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短篇 BD特典 爆裂红流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短篇 BD特典 爆裂红流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资源:鬼巫女酔歌

    翻译:游音

    那一天。

    在冒险者公会里的食堂迟迟地吃完午饭后,我们享受着短暂而悠闲的时光的时候,公会接待的小姐姐找上了门来。

    【打扰了,这里有和真先生的队伍的指名委托……】

    指名委托。

    这是只会给予拥有一定程度实力,名声响亮的冒险者的特别的委托。

    【指名委托吗?哼哼,看来我们也变得相当出名了呢。】

    【这是理所当然的吧?有本神在,不可能会不出名的啦!】

    达克尼斯和阿库娅会这么兴奋也可以理解,毕竟现在我们在这个城市里也算是屈指可数的实力担当。

    那样的话来一次指名委托这种事也是会有的吧。

    【想要我们完成的委托?嘛,毕竟是平时一直照顾我们的小姐姐的委托,我保证会不留余力的去完成……不过,咱们这可是有一堆上级职业的小队,价格可不便宜哦?】

    【你啊,不久前还是一副红着眼说着“求求李给我些委托吧”的落魄样子,现在还真敢摆出一副大爷样啊。】

    隔壁这个插嘴的阿库娅好烦!

    小姐姐稍作冷静的面向我,不知怎么地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支支吾吾的说道。

    【不是的那个,正确来说并不是指名和真先生的呢……这是指名那边的,惠惠小姐的委托……】

    随着话语我们的视线转向了依旧在和饭后布丁的一小块残留进行着战斗的惠惠。

    ——一个大型的台风,正朝着阿克塞尔接近中。

    从王城的气候占卜师那儿传来公会了的这么一个消息。

    【从阿克塞尔南边的海域,大型台风渐渐向北上移动着着,预计在明早到中午这段时间内城市就会进入台风的势力圈内。这样下去的话,会给城市带来巨大损失的!】

    以年中不断被台风光顾的日本人的感觉来听的话,这个世界里的台风应该归类于大型灾害。

    河川泛滥,还会遭遇农作物全军覆没这种惨痛经历,以及屋子被毁坏连城墙也会崩塌。

    而且,这个世界里还会有另一个问题。

    【台风来了的话怪物也会变得兴奋而更加活跃,城市里有必要加强防备了呢。】

    作为施政者的达克尼斯面带难色地喃喃道。

    在日本的时候也是,在我身边有那种听到台风来了就会变得很兴奋的家伙,怪物里也会有这种家伙啊。

    【喂和真,听到台风我总感觉兴奋起来了啊。】

    这里看来也有这种家伙呢。

    不过毕竟是水之女神,对于大雨到来的预告感到兴奋也是会有的吧。

    我蔑视着呼呼地鼻孔出气的阿库娅。

    【然后,这个台风和我们家惠惠有什么关系吗?你不会说要利用爆裂魔法的暴风对台风怎么样吧?】

    再次向小姐姐发起提问,但这次回答我的反倒是一脸意外的达克尼斯。

    【什么啊和真,你不知道吗?所谓台风,是掌控着暴风的大精灵暴走时才会发生的事哦?每年台风季的时候为了让大精灵不再发神经,招募厉害的冒险者可是每回都会做的事哦】

    所以说异世界啊。

    【……那个啊。所谓台风是大海上生成的自然现象,和精灵啥的根本就不会扯上关系的啊。这种程度的话,看来你连降雨的原理都不清楚啊。】

    所谓的台风指的是会在温暖的海洋上生成的热带低气压。

    对于科学还有学问都没有地球发达的异世界里的这些家伙来说,雨还有台风这些都被分类到神迹里了吧。

    所以说,小姐姐们能不能不要再以一副好可怜的眼神看着我了。

    ……阿库娅用力地扯了扯我的袖子,在耳边轻声说道。

    【和真和真,和地球不同,在这个世界里真的是由大精灵引发降雨的啊,自信满满地说出这种话的话会让人觉得挺羞耻的哦?】

    所以才说是异世界啊!!!!

    【——嘛综上所述,对手是暴风大精灵,这种时候就该轮到惠惠小姐的爆裂魔法登场了哦!】

    爆裂魔法是最强的魔法。

    释放爆裂魔法,这是没有任何属性而言,纯粹的魔力爆发,管你是灵体还是啥的,即使你是神魔,也必定能给予伤害。

    在平时没啥卯月的惠惠,在这种时候变得无比可靠。

    其他的冒险者们似乎都已经听说的台风袭来的情报,都向惠惠投来了满溢期待的目光,但是……

    【我不要。】

    不知兀自点头赞许了多少次的人群,都因惠惠的一言而石化。

    【……喂,突然搞什么啊,你要干嘛啊?平时这种关键时候的话总会又长又臭地讲述爆裂魔法的有用性,然后台风都还没到就甩开我们自己就跑出去了的!】

    【你把我想成什么了啊!请不要把我说成像战斗狂一样的家伙啊!不对,平时就把我当成添麻烦的人,危难当头就知道依赖我了,这种根性让我觉得很不爽啊!想要寻求我的力量的话,就给我悔改平日的所作所为吧。】

    看着突然脸色一沉把脸别到一边去说出这种麻烦事的惠惠,在场的冒险者们脸色都忽然变得铁青。

    【呐,呐,是我们错了啦,你的力量是必要的啊!以没有实体的大精灵为对手的话,普通的武器啥的卯月没有,再加上精灵的魔法防御力啥的也很高,同行的魔法使也拿它没什么办法,只有靠你了啊!】

    带着铁假面的男人的这番话语,让别过脸去的惠惠的脸庞震惊般的动了一下。

    【是啊,每次紧要关头你都最活跃的啊,不死族那次,还有机动要塞那次,每次的王牌都是你啊!】

    紧接着的这番话语让惠惠的嘴形缓和了下来。

    【是啊,这种时候才是作为红魔族最强魔法使的你该出场的时候对吧?让平时都看不起你的家伙们见识一下啊,爆裂魔法真正的力量!】

    惠惠默默地笑了笑,嘴形缓和了下来。

    【真的是,我的力量就这么必要嘛?就这么渴求本——阿克塞尔第一的魔法使的我的力量吗?】

    以依旧面向这旁边的姿势,惠惠用这种未完全肯定的语气说道。

    听到这种话的冒险者们继续想着这种“关键时刻”的话语。

    【那可不是嘛!呐,让我们也见识下啦爆裂魔法!】

    【给我们见识下爆裂魔法作为最强魔法的地方吧!台风算个卯啊!】

    【爆~裂!爆~裂!】

    【传开了脑子有毛病的女孩这种绰号是我们错了,以后会给你想个其他的外号的啦!】

    带着满脸笑容,惠惠站起身来,呼地拨开披风。

    【真是没办法!都说到这份上的话就附上以后对我尊重点的这个条件,让你们见识下吾之力量吧……喂!刚才最后说话的那个家伙给我站出来如何!】

    得意洋洋的脸突然就变回板着脸的样子了。

    看着和其中一个冒险者开始吵架的惠惠,我突然回想起过去的事

    【是时候别再给我传开这种奇怪的名字了啊!不然的话在你留守的时候就会被刚好路过的爆裂魔连带房子一同消灭掉……怎么啦和真,现在这可是大事哦。现在人家可是给了我改掉这种绰号的大好机会,这里不好好的让他们赎罪的话……】

    大致地安抚了下抓着大叔衣襟的惠惠,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家伙似乎也不是热衷于这种事的,强行要别人这么干也挺可怜的。不好意思只能请你另请高明了。】

    【怎么这样!就算说要找其他人,能有给予大精灵伤害这种水平的魔法使的话……】

    小姐姐被我这番话弄得十分困扰。

    看到此景的惠惠,说着“哎呀”地向着我抬起头。

    【没关系的哦和真。确实这些人的愿望如何和我没啥关系,但是如果大家无论如何都要拜托的话,老实的我也不是不可以去啦。不管怎么说这个城市里除了作为红魔族的我以外,能和大精灵五五开的魔法使啥的】

    【这不是有嘛!住在这个城市里的,还有一位红魔族叫做悠悠的……】

    说着,我指了指站在那边的桌子附近的,长着赤眼的少女,悠悠。

    在公会的一角的桌子上一个人叠着纸牌塔的悠悠似乎现在才注意到周围的视线。

    【欸?那,那个,为什么要盯着我看呀?我,我做错什么事了吗?如果叠纸牌塔妨碍到各位的话我会立刻收拾的……】

    看着说着这种话慌慌忙忙地收拾着纸牌塔的悠悠,冒险者们纷纷发出欢呼。

    【对了,这不是有能使用上级魔法的悠悠小姐嘛!】

    【说回来的话是的啊!如果是上级魔法的话应该也可以伤到大精灵的!】

    【欸】

    被冒险者们的话语惊到的红魔族有点不知所措,小小的透出声。

    从附近的冒险者这话中了解清楚状况的悠悠,眼睛闪着红光,站了起来。

    【嘛嘛,请放心交给我吧,被人如此拜托什么的就像红魔之乡时被求借钱时一样呢,如果我能做到的话请尽管拜托吧!】

    悠悠的欣然答应,让在场的冒险者们纷纷大声欢呼。

    看着这一连串的发展,达克尼斯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意图,【只有悠悠一人的话还是有些不安的,如果惠惠真的这么不愿意的话,那么就再去拜托维兹如何?她除了能发动上级魔法以外,也和惠惠一样能发动爆裂魔法。我想应该能成为十足的战力。】

    【欸……?】

    听到这话惠惠声音变得小了。

    【对啊,还有维兹小姐在啊!那么赶走台风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嘛!】

    【有能够帮上忙的红魔族悠悠小姐在的话就安心了,那么帮不上忙的人就不需要了呢……喔,你在干嘛!】

    【谁没用你倒是说清楚啊!说回来你们别那么轻易就放弃了啊!?在爆裂魔法这里本法师可是最强的,带上我的话可是能发挥作用的哦!!】

    维持着抓着某个冒险者的衣襟的状态的惠惠如此吵闹了起来。

    对着这样的惠惠,阿库娅拍了拍她的肩膀,一脸无邪温柔地笑着说道。

    【真是太好啦惠惠,不用接自己讨厌的委托!后面的事就尽管交给我们把!】

    【太**是我错了啦,求求李们带上我好不好!!】

    【现在,狂暴的台风正向着这个城市席卷而来!各位居民,请尽快回到家中并锁好门窗!】

    冒险者公会的职员通过广播通报全城,我们则是和其他的冒险者一起向着城外进发。

    【虽然有很多想说的,不过最先要问的还是这个狂暴的台风到底是怎样啊。】

    【狂暴的台风就是狂暴的台风哦。今年暴风大精灵似乎心情很不好呢。】

    已经不想再被卷进这个世界里的大新闻了,我现在只想这么说。

    【呐,现在是无论如何都要去赶走台风吗?】

    【是啊?看大家装备就知道了吧?】

    除了我以外的冒险者。

    他们全都……

    【为毛你们都穿着泳装啊?!】

    【真是蠢啊和真,和台风作对手穿着铠甲是要怎样啊?对手可是风暴大精灵,主要攻击手段是水和风哦?而且风暴大精灵喜水所以决战场所可是有水的地方哦。为了避免溺水就得脱掉盔甲穿上泳装呀,这一切都显得很合理,不是吗?】

    嘛姑且是接受了。

    不过啊,虽然是接受了……

    【惠惠还抱着这么个游泳圈,这真的不是打算去海边玩吧?我们是去怼大精灵的是吧?!】

    【这不是废话么,恐怕决战舞台还是城市附近的湖哦。为了浮在水面上咏唱魔法才带着这个木制救生圈的吧?和真啊,别整天都一副胡闹的样子稍微认真一点嘛。接下来我们不干点什么的话,阿克塞尔可是会损失惨重的哦?】

    只有我一样穿着平时的衣服的阿库娅说的这两番话,引得周围的冒险者们纷纷点头。

    到底是为什么呢。

    各自拿着救生圈穿着泳衣的家伙,为什么在训斥我叫我认真点呢?

    不过,嘛……

    【有幸能看到维兹的泳装,也就算了吧】

    【这种话敢说出来才是和真啊,我没穿泳衣真是太好了呢,不然都不知道要被多下流地盯着呢。】

    放置了满嘴跑火车的阿库娅,我盯着穿着黑色比基尼的维兹。

    穿衣显瘦这个词用在维兹身上就是恰到好处,平时一直穿着土气的长袍,我觉得即使换成露出度更高一些的衣服就能让店里经营状况更好一些的……

    【那个,和真先生,这样目不转睛盯着我的话我会感觉有些困扰的……】

    【不用在意我的】

    【才不是不用在意啊,你这家伙这次啥都没干就给我呆到一边去啊!】

    那样说着,阿库娅对着我做着一边去一边去的手势。

    【喂我说啊,无事可干这不是彼此彼此吗?你不也是没有对恶魔和不死族以外的攻击手段,和我一样是拉拉队么。】

    但是听到我的抱怨,阿库娅反而把鼻子抬得更高了。

    【真是笨啊和真,对方可是操控暴风雨的大精灵哦?那样的话,就是能操控水的我出场时间了,这还用说吗?暴风雨和水的相性可是爆表的对吧?虽然这可能对不起惠惠,但这次就由本女神来镇压这个暴乱的精灵吧!】

    正当我烦恼着如何不让这个一脸得意地说着这种话的阿库娅做多余的事的时候。

    【不过啊,被冒险者们这样盯着自己穿泳装的样子心情一点也说不上好啊。惠惠和悠悠快躲到我的背后!维兹也是,如果觉得害羞的话就披上我的披风吧。】

    说着,穿着白色连衣裙的达克尼斯插入到了冒险者们和惠惠之间遮挡着他们的视线。

    但是说着这种话的达克尼斯,脸颊却变得稍红,眼睛发花地留意着男性冒险者们的视线颤抖着身体。

    抛开一如既往变态的达克尼斯,我在身旁某个冒险者的耳边轻轻说道。

    【呐,难不成每年都有这种活动吗?难道说,不得不怼那个暴风大精灵的时候每次女冒险者们就得穿着泳装吗?】

    【那可不咧,每年这个时候暴风大精灵先生就会这样搞。……现在虽然搞得有模有样的,最初可是很辛苦的啊知道吗?为了给抗拒穿上泳装的女冒险者们展示足够的说服力,所有男性都得穿着泳装去展示有用性,那可真是,闷热到不行的样子呐。】

    这些家伙们也是一直努力到现在呐……

    但是给暴风大精灵加上先生这词还是免了吧。

    【说起来,这次同行的魔法师三人都和和真你挺亲的不是嘛?强力一击就拜托啦,我可是很期待的啊!】

    【有必要强力一击吗?暴风大精灵有个啥万一的话明年会没了哦?早知道就不故意去激惠惠,只让悠悠和维兹来就好了。】

    男人缩起身来,轻声说道。

    【迷失自我的暴风大精灵先生受到某种程度的伤害之后就会恢复正常了。但是在那期间,到那为止根据累积的伤害量会引起某种现象的。】、

    【某种现象?】

    他在我耳边说道。

    【作为攻击的回礼,它会挂起猛烈的强风。强风的威力以至于,超越春之大精灵,第一阵春风先生那绅士般一阵优雅的强风——是能把身上所有东西都会吹走,这种强度呢。】

    那样的话是不是不带惠惠更好一些啊?

    像回答我的疑问一般,男人小声地说道。

    【也就是高概率走光啦】

    好!我也决定要叫暴风大精灵先生了!

    在阿克塞尔附近的平原上,向着南边进发着的泳装军团。

    这是,为了从袭来的台风手中守护住城市而赌上性命前去挑战的冒险者集团,而并不是一群变态在大转移。

    虽说并不是……。

    【不过还真是不可直视的画面呐】

    【哎呀,连我都没说啥你就闭嘴啦!别人看来虽然很像一群神经病,但是认真地说这群家伙穿的什么啊这样可是不行的哦?】

    【这么说出来了这不就说明你也这么想嘛,这可是一群不成气候的人只有表情是认真的,穿着泳装草鞋带着救生圈在徘徊着哦。超现实也得有个度吧,如今我都想着要是把把魔导相机借来就好了这么后悔着呢。】

    在集团尾部悄悄对话的我们的后头,达克尼斯倾着头靠了进来。

    【怎么了和真,你好像是第一次参加和暴风大精灵的战斗吧,有什么在意的事情吗?】

    【不,嗯,嘛。那个,就是觉得大家都很有干劲呢。】

    听了我的话,达克尼斯认真的点了点头。

    【唔,因为如果不阻止暴风大精灵的话城市就会损失惨重吧,如此的话,大家才这么有干劲吧。】

    达克尼斯正经地,像贵族一般堂堂地说道。

    如果不是一副穿着泳装拿着救生圈的样子的话应该会更正经一些吧。

    【真的是,穿着红魔族传统的耐水装备却凸出这种不检点的样子是想怎样啊?这深蓝色能让我们和水同化,这特殊素材也能少量提升我们对水的抗性。悠悠应该要更瘦一些才行!】

    【就算你这么说发育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吧!我也不想这么显眼的呀,能换的话我也想保持像惠惠你这样敏捷的身材呀】

    【好啊,看来这是暴风大精灵前的热身运动呢!放马过来吧!】

    在这么胡闹的我们的前面的是,在腰间套着游泳圈活像孩子一样的走着的惠惠,还有被她恐吓着的悠悠。

    说是红魔族的耐水装备,两人穿着的却是死库水。

    不用说肯定是哪个从日本来的傻瓜传开的吧。

    不对,傻瓜还是言过了,这个陌生人真的是good job啊!

    就在这时

    【下雨了……】

    伴随着某人的嘟囔,天上开始哗哗地下起雨来。

    也就是说存在于我们的前方吧,暴风大精灵什么的。

    说起来风也比刚才强了许多。

    而且伴随着多云的笼罩给天空抹上了一层暗淡,从远处响起了雷鸣。

    掌管暴风的大精灵。

    它,就在前方吧。

    大雨的势头越发变强,在此之中突然变得狂风呼啸。

    简直就像是警告不允许再向前进一般,在这种大自然的惊异的面前,我们的步伐,终于是停了下来——

    【呀——!?】

    一个女冒险者突然发出了悲鸣,大家一同看了过去。

    见到的是穿着比基尼泳装的女冒险者像是很羞耻一般地屈着身体。

    可能是扣松了的缘故,刚刚突如其来的狂风似乎让bra变得大事不妙。

    周围的女冒险者们则是慌慌忙忙地给她披上披风。

    【你们这群家伙,可别因为这种程度的暴风就瑟瑟发抖啊!】

    【【【【【哦哦哦哦哦哦!!!!!】】】】

    不知道是谁发出的提升士气的话语,包括我在内的冒险者们猛地嘶喊起来——

    ——加强了警戒继续向平原前进的我们,终于看见了一个巨大的湖。

    周围早已化作了飓风领域,根本不需要担心没有眼福。

    说回来,湖中央的那个是……?

    【和真,先让本女神去劝劝这个大精灵吧?跟其他冒险者们说下,让他们别刺激大精灵吧?】

    【嗯嘛,那也可以,不过啊,那是啥啊?怎么感觉空中飘着个漂亮的小姐姐啊,难不成那个就是暴风大精灵吗?】

    【是啊?那正是水精灵的远房亲戚,掌管暴风的大精灵。精灵本是无形的,是会变成人们所想所描绘的姿态的哦。暴风和水之间有着可断又不可断的关系哦。肯定是因为人们在暴风这个词中联想到了美丽动人聪明伶俐清纯无邪的水精灵啦。拜其所赐暴风大精灵才也会化作那种姿态的啦。】

    察觉到了这个比在不经意的抬举自己的眷属,我不禁觉得眼前这个大精灵的清纯无邪有了一丝违和感。

    如果这都算的话那离家出走的大姐是不是也算啊。

    听闻是暴走的了大精灵,此刻却浮现着一副慵懒的表情,搭配上蓝色通透的波浪发型,让人不经意联想到陪酒的大姐姐。

    在她面前的则是蜂拥而至的冒险者们。

    制止着如此的冒险者们,阿库娅走到了大家的前方。

    暴露在豪雨和狂风之中,阿库娅像祈祷一般双手交叉着,作着毅然的表情,凝视着位于湖中央的暴虐狂气的精灵。

    就像是从神话世界中脱离出来的这副姿态,是从平时那样的阿库娅身上无法想象出来的,神性一般的东西……

    在很快便回归到了平静的大家的面前,阿库娅以交叉着双手的样子向前走着,像献上祈祷一般闭着眼。

    【汝,作为吾之远戚而存在的暴风大精灵哟……水之女神阿库娅在此下令。平息你的愤怒吧……保持如静水一般的平常心,抑制住狂暴的内心吧。撒,如果你还仰慕着水之女神的话,现在立刻停下风暴……】

    以不输于狂舞的暴风般的声音传令的阿库娅,总算是浮现出了平静的笑容——

    突如其来的狂风从我们身下卷过。

    阿库娅则是摔得脸朝下的样子,看来暂时是动不了了。

    对着这样的阿库娅,大精灵竖起了中指。

    【……暴风大精灵什么的明明只是水之大精灵的下位替换一般的存在才不高级啊!看我不把你抓回家当大风扇!】

    摔了个狗啃泥的阿库娅当场蹦了起来,再次向湖走去。

    本来的话应该是要阻止她的,不过水域是那家伙的领域,就这么随她喜欢吧。

    降着豪雨吹着暴风。

    他们却像不把自然的威胁当回事一般,不知死活的男性守护着魔法使,向着暴乱的湖中飞奔而去。

    【不会游泳的家伙能浮着就行了,只要记住要分散开来就行了!死也给我守护好魔法使!】

    交叉着双臂抵挡着从正面袭来的狂风,男人如此嘶喊着。

    啊啊,是么。

    【你们这些家伙今年就好好期待吧!要问为啥今年可是会返还两发爆裂魔法以上的上级魔法的分量啊!这三位大手笔同时出招的话,大概会是有史以来最大级别的返还哦!】

    在场的可都是男子汉啊。

    为了那一瞬间的希望,连性命都可以赌上的男子汉啊!

    不过,这种心情我也明白啊!

    【魅魔服务虽说最棒,但是偶尔还是想看看真品啊!而且今天维兹穿的还是比基尼!这可以说是高概率事件了!】

    在场仅仅一人,穿着衣服的我鼓励着周围的冒险者,一边脱下了自己的衣服。

    只剩下一条胖次的我向着暴乱的湖中奔去,套着泳圈灵巧地狗爬式向惠惠游去。

    浮于湖中央的大精灵,在陆地上发射的魔法可谓是届不到。

    所以,必须得像这样游泳靠近吧……

    【喂惠惠,我会想办法吸引大精灵注意的,你去陆地上等着吧!】

    【我,我知道了!但是敌人是大精灵,攻击无效的情况下你要怎么吸引它的注意力呀?】

    没有回答惠惠的疑问,我换成自由泳式向着大精灵的下方……!

    【啊啊,和真,来得正好!抱歉,能帮我一下忙不!!】

    游过去的途中,拼死抓着救生圈,一副要沉的达克尼斯出现了。

    【你这个T能不能有点用了,现在可是你作为十字骑士登场的时候啊,为毛你这家伙每每到了boss站就变成废柴了啊!】

    【别别,别说的这么无情啊!至今为止我都没有游泳的机会,像这么暴乱的……!】

    没有办法,拉着这个死命抓着救生圈的达克尼斯到了岸上去之后,不由得感觉战局的走向变得奇怪了起来。

    【喂,这次的大精灵先生和平时好像有些不同啊?似乎比往年更加狂暴……】

    不知道是不是对自己游泳没有自信的冒险者,在陆地上避难的男子不安定的抱怨着。

    放眼望去,大精灵的周围席卷着狂风,湖中央几乎都化成了漩涡。

    说起来大精灵的样子也很怪异。

    吹飞了靠近自己的冒险者,而女冒险家发出的魔法,则是毫无抵抗地接下了。

    所谓精灵,若非附魔魔法之后的武器和魔法的话,是无法造成伤害的。

    但是,像这样只有魔法攻击才毫无抵抗的接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再次奔向湖的我,正思考着有没有把这异常行动着的大精灵吸引过来的方法。

    就在此时。

    在湖的中央,冒险者们纷纷向着陆地游去。

    在人群中,我看到了维兹和悠悠的身影。

    【喂怎么了!为什么大家都跑了啊?】

    【啊啊,和真先生,游到湖中央的阿库娅大人,似乎开始和大精灵吵起来了……然后,湖中央就变成无法靠近的状态了……】

    那个笨蛋为什么每次就会干这种多余的事情啊!

    【那个笨蛋我会把她带回来的,你们就回到陆地上待机吧,顺带一提大精灵我也会带过去的!】

    【我,我们知道了,祝武运昌隆!】

    背对着向陆地游回去的维兹她们,我以蛙泳式缓缓地向着湖中游去——

    【给我稍微适可而止一些啦!!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啊!?】

    【ββγ,∑βαα】

    【蛤——!?你给我再说一次试试!】

    【ββγ,∑βαα】

    【你再再说一次试试!我可要降下天罚了哦!?】

    在湖中央,浮在空中的大精灵和只有头浮出水面的阿库娅正激烈的口战中。

    【啊,和真!呐你听我说,这孩子可真的是太过分了!口舌恶毒也要有个度啊!】

    【Ω∑ΩΩβαβα……】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欸不是,我说,大精灵到底说了个啥啊?

    阿库娅对着发出迷之言语的大精灵哭闹着,我突然陷入思考。

    【喂阿库娅,你是可以和大精灵先生对话的对吧?】

    【为啥要给这个口舌恶毒的孩子加上先生啊完全不懂!嘛意思的话姑且是能沟通到的】

    【αααα……】

    【你说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不知道又被说了啥,我向着激动的阿库娅做了“过来”的手势。

    然后以只有靠过来的阿库娅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喂,能不能想个办法把它引到陆地上啊?到陆地上的话惠惠他们已经做好魔法咏唱的准备了。如果能把它引过去的话……】

    【原来如此,要把这个可憎的精灵化为亡灵是吧!】

    谁说过这么过的话了!

    【我知道啦!虽然刚才口舌战小输一筹,但是这次的话……!】

    这个家伙,口舌战居然输给了暴走中的精灵了吗

    不行了,已经只能想到败北的未来了。

    【喂阿库娅,如果要口舌战的话就得这样说……】

    听了我小声传达的话,阿库娅“嗯嗯”地点点头。

    【喂我说你啊,这个男人可是说你是……那种在郊区的店里当陪酒女,而且是那种用旧了的阿姨一样的东西哦——】

    ——以猛烈的态势抓着游泳的阿库娅,我回了下头。

    【喂,不能再快了吗!大精灵先生已经怒火中烧了啊!】

    【这已经是马力全开了啦!但是稍微让我有点失望了啊!该说不愧是和真啊,平日就会发表这种弄哭女孩子的言论!】

    【喂住口啊!这样下去又会流出去奇怪的谣言的啊!?】

    托像金枪鱼般高速游泳的阿库娅的福,离陆地只有一点点距离了。

    在那边的则是早已咏唱完魔法的惠惠她们。

    我拼命抓着阿库娅的后背,向着陆地那边高声喊道。

    【喂惠惠!准备好了吗!?打起精神来!你的压轴时刻到了!先是悠悠,接着维兹,最后再到你,按着这个顺序施放魔法吧!】

    然后就是等着该等的福利了。

    【那样也没问题啦!但是我似乎听说暴走中的大精灵受到的魔法攻击,恢复正常的时候会把受到的分全都还来这种事情!比起一次性三发,是不是先来一发看看情况会比较好……!】

    对着如此回话的惠惠,我大声喊道。

    【笨蛋!你这样也算得上是冒险者吗!害怕敌人的反击是闹哪样啊!】

    被大精灵追击着的我不假思索地怒道。

    总算是以摔着的样子回到陆地上的我们,向着惠惠极力争辩道。

    【我听说每年暴风大精灵先生都会暴走的!那样的话,就得由我们亲手在这作出终结!不能再这样下去,让台风在造成更多的人的悲伤了……!】

    【和真……!……不,不,虽然刚才一瞬间接受了,但是,如果这样的话,先由悠悠一发打回正常,之后我再用必杀魔法完全讨伐掉不也可以吗……】

    就在此时。

    【真是看错你了爆裂丫头!我还以为是你的话就会正面接受挑战的!】

    听了我们的对话,某个冒险者飞来了这么一句斥责。

    接着,更多的冒险者接连高声说道。

    【啊啊,还以为你是比谁都鲁莽比谁都乱来的家伙,阿克塞尔里最不怕死的呢。现在又是何等的窝囊!害怕敌人反击,缩成一团?真是太失望了!】

    【什,神马!说的是啊,大家都这么想的话,那就不用多说在这里直接把它打倒就好了嘛!】

    冒险者的挑衅让惠惠赤眼红光尽显,悠悠则是陪着她向前走去。

    目送着这样走去的红魔族,我向两位冒险者竖起了大拇指。

    然后,便抓住了到处游荡的达克尼斯。

    【拜托了达克尼斯,现在正是你出场的时候了!如果惠惠她们没有打倒大精灵的话之后可是会遭遇史上最大的回礼哦。那个时候就靠你保护好大家了!】

    【尽管交给我吧!boss战里起不了作用这种污名现在我就要洗清!】

    就是这种气势,请多指教了工口担当!

    ……如此,我看着站在前方的达克尼斯时忽然想到。

    这家伙的泳装,这不是连衣裙么。

    那样的话就算吃了强烈一击也没走光不是嘛。

    倒不如说这货站在前面挡着其他人了。

    【喂达克尼斯,给我等……】

    在我想喊停的时候。

    一反常态专注的悠悠,目放红光拄着法杖。

    对着她视线的,则是向这边压迫而至的大精灵。

    【父亲,母亲……!我第一次如此感谢被生在了红魔族!我,现在被大家所拜托着!【lighting strike(打雷)】!】

    这一击,恐怕是注入了全部魔力吧

    维兹支撑着喊叫的同时脱力倒下的悠悠,抬起了头。

    看到的,是大精灵被从天而降的闪电击中,身体剧烈的震动起来。

    伴随着的是暴乱的大精灵的身体变得透明了一些。

    【那么紧接着就由我来!不能再让城里的人们再这样苦恼下去了!【explosion】!】

    紧接着的维兹释放的爆裂魔法,连吹舞暴虐的狂风也被摁回向大精灵方向突刺回去。

    伴随着轰响湖中激起了巨大的水波,但是就连确认大精灵状况的余裕都没有……

    【以吾之力,以吾之名,予暴风大精灵之终焉!好好品尝这赤红之奔流吧!【EXPLO——SION】!!!!!!!!】

    似乎是因为要为大魔法的三连发献上谢幕,带着异常高涨的情绪惠惠发出了终结的一击。

    ……看到此景的我,说真的开始担心了起来。

    这个,大精灵先生真的不会直接没了吗?

    不对,我也听说过作为冬之大精灵的冬将军就算吃一发爆裂魔法也不会被打倒这种事情。

    大概是没事的……!

    【应该是,没问题,的吧……】

    然后,在还是老样子的豪雨中爆发般卷起的降水中,视线终于清晰了起来……

    【哦哦!顶住了!大精灵先生顶住啦!!!】

    在那的是,没有了刚才那般愤怒表情而是变得平静,变得透明的大精灵。

    确认了这一点的我,和其他冒险者们一同欢呼起来!

    看到这一幕,照顾着悠悠的维兹露出一副不甘心的样子。

    【那个,最后一击明明没有打倒大精灵,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开心呀?】

    倒在地上的惠惠,向我们吐槽道。

    说回来,为啥连达克尼斯都这么开心呢,或许在她看来非常期待着强烈的一击吧。

    但是,现在不是在意那种小事的时候,接下来才是正片!

    不快点吧达克尼斯摁下的话……!

    【大精灵先生在笑?】

    不知道是谁小声说出的这一句话,让大家这才注意到。

    大精灵微微低着头像是向这边道谢一般。

    能注意到的话,暴风也已经收回去了,大精灵浮现出一幅平静的表情。

    ……啊啊,原来如此。

    【那孩子,吸收了太多滞留在海上的魔力之后压制不住自己了呢,毕竟精灵的生命源泉是魔力嘛,受到伤害的话就得用魔力去修补身体。】

    看着此景的阿库娅如此说道,那么之前无防备地抗下魔法攻击这件事也可以理解了。

    那个大精灵,是为了消耗每年剧增的魔力才跑到这里来的吧。

    【γ∑γα?α,△βαγ!】

    一脸温柔的大精灵,言语着我们无法理解的语言。

    【咦?作为帮忙消化过量魔力的回礼啥的?又不是什么大事别在意也可以的嘛。但是嗯……如果你无论如何都要让我们收下的话,那也没问题哦?】

    经过阿库娅翻译的迷之语言,让我们更加确信了。

    回礼。

    没错,恢复正常的大精灵让我们能沐浴在强风之中这件事,正是她给予我们的回礼。

    大精灵向着这边,伸出手。

    那个,回礼——!

    【Sacred Break Spell (神圣解咒)!】

    在大精灵释放的瞬间,阿库娅解开了魔法。

    大精灵的回礼啥的,经过阿库娅的处理后直接被消除了。

    【等会我说你啊,说是回礼这是想干嘛啊!刚才是放了超强的风了对吧!】

    【β,β∑Ωβ】

    【喂,是谁ky了啊!一边说着回礼一边释放攻击是在耍我吗!?】

    在ky的阿库娅面前,男性冒险者们呆呆地站着。

    【αααα……】

    【呐,为什么这个城市的冒险者们看起来都这么可怜啊?帮你们挡住奇袭了应该是有要感谢我的事才对啊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吗?】

    向着暴风大精灵许愿,而这样的愿望没有得到实现。

    【βΩ,γγγ……】

    【呐,好像,说着啥让我传达明年也拜托了这种话啊】

    这边才是,明年也请多指教了!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