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十一卷 大魔法师的妹妹 最终章 与冒险者们一起回归原点!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一卷 大魔法师的妹妹 最终章 与冒险者们一起回归原点!

    1

    隔天。

    「米米!米米跑去哪里了!」

    惠惠一大早就放声大喊,跑来跑去,把我吵醒了。

    「大清早的是怎样啊,你到底在吵什么啊?」

    自从那个幼女来了后,说来说去连我也开始记得要早起了。

    听说她还身兼向父母报告的任务,所以我也不能被看到太堕落的生活。

    「和真,早安。我在找米米。那个孩子真是的,不知道是不是忍不到有早餐可以吃的时候,擅自吃了厨房里的东西之后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该怎么说呢,你妹真是超坚强的。」

    被擅长料理螯虾的姐姐养大的话,或许就会长成那样吧。

    「我也不觉得自己把她养成这种小野人了啊。真不知道她到底是像谁。」

    我很想说「除了像你还能像谁啊」,但还是忍了下来。

    「反正她之前应该也没离开过红魔之里,八成是觉得阿克塞尔很稀奇吧?如果是在附近散步的话,大概不久之后就会回来了。」

    「也对,我一开始来到这个城镇的时候也觉得所有事物都很新鲜,所以那种心情我也懂就是了……」

    惠惠叹了口气,一脸还是不太能够接受的样子。

    这个城镇别的没有,就是治安最好。

    即使一个小女孩自己走在街上,应该也不需要太担心才对。

    于是,我们决定先解决早餐。

    「——惠惠,米米呢?昨天晚上玩桌游的时候我输给她了,现在想找那个孩子上诉。」

    阿克娅以手臂夹着那套桌游,像是在找玩伴的小孩似的这么说。

    「你这个家伙连幼女都赢不了喔?都已经老大不小了,你这样没问题吗?」

    阿克娅这几天来已经完全和米米成了好朋友。

    大概是精神年龄相近的关系,她们看起来很合得来。

    「你很笨耶和真,你没听过让步这个词汇吗?一开始我想说她还小就掉以轻心,手下留情,结果才输掉的。我拿掉一颗最弱的棋子冒险者跟她玩。」

    「这样几乎跟没让一样吧。」

    好像是意外喜欢小孩,这几天来同样和米米成了好朋友的达克妮丝,显得有点坐立难安地插了嘴。

    「不过,都已经等这么久了还没有回来,她该不会是在公园还是哪里和其他小朋友玩在一起,或是又去冒险者公会吃人家请的点心了吧?」

    「很有可能。应该说,我不觉得那个孩子会和同年龄的小朋友们合得来,除了公会之外不做他想了吧。这么说来,大姐姐好像说今天会准备一整个蛋糕对吧?」

    那么小就开始在龙蛇混杂的冒险者公会里打滚,真不知道那个幼女将来会变成怎样。

    一个小女孩来到陌生的城镇,照理来说应该片刻都不会离开姐姐身边才对,但米米反而表现得像是已经不再黏着姐姐了似的。

    该怎么说呢,总觉得那个孩子将来会变成超越惠惠的大人物。

    「不过,站在冒险者公会的立场,这次能够清光一直没有人接的任务,算是让冒险者们提起干劲的米米的功劳吧。在公会接受招待大吃点心,也是米米理应享受的权利。」

    正如达克妮丝所说,这阵子阿克塞尔的任务几乎都没有人执行。既然如此,以结果而言这样或许也是好事一件吧。

    话虽如此,等到米米离开之后,大概又会变回原样就是了……

    「那么,既然早餐已经吃完了,我们也去公会吧。」

    另一方面,还离不开妹妹的惠惠焦躁不安地对我们这么说。

    ——来到冒险者公会的我们,看见的是一幅奇妙的景象。

    「来,你也吃吃看这个吧。这是大姐姐亲手做的喔。」

    米米在这里我还可以理解。

    但是,殷勤地伺候着米米吃点心的,却是梦魔服务的小姐们。

    「小妹妹,你也吃吃看这边的嘛。」

    「谢谢大姐姐。」

    不知为何来到这里的小姐们接连拿出点心给米米,她也大口吃着。

    我对一个面熟的小姐招了招手,偷偷和她交头接耳。

    「你们都是那间店的小姐对吧?这里是冒险者公会喔,你们来这么危险的地方,是要做什么啊?」

    「哎呀,这不是常客先生吗?我们也知道自己在做的是偷鸡摸狗的事情,所以很清楚来这里有多危险,可是……」

    说着,梦魔小姐以怜爱的眼神注视着大啖点心的米米。

    「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我们就是无法放着那个孩子不管。我猜,那个孩子大概拥有高强的恶魔召唤师才能。将来,她一定会成为非常不得了的大人物……干脆趁现在留下我的标记好了……」

    听那个小姐脱口说出这种微妙的话,我不禁看向米米。

    簇拥在米米身边的梦魔们,眼神确实都不太对劲。

    这种败北感是怎么回事?

    我也想要恶魔召唤师的才能,而不是运气和商业手腕啊。

    阿克娅待在柱子后面露出半个身体,一直盯着这样的梦魔小姐们看。

    其实,之前发生过一次事件,让阿克娅知道有那间梦魔们经营的店。

    当时,阿克娅打算除掉梦魔们,于是我便真心动怒卯起来发飙。看来是我那个时候发飙吓到她了,现在即使恶魔就在眼前她也不敢动手。

    当然也有可能是我威胁她说「要是驱除了这个城镇的梦魔们,肯定会被男性冒险者们当成眼中钉」的缘故吧。

    所以应该不会有什么万一才对……

    「不好意思,阿克娅大人好像也来了,我们就此告辞。」

    「常客先生,帮我们问候一下阿克娅大人和巴尼尔大人吧!那么米米,改天见喽。」

    或许是很介意阿克娅的视线,她们这么说的时候还不时转头过去瞄阿克娅。

    梦魔们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转头看了米米好几次,才离开冒险者公会。

    「……呐,和真,你和那些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啊?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你有一群那么漂亮的女性友人……」

    「她们是一间只有漂亮的小姐聚在一起经营的咖啡厅里面的员工。虽然卖的料理都非常普通,生意却莫名兴隆,我一直都觉得很不可思议。话说回来,她们几位到底是喜欢我妹的什么地方啊?」

    歪头不解的惠惠,今天依然接受冒险者们的点头致意。

    「惠惠小姐,早啊。」

    「惠惠小姐,今天几乎已经没有工作了喔。光是昨天和前天这两天,好像就已经把值得一提的任务都解决掉了。」

    已经完全习惯「惠惠小姐」这个称呼的冒险者,对惠惠小姐这么说。

    「这样啊。那么,公会也不会再塞高难度的任务给各位了吧。让各位那么逞强,说来说去这几天我一直都很担心。」

    说着,惠惠小姐露出放心的笑容。

    面对这样的惠惠小姐,米米也同样带着笑容说:

    「姐姐,这个城镇的冒险者好厉害喔。」

    「对吧对吧。再怎么说也是我住的城镇的冒险者嘛。」

    听两人如此对话,附近的人都害臊地别开视线。

    瞧大家脸上都微微透露出喜悦之色,心里应该也颇为受用的样子。

    「蓝发的大姐姐也很厉害。」

    「是啊。再怎么说也是我的同伴嘛。她的实力可是足以净化长久以来滞留在这个世界的幽魂。阿克娅平常的表现虽然不太行,但我觉得她应该获得更高的评价才对。」

    听米米和惠惠这样说,阿克娅得意地摆出一副跩脸。

    「还有,大哥哥也很厉害。」

    「这个嘛,因为他是我的小队的队长嘛,怎么可能不厉害呢……不过,用那种方式讨伐怪物能不能说是赢过对方有点值得存疑就是了……」

    哎呀,这个家伙对于我对付安乐王女获得的华丽胜利似乎颇有微词是吧?

    「……奇怪?那、那个,我的表现呢……」

    「你什么都没有表现到吧。」

    被我这么吐嘈的达克妮丝一个人垂头丧气的时候。

    「好了,米米,你觉得怎样啊?我的伙伴们很厉害吧?这个城镇的冒险者们都很帅气吧?回到红魔之里以后……你要向大家炫耀一下喔。」

    惠惠这么说,对害臊地腼腆笑着的冒险者们露出笑容。

    「呐,和真,安乐王女说的其实没有错吗?只需要花饭钱就可以打发的亚达曼蜗牛反而还比我管用吗?」

    「你不要再因为斗嘴斗不过植物而烦恼了,忘了那回事吧。」

    正当我想办法安慰一个人沮丧不已的达克妮丝的时候。

    「可是姐姐不怎么厉害耶。」

    米米丢了一颗炸弹。

    「……米、米米,你刚才说了什么?你是不是说姐姐不厉害?」

    公会里面陷入一片寂静。

    对于惠惠提心吊胆的质问,米米表示:

    「嗯,只有姐姐好像不太厉害。」

    「米、米米!你是怎样,进入叛逆期了吗!最近你一下子学人家说些难听的用词,一下子不听姐姐的话,让姐姐大受打击喔!」

    没有理会一个人快要哭出来的惠惠,米米走到柜台小姐身边。

    「我有一件事情想拜托胸部大姐姐。」

    「米米,可以不要叫我胸部大姐姐吗?」

    帮柜台小姐取了一个非常不得了的绰号的米米……

    「请给我一个可以让不厉害的姐姐变得很厉害的任务。」

    也不知道是为姐姐着想还是怎样,说出了这种让人搞不太懂的请求。

    「米米,我们回家了!我的力量只有在紧要关头才可以用。平常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了。好了,回家之后,今晚姐姐放爆裂烟火给你看。」

    看起来觉得很丢脸的惠惠迅速这么说完,便牵着米米的手打算回家。

    即使被姐姐拉着手快要被带走了,米米还是对柜台小姐投以哀求的视线。

    「嗯——其实已经没有大型任务了耶。剩下的任务,顶多就只有讨伐巨型蟾蜍了……由于这个城镇的畜牧业并不兴盛,再加上好吃的蟾蜍肉一直不乏需求,所以只有这个任务随时都有……」

    「那个就可以了。」

    面对秒答的米米,大姐姐显得有些困惑。

    「这个就可以了吗?可是巨型蟾蜍是非常弱小的怪物,真的只有作为食材的价值可取……」

    「那个就可以了。」

    这时,惠惠从旁抓住打算擅自接下任务的米米。

    「你干嘛擅自帮我们接任务啊。而且讨伐巨型蟾蜍一点都不是什么多厉害的任务。我看你大概是被蟾蜍肉钓到了吧,不过你等着见识姐姐真正厉害的一面好了。来吧,公会应该也不是完全没有别的任务才对吧?就算是有点强人所难的任务也没关系。今天的我斗志非常高昂,就算是魔王军的干部或是龙族我也有办法打倒给你们看!」

    说着,惠惠整个人都亢奋了起来,而大姐姐则是一脸伤脑筋。

    「就算是魔王军干部或是龙族也可以是吧……如果是这样的话,原则上是还有一个腌渍任务没错啦……」

    正当大姐姐犹豫着该不该说的时候。

    「喂,别让惠惠小姐没面子啊!」

    「没错,她本人都说要接了,就让她接吧!」

    「就是说啊,说来说去他们也是在紧要关头会有所表现的人,事到如今没什么好犹豫的了吧?」

    突然,周围的冒险者们出声起哄。

    听见大家这么说,惠惠害羞地腼腆一笑。

    「在场的大家说的没错,我都说要接了,就让我接吧。不过就是阿克塞尔附近的怪物,无论是什么我都有办法打倒。还是说,那个对手比魔王军干部还要强吗?」

    在冒险者们的起哄声当中,大姐姐摇头否定了惠惠的质疑。

    这也是当然的,这种新手镇附近的怪物,再怎么挣扎都不可能超越魔王军干部。

    「姐姐很厉害喔。」

    眼睛因为期待着姐姐接下来的精采表现而闪闪发亮的米米追加了这么一句,让大姐姐带着苦笑,将委托书交给了惠惠。

    「我知道了。那么,就麻烦惠惠小姐完成这最后一个腌渍任务吧。」

    惠惠接过委托书之后,以响彻整个公会的声量表示。

    「吾乃惠惠!身为阿克塞尔首屈一指的魔法师,乃擅使爆裂魔法之人!在吾之爆裂魔法的威力之下,即使是魔王军干部或是龙族,只要是一打一的对决,无论任何怪物都不是我的对手!」

    「喔喔喔喔喔喔喔!」

    「干掉它!惠惠小姐,去干掉它吧!」

    「好啊,不然需要我们帮忙也可以喔!」

    在冒险者们的喝采声当中,惠惠带着因兴奋而发出红光的眼睛如此宣言,用力将披风往上一挥,摆出耍帅姿势……!

    「剩下的最后一个腌渍任务……并不是打倒一只怪物的任务,而是讨伐从几年前就开始互相争夺地盘到现在的——狮鹫与蝎狮。」

    在大姐姐如此表示之后,公会里面陷入一片寂静,摆着耍帅姿势的惠惠也是整个人僵在原地。

    2

    狮鹫与蝎狮。

    那些不应该出现在阿克塞尔附近的高阶怪物开始栖息在这附近,已经是距今约莫两年前的事情了。

    名叫蝎狮的怪物不会自然诞生,而是一种以创造魔法产生出来的魔法生物。

    或许是哪个魔法师半开玩笑地释放了出来,又或许是从附近的遗迹还是地城里逃出来的,详情不得而知。

    总之,那只不知从何而来的蝎狮,有一天突然在阿克塞尔附近的山岳地带住了下来。

    不久之后,就像是跟在它后面来到这里似的,有人看见狮鹫出现在这处山岳地带。

    据说,狮鹫刚被发现的时候,翅膀受了重伤,全身上下也伤到体无完肤。

    由于它已经身负重伤,冒险者公会便将山岳地带指定为禁止进入区域。此举是为了禁止人们接近受伤的狮鹫,更是在期待狮鹫能够伤重不治。

    另外,可能也是认为顺利的话,狮鹫就会和把那里当成地盘的蝎狮打起来,造成两败俱伤吧……

    然而,狮鹫完全辜负了公会这样的期待,几乎每天都和栖息在同一个地盘的蝎狮彼此争斗,灾情甚至扩散到邻近地区。

    只有一只就已经够棘手的怪物变成了两只,所以站在公会的立场,时至今日都只能张贴纯属形式委托书,同时为了以防万一而把报酬拉得很低,避免有人真的接下任务,就这样将这个问题束之高阁到现在。

    ——而现在,我们和其他冒险者一起,踏进了那两只有名的怪物的地盘里面来了。

    毫无干劲地跟在冒险者们的最后面的阿克娅开口说:

    「蝎狮与狮鹫啊。这么说来,我记得很久以前好像看过这个任务。」

    这个家伙在说什么啊?

    「你已经不记得了吗?很久以前,我们还在为债务所苦的时候,你还曾经想要接这个任务呢。」

    没错,那已经是我们还是菜鸟冒险者的时候了。

    为钱所苦的这个家伙,把照理来说没人会接的这张委托书拿了过来。

    「有这种事吗?我是不会回首往事的女人。那么久以前的事情我早忘了。」

    「那种帅气的台词只有很多人追的好女人才有资格说喔。」

    这次的委托,在为数众多的腌渍任务当中,也是被公会方面认定为无论如何都无法完成,而没有丢出来的一个。

    话说回来,我们曾经想过要接这个任务,在那之后已经过了两年。

    说起来,这也算是一种上诉吧。

    这次不像平常那样是遭受波及,糊里糊涂地解决掉烫手山芋。

    我们已经脱离了菜鸟的行列,蜕变为实力坚强的资深冒险者,而现在正是我们证明这件事的时候。

    「说来说去,我们也已经发达了呢。还是菜鸟的那个时候,我大概也没有想过自己会主动接这个任务吧。」

    「就是说啊。那个时候为了清偿债款,我们每天都完成各式各样的任务。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不可思议,总觉得比起不缺钱又过着富裕生活的现在,在负债的压力之下每天拼命接任务的那个时候,每天好像还过得比较快乐……」

    我对怀念过去的惠惠表示:

    「你那种心情叫做怀古。大部分的人都只会说以前比较好啦。」

    惠惠说得好像很怀念当时的样子,但是对于为了周转金钱而吃尽苦头的我而言,唯有那种生活我一点都不想再过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和真,惠惠刚才说的那些我也有点能够体会。那个时候的我们真的是菜鸟,以巨型蟾蜍为首的各种怪物都可以把我们害得惨兮兮。那样的我们,到了现在已经……」

    说着,怀念起过往的达克妮丝不知道是想起了当时的什么事情,红着脸忸忸怩怩了起来。

    对于这样的达克妮丝,附近的冒险者表示:

    「不,你们现在也和以前差不了多少吧。你们或许是打倒了魔王军干部和高阶怪物没错,不过就拿阿克娅小姐来说好了,她不久之前打算抓住逃进后巷里的尼禄依德却遭受反击,还被打到哭出来了呢。」

    「等一下,我不是叫你保密吗!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才用少得可怜的零用钱请你吃冰啊!那是封口费,所以既然你没有办法保密的话就把冰还给我!」

    阿克娅对爆出她的失态的冒险者如此抗议。

    「我帮你赶跑了尼禄依德,所以你请我吃的冰是谢礼。」

    被这样随便打发掉的阿克娅,最后撂下「要是你受伤了我要跟你收恢复魔法的费用」这样的台词。

    过去很怕生的我们,现在和其他冒险者们的关系也已经好到可以像这样互开玩笑了。

    可见我在这个世界度过的时间有多久,密度有多浓厚了。

    我不是要附和惠惠和达克妮丝的发言,不过在欠债的压力之下每天手忙脚乱的那段时光,确实好像也没那么糟糕。

    ……不,或许是我发现当初觉得不像样的这个世界本身,其实也没那么糟的缘故吧。

    在半山腰放眼俯瞰,可以看见变得很小的阿克塞尔就在远方,这绝景更让我感慨万千。

    到了现在,我似乎也开始喜欢上这个世界了吧……

    我想着这些露出自嘲的苦笑,就在这个时候。

    忽然,某种阴影从头上落下。

    于是我无意间抬头看了过去——

    出现在视线前方的,是不住拍动的巨大翅膀,以及长了尖锐鸟喙的猛禽类头部。

    拥有大鹫的头部以及狮子的身躯的巨大生物。

    高阶魔兽——狮鹫,已经来到我们附近了。

    3

    「狮鹫出现了——!」

    一开始还为了不得不接下这个不可能的任务的惠惠而意气风发地跟了过来的冒险者们,都因为第一次见到如此巨大的狮鹫而不禁为之震慑,浑身僵硬。

    「和真——!它比我原本想像还要大只耶!瞧它的鸟喙那么气派,该不会是爵尔帝的亲戚吧!」

    「你不要说那种蠢话了退到后面去吧啊啊啊!惠、惠、惠惠,你开始咏唱魔法!比起尚未现身的蝎狮,先处理眼前的狮鹫再说!而且狮鹫也比较高阶!」

    「我我我我、我知道了,包在我身上!」

    当然,被震慑住的不只冒险者们,我们也一样。

    惠惠开始咏唱之后,听见咏唱声的冒险者们也回过神来,各自举起武器备战。

    「好,我来负责坦!这次我一定要好好表现,让米米也说出铠甲大姐姐很厉害!尽管是狮鹫,对手也只有一只!有这么多人手齐心协力总会有办法解决!」

    唯一毫不畏惧的达克妮丝朝狮鹫冲了过去。

    大概是此举激起了众人的勇气,前锋职业的冒险者们也接连跟在她后面,魔法师们也都各次咏唱起自己最擅长的魔法。

    这时,像是抓准了达克妮丝冲过去的时机似的,一道影子跳进与狮鹫对峙的达克妮丝和我们之间。

    「哎呀,这可不成。我讨厌狮鹫,但要是那个家伙不在了,你们人类就会攻到这座山上来对吧?」

    长了人头的狮子身体,配上蝎子尾巴和蝙蝠翅膀的生物。

    拥有类似合成兽的恶心身体的凶恶魔兽——蝎狮挡在我们面前。

    在达克妮丝和前锋冒险者们被两只凶恶的魔兽包夹而陷入孤立无援的状态时,被敌人轻易贴近到自己附近来的魔法师们各个都陷入了恐慌。

    达克妮丝像是要表达这边交给我了似的,拔剑迎向蝎狮,而蝎狮瞄了一下这样的她之后……

    便振翅飞上空中,锁定了目标——!

    「它、它在看我们这边!喂,惠惠,它一直盯着我们这边看啊!你的魔法先暂停一下,我们要把距离拉得更开,不然会被杀掉!」

    「等、等一下啦和真,不要摇我啦!蝎狮的智商很高。它大概是看出我正在准备使用威力强大的魔法,所以提高警觉,还把优先顺序拉到前面来了吧,啊哇哇哇,要、要来了!」

    不行,就算想叫其他人来救援,冒险者们为了掩护达克妮丝,也都在牵制狮鹫。

    但是,在这种时候我也不会慌张!

    我从背后拿出弓箭,不慌不忙地瞄准了目标。

    「吃我一箭!狙击!」

    我迅速拉满弓,朝蝎狮射出箭。

    箭不偏不倚地——!

    「……这东西是怎样?」

    我射出的箭,被飞在空中的蝎狮用尾巴前端轻轻挥开。

    「惠惠——!我的箭被弹开了,那是怎样啊!」

    「纯粹是威力不足啦!蝎狮原本就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定位在上位的怪物!新手镇的冒险者的攻击能达到的效果就是这样了啦!」

    惠惠在呐喊的同时,再次开始咏唱爆裂魔法。

    这次为了不让敌人妨碍她咏唱魔法——应该说!

    「呜哈!这位小哥挺帅气的嘛!喂,让我用我粗壮的东西戳你一下如何!」

    「噫——!」

    蝎狮说出这种在各方面都很危险的台词,同时秀出它巨大的蝎尾,从空中朝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我站上前去护住惠惠,口中咏唱着魔法。

    「『Create Earth』!」

    无论对手是多厉害的强敌,只要眼睛看不见就会有破绽。

    在蝎狮失去视力之后,再帮惠惠争取到咏唱的时间,就可以——

    「这里交给我吧,和真!像蝎狮和狮鹫这一类的大型怪物呢,都是使用魔法在飞行!换句话说,只要消除它们的魔法,它们就会掉下来了!」

    这时,我身旁的阿克娅突然这么说。

    「喂,快住手,你想到要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多半都没什么好事!接下来我就会用我最常用的组合魔法攻击它的眼睛……!」

    就在我说到这里的时候。

    「『Sacred Break Spell』!」

    阿克娅发出的魔法之光已经跨过天空,射中蝎狮了。

    的确,正如阿克娅所说,蝎狮是用魔法在飞。

    失去了浮力的蝎狮,维持着冲向我们这边的动能,依循着惯性的法则——!

    「呜喔喔喔喔喔喔!」

    「痛啊啊啊啊啊啊!」

    坠落的蝎狮撞了过来,压在我身上。

    或许是阿克娅事先为我施展的防御魔法救了我吧,我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害,并试图站起来。

    但是……

    「小哥,来一下嘛!呐,来一下嘛!」

    「来什么东西啊,之前对付过的席薇亚也是,难不成类似合成兽的家伙,都是这种类型的吗!」

    蝎狮压在我的身上,以前脚制住我的双手……!

    「够了,我要用这个一发让你升天……啊嘎嘎嘎嘎,这、这是怎样——!」

    我从压制住我的蝎狮身上,以「Drain Touch」吸取魔力和体力!

    「任何人都好,快来救救我啊——!不然它会夺走我宝贵的事物,在很多方面都是!」

    具体说来像是贞操,还有更宝贵的性命!

    「!」

    一名职业是盗贼的冒险者无声无息,一声不响地从背后发动袭击,蝎狮便毫不恋栈地放开我,往后一跳,离开原本的位置。

    躲过袭击的蝎狮没有理会发动攻击的盗贼,反而看向我,露出一脸惊恐的表情。

    看来,它似乎没想到会遭受「Drain Touch」的攻击。

    在场的魔法师们已经远离蝎狮和我,将魔法攻击集中在狮鹫身上。

    我没有那个闲工夫可以确认另外一边的状况,不过既然他们不顾这边而以另外一边为优先,可见状况非常不乐观。

    或许是「Drain Touch」相当管用吧,蝎狮对我表现出警戒之色,而我也趁机拔出爱刀。

    不过,我并不打算用这把刀正面应战。

    身为最弱职业的我,职责并非以刀剑应战,而是争取时间。

    「喂,言行举止从刚才开始就很怪异的混帐禽兽。你的同类曾经在我的心里留下很深刻的阴影!我要在此狠狠教训你一顿,抚平过去的心灵创伤!」

    我鼓起气势如此挑衅,扰乱蝎狮的注意力。

    毕竟我方有其他冒险者们可以支援,只要争取到时间——

    「啊啊!有另外一只蝎狮!是母的,母蝎狮出现了!」

    「原来是一对吗!蝎狮是母的比较强!咱们上!」

    因为突然出现的新蝎狮再次逼近到已经远离敌人的魔法师们身边,原本要赶过来这边的冒险者们也转向攻过去。

    …………

    「你很有胆识嘛,小哥。想单挑啊!你想和本大爷单挑是吧!真是个勇猛的男子汉呢,让我在你屁股上戳一下吧!」

    「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早知道就不乱嘴了!

    「和真,我准备好了!这里交给我吧!」

    结束了魔法咏唱的惠惠在我背后这么说。

    但是,要对蝎狮出招的话距离太近了,如果想解决掉这个家伙,必须先让它远离这里才行……!

    「你的魔法用来对付蝎狮太浪费!狮鹫远比它强多了,别管这种小喽啰,瞄准另外一边!」

    「我、我知道了!的确,一般都认为狮鹫的位阶比较高!」

    我出言挑衅蝎狮,结果就连将魔法维持在法杖前端的惠惠也自然而然地如此贬低蝎狮。

    「哦?这几年来我一直和那个家伙打成平手,你们却说我不及狮鹫吗?」

    我的工作是争取时间。

    只要在我们这么做的时候,其他人能够趁机收拾掉蝎狮或狮鹫,光是这样就足以改变战况了。

    「拉拉蒂娜——!」

    「喂,那样没问题吗!」

    「拉拉蒂娜一直被狮鹫啄个不停啊!不对喔,等一下,总觉得她看起来好像有点开心,情况似乎一点也不急迫呢……!」

    ……我这样争取时间,状况真的会变好吗?

    拜托你们了,阿克塞尔的冒险者,你们不是很厉害吗!

    或许是我这样的祈愿应验了吧,远方响起一个声音,传进正在和蝎狮对峙的我耳中。

    「很好,奏效了!喂——和真——!收拾掉这边的蝎狮之后我们马上去救你!」

    这个声音当然也传进了眼前的蝎狮耳中。

    原本一直很气定神闲的蝎狮脸上,开始浮现出焦急之色。

    「喂,你想去救你老婆的话尽管去没关系喔。在我身后维持着魔法的家伙是阿克塞尔首屈一指的魔法师。无论你想在这里和我们大打出手还是想去救老婆,都随你高兴。」

    听我这么说,蝎狮一脸狐疑地观察了一下状况——

    「今天好像是我们占下风啊!就不跟你大打出手了。那便是要去救它……」

    然后说到这里之后,便迅速转身冲了出去。

    上位魔兽认真冲刺起来,菜鸟冒险者们当然应付不了,包围住母蝎狮的冒险者们被它一撞,都被弹飞了。

    「拉拉蒂娜要被带走了——!」

    听见这个声音,我转过头去,看见狮鹫叼着达克妮丝高高挺起身体,姿势看起来已经准备好随时起飞了。

    对此,被巨大的鸟喙叼住的达克妮丝手边似乎没有大剑,以赤手空拳不断殴打。

    然而,这样攻击对坚硬的鸟喙根本起不了作用……

    「和真先生,快想想办法啊!再这样下去达克妮丝会被抓走的!今天早上爵尔帝在庭院里抓蚯蚓,我总觉得现在的达克妮丝看起来就好像今天早上被爵尔帝叼走的蚯蚓一样!」

    「不要在这种紧要关头乌鸦嘴,你这个只会帮倒忙的家伙!」

    在我们说着这些的时候,两只蝎狮已经突破冒险者们的包围,朝狮鹫那边冲了过去。

    我猜,它大概是想顺势从狮鹫身旁经过,让追赶他的冒险者和狮鹫碰头吧。

    不愧是有人头的怪物,这个想法相当聪明,不过……

    「达克妮丝,咬牙撑住!惠惠准备施展魔法!」

    我再次张弓搭箭,瞄准了狮鹫的脸部。

    「目标这么大总不会落空了吧!这次一定中,吃我一箭!」

    我对准狮鹫的大眼睛,以狙击技能射出箭。

    或许是因为注意力集中在为了不让它起飞而一直挣扎的达克妮丝身上,狮鹫无法对逼近它的箭及时做出反应。

    「吱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狮鹫的右眼中了箭,尖锐的叫声响彻四下。

    箭原本刺得很浅,而达克妮丝为了保险起见,又朝箭尾捶了一拳。

    狮鹫再怎么厉害也忍受不了这一招而松了口,原本被它叼在嘴里的达克妮丝,在往下掉的同时露出「你活该」的表情。

    「惠惠,动手!让那三只怪物尝尝阿克塞尔首屈一指的魔法师的力量!」

    才刚听见我这么说,朝狮鹫举着法杖的惠惠表示。

    「回到阿克塞尔之后,要好好告诉吾之妹妹我的表现有多么精采喔……吾乃惠惠!身为阿克塞尔首屈一指的魔法师,乃擅使爆裂魔法之人!蓄力已久的吾之奥义!现在就让你们尝尝这招的滋味吧!『Explosion』——————!」

    惠惠发出的爆裂魔法。

    将经过狮鹫两旁的两只蝎狮也卷了进去,在绵延在阿克塞尔附近的这座山脉上,引发了巨大的爆炸——!

    4

    「……我受够了。和真,我暂时不想出任务了。」

    我们以千钧一发的战况完成了狮鹫与蝎狮的讨伐任务。

    「呐,和真。我想问你,在那之后我们真的有任何成长吗?和刚开始组队的时候相比,我们该不会其实没有什么成长吧?」

    「别说了,那是我现在最想问的问题。」

    在受了伤,而且衣衫褴褛,却还是自己走着的达克妮丝身旁,我背着惠惠,和其他冒险者们并肩而行,朝着阿克塞尔迈进。

    我一面望着夕阳逐渐沉没到城镇的另一头,一面走着,这时背上的惠惠对我说:

    「有件事我得向和真道歉……仔细想想,我还是不太想回到那个时候。」

    看吧,我就知道。

    「——辛苦各位了!另外,也恭喜各位!如此一来,这个城镇的腌渍任务就全都完成了。在此,我们冒险者公会全体职员,郑重向各位致上最深的谢意!」

    灰头土脸的我们回到阿克塞尔冒险者公会时,获得职员们的列队欢迎。

    看见这一幕,一起前去讨伐狮鹫的冒险者们,各个都露出很有成就感的满足笑容。

    同时,在职员们的队伍的正中间。

    在这个公会当中已经快要变成我们的专属柜台小姐的大姐姐,推了米米一把。

    「好厉害。大家都好厉害喔。」

    米米的眼神闪闪发亮。

    「那当然了,我们很厉害吧!毕竟我们可是阿克塞尔的冒险者嘛!不过,你的姐姐是最厉害的一个喔。再怎么说,这次一招解决了狮鹫和蝎狮的可是惠惠呢!」

    一个长得凶神恶煞,看似战士的男子笑得极为开怀,没有以小姐称呼惠惠,而是真心这么称赞她。

    听见那个冒险者的真心话,米米看起来开心到了极点。

    「姐姐好厉害喔!」

    说完,她露出至今最灿烂的笑容。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