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短篇 素晴&教典联动短篇 素晴篇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短篇 素晴&教典联动短篇 素晴篇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修图:zzsqbb

    翻译:サダメ / lolihunter2

    那一天。

    闲得发慌的我在街上散步,突然有女孩子从天而降。

    「————!」

    「————!?」

    伴着光晕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两位少女一脸不知所措地用陌生语言叫唤着。

    其中一个金发碧眼,给人一种比文静的感觉。

    另一个则是银发绿眼,眼神中透着争强好胜。

    年纪大概和我差不多吧。

    这两位少女……

    「——!」

    「————!」

    依旧张望四周,用我听不懂的语言喊叫着——

    「——综上所述,他们就是新女主了」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面对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两位少女,我手舞足蹈再带上颜艺好不容易说服她们跟我回了家。

    然后我向从里面出来的阿库娅介绍了她们两人……

    「我在街上闲逛这两个女孩子就落到了我面前。这不就是那个吗?可怜的我一直没有女主缘,她们难道不正是神赐予我的真·女主吗?」

    「你到底以为神是什么?话说女主角不就在这里吗,而且还是个大美女。你不知足的话可是要遭天罚的」

    我对说着梦话的假女主嗤之以鼻。

    ……见我和扑上来的假女主扭打起来,金发少女呵呵笑了起来。

    银发少女见金发少女突然笑起来,慌忙用谜一样的语言说了些什么,并摇着她的肩膀。

    听到她们说话,阿库娅忽然停了下来。

    「我说,你到底是从哪把他们捡回来的?她们说得不是这个星球的语言啊」

    「……咦?」

    她突然说出了这种话。

    「——△∀―Φ△△」

    「嚯嚯,真是苦了你们了。我身边奇葩也很多,我也很困扰的。我很能理解你们的感受」

    阿库娅听了金发少女的话『嗯嗯』地点着头。

    「Φ◇!××△!」

    「于是你们被当成实验的牺牲品了?那个叫格伦的老师真是太没人性了。没事,下次如果让我碰上了我帮你们教训他」

    阿库娅一脸得意地对银发少女说道,我从旁拉了拉阿库娅的衣袖对她说道。

    「喂阿库娅,你为什么能和她们对话啊。还有你倒是给我翻译一下好吗。要不就教我她们那边的语言」

    「我可是神啊?用强力无比的神力进行沟通难道不是小菜一碟。翻译起来太麻烦了,我直接让你也能理解异世界语好了」

    阿库娅这么说着朝我的头伸出了手……

    「啊,你给我等一下,这个很危险的吧!是运气不好就会BOOM的那种吧住手!快住手!!」

    我慌忙撇开了阿库娅的手,但她却露出了放下心来的微笑。

    「别担心,已经结束了。真不愧是唯独运气很好的和真先生,这次也没问题!」

    「你这臭女人!」

    差点脑子BOOM掉的我正打算找阿库娅的麻烦,这时旁边再次传来了笑声。

    我看向他们那边,于是金发少女像是注意到了什么似的低下了头说。

    「啊,对,对不起!那个,我看着二位就想起了希丝缇和老师之间的互动……」

    「等,等等露米娅,我和老师平时看起来是这种感觉吗!?」

    银发少女一脸焦急地向被称为露米娅的金发少女这么问道……

    「哦哦!?听懂了!我能听懂你们说的话了!」

    「哇!?我还以为你听不懂我们的话呢……」

    银发少女对突然大声喊出来的我感到有些困惑,并向后缩了一点,这是阿库娅开始介绍起了她们两人。

    「这个像猫咪一样的女生叫希丝缇娜,那边那个金发的女生叫露米娅。她们说她们被一个叫奥威尔的人当成了迷之装置的试验品,回过神来就已经到了和真先生面前」

    「像,像猫咪一样……」

    「哈哈,希丝缇在这里也被当成猫啦」

    露米娅拍着希丝缇娜的肩宽慰着她。

    我面对她们两人摆出了一个就既帅气的Pose说道。

    「我的名字叫做佐藤和真。是个冒险者。虽然你们刚才说被当成试验品什么的听起来有点不太平,不过如果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事的话你们就尽管说吧」

    「冒险……者……?那个,那么我可以先问几个问题吗?」

    露米娅对于冒险者这个词感到有些疑惑,同时畏畏缩缩地问道。

    「首先,这里是哪里呢?」

    ♦◇♦◇♦

    ——宅子的客厅里气氛非常沉重。

    希丝缇娜坐在沙发上,无力地低着头。

    「怎么会……我说露米娅,这种事真的可能吗?他们说这里是异世界?」

    「但也找不到除此之外的答案了……而且休撒教授不也说了吗?『我突然想吃最棒的火锅,所以正在寻找究极的食材。没有食材的话去有食材的地方找就好了!于是我开发出了能够自动测算出有顶级食材的地方,并把人传送过去的特殊传送法阵。格伦老师说把你们作为祭品交给我了,所以,就拜托你们去找新鲜的蔬菜了!』这种话……」

    她们两人说着那种莫名其妙的话陷入了失落。

    ……不,等等。

    「异世界?你刚才说异世界?」

    「咦?是,是的,我说过……不过,就算我说我们是从异世界来的你大概也不会相信吧……毕竟如果有人对我这么说我也会怀疑对方的精神是否正常……」

    希丝缇娜这么说着露出了苦笑,但我作为异世界专家当然不能置身事外。

    「不,我相信。毕竟最开始的时候连语言都不通啊」

    但她们似乎对我的话感到十分意外,两人都有些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你愿意相信这种莫名其妙的话吗?我们可是因为『寻找食材』这种无聊的理由被送到这里来的啊?」

    「相信啊。我身边有些人还会为了更加无聊的理由而惹出大乱子」

    「我说和真,为什么说到这里你要看着我?」

    我理都懒得理摇着我肩膀的阿库娅。这时,露米娅抬起眼向我问道。

    「但,但是,为什么你能这么简单地就相信我们是从异世界来的呢?」

    「那当然是因为我也是异世界人啊。我叫佐藤和真。我是肩负了神明的期待,被从遥远的异世界『日本』送来拯救这个世界的人类的勇者」

    「我说和真,说实话送你来的时候我没对你抱那么夸张的期待来着」

    阿库娅紧死缠烂打般地吐槽着我,另外两人听了我的话则是显得有些疑惑,特别是希丝缇娜。

    「我说露米娅,跟着这个人来真的好吗?虽然当时因为无处可去就跟着他来了……不过他说什么神明又说什么勇者的……」

    「虽,虽然感觉有点奇怪,但看起来也都不是坏人……」

    哎呦,看起来她们好像不大相信。

    就在这时。

    「我们回来了……嗯,这是有客人吗?」

    达克尼斯背着出去放完爆裂魔法的惠惠开门进来了,她背上的惠惠看见露米娅她们这么问道。

    我向她们介绍了两位身份成谜的来访者——

    ♦◇♦◇♦

    向惠惠她们介绍了两位少女后的第二天。

    「喂,在干什么啊!你不是来找新鲜食材的吗!?躲在我背后干嘛!」

    「没错,是来找新鲜食材的!但这个白色的是什么!?为什么会追着我跑!?」

    我和希丝缇娜来到阿克塞尔城附近的大农场收菜。

    「那是叫做白菜的蔬菜。口感爽脆很适合煮火锅」

    「你刚才说这是蔬菜!?你说这个追着我跑的物体是蔬菜!?」

    希丝缇娜兢兢业业地吐槽着我的每一句话。

    「喂,和真,别和白菜玩了快过来帮我把这边的香菇搞定!」

    「我说,达克尼斯小姐被蘑菇包围了啊!?那真的是蘑菇吗!?为什么会动啊!?是以什么原理动起来的啊!?」

    希丝缇娜担心着在农场里四处逃窜并被香菇们围追堵截的达克尼斯。

    我按住追过来的白菜,并迅速将其塞进篮子里。

    「异世界的蔬菜是会动的。原理就是魔法啦,魔法。那些蔬菜都是魔法使」

    「这是在挑衅魔术师吗!?我可不会承认这种东西是魔术!」

    「啊啊,香菇……!又黑又大的香菇想要在我身上散布孢子……」

    在希丝缇娜对我纠缠不休的时候,达克尼斯已经喊着下流的台词被香菇逆推了。

    希丝缇娜见状慌忙伸出了手——

    「<伟大之风>——!」

    她突然放出的大风把香菇连着达克尼斯一起吹飞了。

    「没,没事吧达克尼斯小姐!?我看情况紧急就连着你一起吹飞了……!」

    希丝缇娜跑到了被击飞的达克尼斯身边。

    「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我知道是你救了我——再被蘑菇们蹂躏一会儿也不错,但还是谢谢你,多亏你我保住了作为女人最重要的东西。和真,帮我给希丝缇娜翻译一下」

    达克尼斯若无其事地爬起来笑着对希丝缇娜这么说道。

    「这算哪门子惩罚游戏」

    「我说和真,达克尼斯小姐刚才说了什么?虽然大概知道她是在道谢,但你还是要好好翻译啊」

    达克尼斯她们非常抗拒通过阿库娅的迷之神力学习异世界语,所以她们都还是语言不通。

    问题似乎在于运气不好就会BOOM。

    「她确实是在向你道谢。她说那样下去的话就有被蘑菇开封的危险了,所以很感谢你」

    「不要说得那么下流啊!不要因为我们之间语言不通就乱翻译!」

    我不知为何遭受到了希丝缇娜蛮不讲理的呵斥,这时达克尼斯带着温柔的微笑说道。

    「啊,刚才的风魔法可真是不错。摔倒地上的那一瞬间我真是兴奋的不得了。帮我告诉她希望下次能再摔重一点」

    「她,她说刚才因为你的风魔法而摔倒地上很爽。说是希望下一次再用力一点……」

    「这么清纯的达克尼斯小姐怎么可能说那种话!就算语言不通,从达克尼斯小姐在大宅里的举动也能看出来她是怎样的人好吗!?达克尼斯小姐应该是哪家的大小姐吧,通过言谈举止就能明白了!」

    「是真的!我已经翻译得够含蓄了好么!」

    面对希丝缇娜的怒火,我拼命辩解道。

    ——我们来采摘蔬菜是有理由的。

    从希丝缇娜她们那里听取了情况后,我们一起思考了让她们回去的方法……

    「我说,收集齐食材你们真的能回去吗?那个什么教授真的值得信赖吗?」

    「唔……要,要说值不值得信赖是真的很难说……不过,教授虽然是笨蛋但同时也是天才。虽然方向性有点问题,但实力是有的。所以只要他的目的达成我们应该就能回去……大概……」

    她们似乎是按照奥威尔教授这个发明家的指示来跑腿寻找食材的。

    据说本来应该是她们的班主任来跑腿,但那个班主任却拿她们当了挡箭牌。

    「这方面还是没法断定吗。不过那个叫格伦的教师是真的不是东西啊。拿学生当挡箭牌简直难以置信」

    「我说和真,虽然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但我总觉得你似乎打算对自己平常的所作所为视而不见……」

    达克尼斯向收获着掉在希丝缇娜脚边的香菇的我投来了充满不信任的眼神。

    「他,他的确是很不正经……但偶尔也是有他的一些优点的。比如说……老师刚来赴任的时候那可真的是一点干劲都没有,上课也全都是自习,但是……」

    「嚯嚯。但是?」

    希丝缇娜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撇起了八字眉。

    「……对,对了!那之后他上课就越来越正经了!然后在学园祭的时候还指导了大家很多……!」

    「这样啊,还挺热血的嘛。按照我昨天对格伦这个人的印象,我还以为他是把你们当赌注或是和奥威尔有什么py交易呢,看来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希丝缇娜别起嘴,顿时陷入了沉默……

    「…………还有!他还支持我去追逐梦想,甚至还为了破坏我不愿接受的婚约而向别人发起了决斗……」

    「那确实是挺帅气的。简直就像是达克尼斯差点被迫结婚的时候飒爽抢婚的我。然后呢?还有吗」

    听我这么说希丝缇娜的表情越发黯淡。

    「……我说怎么办啊,冷静下来一想好像没多少值得夸赞的地方……」

    「你倒是再努力想想啊。你这样格伦先生也太可怜了」

    「喂和真,给我也翻译一下啊!」

    正在这时。

    我发现有一棵白菜正从达克尼斯背后偷偷靠近。

    「<点火(Tinder)>!」

    白菜很怕热。

    过久了冒险者生活,这种事就变成常识了。

    被点火魔法灼烧的白菜叶子萎靡了下去……。

    「刚才那是什么!?」

    但没有冒险者常识的希丝缇娜惊叫了起来。

    ♦◇♦◇♦

    收获完白菜和香菇之后,我们回到了宅子里。

    「别开玩笑了!我可不会承认这种东西是魔术!」

    「这人怎么回事,怎么那么烦!一咏唱就放出来了我也没办法好吗!」

    我不知为何被希丝缇娜纠缠上了。

    「回来咯。我们收来了胡萝卜和葱。你看,多好的萝卜!嗯?你们这是怎么了?」

    同样采集完蔬菜回来的阿库娅她们看着我和希丝缇娜表现出了不解。

    「露米娅!我说,这个世界的魔术很奇怪啊!我问这个人魔术理论他也说完全不懂!……露米娅?你,你怎么了?感觉你好像很没有精神……」

    「……希丝缇,你知道吗?葱这种蔬菜啊,是很辣的哦?然后呢,葱在快要被收割的时候,就会强行把最辣的根部塞进你嘴里」

    「你在那边到底经历了什么!?」

    在希丝缇娜安抚露米娅的时候,惠惠满脸沾着泥巴露出一副炫耀的表情。

    「我们成功了和真,今天可是大丰收。话说,希丝缇娜看起来好像有点生气,你又犯什么事了?」

    「我还什么都没做好吗!她不知为什么就开始大谈起魔法来了」

    双手抱着萝卜的惠惠听到这里表情陡然一变。

    「魔法讨论吗!?这么有趣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希丝缇娜,请务必也和我聊聊魔法!」

    「我说和真,惠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如你所见这家伙喜欢魔法得不行。她一听到你要讨论魔法好像就热血沸腾了」

    听了我的翻译,希丝缇娜脸上一下就开了花,

    「请务必让我参与讨论!惠惠是魔法使望族出身对吧?我很想想她讨教一下异世界的魔导学!」

    「我说,那肯定是要我来当翻译的对吧?」

    我无力地向欢天喜地地坐到桌边的希丝缇娜这么问道,然而……

    「希丝缇她一碰到魔术相关的事就不太能控制住自己……而且这还碰到了异世界的魔术,我觉得她是停不下来的……」

    「不,我倒是无所谓……但我觉得她多半又会发火……」

    ♦◇♦◇♦

    「别开玩笑了!技能点是什么!?等级又是什么!?不要说那么多莫名其妙的东西啊!」

    「希丝缇,冷静一下!这里可是异世界!」

    「我不都说了吗!所以说我不都说了吗!她绝对又会发火的!但是没办法好吗,它本身就那样啊!你对魔法有意见的话去找这个世界的运营抱怨去啊!」

    如我所料希丝缇发起火来并对我纠缠不休,我做出了反驳。

    不知这位叫希丝缇娜的少女是太过于较真还是对魔法的执念太深,从刚才开始她就听一句炸一次毛。

    「运营是什么!?话说你们就对魔术没有抱有一点疑问吗!?世界的起源,世界的构造,支配世界的法则。魔术可是通过研究这些来理解神明定下的真理的崇高学问啊?」

    「神的话正坐在那边喝茶呢,你想问什么随便问她」

    「随便乱说话可是会遭天谴的!」

    我指向了坐在旁边喝茶的女神却被希丝缇娜掐住了脖子。

    阿库娅注意到我们在说她的事,她一副欲拒还迎的表情喝着茶说道。

    「我真的是神啊。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吧」

    于是露米娅向她问道。

    「那么……这个世界的魔法使通过怎样的原理发动的呢?」

    「当然是神力」

    「连阿库娅小姐都说这种话!」

    惠惠看着一直吵吵嚷嚷的希丝缇娜露出了温柔的微笑。

    「虽然不知道希丝缇娜为什么那么兴奋,不过看来她是真的非常喜欢魔法啊」

    看见到惠惠的笑容,聒噪的希丝缇娜平静了下来。

    「唔……不好意思太吵了……因为在魔术方面被取笑一不小心就上头了……」

    「没人取笑你啊。我反倒想了解一下你们那边的魔法呢」

    「啊……」

    听到我不经意间说出的这句话,希丝缇娜两眼放起了光,露米娅捂住额头这么低声呻吟了一声。

    「好啊没问题!从魔法学到魔道考古学我会给你讲个透彻的!」

    「不好意思,还是算了。随便教我一个简单的魔法就好了」

    在我怂怂地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希丝缇娜砰地猛敲了一下桌子。

    「随便是什么意思!?魔术可是时常伴随着事故和危险的,怎么可能随便乱教!!最开始是基本中的基本【伏特冲击(Shock·Volt)】。首先,魔法是有音节这个概念的……」

    「这人名堂好多!」

    在我翻译完希丝缇娜之后对于魔法的长篇大论之后,惠惠拉了拉我的衣袖说。

    「和真,请帮我告诉希丝缇娜,为了感谢她告诉我这么有趣的事,我要教她能够主观提升魔法威力的帅气姿势」

    「不要啊,她又会冲我发火的好吗」

    「我说,惠惠说了什么吗?好好翻译啊」

    这不又是我躺中枪的节奏吗……

    「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所以你别冲我发火啊?惠惠说她要教你能主观上提升魔法威力的帅气姿势……」

    「就算我不懂这个世界的语言你这也编得太过分了吧!如此热爱魔术的人怎么可能说那种蠢话!你就这么喜欢捉弄人吗!?」

    「我说的是实话啊!达克尼斯和惠惠的话我都是原样翻译过去的好吗!喂阿库娅,你倒是帮我证明一下我没说谎啊!」

    听到我的求助,阿库娅似乎注意到了什么。

    「话说,你们不是收集到新鲜食材就可以回去了吗?」

    「「「啊」」」

    ——当天晚上。

    我由于嫌翻译太麻烦把达克尼斯她们赶回了房间,和剩下的人商量起了今后的打算。

    「我准备明天去一趟魔道具店」

    「魔道具店!?我也要去!」

    「希丝缇,我们没有钱,就算去了那种地方也……」

    我和阿库娅也不管表现出相反反应的两人,顾自开始交换起了意见。

    「原来如此,维斯的店里说不定会有些奇怪的魔道具」

    「没错。那里有很多伴随着奇怪副作用的迷之道具。说不定还正好有去异世界的单程票之类的」

    「……我说,奇怪的副作用什么的听得我很慌来着……」

    「有一种和休撒教授的发明一样的不祥预感……」

    话说。

    「说起来你们两个现在明明有可能回不去原来的世界却意外地冷静啊」

    没错,一般来说这种时候她们应该会陷入不安,让我有可乘之机,但我却从他们身上感受不到那种焦躁。

    她们两人面面相觑,露出一脸『说起来好像是这样啊』的表情。

    我为了让她们放心这么说道。

    「就算回不去了也不用太消沉,乐观点。实在不行留在这个世界当新女主就完事了」

    听了我这不负责任的宽慰之词,希丝缇娜盯向了我。

    「……相处了这么小一段时间,我觉得我已经大概了解和真了……气场上和老师很像啊,比如做事随便这方面,还有偷懒不想工作这方面……」

    哎呦,这听起来可不像是在夸我。

    「老师平时真的是很不正经。但是……到了最后关头却总是非常值得依靠……话虽如此但这次还是被他坑了!」

    希丝缇娜不知是不是想起了那个叫格伦的人,她这么说着一瞬间露出了信任他的表情,然后立刻就像是要掩饰那种表情一样发起火来。

    「毕竟希丝缇再怎么说也还是很信任老师的啊」

    「露米娅你在说什么啊!信任什么的……!」

    希丝缇娜红着脸向呵呵笑起来的露米娅做出了抗议……

    「怎么,傲娇吗?」

    「没错,真是教科书般的傲娇」

    「是啊,希丝缇真是傲娇」

    「等一下!为什么你们那么异口同声啊!?」

    希丝缇娜砰地敲响了桌子。

    「没事,总会有办法的。放心吧,你别看我这样,我运气还是和好的」

    我这么说着,露出了让她放心的笑容——

    ♦◇♦◇♦

    「失败了」

    「还给我!我要收回说你很像老师以及在最后关头很可靠那些话!」

    「希丝缇,冷静点!不能掐脖子的!」

    在宅子玄关前翘首期盼着我回来的希丝缇娜两眼含泪掐住了我的脖子,我把她的手拉开说道。

    「给我把话听到最后!那个叫格伦的人也经常说你做事不过脑子或者傲慢之类的吧!」

    「……偶,偶尔是会说我……傲慢……」

    「希丝缇你不要太失落了,我觉得老师一定不是认真的!」

    我把明显陷入了消沉的希丝缇娜晾在一边,告诉了她们我在维斯店里的经过。

    「我认识的不死族经营的店里没有那么方便的魔道具。但是在那里打工的店员擅长占卜,他说需要的食材还没有收集够。这个季节能在田里收获的鱼似乎不太适合煮火锅。他说要去湖里抓适合海鲜火锅的鱼」

    「我是应该吐槽不死族经营的店呢还是应该先吐槽在田里收获鱼呢?」

    「希丝缇,冷静一点,你这样话题是不会有进展的!」

    我虽然对步步逼近的希丝缇娜心生怯意,但还是反驳道。

    「说了多少次了,我没有乱翻译,没一句话都是真真切切的!你能不能试着相信我一下!」

    可恶,再说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总之在那打工的恶魔说了,去湖边就能解决问题,先去了再说吧」

    我正打算进宅整顿装备……

    「打工的恶魔是个什么啊!你根本就没有打算认真说话吧!」

    「希丝缇很较真的,所以请不要随便拿她开玩笑……」

    「我都说了我说的都是真话好吗!再BB小心我偷你了!」

    ♦◇♦◇♦

    「那个古怪恶魔也会说些正经话嘛。现在这个时节,湖里能抓到河豚和安康鱼,还有阿拉斯加狭鳕鱼!今天晚上大家一起开火锅Party了!」

    「我不会再吐槽了。吐槽的任务我已经全都交给希丝缇娜了。为什么在湖里能抓到河豚还有安康鱼之类的事我不会再去管了」

    来到湖边的我们立刻做起了钓鱼的准备……

    「和真先生,不是要钓鱼吗?」

    「如你所见就是在钓鱼啊」

    露米娅一脸微妙的表情向我问道。

    希丝缇娜摇着我的肩对我喊道。

    「那你为什么要把达克尼斯小姐沉到湖里面去啊!」

    在我们眼前,达克尼斯正在当鱼饵。

    「没办法好吗!是她自己说想要钓大狭鳕鱼最好用少女作鱼饵,怎么劝都劝不住啊!」

    「你说这个谁懂啊!我们不是要钓鱼吗!?这怎么看起来都只是把女孩子绑起来沉进湖里而已啊!」

    如我所料希丝缇娜不依不饶地吐槽了起来。

    「你们两个快点就位!达克尼斯已经开始渗出不错的汤料了!」

    「怎么练阿库娅都说器这种话来了!?汤料是什么!?这个世界的蔬菜也好魔法也好,已经完全搞不懂了!老师,求求你快来接我们!」

    希丝缇娜陷入慌乱嚷嚷了起来,而露米娅则显得比较冷静,不知是因为她意志坚强还是因为她本来就处事不惊。

    「冷静一点希丝缇,至少得保持安静,不要让鱼跑了」

    「求求你露米娅不要顺应这样的环境!」

    希丝缇娜两眼含泪抓住露米娅的肩膀摇晃起来,这时从湖里传出了声音。

    「和真,上钩了!中大奖了!我脚被缠住了!在我出事之前尽量慢慢地把它解决掉!」

    「不要再来自异世界的客人面前给我出那种难题!喂,你们拿起鱼叉!瞄准达克尼斯脚下!」

    我一边听着达克尼斯给我出的难题,一边拿起鱼叉向湖里——

    「你打算拿那个鱼叉做什么!?达克尼斯小姐还在那里我可不会让你做这种蠢事!」

    「啊!?达克尼斯小姐被拽进湖里去了啊!?」

    「松,松手,不要妨碍我!那家伙皮厚得很,我投出去的鱼叉伤不到她的!」

    希丝缇娜从我手中抢走鱼叉后瞪向了湖面。

    「和真,达克尼斯要被大包带回家了!要不要切换到应急用的爆裂炸鱼!?」

    「要你上你还太早了,等一下!我先把达克尼斯拉上来……喂!」

    我制止了眼睛放着光举起魔杖的惠惠,希丝缇娜却朝着湖跑了过去。

    「对不起达克尼斯小姐!<雷精之紫电>——!」

    她指向湖面的指尖放出了一道耀眼的线——!

    「啊啊啊啊啊!?新感觉!这可是全新的体验啊和真!」

    受到电击全身抽搐的达克尼斯大声叫道。

    「不要在未成年人面前露出痴女嘴脸!喂,达克尼斯,该上来了!计划有变,虽然不太想改变湖的地形但也没办法了,改用爆裂炸鱼!」

    为了不继续在来自异世界的客人面前出丑,我和阿库娅一起拉动了抓着达克尼斯的绳子——

    「和真,希丝缇娜用了谜一样的魔法!这可不能输了,为了不让这个世界被小看,我也要施展全力的爆裂魔法——」

    「喂,不要再把事情搞复杂了!……露米娅?」

    露米娅带着一脸做好了觉悟的表情走到了开始咏唱爆裂魔法的惠惠身边——

    「是要救达克尼斯小姐对吧?我来进行支援!」

    她在这么喊出来的同时,把手搭到了惠惠肩上。

    「本来这是不能在人前使用的力量——」

    「和,和真,不好了,露米娅向我身体里注入了什么!很像你用接触吸收给我注入阿库娅的魔力的感觉!这样下去不放出一发凶恶的爆裂魔法就会爆炸——!」

    她大概以为惠惠想要施放揪住达克尼斯的魔法吧。

    这倒是没什么问题。

    露米娅只不过是不知道惠惠会毫无顾虑地向达克尼斯施放最强的攻击魔法这件事而已——

    「和真先生!和真先生!!惠惠很不妙啊!露米娅向惠惠注入了什么之后她变得无以复加的不妙啊!」

    「没问题,尽管来!我后脖子开始发麻了!有种很厉害的家伙要来了的感觉!」

    「我说露米娅,我有种不祥的预感,真的没问题吗!?」

    「……啊哈哈,我是不是……多此一举了啊……?」

    露米娅在两眼绽放着红光的惠惠旁边困惑地挠了挠脸颊。

    啊啊,这可不只是改变湖的形状啊。

    我想象着这个湖完全消失后的情形。

    「不阔以啊……」

    ——无力地低语道。

    「<Explosion>——!!」

    ♦◇♦◇♦

    「大丰收啊!和真,真是大丰收啊,快用冰冻魔法把这些冻起来!接下来一段时间都不缺鱼吃了!」

    爆裂魔法的爆炸后,湖变成了陨石坑。

    湖水化作细雨和鱼一起落了下来,阿库娅欢天喜地地捡着鱼。

    「啊啊……久违地来了发爽的……一想到那个如果直接打到我身上会怎么样就忍不住……」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在城里来人之前赶紧跑路再说」

    我不再理睬瘫在地上的两人,回收起鱼来——

    「我说,那个……湖不见了啊……」

    「怎,怎么办啊希丝缇……我好像闯大祸了……」

    我叹着气向呆立在旁边的两人说道。

    「这种事家常便饭了,别太在意。虽然要修复湖会很麻烦,但只要让阿库娅随便往里面注点水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这我可不能听过就算了!你把魔术当成什么了,那种事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做到!你要给我好好说清楚!」

    我把鱼塞到希丝缇娜手里,她双手抱着鱼向我追问道。

    「达克尼斯小姐,现在我就帮你治疗……那个,我只是想帮你治愈伤口而已!为什么那么抗拒!?」

    「等等,能不能再让我这样呆一会……!再让我享受一下刚才的余韵……!」

    露米娅相对达克尼斯使用什么魔法但却遭到了达克尼斯的抵抗。

    「那家伙是个抖M,你放着她不管就好。还有阿库娅姑且还算是水之女神,水还是可以随随便便变出来的」

    「等等!你是认真的吗!?莫非和真你至今为止说的话都是真的!?啊,等等!?这难道是传送法阵!?」

    这时,希丝缇娜和露米娅的脚下突然浮现出了类似魔法阵的东西。

    「你看这不是,我说中了吧?我都说了我去找在不死族经营的店里打工的恶魔进行了占卜。还不快点为怀疑了我以及你的傲慢道歉?」

    「如果那些都是真的,我可就不能就这样回去啊!你说的技能点之类的学会魔术也是真的!?我不能接受!告诉我这个世界魔术的真理——」

    虽然希丝缇娜不断嚷嚷着些什么,但似乎已经没有什么时间了。

    露米娅一脸哭相地求这顽固地拒绝接受治疗的达克尼斯。

    「帮我向那个叫格伦的人问个好。和我很像的话,那肯定是一个无敌帅气的精英教师吧。你要改掉傲娇和傲慢的坏毛病,和他更加卿卿我我才行」

    「你到了最后说些什么鬼话啊!?啊啊啊啊啊真是的,至少让我学会一个这个世界的魔术——!」

    希丝缇娜喊道这里的那一瞬间。

    「……走了啊」

    伴着阿库娅小声的自言自语,希丝缇娜和露米娅两人被包裹在光晕中消失了。

    ♦◇♦◇♦

    「果然火锅最棒了啊。太好吃了。我说和真,你知道吗?火锅营养也是满分的哦?」

    我们赶在警察来之前逃回了宅子。

    「要是有露米娅在的话就能每天施放超强力的爆裂魔法了……她能不能再来一次啊……」

    「那一下的确是非常棒了……不过,现在还是祈祷他们那边也正围坐在桌边吃美味的火锅吧……」

    我们一边一起吃着火锅,一边思考着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两位来访者的事。

    不过怎么说呢,最开始还以为是新女主登场了,不过——

    「和真你怎么了啊?你那样傻笑很恶心诶」

    「我这是在微笑。她们两人是学生不是吗?而且那两个人年纪也和我差不多,和希丝缇娜的交流让我想起了久违的学校生活,感觉还有点小开心」

    没错,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的学校生活。

    我不知为何想起了那段日子,有些怀念起日本来。

    明明对方是异世界的学生,也不知到底是怎么了——

    「不过,希丝缇娜最后好像说了些什么啊。我记得是不是关于这个世界的魔术之类的……要是让她教我点帅气的魔法的咏唱方法就好了」

    惠惠一边咀着嘴里的东西一边这么说道。

    听了惠惠的话,我拿出了自己的冒险者卡片——

    「其实我好像可以用新的魔法了。你看,这个技能。习得所需的技能点是三点对吧?这是希丝缇娜教我的那个……」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