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十三卷 给巫妖的挑战书 尾声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三卷 给巫妖的挑战书 尾声

    维斯魔道具店的门口少见地挂出了『休业』的牌子。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过分了,太过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店里的是依旧在哭个不停的维斯和在旁边拼命忍着笑的巴尼尔。

    最近的巴尼尔真是非常滋润非常幸福。

    肯定是因为每天都能享受到维斯产生的负面感情。

    「好了维斯,我把家里收获的菜也分你一点,你别哭了好么?没事的,你是个善良的孩子,真命天子总会出现的」

    「呜,呜哇,阿库娅大人……真的吗?我该不会就这样漫无止境地等下去……」

    趴在柜台上哭着的维斯听到阿库娅的话短暂地抬了抬头。

    「等下去也没问题,你不是不老不死的吗?也就是说你不需要因为衰老而降低择偶标准。这个优势非常大哦?」

    阿库娅随口说出的话让维斯表情变得明朗。

    「对,对啊!我又不会衰老!我根本没必要着急,没必要降低标准啊!」

    「你只是不会衰老,户籍上的年龄还是会增加的」

    「喂不要多嘴啊你这奇葩恶魔!你看维斯又开始哭了!」

    看到这和往常一样吵闹的画面,我松了一口气——虽然有点对不起正在哭泣的维斯。

    杜克说魔王军将会把这个城市当作首要攻击目标。

    但是现在这个新手冒险者的城市依旧很祥和,完全没有被袭击的征兆。

    但愿这样的生活能持续下去吧……

    就在这时。

    「够了,你还要哭到什么时候你这失恋店主!赶快停止哭泣来开店吧!你不是要达成与吾辈的契约吗!照这经营状态,你知道吾辈的地城要花几百年才能建好吗!吾辈虽然也是不老不死,但在地城建好之前人类就灭亡了的话不就没意义了吗!」

    「这个你不说我也知道啊……反正巫妖这种东西,不管是和谁在一起,最后都只能看着对方老去,自己孤独而终……人类灭亡之后,我肯定还会孤独地……」

    巴尼尔对哭个不停的维斯叹了口气。看来这次事件对她打击太大了。

    「真是的……不老不死的又不只是你。吾等恶魔族也是不老不死。在地城建好,吾辈被冒险者讨伐的那一天到来之前,吾辈都会陪着你的。所以别闹别扭了,吾辈的挚友」

    听到这话,维斯又猛地抬起头。

    「……也就是说,只要地城永远无法完成,巴尼尔先生就永远和我在一起了对吧?」

    「好,现在的目标变更为从你手中夺走店的经营权。想必之前的对手太菜,让你打得很不尽兴吧。吾辈便久违地跟你过过招!」

    维斯被巴尼尔抓住衣领,拖出了店外。

    「等一下巴尼尔先生!刚才那个只是我随口说说而已!对不起,对不起!我会努力的!我会努力的所以原谅我吧!」

    在空气清爽的深秋季节。

    维斯的哭喊声在阿克塞尔城回荡——

    「——这次的事件总算收尾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你看到刚刚那一幕还敢说可喜可贺?」

    从魔道具店回家的路上。

    和大家一起一边买买吃吃一边浪回家。

    「……结婚啊。达克尼斯也是贵族家的独生女,也该考虑考虑了吧?」

    听到惠惠的话,达克尼斯慌张地移开视线。

    「我,我父亲比较宽容,所以在这方面,我应该算是比其他贵族要自由……但是,从年龄上来讲我确实是该考虑考虑了。当然,年龄的话还数阿库娅最……」

    「喂和真,我告诉你件最近我才知道的有趣的事。达克尼斯的房间里有记录着她与我们的日常的滑稽的日记。但关键的不在这里,而是放日记的地方下面有个奇怪的机关,那里面放着记录了达克尼斯妄想的——」

    「阿库娅,你给我到这边来!明明我上了锁,你怎么进去的!你到底知道多少!」

    有趣的事说到一半,阿库娅被达克尼斯带走了。

    在差不多要看到大宅的时候,惠惠突然开口。

    「和真以后想要几个孩子?」

    「噗!」

    她唐突的话让我不禁喷了出来。

    说实话我并不是很讨厌小孩。

    硬要说的话还算是喜欢的。

    但是,我之前才从巴尼尔那里买来了『防止意外发生』的保护道具。

    正当我纠结着该怎么回答才合适的时候,发现大宅前站着一个人。

    那是拿着丰厚伴手礼的红魔族女孩。

    会每次都很有礼貌地带礼品过来的只有她了。

    「这不是悠悠吗?你是想找我们玩结果发现我们不在才等在这的吗?今天玩什么呢,我看到了别人的爆裂魔法后现在心潮澎湃,让我们去湖边比一比谁炸的鱼更多吧……」

    悠悠的状态有点奇怪。

    这是那啥。准备要被卷入麻烦事的前兆。

    毕竟我也是会吸取教训的。

    「那个,呃……我有件事想拜托和真先生……」

    看吧,果然来了。

    但是惠惠挡在我面前,像是要保护我一样。

    她双眼闪着红光,贴近悠悠的脸,以威吓似的语气对她说。

    「你找和真有什么事?怎么什么人什么事都来找他,难道就不觉得羞耻吗!」

    「都是因为你我试炼失败了两次,下次不容有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悠悠的大喊回荡在晴朗的天空中。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