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番外4 续·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爆焰!吾等乃惠惠盗贼团 第二话 增生的盗贼团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番外4 续·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爆焰!吾等乃惠惠盗贼团 第二话 增生的盗贼团

    1

    爆裂魔法的咏唱传遍这座看得见王都的小丘陵。

    「『Explosion』————!」

    奔流的闪光,爆炸声大响。

    王都也瞬间随之骚动了起来,不过我已经耗尽魔力,当场瘫倒在地,无法动弹。

    『魔王军袭击警报!魔王军袭击警报!请各位冒险者立刻到王城前方集合——』

    我带着事不关己的心情听着从王都传出来的广播声,终于在等待了十几分钟之后。

    「——找到啦啊啊啊啊!你别闹了好不好,我看你真的是白痴对吧!呐,你真的每天都要这样搞吗?」

    「头目大人,抱歉来迟了。我顺利溜出来了!」

    或许是因为有自己在做近乎犯罪的事情的自觉,芸芸将兜帽拉得低到看不见脸孔,但还是可以窥见她的眼睛因为亢奋与气愤而发着红光。

    爱丽丝则是背着一个小背包,穿得像是要去野餐似的,两个人就这样冲到趴在丘陵上的我身边来。

    「你们两个辛苦了。不好意思,可以扶我起来一下吗?」

    「你还敢说什么辛苦了,小心我把你原地掩埋喔!呐,惠惠,你知道现在王都的骚动有多严重吧?之后你到底打算怎么收拾残局啊!」

    我被爱丽丝翻成仰躺的姿势之后,眼见手叉着腰的芸芸开始对我教训起来。

    「哪有什么好收拾的啊,我们都已经知道这种时候该怎么做了不是吗?之前红魔之里不是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件吗?没错,就是那起非常令人痛心的事件……」

    「你、你该不会是……」

    我和芸芸过去也有过类似这样的经验。

    在红魔之里有个盯上点仔的神秘女恶魔,每天晚上都乱发爆裂魔法。

    细节或许有点不对,总之就是发生过类似这样的事件。

    「你又想赖到别人身上了吗!」

    「又、又是什么意思,没礼貌耶!如果你是在说红魔之里的爆裂魔的话,那肯定是女恶魔闯的祸。这次的事件嘛……就去警察局说些什么『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有个看起来很像魔王的人在那边散步,然后突然发了爆裂魔法之后就跑掉了』之类,随便提供一下目击情报……」

    「我绝对不配合!我才不会去提供这种愚蠢的证词!」

    这时,爱丽丝自顾自地将一直被芸芸骂的我以公主抱的姿势抱了起来。

    「今天,我请家里的人准备了便当和点心。也有你们两位的份,我们找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吃如何?」

    「呐,这个孩子其实也满没常识的耶,应该说有点大人物的感觉!」

    被爱丽丝抱着的我对芸芸做出指示:

    「再这样下去会被追兵找到。所以我们先回阿克塞尔吧。便当在城镇外面吃好了。」

    「现在便当一点也不重要好吗!啊啊,我不是那个意思啦依丽丝,不要露出那么哀伤的表情好不好?我不应该说一点也不重要的,其实我也很向往去野餐、和朋友一起吃便当之类的情境!」

    这时,或许是芸芸在大声嚷嚷的关系,王都那边有声音传了过来,在说前面好像有人。

    「都是因为芸芸大吵大闹害我们被发现了啦,不过是和朋友一起吃便当而已不需要那么兴奋吧,真是的,边缘人就是这样!好了,快点咏唱瞬间移动魔法啦!」

    「呐,是我的错吗?我总觉得不太能够接受!」

    依然继续大吵大闹的芸芸迅速完成了咏唱之后。

    「『Teleport』!」

    便摸着我们施展了瞬间移动魔法。

    ——我们来到阿克塞尔附近的湖边后,便坐在爱丽丝喜孜孜地摊开的野餐垫上吃便当。

    「呐,依丽丝,这个便当是谁做的啊?嗯,真的很好吃。是真的,真的很好吃喔。只是,里面用的食材好像太豪华了,感觉好像不是带来野餐的便当耶。」

    「我只是说『我想和最近交到的朋友一起玩,想偷偷溜出门去,可不可以协助我脱逃』,这样拜托女仆们之后,不知怎地,大家就充满干劲,连便当都帮我准备好了。」

    「呐,依丽丝,你们家是有很多女仆的大宅门吗?绉绸盘商到底是在做什么的啊?虽然听到依丽丝说我是你最近交到的朋友,让我飘飘然到差点要觉得无所谓了,但还是觉得后来好像听到什么无法听过就算了的词汇……」

    拿筷子夹起鱼翅烧卖的芸芸,一脸凝重地看着烧卖,同时这么问。

    「那种事情根本无所谓吧。无论是胸围还是身高、朋友的人数还是家里的状况,人总有一些不该问的事情。」

    「也对,是我不好。惠惠说的没错。」

    不知道是因为被说服了,还是因为我提到她自己也不想被问的事情,芸芸乖乖吃起便当。

    而魔力恢复到有办法吃便当的程度之后,我也大口狂吃起高级便当,同时这么说:

    「话说回来,依丽丝在食粮补给方面的能力相当不错呢。我就任命你为吾等今后的补给负责人了。换句话说就是升官。」

    「我升官了吗!谢谢头目,我会加油的!」

    「依丽丝,她只是叫你以后也要继续带好吃的东西来而已,不要被她骗了!」

    不久之后,吃完便当的我们一下子打赤脚进湖里追小鱼,一下子拿扁平的石头往湖面上丢,并教了爱丽丝打水飘的玩法,然后差点砸中在湖的对岸钓鱼的人,只好拼命道歉。

    玩着玩着,最后来到平静的午后时刻……

    「我今天玩得相当开心。如果每天都这么好玩的话,我也会更乐意参加。那么,溜出来太久的话依丽丝家里的人大概又会担心到跑来接她,我们差不多该回去了。」

    听芸芸依依不舍地这么说,爱丽丝便将野餐垫和便当盒塞回背包里。

    「那我们回家吧。我今天玩得很开心,改天再来野餐吧!」

    两人就这么边哼着歌边走向阿克塞尔,于是我也慢步跟上……

    「不对吧!吃完便当就回家是怎样!今天什么时候变成是出来野餐了,吾等的活动现在才要开始好吗!」

    芸芸一脸厌恶,像是想表达居然被发现了似的。

    「所以,头目大人,今天要做什么呢?」

    我回答了爱丽丝的提问。

    「那么,我来说一下今天的行程。不久之前,吾等得到了活动据点。总之先以这里为阿克塞尔的总部……然后在各地陆续增设分部,最后将势力扩张到世界规模。为了完成这样的预定计划,吾等需要能够运用的资金。所以,我们今天要去确保赚取资金的收入来源。」

    「呐,你说世界规模是在开玩笑对吧?有时候我会搞不清楚惠惠到底是在开玩笑,还是在说真的耶……」

    我当然是在说真的啊。

    应该说……

    「吾等盗贼团都已经有阿克塞尔总部和王都分部两个单位了。接下来应该还会陆续增加才对。王都分部的活动据点是依丽丝家。依丽丝,等到吾等盗贼团的象征标志定案之后,要挂到你们家的高处去喔。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王都分部的分部长了。补给负责人兼王都分部长。连升好几阶了呢。」

    「谢谢头目,我会加油的!」

    「依丽丝,不可以被骗了,她打算连你家都侵占耶!」

    吾等之团旗在这个国家的王都城堡上飘扬已经是指日可待了。

    为此,我们也得先获得资金才行——

    2

    「就是这么回事,请给我工作。最好是能够长期稳定地赚取金钱,并且又能够得到名声,类似这样的工作。」

    「这个嘛,你觉得去找个地方打工如何?」

    来到冒险者公会的我们,为了找工作而向柜台小姐商量。

    正当爱丽丝以闪闪发亮的眼神看着公会里的冒险者们时,立刻得到这个冷淡回答的我毫不气馁地说:

    「不是这样的,我们想要的是更适合我们的工作。我们三个对自己的实力都很有自信喔!所以,有没有那种在威胁城镇安全的敌人出现的时候由我们负责击退,但是相对的平常要给我们保护费之类的工作……」

    「不久之前好像有一间保全公司开始做起类似的业务,但是没多久就倒闭了耶。」

    听柜台小姐这么说,一旁的芸芸不知为何别开了视线。

    关于那间倒闭的保全公司,她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啊?

    「姑且先不说这个,我总不能分派太野蛮的工作给你们三个女生吧……」

    问题果然是出在我们的外貌啊。

    之前在找同伴的时候,我们也是因为外貌而吃了很多苦头。

    「拜托你,大姐姐,不是那种可以一次赚到一大笔钱的工作也没关系!请给我可以稳定赚钱,同时又可以受到镇上的人们感谢,进而让大家想加入盗贼团的工作!还有,可以的话最好是战斗类的工作!」

    「符合那种条件的工作也不是说有就有呀…………啊!」

    或许是想到什么符合条件的工作了吧,大姐姐轻轻叫了一声。

    「怎么了,有那种工作吗?那就麻烦你介绍给我们!」

    「不,要说有是有没错,不过该说是已经有人在做了还是怎样呢……其实是这样的,城镇的政府机关委托了一项工作是要驱除在垃圾场作乱的乌鸦,但是不知为何,有个人一直在免费从事这项工作。」

    驱除乌鸦。

    的确是可以受到镇民们感谢,原则上也是战斗类的工作,既然是公家单位委托的工作应该也可以持续性地稳定赚到钱,但是……

    嗯,再怎么说也不能叫红魔族和公主殿下去驱除乌鸦吧。

    这样就成了所谓的大材小用,杀鸡用牛刀了。

    「再怎么样我们也不能接下那种委托。身为尊贵的红魔族,要是得到乌鸦杀手这种不名誉的外号,是要我怎么活下去啊。别提那个了,没有其他任务了吗?不一定要是公家单位,像是大型商店、某某团体之类的也好,没有那种会稳定提供工作的单位吗?」

    听我这么说,柜台小姐烦恼了一下。

    「原则上,也不是没有符合你的条件的任务啦……」

    ——位于阿克塞尔郊外的一栋看起来最近才刚改建完成,规模中等的教堂前面。

    「没想到我居然还会来到这里……」

    「呐,惠惠,还是算了吧?唯有这里还是算了吧!」

    这里是阿克西斯教团的阿克塞尔分部。

    「这栋教堂不但才刚盖好,而且好蓝好漂亮喔!……你们两位不进去吗?」

    或许是因为不太了解阿克西斯教团,只有抬头看着教堂的爱丽丝一个人说出这种天真的感想。

    「依丽丝,这是这个城镇当中最为棘手的团体,这里是非常危险的地方。如果里面的人们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我准许你出手攻击。」

    「依丽丝,只有这次,惠惠所说的完全正确。要是有什么奇怪的人突然跳出来的话,你不需要客气。」

    听见我们的警告,爱丽丝歪着头,轻轻推开教堂的门……

    在此同时,一个东西翻倒、破裂的声音响起。

    「啊啊!放在门前面那个据说只要持有就可以得到幸福的昂贵陶瓮!摔破了这个的一定是不怀好心,想要夺走我的幸福的人吧!既然如此,只好请你选择要养我一辈子,还是要赔偿,还是要信仰阿克西斯教以示负责……哎呀,这不是惠惠小姐和芸芸小姐吗?」

    亢奋不已地一口气说完这些台词的祭司一看见我们,便露出一脸傻愣的表情。

    「不好意思,我们是接了公会的委托才过来的……还是说我们可以走了?」

    听见我这么回答,赛西莉的表情为之一亮。

    「——那个,我真的不用赔偿吗?只要持有就可以得到幸福的陶瓮,一定是相当昂贵又强而有力的魔道具吧……」

    见爱丽丝一脸歉疚地这么说,赛西莉的眼中浮现感动的眼泪,并且像是要祈祷似的握起双手。

    ……不,她是真的开始祈祷了。

    「啊啊,感谢阿克娅女神!没想到女神竟然派一个如此纯真的小萝莉来我身边……!」

    已经完全不管什么委托的赛西莉看来今天依然是正常运转。

    或许还是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直接走人比较好吧。

    「依丽丝,那个陶瓮是这位大姐姐故意摆在门前的,所以你不用在意。她就是在等人开门打破那个陶瓮,是一种相当恶毒的手法,借此刁难打破陶瓮的人,以赔偿金为名义大敲竹杠,或是逼迫对方入教。」

    见爱丽丝依然一脸担心又为难的样子,我为她说明了赛西莉在做什么。

    结果,听了我这番说明,爱丽丝不知为何对赛西莉投以尊敬的眼神。

    「居然还有这种手法可以获取金钱、增加信徒,我连想都想不到。赛西莉小姐真是聪明呢!」

    「依丽丝,不需要为了这种事情佩服她!这位赛西莉小姐的所作所为已经游走在犯罪边缘了!」

    我倒觉得已经是游走在合法边缘的犯罪了。

    「你是依丽丝小姐对吧?我是这间教堂位阶最高的人,也是阿克西斯教团的美女祭司,名叫赛西莉。不用客气,叫我赛西莉姐姐就可以了。」

    「好的,请多指教,赛西莉姐姐。我是依丽丝。」

    依丽丝乖乖叫了赛西莉姐姐,让赛西莉的呼吸开始变得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急促。

    「呐,惠惠小姐,我会不会明天就死掉啊?我会不会因为今天把运气统统用完,而结束此生啊?」

    「这种程度的小事就可以让你的人生圆满了吗?依丽丝,这样会害这位大姐姐的情绪变得不稳,至少停留在大姐姐的阶段就好了。」

    「这、这样啊,我、我知道了……」

    「啊啊,怎么这样!」

    赛西莉似乎大受打击,不过再这样下去的话完全没有办法谈事情,所以我硬是改变了话题。

    「好了,言归正传……我们是接了公会的委托,才会来到这里的。我们可以谈一下工作的事情吗?」

    我拿出公会给的委托书,递到沮丧地蹲下去抱着膝盖缩成一团,开始闹起脾气的赛西莉面前。

    3

    「好了,那么我们来谈工作上的事吧。话虽如此,其实也不是什么太困难的工作。委托内容就和告示上面写的一样。」

    我们从公会接到的工作大致上有两项。

    一项是最近这间教堂附近有可疑人物出没,要找出犯人并击退之。

    另一项是担任顾摊小姐,确保教团的资金来源。

    姑且不论搜寻可疑人物,顾摊小姐算是相当好赚的工作。

    听说只要一个月固定来个几次,每次露脸几个小时就可以了。

    光是这样,就可以分到营业额的一成。

    顾摊小姐的工作原本附注需面试,不过赛西莉表示我们没问题。

    我不知道她到底想卖什么,但是条件可以说是超乎寻常的好。

    「顾摊小姐的工作感觉很轻松所以没关系。至于另外一项工作……」

    听我这么一问,赛西莉伸出手指抵着自己的脸颊,露出烦恼的表情。

    「事情是最近这一阵子发生的……」

    根据赛西莉的说明,教堂后面的田地里种的蔬菜会被偷吃,放在教堂冰箱里的食物也会被偷拿走。

    听说犯人完全不会发出任何声响,等到发现的时候食物就已经不见了。话虽如此,即使问了附近的邻居,也得不到任何可疑人物的目击情报。

    「偷蔬菜又乱翻冰箱啊。真搞不懂犯人的目的是什么。如果目的是偷取食物的话,也不需要特地对这么危险的地方下手吧。比起这种被抓到的话不知道会被怎样的地方,应该有更安全,也更容易下手的地方才对吧。」

    「呐,惠惠小姐,我觉得阿克西斯教团并没有那么狠毒,也没有那么惹人厌耶。」

    正当我烦恼着该如何找出犯人的时候,芸芸战战兢兢地开了口:

    「惠惠,这该不会是某种出自怨恨的举动吧?比方说被阿克西斯教团害得很惨的人前来报复之类的……」

    「挟怨报复是吧……大姐姐,你记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会遭人怨恨的事情啊?无论是多小的事情都可以说来听听。」

    听我这么说,赛西莉抬头看着天花板,像是在回想什么似的。

    「……我不太清楚耶。」

    说完,她一脸哀伤,轻轻摇了摇头。

    阿克西斯教团的祭司不可能没有遭人怨恨——我好像因为这种先入为主的观念,说出了有点失礼的话也说不定。

    「这样啊。不好意思,我问了奇怪的问题。也罢,其实是在自己也不知情的状况下给别人添了麻烦,结果因此反遭怨恨,这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应该说是因为我做过太多会遭人怨恨的事情,所以根本无从锁定起吧……」

    「我对你失望透顶了,把我刚才的道歉还给我!你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好事啊,我们干脆去向所有你想得到的人道歉算了!」

    但赛西莉果然还是赛西莉。

    「话又说回来了,如果被偷的频率那么高的话,没有目击者也太奇怪了吧。赛西莉小姐,犯人有没有固定的犯案时间啊?」

    「你问犯案时间我也不知道啊,我都是等到发现的时候才知道食物不见了……」

    芸芸和赛西莉看着彼此,苦思不已。

    「大姐姐,你和邻居的关系怎么样呢?比方说,你是不是做过什么多余的事情,导致邻居和犯人合伙犯案之类的……」

    「就算是我也不敢小看和邻居的关系好吗。在上一个城镇的时候,我就是因为经常和邻居发生冲突,结果闹出差点必须搬离原址的骚动呢。」

    我到底该拿这个人怎么办才好呢?

    「无论如何,没有线索的话也无从查起。追查犯人的工作晚点再说,你先告诉我们顾摊小姐的工作到底要卖什么东西吧。」

    听我这么说,赛西莉兴高采烈地从教堂里面抱了一样东西出来。

    是装在箱子里面的大量白色粉末。

    「……不好意思,大姐姐,这该不会是……」

    我的问题还没问完,赛西莉却竖起食指说:

    「嘘——!惠惠小姐,不可以继续说下去了。这是只需要放进嘴里就可以变得非常幸福的,很普通的粉末喔。」

    「咦咦!」

    听她这么说,芸芸露出震惊的表情,爱丽丝则是歪头不解。

    「大姐姐,这是违禁品对吧?要是被发现了,可是又会挨骂的喔。」

    「又!又的意思是你已经有前科了吗!」

    芸芸动不动就插嘴吐嘈,而听见违禁品这几个字,爱丽丝的眉毛也动了一下。

    「呵呵,没问题啦惠惠小姐。这不是那个违禁品。而是以那个为基础,经过改良再改良,还没有遭到禁止的特制品。而且也已经确认过对人体无害了。呵呵呵呵,一旦吃过这个之后,这个城镇的大家也会变得没有这个就不行了!」

    「!」

    见赛西莉露出可疑的笑容,芸芸便从腰间抽出魔杖。

    接着她以魔杖指着赛西莉,一脸哀伤地厉声表示:

    「我原本还以为赛西莉小姐虽然个性很那个,言行也很奇怪,但并不是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人!赛西莉小姐对我而言也不是陌生人,所以我一定会让你改过自新的!」

    芸芸好像产生了什么重大的误会。

    接着,爱丽丝也轻轻抽出剑来。

    「既然会被指定为违禁品,应该都是会危害这个国家的东西才对。而且还是经过改良的特制品的这番话,既然都被我听到了就不能置之不理。」

    「等一下,你们两位为什么要用那么严厉的态度对待姐姐啊?如果我做错了什么我愿意道歉,也会把这个分给你们两位!」

    正当赛西莉因为事出突然而着急到不行的时候。

    「居然还想引诱我们用那种东西……难道说,你该不会也引诱惠惠用过这种东西吧?」

    「咦?这……这是当然的吧,我想跟她分享这个的美好之处啊……」

    芸芸的眼睛发出红光。

    怎么搞的,总觉得我好像看过类似这样的剧情。

    「等一下!你们听姐姐说!姐姐觉得你们一定是误会什么了!」

    这时,我对一点一点逼近感到害怕的赛西莉的两人说:

    「我看你们好像是误会什么了。这是因为容易害小朋友和老人家吃了噎到,现在被禁止交易的点心,琼脂史莱姆的粉末。」

    「「咦!」」

    举着武器的两人听了我这番话,停下动作。

    「呜呜……这可是老爷爷吃了也不会噎到的,划时代的特制品耶……」

    见赛西莉哭哭啼啼的,两人只能面面相觑。

    4

    「——真是的!大姐姐怎么可能会经手那种可疑的粉末啊!我好歹也是神职人员喔!」

    「「对不起!」」

    赛西莉因为立场翻转而采取强硬态度开始说教,而两人异口同声地对这样的她道歉。

    我觉得是赛西莉每次遣词用字都很容易引人误会的问题就是了。

    「这可是我花了很多时间改良,不会哽在喉咙的划时代特制品。可是,如果直接用琼脂史莱姆这个名称拿出去卖的话会引来警察关切,所以我想用『阿克西斯教团的白粉』这个名称来卖。」

    「我觉得这个名称肯定更容易引来警察就是了。」

    我们讨论了一阵子之后的结果,决定至少用「阿克西斯教团的那个」这种神秘的名称定案。

    应该说,她真的想卖这个吗?

    最根本的问题是,这个真的卖得出去吗?

    尽管我们心里这么想。

    「那么,我们立刻动身吧!只要有你们在,一定很快就可以销售一空!」

    赛西莉还是兴冲冲地搬起装着那个的箱子。

    ——嗯,我早就有不祥的预感了。

    「头目大人,我们只是把粉末交给客人而已耶,做这种工作拿那么多钱真的可以吗?总觉得这项工作未免太简单了。」

    将那个亲手递给一位客人的爱丽丝露出一脸不解的表情这么问我。

    我也同样拿了一包那个交给客人。

    「工作本身是很单纯,确实也很轻松没有错。不过,我们还是有足够的权利收取昂贵的工资。」

    然后斜眼瞄了一下赛西莉。

    「来来来,这是吾等教团以有点不可告人的手法制造出来的『阿克西斯教团的那个』喔——!使用方法非常简单,只要用水调开,吃下去就可以了!黏黏稠稠的包君满意!来来来,大家想不想吃吃看那些美少女拿在手上的那个啊?」

    该怎么说呢,这肯定已经出局了吧。

    从各种层面来说都出局了吧。

    为什么这个人的遣词用字总是这么那个啊?

    我身旁的芸芸听着赛西莉的揽客台词脸都红了,却还是认真地将那个交给上门的客人。

    之所以说顾摊小姐需要面试,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美少女亲手把那个交给客人。

    我们要做的事情只有这样,不过……

    「请问,这个果然是那个违禁品对吧?」

    「可不是喔,这位客人。这是经过改良以后已经符合安全标准,不再受到管制的那个。来来来,保证上瘾喔。」

    「我要了,我要三包!」

    尽管揽客方式如此可疑,那位先生还是特地从我们三个手上分别买了一包那个。

    「大姐姐,我姑且还是问一下,那真的是改良过的琼脂史莱姆对吧?是那种口感滑溜,也很好吃的东西对吧?」

    「是啊。我不知道惠惠小姐还想到什么别的东西,不过这是你说的那种东西没错。」

    大姐姐和客人的说词太令人介意,害我忍不住多想。

    「来来来,快来买喔快来买喔!美少女们羞怯地紧紧握住的那个!现在只收您……哎呀,这位不是……」

    「哎呀,这不是赛西莉小姐吗,好久不见了。」

    一位路过的老绅士看见赛西莉,向她搭话。

    他们两位似乎彼此认识。

    「喔喔,这该不会是……!是那个吗?用热水调开然后那个之后,就可以品尝到天国的滋味的那个……!」

    「没错,就是把那个再经过那个之后,将对人体的影响降到最低限度的东西。既然彼此都是同好,我就稍微分你一点……」

    「这真的是琼脂史莱姆对吧!这真的纯粹只是遭到管制的琼脂史莱姆对吧!」

    「「嘘——!」」

    我忍不住如此大喊,不知为何却反过来被凶了,简直不可理喻。

    5

    结果,在各种意义上都相当引人非议的那个,一下子就卖完了。

    遣词用字当中的猥亵词汇和危险词汇固然很多,不过最令我意外的是琼脂史莱姆这种食物其实相当受欢迎,知道了这件事让我难掩惊讶。

    回到教堂来之后,开心的赛西莉出言慰劳我们。

    「你们三位都做得很好!下一次如果可以准备用热水调开的那个,在客人们眼前吸食的话就更好了……」

    「我才不要!呐,惠惠,我们再也不会做这个工作了吧?我总觉得这个打工在两种层面上都不太正经……」

    芸芸这么说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事物似的,但是这个工作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赚到一大笔钱耶。

    没有理由不继续做吧。

    「赛西莉大姐姐,我今天很开心!这是我第一次赚到钱呢!」

    「啊!等一下,依丽丝小姐,不要用那么正直的眼神看姐姐!你这样害得姐姐忽然好想向阿克娅女神忏悔!」

    在爱丽丝以纯真的眼神注视之下,赛西莉抱着自己苦闷地挣扎。

    不久之后,赛西莉说要让我们也吃吃琼脂史莱姆,便逃进厨房里……

    「啊——!又遭殃了!」

    然后突然放声这么惨叫。

    ——我们走进厨房,在附近寻找有没有什么线索。

    「离开教堂之前里面确实还有食材对吧?」

    「有,不会错的。因为琼脂史莱姆的粉末也存放在这里,那个时候我也确认过食材的数量。」

    犯案时间只有我们去卖那个怪东西的这不到一个小时。

    我不知道犯人到底带走了多少食材,但除非是待在教堂外面监视,看见我们都出门之后就动手,不然应该无法以如此精湛的手法犯案才对。

    这时,爱丽丝突然大声表示:

    「赛西莉大姐姐,请看这边,这里有可疑的痕迹!这显然是某种拖行的痕迹,应该是带走食物的人留下来的吧?」

    我看了一下,确实有某种将油性物体与地板接触并拖行之的痕迹。

    赛西莉看了,一脸认真地点了一下头。

    「这是不久之前,我在炸天妇罗的时候摔了一跤,打翻了锅子。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我全身沾满了油在地上打滚,还一边对自己施展恢复魔法,一边爬行。」

    这个人到底在干嘛啊?

    这时,轮到打开魔道冰箱的芸芸有了新发现。

    「赛西莉小姐,你看这个!不知为何,冰箱里面有……就是那个……男性用的内裤!在女性住在里面生活的这间教堂的冰箱当中放了这种东西,犯人肯定是个变态!」

    听她这么一说,我看了看冰箱里面,确实放了一件冰凉的内裤。

    大概是因为同样身为女性,看见这种性骚扰无法置之不理吧。

    芸芸拿起那条内裤,用力握紧,显得相当气愤。

    面对这样的芸芸,赛西莉再次一脸认真地点了一下头。

    「那是一位家里没有冰箱的男性阿克西斯教徒放在里面的。他说洗完澡之后就是要穿冰凉的内裤才舒服,所以每天去大众浴场之后回程都会绕过来这里。」

    正当芸芸奋力甩开那件内裤时,赛西莉下定决心大喊:

    「再这样下去也没完没了。惠惠小姐,既然事情都已经变成这样了,我们直接去找可能对我怀恨在心的人,一个一个问清楚吧!惠惠小姐只要在我后面亮起红眼,用力挥舞法杖就可以了。然后我会这么说!你应该有话要告诉我才对吧?不乖乖开口的话,后面那个红魔族会怎么样我可不知道……」

    「我不会协助你恐吓别人喔!请你好好跟人家谈!」

    ——第一个嫌犯,是地点离阿克西斯教堂最近的肉店的大叔,我们决定先找他问话。

    「好了,请你一五一十地招出来吧!之前我说『请给我像十四岁左右的女生的脸颊一样柔软的肉』的时候,你说谁知道啊,还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对吧?后来我开始散播『那间肉店根本不懂肉的好坏,是一间没用的肉店』的流言,所以你就愤而犯案……」

    「喂,你等一下,你上次来店里提出那种脑洞的要求妨碍我做生意也就算了,居然还散播那种谣言吗!跟我一起去警察局,我要告你妨碍营业!」

    「啊啊,请、请你先等一下,别闹上警察局!最近我每次去那里的时候,有个感觉人还不错的年轻小伙子就会露出轻蔑的眼神说『怎么又是你』!至少等我先确认过那个小伙子有没有恋人之后再说……!」

    ……还是丢下她先走人好了。

    我以这样的眼神看向芸芸,结果她好像难得接收到我的讯息了,点头如捣蒜。

    好,走人吧。

    「……不好意思,这位叔叔,请您先等一下。我也向您道歉,可以请您原谅赛西莉大姐姐吗?」

    在难以化解的紧张气氛之中,突然响起天真纯洁的少女的声音。

    「这、这个嘛。没有啦,该怎么说呢,说要上警局是我太冲动了。好、好了。看在这个小妹妹的分上,我原谅你就是了,你可别再做出这种事情来了喔。」

    在爱丽丝以央求的眼神注视之下,肉店的大叔别过头去,对赛西莉撂下这句话。

    目送着大叔慢步走回店里的身影,赛西莉哭丧着脸,巴住爱丽丝。

    「啊啊啊啊依丽丝小姐谢谢你咿咿咿!为了答谢你,姐姐收你当妹妹!」

    「这、这个就……不用了……我最近才刚多了一个新的哥哥……」

    望着困惑的爱丽丝,我心里想着错失了丢下赛西莉的机会,正觉得有点可惜的时候。

    「刚才真是好险啊。被那个大叔套话了。」

    「是大姐姐自己大嘴巴,自己被逮到而已吧。」

    重新振作起来的赛西莉没有理会我的吐嘈。

    「接下来就去那里吧!没错,就近一个一个问这种想法根本大错特错!应该直接去机率最高的地方逼供才对!」

    她这么说完,没有等我们回应就冲了出去。

    「她好有行动力喔……」

    爱丽丝说出这样的感想,不过我觉得那不能说是有行动力,只是什么都没在想而已。

    「……呐,惠惠,今天还是应该吃完便当就回家才对吧。」

    唯有今天我无法反驳。

    6

    我们跟在赛西莉身后追了上去,结果该说是不出所料呢,还是该说果然是阿克西斯教团的宿敌呢。

    「混帐,该死的艾莉丝教徒,快滚出来!把我留着舍不得吃的统二布丁还给我!」

    赛西莉一脚又一脚踹着艾莉丝教团的教堂的门。

    「依丽丝不可以看!不要看人的那一面,你要维持着心灵的纯净继续成长。」

    为了不让爱丽丝看见赛西莉现在的模样,芸芸从她身后捂住她的眼睛。

    「大姐姐,你怎么没头没脑的就这样乱来啊?我知道你和艾莉丝教团的关系很不好,不过这样也太躁进了吧!」

    尽管我打算带走赛西莉,她却开始拍打教堂的门,不肯从教堂前面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

    「你怎么又跑来了!都叫你别再来我们的教堂了,到底要说几次你才听得懂啊!」

    艾莉丝教的祭司打开教堂的门,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们说明了状况之后,艾莉丝教的祭司重重叹了口气。

    「不好意思,我们平常忙着治疗冒险者们的伤势、分发救济餐,并没有闲到可以去你们的教堂捣乱。而且我们并不缺乏食物。侍奉艾莉丝女神的我们怎么可能会偷东西呢?」

    「骗子!真的不缺食物的话,上次我故意在你眼前啃串烧给你看的时候,你就不会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了!」

    「你还做了这种事啊?」

    尽管我傻眼地如此嘀咕,不知为何艾莉丝教的祭司却瞬间露出畏缩的表情。

    「艾莉丝教以清贫为美德。不过是有人在眼前吃串烧,我才不会……」

    「啊!你又说谎了!我说艾莉丝教徒就是因为缺乏蛋白质才不会长胸的时候,你明明还挺烦恼的!」

    「你、你这个家伙,可恨的叛教者,竟敢口出狂言!」

    拉开又开始打架的两个人之后,我忍不住出言抱怨:

    「我知道两位的宗派之间关系并不好,可是为什么你们身为神职人员却老是打架啊?」

    艾莉丝教的祭司似乎因为自己沦落到和赛西莉一样的水准而感到羞耻,脸赫然变红。

    「呜……这、这个嘛。我真是太丢脸了……」

    「哈哈哈,被骂了吧!」

    「大姐姐也一样啦!」

    正当我对在我背后继续挑衅的赛西莉感到傻眼的时候。

    「可是,这个胸垫祭司也不知情的话,到底是谁啊……想得到的人还剩下太多了,真的完全无法锁定是谁干的……」

    「你再不收敛一点的话,小心我拿锤头杖去你的教堂踢馆喔。」

    我硬逼赛西莉向遮住胸部的艾莉丝教祭司道歉之后,离开了现场。

    该怎么说呢,这真的是挟怨报复吗?

    毕竟,就像艾莉丝教徒刚才的反应一样,无论有多火大,大家还是不会想跟阿克西斯教徒扯上关系。

    既然如此,就算稍微吃了点亏也不会有人去报复吧?

    「大姐姐,我们再回教堂去看一下如何?」

    我对正打算在艾莉丝教堂的招牌上涂鸦,但遭到芸芸和爱丽丝制止的赛西莉如此提议。

    「——又遭殃了。」

    回到教堂之后便这么表示的赛西莉瘫坐在地上。

    「损失多少啊?我觉得看起来没有比刚才少太多耶……」

    我瞄了一下坐在冰箱前面的赛西莉,看着里面的东西,但是看不出太大的变化。

    「我放在最里面的琼脂史莱姆不见了……这到底是第几次了啊……每次都可以针对我最喜欢吃的东西来偷,难不成这也是魔王军搞的鬼吗?」

    「我不觉得魔王军会来一间小教堂从冰箱里面偷走点心就是了,不过我注意到一件事情。」

    刚才爱丽丝找到的那个拖行的痕迹。

    那个痕迹从厨房一直延续到教堂的后门。

    我记得赛西莉说,遭窃的有教堂的冰箱,和后面的田里的作物。

    我用力推开后门一看——!

    「……那个,大姐姐。琼脂史莱姆在吃蔬菜耶。」

    「啊啊,怎么会这样!应该已经被我宰掉的史莱姆居然活力十足地大吃特吃……!难道是阿克娅女神引发的奇迹吗!」

    「赛西莉小姐,这怎么看都是史莱姆引发的事件吧!请你去向怀疑过的人们道歉!」

    「——真是一起……令人讨厌的事件呢……」

    犯人是被赛西莉魔改之后,生命力变得更加旺盛的史莱姆。

    见赛西莉看着远方,一点也没有要反省的意思,我和芸芸便开始教训她,训着训着却被爱丽丝制止,说适可而止就好。

    「真是的,依丽丝应该要多了解一下阿克西斯教徒才对。再怎么不谙世事,也该有个限度吧。」

    「虽然你们这么说,可是我不觉得赛西莉大姐姐是个多坏的人啊……对于看人的眼光,我很有自信喔。」

    我觉得她的眼睛大概和阿克娅差不多瞎。

    这时,我发现挨了我们骂的赛西莉好像不太对劲。

    自动跪坐在地板上的赛西莉,整个人不停微微颤抖……

    「依丽丝小姐,请你务必要加入阿克西斯教团!没错,你绝对应该这么做!」

    「依丽丝,今天该回家了。打从一开始我就不该带你来这里,我也不会再带你来这里,所以请你把今天发生过的事情全部忘掉吧。」

    光是把爱丽丝带到王城外面来就已经够糟糕了,要是她在我不注意的时候被迫加入阿克西斯教,那我肯定只有死刑一途。

    「赛西莉大姐姐,我对阿克西斯教的教义不太清楚,请问到底有些哪些内容呢?」

    「问得好!依丽丝小姐有没有在忍耐什么事情啊?以我们阿克西斯教的教义来说,忍耐对身体有害,请忠于自己而活,这就是最主要的教义。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可以再任性一点也没关系。如果有喜欢的人的话,无论对方的身分地位有多么崇高也不需要忍耐,反而应该想着来硬的也要将喜欢的人的身分地位拉低到和自己一样的水平,凭着这样的冲劲行动才对。」

    「依丽丝,不可以听!乖,把耳朵捂起来!」

    见赛西莉兴高采烈地开始传教,芸芸便赶紧捂住爱丽丝的耳朵。

    ——就在这个时候。

    有人猛然打开教堂的大门,同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里头回荡。

    「消息指出有个金发碧眼的可爱少女被带进这里来了。所有人不准抵抗,乖乖就范……啊啊,依丽丝小姐!我找到您了!」

    出现在那里的是身穿白色套装的女护卫,克莱儿。

    爱丽丝见状便垂头丧气,垮着肩膀说:

    「已经到了来接我的时间了啊……」

    「依丽丝小姐,并不是来迎接您的时间到了!我一开始就不曾允许过您出来外面游荡啊!」

    感觉越来越习惯这个状况的爱丽丝害得克莱儿不禁如此吐嘈,这时,赛西莉快步走向克莱儿。

    「不好意思,请问您是……?初次见面,我是本教堂的负责人兼任祭司,阿克西斯教团阿克塞尔分部长,名叫赛西莉。依丽丝小姐在这里由本教堂照顾得相当妥善,所以用不着担心。您尽管放心吧。」

    说着,明明是反过来被我们照顾得相当妥当的赛西莉,以完全不像是阿克西斯教徒的真诚态度应对自如。

    「咦?这、这样啊,劳烦您了。」

    或许是被赛西莉影响了吧,克莱儿瞬间困惑了一下之后……

    「我是依丽丝小姐的护卫,名叫克莱儿。看来依丽丝小姐似乎受到了您的照顾,真是非常感谢您。原来阿克西斯教团当中也有像您这样的人啊。」

    也跟着这么说,并且端正姿势,深深一鞠躬。

    这位大姐姐明明相当易怒,之前甚至还想拔刀砍向和真,但如果是为了爱丽丝,好像也能够如此以礼待人。

    正当我像这样偷偷在心中感到佩服的时候。

    「这样啊,您是依丽丝小姐的护卫……我现在正好在为依丽丝小姐讲授阿克西斯教的教义。如何?护卫小姐也请一起听吧。」

    「讲授阿克西斯教教义!不、不用了,我不能容许那种会引发重大问题的事情……不对,应该说依丽丝小姐尚未成年,所以您这样做会造成我们的困扰……更何况,依丽丝小姐必须维持公平的观点才行,所以若是倾向特定的宗派,会让我们很为难……」

    在对方是明智的神职人员,又是女性的状况下,即使是克莱儿也无法过于强硬,只能设法婉拒。

    「您很适合当阿克西斯教徒。我看得出来,因为我从您身上感觉到志同道合的气息。」

    「志、志同道合的气息……」

    克莱儿露出有点厌恶的表情,闻了闻自己的衣袖。

    「您是不是犯了不可能结合的相思病?心中是不是怀有不见容于世的爱意?在阿克西斯教,只要对象并非不死怪物和恶魔女孩,无论是同性还是身分地位差距,一切的一切都可以得到宽容。」

    「无论是同性还是身分地位差距都没关系吗!这这、这真是太……可是……」

    不知道是阿克西斯教的哪个部分触动了她的心弦,只见克莱儿显得动摇不已。

    「来吧,忍耐对身体有害喔。忍耐这两个字违反阿克西斯教的教义。顺从您的渴望,依循您的意念……!」

    「啊啊啊啊!我、我今天就先告退了!依丽丝小姐,请向各位道别!」

    大概是觉得再听下去会不太妙,克莱儿牵起依丽丝的手,连忙准备离开教堂。

    「……那么,头目大人、芸芸小姐、赛西莉大姐姐,明天见!」

    「没有明天见!您别想出门,我明天会监视您一整天!」

    知道要被带回去的时候还垂头丧气的爱丽丝,现在不知为何一脸开朗,向我们挥了挥手就被带走了。

    「——感觉明明很有可能成功的说,可惜被她跑走了……」

    赛西莉遗憾地表示。

    她觉得很有可能成功的是爱丽丝,还是克莱儿呢?

    感觉只要再用力劝说一下,两个人都很有可能加入阿克西斯教团,让我感到很害怕。

    「惠惠,那位克莱儿小姐说『依丽丝小姐必须维持公正的观点才行』对吧,那依丽丝该不会是……」

    说到这里,芸芸用力甩了甩头。

    像是想说「这不可能」似的。

    而我丢下这样的芸芸,转身面对赛西莉。

    「大姐姐。」

    「你以前叫过我赛西莉姐姐的,真希望你改回去……」

    我对依然故我的赛西莉说:

    「其实,我们希望打工不是只有这次,今后也想持续赚钱。」

    「这对我而言也是好事一桩。除了『阿克西斯教团的那个』以外,我还有很多应该赚得到钱的好主意喔。『美少女捏的饭团』、『美少女吹的气球』、『美少女……』……」

    「全都只是美少女做的东西而已嘛!可以的话我希望是比较正当一点的赚钱方式……」

    听我这么说,赛西莉开心地咯咯笑了几声。

    「你这么想赚钱,是不是和刚才被带回去的依丽丝小姐有关啊?」

    赛西莉平常明明是个很随便的人,只有在这种时候就像是完全看穿了我的想法似的。

    「这个嘛,和那个孩子也算是有点关系啦。如果我们能够稳定地赚取资金,逐渐将吾等之组织做大的话,我相信,总有一天,协助那个人打倒魔王也不是白日梦……」

    「打倒魔王也不是白日梦啊,口气还真不小呢!」

    没错,并不是白日梦。

    我总觉得,那个难以捉摸的面具盗贼应该连魔王都有办法打倒。

    然后,如果打倒了魔王的话……

    「等到世间因为没有魔王而变得和平之后,我想,那个孩子一定可以比现在更自由地在外面走动吧。」

    到时候,无论要像今天一样出来野餐还是要约她做什么都可以了吧。

    那个孩子一定也会很开心才对。

    「关于赚钱这回事我不太拿手,所以可以请你协助我吗?大姐姐感觉很擅长想各种方式来赚钱。」

    照理来说,我其实大可拜托那个男人就是了。

    不过,等到我们的组织变得更大之后,我是想向他炫耀没错。

    芸芸对于我想拜托这位令人伤脑筋的大姐姐这个决定似乎也没有什么异议,还带着有点开心的表情点了头。

    然而……

    「我可不会轻易答应喔。」

    赛西莉摇了摇头,像是想说不会被这种博取同情的说词所蒙蔽。

    「我是特别喜爱小萝莉的阿克西斯教徒。既然依丽丝小姐和惠惠小姐、芸芸小姐在做那么好玩的事情……」

    然后突然冒出这番令人无言的台词,眼睛闪闪发亮地表示:

    「如果你们让大姐姐也加入那个可疑的组织,大姐姐就愿意答应!」

    7

    「——我回来了~~」

    「嗨,你回来啦,惠惠。今天我要大展厨艺,好好做一顿大餐!敬请期待!」

    今天同样回到豪宅之后,呼吸急促的达克妮丝跑出来迎接我。

    接着,没规矩地躺在大厅沙发上的和真说:

    「呐,惠惠,你也去阻止她一下啦。我昨天不过是稍微嫌弃了一下她的料理,这个家伙就说什么今天一定要让我刮目相看,有够难搞的。」

    「不准说我难搞!明明就是因为你这个家伙瞧不起我!你等着瞧,再怎么说我也是个女人,我今天的料理绝对不会输给你这个尼特!」

    正当达克妮丝一边发脾气,一边准备窝回厨房里的时候,和真对这样的她说:

    「喂,达克妮丝,像昨天那种汤汤水水的东西不合我的喜好喔——!那或许是高级料理,不过我喜欢的是更垃圾食物类的东西。我今天想吃比较油腻的料理。」

    「油腻的料理啊……我都已经煮了,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那也没办法,我就另外再追加一道菜好了。真是的,想这样耍任性的话就不能早点说吗……」

    这时,达克妮丝的话还没说完,换成阿克娅打断了她。

    「我想吃清爽一点的东西耶。如果是口感滑溜的东西就更好了。」

    「口感滑溜……我想想,那就是面类喽?呜呜,没办法,我现在马上再追加那一道就是了……惠、惠惠呢?」

    连阿克娅也追加指定了一道菜之后,达克妮丝也问了我有没有什么要求。

    「你已经煮了对吧?那我吃那个就可以了,达克妮丝煮的东西虽然普通,但也没有不好吃的。」

    「不要连惠惠都说普通好吗!不过,你没有乱点东西真是太好了。我现在马上准备追加的料理,你们稍等一下。」

    说完,达克妮丝又窝回厨房里,阿克娅则是拿着那套战棋游戏来到躺在沙发上的和真身边。

    「和真先生、和真先生,在晚餐煮好之前和我对战一局吧。今天的我不太一样喔。毕竟我今天有压箱底的秘密计策。」

    阿克娅一边说着这种怎么听都是败战旗标的台词,一边迅速摆好棋子。

    「什么压箱底的秘密计策啊。你上次也说过同样的话,还说『既然没有时间限制我就用牛步战术!我的脑袋或许拼不过你,不过比体力的话我可不会输!我会花上很多时间,玩到熬夜也在所不惜,你就好好加油吧!』之类莫名其妙的台词,结果才开始玩十分钟你就睡着了。」

    「吵死了,那个归那个,这个归这个好吗。嘿嘿,我这次的计策很厉害喔!先攻让给和真。来,请下吧。」

    相对于自信满满的阿克娅,和真动了一颗棋。

    「你中计了和真!聪明的我想过了。只要故意选择后攻,和对手走完全一样的棋步就可以了!换句话说,对手等于是在跟实力与自己相当的人对决。可是,执行这个战术的人是我。没错,只有对手的力量会战到不相上下,但如果再加上我的力量呢?」

    自信十足的阿克娅一边这么说,一边走了与和真完全相同的棋步。

    「没错,这个划时代的作战计划能够赢过任何对手,是可怕秘密策略!我不需要思考任何事情,只要模仿对手下棋就好。等到对手因疲劳而失误的瞬间,我再拿出真本事……!」

    说到这里,阿克娅僵住了。

    看来她很快就陷入了危机。

    自己说出要模仿对手下棋的话,只会被先攻的人任意摆布。

    没有理会烦恼到开始低吟的阿克娅,我抱起跑到我脚边来磨蹭的点仔,同时报告今天发生的事情。

    「和真,我今天的战果相当丰硕喔。首先,吾等军团成功获得了今后的活跃所需的稳定资金来源。如此一来可以说是朝目标迈进了一大步吧。」

    听我这么说的同时,和真的视线没有从棋盘上移开。

    「那真是太好了。获得资金来源是怎么办到的啊,你们去打工吗?」

    「算是吧。我们接了公会的委托,还打倒了史莱姆。」

    然后用力下了一步棋。

    「驱除史莱姆啊。如果是这种程度的委托,以你的等级或许不会有危险,但要是其他小朋友面临危机的话,你可要出手救他们喔。哎呀,这么快就将军了啊。」

    「呐,太奇怪了吧。我们明明是走同样的棋步,为什么是我比较不利啊?」

    看来他好像还是只把我在做的事情当成小朋友在玩耍的样子。

    他可能以为我只是和附近的小朋友一起赶跑了史莱姆吧。

    也罢。

    等到组织变得更大,大到会让和真吓到软脚的规模之后再好好告诉他真相也不错。

    「各位,晚餐煮好了。今天你们绝对无从挑剔。好了,到位子上坐好吧!」

    在我帮忙将达克妮丝端出来的晚餐摆到桌上的同时。

    「这么说来,还有一件事。」

    相对于缓缓下了一步棋的阿克娅,和真不假思索地反击,迅速解决掉棋局。而我对这样的他说:

    「我们又多了一位新团员。」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