」

    以阿克娅的这句话为开端,我们各自出门去了。

    ——来到王城的我和爱丽丝,立刻面临了王子的考验。

    「您说要决斗,是怎么一回事……?」

    我们被带到训练场来。

    见爱丽丝一脸困惑,迎接了我们的王子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说:

    「很简单,我认为谈判在昨天就已经结束了。但是,你们说还想要继续谈下去。站在我的立场,和你们继续交涉下去也没有好处。不过……」

    王子这么说完,朝着训练场的骑士们展开手臂。

    「我喜欢有趣的事物。如果你们和我这些部下战斗,并且得到胜利的话,我就再跟你谈谈。如何?你愿意接受这个条件的话……」

    「我接受!」

    爱丽丝没等到王子说完,立刻接受了他的提议。

    然后一副理所当然似的拔出剑,兴高采烈地站到王子面前。

    原则上我的身分是护卫,但爱丽丝似乎不打算让我战斗。

    周遭的骑士们大概是没想到这样的少女会接受决斗吧,瞬间愣了一下之后……

    「雷维王子,请交给我吧!」

    「不,让我上!我来好好管教这个嚣张的小女孩。」

    「请等一下,我是这个骑士团当中最弱的一个。既然如此,应该由我第一个担任她的对手才是最合理的做法……」

    或许是觉得自己被外国人瞧不起了吧,骑士们争先恐后地表示要上场。

    王子看见这一幕,露出气定神闲的表情。

    「等等,你们先别急……喂,要对付骑士团的人是你吗?不叫你那个哥哥上场没关系吗?」

    然后对着爱丽丝语带调侃地如此提议。

    「无所谓。用不着兄长大人上场,我一个人就够了。那么各位,随时候教!」

    爱丽丝提着已经拔出来的剑,大方说出这种话。

    不过难以忍受的,是那些骑士。

    她刚才说的是「各位」。

    换句话说——

    「不是一对一吗?即使是声名远播的武斗派贝尔泽格一族的公主,这样再怎么说也太瞧不起我们了吧?」

    一名看似骑士们的队长的男子,带着杀气站上前来。

    「我不是那个意思……不过,要我对付几个人都可以,而且也已经准备好随时开打了喔。」

    或许是将她这番话当成挑衅了吧,那名男子不等开始的号令便高高举起剑——

    「『Extelion』!」

    接着,爱丽丝随手发出斩击,将对方高举过头的剑砍飞了。

    「……啥?」

    不知道是谁这么叫了一声。

    原本有的在笑,有的在生气的骑士们全都静止下来,训练场的气氛为之冻结。

    「爱丽丝,你动不动就把对手的剑弄坏的话要怎么训练啊?你看,那边有训练用的钝剑。换成那个吧。」

    「啊!说的也是,非常抱歉……对不起,我不小心把你的剑弄坏了。」

    爱丽丝一脸歉疚地道歉。至于那个剑被砍断的男人……

    「咦!这、这个,那个……没、没关系,小事别在意……?」

    则是一脸还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样子,如此回应。

    在众人一脸茫然地守候之下,爱丽丝快步走到墙边,拿起挂在墙上的练习用的剑。

    「那么,请各位多多指教!」

    然后对大家露出灿烂的笑容。

    「——请、请问,这样……我们可以继续谈下去了吗?」

    「可以。你说什么我都愿意听。」

    死尸累累的训练场上,躺着的都是动也不动的骑士们。

    而王子乖得像个小媳妇似的,坐在他们之中。

    明明对打得那么激烈却一滴汗也没流,一脸淡定,将她拿在手上的训练用剑刺进地面,对着王子笑了一下。

    「谢谢你愿意听我说!那么……」

    「等等!我是说过愿意听你说没错,但是可没说愿意支援你们!别自己想得太美了!」

    王子做出这种像是猜拳输了之后才说其实是三战两胜的发言。

    「喂,爱丽丝,现在那些骑士都昏迷了。也就是说没有人在看。这是个好机会,趁现在活埋这个家伙之后走人吧。」

    「噫!」

    「不、不可以啦,兄长大人,这样我们又拿不到钱!」

    爱丽丝不是基于人道的理由,而是以拿不到钱为由否决我的提议。

    我可爱的妹妹好像一直都在成长呢。

    「……一成。」

    王子发出呻吟般的声音。

    「咦?」

    爱丽丝如此反问,王子便猛然抬起头说:

    「一成!我先给你们一成。也、也对,之前一直由我国支援的防卫费用突然说停就停,确实也是个问题。我们就继续支援你们一成好了!」

    「怎、怎么这样!只有一成的话,实在没办法……」

    看见爱丽丝一脸难过,王子终于露出胜而骄矜的跩脸如此宣言:

    「你这个乡巴佬倒是还满能娱乐我的嘛,所以这是为此而给你的奖赏!如果你想要更多钱的话,就继续满足我吧!」

    「我知道了!那么,请派出追加的骑士团吧!」

    「不对,我不是这个意思,谁要你继续虐待我的部下了!我是叫你继续娱乐我!」

    对于爱丽丝出乎预料的反应,王子连忙订正。

    「娱乐您……那、那不然,这样好了,我可以把我最宝贝的竹蜻蜓借给您一天……」

    「你是不是把我当白痴啊!那是小孩子玩的玩具吧,我的意思才不是这样!」

    王子大口喘着气,对爱丽丝怒目相视。

    「明天!明天你再过来这里一趟。到时候我会准备一个让你吓破胆的对手。要是你能打赢那个家伙的话,我就再追加预算给你们。听懂了吧!」

    说完,他便离开了训练场——

    ——离开王城,踏上归途的我们。

    爱丽丝低着头,失落地说:

    「兄长大人,我只有拿回一成……」

    原本这次见面的目的,是要维持本来的支援,还要拜托他们追加更多资金,好让我国发动攻势。

    结果反而被大砍预算,所以她才会这么沮丧吧。

    这并不是爱丽丝的错就是了……

    「你在说什么啊,一天就要回一成了耶。这样只要每天都跑去王城威胁……我是说好好拜托他的话,只要二十天就可以拿到原本的两倍啦。这样想的话,成果算是相当不错吧。」

    不过我还是这样随口帮她打气,让爱丽丝抬起头来,绽放出笑容。

    「我觉得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但是我打起精神来了。兄长大人,明天也麻烦你多多指教。」

    「包在我身上。应该说,明天开始我也会尽量帮忙的。」

    就像这样。

    从这一天起,我和爱丽丝的谈判开始了——

    2

    「『Extelion』!」

    「不不不不、不会吧!」

    惨叫声在训练场上响起。

    当然是王子的惨叫声。

    「呵,看来你误判了我的妹妹的实力了呢。区区狮鹫,根本不够格当爱丽丝的对手。」

    「你、你这个家伙,一开始看见笼子里的狮鹫的时候明明还大吵大闹的说什么卑鄙、犯规之类的吗!」

    现在,躺在我们眼前的,是一招就被砍成两半的狮鹫的尸体。

    狮鹫。

    巨大的身体和民宅相当,能够以翅膀飞上天,轻易抓走成年的牛马,身如狮、头如鹫,长了一对大翅膀的巨大怪物。

    虽然不及龙,却也让许多冒险者都相当害怕,是极度危险的对手。

    「兄长大人,我打赢了!」

    「是、是啊,不愧是我的妹妹,干得好!」

    爱丽丝笑容满面地快步跑到我身边来,而我带着略嫌僵硬的表情如此夸奖这样的她。

    「不好意思,雷维王子。依照我们的约定,这样……」

    「我、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支援金我会再增额就是了,所以你快点把剑收起来!不要用剑尖指着我!」

    听快要哭出来的王子这么说,爱丽丝安心地松了口气。

    然而,王子的下一句话,让她脸上的笑容蒙上阴霾。

    「不过就只有增额而已。加上昨天的份,支援金是之前的一成五。好了,今天就先这样……」

    「怎么这样!拜托你,至少加到两成吧!」

    「噫!不要用剑尖指着我……喂,太近!剑尖都碰到我的脸颊了,你想威胁我是吧!」

    也难怪爱丽丝会激动到忍不住拿着剑就逼近王子了。

    「这才不是威胁,我只是想和您谈判……」

    「那就快点把剑收起来啊!」

    哭丧着脸的王子或许是为了守住身为王族的原则,即使剑尖就在眼前也不屈服于威胁。

    我原本还以为他只是个死小孩罢了,看来倒是意外的还有点毅力。

    不过,这个王子一直把我们当成乡巴佬,瞧不起我们。

    既然如此——

    「那么,你要不要和我一决胜负?」

    我就针对他的自视甚高下手吧。

    「谁、谁还要和你打啊——」

    「等等,你别误会了。连我的妹妹都打不赢的人,要是和葬送了好几个魔王军干部的我战斗的话,别说是这个国家的骑士了,即使是狮鹫也打不过我。没错,要打的话就得带龙过来才行了吧。」

    听我这么说,王子紧张地吞了口口水,而知道我的实力如何的爱丽丝则是用一种「这个人在说什么啊」的眼神看着我。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好吗,害我有点受伤。

    「我说的是用游戏来一决胜负。你好歹也是在赌场大国当王子的人,应该也很喜欢赌才对吧?」

    昨天,在我们回到旅店之后,达克妮丝将她针对这个王子所收集的情报告诉了我们。

    她的情报指出,这个王子对于游戏、赌博之类的行为毫无抵抗力。

    应该说,埃尔罗得这个国家就是以赌场立国。

    既然如此,开国者的子孙会喜欢赌博也是理所当然。

    「你要和我用游戏一决胜负?意思是如果赢了就要我增加支援金吗?」

    「就是这么回事。赌博在赌赢了之后,不是会有翻倍的机会吗?要不要和我赌一把?」

    王子果然一点就通,立刻理解了我的意图。

    达克妮丝收集到的情报当中也指出,王子是个不服输的人。

    这次让我发现在战斗方面很难派上用场的达克妮丝,在做这种枯燥的工作时意外能干。

    顺道一提,剩下两个人的其中一个在赌场花光了所有的零用钱,另外一个则是再次跑去昨天那个大葱鸭养殖场,还很开心的说她用达克妮丝给她的零用钱清光了剩下的大葱鸭。

    关于这次的事情,我不认为她们两个有办法派上用场,所以决定暂时不理她们。

    王子思考了一下之后,用力点了一下头。

    「好吧,要是我输了,支援金就从一成五加到两成。那么,要是你输了,你要付出什么代价?」

    糟糕,我没有想到代价的问题。

    既然是国家层级的预算,金额肯定相当庞大吧。

    与之等值的东西就只有……

    「我知道了,不然这样吧。如果你赢了,我就给你舍妹的捶肩券。」

    「我会加油的。」

    「你白痴啊,谁收到那种东西会高兴啊!钱啦钱!要就给我钱,不然就给我具有相当价值的东西!」

    我们就是因为没有钱才来要钱的耶。

    这时,爱丽丝战战兢兢地从口袋里小心翼翼地拿出某样东西。

    「不然,如果我们输了,这个竹蜻蜓就借你玩三天……」

    「我都说过了,那种玩具我要了是能干嘛,谁要那种东西啊!」

    这个竹蜻蜓是那个吧,以前我给她的那个吧。

    她还好好保管着那种东西啊。

    「够了,不然你们输了,支援金就归零如何?不是减额,而是归零。这原本就只是名为谈判,实则是你们在耍任性,我都陪你们玩下去了,你们也该让步到这种程度才对。我看你们接下来也打算每天报到吧,但是无论你们要到的金额变得多高,只要输一次就会归零。如何,这样你们也要赌吗?」

    王子得意地笑着,像是在挑衅我们似的。

    原来如此,只要我们输一次,王子就可以全部翻盘。

    我觉得这招相当不错。

    ——如果要一决胜负的对手不是我和爱丽丝的话。

    「好,就这样吧。那么,要比什么就由我决定喽。」

    或许是没想到我会一口答应吧,王子露出惊讶的表情。

    而我在王子的眼前,从钱包里拿出一枚硬币。

    接着我将双手藏到背后去,然后握起双拳,伸到王子面前。

    「内容非常单纯。你猜猜看一百艾莉丝硬币在哪里。」

    「……也就是说,你打算用纯粹的赌博来一决胜负吗?你这个家伙是白痴吗?现在已经来不及取消了喔。」

    听见我要比什么之后,王子以怜悯的眼光看着我,而爱丽丝则是赫然惊觉了什么,叫出声音来。

    「这么说来,兄长大人的运气无以伦比呢!原来如此,这样一来……!」

    「……什么?」

    听见这句话,一颗汗珠从王子的脸上滑落。

    但是,事到如今大概也没办法说不赌了吧,他凝视着我紧握的拳头半晌之后……!

    「这边……不对,是这边!我决定猜这边!」

    王子指的是我的右拳。

    听了他的答案之后,爱丽丝握起双手祈祷。

    看见我上扬的嘴角,王子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可惜!猜错了!」

    「可恶————————!」

    我张开王子指的那个拳头给他看,里面当然是空的。

    「太好了,兄长大人!这样就有两成了!两成了耶!」

    爱丽丝天真的为此感到高兴,但王子露出气定神闲的表情,得意地笑着。

    「不过就是赢了一次罢了,别太得意喔!我和你们不一样,只要赢一次就可以了。明天开始你们可得绷紧神经啊!」

    3

    「『Sacred Lightning Blare』——!」

    一道白色的闪电落在训练场的正中间。

    闪电化为耀眼的光之奔流,随着暴风一起袭卷现场。

    「「噫————————!」」

    缩在训练场一角的我和王子抱头蹲下,放声惨叫。

    在凌厉的巨响平息之后,场上只剩下大量的石材。

    我想,刚才那招大概是勇者在和最终头目战斗的时候使用的魔法吧。

    「兄长大人,我打赢了!」

    引发如此惨状的罪魁祸首笑容满面地奔向我。

    爱丽丝今天的对手是一大群魔像。

    王子认为一对一的话无论找来多大咖的怪物都打不赢,所以改变策略,试图以数量压倒她,结果却是……

    「干得好,不愧是我的妹妹。你觉得呢?别再做这种不干不脆的事情了,乖乖照旧援助我们如何?」

    「你这个家伙刚才不是还和我一起抱头惨叫吗?先不说这个了,如果你们想要我的支援金的话,就得一直赌赢我才行。现在的预算是两成五。接下来你要怎么办?今天也要和我一决胜负吗?」

    我默默将艾莉丝硬币拿到笑得狂妄的王子面前给他看。

    「哼,算你有胆识!我不知道你的运气有多好,但我也是以赌场聚财的埃尔罗得的王族。你究竟还能连胜到什么时候呢?」

    听王子这么说的同时,我默默将硬币往上弹。

    接着迅速握近手中之后,我将双手藏到背后——

    「——事情就是这样,现在已经恢复到三成了。照这个样子赌下去,一个星期之后就可以恢复原状了。」

    「……该说果然厉害还是该说什么呢。你的好运难道没有办法运法用在贡献世间的方面上吗?」

    今天也从王子手中获得胜利的我,在旅店一面吃晚餐,一面报告截至目前的发展。

    「和真先生和真先生。明天陪我一天好不好?我们一起去赌场嘛。明天一整天我都叫你和真大人就是了。」

    「谁稀罕啊。是说,你不是昨天赌了一天就把零用钱全都用光了吗?那你今天到底干嘛还去啊?」

    没错,我记得这个家伙才刚到这个城镇,就把达克妮丝给她的零用钱全部赔光了。

    然而,阿克娅却拿出看起来沉甸甸的钱包炫耀给我看。

    「我今天去了一趟冒险者公会。你想想,在我们来到这里的路上,爱丽丝不是打倒了一堆怪物吗?聪明的我从爱丽丝打倒的怪物的尸体上,收集了公会会高价收购的部位。」

    「你卖掉了爱丽丝打倒的怪物的部位是吧。喂,我不会要你全部交出来,不过至少也缴一半出来吧。然后把那一半确实交给爱丽丝。」

    正当我打算没收她的钱包时,阿克娅就将钱包抱在肚子前面,整个人窝起来,采取防御态势。

    「那个,兄长大人。我不是冒险者,没办法请公会收购怪物素材,所以没关系……」

    「你不用帮她说话,爱丽丝。要是太放纵这个家伙只会让她得寸进尺。」

    或许是认为再这样下去会被没收,阿克娅迅速站起来进入战斗态势。正当我和这样的她对峙的时候,吃完晚餐的惠惠边擦嘴边说:

    「明天我会顾好阿克娅的。要是放着她不管的话,搞不好还会向赌场借钱。」

    也好,这个家伙应该不至于像阿克娅那样赌到无法脱身才对。

    「我也没有什么事情要继续调查了,明天开始该怎么办才好呢?」

    听达克妮丝这么说,阿克娅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凑到她身边说:

    「呐,达克妮丝,不然明天你也一起来好了。身为赌场前辈,我能教你很多东西喔。」

    「……你该不会是想要在花光零用钱之后再找我要吧?」

    看来阿克娅是打算要钱无误。

    没有理会鼓起脸颊表示抗议的阿克娅——

    「总而言之,支援金什么的就交给我了。我会继续从那个王子身上抢回来的。」

    我和爱丽丝对彼此点头示意,将照顾阿克娅的责任推给显得不太情愿的达克妮丝。

    ——在那之后。

    「可惜,猜错了!」

    「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我和爱丽丝打着谈判的名目每天去王城报到,已经过了一个星期。

    因为终于没有能够与之一战的对手了,爱丽丝被排除在赛局之外,赌上预算的战斗完全只剩下王子与我的对决。

    取而代之的,是只猜硬币在哪只手的简单赌博增加为一天两次,而正因为单纯,更容易激起王子不服输的个性。

    「太好了,兄长大人,这样防卫预算就完全恢复到原来的水准了!剩下的就是我们原本的目的,为了和魔王军作战,拜托他们出发动攻势用的支援金……」

    「等、等一下等一下!那个支援金免谈。继续支援防卫费用姑且不论,要我国为进攻魔王军出钱会有很多问题。」

    照王子之前的表现,我原本还以为他会当成上诉的机会而一口答应的,没想到他的态度意外的慎重。

    「喂,你就这样完全没有赢过我也没关系吗?我可是你动不动就蔑称是乡下的国家的人,你身为赌场大国的王子在赌博上输给我还输得那么凄惨,真的没问题吗?」

    尽管我拼命挑衅,王子却是嗤之以鼻。

    「你挑衅得那么明显谁会中招啊。之前我之所以接受你的挑战,是因为就算我输了现状也不会有任何改变,赢了就有正当理由可以正式终止给你们的支援。但是,我国不想刺激魔王军。所以,我们无法出钱给你们发动攻势。」

    我原本以为这个家伙只是个笨王子,没想到他好像还满难缠的。

    没办法,这下只好揭晓我的手法了。

    「真的吗,你确定?你下次说不定会赢喔。」

    「少啰嗦。之前明明一直输的人怎么可能突然就会赢了,你以为我是谁啊?我可是赌场大国的王子……喔……?」

    原本一脸冷静的王子,表情突然变得茫然,合不拢嘴。

    他的视线锁定的是我张开的右手

    顺道一提,王子刚才猜错的时候,猜的是我的左手。

    「兄长大人,难不成从第一次赌的时候开始,硬币就不在任何一只手上吗?」

    尽管没有王子那么夸张,爱丽丝也一样露出惊讶的表情,而我对这样的她说:

    「是啊。聪明的爱丽丝应该还记得我说要一决胜负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吧?」

    「兄长大人是怎么说的吗?我想想……是『内容非常单纯。你猜猜看一百艾莉丝硬币在哪里』对吧?……啊!」

    「啊啊!」

    在爱丽丝之后,王子好像也想通了。

    「没错,我一开始就是这么说的。『猜猜看硬币在哪里』。我说的并不是哪一只手。问的纯粹是硬币在哪里。至于最重要的硬币所在之处,其实是在裤子后面的口袋里!」

    「哇啊!不愧是兄长大人!做这种奸诈狡猾之事无人能出其右!」

    我不禁对眼睛闪闪发亮的爱丽丝说:

    「你这是在称赞我没错吧?」

    「对啊,是在称赞你没错喔!」

    爱丽丝说完咯咯娇笑,而我心想她绝对不是在称赞我,满心狐疑地看着这样的她,就在这个时候——

    「混、混帐混帐混帐!你这家伙竟敢对我使诈!身为王族,你不觉得这样很卑鄙吗!」

    「一点也不。」

    因为我又不是王族。

    看见我这样的态度,王子大口喘着气说:

    「……啧,乡巴佬就是这样!算了,身为赌场大国的王子却没能看穿你的诈术,算我愚蠢。我不会叫你们还钱。」

    最后,我对王子的挑衅还是没有成功。

    「无论你怎么挑衅我都是白费力气。防卫费用的支援金我们可以继续照旧支付,但是不可能再多出了。绝对不可能……正确来说,表示连防卫费用的支援都应该终止的是拉格克莱夫就是了。我只是不想和乡下女孩结婚,所以才决定配合他罢了。虽然到最后还是赢不了,不过我也玩得满开心的。」

    王子自顾自地丢下这样的发言。

    「那我们就这样告别了。祝你们顺利打倒魔王。」

    最后说出如此言不由衷的话语,王子便赶我们出去。

    「——事情就是这样。我想教训一下那个死小孩。」

    「好,你说的对极了,和真。不过就是只会赚钱的埃尔罗得,哪能任他们瞧不起我贝尔泽格啊!居然将爱丽丝殿下看得那么扁,那个小鬼,我要宰了他!」

    回到旅店的我,瞒着沮丧到窝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的爱丽丝,找达克妮丝她们商量。

    「我当然也没有意见。没错,无论是要攻城还是要做什么都包在我身上。就算是基层人员也是我的同伴,她被人瞧不起了我却乖乖地不吭一声的话,还能算是红魔族吗!」

    「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是爱丽丝给了我怪物的素材。如果要做的不是太可怕的事情,我也可以协助你喔。」

    面对格外有干劲的两个人,加上搞不懂到底有没有干劲的一个人。

    「我要让那个死小孩为了小看我而后悔莫及……!」

    我说出之前就为了因应万一要不到支援金的状况而想好的计划——

    4

    ——到了早上,窗户透进亮光。

    原本略嫌阴暗的房间里开始有日光照进来。

    在如此令人心旷神怡的黎明,我们的心情却是低落到不行。

    「喂——放我们出去!罪状呢!说说看我们的罪状是什么啊!这是不当逮捕!」

    阿克娅如此喊叫,大清早的就用力敲打着铁栅栏。

    没错,我们目前待在牢里。

    我原本以为完美的计划竟然失败了。

    现在,我们所有人都被解除武装,被关在警局的牢房里。

    警局的建筑物本身是石材砌成的,不过以现在这个季节来说意外暖和。

    牢房也完全是石砌的,再嵌上铁栅栏,里面的东西只有制止闹事的囚犯用的铁链,还有简便的厕所而已。

    不知为何,达克妮丝红着脸颊,动也不动地跪坐在牢里,然后一直盯着铁链看,害我介意到不行。

    听阿克娅那么说,在牢房前面写着文件的看守脸上的表情一僵。

    「你、你问罪状……?我还真没想到有人敢装傻装到这种程度……你们大半夜的在城镇附近使用那种会发出巨响的大魔法,总不会以为没有人会骂你们吧?」

    惠惠双手握着牢房的铁栅栏说:

    「在我住的城镇,警察只会警告我说『这样会影响城镇周边的地形,下次要去更远的地方喔』而已啊。而且这还是我在这个城镇附近第一次施展魔法而已耶。这个国家的人的心胸未免也太狭隘了吧。」

    「白痴喔!说起来应该是你们的国家的那些人比较奇怪才对吧!城镇里的居民们全都吓得跳下床,还以为战争开打了耶!」

    看守说的很对。

    「再过一段时间,检察官就会来了。有什么要辩解的话就对检察官说吧。不过,在深夜使用魔法吵醒居民并不是什么太重大的罪状。我想大概罚个钱就可以了事,总之在检察官过来之前给我乖乖待着,别再吵闹了。」

    听看守如此表示之后,我们没有再多说什么,乖乖在牢里等待。

    ——昨晚,我们算准了大家都已经熟睡的时候,趁着门卫不注意,偷偷溜到城镇外。

    一开始我的想法是只要能够稍微造成王城内的慌乱就可以了,所以拜托大家在远离城镇的地方引发一阵骚动。

    但是,惠惠突然说出「只要有个稍微高起来的小丘,我就可以让爆裂魔法的声音传到王城里去,这个我很习惯了」之类的神秘发言,于是我采用了她的方案。

    在城镇外面施展魔法,然后我趁乱只身混进王城之中。

    潜入王子的寝室之后,在他的枕头旁边留下小刀和纸条。

    纸条上面这样写着——

    『愚蠢的人类啊,别以为只要宣告中立就可以逃过一劫。等到可恨的贝尔泽格灭亡之后,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就像这样。

    酝酿出我们魔王军才不吃中立这一套的气氛,让他倒戈过来我们这边。

    也就是已经完全变成我们的拿手好戏的自导自演。

    如果他因此而有了危机意识的话,或许会协助我们……

    基于这样的想法,我们采取了行动——

    天色已经亮了,醒过来的人的嘈杂声开始从建筑物外面传进来时,一名女子出现了。

    那名女子一身俐落的打扮,工整的五官看起来就像在说自己很能干似的,一头红发绑成了马尾,眼神相当锐利。

    我想起了之前在阿克塞尔的那个名叫瑟娜的检察官。

    那个人也是像这样给人一种很凶的感觉,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

    有小道消息指出,她好像解决了某个案件,回到王都当检察官去了。

    那名女子将披在身上的外套挂到墙上,泡起看似红茶的饮料之后,瞄了牢里的我们一眼,之后默默以眼神向看守示意。

    她大概是想问「这些家伙怎么了?」之类的吧。

    「由于深夜有人在城镇外面使用爆裂魔法,我们赶往现场,发现这群人因为被不死怪物包围而到处逃窜。我们不认为他们是在那种时间特地到城镇外面去为了驱除不死怪物而使用爆裂魔法,所以才像这样逮捕了他们。报告已经放在桌上了。」

    看守有条不紊地这么回答,然后指着桌上的文件。

    牢房外面铺着地毯,除了桌子以外还摆了椅子和沙发。

    说这里是警察的罪犯收容设施也没人会信吧。

    或许是发现了我的视线,检察官喝了一口红茶之后表示:

    「这里是繁华的赌场大国埃尔罗得。原本就不是凶恶的罪犯会来的城镇。真要说的话,这个地方比较像是照顾散尽钱财,连旅店都住不起的人,还有避免醉倒的观光客睡在外面冻死的收容设施……好了,那我就一个一个讯问你们吧。」

    说完,她冰冷的眼神闪现光芒。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侦讯就在我们所待的牢房前面毫不遮掩地进行。

    检察官没有把人另外带到小房间里面,而是在地毯上的桌子边直接问案。

    看守站在接受侦讯的人身后,以备在接受侦讯的人有任何可疑举动的时候能立刻压制。

    原则上她接下来似乎是要一个一个讯问我们,不过我以为侦讯的时候之所以一个一个分开讯问,是为了避免同伙之间针对被问了什么互通有无,借以防止串供的情事发生。

    然而,检察官拿出的那个熟悉的道具,消除了我这样的疑问。

    「那么,我有很多问题要问你们……顺道一提,这是在有人说谎的时候就会发出声响的魔道具……所以,即使你们想串供也没有用,望勿见怪。」

    说着,检察官在桌子上放了一个小铃。

    然后她十指交错,对眼前的人投以锐利的视线。

    「……嗯,再怎么说我也是十字骑士。我以自己所信仰的艾莉丝神之名宣誓,绝对不会在此说谎。」

    ……没错,她眼前的人正是脸颊不知为何泛红,眼中闪现期待的光芒的达克妮丝。

    检察官先是轻声对那个家伙说了句「很好」。

    接着,她看着报告,再次开口:

    「职业是十字骑士。信仰是艾莉丝教……那么,首先说出你的名字……」

    「我要保持缄默。」

    达克妮丝毅然决然地如此表示。

    「……啊?」

    检察官忍不住抬起头,一脸狐疑地看着达克妮丝。

    「我说我要保持缄默。如果你想知道本小姐的名字,看是要拷问还是要审问都可以!但是,赌上尊贵的达斯堤尼斯家之名,我可不会轻易说出口!」

    「达斯堤尼斯小姐是吧……不好意思,什么拷问还是审问的,我不来这套。现在不需要用那种古早时代的手段,这个时代只要用魔法,想怎么查明真伪都可以。你放心吧……达斯堤尼斯家……是那个有名的达斯堤尼斯家吗?……不可能吧……可是,铃又没有响……?」

    检察官一脸狐疑地看着铃,嘴里念念有词。

    ……照这个状况看来,我一个人说明这个情况是不是比较好啊?

    想到接下来大概会出现的发展,我开始觉得检察官很可怜了。

    「那么,达斯堤尼斯小姐。你们为什么要在那种地方施展魔法呢?」

    「我要保持缄默。想让我从实招来的话,就尽全力逼我招供吧。」

    这时,达克妮丝还是坚决拒绝配合侦讯。

    真是个找人麻烦又难搞的家伙。

    「……你保持缄默的话,我会认为是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喔。我刚才说不会用那种古早时代的手段,不过这里还是留有相应的道具。虽然我并不打算使用就是了。你别担心,刑责不会太重。所以你还是别逞强了,乖乖说出一切比较好喔。若是认定嫌疑人隐瞒了什么重大事案,检察官有权施行拷问。我劝你还是别做出这种轻率的举动……」

    「正合我意!不如说直接对我用最重的大刑吧!」

    达克妮丝没有等检察官说完就朝桌子挺身向前,如此大喊,让检察官整个人稍微后仰,脸上不住抽搐。

    然后,她看着桌子上的铃。

    ……铃当然没有响。

    看着那个没有响的铃,检察官的脸抽搐得更厉害了。

    「……那个,我问完了……下一位!」

    「——太失望了……被抓起来审问或是拷问,这种情境在我的人生之中恐怕不会有第二次了啊。竟然在转瞬之间就结束了……」

    「你这个家伙,别因为自己的性癖给别人添那么多麻烦好吗?」

    和下一个接受侦讯的惠惠交换而回到牢里的达克妮丝,表情是一脸失落。

    检察官略显疲惫的表情,看得我有点于心不忍。

    惠惠在椅子上坐下之后,检察官重振精神,板起脸来,再次将十指交错的双手放到桌上。

    「……好了,你是施展魔法的那个人对吧。职业应该是大法师。那么,首先请教一下你的名字。」

    「我叫惠惠。」

    检察官依然互握着双手,板着的脸也没有松懈。

    「……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叫惠惠。」

    听惠惠这么说,检察官不经意地看了一下铃。

    ……铃当然没有响。

    看见她的举动,惠惠表示:

    「喂,你对我的名字有意见就说啊,我洗耳恭听。」

    「不、不是!非常抱歉,是我失礼了。」

    惠惠的那番话让检察官赫然惊觉自己的举动,连忙调适了一下心情。

    「那么,你为什么要在深夜施展那么危险的魔法,可以请教一下吗?」

    「我有个每天必做的例行公事叫一日一爆裂。我在阿克塞尔的时候,还曾经在镇上当成烟火施放。」

    听了惠惠这句话,检察官整个人僵住。

    然后她依旧偷看了一下铃,铃当然没有响。

    虽然没有回答到刚才的问题,但是检察官似乎对她所说的一日一爆裂产生了兴趣。

    「……所谓的一日一爆裂,如果没有施展魔法的话你到底会怎样?」

    「我完全没有要想那种事情的意思。我想,在某些情况下可能难逃砰一下爆掉的命运就是了。」

    砰一下爆掉是什么意思?

    检察官似乎也这么想,望着那个不响的铃轻声念念有词。

    应该说,为什么那个铃没有响啊?

    难不成真的会爆掉吗?

    「那么,我换个问题。在深夜施展爆裂魔法……你觉得这样的行为如何?不觉得这是一种不好的行为吗?」

    「不觉得。因为我的前世必定是破坏神无误。所以破坏行为是正当的。」

    检察官将视线从胡言乱语的惠惠身上移开,看向测谎铃。

    铃当然没有响。

    ……那个铃该不会是坏了吧?

    「呐,阿克娅,今天的你真是美艳动人到摄人心魂啊。」

    「哎呀,怎么啦,突然说这种话?和真到底是怎么了呢?是不是因为之前我们被搭讪了,其实你打翻了醋坛子……」

    叮铃——

    阿克娅的话还没说完,桌子上的铃突然响了。

    「……请不要妨碍侦讯。」

    「不好意思,因为我很在意那个铃是不是坏了……哇啊!喂,住手,怎样啦,我明明在称赞你,你干嘛掐住我的脖子啊!再说了,之前你想测试测谎铃有没有坏掉的时候,还不是对我做过同样的事情!」

    在我拉开掐住我的脖子的阿克娅时,对于测谎铃发出声响感到有点安心的检察官态度稍有软化。

    「那么,我再问一次。为什么你要在半夜发爆裂魔法?」

    然后这么问惠惠。

    「因为那是我的生存意义。」

    听惠惠这么说,检察官再次僵住。

    她再次看向测谎铃……

    「…………我看,还是换下一位……」

    看着响也不响的铃,疲惫的检察官双肩一垮,一脸厌烦地这么说。

    「——我叫阿克娅。算是负责统整另外三个人的人,职责有点像是他们的监护人吧。」

    阿克娅此话一出,让牢里的我们三个惊讶得瞪着阿克娅看。

    正确说来,是看向放在阿克娅面前的测谎铃。

    「阿克娅小姐……是吧。和水之女神的名字一样呢。」

    在检察官这么回应的时候,不知为何,铃没有响。

    ……怪了?

    「呐,那个魔道具为什么没有响啊?」

    「本人说服自己所言属实的话,就不会被认定是谎言。惠惠在说那些奇怪的话的时候,铃也没有响对吧?」

    「喂,你说奇怪的事情是指哪些啊?说清楚,我洗耳恭听。」

    如果相信达克妮丝的说词,那个呆瓜真的认为自己是我们的监护人喽?

    是的话我还真想赏她一巴掌。

    「那么,请问一下。你们到底是为什么会在那个时间出现在那种地方呢?」

    「和我们同行的那个名叫和真的男人,一年到头性欲都强到无法克制,所以我们担心他会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夜袭镇上的良家妇女,才把他拖到那里去。」

    那个家伙想报复我为了弄响那个铃而说的谎是吧。

    应该说,刚才她说自己负责统整我们,是我们的监护人之类的发言,真的是像达克妮丝说的那样,纯粹只是她自己那么说服自己吗?我还以为是那个家伙有问题的脑袋在正常运转而已呢……

    检察官不禁看向测谎铃,不知为何,这次铃也没响。

    看见这个状况,检察官看着我的眼神变得略带轻蔑。

    ……不、不是这样啦。

    话说回来,那个铃是不是真的坏掉了啊?

    「我看看,那么……你们为什么要在深夜的那种时间施展爆裂魔法……?」

    「为了保护这个城镇免受逼近而至的大群怪物侵袭。没错,和他们三个人一起,在深夜悄悄保护这个城镇的,正是本小姐!」

    阿克娅都开始扯出这种瞒天大谎了,铃还是没响。

    检察官见状,终于疲惫到呈现出耗弱状态了。

    「……看来……你并没有说谎。竟有此事……你们保护了这个城镇吗……?」

    检察官随即露出一脸歉疚的表情,以真挚的眼神看着阿克娅。

    她端正坐姿,然后再次面对阿克娅。

    「请让我代表这个城镇向你道谢。你是阿克娅小姐对吧。职业……我想应该是大祭司吧?」

    听检察官这么说,阿克娅突然站了起来。

    然后……!

    「呵呵,大祭司只是我的伪装!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本小姐正是如假包换的水之女神!没错。我就是阿克娅女神本人!」

    她这么说完,不只检察官和我们,甚至连看守都盯着测谎铃看。

    ……铃没有响。

    检察官见状叹了口气,喃喃说道:

    「什么嘛,故障了啊……」

    「为什么啦——!」

    开始大闹的阿克娅被看守压制住,再次被推回牢房里面来。

    结束了她们三个的侦讯之后,检察官要看守将那个会叮铃作响的魔道具收回去,然后揉了揉自己的眼头,一副很疲惫的样子。

    ……真是可怜她了。

    我一方面对这样的检察官感到同情,同时轻声问了回到牢里来的阿克娅。

    「喂,为什么你说话的时候那个铃没有响?是不是有什么方便的魔法啊?」

    对于我的疑问……

    「那种测谎铃,感应的是人在说谎的时候散发出来的邪气。我可是女神耶!即使说点小谎也不可能产生邪气喔!而且就算真的散发出邪气,也会立刻消失在我光辉灿烂的神圣气焰之中。如果要让那种铃对我产生反应,除非是说出严重的违心之论,扯出那种完全对不起自己的良心的瞒天大谎才行。」

    阿克娅轻描淡写地如此表示。

    这个家伙偶尔就会像是突然想起来似的发挥女神能力呢。

    至于是好是坏就先姑且不论。

    「……怪了?反过来说,也就是当你说出违背良心的瞒天大谎就会有反应喽?之前你曾经在豪宅里称赞我,弄响了那种铃对吧?也就是说那个时候……」

    「那么,最后一位……请过来。」

    我回想起那个时候的状况,正打算逼问阿克娅的时候,就被带出牢房,来到声音听起来疲惫不堪的可怜检察官身边。

    「——我真是太失礼了!没想到,各位竟然真的和有名的达斯堤尼斯家以及诗芳尼亚家有渊源!」

    在我面前的是态度已经完全软化的检察官。

    达克妮丝和克莱儿托付给我的项链。

    我将项链拿出来给检察官小姐看过之后,她就一直不断道歉。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在半夜施展了爆裂魔法也是无庸置疑的事实。不过呢……你懂的。我们之所以做出那种事情也是有不方便公开的理由。你也知道,我国和贵国既是同盟国,关系也相当友好对吧?我们这次造访又是非公开行程,所以不希望事情闹得太大……」

    「是的,我懂。我当然懂了!要是没有处理好的话,这会演变成外交问题呢!我当然不会追问理由!」

    不愧是贵族的权力。

    居然连检察官都能让她闭嘴,我还真是得到了非常了不起的道具呢。

    「那么,我们可以回去了吗?」

    听我这么说,检察官似乎松了一口气,露出笑容。

    检察官还特地送我们到警局的入口来。

    就在这个时候——

    「不好意思——您刚才说这个魔道具故障了,可是我怎么检查都找不到哪里有故障的迹象耶?原则上,我还是会请有关单位拿去更换就是了……喂——这个是要准备拿去更换的东西,先收到仓库里面去——」

    刚才的看守在检察官的耳边这么说,然后如此吩咐了别的看守。

    听了看守的报告,检察官疑惑地歪着头。

    不过,我总不可能说阿克娅真的是女神吧……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检察官偷偷看了我一眼。

    「……我姑且有件事情想请教一下。那位蓝发的小姐刚才说,就是……您的性欲强到无法克制,要是她们不注意的话您就会夜袭镇民,那番发言是……」

    「是谎话!那些当然全部都是谎话!」

    尽管听我这么说,检察官还是稍微远离了我。

    「这、这样啊。无论如何,我都没有任何意见就是了……」

    听见和我稍微保持了一点距离的检察官这么说,达克妮丝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怎、怎么说呢……我们都很信任你。无论和你两个人独处的时候有多么毫无防备,你也不会犯错,我们相信你不是那种男人。这样不就够了吗。」

    叮铃——

    听达克妮丝这么说,建筑物深处有一样东西发出声响。

    听见那个声响,检察官往后退了一步远离我。

    「我们之中没有一个觉得和真是会做出那种事情的人。比方说轮到和真顾营火的时候,会因为有点保持戒备而比较浅眠之类的,我们绝对不会这样。」

    叮铃——

    ……检察官不发一语,又退了一步。

    然后,那个不会看场面的家伙握起拳头……!

    没关系,这个家伙不要紧的,只要说的不是有愧良心的瞒天大谎,她就不会散发出邪恶之气……

    「我、我相信你!和真一点也不好色,也没有夜袭过达克妮丝,其实拥有一颗非常善良的心又纯洁,我真的这么相信!我刚才说的那些全部都是谎话!」

    叮铃——叮铃——叮铃——叮铃————

    「叮叮叮叮叮个没完的吵死人了!你们都是那么看我的吗,混帐东西!不过我也多少有点自觉也会反省就是了,拜托你们别再说了,对不起!」

    5

    我们回到旅店之后,看见泪眼汪汪的爱丽丝等着我们。

    「兄长大人,幸亏你没事!听说各位遭到逮捕的时候,我还以为只能抱持发动战争的觉悟去劫狱了呢……」

    「等一下,你冷静一点。放心吧,我们并没有受到任何不当的对待。」

    做出这种危险发言的武斗派公主殿下过了好一阵子,总算是恢复了冷静。

    「所以兄长大人,你们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才会被捕呢?原则上旅店的员工告诉了我兄长大人被捕这件事,但是没告诉我详情……」

    我们是瞒着爱丽丝擅自行动,不过她的脑袋聪明,直觉敏锐,就算不告诉她,不久之后她也会自己查明真相吧。

    我们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爱丽丝当场低下头,动也不动。

    达克妮丝见状,像是想要乞求爱丽丝原谅似的,诚惶诚恐地伸出手。

    「爱、爱丽丝殿下……?不好意思,我为和真与我们擅自行动而道歉。但是,这一切都是我们求好心切,才会……」

    「……堪了……」

    但爱丽丝没有回应这样的达克妮丝,嘴里念念有词。

    「……爱丽丝殿下?」

    达克妮丝如此追问。

    「……太难堪了。」

    这次,爱丽丝以我们也听得见的音量,喃喃说道。

    听见这句话,达克妮丝不知道把平常的愚蠢发言和行动丢到哪里去了,跪倒在爱丽丝面前,低下头说:

    「非常抱歉,爱丽丝殿下,这次的失态完全是我的失职所致。还请您恕罪……」

    这时,爱丽丝轻轻伸出手,打断了达克妮丝的发言。

    「我是对自己感到难堪。谈判的时候几乎什么都办不到,多半都是交给兄长大人完成……然后,我原本的工作是求得追加的金援,却遭到拒绝,还因此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一蹶不振。我明明什么都还没有做……」

    不,爱丽丝做的已经很多了。

    应该说,要不是爱丽丝强成那样的话,我和王子根本赌不起来。

    也不知道我心里是这么想的,爱丽丝摇了摇头。

    「在我沮丧地哭哭啼啼的时候,拉拉蒂娜和兄长大人都拼命努力。照理来说,那原本应该是我的工作才对。」

    不,一国的公主殿下不应该做那种事情吧。

    但这种不解风情的吐嘈,我实在无法对现在的爱丽丝说出口。

    这时,爱丽丝拿起靠墙立着的剑,然后面对依然跪着的达克妮丝说:

    「达斯堤尼斯·福特·拉拉蒂娜。我接下来要进城,跟我来吧。」

    「爱、爱丽丝殿下?」

    爱丽丝突然以全名称呼她,让达克妮丝惊讶地抬起头。

    看见爱丽丝的表情之后,达克妮丝的脸颊泛红,像个真正的骑士似的深深低下头。

    「然后,我会请求雷维王子给我国追加的支援金。没错……」

    那并不是我第一次见到的爱丽丝。

    而且,也不是我所知道的那个很爱笑、很爱生气,对任何事物都很有兴趣的爱丽丝。

    「以身为勇者的后裔而广为人知的贝尔泽格一族之名发誓。无论得用上何种手段,我也一定要硬是让对方接受这个要求!」

    「不愧是爱丽丝殿下!无论发生任何事情,我拉拉蒂娜都会保护您!」

    站在这里的,是如假包换的勇者后裔。

    是一双蓝色的眼睛因面对战斗的预感而发出灿烂光辉的武斗派公主。

    ——通往王城的大街。

    爱丽丝以惊人的气势昂首阔步地走在路上,令路上的行人自然而然地让出一条路来。

    「喂,和真,你看看今天的爱丽丝殿下!啊啊,没想到我能够看见自己注定侍奉的主人如此尊爵不凡,英明神武的一面……身为守护国家的贵族,这是无上的喜悦啊!」

    达克妮丝说出这种像是最喜欢爱丽丝的白套装克莱儿会说的话,跟在爱丽丝身后半步的地方走着,并且以不同于平常的感觉喘着气。

    「今天的爱丽丝确实很帅气,但是配上你的废柴模样就完全被抵销了喔。你好歹也是她的随从,就不能再振作一点吗?」

    听了我的吐嘈,达克妮丝心有不甘地咬着嘴唇,却还是因为多少有点自觉而重新端正起松懈的表情。

    我向这样的达克妮丝问道:

    「话说回来,爱丽丝心里有什么打算吗?她说无论用什么手段都要硬是让对方接受这个要求是怎样?是要就这样闯进城里,攻进宝物库吗?」

    「你在说什么傻话啊,无礼之徒!爱丽丝殿下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情!……殿下既然都说要不择手段的话,倒是还有几招可以用。应该说,那原本是贝尔泽格这个国家刚成立,还没有什么钱的时候,经常使用的手法……」

    有那种手法的话就快点告诉我啊。

    正当我打算这么说的时候。

    「您有何贵干呢,爱丽丝公主?王子吩咐过我们,今后不得让爱丽丝公主以及其相关人士进入王城,所以各位请回吧。」

    「『Extelion』!」

    爱丽丝才刚来到城堡前面,没有多加理会试图阻止我们的士兵,二话不说地对着紧闭的城门发出斩击。

    才这么一招,看似坚固的城门就被攻破,发出钝重低沉的声音崩溃倒下。

    「爱丽丝公主?您、您为何突然……!」

    爱丽丝依然没有理会困惑的士兵,大步前进。

    知道凭自己一个人无法阻止我们的门卫,从胸口掏出笛子。

    「哔——!」

    然后对着城内吹响尖锐的笛声。

    ——通往谒见厅的走道上,堆满了倒地不起的骑士和士兵们。

    四处传出中了剑身拍击的那些人的呻吟。

    「你你你你、你做出这种事情,知、知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啊!」

    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快要哭出来的王子,面对手上拿着白晃晃的利剑的爱丽丝,使尽全力虚张声势。

    我把嘴巴凑到身旁的达克妮丝耳边说:

    「呐,我在来这个国家的路上也说过,她其实根本不需要我们对吧?」

    「少、少啰嗦,闭上你的嘴!现在正是殿下表现的时候!」

    她本人大概也多少有点自觉吧,在回答我的时候脸色有点红。

    紧紧跟在我身后的阿克娅看见充满攻击性的爱丽丝也相当害怕。

    「和真,我开始担心爵尔帝了耶,我好想回去喔。那个孩子一直没看到我,现在一定在哭了吧。」

    「那个家伙只要走个三步就会忘记所有事情了,现在才开始担心也来不及喽。」

    我紧紧抓住打算逃离现场的阿克娅的羽衣,留住了她。

    这时,就在我做这些事情的时候,王子似乎激动了起来。

    「喂,你有没听啊,乡巴佬!既然你都做出这种事情来了,我国就要和你的国家开战!还在给你的国家金援的其他国家也都会抗议喔!这可是会演变为严重的外交问题……!」

    「雷维王子。」

    原本还很吵的王子,被爱丽丝这么叫了一声之后像是被泼了冷水似的安静了下来。

    在这样的王子身后,宰相带着僵硬的表情一点一点往后退。

    「我只是想和您会谈而已。我可以为了方法太过粗暴而道歉,不过正如王子经常挂在嘴边的,我国相当野蛮。这是不懂礼数的乡下人所作所为,能不能请您多多包涵呢?」

    「啥……那是什么愚蠢的说词……!」

    正当王子因为爱丽丝的发言而愤怒到浑然忘我,眼看就要激动到最高点的时候。

    「如果那种说词你无法接受的话——」

    一个有别于爱丽丝的平静声音,从我身后传出。

    眼睛发出红光,高举着法杖的惠惠向前踏出一大步。

    「吾之爆裂魔法与爱丽丝的剑,将毁灭这个国家——」

    「你你你、你说什么!」

    「惠惠小姐,请不要随便插嘴!我没有那个意思!」

    将跳出来闹场,破坏了自己的表现机会的惠惠推回后面来之后,气势被削弱的爱丽丝双颊微微泛红。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反正八成又是要追加金援吧,不过无论你再怎么威胁我……!」

    王子不愧是王族,即使被逼得走投无路依然一步也不退让。

    「这个要求,本是当我国贝尔泽格才成立,还没有什么钱时,王族经常做的事……」

    面对这样的王子,爱丽丝将手上白晃晃的剑刺进谒见厅的地板上。

    「请告诉我在这个国家造成最严重的损害,且最为强大的怪物。」

    然后对着被她直率的眼神注视而显得困惑的王子说:

    「我贝尔泽格·史岱历什·索德·爱丽丝,肯定会将其铲除给你们看。」

    说完,她对王子露出嫣然一笑。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