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短篇 Re0&素晴合作短篇 蕾姆篇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短篇 Re0&素晴合作短篇 蕾姆篇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翻译:GTX3001 无口控@信赖

    那一天…

    我回到大宅时,不知何故出现了一位女仆。

    那是一个娇小可人,浑身散发著宁静的氛围,蓝发的少女。

    「啊,欢迎回来,和真。真是的,你不是说好和我去一日一爆的吗,怎么就不见人了?」

    就在我的注意力被那个女仆吸住,整个身子陷在沙发里的惠惠噘起嘴对我抱怨。

    一日一爆是这位萝莉魔法师坚称自己一天不做就会死掉,一个蠢爆了的日常活动。

    虽说本来负责把她背回来的应该是我啦,不过看来她已经完成今天的份了。

    「蛋黄酱用光了,所以我去买了点回来,顺便也把今天晚饭的材料搞定了。今晚我会负责做饭的,拜托放过我啦。」

    在我把买回来的食材一一放到桌子上的同时,蓝发女仆小声嘟哝了一下。

    「蛋黄酱……」

    「蛋黄酱怎么了?话说,为什么会有个女仆在这里啊?」

    我向陷入沉思的女仆拋出疑问,只见她一脸诧异地回答。

    「不,我只是想起了某个很喜欢蛋黄酱的人…所以这个世界也有蛋黄酱呢,嗯…」

    「这个世界?」

    这个说法简直就像是说她来自别的世界一样,稍微使我有点在意。

    「和真,让我为你介绍吧,这位是蕾姆。我放完爆裂魔法,趴在地上休息时,正好碰见了路过的她。据她所说,她好像陷入了甚么麻烦当中,为了帮她一把,我就带她回来了。」

    「在我看来,陷入麻烦当中、被带回来,还有需要帮忙的人,不管怎么想都是你吧!真是的,自己一个去放爆裂魔法,你到底在想甚么啊?要是那个女孩没有经过的话,你打算怎么办啊?」

    这家伙每次放完爆裂魔法,都会陷入魔力耗尽、浑身乏力动弹不得的状况。

    惠惠这家伙虽然动不动就爱生气,还有一堆让人搞不懂的感性,但我本来还觉得她不会蠢到这个地步……

    「我原本只是为了找今天爆裂的目标啦。当我看到了一块感觉很合适的石头,打算回家时,一团可疑的白雾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慢慢浓罩四周,感觉到危险的我没作多想就直接攻击了。」

    「然后你就被这位路过的女孩救了吧。—抱歉,我们家的魔法师给你添麻烦了。」

    「没关系……我本来是出门打算买点凛果,然而一股白色的雾气突然包围了我,回过神来就看见倒在我面前的惠惠小姐了。」

    那个叫蕾姆的女仆伤脑筋地低下头,如此说道。

    凛果?甚么来的?

    她手中的纸袋装著一些形似苹果的红色果实,也许那就是凛果吧。

    「蕾姆好像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本来听她说自己正在回大宅的路上,我还以为她是阿克赛尔的居民,不过看来她并不熟悉这个地方……」

    她说她不熟悉阿克赛尔,但附近就只有这一个城镇了…

    还提到被白雾包围,难不成是被神隐还是怎么了吗?

    「嗯,那我去冒险者公会研究一下相关的魔法或是有没有会操纵雾气的怪物好了。你叫蕾姆对吧?要是你没有可去的地方,不如就在我们这里住几天吧,反正我们也有不少空房间。就当作是你把我们家的蹩脚魔法师带回来的谢礼吧,别太拘谨,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可以了。」

    直到现时为止,围绕在我身边的都是空有外表的残念系美女,能够跟蕾姆这样实实在在的美人邂逅肯定是命运或是甚么的安排。

    「嗯…谢谢。虽然不清楚我能帮上甚么忙,不过至少家务这种小事就让我处理吧。」

    就在我用帅气的台词装酷时,眼前这位美丽的女仆,蕾姆也总算安心似的松了一口气,恐怕她之前一直都很担心吧。

    这就是…

    我们与美丽的女仆—

    「对了,你手上的那些凛果,应该不会攻击我们吧?」

    「为什么你会这样想?你不知道凛果是水果吗?」

    —与这个稍微缺乏常识,名为蕾姆的神秘女孩,一同生活的开始——

    —这个女仆每天都起得很早。

    往往太阳还没升起,她就已经起来为还在沉睡中的我们准备早饭。

    「早,蕾姆,今天也是一大早就起来了呢。」

    「早上好,佐藤大人。佐藤大人也起得很早呢。很抱歉,早饭还没准备好…」

    蕾姆迅速低下头,大概是对身为女仆竟然比主人晚起一事感到羞愧吧。

    「等一下,我这不是起得早,只是一整晚都熬夜没睡罢了。我现在正打算去睡觉,所以早饭也不用预备我的份了。」

    「你说一整晚都熬夜没睡…莫非是为了研究那团白雾吗?」

    我别过脸去,一时不好意思对一脸忧心看著自己的蕾姆说出只是通宵打游戏的事实。

    「没有啦,只是有点失眠罢了。蕾姆你甚么都不用担心啦。」

    「…好的。」

    我猜她大概自行脑补太多了,只见蕾姆注视著我的眼神中满是歉意,被这样盯著害我也有点慌张,只好急忙打个圆场。

    「不,对不起,其实刚才只是我随口乱掰。实际上我整晚熬夜是在打游戏,让你会错意了真是十分抱歉!总之我待会吃过早饭,就会去冒险者公会调查那团白雾了!」

    「好…好的。但熬夜对身体不好喔,那吃过早饭后,就请好好睡一觉吧。」

    …这种新鲜的感觉是甚么?

    竟然会如此关心熬夜不睡打游戏的我。

    能够让我遇到这样一个既不奇怪也不废柴的女主角,我再一次意识到自己是有多走运。

    仔细想想,我正和某天突然出现的可爱女仆共同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这才是正确的异世界生活嘛!

    没错,这正是所谓的「美女Flag」。

    「虽然不想让昴君再担心下去,但要是还要继续麻烦已经一直关照我的各位也很过意不去…」

    「昴君?是你喜欢的人还是甚么吗?」

    当我看见耳根微微泛红的蕾姆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时,我就明白Flag甚么的根本由一开始就不存在。

    我就知道。

    我就知道这个不像样的世界是绝不会有这么好康的事情!

    —这个女仆的工作如山一样多。

    采购、做饭、打扫大宅、整理花园…

    然后还有…

    「今天的红茶也很美味呢,满分。」

    「承蒙赞赏,阿库娅大人。」

    应付那个在装模作样但其实根本不懂红茶是甚么味道的没用女神。

    自从蕾姆来到之后,阿库娅就变成了一个整天多管闲事,彷佛要她安静一点会要了她命的烦人家伙。

    我转过头望向阿库娅。

    「你这个在调查上完全没贡献的家伙还真是高高在上呢。蕾姆,这家伙根本不知道红茶是甚么味道的,你下次给她白开水就可以了。」

    「在说谁不懂得味道啊,这个无礼的家伙!我可是水之女神呢?对于饮品的品质,我可是有著很高要求的喔!」

    阿库娅不满地盯著我说道,可是明明之前用廉价的酒掉包了她的高级货都没被发现的说。

    现在正值下午时分。

    我很好奇这位出色的女仆会否为这段午饭后的悠闲时光带来甚么改变。

    阿库娅旁边的达克妮丝小口啜饮著红茶,对蕾姆说道。

    「不管怎么说,蕾姆泡的红茶的确很好喝,而且厨艺也是一流的呢。蕾姆,只要你有那个想法,我们这里是随时都欢迎你加入的哦。」

    「万分感谢,达斯特尼斯大人,只是有这份心意就足够了。」

    蕾姆彬彬有礼地回答。作为女仆,她也实在是太完美了。

    「…说起来,蕾姆,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啊?如此优秀的人材,怎么想也应该不是出身于遍地怪胎的阿克赛尔吧?即使是在这个国家里,能够像你这般出众的人也算得上十分罕见。」

    蕾姆没有直接回答,反而向我扔出另一个问题。

    「你对露格尼卡、佛拉基亚和卡卡拉基这些名字有任何印象吗?」

    「嗯,我倒是知道一个叫御剑的魔剑使。那些都是地名吗?我没有头绪呢,你们几个如何?」

    被点名的阿库娅和达克妮丝摇摇头,看来也不清楚。

    就在蕾姆陷入沉思之际,玄关的门被用力推开。

    「我~回~来~啦~!咦,怎么蕾姆一脸严肃的样子?是不是和真趁我不在的时候性骚扰你了?」

    「喂,你都把我想成是甚么人了?我可不记得自己有主动对其他人做过甚么奇怪的事情,大多都是在某些离谱的发展下而不得不作出的反击吧。」

    从冒险者公会回来的惠惠说著失礼的说话走过来。

    「并没有这样的事。除了色迷迷地盯著刚洗完澡的我看,佐藤大人暂时还没对我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情。」

    「甚、甚么!?真是出人意料直白的少女!嘛、嘛,那,惠惠你那边怎么样?」

    惠惠向冒险者公会的职员查问了关于迷雾的事情。

    「也不知道跟那团雾有没有关联,不过最近阿克赛尔周边出现了从没见过的怪物。而且好像还挺厉害的样子,害得现在大家都不想随便出城了。」

    从没见过的怪物?

    「那么惠惠,你就继续在城镇里调查一下吧。达克妮丝可以用贵族的关系收集一下情报吗?趁这段时间,我会跟阿库娅去现场从远处确认一下是头怎样的怪物。」

    —这个女仆很强。

    「哇啊啊啊啊啊!蕾姆啊啊啊!救我啊!蕾姆啊啊啊啊!」

    阿库娅的惨叫响彻整个平原。

    「嚯!」

    蕾姆大喊一声的同时,被铁链拴著的流星锤随之而出,重重砸在那只追著阿库娅的巨型蟾蜍头上。

    刚刚还在被追著跑个不停的阿库娅现在死命抓著自己的救命恩人蕾姆不放。

    「我、是绝对不会离开她身边了。你看,我们的发色跟瞳色都一样不是吗?这女孩完全就是我的同伴啊!就算只有这一小段路也可以,请留在我的身边吧!」

    「我并不介意……不过刚才那么大的青蛙在这个区域很常见吗?」

    「那是阿克赛尔有名的巨型蟾蜍,任何没有盔甲的生物在它们眼中都是饵食,同时它也是作为这附近最弱的怪物而为人熟知的。顺带一提,它们那淡白色的肉尝起来可是无比美味呢。」

    本来是打算我和阿库娅二人前来调查的,不过蕾姆以「护卫也是女仆工作的一环」为由跟来了。

    最初我还担心她会不会有问题,现在看来完全是多心了。

    「话说,那个铁球是从哪来的?你离开大宅的时候并没有带著吧?」

    「佐藤大人,不可以像这样打听女仆的秘密喔。不过怪物…吗,嗯…并没有魔女的臭味,那就不是魔兽吧。」

    有点好奇魔女的臭味是甚么。

    不过先把蕾姆奇怪的话放在一旁,我重新仔细环顾四周。

    「不是只有巨型蟾蜍吗?那个从没见过的怪物呢?」

    按照惠惠得到的情报,怪物的目击报告应该就发生在这附近才对,然而这里甚么也没有。

    「既然这里只有青蛙,那么它肯定是进森林里头去了吧。你想想看,青蛙要是没有经过烹调的话很腥不是吗?就算是怪物,比起青蛙肯定也想吃其他更好吃的东西啦。所以我们也回家吧好不好?回去然后快点享用蕾姆精心准备的晚饭吧。」

    正当我对已经毫无干劲的阿库娅感到束手无策时,身旁的蕾姆忽然用力吸了下鼻子。

    然后…

    「是我的错觉吗…?」

    蕾姆微微歪著头,轻声低语。

    —这个女仆会使人变成废柴。

    没错。

    「惠惠大人,来,张嘴——」

    「啊——」

    在我面前的是,完成今天的爆裂散步后,耗尽魔力而动弹不得的惠惠,而蕾姆则如她所愿正在喂她吃饭。

    达克妮丝为了调查那头怪物跟怪雾的事情已经出门了。而那个在今次事件中毫无建树的没用女神,因为昨夜拉著蕾姆陪她玩了一晚桌游,即使已经这个时间了却还在呼呼大睡。

    「吶,蕾姆,还是别太宠那家伙啦。话说,惠惠你堕落成废人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我一边吃著午饭,一边认真的告诫著躺在沙发上的惠惠和在一旁守候的蕾姆。最近她照顾惠惠的态度可说是尽心尽力,难不成蕾姆是有甚么溺爱他人的嗜好吗?

    「怎么了吗和真?你羡慕的心情我也不是不能明白啦,但请你不要试图破坏别人美满的生活。」

    看起来很满意现状的惠惠,与蕾姆相处得十分融洽。

    融洽到每天的爆裂散步都是由蕾姆陪伴的地步。

    「抱歉,只是…望著惠惠大人的红瞳,就不禁让我想起了姐姐大人。」

    「欸,原来蕾姆还有个姐姐啊。不知道她是个怎样的人呢?毕竟是蕾姆的姐姐,大概能够想像出来,应该是一个像蕾姆一样能干的女生吧。」

    蕾姆散发著一种安静的气质,感觉是那种不轻易敞开心扉的人。

    想必,那位姐姐也…

    「姐姐大人喜欢蒸番薯,也爱午睡,总之是一个很棒的姐姐大人。」

    「明明根本不认识她,不知怎地距离感觉一下子拉近了不少。」

    正当我这样想著时,蕾姆一言不发地盯著我看。

    「怎么了吗?虽说我并不讨厌这种热情的视线啦,不过这样还是有点害羞。」

    她跟我那些早就习惯了的废柴同伴不一样,被这种正统的美少女如此注视的话,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堕入爱河了。

    「抱歉,只是佐藤大人这身衣服跟昴君带著的那一套有点像。还有,刚才稍微有点恶心到我了。」

    「果然你偶而还蛮毒舌的!话说回来,你刚才说跟我现在这套衣服相似?…吶,蕾姆,我说,那个昴君该不会也是跟我一样,黑发黑瞳的吧?」

    我现在身上穿的是一贯的运动外套。

    跟这个相像的话即是说……

    「是的,正是这样。还有,昴君有著一双看起来凶神恶煞,但其实很温柔的三白眼,跟瘦弱的外表不同,出乎意料的有点肌肉,而且十分帅气。」

    「够了够了,就这样打住吧,我觉得自己内心都要开始涌现对那个昴君的杀意了。不过,嗯,我大概懂了…顺便再问点事,那个昴君有甚么很厉害的能力吗?像是不得了的才能或是可以一举扭转劣势的必杀技之类的?」

    对,就是那些一般异世界转生者会被赋予的东西。

    「并没有呢。他除了有那么一点的阴属性魔法适性外,就只是一个曾是家里蹲,随处可见的普通男生。」

    「啊咧?」

    竟然不是得到外挂能力后穿越至异世界的套路吗?

    「这么说,看来那家伙跟我一样,是靠自己刻苦打拼在异世界生活的呢。而且同是前家里蹲这一点就更令我有共鸣了。要是有缘遇到的话,感觉能够跟他成为好朋友呢!」

    而且我的身边姑且还有阿库娅,只要受到的伤害不是太严重,不管多少次她都可以让我活过来。

    某程度上这也算是某种外挂能力吧。

    不过与此同时,我的队友却通通都是些奇葩和派不上用场的家伙,也可以说是扯平了。然而跟我相比,他要是挂了的话,人生就真的完蛋了,这样的生活想必一定更艰难吧。

    我意识到这一点后,忽然就对那家伙能够受到眼前这个可爱女仆少女青睐一事没有多大的敌意了,随便吧。

    「佐藤大人,我可不会把昴君让给你喔。」

    「喂喂,这种玩笑可不能乱开啊。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绝不是同性恋。」

    面对著不知道在说甚么蠢话的蕾姆,我只能够以苦笑回应。

    「帕特拉修也好,佩特拉也好,昴君意外的这么有人气,真是让我有点不安了。」

    「果然,我看来还是不可能跟那个昴君成为好朋友。」

    虽然不清楚叫作「帕特拉修」的是怎样的女生,但「佩特拉」就是个一听就让人觉得是美人的名字。

    「蕾姆,要是因为姊姊不在身边而觉得寂寞的话,把我当成姊姊然后尽情向我撒娇也没关系喔?实不相瞒,我也有一个妹妹,现在就让我暂时成为你的姊姊好了,放心吧。」

    「不管怎么看都是你这家伙比较像妹妹好吗,而且爱向妹妹撒娇的姐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像是喂哺雏鸟的成鸟般,小心翼翼地把汤匙送到惠惠嘴边的蕾姆,看著这样的我们,忽然莞尔一笑。

    这是那个安静、冷静、沉著的蕾姆,来到这里以来,第一次对我们展露的笑容,一个彷佛看见了怀念的一幕,让她嘴角不禁上扬的笑容——

    —这个女仆…

    「那些青丸!佐藤大人,我在预备食材时,突然被那些青丸攻击了!」

    当我在大厅中独自整修著装备时,面无血色的蕾姆从厨房中慌慌张张地跑出来。

    「青—丸?是谁啊?红魔族吗?…等等,这些不是青椒吗?你要彻底解决它们才行啦。」

    我定睛一看,只见蕾姆手中紧紧抓住几个青椒。

    这个世界的青椒可谓谋士。

    从被收割那一刻开始,它们就会一直装死,即使在砧板上也始终耐心地等候厨师大意背对它们的一瞬间,一旦逮到机会就毫不留情地发起猛攻。

    「难道你不知道,在下厨之前一定要确认它们死透了没吗?还好这次只是青椒,换作是松茸的话,大概你已经没命了吧。」

    「太可怕了…青椒真是太可怕了…」

    ……。

    「吶,蕾姆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该不会是从异世界过来的?」

    没错,只要是这个世界的居民,就不可能不知道青椒的危险性,更遑论是厨艺像蕾姆如此卓越的人了。

    蕾姆面对蔬菜时那吃惊的反应,就跟我们日本人刚来到这个世界时的一模一样。

    而且她对阿克赛尔的街道等事一无所知,还报出了一些谁也不知道的地名。

    「佐藤大人,对于蕾姆来自异世界一事,你一点都不吃惊的样子呢?」

    忧心忡忡的蕾姆默默叹了一口气。

    当我打算开口说「我跟你那个昴君大概是来自同一个世界的同乡吧」时,我忽然迟疑了。

    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想都应该要由昴君本人亲自对她说才对吧。

    要是由我来爆料的话,不就相当于犯规了吗?

    「毕竟异世界人在这个地方也不罕见,事到如今也没甚么好值得吃惊了。」

    我把整修好的短剑收回鞘内,如此说道。

    「不知道那边的大家现在在做甚么呢?明明跟昴君约好了要给他做凛果派的,我真的能够回去吗……?」

    面对惶恐不安的未来,眼前这个可爱的女仆不禁低头沉思。

    恐怕她是因为甚么奇怪的原因才会来到这个世界吧。

    嗯,先不说只懂向她撒娇,没用的那位女神,优秀的那一位是绝对不会对此视而不见的。

    「别担心啦,我绝对会让你回去的。别看我这个样子,我运气可是很好的喔。我觉得也差不多……」

    没错,也差不多是某人飞奔回来的时候了——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

    「和真、蕾姆!我已经弄清楚你们说的那团白雾的真面目了!」

    气喘吁吁的达克妮丝推开玄关的大门,一个箭步冲进来。

    「最近在阿克赛尔频繁目击到的犬型怪物,据说是随那团白雾一同出现的。虽然不清楚跟蕾姆的事有没有关系,但我已经把讨伐任务接下来了。和真,我们快点动身吧。」

    ——在阿克赛尔旁边那个宽广的森林等著我们的,是先我们一步出发的阿库娅和惠惠。

    「和真,太慢了!都要让那头怪物逃掉了!这里大概就是它们的地盘吧,要是让它们跑进去就麻烦了。就这样一口气干掉它们吧!」

    双眼闪烁著红光的惠惠指著那群聚集在森林入口旁的犬型怪物说道。

    按理说这附近应该没有那么强大的怪物才对,它们到底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就在这个时候。

    直到刚才还紧紧跟在我们身后的蕾姆,简直就像是碰到杀父仇人似的,整个人突然变了样。

    手持凶悍铁球的蕾姆一语不发,如箭般冲了出去。

    「喂!」

    连一点反应的时间也没有留给我。

    「亚尔·修玛!」

    ——蕾姆大喊的同时,数根巨大的冰枪凭空生成,接著以高速射向那群怪物当中。

    「吶,和真,那孩子会不会强过头了,感觉就算现在我们回去也没差啊。」

    「别说这种话啦,阿库娅。你以为我是为了甚么才把这些平常都不怎么理会的装备特地拿出来保养一番的。我还耍帅对她说了绝对会让她回家呢,结果这是怎么样啦,根本就用不著我们嘛!」

    以我们从未见过的强大魔法把那群犬型怪物干掉大半后,蕾姆毫不留情的铁球接二连三葬送著对方。

    女仆太厉害了,真是超厉害的。

    她要是加入我们的小队就好了,我发自内心地如此盼望著。

    就在我们这群围观群众还呆立在一旁时。

    「!?佐藤大人,快逃!」

    犬型怪物群中身躯格外巨大、顶著一根角的那头,无视了正大开杀戒的蕾姆,从她身边跑过,直向著我们冲来。

    为了保护我们的达克妮丝挺身而出,张开双臂试图挡住那家伙,结果却反被它狠狠咬了一口。

    「呜!像这样被浑身野兽臭味的公狗压在身下,简直是至高无上的奖赏啊!和真,这里交给我,你们就安心去支援蕾姆吧!没事的,我会好好拖住这家伙的!快去!这里交给我就可以了!」

    反正达克妮丝看起来没甚么问题的样子,先别管她了。我抓起短弓,打算援护正在不远处浴血奋战的蕾姆……

    「佐藤大人,杀掉它!」

    不知何故蕾姆极其激动地对我大喊。

    然而在此之前,我手里的箭矢早已先一步飞出,划破空气射向目标。

    压在达克妮丝身上张嘴就咬的巨型犬察觉到状况不对,一个翻身闪过了我的箭矢后,随即消失在树影里。

    「——达斯特尼斯大人,请让我看看你的伤势!」

    不知不觉间,除了逃进森林里头那头,剩下的都已经被蕾姆收拾掉了。

    在确认过没有漏网之鱼后,蕾姆便慌慌张张地赶到我们身边。

    「没问题,这点伤不碍事,不过是擦伤罢了。要是可以的话,本来是希望受到更猛烈的侵犯的……」

    「难得你这么担心她,抱歉吶,让你为我们家的变态操心了。」

    「没关系的,毕竟因为罗兹瓦尔大人的关系,这种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啊、啊……」

    罗兹瓦尔大人是谁啊?

    没有理会我内心的疑问,蕾姆一边说著让人摸不著头脑的话,一边察看达克妮丝的伤势,只见她脸色「唰」一下发白,低吟一声。

    「蕾姆,你脸色很差诶?你知道那头怪物的事吗?难不成那家伙的爪子或牙齿上有毒?还是说上面有甚么不得了的细菌吗?」

    「附著的不是毒,是诅咒!被那头魔兽咬到的人都会被植入让人衰弱致死的诅咒。现在这个情况要解除诅咒的话…除了打倒刚才那头魔兽已经别无他法了。」

    听到蕾姆的话后,阿库娅默默地触摸并确认著达克妮丝的身体状况。

    蕾姆背对著达克妮丝,毅然往刚才巨型犬消失的方向走去。

    「达斯特尼斯大人,请你放心吧。你们对误闯这个世界的蕾姆伸出援手的恩情,蕾姆没齿难忘,现在正是报答的时候了。我绝对会拯救你的!」

    现在的蕾姆和最初来到大宅时简直判若两人,那份祥和的感觉早已被丢到九霄云外。

    如此厉声宣告过后,蕾姆彷佛注视著仇人般,恶狠狠地盯著森林深处看。

    怎么办?

    见到她情绪那么高涨,我的良心就有点过意不去。

    看到眼前这似曾相识的一幕,感觉自己已经知道事情接下来的发展了。

    「冷静一点啦蕾姆,没事的,不用担心达克妮丝的事啦。」

    「!?你到底在说甚么啊!这样下去的话…!」

    正当蕾姆激动地驳斥我那轻描淡写的说法时。

    「Sacred Break Spell!」

    该说是意料之中还是怎样呢,完全不会看气氛的阿库娅就这样咏唱出解除诅咒的魔法。

    接著,一个泛著白光的魔法阵就在达克妮丝脚下显现,那股缠绕著她的黑雾转眼间就被驱散得一乾二净了。

    「蕾姆,放心吧!这样的话就没问题了!这种程度的诅咒对我来说只是小事一桩啦!」

    「欸……」

    她们望向一脸惘然,连铁球也抓不稳的蕾姆,如此说道。

    「多谢了,蕾姆。那个……可以看到你想要拯救我的那份决心,就已经足够了,真的很感谢你。」

    「正、正是如此呢,为了解除别人身上的诅咒,甘愿冒生命危险甚么的,可不是谁都能做得到!没错,现在的你真的很帅气喔!」

    对这个展开毫不陌生的二人,正尽力呵护著蕾姆的心情。

    虽说无从得知低头不语的蕾姆现在是甚么表情,但从她红透了的耳根来看,还是大概能猜得到她此刻的心情。

    「达克妮丝得救了,真是太好了呢,蕾姆!不过,我也总算放心了。虽然你平常都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看来其实也是个十分温柔的人呢!」

    被毫不留情再补上一刀的蕾姆甚么也没说,只是懊悔地掩著脸蹲在地上。

    「——身为专业玩家的直觉告诉我,只要把逃进森林的那头魔兽也解决掉的话,蕾姆应该就可以回去了。」

    听到我的话后,直到刚才还蹲在地上的蕾姆便若无其事地站起来了。

    「那样的话,就要快点进入森林追上那家伙了。但是,是因为魔女的力量无法触及这个世界吗?感觉它那阵魔女的臭味也变得十分微弱…在这个情况下,说实话我也不清楚要花多少时间才能找到它…在这段期间,我还可以继续在你们那里打扰吗……」

    我对一脸歉意的蕾姆轻轻摇头,说道。

    「虽说只要你喜欢,想在我们家住多久都没有问题,但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一定会让你回去的。」

    我信誓旦旦地对蕾姆保证的同时,一边把所有魔力都灌注到我的「敌人感知」技能上。

    敌人是那么强大的怪物。

    正如我所料,附近弱小的怪物早已逃之夭夭。整片森林中我能够感应到的,就只有位于正中心,大概是刚才那头巨型犬的气息了。

    「喂,惠惠,准备好了没?只要你尽全力向我指著的那个方向来一发爆裂的话,应该就可以干掉它了。虽然之后城里的人大概会超生气,不过现在你就对准森林的中心,放胆去干吧!」

    「就交给我好了!那种笨狗,就以吾之力量把它消灭!蕾姆,让你见识一下姊姊的真本事吧。好好记著了,最后把你送回家的不是和真,而是我!」

    看到这样自作主张以姊姊自居的惠惠,蕾姆不禁莞尔一笑。

    惠惠开始咏唱的同时,旁边突然传来一声惨叫。

    「我不要—!不要啦—!蕾姆已经成为我们的一分子了!拜托,就这样一生留在我身边宠著我吧!」

    「阿库娅,不要任性了!你这家伙为什么就是要把这些我们都知道不可以说的话说出口啊!蕾姆也有等著她回去的地方,别再让她困扰下去了!」

    达克妮丝大概是早就想到了这个情况,正死命的拉著那个哭得浠漓哗啦,希望蕾姆留下来的阿库娅。

    看著这样的她们,蕾姆有点困扰,面露难色地说道。

    「真的很感激这段时间大家对我的关照,因为有你们,我在这个世界才可以找到些许自信。」

    蕾姆有点高兴似的说道,并与我们告别。

    「啊,蕾姆。这个,拿去吧。」

    惠惠的咏唱还在继续著,我在说的同时,把一个密封的大箱子交到她手上。

    「这是?」

    看到蕾姆不解的神情,我便说道。

    「关于作为女仆的酬劳,我们还没好好付过吧?反正这个世界的货币在那边大概也不会通用,至少希望你可以收下这个。」

    听到我这样说的蕾姆,随即轻轻笑了起来。

    「十分感谢。顺便问一下,里面是甚么来的?」

    我也同样笑著回答。

    「蕾姆本来是在买苹果的路上对吧?我买了点高级货,你就尽管带回去给昴君做那个甚么凛果派好了。」

    蕾姆从我手中接过箱子,愉快地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

    「——那么,虽然是有那么一点嫉妒,不过你跟昴君也一定要幸福喔。」

    坦白说其实并不只有「一点」,但毕竟是如此出色的她的心上人。

    他肯定是一个我一辈子都难以比拟,人见人爱,既诚实又真诚的——

    「是的!因为昴君最喜欢的是艾米莉娅大人,蕾姆会以第二夫人为目标好好努力的!」

    「……」

    「喂,你刚才说甚么了?」

    「以第二夫人为目标努力!」

    「喂惠惠,别咏唱下去了!果然还是让这孩子加入我们小队吧!那个叫昴的混蛋到底是个怎样的后宫混蛋啊!…啊,达克妮丝你想干甚么,给我住手!喂,放手啊!惠惠也快点把魔法……!」

    来自异世界的可爱女仆少女虽然一副伤脑筋的表情,脸上挂著的却是无比欢快的笑容。

    「Explosion—————!」

    爆音响起的同时,整片森林瞬间被纯白色的光芒覆盖——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