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十一卷 大魔法师的妹妹 尾声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一卷 大魔法师的妹妹 尾声

    当天晚上。

    睽违已久地完成了一项大工作的我们,和参加任务的冒险者平分了狮鹫讨伐任务的微薄报酬,在公会里大吃大喝了一顿之后,在这个时间才回到家里。

    吃饱的米米在大家玩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完全熟睡,被达克妮丝背了回来,现在睡在惠惠的房间里。

    走山路加上拿出真本事的战斗。

    过程虽然辛苦,却得到了睽违已久的,令人心旷神怡的充实感。

    爬到床上的我正觉得微醺的感觉很舒服,今天晚上应该可以睡个好觉,带着这样的想法闭上了眼睛——

    「和真,你还醒着吗?你还醒着的话,我可以占用你一点时间吗?」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惠惠的声音。

    「我还醒着,不过要睡了——」

    「不对吧,人家都已经跑到房间来找你了,先不要睡好吗!」

    如此吐嘈的同时,惠惠打开了门,走进房间里来。

    我没有下床,只从棉被底下探出头来。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啊?你那么久没和米米一起生活了,机会难得,你不和她一起睡吗?虽然不知道红魔之里的人什么时候会来接她,不过她并不会一直待在这个家吧?」

    就算她要一直住下来我个人也完全无所谓就是了。

    我并没有萝莉控倾向。

    只是和爱丽丝一起在城堡里生活的回忆还让我眷恋不已。

    这么说来,我和爱丽丝约好要在想起她的时候写信给她。

    明天就算去冒险者公会应该也只有讨伐蟾蜍的任务,还是在家里写信好了。

    正当我在脑中如此规划行程的时候,惠惠轻轻笑了一下。

    「不,关于这件事……其实,芸芸刚才来找过我了。」

    这么说来,最近这几天她都不见踪影,到底是上哪去了啊?

    软呼呼和冬冬菇也说他们怎么找她都找不到,该不会是真的卯起来在躲她们两个吧?

    「然后呢,芸芸究竟怎么了?她也是来找米米的吗?」

    「没有,不是这样。她是来帮红魔之里传话的。据说,大家袭击了占领红魔之里的魔王军,顺利将他们赶出村里了。」

    好一群武斗派。

    不愧是最强的魔法师团队红魔族。

    明明才过没几天而已,他们就不能把那种认真的态度用在更像样一点的地方吗?

    「那真是太好了。不过,这样一来……」

    「是啊。芸芸说,明天我妈就会来接米米了。」

    说着,惠惠抿嘴露出有点失落的微笑。

    「既然如此,你今晚就更应该陪米米才对吧?」

    「不用啦,没关系。因为那个孩子非常坚强,一直陪在她身边的话反而是我会受伤。」

    这么说来,这个家伙好像有点妹控倾向。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惠惠对我深深一鞠躬。

    「和真,这几天你帮了我很多,谢谢你。」

    她突然向我道谢。

    「都什么时候了还来这套,少见外了。这个嘛,虽然忙得人仰马翻,又差点失去宝贵的事物,不过感觉就像回到了从前似的,是有点开心。」

    我苦笑着这么说,惠惠也跟着轻轻笑了一下。

    「的确,今天的战斗,内容确实和从前的我们极为相似呢……应该说,我们到底有没有那么一点成长啊?」

    在回阿克塞尔的路上达克妮丝也说过类似的话,但我不太希望她们提这件事。

    而且,其实最近就算等级提升,我的能力值的成长幅度也开始逐渐下滑了。

    我不太想这么认为,不过我猜我的能力值很可能已经快要到达上限了。

    在没有外挂能力的状态下,练等又没有办法变强的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也不知道我在心里如此苦恼,惠惠开心地对我说:

    「这么说来,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什么状况吗?」

    听她怀念地这么说,我也表示:

    「我当然记得啊。谁教你突然就对第一次见面的人报出莫名其妙的名字,结果下一秒就在我眼前昏倒了。而且第一句话就是『我已经三天没吃任何东西了』。如果有人可以把这种事情忘掉,你倒是带来给我看。」

    「喂,我也快要搞不清楚自己是第几次说这句话了,不过你对我的名字有意见的话就说啊,我洗耳恭听。」

    看着眼睛发出红光,对我咄咄逼人的惠惠,我发现自己对如此习以为常的对话也感觉到怀念。

    或许是我这样的想法写在脸上了,又或者她也不是真心动怒吧,惠惠不久之后便咯咯笑了出来,于是我也跟着笑了……

    「和真。在那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你这个人了喔。」

    这时,惠惠突然这么说。

    「和真和阿克娅或许不知道,但其实我在加入小队之前,就已经知道你们两个了。」

    「是喔。」

    也就是说,我和阿克娅从那么久以前就非常引人瞩目了吗?

    「……我话说在前头,你们两个以前就是受人侧目的怪人喔。你们经常在各种地方挨骂,然后一下子生气一下子大哭对吧。一下子在公会的酒吧打工,一下子又在卖菜。你们两个经常在各种地方挨骂,特别引人侧目,所以我一下子就记住你们了。」

    「喂,所以你记得我们不是因为好事嘛。」

    听我这么说,惠惠开心地咯咯娇笑。

    「不过就算是这样,你们两个看起来还是非常开心。我之所以想要加入你们的小队,真正的理由是,因为那个时候,我想像了一下,如果能够和你们一起组队,冒险起来不知道会有多开心。」

    听见这种话我想生气也气不起来了。

    「不过,要是我告诉当时的自己将来会喜欢上和真的话,我八成也不会相信吧。」

    「咦!我给你的第一印象有差成那样喔,就算是我也会受伤耶。」

    听我这么说,惠惠又笑了,笑声听起来真的很开心。

    「和真和真。」

    「怎样啦。我已经想躺床生闷气了,可以不要吵我了吗?我从刚才开始就有点微醺觉得正好睡呢。」

    有点闹别扭的我这么说。

    「我差不多想和你变成同伴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了。」

    而惠惠突然没头没脑地对这样的我丢出超猛的快速球。

    ※

    「——真不好意思,和真先生。我们家的两个女儿都受你照顾了……」

    「不,一点都不需要客气。令嫒也照顾了我不少。」

    隔天早上。

    单方面对我说了那种话之后,惠惠没有任何进一步的作为,只是照常说了声晚安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今天早上见到我的时候也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向我打招呼。

    因为米米还在同一个屋檐下,会这样或许也是莫可奈何的事情,但是留下那句话就马上走人也不太对吧。

    害我睡眠不足。

    她们家无论是姐姐也好,妹妹也罢,真的一家都是小恶魔呢。

    「说到照顾你,请问到底是在哪方面照顾你呢?无论是哪方面我都没关系,不过小女也差不多是该找对象的年纪了……」

    说出这种奇怪的话的人,是惠惠的母亲,唯唯。

    「差不多是该找对象的年纪了」这句话,让来到玄关为米米送行的达克妮丝抖了一下。

    这么说来,身为贵族的这个家伙也差不多到了再不出嫁就会被说是剩女的年纪了是吧。

    「当然是在冒险方面喔,我没有其他奇怪的意思。」

    「我知道我知道,小女全都告诉我了,所以我知道得一清二楚喔,和真先生。只要你愿意负责就可以了。」

    听唯唯这么说,我不禁转头看向惠惠,但她本人也是一脸惊恐,用力摇头。

    既然如此,她口中的「小女」就是……

    在我和惠惠地注视之下,唯唯拿出一本小小的笔记。

    我记得,那应该是米米拿来记事情的笔记本。

    「蓝发大姐姐很厉害,她好像揍了鬼一拳。铠甲大姐姐也很厉害,她被超级大鸟吃掉了。姐姐的男人也很厉害,他洒除草剂解决掉一个女生。姐姐也很厉害。虽然搞不太懂但是很厉害。」

    喂。

    最后是怎样,惠惠都把自己的表现有多精彩说明给这个幼女听了,她却都没有听懂嘛。

    听见这段话的惠惠双手撑在地毯上,浑身虚脱地跪倒在地时,唯唯继续念出笔记本里面的内容。

    「晚上发现姐姐不在,我想说是在男人的房间就跑去看,就听到姐姐好像说想要变成同伴以上恋人未满。」

    「米米!那个时候你醒着吗!而且你还跑来偷听!你到底是从哪里听到哪里啊!」

    惠惠听了猛然弹起来,激动地这么问。

    而唯唯对激动到满脸通红的惠惠说: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吧。只要你幸福,妈妈都无所谓。」

    在母亲温柔的眼神注视之下,惠惠再次倒在地毯上,抱着头滚来滚去。

    唯唯看也没有看这样的女儿一眼。

    「那么,和真先生,我们就此告辞了……话说回来,虽然之前听你们说过,不过这间豪宅还真的很气派呢。这样的话把女儿交给你也不需要担心了。」

    「大哥哥再见。下次来的时候我想吃蟾蜍。」

    唯唯只留下这么一句话,就开始咏唱魔法,大概是准备施展「Teleport」吧。

    「吾母唯唯!你那么久没有见到宝贝女儿了,难道就没有别的话可以说了吗!」

    惠惠连忙这么问。

    「快点生小孩。」

    唯唯也只是丢出这句一点也不像该对还不到十五岁的女儿说的话。

    「等等,妈……!」

    在惠惠开口吐嘈之前,唯唯已经把米米抱了过去。

    「那么,你要好好保重喔。外孙的名字我会帮你取。」

    真的就像是一阵风暴一样。

    「『Teleport』!」

    瞬间就消失了。

    「——早啊!呐,今天早餐我有点想吃鸡肉耶……哎呀?米米跑去哪里了啊?」

    送走唯唯之后。

    正当我们因为刚才那过于夸张的别离而茫然伫立在原地的时候,还是一样不识相的阿克娅到了现在才起床。

    「你怎么会睡到现在啊。米米已经回去了喔。」

    「啥——?为什么啊——!我今天本来想跟她一起去猎尼禄依德的耶!」

    你不是才被尼禄依德弄哭吗?

    就算尼禄依德很弱,连小朋友都有办法狩猎好了,你该不会是想叫米米帮你猎吧?

    这时,因为阿克娅的愚蠢发言而回过神来的惠惠说:

    「这次真的给大家添麻烦了……我的妈妈和妹妹真的对大家很不好意思……」

    「追根究柢,也是因为你奇怪的虚荣心才会搞成这样就是了。」

    被我吐嘈的惠惠不好意思地别开视线。

    「我玩得很开心所以没关系喔,欢迎随时带她来玩。到时候,我一定要和米米一起去猎尼禄依德。」

    阿克娅开心地这么说。

    「呐,和真……就是,惠惠的母亲大人刚才不是说了吗……」

    达克妮丝似乎还在烦恼不知道该不该说,双手抓动了一阵,却还是下定决心准备开口,就在这个时候——

    送走米米她们之后还站在玄关的我们,听见眼前的大门响起了「叩叩」的敲门声。

    我原本以为是米米忘记拿东西,打开大门,才发现门外站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女孩。

    年纪大概比米米还要小一点吧?

    那个容貌好像在哪里见过的小女孩,带着不安的神情抬起头看着我们。

    然后在发现了我身旁的达克妮丝之后……

    「马麻————!」

    她激动地如此大喊,便紧紧抱住达克妮丝——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