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短篇 感谢祭特典 阿库娅大师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短篇 感谢祭特典 阿库娅大师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翻译:游音

    【大师!这不是阿库娅大师嘛!】

    我和阿库娅行走在大街上的时候,一位装束优美的绅士如此说道。

    ……阿库娅大师?

    【啊啦,那个什么家的人,这真是奇遇啊。】

    【那个什么家……。阿库娅大师,今天这要是去哪儿?实际上,本家的主人问阿库娅大师的下一张画还没好吗,如此每日一心期待着……】

    称为阿库娅为大师的这个人,似乎是在哪个名门的工作的执事。

    【就算一心期待我也只会感到为难啊。我只是因为损坏了你们的画,作为赔礼才画的啊,所以再怎么给钱我也没有想画的意思啦。】

    【那个请无论如何也想想办法!大师的画,其他的贵族那里也是好评如潮……。谢礼的话,如果可以,除了钱以外的其他也是可以考虑的……】

    【喂,喂阿库娅,这是怎么回事啊。完全不明白什么回事所以给我解释下吧。】

    跟不上对话的我如此寻求着阿库娅。

    【最近,教会了附近的孩子打棒球,然后一起玩耍不是吗?那个时候我打出的超厉害逆转击,把了不起的人的公馆的窗户给打烂了,连在那装饰着的画也打烂了。】

    【然后大师因为没钱去赔偿,说作为赔罪画点什么吧这样……虽然如此,但花了很长时间画出来的那张画,是可真是美极了,现在已经被当成了传家宝……】

    很了不得但又很不了不得。

    不过,轻易画出让贵族赞叹的画还真是厉害啊,但是弄坏别人家的画的理由就是这个啊,你这家伙……

    【不管怎样,并不是画家的我是不会收钱办事的。现在,我必须要去那个没人光顾的魔道具店去好好嘲笑一波,所以画画这件事就这样拒绝了。】

    【怎,怎么这样……阿库娅大师,我可不会就这样放弃哦……!】

    那个绅士,不甘心地离开了。

    【你,那么会画画的话接受也没关系吧?】

    【才不要啊那种事。我可是女神大人哦?大司祭哦?这种工作可是会怀着自豪这种东西哦。万年不想劳动的家里蹲是不会明白的!】

    把阿库娅弄哭吧,带着这样的想法,我揪起了她的时候,想要阻止这件事的某个人影现身了。

    【师傅!这是怎么了,师傅!?那个男人是怎么回事?是暴汉吗!?】

    【啊,是弟子啊!这个男人,是想要加害于我的邪恶存在哦!干掉他!用你那自豪的力量干掉他!】

    【交给我了师傅!】

    【喂!给我……!】

    ——我对着突然现身,向我袭来的阿库娅的弟子什么的家伙,用生命吸收吸到他变得无法动弹。

    俯视着被吸收了魔力,魔力见底无法动弹的男人,我吞吐着粗暴的气息。

    【这,这家伙到底算怎么样啊!师傅又是什么鬼啊!别给我说着正当的话去教唆别人啊!】

    【这个人自称是我的弟子的人哦。似乎是个雕刻家,我之前去维兹的店里打发时间的时候在她的店门那儿刻下了阿库西斯教神圣的标志,被说“这是多么美妙的本领!”什么的,就多了个弟子了。】

    【别,不要这样啊,这样的话维兹会连店都进不去的吧!你这家伙,别给我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到处转悠啊!又不是什么阿猫阿狗,也是时候投身进自己感兴趣的职业里改改自己习惯会比较好哦。】

    【你这家伙才是,是时候,该改改自己对我的认识了吧。你当本女神是哪里来的谁了?我的职业和名字,说说看啊。】

    【搞笑艺人阿库娅小姐不是吗?】

    【大司祭阿库娅大人啊!朝你脸上来一发神之拳哦!】

    阿库娅激昂着,正当我想揪起她的时候。

    从我们身边跑过的一个女孩子,突然摔倒了。

    以非常完美的态势地滚了几圈,膝盖和手腕之类的地方完全擦得剥皮了。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像极了某个哪里来的谁平日经常哭泣时发出的哭声,女孩子抽抽搭搭地哭着。

    见到此景,阿库娅上前弯下身子。

    【Heal(治愈)!……瞧,已经不疼了吧?来。站起来吧。明明有这么可爱的脸蛋,哭起来就糟蹋了不是吗?】

    阿库娅做着这种,真的像是大司祭会做的事……。

    【唔……呜……】

    【真是的,真是拿你没办法呢。看好咯?现在我给你展示下我的珍藏秘技哦。看,从这个手帕之中,居然……】

    对着仍未停止哭泣的女孩子,阿库娅似乎打算用演艺让她停止哭泣。

    ……阿库娅罕见地做着像是大司祭的事。我也去帮帮忙好了。

    我背对了她们俩,走到了附近小摊的店主那儿,正打算买串烧的时候……

    【你——看,珍稀保护怪物——薄羽紫赤白蝶居然这么大量的出现了!】

    【大姐姐好厉害!好厉害啊!好……。……真,真的……好厉害……】

    我慌忙回过头去,那儿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

    【喂这位小姐,刚才那个再来一次吧!】

    【大,大姐姐,我也想再看一次……!】

    【再一次!】【再一次!】

    【为难啦!这样搞得人山人海的我很为难啦!我是大司祭所以被要求表演技艺也只会感到为难啦!】

    我觉得你果然还是转职吧。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