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十一卷 大魔法师的妹妹 第四章 与毒辣的怪物做个了断!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一卷 大魔法师的妹妹 第四章 与毒辣的怪物做个了断!

    1

    「米米,你的嘴角黏了饭粒喔。」

    阿克娅打倒了幽魂露西之后的隔天早上。

    惠惠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大口吃着早餐的米米。

    看着专心吃饭的米米,惠惠把黏在米米的脸颊上的饭粒拿了下来,放到自己嘴里,然后露出苦笑。

    「姐姐偷了我的饭!」

    「米、米米!我不过是吃了一颗饭粒,不需要说得这么难听!不希望饭粒被偷走的话,吃饭的时候就要更加细嚼慢咽,更有礼貌一点。不用吃得那么慌张,早餐又不会逃跑。」

    惠惠如此温柔地开导米米,但米米露出极为认真的表情,将刀叉放到餐桌上之后说:

    「以前,姐姐从田里抓了玉米回来,可是因为没有快点吃掉,玉米就逃跑了啊。」

    「那件事可以忘掉了,煮好的饭是不会逃跑的!」

    已经吃完早餐的阿克娅,望着这样的两个人微笑。

    「这样看来,姐妹也还不赖嘛。和真,我开始想要一个妹妹了。这个世界上好像存在着能够更改性别的魔道具耶。你去试用一下嘛。」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唯有想要妹妹的心情我十分能够体会。妹妹很棒。尤其是会叫哥哥的妹妹,真的很棒。」

    正当我想起爱丽丝而沉浸在感伤之中的时候。

    『紧急!紧急!全体冒险者请整装到冒险者公会集合。重复一次。全体冒险者请整装集合。』

    这是许久没有听到的冒险者公会广播。

    我不禁和坐在我身旁喝着红茶的达克妮丝面面相觑。

    「这个季节的紧急警报相当罕见呢。现在又不是高丽菜的产季,也没听说有什么大型悬赏对象来到附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达克妮丝狐疑地如此表示的时候,广播依然重复播放着。

    然后。

    『另外,镇上的红魔族请务必参加。重复一次,镇上的红魔族请务必参加。』

    听见如此莫名其妙的广播,我和达克妮丝再次面面相觑。

    2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喂,镇上发生什么事了?」

    我们赶到冒险者公会的时候,职员们已经在那里排排站了。

    面对达克妮丝的质问,附近的职员也只是催我们快点进去里面。

    看来他们是打算等冒险者到齐之后再开始说明。

    「可以的话我一点也不想做危险的事情,只想过悠闲的生活啊……不过既然是紧急警报,反正一定又会冒出什么很不妙的东西吧……」

    「应该说,红魔族务必参加又是怎么回事啊。米米虽然还不会用魔法,但也是红魔族,所以我姑且也把她带来了……」

    惠惠表现出些微的警戒心,环顾四周。

    「我们已经恭候多时了!」

    这时,一名男性公会职员突然毕恭毕敬地跟到惠惠身旁。

    「……嗯?你们怎么突然来这套啊。冒险者公会也终于察觉到吾之爆裂魔法是多么有用且强大,要开始给我VIP待遇了吗?我个人是很想说你们未免也发现得太慢了,不过算了……」

    结果,另外一名职员对跟在惠惠身旁的男职员说:

    「不对,不是那个。不如说那个怎样都无所谓。高层交代我们要妥善照顾的是另外一位。」

    「喂,『那个』是怎样,『怎样都无所谓』又是什么意思,你们想找本小姐吵架就说啊,我乐意奉陪。」

    没有理会愤怒不已的惠惠,那名职员对米米一鞠躬。

    「欢迎您来到公会。来,我们已经准备好点心了,这边请这边请!」

    米米听了摇摇晃晃地走在职员身后就要跟过去,惠惠连忙阻止她。

    「喂,不要擅自带走我的妹妹好吗!你们是怎样?冒险者公会何时开始化为萝莉控的巢穴了?你们的回答让我不满意的话,我马上冲去警察局喔。」

    「不、不是这样的,这是有原因的!啊,露娜小姐,你来得正好!」

    被职员如此哭诉的柜台小姐带着亲切的笑容来到现场。

    「先是突然指名要找红魔族,结果来了又突然想要喂食我妹妹是怎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对于惠惠的质问,大姐姐带着充满自信的表情挺起胸膛。

    「冒险者公会随时都想要优秀的人才,红魔族更是天生具备成为大法师的才能的贵重人才。既然如此,我们这样款待身为红魔族的米米小姐,也是非常理所当然的事情才对吧。」

    「不好意思,原则上我也是红魔族耶。」

    惠惠这么说,让职员们都别开视线。

    「事、事情就是这样,米米小姐这边请!我们准备了非常多的点心喔!」

    「不,所以说我也是红魔族啊……」

    惠惠似乎还有话想说,但大姐姐没有多加理会,把米米带到公会中央。

    然后,大姐姐看准了冒险者们已经聚集得差不多的时候……

    「各位,欢迎今天聚集到这里来!突然发出紧急召集令惊动了大家,公会这边感到非常抱歉。」

    在大吃点心的米米面前,对大家露出笑容。

    「好了。各位冒险者,昨天辛苦各位了。昨天的任务达成率,在冒险者公会阿克塞尔分部有史以来也是特别优异的一次。不仅如此,就连幽魂露西也经由阿克娅小姐之手将其讨伐了!不愧是阿克塞尔的冒险者!各位真是太了不起了!」

    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企图,大姐姐不断称赞,并吹捧大家。

    这似乎让冒险者们颇为受用,大家都摸摸鼻子,抓抓头,试图掩饰害羞。

    「然后呢。」

    大姐姐的语气突然变了。

    我总觉得,这个状况大概不太乐观。

    「为了这么了不起的各位,我又准备了新的工作!」

    嗯,错不了。

    我有种会像平常那样碰上麻烦的预感。

    「和昨天的比起来,这些工作是有那么一点点高难度又辛苦没错,不过这个城镇的冒险者一定没问题!」

    听见大姐姐不负责任的煽动言词,一名表情扭曲的男子阻止了她。

    「喂,露娜小姐,先等一下。不要擅自决定这种事情好吗?」

    大姐姐听他这么说依然面不改色,于是其他冒险者也大声抗议。

    「就是说啊,你给我等一下,比昨天的还要高难度又辛苦是怎样!应该说,紧急集合就是为了这个吗!」

    接着冒险者们也纷纷不落人后地出声叫嚣。

    「开什么玩笑啊,放过我们好吗!」

    「我昨天已经非常努力了,再也没办法挤出更多力量了啦!」

    「我今天原本只想在酒吧里好好休息的说……」

    没有理会喧闹的冒险者们,大姐姐仍旧挂着笑容。

    「没问题的。因为,在场的各位阿克塞尔的冒险者,是这个国家最棒的冒险者嘛!」

    并且说出这种毫无根据的违心之论。

    「对吧,米米小姐!」

    然后看向专心狂吃堆在桌上的点心的米米,征求她的同意。

    我知道了,她是想那样吧。

    「阿克塞尔的冒险者很厉害喔。姐姐也说过,大家无论面对再怎么强的对手,也都不会逃跑呢。」

    昨天的事情让她食髓知味了,所以想趁米米还在的时候把腌渍任务全部解决掉。

    察觉到公会职员们的诡计的似乎不只我一个。

    在场的所有冒险者全都脸色苍白了起来……

    这时,一个冒险者自暴自弃地大喊:

    「……可恶,我接就是了,我接任务总可以了吧!喂,把最高难度的任务拿过来!」

    以此为契机,其他人也跟着表态。

    「你、你们等着看,我也要让你们见识见识阿克塞尔的魔法师真正的实力!」

    说来说去,冒险者们今天还是拿出干劲来了。

    看着这样的众人,额头上冒出冷汗的惠惠伸出手,想要阻止大家。

    「那个,各位真的不需要那么勉强……」

    然而,没有任何人听到她微弱的声音,她伸出去的手只能抓空气。

    「唔嗯嗯……虽然这种方式不太值得赞许,不过我听说冒险者们最近懈怠得非常过分。不仅腌渍任务,就连一般的任务似乎也很少有人动……但是,这一切的一切……」

    说着,达克妮丝瞄了我一眼。

    「据说都是因为和你一起打倒了好几个大型悬赏对象,大家的经济状况都很宽裕,所以不想工作的人大增。尤其是经常跟和真玩在一起的冒险者,受到你的影响而尼特化的状况特别严重。既然如此,为了保护阿克塞尔周边的治安,这或许也可以说是必要的手段吧。」

    这个家伙净是说些自以为是的话。

    不过,城镇周边的怪物没有人讨伐确实也是个问题……

    「不管怎样,我们也来找个适合的任务吧。我们也要表现出优秀的一面给米米看才行,对吧,惠惠。」

    我对惠惠苦笑了一下,把话题抛给她。

    「说的也是。昨天只有阿克娅有所表现,所以不趁现在好好表现一下姐姐的厉害之处,可就保不住威严了。」

    于是,我们也打算找个适合的任务,就在这个时候。

    「各位不需要担心。我们已经为佐藤先生的小队准备好与各位的实力相称的任务了!」

    说着,大姐姐对我们露出满面的笑容。

    是怎样,我心里只有不祥的预感。

    而且我们已经完成了所有人都不想接的露西驱除任务。

    要是又被塞麻烦的任务过来的话,我可受不了。

    我拉着已经很熟的大姐姐的手,把她带到角落去,避免米米听见。

    「大姐姐大姐姐,你很清楚我们的实力吧?拜托你真的别害我们,平常老是把我们当成问题儿童,只有这种时候吹捧我们是怎样。不要以为你长得有点美、身材又好,还是我喜欢的大姐姐类型,我就会轻易上你的当喔。」

    或许是已经很习惯被称赞为美女了吧,大姐姐露出没有特别高兴的微笑。

    「啊、啊哈哈,怎么说我长得美啊……佐藤先生真会哄女生。不然这样好了,如果佐藤先生顺利完成这个任务的话……在今天的工作结束之后和我约个会,佐藤先生觉得如……」

    「啊,不用这样没关系。应该说,大姐姐因为自己一直嫁不出去而感到焦急这件事,在这个城镇的冒险者之间已经传得很开了。」

    我在大姐姐说到一半打断她之后,她立刻露出严肃的脸色。

    「佐藤先生不好意思,这件事是谁传的?」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我们会出去随便猎点蟾蜍。」

    说完我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手臂被大姐姐紧紧抓住。

    「我不会让你逃走的,佐藤先生。应该说别的也就算了,唯有这个任务非佐藤先生不可。只有这一点我敢断定。我想拜托你解决的这个任务,在阿克塞尔这个城镇,除了佐藤先生以外绝对没有人能够执行。」

    看见大姐姐露出前所未见的认真表情,我不禁停下脚步。

    并不是因为大姐姐挽住我的手臂使得某个部位碰到我,让我想要多享受一下。

    是因为大姐姐的言词让我觉得有点怪怪的。

    主要是「别的也就算了唯有这个任务」的部分。

    「你对我的评价未免也太高了吧。我自己也不想说这种话,但老实说,如果正面交战的话我的战力很渣喔。」

    「这我当然知道。」

    咦!她不否定一下这点喔。

    为了各式各样的任务,冒险者们正在公会当中来回奔波。

    在这样的状况下,大姐姐直视着我说:

    「只有佐藤先生能够执行的任务,就是——」

    3

    阿克塞尔西边有一处小森林,里面长着一棵大树。

    那棵大树在镇上的冒险者和职员们之间相当有名,尽管森林被列为禁止进入的区域,来自其他城镇的旅人们还是络绎不绝。

    为什么人们会特地前往那种地方呢?

    理由是住在那棵大树下的怪物。

    那个家伙名叫安乐王女。

    听说,她算是我以前解决掉的安乐少女的上位版——

    「——呐,和真。还是放弃这个任务吧。对手可是那个安乐王女喔。她从很久以前就在那里扎根了,却一直没有被驱除,你知道为什么吗?」

    前往安乐王女栖息的森林的路上。

    跟在我后面的阿克娅,从刚才开始就殷殷切切地劝说我。

    「和真和真。其实,对于讨伐安乐王女这件事,我也有点提不起劲……」

    就连惠惠也出言劝阻继续前进的我。

    「你们两个别那样怪罪和真。安乐王女确实是在部分人士之间颇受好评的怪物。比方说身患重病,必须在痛苦之中等死的人,只要前往她的身边,便能带着幸福的心情咽下最后一口气,这样究竟能不能算是坏事,是有人如此质疑。但是,因为有她在,那座森林成了知名的自杀胜地。没错,那是自杀。身为侍奉神明的人,我不能认同自杀这种行为。即使对方的内心是善良的,我也无法对于助人寻死的作为视若无睹。」

    达克妮丝这样帮我说话,但是这个家伙也还没有搞清楚奘况。

    我把背上的背包放到地面上,转头看向她们三个。

    「我说啊,我又还没决定要讨伐她。你们几个真的以为我打算为了金钱和名声而打倒安乐王女吗?」

    「那还用说吗,为了经验值和金钱,即使是可爱的妖精也可以面不改色地消灭掉,你就是这样的男人对吧?很久以前,我抓了一只雪精还帮它取了名字却被你偷偷打倒了,那件事我还没原谅你呢。」

    这个家伙还在计较那么久以前的事情喔。

    我重重叹了一口气。

    「关于那件事,我不是说过我什么都没做吗?一定是因为你放在暖炉旁边,结果就融化了吧。」

    很久以前,我们去驱除一种名叫雪精的怪物的时候,这个家伙抓了一只雪精,还说要养大它。

    结果她抓回来的雪精隔天就消失了,而且她还一心以为是被我解决掉的。

    「以前我们去红魔之里的时候曾经遇见安乐少女,那个时候我不是说明过了吗?安乐少女并不是什么善良的怪物,那些家伙其实非常黑心。」

    那个时候我被她们三个说得像是冷血的恶魔似的,还花了很多时间向她们说明。

    我还以为这几个家伙在那时就已经理解到这件事了呢……

    「那件事我后来也是越想越觉得奇怪。因为,如果她真的那么坏的话,怎么可能瞒得过我这双清明澄澈的眼睛呢。」

    「你的眼睛根本和瞎了没两样。」

    在阿克娅瞬间被我辩倒,鼓起脸颊生闷气的时候,我从背包里拿出某样东西。

    「唔……和真,那是……」

    是曾经好几次用在我们身上的那个,一说谎就会响的魔道具。

    如果直接跑去驱除安乐王女的话,一定会被阿克娅她们妨碍。

    这个时候就要用这个魔道具。

    现在正是用这个揭露安乐王女黑心的真面目,证明我没有错的大好时机。

    「总之你们仔细看好了,我要让你们知道我说的话都是对的。」

    对于我充满自信的言词,阿克娅露出一脸狐疑的表情。

    ——我们走在枝繁叶茂的森林之中,一路朝大树前进。

    基本上,这座森林里面没有多少怪物。

    根据我得到的消息,为了不让其他怪物加害安乐王女,有一群原本是冒险者的人会来这里自发性地驱除怪物。

    不知道在这样的森林里走了多久。

    正当我们越来越不安,怀疑起这个方向到底对不对的时候。

    「呐,和真,是不是那个啊?那附近好像有什么闪闪发亮的东西。」

    我看向阿克娅指的方向,只见阴暗的森林当中唯有那块地方格外明亮。

    我们往那边走了过去,看见一颗巨大的树和微弱的涌泉。

    泉水附近没有丛生的树木,从天上落下的阳光在水面上反射,将四周照耀得闪闪发亮。

    这时,突然有一个声音对我们说话。

    「你们是寻求安息而来的冒险者吗?或者只是迷路的旅人?」

    声音柔和又充满了透明感,让人听了感到安心。

    我试图寻找声音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看了过去。

    「又或者……是来见我的吗?」

    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露出亲切的腼腆微笑,下半身变成树木的美丽女子。

    4

    糟糕,这完全出乎我的预料。

    「呐,你就是安乐王女吗?」

    对于阿克娅的质问,安乐王女歪着头说:

    「安乐王女是在叫我吗?原来如此,因为你们人类都有所谓的名字嘛。你们也为我取了名字吗?」

    说完,安乐王女开心地复诵了好几次人类为她取的名字。

    「谢谢你们,可以请你们也帮我向取了这个名字的人道谢吗?因为我无法离开这里。」

    对我们这么说的安乐王女,语气相当亲昵而又愉悦,让我体认到这样的发展真的非常不妙。

    光是这么简短的对话,不仅阿克娅和惠惠,就连达克妮丝都已经对她产生了亲近感。

    在红魔之里打倒的安乐少女,是那种坚忍又会让人产生保护欲的类型。

    但是,这个家伙一开始就流畅地和我们不断交谈,积极巩固友好关系。

    「是喔——你的根部和地面合而为一了呢。这一点和完全呈现出人类外型的安乐少女就不一样了。」

    说着,阿克娅毫不防范地走向安乐王女,伸手就想往安乐王女的根的部分摸过去……

    「不可以!」

    这时,刚才还很友善的安乐王女突然大吼。

    吓了一跳的阿克娅抖了一下,达克妮丝也站上前去护住我和惠惠。

    「不可以碰我的根。无论我怎么想,这些根都会加害你们人类。」

    安乐王女说完,难过地低下头。

    「呐……这是怎么回事?如果你有什么烦恼的话,可以找我商量喔。」

    在阿克娅担心地这么问的时候,我因为安乐王女出乎意料的坦承而打从内心感到困惑。

    没想到她竟然会主动说出自己的危险性。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家伙真的是安乐少女的上位版吗?

    总觉得和我原本以为的不太一样……

    我凑到身旁的达克妮丝耳边偷偷告诉她我的想法,结果得到了「你这个家伙事到如今在说什么啊」的表情。

    「你之前就一直说安乐少女很黑心对吧?不过,至少那个安乐王女是出了名的人格高尚。而且是阿克塞尔派过来的所有冒险者都异口同声地这么表示。说到头来,讨伐安乐王女这件事在冒险者公会内部也已经吵过很多次了。像是她是否真的是会危害人类的怪物、是否真的可以列为讨伐对象之类的。」

    「然后,委托书就被丢到我手上来了是吧。这么说来,大姐姐也说这是调查任务。我过去曾有看穿了安乐少女的真相的前例,又是个不会随便掉以轻心的资深冒险者,所以公会希望我以冷静的眼光调查怪物的性质吧。」

    「我是不知道公会有没有那么信任你,不过你讨伐了安乐少女还沾沾自喜这一点,肯定得到了很高的评价。」

    说到安乐王女的存在实际上到底带来了什么问题,那就是大家都想要让这只怪物送自己最后一程。

    退休之后,无依无靠,也已经和熟稔的伙伴们分开的冒险者们。

    这样的冒险者们在最后所追求的安息,竟然是由怪物送自己最后一程,说来也很讽刺。

    「大家真的为了这件事吵得非常凶。在没有人知道的状况下形单影只地孤独死去;或者,尽管对象是怪物,却能够让美丽的女子握着自己的手直到最后一刻,心怀哀矜送自己最后一程,两者到底孰优孰劣。」

    形单影只地孤独死去,或是虽然最后会变成怪物的养分,却能够让美女送自己最后一程,安心上路。

    原来如此,这样听起来好像也无法一口咬定她的存在就是恶了。

    ……不过无论如何,前提都得是这个安乐王女没有坏心的黑暗面才能成立。

    我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安乐王女,开口问道:

    「我有一件事情想问你。之前来到这里的那些人都怎么了?他们到底是在怎样的状况下死去?」

    被我这么一问,安乐王女表示:

    「大家往生的时候,表情都相当安祥。」

    言词十分淡然的她,露出看起来随时都会哭出来,像是要笑着流泪的表情。

    「你和之前来到这里的冒险者们好像不太一样呢。」

    安乐王女对我怅然一笑。

    「我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理由,是杀害你们人类。」

    接着没有辩解,斩钉截铁地对我说出自己的存在理由。

    「你的内心似乎相当坚强……呐,拜托你这种事情其实我的心里也非常痛苦,觉得很过意不去……」

    身体微微颤抖的她……

    「不过,为了我最喜欢的人类……你可以除掉我吗?」

    露出困惑的苦笑,如此拜托我。

    糟糕,这是怎样?

    这个家伙该不会真的是心灵纯洁的怪物吧?

    以前阿克娅在净化一个名叫基尔的巫妖时,他也是主动表示想去心爱的人身边,自愿被净化。

    这个安乐王女现在也因为不想继续加害人类,而拜托我除掉她。

    不过先等一下,快回想起安乐少女。

    对付那个家伙的时候是什么情况,一开始我还不是三两下就被骗了。

    那个时候能够除掉她,真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幸运罢了。

    如果就那样置之不理的话,现在一定还有许多旅行者受害吧。

    「不可以,你又不是因为病到很难过而受苦受难,怎么可以这么不爱惜生命!听好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不需要的东西。可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只有不死怪物和恶魔!怪物当中,也是有好吃的、可爱的,还有像你这种心地善良的!就连尼特都活得好好的,心地善良的你没有任何理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阿克娅牵起安乐王女的手,突然滔滔不绝地这么说。

    面对这样的阿克娅,安乐王女露出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就是说啊,你又没有做什么坏事。不如说,一般而言,安乐少女都被当成是退休的冒险者们最后所能找到的安息之地。与其一个人孤零零地死于痛苦的疾病,当然是有人送自己最后一程,在没有病痛与苦楚的状态下迎接最后一刻比较好,肯定任何人都这么觉得。而且来找身为安乐少女的上位种的你送自己最后一程是个人行为,你不需要放在心上。」

    就连惠惠也握住安乐王女的手,紧紧抱住她的身体。

    「我……我可以继续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吗……?」

    安乐王女露出迷惘的表情,抬头看着她们两个。

    唯有达克妮丝一个人来回看着我和安乐王女,露出伤脑筋的表情。

    这个光景完全和过去在红魔之里附近见过的一样。

    好烦喔,感觉就连拿这个东西出来用都会被她们抗议。

    「呐,和真。关于这个安乐王女,该怎么说呢……」

    达克妮丝把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看见我手上的东西,整个人僵住。

    「你、你这个家伙,那是……」

    我特地借来的东西,是感应到谎言就会发出声响的,我们也面对过好几次的那个魔道具。

    看见我拿着那个东西一点一点逼近安乐王女,达克妮丝显得有点退避三舍。

    身为一个冒险者,我只是毫不松懈地准备判别对方的真面目罢了,她凭什么用那种眼神看我啊。

    「喂,不准露出那种眼神,就算是我也会受伤好吗?」

    或许是察觉到我们这样的对话了吧,阿克娅和惠惠看着我说:

    「呐,和真,你手上拿的那个东西是什么?不用猜我也知道是我们经常看到的那个会叮叮作响的东西对吧?我看过那个东西喔。」

    「和、和真?你该不会是在这个状况下还怀疑她吧?不用特地拿那种东西出来也没关系吧……」

    和达克妮丝一样有点退缩的两人对我投以「这个家伙是认真的吗」的眼神时,安乐王女显得有点呆愣,毫无防备地歪着头。

    「那到底是什么?」

    我对看起来真心感到疑惑的安乐王女说:

    「喔喔,这是拆穿谎言的魔道具。感应到谎言就会发出声响。」

    在寂静无声的森林当中,我和安乐王女注视着彼此。

    阿克娅她们以「这个家伙居然真的说出这种话来」的眼神看着我。

    即使觉得如坐针毡,我依然走向安乐王女。

    「放心,只要这个东西一声不响,我们就可以全面相信你。如此一来,冒险者公会也会对于讨伐你这件事改观才对。」

    没错,在场的大家都可以当证人。

    所以。

    「说的也是。因为我是怪物嘛,你们怎么可能相信我。」

    所以,拜托你不要露出那么伤心的表情。

    这样真的让我很难过,拜托不要。

    「呐,和真,我怎么看都觉得现在的你就像是太太兴高采烈地跑来向你报告自己有身孕了,结果却因为自己一天到晚拈花惹草而反过来质疑对方怀的是不是自己的小孩的那种疑神疑鬼的烂人。」

    「你这样说就太过分了,阿克娅。的确,我承认这个人很喜欢拈花惹草,而且也是个随时都在怀疑人,非常谨慎的男人……」

    大概是说着说着自己也发现这样不算是在帮我说话吧,惠惠的声音越来越小。

    「谢谢你们两位。请放心,因为我是怪物,已经很习惯被怀疑了。所以两位不用放在心上。还有你也是,请不要露出那么伤心的表情。没关系,请不要那么自责……」

    唯一帮我说话的是安乐王女这个事实更让我想哭。

    可恶,为什么公会的大姐姐要把这个工作塞给我啊。

    在她心目中我就那么冷血吗?

    老实说这让我很受伤……

    我捧着魔道具呆立在原地,这时达克妮丝温柔地对我说:

    「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我觉得你是对的。所以把那个魔道具给我吧。我不会让你一个人负责这种惹人厌的工作。」

    不对,我的直觉还在大声疾呼说不要轻易相信她。

    所以不要对我那么温柔。

    安乐王女的视线从刚才开始就没有离开过魔道具。

    分明看见这个的时候还问那是什么,但感觉就像其实知道这个魔道具的内情和有效范围。

    也不知道我这么想,达克妮丝接过魔道具之后说:

    「安乐王女啊,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怎么看待我们人类?」

    「……你们人类对我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存在。即使说是不可或缺也不为过。」

    阿克娅和惠惠看着魔道具,魔道具并没有响。

    然后达克妮丝似乎打从心底感到安心,喘了口气。

    「不好意思,我们不应该怀疑你的。请你原谅我们。不过,这样一来我们对你的疑虑也洗清了……好了,和真,你也不用那样一脸阴沉了。这次难得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

    说着,达克妮丝露出如释重负,神清气爽的表情对我笑了一下,但我连看也没有看她一眼。

    「之前来到这里的那些冒险者和旅行者,你在送完他们最后一程,等到他们死了之后做了什么?你拿他们的尸体当成养分了对吧?」

    我说出的这句话,让现场的空气瞬间冻结。

    「你、你这个人……」

    没有理会完全表现出反感的阿克娅,我对着同样僵住的安乐王女说:

    「你刚才是这么说的对吧,我们人类对你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存在。不过,那句话的意思是,作为让你活下去的养分,我们非常重要对吧?」

    这句话让安乐王女一脸很受伤的样子,露出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糟糕,这果然让我的良心痛到不行。

    不过,这个家伙果然有问题,我觉得她一定相当清楚这个魔道具的能力,因此慎选言词不让魔道具有所反应。

    没问题,相信自己吧。

    这是警戒心强烈的尼特的直觉,虽然还不确定,不过这个家伙肯定有鬼。

    「我再问你一次。来到这里的冒险者们的尸体,你在送他们最后一程之后怎么处理?回答我是或不是。」

    我对依然一脸难过的安乐王女这么说之后,安乐王女显得相当落寞。

    「是,他们变成我的养分了。现在也是我的一部分……他们会在我的体内,一直和我一起活下去。我绝对不会忘记这样的他们……好了,这样你满意了吗?」

    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安乐王女这么说。

    这种气氛是怎样,搞得我越来越像坏人了。

    「和真,你果然是冷血的恶鬼。你的心是不是掉在什么地方了啊?我去帮你捡回来就是了,你快点回想一下掉在哪里了。说啊,还不快说!还是那种丧失记忆的魔药,让你连良心都忘掉了!」

    「和真,再怎么样也有更像样一点的说话方式,或着说是问话方式吧……刚才阿克娅打算碰她的根的时候,她不是还出声阻止吗?一定是她的根部擅自吸收掉的吧。」

    哎呀,大家都觉得超反感呢。

    不过她刚才的回答方式让我知道了。

    果然没错,这个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她对魔道具的功用的理解非常正确,专挑一些不是谎言的微妙之处来答。

    「……呐,我有点事情要拜托你们。暂时让我和这个家伙独处一下好吗?」

    为了和安乐王女一对一谈话,我对大家这么说。

    「你这种鬼畜尼特想要和看起来这么纯洁的女孩独处,到底有何居心?」

    「在我们离开之后,你该不会又要像以前在红魔之里附近碰上安乐少女的时候那样,一脸生龙活虎地跑来跟我们报告说你除掉她了吧?」

    「你们到底是有多不信任我啊。我不会趁你们不在的时候砍这个家伙啦。你们看,这个魔道具也没有响对吧?」

    大概是因为魔道具没有响而姑且接受了我的说法吧,阿克娅和惠惠离开了现场。

    「和真,驱除怪物确实是我们冒险者的义务,也是必须有人去做的事情。不过,你不要太过逞强,把自己逼得太紧喔。」

    只有达克妮丝还是一样产生了奇怪的误会,不过这样就完成清场了。

    我目送她们三个离开,同时对安乐王女这么问:

    「这样你就可以说出真心话了吧?我对你们的本性非常清楚。现在你不需要顾虑那么多了,说出真心话吧。」

    听我这么说,安乐王女表示:

    「我说你啊……那么爱怀疑人,你活着都不觉得这样的人生很累吗?」

    明明是个远称不上是人类的怪物,却跟我谈起人生来了。

    5

    「你这个家伙露出真面目啦,不过是株植物还敢教训贵为人类的我。」

    「你这个男人也太小家子气了吧。就是因为这样才会还是处男啦。」

    ……

    「喂,我可不想听到植物叫我处男。再说你明明是怪物为什么会知道那种词汇啊。是哪个冒险者教你的?」

    「活得这么久,总是会得到各种知识……所以呢,你想怎样?那三个人当中你想和谁交配?」

    这个家伙没头没脑地说的这是什么话啊?

    「就是这样我才会讨厌野生的怪物,就没有别的表达方式了吗?而且那些家伙是同伴,别做那种下流的臆测好吗?小心我把你连根挖起喔。」

    对于我的威胁,安乐王女露出气定神闲的笑容。

    「你敢那么做的话,你的同伴们会飞奔过来喔,这样好吗?好感度会下降喔。而且你不用跟我说那种场面话,人类的雄性一整年都和发情期没有两样对吧?」

    「什么人类的雄性什么交配什么发情的,叫你选一下遣词用字是听不懂喔!我们人类在发展到那种行为之前要经过很多阶段。人类是很细腻的,不要和你们怪物混为一谈。」

    听我这么说,安乐王女歪了一下头。

    「可是,你从第一眼见到我的时候就一直盯着我的这里看不是吗?」

    说着,她捧起自己那对只有勉强能够蔽体的布料盖着的丰满胸部。

    「这是人类男性的本能。就像你们植物会行光合作用,春天到了就会到处乱播种一样,这算是难以压抑的生理现象。」

    「光合作用也就算了,我们的繁殖方式才不是播种那种下流的行为呢。不要把我们和那种不懂分寸随便播种的下等植物混为一谈。我们会拢络人类,请人类帮忙把我们搬运到远方去进行分株繁殖。很久以前,原本长在其他地方的我拜托人类把我种到冒险者和怪物比较弱小的地方去,他就把我搬到这里来种了。」

    这个家伙其实挺坚强的嘛。

    「而且我们大概一百年才会分株一次,和一年到头都在交配的你们人类还有哥布林不一样。不同于在增加数量时毫无计划性可言的你们,我们的目标是和自然和谐共存。」

    「不准把人类和哥布林放在一起讲。还有,你明明是植物怎么会这么难搞啊。」

    而且不过是怪物,没事跟人家顾什么环保啊。

    「……所以,你知道我的真面目了,接下来到底想怎样?」

    显露出警戒心的安乐王女看着我,完全表现出敌意,和刚才截然不同。

    「那种事情不用说你也知道吧?我是冒险者,你是怪物。也就是说,我们是彼此的敌人,无法共存。」

    听了这句话的安乐王女表示:

    「你说说看我到底做了什么啊,来到这里的那些人全部都是出自自己的意愿好吗!与其一个人孤零零地翘辫子,有我送最后一程还比较好吧!有效利用他们的尸骸也只是相应的代价罢了。冒险者没有痛苦,不会寂寞,可以死得很安祥,是一种幸福。我可以得到优质的营养,也很幸福。这样明明大家都可以得到幸福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啊,你这个伪君子!」

    这个家伙真的很难搞耶。

    最棘手的就是这种智商要高不高的怪物了。

    「最好是这样恼羞成怒过得了关啦,我决定要除掉你了。冒险者公会告诉我,因为有你在,这座森林变成了知名的自杀胜地,给人的印象很差。为了避免有人又想来这种地方自杀,我还要帮这座森林取个很轻浮的名字写在告示牌上立在森林的入口。」

    「先等一下,别那么快下结论。而且你一点也不打算加害我,这点我很清楚喔。」

    安乐王女这么说完,对我露出邪恶的笑容。

    我不会加害她是什么意思?

    「我在这里扎根之后,也差不多过了快要一百年。你以为这段时间内没有任何一个人察觉到我的本性吗?然后,你觉得那些家伙都怎么了?」

    听安乐王女这么说,我开始后悔支开大家了。

    我忘记了,这个家伙也是货真价实的怪物。

    而且,安乐少女原本的栖息地,是充满强大怪物的红魔之里。

    在那种地方,能够在生存竞争当中存活下来,怎么可能弱到哪里去。

    我把手放到腰间的刀上。

    「等等,你先冷静下来吧。别误会了,我可不是神不知鬼不觉地葬送了他们。不如说,我接下来要说的对你而言也是好事一桩。」

    结果安乐王女如此表示,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脚边。

    「你这是在干嘛?」

    「挖挖看吧。这里面埋了很多对你而言很有价值的东西。」

    她这么说我就想通了。

    安乐王女会把冒险者们的肉体当成养分。

    不过,他们身上的金钱、装备、道具之类的东西会跑到哪里去?

    答案就是埋在这个家伙的脚边了吧。

    也就是说……

    「你这个家伙未免也太像人类了吧,难不成你是想收买我吗?」

    「可是这对我们双方而言都不是坏事吧?我给你钱财,你放我一马,这就是所谓双赢互惠的关系。我刚才不是说过吗,我们的目标是和自然和谐共存。」

    看来她为了这种时候累积了不少钱财呢。

    太瞎了吧,为了在紧要关头请对方放自己一马而帮自己存赎金的怪物是怎样啊。

    不过……

    「只能说你碰上不该碰上的对手。我的名字是佐藤和真,是葬送了众多魔王军干部的阿克塞尔第一冒险者。如果我是个普通的冒险者的话,或许还会答应你的提议吧。不过,你可别把我当成和随便一个冒险者一样喔。之前的活跃表现,让我的钱财多到花不完。」

    说着,我放下背上的背包,安乐王女便首度表现出着急的模样。

    「呃,喂,等一下啦,你冷静一点。我懂了,你是个不为金钱所动的伟大人类。不,老实说刚才是我太小看你了。你是我目前见过的冒险者当中脑袋最精明的一个。而且不仅如此,还拥有高贵的自尊心,是个货真价实的冒险者。」

    听了她这番话,我暂时停下手边的动作。

    「收买不成,接下来改用灌迷汤了是吧?不过很遗憾的,平常一直都在大放异彩的本大爷,事到如今已经不会因为那点程度的赞美而动心了。毕竟,一直到不久之前,我还在吩咐城里的女仆每天都要举出我十个以上的优点呢。」

    「你这个家伙还算是人吗?就连身为怪物的我也知道你这样很奇怪喔。」

    说着,明明是怪物,安乐王女却露出了别有风味的困惑表情表示:

    「……喂,那是什么。等一下喔,你想做什么?」

    她看见我从背包里拿出来的东西,瞬间脸都绿了。

    我心想她明明是植物为什么还可以脸色发绿啊,不过也没有多加理会,把手上的东西拿给她看。

    「如你所见,是除草剂。」

    「我知道了你别这样有话好说,不然这样好了,你们不喜欢我待在这里的话,想把我移植到哪个远方的山上也没关系……呐~~拜托你啦,我姑且把话说在前头,我应该没有主动引诱人类,绊住人类,让任何人早死才对吧,反而还照顾了很多年老的冒险者,帮他们换尿布之类的做了很多事情耶,呐~~我说的是真的啦,像是一直重复听他们说同样的话好几次之类的,我也做了很多啊,至少最后让我享受一点好处嘛!」

    她说的这些是让我的心里很有感触没错,但无法让我住手。

    「你说移植就移植是要怎么移啊,你的本体不是那棵大树吗?」

    「我的本体是这座森林全部喔。我的根遍布整座森林,如果你愿意全部连根挖起……」

    「最好是办得到啦,你以为这座森林有多大啊!」

    我打开除草剂的盖子,然后一瓶一瓶在地面上排好。

    「呐~~拜托你啦~~饶我一命嘛~~钱都可以给你,这里的东西你也可以全部拿走,如果你愿意放我一马的话,我还会一辈子记得你喔~~之前那些由我照顾到最后的人我全都记得。寿命短暂的人类,至少可以在我的记忆当中一直活下去。那些连子孙都没有的人类,光是有人一直记得他们也算是很有价值了吧,你不觉得吗?好嘛~~放我一马啦~~!」

    还真亏这个家伙有办法这样一直说个没完啊,明明是棵植物。

    够了,还是赶快解决她吧。

    我没有继续听安乐王女说下去,一手拿着瓶子走向她身边。

    「喂,你这是在开玩笑吧?你刚才不是说不会加害我吗?那个拆穿谎言的魔道具也没有响啊?难道你改变主意了吗?这样太奇怪了吧!呐,这只是在吓唬我对吧?」

    「我可没有说不会加害你喔。就像你在回答的时候会微妙地避重就轻一样,那个时候我是这么说的:『我不会趁你们不在的时候砍这个家伙』。我现在不是拿刀砍你对吧?所以我说的不是谎话。」

    听我这么说,安乐王女终于真心开始着急了。

    「喂,你这是在开玩笑吧?我、我知道了,有话好说!有什么我办得到的事情我都愿意做!不然这样,比方说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盯着看的这个,也可以随你处置喔!」

    说着,安乐王女双手抓住自己丰满的胸部,用力摇晃了起来。

    「呐,求求你嘛,我也没办法啊,有效活用死掉的人类的尸体是一种资源回收吧,这样多环保啊是在保护环境耶,反正尸体放着不管也是回归尘土,就算被我吸收掉了……」

    说到这里,原本口若悬河的安乐王女暂时闭嘴。

    「……呐,你该不会是看到这个之后心里开始有点纠结了吧?」

    「并没有。」

    我只是注意力有点被摇晃的巨乳拉走了而已,并没有纠结。

    我是没什么节操没错,但是再怎么样也没有落魄到会对植物型怪物起色心,我的业障并没有重到那种程度。

    那种对象只要有梦魔就够了。

    「呐~~我都已经表现得这么诚实了,你也老实说嘛~~反正也没有任何人在啊。诚实面对自己不就好了,你其实有点兴趣对吧?」

    这就是腌渍任务当中以难度特别高著称的安乐王女啊。

    好个狡猾又棘手的敌人,你可要把持住啊,佐藤和真。

    对象是植物,和巴尼尔前几天给的性感萝卜是同样水准的东西啊。

    「我吸收地面的养分,这是植物的本能。然后,你会想要摸我的这里,也是身为雄性的本能。呐,本能哪里不好了?怪物也是活生生的生物,你也是活生生的生物!来吧,让我们一起顺从本能,依循自然地活下去吧!」

    顺从本能,依循自然。

    不愧是植物型怪物,发言有关自然的时候别有深意。

    我摇摇晃晃地靠了过去,正准备朝她的胸部伸出手的时候,连忙停下动作。

    「我现在是想干嘛啊!你这个家伙太危险了吧,害我差点就就跨越身为人类不应该跨越的界线了!」

    看见我回过神来了,安乐王女领悟到就连色诱也对我不管用。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于是便以响彻整座森林的音量放声尖叫。

    6

    「怎么了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和真,你做了什么!」

    「和真,你这是想要撒什么东西啊?这该不会是除草剂吧!」

    听见安乐王女的尖叫声,阿克娅她们赶了过来。

    「你们来得正好!喂,快来帮忙,这个家伙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以胜券在握的骄傲神情如此强烈要求,却不知为何换来责难的眼神。

    「你趁我没在看的时候是在搞什么啊。你是不是利用那个会叮叮作响的魔道具来骗我们?快说明这是怎么回事!」

    「阿克娅说的没错,你先说明现在的状况吧。」

    听她们两个这么说,我正打算说明刚才和安乐王女的互动时,安乐王女眼露凶光,抢先控诉。

    「这位先生突然想对我做很过分的事情……!」

    「闭嘴,你不准说话!」

    我高高举起除草剂,吓唬想要胡乱插嘴的安乐王女。

    而达克妮丝把手放在这样的我的肩膀上,一脸困惑地表示:

    「和真,这样我们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状况。你先说明一下发生了什么事吧。」

    「这个家伙果然很黑心,她和我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就口没遮拦地什么都招了。说话啊,在这个魔道具前面说说看啊,说你在阿克娅她们离开之后态度改变得有多快啊。如果你敢说自己的态度没有变的话,就在这个的前面说说看啊。」

    尽管我拿着魔道具如此逼问,安乐少女也没有回答,只是露出伤心的表情。

    「喂,够了喔,别再摆出那个态度了,这样会害我的评价变差!你还是死了那条心,老实招出来吧!」

    但是,我太小看这个家伙了。

    我忘记这些家伙是最会欺骗别人、陷害别人的怪物了。

    安乐王女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丢下最大级的炸弹。

    「这位先生一直对我的胸部充满兴趣……」

    「你这个家伙突然扯什么东西啊。」

    听安乐王女如此爆料,阿克娅她们的视线集中到我的手上来。

    然后,看着我手中那个没有响的魔道具,现场的气氛为之凝结。

    「你这个家伙还真有种啊,我也没想到你竟然会出这招。不过我也很会有效利用这个魔道具了。喂,你们几个给我看清楚了。这个安乐王女啊!在你们消失之后,这个家伙的态度变得很差,不断开黄腔而且全都很低俗,展现出最差劲的一面!」

    感应谎言的魔道具还是没有响。

    阿克娅她们见状,显得相当迷惘。

    「我、我承认刚才确实说了很下流的话。不过,请你们让我辩解一下!」

    依然没有响的魔道具害得阿克娅她们表现出一副「你们在说什么啊」的样子,开始往后退。

    看来她们开始困惑了起来,不知道自己该相信哪一方的说词。

    或许是发现这个状况对自己不利了吧,安乐王女决定豪赌一把。

    「你、你刚才不是还伸出手想要摸我的胸部吗!」

    魔道具没有响。

    「你还敢提这个喔,追根究柢,明明就是你要我放你一马才提出让我揉你的奶子当成代价的吧!」

    「我可没有说得那么猥亵,请不要擅自解释!」

    魔道具还是没有响,害得她们三个的眼神越来越冷淡。

    「可恶,这样下去也没完没了!都是因为想要和你对话才会出问题,一开始就应该动用武力了!像你这种家伙就该这样对付!吃我的除草剂啦!」

    我拿起脚边的除草剂,洒到安乐王女的根部。

    「住、住手——!居然对无法动弹的我动粗,太卑鄙了,因为口舌之争快输了就想靠武力解决,未免太狡猾了吧!」

    「少啰嗦,不过是个怪物还敢满嘴大道理!喔,你这个家伙是怎样竟敢反抗,乖乖接受制裁吧混帐,我要洒好洒满洒个痛快!」

    安乐王女为了不让我再洒下去而抓住我的手臂顽强抵抗。

    「别这样,不要做那么过分的事情!不要把那种脏东西洒在我身上!我要被玷污了!谁来救救我啊,我要被玷污了,你怎么可以对我的下半身洒那种东西……」

    「你这家伙的遣词用字有必要都那么猥亵吗,我不过就是在你的脚边洒除草剂而已!」

    在七嘴八舌地吵个没完的同时,我依然不断洒着除草剂。

    除草剂出乎意料地快就生效,不久之后……

    「——糟糕,我好想吐,虽然我吐不出东西而且连那种器官也没有,但是总觉得非常不舒服……」

    吸收了除草剂的安乐王女才刚这么说就变得眼神涣散,低下头去。

    她就像是喝酒喝到烂醉似的,脸色苍白,上半身不住摇晃。

    「很好,你们几个,现在正是大好机会,快帮忙洒除草剂!」

    说着,我兴高采烈地转过头去,看见的却是大家反感到不行的表情。

    「别、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好吗,我说的话都是正确的啊。这个家伙说的话虽然也不是谎话,但也不全然正确。就算是我也不至于对怪物的胸部起色心……」

    魔道具「叮」地响了起来。

    听见那个声响,三人显得更觉得反感了。

    「呵呵呵呵呵。」

    看起来依然很不舒服的安乐王女发出胜而骄矜的笑声。

    「得到报应了吧该死的冒险者,你就这样被当成对怪物起色心的上级色狼,一辈子背负着这个十字架吧!居然把这种恶烂到不行的东西洒在我身上,下地狱去吧混帐处男!」

    这大概才是她原本的个性吧,安乐王女突然口出秽言咒骂我。

    「吸除草剂也可以吸到醉!我在下地狱之前也会先送你下去!」

    暴怒的我一手拿着瓶子一点一点逼近安乐王女,她见状便自暴自弃地滔滔不绝了起来。

    「口舌之争输给我就动用武力你不觉得丢脸吗——?怎么满脸通红了啊——?你刚才说自己是很厉害的冒险者,可是那么厉害的冒险者却是处男你不觉得丢脸丢到家了吗——?身边有三只母的却还是处男,你这个家伙是怎样啊,刚才还说他们是同伴,不过说不定这么想的只有你一个人,那些家伙只把你当成点头之交以上同伴未满的人……」

    我在安乐王女继续说下去之前,先在她的脚边洒了一瓶又一瓶除草剂。

    「恶!恶心死了!可恶,你这个混帐处男!我的根部遍及这整座森林!想完全铲除那些根大概得花上几十年吧!在你寿终正寝之前有办法消灭我吗?你能得到的报酬八成完全不合乎必须付出的劳力,不过你就尽管努力挖吧!」

    安乐王女一直到最后,都在我的心头上留下伤痕。

    7

    「——佐藤先生,劳你费心了。安乐王女讨伐任务,真是辛苦你了!」

    「就是说啊我都快累死了这次真的真的有够辛苦啊啊啊啊!」

    回到阿克塞尔之后,我们立刻去找大姐姐报告。

    「安乐王女好可怕喔,我不想接近安乐王女的森林了……」

    我身旁的阿克娅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哭哭啼啼的。

    后来,恼羞成怒的安乐王女完全显露出本性,将攻击的矛头指向在场的所有人。

    「呐,和真……我问你,我是不是很不起眼啊?是不是没什么存在感啊?被她那么一说,害我自己也觉得心里有底……昨天有所表现的是阿克娅和惠惠,然后今天也是你一个人讨伐了安乐王女。是不是像安乐王女说的那样,我真的是个没人要的小孩啊?呐,是不是像安乐王女说的那样,你们带只亚达曼蜗牛去代替我也可以得到同样的结果啊?」

    大概是被说了那些真的让达克妮丝大受打击吧,她的情绪低落到谷底,说话的时候连站都站不稳了。

    「吾乃惠惠,身为红魔族第一的天才,乃阿克塞尔首屈一指的魔法高手,没问题,我很强,我很厉害,我才不是红魔族当中的鲁蛇。我不需要把怪物说的话听进去,就算她说我自以为是强势又高傲的魔法师但其实没朋友,我也不需要把那种话放在心上。没问题,我的同伴就在这里,我有最重要的一群同伴,没问题,没问题,没问题……」

    看着从刚才开始就不断嘟嘟囔囔地自我催眠的惠惠,我才知道安乐王女留下的伤痕比我以为的还要深很多。

    「不过,我就知道佐藤先生一定能够完成任务!对手可是那个安乐王女耶,是各式各样的冒险者前去讨伐,却让每个人都断念而归的那个安乐王女耶!因为部分人士表示安乐王女是无害的怪物,报酬才会变得很低廉……但尽管如此,有怪物栖息在城镇附近还是会让冒险者公会的面子挂不住!结果明明我们交代的是调查任务,佐藤先生却为我们讨伐了她。这次我真的很感谢你!」

    大姐姐对心灵严重受创的我们露出笑容满面的表情。

    米米也跟在她身旁,对我投以尊敬的眼神。

    ……这时,我忽然发现到一件事情。

    「我打倒的只有上半身,所以请公会负责把遍及整座森林的根部完全处理干净喔。对了,我有件事情想问你。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有办法打倒安乐王女啊?」

    听见我抛出的疑问,大姐姐便静止不动了。

    没错,安乐王女无法离开她的所在地,只要有那个决心,其实任何人都能够打倒她。

    只是,要打倒她的话会觉得严重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不好意思,你该不会觉得我是个面对安乐王女也能够毫无顾忌地宰掉她的人吧?」

    大姐姐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把装了报酬的袋子交给了我。

    「那么,佐藤和真先生,这次真是辛苦你了!再见喽,米米!大姐姐明天也会等你来玩喔!」

    「喂,你给我等一下,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还有,我不会再带米米来了,应该说,我明天开始就再也不会来这里了!我的工作量已经很够了,解决掉的都是腌渍任务当中难度特别高的委托,你应该没什么好抱怨的了吧!」

    我一口气把想说的话全都说了出口。

    「明天我会准备一整个大蛋糕喔。」

    「我会来的。」

    而大姐姐也已经毫不掩饰,在这样的我眼前大大方方地用食物钓米米。

    8

    在冒险者公会解决了种种事情之后,回到家里的我们为了治疗在精神上留下的深刻伤害而各自休息。

    顺道一提,阿克娅和达克妮丝去鸡窝找爵尔帝疗伤了。

    「米米,你过来一下,姐姐有话跟你说。」

    在这样的状况当中,我还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放空的时候,已经迅速恢复的惠惠坐到我的对面,拍了拍沙发,示意要米米坐到自己旁边来。

    「虽然不太清楚有什么事情,不过姐姐好像会生气所以我不要。」

    「米米!」

    或许是察觉到什么了吧,直觉很准的米米这么说。

    「你听好喽?姐姐不是一直告诉你,不可以吃陌生人给的食物吗?可是你昨天和今天是怎么搞的,身为红魔族,怎么可以轻易被人家用食物钓走呢……」

    很久以前,在加入我的小队的时候,对我说她什么都没得吃拜托我请她吃东西的惠惠对这样的米米如此说教。

    「在红魔之里的时候,姐姐叫我看到人就要撒娇讨食物。」

    「喂。」

    惠惠没有正眼看向忍不住吐嘈的我……

    「那个归那个,这个归这个。红魔之里那么小的地方,大家再怎么说都是认识的人啊。待在这种城镇的时候,就算陌生人说要请你吃饭,也不可以乖乖接受。因为之后对方说不定会要求非常夸张的代价。」

    「我拒绝。」

    她对如此秒答的米米表示:

    「米米!不可以拒绝姐姐,要是有人对你说要请你吃饭叫你跟他走,这种时候你到底打算怎么做?因为现在的你很有可能傻傻地跟着人家走,姐姐才这样跟你说啊。」

    「当然是傻傻地跟过去叫他养我。」

    米米把惠惠说的话当成耳边风,惹得惠惠用力拍打桌子。

    「不要说那种傻话了,乖乖听姐姐的话!」

    「姐姐爱生气。」

    听见这句话的惠惠猛然站了起来,于是米米便迅速逃走。

    「给我站住,米米,你逃到哪里去都没用的!姐姐今天一定要教到你乖乖听话为止!」

    米米逃进去的地方,是豪宅的厨房。

    因为听见了「喀嚓」的声响,她大概从里面上锁了吧。

    「给我出来,米米!不然你今天就没有晚餐吃了!」

    『等到这里的食物全部不见了我就出去。』

    原来如此,看来她不是什么都没想就逃进厨房里。

    「米米,不要开那种无聊的玩笑!应该说你不开门的话我们要怎么吃饭啊,这个时间该开始准备晚餐了,快点开门……米米……你在里面吃什么东西啊!不可以这么任性,快点出来!你不出来的话姐姐要把门撞坏了喔!」

    「不过是姐妹吵架,不要破坏厨房门啦。」

    不过米米再这样把自己关在厨房里面我们也没饭吃,所以跟在惠惠后面的我也开始说服米米。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和真,不趁现在好好管教她的话等到后悔就来不及了,到时候就没救了。」

    的确,之前听阿克西斯教的祭司赛西莉说过,她第一次见到惠惠的时候,惠惠就因为想吃饭而傻傻地跟着她到教堂去了。

    「已经没救的你说这种话倒是满有说服力的。」

    「喂,你想找我吵架的话我乐意奉陪喔!」

    『大哥哥加油。』

    「米米!把自己关在里面的人出言挑衅是卑鄙小人的作为,你乖,快点出来!」

    这对姐妹的感情是好还是不好啊。

    ……我想,应该是感情好的姐妹才会吵架吧。

    『我在橱柜里找到好大的巧克力。』

    厨房里面传出了米米喜不自胜的声音。

    听见这句话的惠惠,突然脸色大变。

    「米米!那个不可以吃,那是我好不容易才准备来……米米,我知道了!姐姐不生气就是了,你出来!我们和好吧!」

    听着感情这么好的这对姐妹如此互动。

    『吃完这个我就乖乖出去。』

    「米米——!」

    我再次体认到,妹妹果然很赞。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