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短篇 BD特典 为白虎奉上加护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短篇 BD特典 为白虎奉上加护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龙之谷的小游侠

    协力:上条当麻X御坂、路过的路人C

    集资:GTX3001、上条当麻X御坂、空白斩星龙、no3body、type丶破晓、夜宸Master、龙之谷的小游侠

    1.

    这是在冒险者公会的角落里,吃着迟来的午饭的时候的事。

    【白虎?】

    很快地吃完午饭的我,一边喝着饭后咖啡一边说道。

    【并不是白虎,是“White Tiger”哦。】

    【不不,那不就是白虎嘛。】

    这个世界的怪物的通称,实际上是很随意的。

    冬天的精灵被不知道哪里的日本人赋予了“冬将军”的名字,也有被起了走鹰鸢这种无聊的名字的可怜的怪物。

    叫做“Wihte Tiger”什么的的怪物,也被一部分的冒险者称作白狼。

    问到为什么要说这种事的时候。

    【用白虎这种称呼的话,总会觉得是什么大boss之类的所以算了吧,用White Tiger这种称呼的话就会涌现出一种杂鱼感,战斗起来也容易一点不是吗?】

    【称呼是什么都没关系啦,说起来也不想打起来啊和那种东西。】

    我对着,拿着写着什么的赏金任务的惠惠,如此说道。

    赏金任务上写着的,是悬赏大型怪物,【白虎】。

    悬赏金额是2亿厄里斯币,实在不觉得是单单一只老虎会挂出来的金额。

    【反正肯定是那个吧,除了这家伙外还有其他,贼巨大的龟还有青龙,这些家伙是守护着四方的超巨型赏金怪物那种的吧!】

    【和真也知道得相当清楚嘛,那个贼巨大的龟指的就是宝岛吧?这里附近的地底深处,有着用数多的宝石,稀有矿石作为壳的大龟在睡觉哦,听说每数十年就会有一次,为了晒日光浴而到地面上来哦?】

    不过是随口说着这种幻想游戏里像定律一般的东西原来还真有啊!

    【然后那个Withe Tiger也是,平常似乎是在这座城市西边那座大山的深处里静悄悄地生活着,但是最近的目击情报相继多了起来。】

    那种事要怎么办啊。

    【讨伐白虎这种事我是没什么所谓啦……但是,白虎伤人这种事也没有报告,试着实际上去见见,再决定是否去讨伐会比较好?白虎的皮毛实际上也是因其美丽而被高价悬赏呢。那种过分的机动性和速度,听说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人能抓到过。】

    对着优雅地啜饮着红茶红茶,露出多少有些兴趣的样子的达克尼斯,我说道。

    【我反对,不管多么为金钱所困,我也是有荣誉可言的冒险者。根据达克尼斯的话来看,并不会对人有害不是吗?也没必要特意去确认这个,怪物的话且不论,杀害无害的生物的话有违我的信条。以上,回家睡午觉去了。】

    【我也反对。所谓的白虎啊,才不是什么怪物,而是被称作神兽的存在哦。放宽来看的话,是和作为神的我一般的东西哦,没有伤害那孩子的理由哦。所以我也要回家去好好地在窝在暖炉旁喝一顿。】

    【明明前段时间和真还拼命地去讨伐雪精,如今还在说什么啊!阿库娅也是不要只有这种时候才像个圣职者一样行不行啊!这是2亿哦2亿,欠款能一下子还清哦!】

    对着拒绝任务的我和阿库娅,惠惠用力地把悬赏公告推了过来。

    说着这样的事……

    【你啊,好好想想哦?我们可是连青蛙也没法正经地解决掉的队伍哦?去挑战boss级的白虎怎么可能赢啊。】

    白虎什么的在游戏啊漫画里,可是最后出场的大人物啊。

    毫无疑问并不是作为菜鸟冒险者的我们所适合的对手。

    【那种事好好地考虑过了。我听说过White Tiger比普通的老虎更大这种事情。大范围型的我的魔法的话,稍微地躲避下那种程度可躲不开哦。】

    听了这种事情后的达克尼斯,手放在下颚思考起来。

    【嗯……不管再怎么巨大对方也是老虎,并没有坚硬的外表,惠惠的魔法能直击的话,打倒它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么……】

    那样的事,嘛,我也知道爆裂魔法的威力……

    由达克尼斯阻挡白虎凌厉的攻击,然后让惠惠的魔法命中的话意外地能行吗?

    对手是被悬赏了2亿的大家伙。是我们还清债务还有余的金额。

    【嗯——但是啊……。两亿……。两亿吗……】

    【真的是,所以说这天真的人真的是!我可不会去啊。去打倒圣兽什么的到底在想什么啊?惠惠和达克尼斯,不要再迷惑这个被金钱污染的内心软弱的人了!】

    在那里啜饮着红茶的制造欠款的元凶,露出了与往常不同的真面目如此喊道。

    2.

    【——呜……呜……。明明说了不要的……我明明说了不要的……】

    【我也是啊,硬要说想不想来的话我也不想来啊。但这不是没办法嘛。某人欠下的债款,我想赶快还清啊!】

    拉着一直在发恼骚的阿库娅,我们来到了阿克塞尔西边的大山的入口处。

    仰望着草木茂盛的大山,惠惠向阿库娅提出了妥协的方案。

    【嘛,试着战斗,如果打不过的话我们就逃跑吧,虽然平时只能在深山里见到的White Tiger,但幸运的是最近在这边也有目击情报,所以不需要太深入山林,在这里狩株待虎就好啦。】

    【的确如果是这里的话,只要想的话就可以逃回阿克塞尔了呢。阿库娅,别这么担心了,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听了两人的话好不容易才接受了的阿库娅,警惕着周围紧紧地跟着我们。

    但是,白虎嘛。

    先不论目击情报的增加,本来好像就是少见的稀有怪物,暂时滞留观察一段时间,不行的话就赶快回家算了。

    正当我考虑着这种天真简单的事情的时候。

    眼前的树木发出了巨大的沙沙声。

    【是新人杀手么……】

    长着巨大的尖牙的黑豹,菜鸟冒险者的天敌新人杀手出现了。

    【在这种地方出现新人杀手什么的完全是预想外的事情啦!狡猾的它会最优先处理敌人的脆皮后排!这么近的话不能使用爆裂魔法了!】

    【惠惠和阿库娅先退后,千万别离开我的身后!】

    【阿库娅快给达克尼斯上支援魔法!惠惠!姑且先准备好爆裂魔法吧!有新人杀手的话,附近还有其他的什么怪物也一点也不奇怪!】

    【喂!为什么和真一边做着指示一边往最后方退去啊?!你也给我去前线作战啊!只有达克尼斯的话攻击挡不住的吧!】

    一瞬间陷入恐慌的我们手忙脚乱地架起武器,调整好作战的姿态。

    ——然而,没有抓住这个时机,这对于新人杀手来说十分地异常。

    并没有对这边发起攻击,而是光盯着这边看。

    【……并没有攻击呢。】

    【是,是什么呢……是害怕我们了吧。再怎么说我们可是打倒了魔王军干部的队伍,那孩子作为野兽的直觉说不定在告诉他不能够战斗呢。】

    【是这样就好了呢,那个眼神,看着也不像是胆怯的样子啊,怎么说呢,总感觉我们像是被监视了的样……】

    在窥探着小声交流的我们的途中,新人杀手大声地,向远方吠道。

    想都没想我们便摆好了架势,然后,我们便听到了在山的各处一同响起的相似的吠声。

    【等下啊!原来新人杀手是群居动物吗?!我们的话一对一就很麻烦了,一大堆地来的话不可能赢的啦!】

    【快跑吧,今天就此饶过他们吧!】

    【所以我说了吧!我早说了不要了吧!】

    【……】

    【喂达克尼斯!别一个人自己露出很开心的表情啊!】

    目光丝毫不离开新人杀手的我,正小步小步地往后退去……!

    【听好了,像这样的肉食动物,有着一旦看到生物背对着跑的话就追的习性。但是,这样下去只会被慢慢缩短距离最后追上。这里要好好看准时机,大家一齐逃走!迟了早了都没有意义。同时逃跑的话,应该就不会有谁被追上这种麻烦。】

    【明白了,那么数到5就跑吧。说好了哦,数到5才能跑哦?】

    【我知道了,相信我吧。】

    接着我的话的两人之后,还未说话的和新人杀手对峙着的达克尼斯,颔首数道。

    【好,那么开始吧。一……二……】

    【三!】

    数到三的同时,除了达克尼斯,其他三人同时都跑了。

    【四……啊?!喂,等,等等我……!】

    在达克尼斯在最后头扑腾扑腾地追赶着的时候,追在我后头的两人七嘴八舌地……

    【这种事情我早就想到了哦,好骗的达克尼斯先不论,可别想着能逃过我的赤红之眼啊!不用说这并不是因为我想一个人先逃而是没有恰好看准时机罢了!】

    【和真你这个骗子!顺带一提我也一样哦,并不是想一个人先逃哦!和惠惠一样,在我清澈无比的视线下,谎言是行不通的!】

    甩着这样的锅给我。

    【等,给我等等……铠甲很重……!说回来那家伙,并没有追在我们后面啊?!】

    达克尼斯向我们如此呼唤道。

    【【【欸?】】】

    听到那样的发言回头后,发现新人杀手的确留在了那里一动没动。

    3.

    再一次四人回到一起的我们,在新人杀手的面前思考了起来。

    [那孩子到底怎么回事?是肚子饿了吗?口袋里还有刚才吃剩下的鱿鱼干,喂它吃这个的话它是不是就会走了?]

    【正因为肚子饿了才会袭击我们的吧。刚才那远吠也是,新人杀手会有这种行为什么的闻所……】

    在我还没说几句的同时。

    在深山中拨开草木显现出来的身影。

    见其,处来先头位置的达克尼斯喃喃道。

    【好美……】

    显现在我们眼前的,是披着纯白皮毛的巨虎。

    所谓的白虎。

    【hhhhhhui,惠惠!喂!你要打倒的家伙出现啦!】

    【吾之,吾吾吾吾之爆裂魔法,好好的品尝下……】

    【惠惠快点!那个眼神是野兽的眼神啊,快点把那魔兽给消灭掉吧!】

    【你这家伙!之前不还是白虎是圣兽什么的吗!那货是你的仆从吧!驯服它啊!】

    预想外的大以及压倒性的最终boss感,使我们一瞬间便恐慌了起来。

    惠惠在慌张地咏唱着咒语的时候,放下了武器的达克尼斯向白虎露出了微笑。

    【没事的,我从这白虎身上感觉不到敌对的气息,并不会对我们攻击吧?而且,它露出了看起来如此知性的眼神。况且到现在为止新人杀手都还是老老实实的,一定是因为白虎对新人杀手下指示,它们才会做些什么的吧。】

    听到了那喃喃道的信息,我重新观察了这头白虎。

    纯白的毛皮显露出银虎的模样、有着夺人魂魄的美感以及庄严的神圣感。

    正如达克尼斯所言,能从白虎翡翠色的眼里感觉到很高的知性和理性。

    放下了大剑的达克尼斯,张开了双手以温柔的语气向其搭话……

    【我为狩猎如此美丽的动物的自己而感到羞耻啊。……你看,我一点也不可怕噗……】

    然后就被白虎用前爪拍飞了。

    【完全就是干劲满满的样子不是嘛!惠惠,魔法的准备搞定了吗!?】

    【好了,随时都能发射!那只不过是只巨大的虎……巨大的虎……White Tiger,觉悟吧!】

    【好的,那么阿库娅快给达克尼斯加上支援魔法……喂你这家伙,这种时候别想逃!】

    感受到了惠惠魔力强烈的波动,新人杀手隐藏到了树林里面,但拍飞了达克尼斯的白虎,却依旧悠然地站在原地。

    【这下白虎杀手的名号就是我的了!好好尝尝吧!吾之最强魔法!【ex——plosion】!】

    向着白虎的惠惠,放出了自己的必杀魔法!

    伴随着轰响席卷而起的爆风以及冲击波,推倒了想逃跑的阿库娅,我的话则是慌慌张张地伏在了地上。

    爆炸结束后,在那里只有一个巨大的环形山坑,并没有白虎的踪影,隐藏到树林中的新人杀手也不知道何时不见了。

    我晃晃悠悠地扶起倒在地上的惠惠,寻找着消失不见了的白虎的踪影。

    【……干掉了吗?】

    站起身,和我一样环视着周围寻找着白虎的达克尼斯,低声说着这种时候这种场合最不应该说的话。

    【什么嘛,归根结底不过也只是野兽罢了。就这样就能获得两亿什么的太轻松了不是嘛。撒,和真,回去了哦!这下子欠款就还清了而且还剩下一大笔钱,暂时能够开心地逍遥一段时间了呢!】

    对着说着愈发像FLAG一般的台词的阿库娅,我说道。

    【不不不,悬赏公告的注意事项上这么写道哦。【但是讨伐报酬需要用白虎的皮毛来换取】。现在,不是吹得连影子都不见了……】

    说到这,我的动作停了下来。

    索敌技能告诉我,在我背后有着什么东西。

    我战战兢兢地回过头去。

    【虽然不知道语言是否相通姑且我先说一句。我从一开始就是反对讨伐白虎的哦,因为我很喜欢猫嘛。啊不不是的,并不是说把老虎和猫混为一谈啊。】

    向着不知道何时出现在那里的白虎,两手高举摆出投降的姿势,如此说道。

    一瞬间就绕到了我们背后什么的,别给我开玩笑了!

    【我也是给了他们“因为是圣兽所以讨伐了的话要遭到惩罚”的忠告!但是,因为这些愚蠢而又被欲望所缠的人们,一直想要你的毛皮,我是为了阻止他们才……】

    【……】

    无视了我和阿库娅的说辞,也无视了躺在地上装死的惠惠。

    白虎靠近了阿库娅。

    【喂!为什么向我这边走过来了啊?!我什么坏事都没有做,是不是误会什么了!作为神圣化身的同行我们好好相处吧……咦?】

    对着护着脸摆好姿势的阿库娅,白虎把嘴里叼着的某种东西推到了她身上。

    阿库娅不由得地收下了之后,白虎突然变得不快一般,转过头去向着另一边,就这样走回了山林里。

    呆然地目送了白虎的身影后,赶到阿库娅隔壁的达克尼斯,看了看她手里的东西,单单地说了一句。

    【白虎的孩子……?】

    ——回到阿克塞尔的路上

    【喂~,就算把这个小白虎塞给我也只会感到困惑的说。】

    哄抱着这个白虎塞过来的白色毛团,一直施放着回复魔法的阿库娅如此说道。

    小白虎非常的贫弱,已经是到了,现在快要断气了一般的程度。

    【但是,成了不是嘛惠惠,这样下去这家伙醒不来的话,就如你所愿,能得到【白虎杀手】的称号了啊。】

    【请,请等一等,这果然是我的错吗!?这孩子是被卷入了我的爆裂魔法才变得这么羸弱的的?!】

    对着背上焦急的惠惠,我正想说什么的时候。

    【惠惠做了多余的事情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这孩子这么贫弱是因为神气不足哦。像白虎这样的圣兽,是通过喂养母乳来给予出生的孩子神气的。但是那只白虎身上,并没有涌出神气。肯定是因为生下这孩子的时候把神气都用尽了吧。所以,为了拜托拥有超厉害神之power的我才在这附近毫无目的地团团转的吧。】

    阿库娅抢在我前面,说出了这样毫无根据的话。

    【也就是说,因为神气不足所以寻找着代替的乳娘吗?有自己家之前,和马棚里的马一起抢夺睡觉用的稻草的你身上,真的会有神气出来吗?】

    【说这种无礼的事可是会降下天罚的哦你这家伙。好好看着,从我这里吸收着神气安心地睡着的这孩子的表情。】

    【这家伙,不是在尿床吗?】

    按住想要把这睡着弄湿了羽衣的毛团扔出去的阿裤娅,达克尼斯窥看着小白虎的睡颜说道。

    【从作为圣职者的阿库娅身上能冒出神气这件事算是理解了,但这孩子要怎么办?】

    对着,提出那样疑问的达克尼斯。

    【我们饲养吧。】

    重新抱起刚刚想扔出去的毛团,阿库娅如此说道。

    【那个母虎放弃了育儿权,也就是说那个权利现在在我这里了。虽然我的理想是饲养一条龙,现在的话圣兽也没所谓啦。把这孩子培养得忠实于我,要把它变成对魔王军的杀手锏哦!】

    【你这家伙,明明连自己都不能正经地照顾好还要养宠物啊?】

    4.

    ——目不转睛地盯着阿库娅抱着的毛团,冒险者公会的接待小姐怯生生地问道。

    【那个……姑且是能出售的……但是,那个……】

    回到了阿克塞尔的我们,来到了冒险者公会。

    【恶鬼!和真是恶鬼啊!居然想把这么可爱的生物变成毛皮什么的!?你在出生的时候,就把良心之类的重要的东西落在了母亲的肚子里了吧?!】

    意外地入手了小白虎,变着法子想着把能不能赚点钱的我,询问着并非成年的小白虎的皮毛是否可能被买下。

    【冒险者就别说这种天真的话啊!这家伙是怪物啊!再怎么可爱也是怪物的孩子!我的话也不想干这种事啊!但是这不是没办法嘛,白虎不会伤人不过是传言而已吧!?相信传言把这家伙放走的话,长大之后如果害人了要怎么办啊!!】

    和抱着白虎极力争辩的阿库娅,因意见不一而吵架的我。

    【这个男人,明明去退治白虎之前还说打倒那样无害的怪物有违自己信条,得知可以换成钱后主张完全就反过来了。】

    【惠惠,好好看清楚了,这就是被金钱蒙闭了双眼的人类的表情!】

    从刚才开始背后就很吵。

    蔑视着在背后鬼鬼祟祟地交谈着的两人,我从阿库娅那里抢过白虎。

    【再说了,这样小猫尺寸的孩子要养它直到能成为战力之前要花多久想过吗!圣兽这种程度的存在的话,反正也会活个几百年的吧!?发育到一定程度再怎么说也要个十年二十年不是吗!?】

    【但是!但是!!】

    无视了想夺回白虎的阿库娅,我把它放到了服务台上。

    【综上所述,请您买下它把。顺便一问能换成多少钱呢?】

    【真,真的要卖吗?姑且,以一千万厄里斯币买下是有可能的……】

    有点面露难色的接待小姐,不管如此骚动着的周围,看着服务台上卷成一团的白虎,稍微开口说道。

    不愧是白虎,就算是孩子也值一千万!

    虽然不能一口气还清债务,但是有这个的话过冬的钱就能周转过来,而且……!

    【喵~~喵~~】

    接受了阿库娅的的神气,多多少少有些好转过来,白虎在服务台上盯着我喵喵地叫着。

    还有,站在我正侧面的阿库娅超近地盯着我的侧影看。

    【呜……很柔软的样子呢……】

    接待小姐没有多想伸出手摸着拼命叫着的它,因毛皮上的感触而颤抖着。

    【我们家里已经有我的使魔了,在此之上增加到两只的话养育的功夫也不怎么会变哦。把这孩子也饲养起来不也挺好的吗?】

    无视了说着这种话的惠惠,以及继续在隔壁看着我的阿库娅,我对自己说道。

    把心化为恶鬼吧佐藤和真,的确虽然我是猫派,但这家伙是老虎啊!

    【嘛,嘛~想还请欠款的和真的心情我也明白。而且作为冒险者来说,不能放过怪物的心情也是一样。确实饲养怪物这种行为并不是值得赞美的事。判断,就交给和真了。】

    说着这样的话,目不转睛地盯着白虎的达克尼斯表情缓和了下来。

    【喵~!喵~!喵~!】

    虽然连达克尼斯都像是一幅要陷落的样子,但是本大爷很这些家伙不一样!

    再怎么诉诸感情继续叫着我也不会——!

    【——猫砂买好了吗?还有作为睡床的空箱子准备好哦,啊还有毛毯。】

    【去厕所用的砂,从惠惠养的那孩子那儿分一些过来吧。空箱子,我就去拜托附近酒铺的老板啦。】

    回家的路上。

    结果还是被感情所束缚的我,在做着接受白虎的准备。

    嘛如果是白虎的孩子的话,将来会变强吧。

    虽然不知道成长起来要付出多少东西和时间,往好的方向想的话……

    【我回来啦——】

    打开玄关的大门,阿库娅立刻跑到了暖炉旁占领地盘。

    被她搂抱着的白虎则盯着空中某个地方看。

    达克尼斯为了准备红茶而去往厨房的时候,从我背上下来的惠惠在沙发上随意地伸腿伏卧。

    【超级盯着看的!那孩子说不定是神兽呢。有什么没法看见的东西在吗?】

    以仰面朝上的姿势躺着的惠惠说着这样的话,追着白虎的视线看了过去。

    那种听了晚上会难以入眠的话所以真的请别说了。

    【这孩子在看着的是在屋子里住着的幽灵哦。之前也说过吧?这个屋子里有贵族女孩子的幽灵这件事。从刚才开始,一直浮在那里像水母一样舞动所以它很在意吧。】

    【虽然之前就在想了,真的存在那样的东西的话就让她和我对一次话呗,一点像有幽灵在的样子也没有吧。】

    ……如此,本应在准备红茶的达克尼斯,不知道在拿着什么的样子回来了。

    【呐,呐~名字要怎么办?你看那孩子抱着热牛奶欸,虽然那孩子似乎是以神气为食粮,但会不会稍微喝一点啊?】

    就在刚才,说着作为冒险者由心而发地不能饶恕怪物的人,现在却是照顾得最好的。

    5.

    [这孩子的名字叫吉克瓦尔德哦。全名是沃尔夫冈达-吉克瓦尔德,平时就叫吉克吧]

    次日,抱着白虎的阿库娅一见面就劈头盖脸抛来这句介绍

    何等帅气到浪费的名字啊。

    [我也考虑过这孩子的名字哦]

    [不行,惠惠绝对不行!反正肯定又想给它起些megumegu什么的,minmin(这两个是megumin这个惠惠的假名拆开双写,这样写罗马音是方便明白发音,因为单纯音译的灭古灭古,敏敏的没法和下一句话做关联)之类的奇怪的名字不是吗]

    [喂,朋友,戏弄我的名字能不能停一下!]

    在一大早就吵的要死的两人的不远处,达克尼斯很起劲的完成了猫厕所用沙子的替换

    [不过比起昨天,确实是精神了不少啊]

    这样说着,阿库娅抱着白虎,嘴角不禁和缓下来

    昨天还一副要死的样子软趴趴的白虎,这一说才发现,的确能看出恢复了不少精神

    [是呢,照这样下去大概再给它注入一周的神气就能自力生存了]

    阿库娅曰之,需要一直注入神气的,只有刚刚出生的那段时间,过了这道坎,不管谁来养至少都不会死了——

    从那之后过去了一周,正是白虎的幼崽吉克变得元气满满的,那个时候

    [好吧,我可不是把你当玩赏用宠物养的。所以从今天开始就接受我的斯巴达式英才教育,成为对抗魔王军的王牌吧!]

    在宅邸的庭院中央坐着的吉克,叉着手像仁王(仁王”指的是哼哈二将、金刚。是安置于寺门或者佛坛两侧的一对金刚力士像。庙宇的守护神。这个词的的直译就是像金刚一样站立。用于形容威严地挺直站立、叉腿站立)般威严地站着,如此说道。

    【喵——!】

    【才不是“喵——”啊!回答应该是“是”哦!】

    【喵——!喵——!】

    对着作为初次的拍档说着这种胡来的话的阿库娅,吉克依偎了过去。

    【不行哦,还不能吃饭。……等,不要咬我的羽衣啦。那个是被称作神器的非常重要的东西啦……哇啊啊啊啊啊!—!等等,不能拿走那东西啦,求求你还回来!】

    做出一副了不起的往后仰样子的时候,被抢走了系在身上的羽衣,阿库娅反而开始去追吉克。

    那样的追逐战总觉得像是搞错了什么一样。

    直到吉克厌倦睡着之前,两人一直在庭中到处跑。

    【——吉克,不能和那孩子搞好关系哦。因为从那孩子身上,总能感觉到有一股邪恶的气息。那股气息我一点也不喜欢。】

    翌日。

    阿库娅对着和惠惠饲养的黑猫一起在暖炉前玩耍的吉克说到。

    【能与吾之使魔展开势均力敌的决斗什么的,吉克也是相当有一手嘛。】

    【啊啊,多么的惹人喜爱……呐惠惠,阿库娅,能让这两只小家伙接触一下吗?】

    在三人的守望中,两只小家伙纠缠在一起互相压倒着,轻咬着玩耍。

    【吉克,让它尝尝昨天我传授给你的God Blow吧!让那个邪恶的毛球知道你和它的格调的不同,拜服在你的支配之下吧!】

    握着双拳的阿库娅大声喊着,两只小家伙却又变得想睡觉一般在暖炉前卷成了一团。

    看到这个的达克尼斯,想摸摸它们却又怕吵醒它们,如此纠结着,阿库娅却一点也不在意地双手抱起了吉克。

    【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呢?正是今日,我不会再让你撒娇了哦?喂起来啦!起来和我特训啦!现在再哭着求我我也不会原谅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虽然能很好地尿尿但是却不记得去厕所的地方吗?】

    【为什么这孩子不会在砂子上解决啊!呜……呜……呐吉克,算我求你了至少上厕所的地方好好地记住啊……】

    对着没出生多久的白虎哭着的阿库娅边奔向浴场边请求道。

    ——然后,那一天的夜晚。

    【呐吉克。那件羽衣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哦?那并不是你的毛毯。给你代替用的毛毯啦,所以能不能快点还我!】

    夺走被阿库娅称为神器的那件羽衣,在床上代替了毛毯来用。

    【真是随心所欲啊。你养的宠物是多么的无讲理啊。】

    【只是还没有能做到沟通而已啦!从今晚开始我也要一起在这里睡,给这孩子印上我是它的母亲的印象!】

    说着这样的话,阿库娅在暖炉前摆好阵势,抱着装着吉克的箱子。

    嘛,想这样做就让她做好了

    【啊!你还没有小便吧?虽然我的羽衣有净化的作用,但那毫无疑问也是要遭天罚的事哦。为,只有这种时候不允许你撒娇哦。给我好好地说对不起!】

    抱着吉克的床,继续搭着话的阿库娅的声音传到的身后的房间里。

    ——终于,不知持续了多久这种日子后的某一天的下午。

    【吉克,今天天气非常地好呢。所以,虽然知道你想睡觉的心情。但是也该快听听我说的话;了,应该可以接受战斗训练了!】

    在庭院抱着吉克晒着太阳的阿库娅如此说道。

    【真的是,战斗训练也好魔王的杀手锏也好,怎么又没所谓了不是吗?作为猫派的我,就这样下去每天都很幸福哦。】

    【我是一点幸福都感受不到哦!这孩子,连在哪上厕所都还没记住哦?而且一点也不粘我。原本觉得是神兽的话应该会稍微睿智一点,但它现在是基本每天都尿床哦?】

    尿床么,但是,尿床我记得……

    【说起来,我听说过感到寂寞的孩子就会尿床这种事哦。那孩子,是不是因为见不到母亲所以感到寂寞了?】

    【……这孩子的话,明明给我搞了这么多的麻烦,这么薄情不客气的家伙会忘不了自己的实亲吗?真的是,何等薄情的孩子啊!】

    【不是我说,对着老虎别说这种不讲理的话啊。但是嘛,就这样养下去的话迟早会习惯啦。什么时候晚上不尿床了,就说明它把你当成母亲啦。】

    对着在草地上躺着滚来滚去,轻松的说着这种话的我,阿库娅说道。

    【等等啊!那样的话,我神圣的神器还要被继续玷污的意思吗?真的是,别开玩笑了真的是!呐吉克,你,把女神的神器当作什么了?这下只能降下天罚了。没错,尽管在这公寓里如此能让你撒娇,但现在就要给你以严厉的惩罚啦!】

    ——阿克塞尔的西边广阔的山岳地带。

    【为,这样真的好吗?】

    带着吉克过来的我们,以之前和白虎相见的地方为目标前进着。

    【我说了可以的吧?连在哪上厕所都不懂的笨蛋孩子求我都不要。一点话都不听,果然要饲养的话龙才是最好的呢。呐,在听吗吉克?虽然今天就要和你分别了,我可是开心得不得了哦?】

    对着我说着这样的事,走在我们前头的阿库娅,紧紧地抱着吉克不放。

    【……但是阿库娅,就算像这样回到那个地方,作为至亲的老虎也不一定就在那里哦,我个人来说的话就这样继续养下去,作为我的使魔的新郎我觉得也不错哦?】

    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已经产生了感情,达克尼斯和惠惠都在委婉地阻止着归还。

    但是……。

    【一定在那个地方等着哦。这是作为女神的直觉哦】

    听到阿库娅都这么说了,两人只好默默地继续走着。

    ——终于

    【你看你看,正如我所说的那样吧?】

    究竟在以前遭遇到白虎的地方等了多久呢,那只盯着地面伏下身,闭着眼睛不动弹的母虎。

    虽然不知道那是为何,但这只白虎一直确信着阿库娅会带着孩子回来吧。

    白虎接近了抱着吉克的阿库娅,微微睁开眼睛。

    在我们的注视下,阿库娅屈下身子,轻轻地把吉克放在地上。

    【撒,快给我回去吧。】

    抬头看着粗鲁地说着的阿库娅,吉克没有动。

    【……什么啊,很在意刚才我说的话吗?先说在前面,比起白虎,龙更好这个是玩笑话哦。要是感到稍微一点的恩情的话,长大后就给我去打倒魔王军吧。】

    如此说着的阿库娅不快地把脸转向另一边,对着她的羽衣,吉克像玩耍般地咬了起来。

    对着这样的吉克,阿库娅难以忍受地,紧紧地抱住了它。

    无法再看下去的惠惠和达克尼斯,都纷纷低下了头。

    还有,相互拥抱的一人一虎旁的白虎,慢慢地接近了她们。

    【撒,再见了哦吉克……吉克,差不多该放开羽衣了吧。呐,这不是你的毛毯啦!痛痛痛痛,喂吉克,把爪子立出来的话很痛欸!】

    看着不愿从阿库娅的羽衣那里离开的吉克,白虎像先思考一下一般停下了动作。

    ——作为吉克的母亲的白虎叼起了阿库娅后颈的衣服,就那样轻轻的提了起来。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和真先生——!和真先生——!】

    【这个笨蛋,别被一起带走啊!】

    【阿库娅——!等,请等一下,请想办法逃跑吧!】

    【站住,喂你打算把阿库娅带到哪里去?!】

    白虎。

    那是被誉为世界上最快的生物,不用说我们肯定是追不上的——!

    ——三天后

    被白虎的白毛沾满全身回来的阿库娅,带着一副疲劳的表情喃喃道。

    【我,下次还养宠物的话,还是龙比较好……】

    【哦,哦……】

    ——完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