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十二卷 女骑士的摇篮曲 最终章 为护教骑士献上厄里斯的加护!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二卷 女骑士的摇篮曲 最终章 为护教骑士献上厄里斯的加护!

    「助手君助手君!快看快看,有家好大的旅馆!今晚就在那过夜吧!」

    自刚才和我们会合以来就显得异常兴奋的克里斯说道。

    「老大你有住那的钱吗?我印象中你都是今宵有酒今宵醉的啊」

    我和克里斯在驾车的达克尼斯身后探着脑袋找今晚住的地方。

    「我怎么会有那钱嘛。得来的钱大半都捐给厄里斯教会了,剩下的都全喝掉啦!」

    「老大你行不行啊。那今晚得咋办啊?」

    听到我这么问,克里斯笑嘻嘻地说道。

    「哎呀助手君,我们之间就别这么见外了好吗?不都已经是在夜晚的城市里奔走的关系了嘛。我们算是老朋友了吧?那么住也要住一起啦!」

    也就是要我帮她出住宿费啊。

    我也不是舍不得这点钱。正当我准备回答的时候,达克尼斯朝我们转过身说道。

    「克里斯的住宿费就我给了吧。毕竟你可是特地从阿克塞尔赶来帮忙的……不过啊克里斯,你对厄里斯大人这一如既往的虔诚是很好啦,但也稍微放眼一下未来存点钱吧?」

    「太好了,谢啦达克尼斯!至于以后的事,就慢慢想吧」

    说着,克里斯从车夫座的后方抱住了达克尼斯的脑袋——

    「不要谢我。话说回来,我最放不下心的就是你了。我有老家,这边的和真有房也有资产。阿库娅和惠惠都能靠他养着。可是克里斯,你平时都在哪里啊?居无定所,还完全没有存钱。虽说是很有冒险者风范啦,但也可以考虑一下住进我们的大宅里……」

    「不,不达克尼斯,我是没什么所谓的!别看我这样,住的地方多的是,有的是办法」

    被达克尼斯教训的克里斯稍微移开了目光。

    「所以我才叫你跟我说你那『办法』是什么啊!你该不会又跑去干像犯罪一类的事吧?要是你被抓了,我也是没法坐视不管的哦。以前的我或许不会,但现在我多少能动用权力从中斡旋。你可最好别让我干这种事啊」

    「达克尼斯你怎么啦!?为什么那个死板的达克尼斯会说这种话……我说,是你害的吧!是你把达克尼斯引入歧途的吧!还给我!把那个纯真正直脑袋空空很好骗的达克尼斯还给我!」

    「别把锅甩给我啊老大,她不一直都脑子有点问题吗」

    ——我们在城门处吵闹着的时候,傍晚报时的钟声响了起来。

    「老大,差不多该去侦察下了吧。还有,仔细想想我们就没必要住旅馆嘛。毕竟有要用药的孩子,工作做完了就赶紧离开城里吧」

    难得克里斯也来了,那么要做的事就很明确。

    那当然是……

    「呃呃,我要一起犯罪了啊……我终究还是走上了歧途……」

    达克尼斯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纠结个没完,抱着脑袋发着牢骚。

    「算啦算啦达克尼斯,为了救那女孩这是必要的吧?那就没办法了嘛。我们就去偷走药材吧!——虽然很对不起那个叫赛列希尔德的人」

    克里斯拍了拍达克尼斯的肩膀。

    克里斯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照她自己的话说是『心血来潮』。

    但我是知道的。

    出发前,达克尼斯去厄里斯教会祷告过。

    也就是说……

    「老大,我觉得你真是太体贴了」

    「……?虽然不是很明白,先说声谢谢?」

    顺带一提,明明接下来马上就要闯进恶魔的城堡,但为何克里斯这么平和呢?

    当然是因我还没告诉她那布偶装是什么。

    这也是因为达克尼斯对我说克里斯有看到恶魔和不死族就会失去理智扑上去的奇怪属性,让我尽量别说。

    对知道克里斯真身的我来说,如果不只是入室行窃,还要被迫消灭掉那个布偶的话事情会很麻烦,所以我答应了。

    「先不说这个,老大你就别老是探头探脑四下张望了吧,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你那银发也是相当引人注目的啊」

    克里斯平常都是一个人行动的,大概是久违的组队,她兴致十分高,像个乡下人进城一样东张西望,兴奋的不行。

    达克尼斯对她说——

    「我在意很久了,你们俩什么时候开始关系这么好的啊?不经意间还搞了个什么盗贼团,在我记忆中,你们俩应该没什么交点的才对啊……」

    克里斯笑嘻嘻地戳了戳仿佛试探我一般的达克尼斯的侧腹。

    「怎么啦达克尼斯,你很在意我和助手君的关系吗?这么说来,我都还没问达克尼斯,你和助手君到底进展到了什么地步了呢。要不要以此来交换你刚才疑问的答案呢?」

    听到克里斯这多余的话,达克尼斯瞅了瞅我,背过了脸。

    看到达克尼斯的神情,克里斯对我咬起耳朵。

    「我说呀,助手君助手君,达克尼斯怎么看起来有点奇怪呀,你做了什么呀?」

    真不愧是挚友,意识到我们之间有些僵了。

    「我什么也没做。不如说正因为我什么也没做,我们之间才这么僵。简单来说就是,我被达克尼斯表白了,可我和惠惠正进展得不错,就拒绝了她,差不多是这样……」

    「什么!?助手君你把达克尼斯甩了!?」

    听到克里斯的话,达克尼斯那握着缰绳的背影抖了抖。

    「老大你声音太大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够僵了,你怎么还大声把这话说出来啊!」

    「可是!可是!」

    虽然没法从车夫座的后面观察到达克尼斯的表情变化,不过我看到她耳根处有点红了。

    你看吧,达克尼斯也很在意啊!

    「助手君,也就是你和惠惠开始交往了?」

    克里斯不知为何一脸兴奋地朝我贴近脸咬起耳朵。

    「不,现在还是同伴以上情侣未满的感觉」

    「你们这半温不火的关系是什么鬼。来来,你和惠惠进展到什么地步了?KISS过了?」

    这女神大人是怎么了。

    为什么就对男女情事这么感兴趣。

    大概是对我们的悄悄话感到在意,从刚才开始一直握着缰绳的达克尼斯,也竖起了耳朵。

    「我和惠惠还什么都没做啦……」

    虽然一起洗过澡,牵过手,在被窝里抱过就是了。

    「真没想到,我还以为助手君是个危险的男生,对女孩子如狼似虎的呢」

    对不起,我有时候还真如狼似虎的。

    只不过没有负责任和做到最后的骨气而已。

    「是吗,那么达克尼斯也还有机会」

    「不,我可是个很老实的男人啊?就算你这么煽风点火……」

    没错,拒绝达克尼斯的好感的时候,我是十分痛苦的。

    实话说有点想哭。

    ……不,在那时候说了一堆危险的话的我也没资格那么说就是了。

    克里斯笑着说——

    「不过你其实是很有责任感,不敢抛弃别人的那种类型吧?要是跨越界线的话,起码还是会负责的吧?那么,要是你下次和达克尼斯,那个,不是亲脸蛋,是真的亲了嘴的话……!」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胳膊捅着我的侧腹。

    「我和达克尼斯已经亲过嘴了啊」

    「什么你给我等下,怎么回事!?你不是和惠惠成了那种关系了吗!?明明什么没和惠惠做过,为什么就和达克尼斯亲嘴了啊!?我还小,不是很懂你们大人啊!?」

    我无视掉震惊的克里斯,

    「喂达克尼斯,把马车停到那边的空地吧?那边似乎不会有什么人经过」

    「嗯,就那里吧」

    「我说你别蒙混过去啊!告诉我啦!我说达克尼斯,我们是挚友吧,快告诉我你们为啥亲嘴了啊!」

    「喂和真,你到底和她说了什么!克里斯你也别问这个了!」

    达克尼斯红着脸回过头慌张地说。

    2

    把马车停在空地后,克里斯还在对达克尼斯问个没完。

    在那之后,轮到克里斯被达克尼斯问平时都在做啥之类的问题,并如此消磨时间。

    而现在。

    当夜幕降临后,我们再度来到赛列希尔德伯爵的城堡前。

    在和克里斯一起多次潜入别人家后,我差不多习惯了摸进建筑物里。

    而现在,要怎么攻进这座城堡呢……

    正当我伤着脑筋的时候,和克里斯一样在嘴边卷起围巾的达克尼斯拽了拽我的衣服。

    「我说和真啊,你到底在犹豫什么?都来到这里了,就只能进去了吧。此时此刻孩子们都还受着苦呢……我做好觉悟了。要上赶紧上」

    达克尼斯小声对我咬起耳朵,声音里带着点焦躁。

    达克尼斯现在脱去了笨重的装甲。

    穿在铠甲下面的黑色紧身衣十分色情,比我们更像盗贼。

    「听好了达克尼斯,我们是内行。而干这种事你是外行。那么,这里就该听身为内行的我们俩的话」

    「是呀达克尼斯,你原本就是个大小姐,并不熟悉这种事吧?没事的,包在我克里斯小姐身上。毕竟我和助手君,连王都的城堡都潜入过了」

    我们胸有成竹地说完,达克尼斯怀疑地看着我们。

    「你们那时候的确是溜进城里了,但不是被到处追着打吗」

    听到达克尼斯这句精准的吐槽,克里斯连忙指向我。

    「那是因为助手君……!」

    「老大,现在可不是揭我旧伤疤的时候。此时此刻孩子们还在受苦……」

    「是这么个道理,可这话也轮不到你说!」

    我无视闹个不停的克里斯,发动千里眼,琢磨起潜入路径。

    这座城被高高的外墙围着,正面的围墙完全关上了,也没有暗门之类的。

    既不能从外墙中侵入,也不能挖地洞进去,这么一来,剩下的路就只有……

    「老大,有绳索吗」

    「当然有。玩绳索可是盗贼的基本功」

    我和克里斯相互点了点头,从某处拿出了绳索。

    「你们俩平时就带着这种玩意儿上大街?不,因为想着要潜入,才准备了这东西吗……」

    「错了达克尼斯,盗贼可是一定要随身带着这种东西的」

    听到克里斯的话,达克尼斯愣了愣——

    「老大,你想啊,她可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常识嘛……」

    「啊,对哦,抱歉呀达克尼斯」

    听到我和克里斯的交谈,达克尼斯看起来还是有些想不通,但她还是老实地跟着我们。

    城堡前面有看守,不过他们似乎不能百分百掌控城堡外壁的情况。

    我们绕到城堡侧面,投出带着钩爪的绳索,拉了拉确认勾住了。

    达克尼斯佩服地看着我和克里斯的功夫。

    「还真是精湛的技艺啊」

    我和克里斯一边听着达克尼斯的赞叹,一边抓着各自投出去的绳索,精神抖擞地……

    「可恶,绳子太滑了,好难爬」

    「助手君,以我的臂力可爬不上这绳索呀!」

    「老大,在绳索中间多打几个结做几个球。这样应该就会好爬点了」

    达克尼斯看着磨磨蹭蹭的我们俩——

    「我说呀两位,以我的力气大概是能爬上那绳索的。我先上去拉你们上来如何?」

    她畏畏缩缩地提议道。

    「喂达克尼斯,你个新手就别提些肤浅的意见了」

    「是呀达克尼斯,要是一不小心就会送命的。你是新人,没有经验,乍一看会感觉很简单。交给我们就好啦」

    「是。是吗,抱歉。我不该插多余的嘴的」

    不过,难得她这么有干劲。

    我们体谅到达克尼斯的心意,就让她先上去了。

    达克尼斯单靠臂力就噌噌地爬了上去,并安全地把我们拉了上来。我们接着谨慎地潜入城堡里。

    「好了,那么达克尼斯。跟在我们最后面吧?」

    「我和老大虽然能用潜行技能,你可是没法用的。可别松开我的手啊?」

    「明,明白!」

    达克尼斯老实地用力抓起我的手——

    「好了,今天的你就是我的后辈了。叫我和真前辈吧」

    「和真前辈」

    「没错,我是和真前辈」

    咦,被这么叫有点爽啊。

    「哎呀,达克尼斯,再叫一遍嘛」

    「和,和真前辈」

    「我说助手君,别玩这种愚蠢的Play了,赶紧走啦」

    我让达克尼斯这么叫了我几遍后,克里斯制止道。

    「老大在得到我这个得力的部下之后,不也让我叫了你好几遍老大嘛」

    「那是两码事。不说这个了助手君,快走啦」

    我另起一段,对新人达克尼斯解释道。

    「听好了新人,这种时候城主在最上层的可能性最高。大人物或者BOSS什么的都有住在高处的习性」

    听到我这完美的推测,克里斯也一言不发地不停地点头。

    「不,我来过这里好多次了,我记得赛列希尔德伯爵应该是喜欢住在有怪物的斗技场的。先去那里吧」

    而新人达克尼斯却这么说了……

    「听好了达克尼斯,我们只不过是说出了一般性的预测而已。我们当然是知道这座城堡的城主在哪里的。毕竟我们可是有索敌技能的」

    克里斯再次赞同地点点头。

    「是,是吗,不好意思。我又说多余的话了」

    达克尼斯连忙道歉,

    「不,没事。你是新手,没办法。而且新人有时候也会有新奇的想法。要是有在意的事不妨都说出来。那么,首先就先去地下吧。在此之前……」

    在我们眼前的,是通向城里的门。

    或许是因为在偏远的小城,所以只有外墙的正面有守卫,而这个门前和门的另一面都感觉不到有人的气息。

    是因为是边境,所以没什么要提防的呢,还是因为城主是恶魔,并没有什么必要警戒呢……

    「这里就让我来吧。看我用开锁技能顺利地打开」

    克里斯自信满满地说着,走上前头……

    「助手君,不得了啦!这门可没有钥匙孔!」

    「真的吗老大。这可怎么办。这难道是要用暗号打开的魔法门吗?」

    突然遇到难题的我们小声讨论起来。

    就在这时。

    「不,这种门要这样……」

    达克尼斯穿过我们身边,把门抬了起来。

    「这是古堡经常使用的重型门。因为很重,必须让某个人抬起了才能进去,抵挡成群的入侵者十分方便……你,你们俩怎么了……」

    达克尼斯一脸不解地看着一言不发的我们。

    「喂达克尼斯,要是有陷阱的话可怎么办。这次是我们运气好所以没遇到陷阱,但是……」

    「是呀达克尼斯,你到底在想什么呢,怎么随随便便地就打开。多亏我的幸运在阿克塞尔是数一数二的高,才没有遇到陷阱」

    「抱,抱歉两位,我的确是神经大条了」

    达克尼斯老实地道歉。

    「没事,毕竟你是新手嘛。不过这之后的路,还请你走在前头」

    「是啊,这次就破例让达克尼斯这个新手走在前头吧。有我们两个大佬支援你,不用担心的」

    「是,是吗?那就这样吧……」

    达克尼斯有些不解地说道,走在了前面。

    在那之后,她仅仅靠着周围微弱的亮光,就马不停蹄地前进,不愧是自称来过好几次的人。

    「助手君助手君,碍事的不就变成了我们了吗?」

    「老大,好戏还在后头呢。达克尼斯是那种一不留神就会犯错的人。我们内行人可得好好帮助她」

    虽然感觉目前为止都是受达克尼斯帮助就是了。

    正当这时。

    我和克里斯同时停住了脚步。

    我们感到了前方有怪物的气息。

    这么说来,那个布偶装是可以对怪物做出指示的。

    虽然城外还是用人类士兵来做警备的,但似乎城里就交给圈养着的的怪物了。

    「喂达克尼斯。前面连接地下的路有怪物守着。你的攻击大抵是打不到的。我和老大上。你守着别让其他人过来」

    「明白!这次就让我见识下你们的实力吧!」

    达克尼斯脸上浮现出期待而兴奋的神情,我和达克尼斯对她竖起大拇指,施展着潜伏技能朝着气息传来的方向慢慢靠近。

    而站在那里的是……。

    「助手君助手君,是猪头人啊!是被认为濒危物种的怪物,雄性的猪头人啊。真的可以干掉吗?」

    他们恐怕是因为雌性猪头人的影响而对雌性有相当大的心理阴影吧。

    两个不擅长应付人型雌性的猪头人的身影出现在我们面前。

    「可以的话还是想让猪头人前辈活下去呢」

    「我说,猪头人前辈是什么?……不过我懂了,由我上前吧。那些兽人们不是不擅长应付雌性吗?我给他们施个束缚,助手君就和达克尼斯一起在周围放哨吧」

    说着,克里斯从腰间取出束缚用的绳索……

    在她出现在兽人面前的一瞬间,马上就被抓住了。

    「助手君!救救我,助手君!」

    被猪头人们抓住的克里斯的装备一件件地被剥了下来。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助手君。这些兽人不是不擅长应付女性吗!?喂,等等。不要,助手君~!达克尼斯~!要被脱光啦,要被脱光啦!」

    眨眼间,克里斯的装备就被脱到只剩下热裤和内衣了,我和达克尼斯赶紧冲上去救她。

    「呜,呜……谢啦,差点就出大事了……」

    只剩内衣的克里斯瘫坐在地上啜泣,被我用束缚拘束住的猪头人们瘫在她身边。

    「话说回来他们看到过来救人的达克尼斯就马上缩了,结果还是怕女人的吧?也就是,因为克里斯穿得像个男孩纸,所以……」

    「嘘!喂和真,不要再说下去了!好啦克里斯,已经没事了快把衣服穿上!」

    说着,达克尼斯开始收集起克里斯的装备。

    「呜呜……我说达克尼斯,我已经,嫁不出去了……」

    「没事的克里斯,被怪物脱不算数的,不算的」

    说着,达克尼斯偷偷看着兽人们,露出了贪婪的神色。这让我有些在意。

    「不管怎么说,多亏老大出卖色相我们终于能进入地下了。那么,前进吧!」

    3

    明明是夜里,城堡的地下却比我们白天来的时候还要明亮,而且,我感觉到了各处都有怪物的气息。

    「我说助手君,这城堡有点奇怪吧?听你们说是饲养怪物的贵族,可是大胆地放养兽人,让他们做守卫,这也太过了吧。我所探知到的这周围的魔兽的气息也到处乱窜,我可不觉得那是关在笼子里的啊……」

    因为这是恶魔所支配的城堡啊。

    「这是有原因的,现在先不说。我们的方针是极力避免战斗」

    大概那布偶装用有『藏在最深处』这种BOSS怪属性。

    我看到达克尼斯赞同我的观点并点头后,一起偷偷摸摸地前行。

    「我原来觉得尽管用了索敌技能探知怪物,也用潜伏技能隐了身,我们还是会被迫遭遇战斗,然而……」

    达克尼斯有些不解地说。

    「现在还挺顺利的。怎么样达克尼斯,我和老大在一起就是这么强」

    「是呢助手君,我们俩的好运气加起来就是这么厉害」

    ……

    「……可是从刚才到现在,你们俩在外墙苦战了一番,开门苦战了一番,打兽人苦战了一番,那个……」

    「哎哟达克尼斯,可别再说下去了。谁都有失败的时候。你不也因为把谢菲娜叫到阿克塞尔而让她在半路上染病了吗。我知道你晚上在为此苦恼。那病还在孩子们中扩散了开来,你不是很不甘心嘛。是啊,谁都有失败的。关键是别因此而后悔并闷闷不乐,像我们一样挽回错误就行了」

    「助手君说得不错!就是这样,就算有些失手,只要最后成果丰硕就完事OK了。所以达克尼斯你也别纠结了」

    被我们鼓励后,达克尼斯的眼睛湿润了……

    「你们……是啊,我也不能总是闷闷不乐,首先为了搞到药的材料,要……」

    …………

    「……给我等等。虽然我是失败了消沉了,可这和你们刚才的逗逼行为没关系吧……」

    「达克尼斯,安静点。看来前面是一条直路了,这里深处是不是就是那个布偶装伯爵的房间啊?」

    「是呢,前面有一股BOSS房间的气息。我身为盗贼老手的直觉对我这么说了……」

    「正是如此,我记得前面应该是赛列希尔德伯爵的寝室……我说你们俩,我怎么感觉我好像又被糊弄过去了……」

    我和克里斯无视一边嘟嚷着什么一边跟着我们的达克尼斯,消去自己气息前进着。

    最终……

    构造十分诡异的道路尽头处,矗立着一扇散发着厚重感的漆黑大门。

    我和达克尼斯互相点了点头,把耳朵贴在门上。

    克里斯扯了扯我的衣服下摆低声说道。

    「我说助手君,这里真的是黑恶贵族的城堡吗?我怎么觉得,门的装饰也好道路也好,阴森得像是住着魔王军干部啊……」

    仍然不知道赛列希尔德伯爵的真身的克里斯一针见血。

    「正确来说并不是黑恶贵族。不过不管怎么说,不拿走某样这城主的持有物,孩子们就有生命危险了。只有这点是没错的」

    「正如和真所说,克里斯。这次的目的是拿走药的材料。请你只想着这点,以它为优先目标……好不好?拜托你了,请不要失去理智啊?」

    「我说,你们俩怎么啦?为什么要这样三番五次警告我啊?这门后面到底有什么呀?」

    无视露出担忧的表情的克里斯,我和达克尼斯相互点了点头……

    用力推开了门,冲进了房里!

    对方是恶魔。

    就算是这种时间也不可能睡觉。

    所以作战就是要突然打开门,趁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以闪电战解决。

    我们闯进房里后——企鹅布偶似乎早就用恶魔某种力量察觉到城堡里的异常了,他叉开腿站在房正中间等着我们。

    「欢迎,入侵者!想必你们也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吧。嘿嘿,初次见面的,不知名的入侵者啊……」

    这有点预料之外。

    我还以为它起码会在自己房里休息的时候把布偶装脱下来,想得太乐观了。

    这么一来就只有先设法脱下它布偶装或是怎么的,然后再抢夺它指甲的碎片了。

    而且听他的口吻,毫无疑问……

    「可恶,他意识到我们的真面目了!」

    克里斯看着布偶装大声说道。

    「我说助手君,怎么办呀!失去理智是说这个吗?没辙的呀,我可没法攻击这么可爱的东西!」

    不,不是这种意思啊!

    「喂克里斯,别大意了!它看上去是很可爱,里面可是装着个十分让人毛骨悚然的东西。我们的目的是他指甲的一个碎片。他的指甲碎片,似乎是克洛林病的特效药的材料!」

    克里斯听到这句话,突然停下了动作。

    「能做克洛林病特效药的指甲碎片……」

    她仿佛知道这个材料是什么,脸色突然变得很严肃——

    「没错,克里斯。你用束缚魔法停住赛列希尔德伯爵的行动!他那强烈的攻击全部由我挡住……!」

    说着,达克尼斯站在了我们面前,

    「真不愧是和持盾一族完全一样的入侵者!精神可嘉!但是,区区人类在我的全力攻击下到底能撑多久呢,嘿嘿……!」

    正当布偶装自信满满地张开双手,摆出夸张做作的Pose时。

    说时迟那时快,张开双手的企鹅布偶侧腹——

    ——就被双手紧握短剑的克里斯迅速逼近,并被短剑狠狠地刺到了底。

    「好痛啊啊啊啊啊啊!?等,等等……!」

    布偶装发出了惨叫,把顺势骑到它身上的克里斯撞开,连忙把刺在他侧腹上的短剑拔出来扔掉。

    布偶装那被刺的伤口处,并没有流出血,而是发出了咻咻的声音,喷出了黑色的有如瘴气般的烟雾。

    「喂,喂克里斯,你突然搞什么鬼。束缚就行了!我们只是要它的指甲,不需要打倒它!倒不如说,把恶魔打倒了他就会被送回地狱,身体就会消失掉的!就没法回收他的指甲了啊!」

    阿库娅以前这么说过——

    厄里斯比自己对不死族和恶魔还要冷酷。

    克里斯毫不在意自己被恶魔撞飞,身体略有飘忽地站了起来。

    我倒剪她双臂逮住她。

    「哇!喂助手君,你做什么!」

    「什么我做什么,你别忘了目的啊!我们要的只有他的指甲啊!」

    听到这句话,她似乎终于恢复了理智——

    「是啊!要弄死的话,得把指甲剥了后才能弄死!」

    不,并非如此,并不需要打死他。

    克里斯完全不管我的想法,直直地盯着布偶装。

    「这疯狗一样的小子是怎么回事!」

    「我是女的!」

    布偶装颤抖着身子,对实诚地回嘴的克里斯说道。

    「男的女的都无所谓了!这短剑是附了魔吗?还是说是什么诅咒道具啊?只是碰到就浑身麻痹!我从中感到了誓杀恶魔的强烈怨念啊!」

    「我倒是希望你说是付予了神圣的祝福呢!这可是做来对付恶魔的强力短剑!」

    说着克里斯捡起掉在地上的短剑,摆好架势,布偶装对她说道——

    「你这可恨的疯婆娘,不知为何你让我感到一股强烈的恶寒!」

    他背向了我们,露出了背上的拉链。

    「糟了,本体要出来了!」

    见状,达克尼斯扑向布偶装的背部,用浑身的力气压住拉链。

    虽然是一副抱住玩偶的女孩的景象,可这不是闹着玩的。

    「我用束缚拘束住他!老大,你能把它翅膀的部分砍下来吗!?」

    因为我知道他本体是什么,让它从布偶装里跑出来可非常就难办了。

    我准备好特制的金属线。

    「不用管我和真!连我一起拘束起来!」

    「<束缚(Bind)>——!」

    我听从达克尼斯的吩咐,拘束住布偶。

    「啧!混,混帐……!」

    和达克尼斯一起被拘束住的布偶装,以那短小的翅膀拼命伸向背后的拉链。

    就在这时。

    「啊……!啊……!」

    达克尼斯忍不住发出了哀叫。

    仔细一看,黑色的触手一般的东西从被克里斯刺开的洞里——而不是从拉链中爬了出来。

    它们在达克尼斯的背上释放出粘液,达克尼斯的紧身衣被碰到的同时,发出了什么东西燃烧的声音,冒起了烟雾。

    我把手放到腰上,拔出了买来后基本上没怎么用过的佩刀,砍了下去。

    烧着达克尼斯的背部的触手被我砍飞,在地上到处乱跳。

    「助手君,这个恶魔好恶心呀!」

    话说恶魔的爪是哪个部分啊?

    我仔细看看被我砍下来的触手的前端,并没有像指甲的部分。

    「达克尼斯,再稍微忍耐下!现在就把这厮的指甲给……!」

    克里斯架好短剑,把企鹅布偶的翅膀前端砍了下来!

    「好痛啊啊啊啊啊!混帐,别用那短剑了行不!」

    黑色的触手从玩偶装的侧腹和刚被切的翅膀伤口处伸出,朝着捡起翅膀的克里斯飞去。

    然而……

    「喂,触手要留给护教骑士来怼,这可是自古以来的老规矩!」

    仍然和布偶装捆一起的达克尼斯,把手伸进了那伤口处。

    烧着什么的声音从布偶装里面传了出来。

    而克里斯就趁着这时候确认起砍下来的翅膀里面。

    「达克尼斯,有了!是恶魔的指甲!助手君,束缚还有多久解开呀!?」

    克里斯开心地说道——

    「我,我使出全力放的,大概短时间内不会……」

    「达克尼斯~!你等着,我现在就用短剑把金属线砍断了!」

    克里斯连忙把翅膀扔到一边,用短剑猛地刺向金属线。

    「抱歉,那是用秘银合金做的特制金属线……」

    「啊啊啊够啦啦啦啦啦~!」

    燃烧的声音依旧响个不停,达克尼斯对哭丧着脸的克里斯笑道。

    「克里斯,我没事的。不用管我了,你和和真拿着指甲先走吧」

    她一边突然说着这样不合她风格的话,

    「别担心,这个伯爵知道我是谁。虽然多少会玩弄一下我,以此出气,但他是没法杀我的。不用管我,赶快……!」

    达克尼斯的额头上流着汗,拼命地说着。

    克里斯一脸怨恨,架起短剑咬牙切齿地说。

    「只要用这短剑狂捅一波……!」

    「你切越多伤口就有越多触手跑出来的好不!老大,听她的话,你先去马车那边!我正好有东西想试试!」

    说着,我从包里取出某样东西。

    那是听说敌方是巴尼尔的熟人之后,阿库娅给我的某样东西。

    「助手君,达克尼斯!稍微给我点时间!我马上回来!」

    说着,克里斯跑了出去——!

    「达克尼斯,你把双手从那俩伤口里拔出来!我就趁着这空隙把阿库娅的妹汁倒进去!」

    「明,明白了……!不过你也别逞强了,赶紧跑吧,就算是我,面对这样强有力的触手也没法撑很久的……!」

    「啊,住手!这是什么,好痛好痛,身体要烧坏啦!」

    就算是在这危急关头下,还心怀几分欣喜的达克尼斯——

    和把阿库娅汁倒进布偶装里的我留了下来——

    「达克尼斯,给我看看你的骨气!告诉我你的体力比它更持久!」

    「包在我身上!来吧赛列希尔德伯爵,虽然白天输给你了,现在就给你看看我的厉害!」

    「卧槽,这女孩怎么突然散发出了喜悦了的感情了!有病啊有病啊,这女孩有病啊——!」

    4

    我们回到阿克塞尔,马不停蹄地奔向孤儿院。

    「助手君助手君,前辈还在孤儿院吧?我就……那个,稍微有点事……」

    噢,原来如此。

    有阿库娅在会有些麻烦。

    不过我不觉得那个有眼无珠的女神会看穿你的真身啦……

    「我明白了,我会代你给大家问好的,谢啦,老大」

    「嗯,那我走啦。还有,你给我看好她,别让她太乱来了。还有……」

    克里斯轻轻摸了摸在马车中安稳地熟睡着的达克尼斯的脑袋。

    「要是有一天,我能把我的真身告诉她就好了……」

    说着,她有些害羞地站了起来,转身离去。

    ——在达克尼斯忍住的期间,我不断地把阿库娅汁倒进布偶装里,在她失去意识后,我好容易把达克尼斯从布偶装上硬扯了下来……

    接着厄里斯大人降临,把布偶装毒打了一顿。

    大概说出来也不会有人懂吧,说实话我也不太懂。

    只有一件事可以肯定,彻底炸毛的厄里斯大人太可怕了。

    赛列希尔德明明之前那么想出来,但只被厄里斯大人瞪了一眼后,它就拼命地反抗不让拉链被拉开,而厄里斯大人则试图把他硬拉出来。我则在一旁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

    虽然厄里斯大人打掉了那只恶魔很多条命,不过那只布偶只『是只恶魔』,也没干过什么坏事。只能说他很走运,没被彻底消灭。

    然后,我和再度变成克里斯的厄里斯大人一起把达克尼斯搬上了马车赶了回来——

    ——我背着筋疲力尽的达克尼斯,打开孤儿院的门。

    「药的材料我拿回来啦!喂阿库娅,拜托你给达克尼斯治疗了!谢菲娜没事吗……」

    我打开大门,却看到了……

    「欢迎回来,妈妈……!」

    怎么回事啊。

    谢菲娜笑眯眯地站在那里……

    「喂」

    给我等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她会这么活蹦乱跳的。

    ……就在这时。

    「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我背上的达克尼斯,扑簌扑簌地掉起眼泪哭了起来。

    她不知何时醒了过来,发现这个情况后——

    从我背后跳了下来,抱紧了谢菲娜。这时——

    「哎呀,达克尼斯看上去也很高兴,结果倒是很好啦……」

    阿库娅看着我们说道,她在房间正中盖着被子,身边不知道为什么摆满了各种贡品。

    「哎呀,你们俩回来啦!快看孩子们多精神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

    话说回来,为什么巴尼尔护把孩子背在背上哄,为什么维斯会倒在地上还变稀薄了,为什么惠惠会一脸筋疲力尽地趴倒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啊……

    「你回来了么,辛苦你们了」

    趴倒在桌子上的惠惠,只抬起脸对我说道。

    「我总算是搞到材料了,这惨状是怎么回事啊」

    「那是因为……阿库娅为了救孩子们一反常态地拼上了老命,在这里住了下来全力不断地咏唱回复魔法……回复量比他们因病消耗的体力还要多,于是他们都精神到了吓人的地步。正如你所见……」

    那我们不是不去也行吗?

    正当我纠结着的时候,背着孩子的巴尼尔,用嘶哑的声音对我说道。

    「看来材料备齐了啊。要没这个蹭住女人的话,孤儿院的孩子们就要死掉大半了。肌肉女的那个女儿也只是表面上看很精神,身体已经很糟糕了,最好马上就调配特效药。要是这个贡品女没了干劲的话,毫无疑问是性命攸关的状态了……来吧店主,该出场了!」

    听到巴尼尔这不容乐观的分析,我连忙拿出布偶装的指甲,递给了惠惠。

    「辛苦你们了,达克尼斯,和真。接着就交给我这个红魔族第一的天才吧。我可是通宵查了配方的!」

    ——调配中——

    「这不对,这个要先放进去。我在学校学过的,不会有错!」

    「开玩笑,恶魔的知识才这个世界上最正确的。按照吾辈说的来做就没错……喂,搞事女,你刚才放了什么进去」

    「你别碍事啊逗比恶魔。刚才放进去的是阿库西斯牌的阿库娅水。这样一来,特效药肯定也会大幅度增强效力的」

    「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做些多余的事啊!话说你要是在药完成的时候不小心碰了一下,把它变成了水的话可怎么办。赶紧滚出去,瘟神!」

    「各位,身为魔道具店店主的我的配方才是正确的!不用担心,不会有错的,还请按照我说的做……!」

    我不由得打开孤儿院的大门吼道——

    「随便你们怎么搞,赶紧把药弄出来!」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