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十二卷 女骑士的摇篮曲 第一章 为这个柔弱多病的孩子献上安宁!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二卷 女骑士的摇篮曲 第一章 为这个柔弱多病的孩子献上安宁!

    1

    阿库娅像是肩负了什么重大使命似的,一脸坚决地说道。

    「必须得告诉他们……必须得去告诉公会里的大家……!」

    「等,等下,你等一下阿库娅!听我说!」

    达克尼斯有女儿了。

    「首先去找工会的大姐报告。然后去阿库西斯教会,之后去告诉菜店的大叔,肉店的大叔,还有邻里的大妈……!」

    「阿库娅!不要听风就是雨!你先好好看看这孩子!」

    我看了看拼命抓住随时会破门而出的阿库娅并试图说服她的达克尼斯,又看了看让她陷入这种窘境的女孩。

    「……妈妈?」

    听到我的话,女孩猛地颤抖了一下。

    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这位酷似达克尼斯的女孩身上,她露出了不安的表情,似乎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事。

    要说年纪的话,大概比刚才还在我们家的惠惠的妹妹小米还要小一点吧。

    看着那个女孩,惠惠强作镇定地说道。

    「没没没,没什么大不了的啦,毕竟贵族可是有义务要早年奉子的!不过这真是太好了,不仅是发色和瞳色,就连眼角处都很像妈妈……!以后长大了绝对会很漂亮!」

    「惠惠不是那样的,这是有理由……!求你们了听我说好吗!」

    就在前不久。

    我们完成了所有积压在冒险者公会的泡菜任务,解决了各种阿克塞尔的遗留问题。

    并且,也回应了因惠惠的夸大报告而觉得我们冒险者的形象异常高大的小米的期待。现在本该回到平和的日常中。

    但是……

    「你又添新属性了啊。但这个新属性可不是闹着玩的啊……」

    「不不不不是的,我没有——!」

    面对与自己外貌酷似的女孩子这一如山的铁证,达克尼斯还依旧不肯承认。

    「……想想也是啊。说到底,以你那种癖好,怎么可能到了这个年纪还是处女嘛!你这个轻浮的女人,到底是跟外面哪根葱好上了啊!」

    「你小心我真弄死你啊!贵族大小姐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发生关系!」

    这货至今为止好几次差点和我跨越那一线,却还说这种话!

    ……话虽如此,孩子是无罪的。

    我蹲到一脸困惑的女孩子面前,为了让她放心而露出了微笑。

    「小妹妹,你叫什么?」

    「啊!等,等一下谢菲娜!由我来说明……!」

    达克尼斯慌忙试图阻止。一脸不安地看着周围的少女害羞地玩着手指小声说道。

    「达斯提尼斯·福特·谢菲娜」

    「这不摆明了是你女儿吗」

    「不,这孩子是我的表妹!表妹的姓氏和我一样是理所当然的吧!」

    达克尼斯拼命摇着我,泫然欲泣地说——

    「——谢菲娜,这里这些人都是我的同伴,你尽可以放心。来,给大家打个招呼……」

    稍微消停下来的我们喝着惠惠泡的绿茶,正经听起了她们的解释。

    端正地坐在沙发正中央的少女听达克尼斯这么一说,一下就打直背站了起来。

    「我叫谢菲娜。是妈妈……是拉拉蒂娜大人的表妹。还请各位多多关照」

    自称谢菲娜的这个女孩说完便提起裙角行了一礼。

    举手投足有一种与她年纪不相符的端庄之感。

    或许是因为她是受过良好教育的贵族大小姐吧。

    「你好。哥哥我叫佐藤和真。是你妈妈的同伴,在这个城市当冒险者。你叫我哥哥或者爸爸就好」

    「你在说什么鬼话。谢菲娜的父亲还在世!」

    坐在达斯特尼斯家的大小姐们对面的我和惠惠把脸凑到一块小声交谈道。

    「和真和真,你怎么看?这个女孩子简直就像是缩小弱化版的达克尼斯」

    「发色,瞳色和五官都很相似,但总感觉是很有教养的。我觉得如果是达克尼斯的女儿,肯定会更结实更强壮」

    「喂,你们说的我都听到了啊!我刚才不就说了是表妹了吗!谢菲娜叫我妈妈是因为她从小就是我照顾大的……!」

    谢菲娜轻轻笑了出来。

    惠惠见状干咳了一声以示言归正传。

    「你叫谢菲娜对吧。我叫惠惠。如你所见是个红魔族,同时也是阿克塞尔首屈一指的魔法使」

    「惠惠大人……」

    可能是觉得在小孩子面前做平时那种自我介绍实在不太合适,惠惠普通地进行了自我介绍,谢菲娜听了目瞪口呆。

    或许是红魔族那奇葩的名字勾起了她的兴趣。

    当谢菲娜还在犹豫该不该把惠惠的名字当真时,达克尼斯摸了摸她的头说。

    「正式介绍一下吧。这孩子名叫达斯提尼斯·福特·谢菲娜。是我的表妹,因为某些状况搬到了这个城市来——」

    ——根据达克尼斯的说明,这孩子自幼丧母,所以她一直把各处照顾她的达克尼斯当做母亲。

    顺带一提,达克尼斯的母亲是这孩子母亲的亲姐姐,母方的家系拥有强大的魔力和魔法抗性,但身体却都是体弱多病,据说这孩子也不例外。

    而达克尼斯则是继承了父方的顽强身体和母方的强大魔法抗性这两个优点,似乎算是达斯提尼斯家的优良品种。

    「优良……?」

    「你,你很吵啊和真,你有意见吗。给我听到最后别插嘴」

    最近魔王军的活动很频繁,体弱多病的这孩子的身体经不起很多次紧急疏散。

    因此,她就在阿克尼斯的邀请下搬到了这个最安全的新手之城阿克塞尔。

    然后她从达克尼斯的父亲那里听说了这个宅邸的事,就来这里玩了。

    「……原来如此,这设定还挺靠谱的」

    「目前为止,这个设定确实是说得通的」

    「不是设定!而且你们想一下这孩子的年龄好吗,我是得几岁就把她生下来啊!」

    ……一直目瞪口呆地看着达克尼斯激动的样子的谢菲娜突然呵呵笑了出来。

    然后她一注意到我们都在关注她,便又慌忙低下了头。

    「对,对不起。我还是头一次看到妈妈……拉拉蒂娜大人这么高兴的样子……」

    「我并没有高兴!谢菲娜你听好,唯独这个男人是绝对不能接近的。要是向爱丽丝那样受到负面影响问题就大了」

    达克尼斯一边这么说的,一边像是要从我手中保护谢菲娜一样把她藏在了自己身后。

    「你叫谢菲娜对吧小妹妹。你的妈妈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却曾在哥哥我入浴的时候突然闯进来,还曾经在夜里潜入我的房间……」

    「不要听他说话谢菲娜!惠惠,你也帮我说两句」

    「并没有说错什么啊」

    「惠,惠惠!」

    看着我们对话开心地笑着的谢菲娜突然像是呛到了似的咳嗽起来。

    「……谢菲娜,你是走路从我家到这里来的吧?你身体弱,不要乱来。我会跟我父亲说的,你今晚住这里就好。先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吧」

    「好的,对不起,妈……拉拉蒂娜大人……」

    看着接连咳嗽还不忘改口的谢菲娜,达克尼斯露出了带着温柔的苦笑。

    「想叫妈妈就叫吧。不过在这些人之外的人面前要用名字叫我」

    「好的,妈妈!」

    听她这么一说,谢菲娜虽然显得很难受但还是露出了笑容。

    真是美谈啊……

    我和惠惠看着她们不由得有些感动。这时达克尼斯忽然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的——

    「对了,实在难受的话就让阿库娅给你施一下回复魔法……」

    她说到这里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停了下来。

    「……?我说和真,阿库娅去哪了?正想着怎么这么安静,她什么时候不见的啊」

    我听到达克尼斯那后知后觉的问题,指了指大门。

    「在你开始说明之前就偷偷从玄关跑出去了啊」

    2

    谢菲娜目送着飞奔出去的达克尼斯,小声嘀咕道。

    「……妈妈走掉了」

    过着毛毯坐在沙发上的谢菲娜的背影像是有个废柴母亲的小孩子一样,不知为何让人感到一种哀愁。

    「留这么小的孩子一个人在这,那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啊……」

    「……谢菲娜对吧。达克尼斯大概一会就回来了。在那之前先和我们一起玩吧」

    惠惠不知是不是因为有小米这个妹妹所以习惯了和小孩子打交道,她温柔地微笑着。

    「好的!」

    面容有些憔悴的她露出了略显虚弱的笑容——

    「——我回来了」

    惠惠这么说着推开大门进来了。

    「欢迎回来老公。城外情况如何?」

    沙发上的谢菲娜裹着毛毯对她露出了笑容。

    她们在干嘛呢,其实就是所谓的过家家。

    「外面的情况吗,有二十多头野龙在到处飞,我就顺手把它们解决掉了。虽说连热身都算不上就是了」

    听了扮演父亲的惠惠的话,扮演母亲的谢菲娜转向坐在她身边的我说道。

    「听到了吗和真?长大了之后,你也要成为像你父亲那样出色的冒险者哦?」

    没错,我扮演的是她们的儿子。

    我的设定似乎是个有超厉害的冒险者父亲的勇者。

    虽然感觉一般来说应该是由我扮演父亲,惠惠扮演母亲才对……

    「我将来不想去做冒险那种危险的事,想成为商人使唤他人,赚大钱。毕竟不想以身犯险嘛」

    「咦?」

    「不,不行的啊和真,你在说什么呢!你可是拥有传说中勇者的血脉的人啊?世间都还在为魔王所苦,你做那种事妈妈我是不会允许的!老公你也帮我说他两句!」

    真的假的,原来我是传说勇者的后裔吗。

    一脸困惑的谢菲娜像是寻求帮助一样看向了惠惠。

    「没事你冷静一下谢菲娜,那的确是个以现实的目光考虑未来的想法。就算他有战斗的才能,作为家长我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去以身犯险。只要我们的孩子幸福不就一切都好吗」

    面对少见地说着正经话的惠惠,谢菲娜依旧有些困惑地点了点头。

    「那,那倒也是……那么和真。你至少也要成为大商人,然后用做生意得来的金钱去支援其他的勇者」

    大概是由于是在贵族家庭长大的缘故吧,谢菲娜虽然年幼,却还是帮我定出了一个相当出色的目标。

    但是……

    「我要用通过做买卖得来的钱和人脉去诓骗脑子不好使的贵族大小姐,得到权力和地位。然后在各种各样的人的吹捧之中过上自甘堕落的生活」

    「老公,和真她!我们的儿子他成失足少年了!」

    「冷静一下谢菲娜,这孩子从以前开始就这样……不过和真,诓骗贵族大小姐这种事可不能做哦。出身平民的你会为地位的差距而感到烦恼,最后肯定不会再爱。因此,你应该娶一个懂得操持又充满知性还很宽容的清贫女子为妻才是」

    怎么连你说教的方向都变得有点歪了。

    「听到了吗和真!不听爸爸的话可不行哦?」

    谢菲娜这么说着,在沙发上抚摸起了我的头。

    惠惠看着在被小孩子教育的我背过脸去,她的肩膀颤抖了起来。

    似乎是在忍笑。

    「既然如此,我今晚想和爸爸一起睡。然后要让爸爸给我讲他的冒险故事直到我睡着」

    「噫」

    惠惠受到我的突然反击不禁一惊,这时谢菲娜像是很赞成我的想法一样拍了拍手说。

    「说的是呢。那么老公,今晚就请你和这孩子一起睡,教他一些冒险的心得之类的吧。我也会和妈妈……拉拉蒂娜大人一起睡的」

    谢菲娜这么说着露出了有些期待的微笑。

    她是似乎是想要一个和达克尼斯一起睡的借口。

    看着她那毛毯裹到脖子,像晴天娃娃一样微笑着的样子,我对『自己不是萝莉控』的确信减少了一分。

    不,这是所谓的父性,绝对不是什么下流的想法。

    不知惠惠是不是和我想到一块去了,她也下意识地抚摸起了谢菲娜的头。

    看着一脸诧异的谢菲娜,惠惠小声自语道。

    「有孩子似乎也不错呢」

    惠惠说完一下回过神来,掩饰般地对我摇了摇手说,

    「刚才那句话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说为终将毁灭的吾之肉体留下分身也还不坏……」

    似乎是觉得刚刚说了很不符合她风格的话,才慌忙拼命用中二病来掩饰。

    「想要孩子的话,我是时刻准备着给你帮忙的」

    「你居然当着这么小的孩子的面说出了那么可怕的话啊!」

    3

    当天晚上。

    「谢菲娜。我听说他们今天陪你玩了?你们是怎么玩的?」

    在那之后很晚才带着阿库娅回来的达克尼斯一边用叉子叉起青蛙肉排一边温柔地问道。

    「是的,两位陪我玩了过家家」

    谢菲娜不知是不是还不习惯这道阿克塞尔的特色料理,在和肉排苦战着的她听到达克尼斯的话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我一边看着那比起母子更像是亲姐妹的两人——

    「于是,你到底干啥了?」

    一边向跪坐在地板上反省着的阿库娅问道。

    阿库娅闻言,像是正等着我这句话似的嚷嚷起来。

    「你听我说啊和真!我只不过是在冒险者公会和各种地方宣传了一下,达克尼斯她就气得怒不可遏啊你知道吗?我被达克尼斯抓住教训了之后用治愈魔法治好,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她就威胁我说要利用家里的权力向买酒的店家施压让他们不卖酒给我。我只不过就是实话实说而已,你不觉得这太过分了吗?」

    「你倒是想想一进冒险者公会就被人祝贺喜得贵子的我的感受啊!又是被喝醉的冒险者调侃,又是被公会的接待员嫉妒还不够我受的吗!而且,还被人问孩子的父亲是谁……」

    听到这里,谢菲娜一脸抱歉地低下了头。

    「都是因为我,对不起妈妈……因为很久没见了,很开心就一不小心……」

    「啊,不是的谢菲娜!我很喜欢的小孩子的,而且也没有觉得你很麻烦!只是被他们擅自猜测父亲是谁,被调侃而已……」

    这时达克尼斯不知为何瞥向了我这边。

    「和真是得票最多的,排第二的是不知消失到哪去了的那个熊一样的领主大叔。然后是谁来着。对了对了,黑马是那个记不得叫啥了的金发小混混!」

    「虽然这话我自己说出来有点那啥,但你这些绯闻对象都尽是些不三不四的男人啊」

    「啰嗦!确实轮不到你来说!」

    ——晚饭过后,大家围着谢菲娜聊了至今为止的冒险经历,阿库娅还拿出了她当做宝贝珍藏起来的游戏机给她玩,我们度过了一段安宁祥和的时间……

    那之后,在我玩着从阿库娅那里没收来的游戏机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敲响了。

    「和真,还醒着吗?可以进去吗?」

    从门外传进来的,是显得有些紧张的惠惠的声音。

    「醒倒是还醒着,但并不想让你进来。反正你在这种时间来多半是为了玩弄我的感情,到最后搞得只有我一个人兴致高涨,你却顾自走了」

    「什么啊,请不要把别人说得像是性情恶劣的痴女一样!我又没有玩弄你感情!」

    那我就只能说你是个相当厉害的祸水了。

    我放着手上的游戏机不管,从被子里瞥了瞥从门缝间露出点脸的惠惠说

    「于是,怎么了?一个人睡不着想我陪你睡吗?」

    我这么说着,再次把视线移回了游戏机上重新开始了游戏——

    「是啊。今晚想和你一起睡」

    听到惠惠用稀疏平常的语气说出这句话,我不禁冻结了。

    阿库娅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游戏角色就在我眼前被怪物碎尸万段了。

    4

    「我可不会再被你这种勾引骗到了。我和没有学习能力的阿库娅可不一样。不要以为我是青春期处男就会屁颠屁颠地被那种甜言蜜语迷惑啊」

    没错,我还有博爱的魅魔小姐呢。

    虽然昨天才刚因为这家伙说想要变成同伴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什么的而一宿未眠,但我不会一直那么傻。

    像这样中过好几次同样的把戏后,我实在是不可能再上钩了。

    「你在说什么啊,说今晚要一起睡的不是你吗。你忘了在和谢菲娜玩过家家的时候说的话了吗?」

    惠惠像是觉得我不可理喻一样说道。我不禁弄掉了游戏机。

    说过。

    没错,我说过,确实说过!

    ……不,等等,还不到该慌的时候!

    「什,什么啊,干嘛那么警戒?明明最近和真你也是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子,到底是在闹什么别扭啊」

    惠惠有些困惑地,一边这么说着一边靠近了过来。

    「才没有在闹别扭,只是每次都进展到一半就被掐掉,像是三流恋爱喜剧的主人公一样。感觉很来气而已!我可是精力旺盛的年纪啊。你也好达克尼斯也好,玩弄我这个纯真的处男到底有什么好开心的。你要知道男生一旦产生过一次那样的想法之后,那个变得那样就会很难过的啊」

    「那,那个,在我看来那些只是单纯地表达好感或是想要多进行一点接触交流,但我不知道那样会让你受苦。关,关于这个我道歉……」

    面对突然恼羞成怒的我,惠惠一脸困惑并冒着汗做出辩解。

    「知道了就快出去。都是因为你说了奇怪的事,阿库娅当儿子一样培育的角色都死了。要是不趁今晚给她培育到相同的程度,她明天一大早开始就要鬼叫了」

    「不你等一下,今晚我是真的来找你说重要的事的,拜托了不要赶我走!话说,我的待遇比游戏还低,这让我有点上火啊!」

    我在床上撑起身子,看向纠缠不休的惠惠。

    「什么啊,一起睡之类的陪床之类的就算了啊。我会兴奋会心急火燎,那对于年轻男子来说可以算是一种拷问了。比起在最后一刻被掐断我还是愿意选择一个人睡」

    「……虽然每次都让你的期待在中途落空是我的不好,但真没想到你会闹别扭到这种程度。好吧,就不说什么一起睡了,稍微聊聊可以吗?」

    …………

    「那样又感觉有点浪费,好像还有点寂寞……」

    「和真你也是有够磨叽了啊!总之打扰了!」

    惠惠进来后随手带上了门,不容分说地坐到了我的床边上。

    知道刚才为止都很有气势的惠惠突然低下头陷入了沉默。

    她似乎是有什么话想说,但她的脸渐渐就红了起来……

    「喂你别这样啊,红什么脸啊。有话要说就赶紧说啊,最近你们这些人怎么老是做些不利于我心脏健康的举动啊!我就是说你们这种地方让我很难受啊!」

    「等,等一下,不要那样催我!还要先拉点家常之类的不是吗!不要慌,我们先从普通的对话开始好吗」

    面色通红的惠惠头也不抬地这么说道。

    「你这人到底怎么回事啊!大晚上的来别人房间,还非要我陪你拉家常吗」

    或许惠惠也发现自己说了蠢话,她游弋着红色的双眼说。

    「也,也是啊,说起来!你和爱丽丝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之前因为小米的事而没有弄清楚,但我还是很在意到底要怎样你才会抛下我们选择留在王城」

    这家伙,又把好不容易尘封起来旧事来拿重提。

    那个时候我说因为消去记忆的药水想不起细节,并没有说实际情况……

    「其实就是那个,我一直当成妹妹看待的爱丽丝哭着缠着我叫我不要走。然后她还湿着眼眶说最喜欢兄长大人了,我爱兄长大人,兄长不留在王城的话爱丽丝就要去死之类的,就算是我也还是会为止动容的」

    「这个男人为什么还是依旧这么没原则啊。话说,她真的说了爱你还有你不留下来就去死这种话吗?」

    虽然可能因为记忆消除药水的问题脑补了一些细节,但大概似乎好像应该就是那种感觉。

    ……对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糟了啊啊啊啊啊啊!」

    我想起一件事,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

    「怎,怎么了啊突然跳起来,在这种时间大吵大闹不好的啊!?要是有谁来了该怎么办!」

    「不,爱丽丝啊,我忘了爱丽丝的事了!我在被灌下消去记忆的药水之前爱丽丝对我说过。叫我想起她了就给他写信,说她会一直等着我!」

    糟了,不快点寄出去可不行。

    难保爱丽丝不会对世界感到悲观,做出一些极端举动。

    我慌忙走向书桌准备写信——

    「等一下」

    坐在床边上的惠惠抓住了我的衣角。

    「干嘛啊,多亏跟你拉那些家常我想起重要的事了。事情很急,不要烦我」

    「明明自己房间里就有个青春年少的女生,却要当着她的面给其他女孩子写信,从某种意义上说你真的很厉害啊!话说,那个……」

    抓着我衣角的惠惠下定了决心抬起头说。

    「你还记得我昨晚说的话吗?」

    她红色的双眼中闪着超乎以往的光芒,直勾勾地看着我的那张脸直红到了耳根。

    「同伴以上恋人未满那个?」

    不可能忘得掉。

    就因为她说了那种话,我几乎彻夜未眠。

    听到我充满紧张的反问,惠惠红着脸点了点头。

    「没错,就是那个,说想要变成同伴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的事。今晚我就是来问你答案的」

    ……咦。

    「昨天那个难道是在对我示好?我看你也不等我回应就走了,还以为那是你这个祸水的新型放置Play」

    「在和真你心目中我性格到底是有多恶劣啊!我才不会玩弄人心什么的!」

    既然要坚持这么说,就不要再止步于低级的肌肤接触和口头表达了啊。

    「于是,你的答案是?」

    惠惠这么说着,红眼中放着光把脸凑了过来……!

    「喂,太近了太近了!脸太近了,啊,什么,那只要我说『我们交往吧』,我和惠惠就成为恋人了吗?话说同伴以上恋人未满是什么意思啊,那样不如就普通地当恋人啊!为什么这种地方要这么含糊啊,这是最重要的吧!」

    「不,要是成为了恋人的话,你想想,不就不知道在大家面前该如何相处了吗。意思就是不要突然就开始大撒狗粮,要一步一步,一点一点来……」

    不知是不是到了现在才对自己的话感到了害羞,惠惠忸怩了起来。

    「干什么啊做出这么少女的反应,会让我起鸡皮疙瘩的快停下!」

    「我就是少女啊!不管从年龄来说还是从各种方面来说,我都是如假包换的少女啊!你至今为止都是用怎样的眼光看待我的啊!!」

    至今为止她都来得太直接了,所以就算她突然以这种态度对我也不知如何应对。

    「……你难不成是有点着急了?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你该不会是对爱丽丝产生了对抗心理吧?你冷静点好好想想啊,我再怎么说也不是会对那么小的孩子下手的人渣啊」

    「都丢下我们一个人留在王城了,到底还有什么脸这么说。没错啊,我就是急了。现在我就是比较冷静才说得出来,在你说不回来了的时候,我可是真的差点哭出来啊。这话不管多少次我都得说,不要太让我担心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情绪激动,惠惠的双眼依旧红得无以复加。

    至今为止已经不止一两次见过她眼放红光,但还从未见过红得如此鲜艳的。

    「而且我总归是明白自己是个废柴魔法使。要是突然出现一个正常的,而且还和我角色重合的,比我强上很多还很专一的女生的话……!」

    惠惠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兴奋地抓住了我的领口。

    不好,这是攻击色!

    「我,我知道了,是我不好!关于这件事真的是我不好,我道歉,真的对不起!抱歉!」

    就算我认怂道歉,惠惠眼中鲜红的光芒也毫不减退。

    「于是,你到底要要不要和我成为同伴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

    一脸认真的惠惠带着几分怒意这么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史上曾有过这么没有色气的告白吗。

    惠惠的口气与其说是告白不如说更像胁迫,还在不断把脸逼过来。

    在作出回答之前,我有一件事想要确认。

    「同伴以上恋人未满是OK到什么程度?你看,不是有很多事要做吗。你懂的吧」

    听了我的话惠惠红着脸低下了头说。

    「我懂,我懂的啊。说起来还没有做过那种事啊。好吧,那就来做吧。今天毕竟时间也晚了,就等到明天一早吧!」

    时间晚了?

    明天早上?

    「不,不就是要这种时间才能做那种事吗?」

    「……等等和真,我们想的是不是有点不一样?和真你问的是哪种事?我记得之前也有过这种事,不过我们姑且还是数个一二三然后一起把想要做的事说出来吧」

    一二三。

    「造人」

    「约会」

    原来如此,说起来的确没有正经地约过会啊。

    「喂」

    面对一脸严肃地做出吐槽的惠惠,我恍然大悟般地锤了锤手说——

    「也对啊,我们还没有正经约过会呢。确实要是跳过了这一环成为恋人的话,会有各种问题的啊」

    「什么啊,是造人吗!好啊,虽然不是说赞同昨天我妈那话,但只要你能好好负起责任——说不定以奉子成婚这种迫不得已的方式在一起才更有我们的风格……」

    惠惠露出大彻大悟了似的表情,一边叹气一边这么说。

    「……怎么回事,听到奉子成婚这种词汇感觉还是有点沉重啊」

    「等等,这之前在某处的旅店你你企图和我跨越那一线的时候,你不是说过你也喜欢我的吗!」

    说起来那种事好像也是有过的。

    那时候我被惠惠的姿色所迷惑,和她抱在一起想了些比如负责任之类的事。

    「那是两码事。昨晚因为你,我遭遇了各种情况没能睡着觉,所以在陪谢菲娜玩完过家家之后我就出了一下门。然后我还付了特殊费用去睡了个午觉」

    「午觉和你刚才那些言行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啊!?我不是很懂你在说什么!」

    男生是有所谓的贤者时间的。

    我的名字叫做佐藤和真。

    是一个不会为眼前的美色和感情所动,不会那么简单就背负起重大责任的男人。

    「惠惠你今年几岁来着。我记得是快满十五岁了?那个,我觉得还是不要一来就『生孩子,结婚!』,还是从正常的交往开始比较好。冷静下来一想,我们都还没有约过会,如果只是一时冲动就有了孩子然后奉子成婚的话,我觉得无论对孩子还是对我们都是不好的」

    「造人这些话都是你说出来的好吗!」

    惠惠这么说着激动了起来。

    「不,等等,我用非常清晰的头脑考虑了一下我们的将来。仔细一想,我们不是几乎对对方一无所知吗?惠惠你想想,你不也经常说你已经是大人了么。但是『喜欢上了,要生孩子结婚!』这种想法再怎么说也还是太不成熟了啊」

    「都说了,那都是你说出来的啊!天哪,到底是怎么了啊,和真你不是也有那个意思的吗!平时就够奇怪了今天还特别的……!」

    这时,惠惠看到在这种状况下还能够保持冷静的我,似乎也察觉到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的表情眼看着便失去了温度,看着我的眼神……

    没错,那就是在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在宅子里身穿薄衣到处转悠的达克尼斯看的时候,她向我的投来的如同看待蝼蚁一般的眼神。

    「这,这个男人还有救吗……只是没了性欲竟然就会冷淡到这种地步。真是出乎意料,我都没想到你是这么无可救药的人……明明都和我做了那样的事,明明都打得那么火热了,原来那些都只是出于想干吗!在没有欲望缠身的时候竟然会冷静到这种地步……!」

    「喂你给我等等!还只是一起泡过在同一床被褥里互相拥抱过而已,你可不要说的那么夸张。如果我的名誉受到这种损害,那不实际干点什么的话不就亏了么!」

    「好啊,你要是打算再说什么有的没的那我也是有所觉悟的」

    哎呦,这个看渣滓一样的眼神。

    最后,惠惠深深叹了口气说。

    「说起来你就是这样的人啊。就连这种地方我都没办法彻底去讨厌,真是想不通自己的脾气到底是有多好……」

    惠惠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还是一脸严肃。不过她看我的眼神已经从看渣滓的眼神软化成了看可疑物品的眼神。

    「于是,那个……现在这种气氛已经没法谈什么告不告白的了,今后要怎么办?」

    惠惠有些疲惫似的耷拉下了肩膀,她像是在等我的回话一样一动不动地直直看着我。

    但是,就算问我今后怎么办我也没想清楚啊。

    说实话,虽然和惠惠他们也打了很久交道,但当初相遇时根本就没想过会和谁变成这种关系,而且说到底我就连自己真正的心意都还不知道。

    别说交往了,我连和女性约会的经历都没有,什么『喜欢』,什么『相思之苦』,那种感觉我都还……

    ……………………

    咦。

    怎么回事,随意试着想象了一下将来的事……

    本来觉得突然结婚突然有了孩子会很沉重,但感觉和惠惠交往的话,那种事似乎怎样都无所谓了。

    甚至是在诸多种种问题都消解了的现在,我都还很期待接下来和惠惠去约会什么的。

    无所事事地在一起东拉西扯,说『喂惠惠,反正闲着没事,干脆做点便当去找个景色漂亮的湖用爆裂魔法炸点浪起来玩玩吧』之类的话。

    ……咦。

    怎么回事。

    这是怎么回事。

    「喂,喂惠惠,糟了!我说不定真的喜欢你啊!」

    「差劲透顶!你真的是差劲透顶了!真的真的差劲透了!『说不定真的喜欢我』!?,这真的算是告白吗!?就不能稍微注意一下说话的方式吗!!」

    对一个处男要求那么高也没用啊。

    见我冒着冷汗不知所措,惠惠对我说道。

    「……唉。真是个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的男人啊,真是的……才说过连你这种随便的地方也喜欢,又一次想生气也气不起来……」

    惠惠那表情像是认命了,又像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样。

    她无可奈何地这么说道。

    我看着惠惠那样的表情放下心来。刚舒了口气,她便狠狠瞪了我一眼。

    对,对不起!

    「……于是,接下来要怎么办?那个……那,那个……就是说……今后的关系」

    惠惠带着稍微有些不安的表情这么说道。

    她脸上带着点微红,声音也变得小了。

    呃……

    「该,该怎么办呢。说实话,我至今为止的人生中都没有过这种好事,突然说要和女孩子交往,我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所以,如果是先成为你刚才说的那种同伴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的话,我想我大概也不至于那么手忙脚乱。其实我也是相当开心的啊,你虽然有很多奇怪的地方,但毕竟也还算是个美少女……那个,我是说,那样的关系也可以……吗……?」

    听我这么说。

    「……可,可以的……总而言之,就先这样吧…………毕,毕竟这样也能避免和大家处得尴尬……」

    惠惠不知是不是因为被称作美少女而且有些害羞,她放下心来了似的松了口气,然后红着脸小声说。

    看她那样,不知为何我也害羞了起来。

    什么啊,简直就像是青涩的情侣一样啊。

    糟糕,这很不妙,感觉很新鲜很有青春的味道,心里开始打鼓了!

    呃,这种事,在达克尼斯还有阿库娅她们该怎么说。

    是说出来比较好吗。

    接下来会变成怎样的关系呢。

    恋人未满……

    恋人未满也就是说可以做些像是恋人的事吗。

    像是恋人的事,大概能像到什么程度……

    正在我苦思这种事的时候,惠惠对我说道。

    「那么,在真正升格到恋人之前,就先对达克尼斯还有阿库娅她们保密吧……还有,因为先要保密,所以H的事当然还是要搁置的」

    「啊?」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