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短篇 我的名字是——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短篇 我的名字是——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 a啦a啦FT

    [吾之宿敌悠悠呦,今天一定要与你一决高下!!]

    [哎哎!正如我所愿,惠惠!今天终于可以实现我们一族的夙愿,为我们之间的战斗画上休止符了!!]

    眼睛里闪着红光,被围观群众包围住的两个红魔族在对峙着。

    一反常态,充满干劲的两个人,在相互点头示意之后……!

    这是某天,我久违地早起之后的事。

    我抓住了闲得没事干的阿库亚,一起玩某个卡牌游戏。

    [吾名惠惠!乃操纵爆裂魔法之人,阿克塞尔首屈一指的魔法师!]

    小孩子的血压就那么高吗。也不管是不是一大清早,情绪高涨的惠惠站在大厅中央报上了名号。

    [我的回合。把雪精解放,召唤永恒之力——冬将军。对对方直接攻击。]

    [……等一下,我好像还什么都没做就结束了!!!]

    赢了阿库亚的我,并没有管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摆着pose,等待着我们给出反应的惠惠。我把卡牌整理好,继续进行了下一局。

    喝着饭后红茶,一脸严肃的查着资料的达克尼斯,想着是不是要搭理一下一动不动的惠惠而烦恼着。

    但是好像,又不想让早上这平静的氛围被破坏,目光又再次回到了资料上。

    [吾名惠惠!乃操纵爆裂魔法之人,阿克塞尔首屈一指的魔法师!]

    刚才的台词好像没有过一样,惠惠又重复了一次。

    [啊啦!看来这场决斗是我赢了啊!上来都是一些好牌。召唤萝莉魅魔!这孩子虽然弱小,但是拥有不会被男性怪选为攻击对象的特殊效果哦!]

    [我的回合。 召唤阿克塞尔名产巨型蛤蟆,把这没有铠甲的小怪给我续了!]

    阿库亚自信满满打出的卡被瞬杀的同时。

    [呜哦哦哦哦哦哦!]

    [哇啊啊啊啊啊啊……!好不容易抽到的好卡,你干什么啊!!!]

    发了疯的惠惠突然滚到桌子上,把卡片弄乱了。

    [从刚才开始就怎么了吗!我知道了,今天的台词也很帅哦。所以快出去向附近的孩子炫耀一下你帅气的样子吧!]

    粘在桌子上不肯下来的惠惠抬起头,对着在捡起散落的卡片的我说

    [什么吗!这随便的夸奖!我当然知道我的决胜pose与台词很帅了。更重要的是为什么我现在才报出名号。]

    什么现在才的。

    [你这家伙,不是有时没事就莫名其妙地报上名号吗。我还以为是红魔族特有的毛病什么的,就没有去管。]

    [我也以为是某种疾病呢,许多次都偷偷地把你的脚吊起来。]

    [两个人请不要把我说得像病人一样!你们该注意不是这里吧,我想让你们问的是,阿克塞尔首屈一指,这一点啦!实际上我已经注意到了,这座城市除了我之外,还有许多强者的事实。]

    惠惠终于从桌子上下来,罕见地说出了值得称赞的话。

    [不错啊!你这家伙也渐渐有自知之明了啊!所以,是要放弃自称什么阿克塞而第一,而想更加委婉地报上名号吗?]

    [不是的!我想要向这座城市的强者决斗,成为名符其实的阿克塞尔第一。]

    这家伙,又在自作主张的干一些蠢事。

    至今为止,默不作声的达克尼斯,突然把视线移开资料。

    [喂,惠惠,决斗虽然可以,但现在是特殊时期,还是算了吧!最近,发生了多起以魔法师为目标的袭击事件。即使向被害者询问犯人相貌,大家都说,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谁都没有报案的打算。我已经嗅到了,这是背后隐藏着巨大黑幕,并有组织的犯罪的气息,所以在事件解决之前,就乖乖的……]

    [啊,那个巨大黑幕就是我啦!!最近,我向城里的魔法师单方面的发起决斗,并且获得了全胜。]

    这家伙,稍微不管一下,就干出这种事。

    被害者都闭口不谈,可能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输给了被叫做脑子有毛病,而且年纪又小的惠惠吧。

    从刚才一直在认真严肃查阅资料的达克尼斯说到

    [最近,我每天都因为事件,查阅资料到很晚,是为了……!!!]

    然后用好像要哭出来表情,发出了令人同情的声音。

    [但是很厉害不是吗,真没想到只会用爆裂魔法的惠惠,能在魔法对决上赢了大家呢。]

    [不,我只是稍微用了点智慧。如果在街上使用爆裂魔法的话,我不就成了犯罪者了吗。所以我就反过来利用,不能在大街上使用魔法这条规定,挑起决斗之后,凭借我等级上的力量优势,把对手按倒在地。]

    这家伙,真能干出这种事。

    [……你,就这样自称是这座城市第一的魔法师真的好吗?]

    [哼嗯,和真我知道的。哎,也就是说,得到阿克塞尔第一的称号,并不只是把魔法师们打倒,而是要打倒所有的强者,是不是?!!]

    [不,谁也没有这样说。]

    但是,惠惠无视了我的话,把披风一掀,拿出了笔记本。

    [这里记录着阿克塞尔强者们的名字。每天一点一点地把名单上的人打倒,而终于只有最后一人了。就在今日,我就要证明我才是阿克塞尔第一!!]

    【一路走好】

    [在说些什么啊,当然是要大家一起来啊!来一起见证我胜利的曙光啊!!]

    【哎哎……】

    就这样

    我清爽的早晨被破坏,今天又要被卷入奇怪的事情了。

    所以,惠惠带我们来的最初的地方是……

    [……你这家伙,再怎么说,对手也太恶劣了吧!!]

    这里是维斯魔道具店的门口。

    [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啊?我并不是来找维斯与巴尼尔决斗的。再说,我已经赢过那两个人了!]

    惠惠说出了令人意外的话。

    [嗨哎……你什么时候赢的?]

    [关于巴尼尔,原来,他附身达克尼斯的时候,我不是用爆裂魔法摧毁了他一次吗。而且前些日子,我不是也在爆裂魔法对决上赢了维斯了吗。所以,说是我的胜利也不为过吧。]

    你这样真的好吗。

    [但是,惠惠,那你是想找谁决斗啊?]

    [我要找的是,我常年的竞争对手,又是我必须要打倒的劲敌。是的,虽然战斗以外的对决,我已经赢了很多次,但是我还没有和那个孩子进行过一次真正的对决。我知道,没有朋友,又没有去处的她,是这家店的常客。所以说……]

    说着,打开了店门。

    [打搅了!!!]

    [啊啦,大家,欢迎光临!]

    迎接我们的只有在柜台前,无聊地看店的维斯。

    [失礼了!!!]

    [喂,慧慧,你这样也太没有礼貌了,虽然知道你在找谁,就算没有的话,也不能扭头就走吧!]

    达克尼斯慌忙阻止了,确认店里之后,企图关门就走的惠惠。

    [对啊!难得来一次,就喝杯茶再走吗。维斯泡的茶,虽然用的都是便宜的茶叶,但是却非常好喝哦!]

    [非常感谢,阿库亚大人,那我这就去泡。]

    这家伙,难道每天都来这里白吃白喝吗。

    [对啊,今天大家来这里,是什么急事吗?]

    我对着,一边询问我们,一边用像酒精灯一样的东西烧着开水的维斯,说

    [实际上,惠惠在渴求与这座城市的强者决斗,所以我们就来了。]

    [哎哎?!就算突然对我这么说,但我已经退役了啊……!但是,惠惠小姐无论如何都想要的话……]

    [不是的!!!我并不是来找你决斗的啊!!但是,为什么维斯看起来好像一点起劲的样子。]

    虽然维斯装着一副很没有办法的样子,但好像有点兴奋。

    本来以为是稳静温和的人,但听说在成为巫妖之前,是了不起的冒险者,很可能又是武斗派。虽然本来就没有打算以巫妖做对手,但面对意外有干劲的维斯,惠惠却慌了神。

    [哦哦……那么汝所寻求的强者,是(可能)比魔王还要强大的吾辈——巴尼尔了。好吧,就让地狱公爵来作汝的对手吧!]

    [不,不是的了!!!我要找的是经常来店里的那个孩子,应该没有其他去处啊,为什么她不在啊!]

    [哦,原来,不是吾辈们,而是那个小姑娘啊……嗯……刚刚吾辈已经看穿了,她现在正在冒险者工会,等待着与汝们的相遇。]

    根本不用做这么麻烦的事,直接来家里不就可以了吗。

    [哦,确实维斯泡的茶真好喝啊,如果维斯在工作上有什么困难的话,那个时候,我都想把你请到我们家了。]

    [目前小店的经营状况相当严峻,到时的话,真的就拜托了……]

    达克尼斯美味地喝着维斯怕泡的茶。

    在她旁边的阿库亚,像是在寻找茶点一样,在东张西望着。

    巴尼尔向这个喝茶女神投向了厌恶的目光。

    [汝,想要把这里当喫茶店到什么时候。差不多,也该让你付茶钱了吧。]

    [干什么吗,白吃恶魔。我可是在你,住在这里之前,就已经把它当喫茶店了啊!也就是说,这里是我的领地。你这后来来的家伙,能别对我说教吗?]

    立即被阿库亚还嘴的巴尼尔,身体发出颤动。

    [白吃恶魔……吾辈……努力帮穷酸店主重建店面的吾辈……竟然是在白吃白喝……!呵哈哈哈哈!真敢说啊,年龄不明,来历不明的欺诈女(神)!……通过吾辈的力量来看穿你这家伙的真实年龄吧!……哦哦。汝闪烁的光之波动,无法看穿。这样不就无法断定是年龄不明的老太婆了吗。吾辈力不能及,实是有愧。残念残念。]

    [原来如此,我终于知道了。你不是要找惠惠,而是要找我决斗是不是?好哇,放马过来吧,像你这样的小恶魔,看我用神风把你送到地狱去!]

    [啊啊,那个,两个人都不要再……]

    察觉到气氛不对的维斯,在关系一直不好的两个人之间张皇失措。

    [那个,非常感谢关于那个孩子的情报,那么,各位正火热的时候,真不好意思,我们这就去冒险者工会……啊,干什么啊,这只手。请你放开我的披风。]

    这样说着,正要离开的惠惠,被巴尼尔抓住了披风。

    [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提供情报就要得到相应的报酬是常识吧!而且吾辈是看穿一切的大恶魔。从这样的恶魔那里得到宝贵的情报,不可能就让你白白走吧!不-要-紧-,并不是直接要钱。前几天,这个脑子不好的店主又擅自进了一批货,所以,只要买下某个“好”东西也是可以的!]

    [巴尼尔先生,巴尼尔先生,看穿的情报什么的。今天去冒险者工会,就不来了,不是昨天直接向本人问的吗……啊。痛,痛!]

    被说出内情的巴尼尔立即抓住了维斯的头,让她闭嘴。

    [好了,本日的商品是这个!这个与以往的破烂不同,是很有用的东西。这个结晶是,能暂时给予使用者惊人的魔力的魔道具。是的,只要使用这个,连超越自身极限的究极的爆裂魔法也能够随心所欲地……]

    [买买买,绝对要买。]

    我按住了明明没有什么钱,也立马要买的惠惠。像往常一样,试着问下自己在意的地方。

    [然后呢?它的副作用呢?]

    [他会燃烧使用者的像是寿命与体力的东西,作为代价,使用后无一例外,都会死。]

    [不需要啊!!!]

    真搞不懂使用这种危险品的人是什么心态。

    但,被我按住的惠惠,不知为什么眼睛里闪闪发光。

    [买买买,我就是要买。燃烧灵魂,超越极限,不都是我一直在追求的吗?]

    [你这家伙,为什么那么着急去死啊,就不想过上更加安稳的生活了吗? 虽说是爆裂魔法使,但也不用过着,这像烟火一样的一生吧。]

    我正对着,不知道被碰到哪根神经的惠惠慌张的同时,给达克尼斯与阿库亚泡茶的维斯,看到巴尼尔手上的东西,大声说到

    [巴尼尔先生,这并不是商品哦!因为是很怀念的魔道具,不知不觉就买了。这不可以给人类用哦!!]

    [从前,使用这个来找吾辈决斗的汝,竟然这样说。怎么能珍藏起这可恶的东西。如果把它卖给,每天过着残酷的生活,不知明日是否就会死去的小姑娘的话,不仅是我的幸福,也是小姑娘的幸福。]

    [喂,别把我说得像有自杀倾向的人一样!!]

    刚才好像听到了令人在意的对话……

    无视了正在争论魔道具的两人的惠惠,确认了不知不觉喝完茶的阿库亚她们也正准备离开的之后。

    [那,你们好像正忙,我们就告辞了。]

    [你,你们,大闹一场之后,竟然打算喝完茶就走。]

    我们离开维斯的店之后,下一个要去冒险者工会。

    [对啊惠惠,听说你把这座城里的强者都一个接一个的打倒了,那个名字叫什么的我已经忘了,就那个魔剑使你也赢了吗?]

    [就是那个叫什么丸子的好像很好吃名字的魔剑使吧(这里惠惠说的是みたらし,指みたらし団子,所以才说很好吃)。当然,我已经赢了哦。在我提出决斗之后,他就说,什么【我不能与女孩子战斗。但是,自从我输给了那家伙和迷之男子之后,我就决定再也不输给任何人了。所以在你放弃之前无论如何我都会忍耐】一些天真的话,我就趁他没有防备的时候夺走了魔剑,说,如果想让我还回去的话,就给我乖乖任输。]

    [你这家伙真是毫不留情啊。他是不是说,不想与你这样的笨蛋再纠缠下去,于是就认输离开了啊]

    我被惠惠的不择手段所震惊。然后不久我们就到达了工会。

    [这次我一定要和在这里的宿敌一决高下。和真,请好好看,我这像烟火一样华丽的生存方式。]

    [哦,哦……难道你以为我刚才在夸奖你吗。]

    惠惠拍打着脸蛋,重吸一口气,像刚才一样打开门,大声道

    [打扰了!]

    [嗯?……噢,这不是惠惠吗,好久不见!]

    是坐在工会入口附近座位上的克里斯。

    [惠惠的宿敌难道是指克里斯吗?]

    [不是的!]

    然后,我们在工会里也没有找到关键的那个孩子。

    [竟然一大清早就在喝酒,明明久违地再次回到阿克塞尔,你在干什么啊!真是的,克里斯从以前就是这一点……]

    [最近一直在忙这忙那的啊,好久没有这样喝酒了,就放过我这一次吧,达克妮斯。比,比起这个,大家有什么事吗?总觉得惠惠一副充满干劲的样子!]

    克里斯嘴角还粘着气泡询问道

    [不,实际上我是来找在工会的那个孩子决斗的……啊……啊!!]

    [怎,怎么了吗?突然大叫起来。如果是肚子饿了的话,要吃点小菜吗?]

    说着克里斯把手边的盘子递了过来,但不是惠惠,而是被阿库亚拿走了。

    惠惠把理所当然一样吃着小菜的阿库亚推开,对着克里斯说

    [因为平常找不到克里斯的缘故,所以已经判我不战而胜了,但是……现在正好,既然已经找到了,就来和我进行一场血腥厮杀吧!]

    [等一下啊,我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啊!你,来给我解释一下!]

    ——然后,我就给克里斯解释了一下来龙去脉。

    [作为盗贼的我,会出现在名单里,才不可思议吧……]

    [就算你对我这样说……惠惠好像是,只要在阿克塞尔有名的人,想到谁就把谁写上去]

    从惠惠那里把名单拿过来看,上面的名字与其说是强者不如说都是我们的熟人。

    不过,这座城市的强者好像大体上都是我们的熟人啊……

    [所以说,克里斯,和我一决胜负]

    [就算我输了吧,而且我也不擅长战斗!……哎,怎。怎么了吗,阿库亚小姐?]

    吃着小菜的阿库亚,盯着拼命想躲避惠惠锋芒的克里斯。

    那种表情是像是有点不可思议,但又在看着很怀念的人一样的……

    [克里斯。我们以前是不是在阿克塞尔以外的什么地方见过啊?虽然我不是很清楚了, 但是像这样看着克里斯,总觉得有点温暖的感觉。是什么呢?像是很不可思议的,很怀念的感觉。]

    我和克里斯被阿库亚的话吓了一跳。

    这家伙的可怕地方就是,像这样偶尔哪壶不开提哪壶。

    [啊,我知道了!克里斯,你是不是在3号街那个有点可疑的酒馆里打过工? 就那个,女孩子的裙子很短,而且只要你付足够的钱,就能够陪你喝酒的店里!]

    [我好像没有打过这样的工!]

    [喂,阿库亚,我怎么不知道有这种店,再详细一点]

    看来,认为她很可怕,是我的错觉。这已经无关紧要了,关于刚才那个店的事……

    [总而言之,赢了克里斯的一个星星……好。接下来,就只有悠悠了,为什么想找她的时候却不见人影啊!]

    听到正在记下自己的胜利的惠惠的话后

    [哎?那个孩子的话刚才在工会里待了一会,然后摆出一副接下来要与强敌对决,已经做好觉悟的表情就……]

    我们与克里斯告别之后,准备就这样笔直地回家。

    [原来在这里啊!真是的,想见你的时候就完全不见人影!]

    [哎……哎?!惠,惠惠想见我?!]

    虽然我认为没有必要,但是悠悠一定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打算去我们家玩的吧。

    当然,家里什么人也没有,悠悠正垂头丧气的离开时

    [啊,啊啊……我,我想到我的朋友什么时候会来找我玩,就买了一间小屋,打算一直呆在里面呢!我根本没有想过接下来要在街上闲逛呢!]

    [这孩子突然在说什么啊!谁也没有问她这种事吧,太沉重了吧!]

    就这样,突然,与在回家路上的我们相遇。惠惠对着,因为有朋友来见自己,而显得过于高兴而说着莫名其妙话的悠悠,把披风一掀。在许多看热闹的人的包围中,报上了名号。

    [吾名惠惠!乃操纵爆裂魔法之人,阿克塞尔首屈一指的魔法师!吾之宿敌,悠悠,今天在此,一决胜负!]

    [哎哎哎哎哎……惠惠竟然……经,经常嫌与我对决很烦的惠惠,竟然主动找我……!!]

    听完惠惠台词的悠悠,微微低下头。

    [呜,呜……今天是怎么了吗?不仅突然来见我,连我一直以来期待着的与惠惠的对决都……呜,呜……我,幸福地要死了……]

    [确实是很重要的,但也不至于哭吧!顺便说一下,赢了这场对决,就能够获得阿克塞尔第一的称号。怎么办?要打吗?还是不打?就算判我不战而胜也没有关系哦!]

    听到惠惠的挑衅,悠悠擦干眼泪。

    [我当然接受了!……平时的话会因为很害羞而没去做,但,今天的话……]

    说着,故意咳嗽一下……说到

    [吾名悠悠!作为大魔法师乃操纵上级魔法之人……红魔族首屈一指的魔法师……并终将成为最强魔法师之人……!!]

    真是很少见且华丽的台词,周围围观的人也都欢呼了起来。

    听到呼声比起自己时还要大,惠惠好像有点懊恼。

    [吾之宿敌悠悠呦,今天一定要与你一决高下!!]

    [哎哎!正如我所愿,惠惠!今天终于可以实现我们一族的夙愿,为我们之间的战斗画上休止符了!!]

    眼睛里闪着红光,被围观群众包围住的两个人同时摆出架势。

    一反常态,充满干劲的两个人,相互示意之后——

    [……不,稍微等一下,为什么会关系到我们一族的夙愿啊!而且我也是红魔族啊!为什么打倒我,会是我们一族的夙愿啊!!]

    [你啊,好歹这时候看一下气氛啊!!我已经摆好架势了哦。所以,打算怎么比试呢?!]

    目前为止,因为过于兴奋而没有注意到,冷静之后,察觉到周围状况的悠悠,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这两个家伙,目前为止就没有过一次正经的对决,反正,这次也一定——

    [那么,就像红魔族一样,用魔法决胜负吧!!]

    听到惠惠出乎意料的回答,不仅悠悠,连我们也被震惊了。

    ——地点,在阿克塞尔城外的平原。

    这里,有着既是我们的起点,又是我们的宿敌的……

    [【火球】!!……好,这下就是第九只巨蛙了!!]

    比赛方法是狩猎阿克塞尔名产,巨蛙。狩猎多的一方胜出。

    打倒巨蛙的手段,当然只能用魔法。

    [【闪电】!!!!]

    从刚才开始,悠悠不是用上级魔法,而是用魔力消耗更低的中级魔法来狩猎巨蛙。

    作为弱小怪物的巨蛙,即使是中级魔法也已经足够了。

    根本没有使用爆裂魔法那种夸张技能的必要,像这样根据狩猎对象,来选择合适的魔法,才是最有效,最聪明的做法。

    [哈,哈啊……惠惠,选错比赛方法了吧,惠惠!你是不是忘了我还会使用中级魔法啊!我现在,还可以再狩猎5只呢!!]

    [哼……这种慢吞吞的战斗方式完全不适合我。只要一发爆裂魔法。就可以打破一切常理。]

    摆出一副游刃有余态度的惠惠,就这样看着悠悠。不知道是不是忘了她会使用中级魔法这件事而在焦急,被帽子紧紧盖住的额头上,冷汗直冒。

    [最后一击了!!【光之剑】……!]

    释放了得意的上级魔法用来收场的悠悠,最终狩猎了16只巨蛙。

    [怎么样?我也提升了不少等级哦!!这就是单刷的好处。]

    瘫倒的地上的悠悠,得意洋洋的说到

    [挺能干的吗?是不是第一次感觉到没有朋友也是有点用的?]

    [别说我没有朋友,请说单刷!!]

    因为魔力用尽而不能动的悠悠表现出自己的愤懑,一脸淡定的惠惠,在那里摆出了架势。

    [轮到我了。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爆裂魔法。]

    ——平原上传来了,阿库亚她们的声音。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惠惠,我已经把怪,用聚集魔法都聚集起来了,快点!快点!]

    [惠惠,我也一样用嘲讽技能把巨蛙都聚集起来了!!后面就交给你了!!]

    准备好法杖的惠惠,对着引来大量巨蛙的阿库亚与达克尼斯,微笑并轻轻点了点头。

    [耍赖耍赖耍赖!!!!惠惠,这要太赖了啊!!!]

    还不能动的悠悠,瘫在地上骂着惠惠。

    [真烦啊,虽然我说了只能用魔法,但是我可没说不能用同伴的力量。你从前就这样,没有好好确认内容,就向我发起挑战,所以才会一直输不是吗。红魔族的长处,不是强大的魔力,而是智慧啊!所以运用智慧也是能力的范畴……真是的,真想看到吾之宿敌,除了发育以外的成长呢!!!]

    [什么智慧吗,明明是就耍赖啊!!太耍赖了,你这赖慧!……啊啊……等一……雅蠛……]

    趁着悠悠还不能动,赖慧拉着悠悠脸颊来报复,这时……

    [惠惠,为什么还不还没有放魔法啊?!我差不多要被追上了的说!]

    看着跑向这边的阿库亚,惠惠给我发出了信号。

    [……啊啊。?!等一下,赖慧,这个太无耻了吧!那是生命吸收吧?!让同伴传输魔力,这也太犯规了吧!!]

    [闭嘴,有这种规则的话,就应该最初时说出来!那么,悠悠也把能使用生命吸收的同伴带来,不就好了吗!]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我这里得到魔力的惠惠说出了暴击的话,把悠悠弄哭并让她闭嘴之后,开始咏唱。

    [这样我就是阿克塞尔第一,将是最强!!]

    惠惠眼睛的闪着红光,把法杖对着巨蛙群

    [【explosion】——……]

    放出了至今为止从未有过的威力的爆裂魔法。

    [——哼……看来连数的必要都没有了,都被我消灭地一干二净。承认是我的胜利了吧?]

    [呜……知道了,这次算我输了,但是下一次……]

    二个红魔族瘫痪在地上,讨论着这种事。

    [哼哼哼……哈哈啊哈哈哈哈啊哈哈……这样我就是最强了。我才是阿克塞尔第一。谁也不会再说我在吹牛了。]

    在动弹不得的惠惠发出大笑的同时。

    [好,那么谁先去呢?]

    [是剩下的两个人,要向战胜了惠惠的人挑战的事吧?那么,最后一个不是很有利吗。我只是一个回复职业,我就留到最后吧!]

    [竟然这样说,我才是最弱职业吧?我才应该最后一个吧。]

    围着惠惠的我们说着这样的话。

    感觉到不对劲的惠惠,内心开始坐立不安起来,但是完全站不起来。

    [……那个,三位在说些什么啊?对了,和真,麻烦你可以用生命吸收再分给我一点魔力吗……只是使身体可以动的程度就可以了……]

    惠惠用好像很不安的语气,畏畏缩缩的对我说着。

    [没办法,那么就由我第一个上吧。作为战斗职业的十字骑士是不会像大司祭与冒险者一样退缩的。]

    跪坐在惠惠旁边的达克尼斯用异常认真的表情说到

    [吾名达斯提尼斯.福特.拉拉蒂娜!向阿克塞尔最强魔法师惠惠,赌上最强称号,提出挑战!]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啊!!达克尼斯,该不会,你还在生气吧?对我擅自向城里的魔法师决斗,让你的努力都变的白费的那件事,而生气吧?]

    惠惠一边挣扎一边喊叫着。

    [规则就是直到某一方认输为止吧。没关系,作为十字骑士,是不会对身体不能动的少女,做过分的事的。但是,我还是劝你早点投降为好,笑得太剧烈的话,会变得呼吸困难的哦。]

    这时,趴着的悠悠微微抬起头,露出了稍许喜悦的表情。

    [我知道,我道歉就是了!!但是,对决的话,要等我魔力回复的时……]

    在阿克塞尔的平原上,响彻着欢快的笑声——

    之后的事情就是,某人红着脸[哈……哈……]地追着,某人哭着跑着乱窜着,并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事……哦,还有一点要说的是——

    [吾名和真。乃操纵众多技能之人,阿克塞尔首屈一指的冒险者——!!!]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