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短篇 向着爆裂道的第一步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短篇 向着爆裂道的第一步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路过的路人C

    那个巨乳的大姊姊的脸,在厚重的兜帽下以前所未有的程度抽搐著。

    「那个,刚才你说了什么?」

    「我刚才说,请教我刚刚你用的魔法」

    我对大姊姊再一次重复了刚才说过的话。

    然后那个大姊姊,露出了比起我说让我征服世界的时候。

    比起我说让我成为巨乳的时候。

    比起我说让我成为魔王的时候,还要更加困扰的表情摇了摇头。

    「那个……。你看,刚才也说过了对吧?这个魔法实在是不推荐学的」

    …………。

    「那算了,教我怎么抓能拿来给晚餐加菜的小龙虾的方法就好」

    「不对,别用那种像是看蠢货的冷淡眼神看我!教你刚才的魔法这点事还是办得到的,该说是教了也没什么好处还是……」

    我看著慌张起来的大姊姊,

    「姊姊刚才使用的是甚么魔法呢?」

    「刚才的魔法?那个是通称『爆裂魔法』的,最强的魔法喔」

    最强!

    「作为人类最强的攻击手段,就算以神或是恶魔为对手,无论是什么对象都一定能给予伤害的究极攻击魔法」

    究极!

    「与之相对的,想要习得它不仅要花费庞大的技能点,而且如果与生俱来的魔力量过低的话就算习得也用不了,就算能使用这个魔法,由人类来使用它的话之后就会因为魔力耗尽而动不了……那、那个,有在听吗?」

    「我没在听。请教我那个魔法,我想使用爆裂魔法」

    我抓著姐姐的外袍,开始拼命的摇晃她,

    「怎么回事啊……。我本来只是想报答她而已,怎么却好像把她的人生搞得一团糟似的……」

    大姊姊说著这种话,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翌日。

    因为昨天使用过了爆裂魔法,所以大姊姊说今天再开始爆裂魔法的修行……

    「小妹妹,真的不重新考虑一下吗?」

    会合的地方是在古墓前。

    然后,大姊姊带我来到了离村里有段距离的荒地。

    「不要。我除了爆裂魔法之外什么都不想学」

    我的秒答让大姊姊小小地叹了一口气。

    「ㄇ、嘛,只是教魔法而已嘛。要学会爆裂魔法大概得花个十来年吧,到那时大概就会放弃了吧」

    「绝不放弃。我一定会学会给你看的」

    虽然对我的话感到退缩,大姊姊还是仔细地一个音一个音念出来开始了魔法的咏唱。

    「——好了,刚才就是爆裂魔法的咏唱哦。首先先看看能不能记得这个……」

    在大姊姊把话说完之前,我翻开了斗篷——

    「吾,真红的破坏神惠惠在此下令!以太古之真名,解放其原始之力!」

    「一开始就大错特错了喔!?破坏神啦太古之真名什么的,我刚才应该没有讲过才对!」

    就这样。

    从那一天开始,我和不知道名字的大姊姊开始了修行——

    「——吶小妹妹,我觉得咏唱魔法时还是别强硬地加入自己的原创台词比较好喔。确实小妹妹的咏唱很帅气啦。但那已经不是爆裂魔法了喔」

    「因为是红魔族所以想把红之类的台词放进去」

    被要求不要随意加入原创元素。

    「——小妹妹,不需要摆POSE的!那个姿势的话魔法会往奇怪的地方飞去的!」

    「鞋店儿子的大哥哥说过,没有决胜POSE的红魔族什么的才不是红魔族」

    「那个大哥哥是个怪人所以不能听他的话喔。要小心不要变成那样的大人喔」

    被修正了咏唱中的姿势。

    「——你看你看这是上级魔法<地狱火(Inferno)>喔!是用灼热的业火将周围燃烧殆尽的强大魔法喔。怎样?对这个有兴趣吗?」

    「一点都不。比起那个快点施放爆裂魔法,快让我看看今天的爆裂!」

    「小妹妹,爆裂魔法可不是烟火喔?就算学会了也不能碰碰地爆来爆去喔?」

    「我拒绝」

    面对顽固的我,大姊姊即便快哭出来也拼命地想说服我。

    「——小妹妹,传送和上级魔法组合起来可是对付大部分的对手都能起效的热门组合喔?」

    「Explosion!」

    「使用<光之剑(light of sabar)>这个魔法的话,根据术者的力量无论什么都能切开……」

    「Explosion!」

    「对了,不要爆裂魔法,炸裂魔法或爆发魔法之类的怎么样?无论哪边都是很强力的魔法……」

    「Explosion!」

    「求你了,听我说话!」

    在我练习帅气的咏唱方法时大姊姊终于哭出来了。

    ——然后。

    「我除了爆裂魔法之外没有习得任何魔法的意思。不管要花上几年,就算要等到我变成老太太为止,我也一定会习得爆裂魔法。」

    「吶,你到底是看上了爆裂魔法的那一点,能让你变得这么顽固啊?」

    对不知为何颤抖起来的大姊姊,我递出了一张纸。

    「请用这个咏唱施放爆裂魔法」

    「……又窜改咏唱了吗?魔法的咏唱啊,并不是为了提升威力,而是为了控制威力而生的。所以随便窜改的话……啊呀?」

    看了纸上内容的大姊姊,把手放到了脸颊上烦恼了起来。

    最后大姊姊开始咏唱起了加入我的改编的咏唱内容——

    「<Explosion>!」

    在这几天已经变得满是陨石坑的荒地上,又开了一个洞。

    「怎么回事……。为什么威力竟然上升了!?」(路人C:隔壁棚的格伦快来啊,这里有个即兴改编咏唱的天才在啊啊啊啊啊)

    看到了自己释放的魔法威力让大姊姊混乱了起来。

    「帅气的咏唱方法应该能让魔法威力上升哦」

    「魔法才不是那么单纯的东西啊!……小妹妹是个天才这点我已经明白了。不过,不能再随便改造魔法了喔?」

    「然而我拒绝」

    我的秒答再次让大姊姊快哭了出来。

    明明是一个打扮很漂亮的美丽大姊姊,却总觉得好像老是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

    「——那么,在开始修行之前,有个想让小妹妹见识一下的东西。虽然这么说但小妹妹还只是小孩而已呢。那个很可怕也伴随著危险性,所以也不能勉强你。怎么办?」

    「我家妈妈也很可怕所以没关系的」

    我说的这句话让大姊姊笑了出来。

    「待会要让你见识的东西,一定是比起你妈妈还要可怕上好几倍的存在喔?」

    「真的吗!我家的妈妈,在爸爸为了做奇怪的魔道具而跑去借钱的时候,会把他的头部以下冰起来然后在他哭出来以前都丢在森林不管,比这个还要可怕吗!」(路人C:母上大人强无敌)

    「……也对呢,你妈妈也是红魔族呢。跟你妈妈相比的话,应该是差不多一样恐怖的存在吧」

    跟妈妈比起来差不多恐怖的存在……。

    「是要去看魔王或邪神之类的吗?」

    「你妈到底多可怕!?……话说你眼睛在闪闪发亮啊,对魔王或邪神之类的有兴趣吗?」

    对像是想恶作剧的大姊姊,我用力地点了头。

    「等打倒了魔王之后,我想继承名号成为下一个魔王」

    「没办法继承的喔!魔王就如字面所述是魔族之王,并不是打倒了就能得到的称号喔!?」

    然后大姊姊突然露出了很有余裕的表情。

    「……不过,先不提魔王,邪神的话说不定你在不知道的时候有遇过也说不定喔?」

    她露出了奇怪的笑容如此说道。

    「那样的不可能哦。要是有邪神入侵村子里的话,村子里的人会立刻把祂捉住封印起来,然后当成村里新的观光景点哦」

    「我觉得红魔族别继续把神当成玩物比较好啊!」

    ——村子旁边的森林深处。

    本来应该是被禁止进入,有许多强大的怪物栖息的地方。

    被大姊姊带到这里来的我……

    「小妹妹,我们回去吧!拜托你了,是我错了!」

    「一击熊的肝和胃能够卖很多钱!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击熊全害怕地背对我们不过现在是好机会!把它们抓起来晚上吃熊火锅吧!」

    正在追著不知为何背对我们拼命逃跑的一击熊后头跑。

    这段期间内,由于击倒了要给晚餐加菜用的小龙虾所以等级似乎上升了。

    「吶等等,带你来这里只是想告诉你对付凶恶的怪物用上级魔法会比较好对付而已!谁都没有说要和一击熊战斗啊!」

    「没关系的,我觉得现在以谁为对手都不会输。一定能在关键时刻觉醒隐藏在我体内的破坏神之力的吧」—

    「所以说红魔族真是!难道大家都是从这么小开始就这样了吗!?」

    大姊姊惨叫了一阵后开始了魔法的咏唱。

    「<冰霜暴风(Freeze•Gust)>!」

    从大姊姊手里喷出的白雾将想逃跑的一击熊们一网打尽——

    「哦哦,感觉把这个也带回村里的话可以当成新景点」

    「才不会让你带回去喔!?刚才也说过了这只是为了告诉你其他魔法好用的地方而已喔!?」

    在那里的是头部以下都被冻结起来的一击熊们。

    看著动弹不得只能发出悲鸣的一击熊,大姊姊露出了少许得意的笑容,

    「刚才的是中级魔法<冰霜暴风(Freeze•Gust)>。看吧?持有大量魔力的人即便是中级魔法也能成为强力的武器喔。跟爆裂魔法比起来所需要的魔力消费也少很多,好好利用上级魔法和中级魔法的话,你一定也能成为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小妹妹,你在干什么!?」

    然后慌忙地阻止拿著木棒靠近一击熊的我。

    「难得让一击熊这样的大猎物动不了了,所以想给最后一击赚经验值。村里的大人也经常用这种方法来升级的。像这样冰起来然后给它最后一击,也有专门为此而饲养的怪物」

    「怎么回事啊!?吶,红魔族难道一点良心都没有吗!?」

    ——这样快乐的日子持续了好一段时间。

    不知不觉间,也到了大姊姊好像开始觉得厌烦的时候了。

    「吶小妹妹,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什么事?小龙虾的巢穴的话我可不会告诉你哦」

    「那个我没打算打听所以放心吧。……吶,红魔族在出生的时候就会制作他的冒险者卡片对吧?能让姊姊看一下那张卡片吗?」

    听到这句话,我把原本吊在胸前的冒险者卡片藏了起来。

    看见我这个举动的大姊姊叹了一口气。

    「果然呢。在可习得技能的栏位上,已经有爆裂魔法的名字了对吧」

    「才没有。我是个学习能力很差的小孩,所以还要花不少时间才能学起来」

    大姊姊对秒答的我举起了手。

    「<麻痹(Paralyze)>」

    不知道咏唱了什么魔法之后,我的身体就动不了了。

    「什么啊,想趁我动不了的时候想对我做什么吗。我会叫村里的大人过来哦。等回到家之后就向爸爸妈妈告状说有个黄眼巨乳的大姊姊对我上下其手。住手……快、快住手!」

    「只是要确认冒险者卡片而已!拜托你不要叫人过来!」

    虽然想抵抗奈何身体动不了,卡片轻易地被拿走了。

    大姊姊拿走了卡片后姊除了魔法,并开始小声地自言自语起来。

    「爆裂魔法在习得栏上……,啊咧?还跑出了其他我示范过的魔法技能!?哪里是什么学习能力很差的小孩啊!小妹妹,你只看了一次就把这些魔法全学起来了对吧!?」

    看到我赌气地把脸转向一旁,大姊姊露出了有点困扰的表情。

    「吶小妹妹,我还有非做不可的事要做,也有非去不可的地方。既然教会你爆裂魔法了,那我也差不多可以走了对吧?」

    「我不要。要是大姊姊走了的话,我不就再也看不到爆裂魔法了吗」

    露出了苦笑的大姊姊,弯下了腰和我对上了视线。

    「不是说了一定会学会爆裂魔法吗?如果你真的学会的话,一定能再看到喔」

    她这么说著,对我露出了微笑。

    「——那么就在这里分别吧。如果再继续往村子外头走会很危险,就不用给我送行了。……虽然总觉得我好像干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但这是小妹妹的人生呢。我不会再阻止你了,就随你喜好去做吧」

    看著往村里延伸的道路,大姊姊这么说道。

    虽然是很短的一段时间,但和大姊姊修行的每一天都很开心。

    拿到了食物,让我见识到了狩猎强大怪物的英姿,还让我看到了各种魔法。

    以及——

    「那,差不多要走了呢。如果小妹妹真的学会了爆裂魔法的话,大姊姊也想看一下啊」

    「那么,在那一天到来之前请别忘记我的事哦」

    「就、就算想忘大概也忘不了喔,名字也好做过的事也好或者是你的生存之道也好。看著你总觉得老是心惊胆跳的,要过上更平稳的人生喔?」

    那个让我见识了许多次的,让我一见钟情的那个魔法。

    「因为我将来的梦想是打倒魔王所以没办法和你约好会过上平稳的人生,但我跟你约好一定会让你见识我的爆裂魔法。所以——」

    我对像是知道我之后会说出什么似的,露出了苦笑的大姊姊。

    「最后再一次就好,能让我看看大姊姊的爆裂魔法吗?」

    有一天一定会,让你见识到我的爆裂魔法——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