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DxD > 第二卷 战斗校舍的不死鸟 Life.5 决战正烈!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卷 战斗校舍的不死鸟 Life.5 决战正烈!

    在我朝木场所在的运动场移动的途中。

    『莱萨·菲尼克斯大人的三名「士兵」(pawn),淘汰。』

    是校内广播!淘汰了三个莱萨的「士兵」(pawn)?

    是谁干的?我还在移动,朱乃则是和「皇后」(queen)激战,社长和爱西亚应该也在移动……木场吗!

    这样对手就淘汰七名,加上莱萨还剩九名。我们则是少了小猫,剩下五名。目前的状况依然大意不得,

    ——!在我跑向运动场的路上,有人抓住我的手!是敌人吗!我不由得加以警戒,但是抓住我的手的人是木场。他的脸上依然挂着爽朗的微笑。

    「什么嘛,原来是你啊。」

    「嗯。」

    木场似乎是躲在摆放体育用具的小屋阴影窥探运动场的状况。

    「抱歉,木场。小猫她……」

    「我知道,我也听到广播了。她一定很懊恼吧。平常一副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模样,这次可是干劲十足。在森林里设陷阱时也非常拚命。」

    「……我们要赢。」

    「那当然,一诚同学。」

    我们握拳互击。木场在平常的学园生活中是个令我感到不爽的型男,但是在战斗时是最棒的伙伴。

    神秘学研究社的男生搭挡!再不拿出毅力,在女生面前就不帅了!

    「对了,干掉对方『士兵』(pawn)的是你吧?」

    木场点头响应我的问题:

    「是啊。运动场的社团活动中心是重要地点,理所当然会有很多敌人。我好不容易把巡逻的『士兵』(pawn)全部集合起来一网打尽,但是负责这里的上层相当冷静,一直不理我的挑衅。话说她搞不好只是利用『士兵』(pawn)观察我的攻击。看来莱萨·菲尼克斯很喜欢弃子战法。这也是因为他自己是不死之身,仆人的人数又多才办得到。」

    木场的嘴角上扬,但是眼角丝毫没有笑意:

    「负责这里的有『骑士』(Knight)、『城堡』(rook)、『主教』(bishop)各一名,总共三名。」

    「……守备真是森严。」

    「这就表示他们有多戒备我们从这边潜入。再说我们还把体育馆摧毁了,战力自然会集中到这里。」

    最主要的两条潜入路线。经由体育馆,和经由新校舍后方的运动场。一条因社长的作战摧毁,现在只剩运动场需要防守。

    所以会在这里投注战力也很正常。虽然也因为那个作战引发意外状况,使得对方的「皇后」来到前线……

    感觉这里会变成超越体育馆的激战区。呜呜,我有点害怕了!

    「你很紧张吗?」

    木场笑着询问,我忍不住胀红了脸:

    「那、那还用说!我的战斗经验几乎是零,可是突然就要上战场喔。和你这种战斗经验丰富的人相比,我顶多只是小喽啰。」

    我有强大的赤龙帝的手甲。照理来说,光是这样就该有惊人的表现。

    但是我这个使用者是战斗的门外汉,这样简直比暴殄天物还不如。

    尽管如此,我还是想为社长而战,想为社长做些什么。

    即使在这个领域我是弱者,也绝对不会白白倒下,倒下时一定得多拖几个人当垫背。我已经有所觉悟了。

    「你看。」

    在我抱着必死的决心时,木场让我看他的手。

    ——木场的手在颤抖。

    「一诚同学说我战斗经验丰富,事实是这样没错,可是我也是第一次参加排名游戏。恶魔之间的认真战斗,即使这次是特例,对方同样是来真的。总有一天,无论如何,我们也得参加这种恶魔之间的竞技。这正是第一战,不能有任何松懈,不能露出丝毫破绽。我要在这场游戏中使出身为社长眷属恶魔的全副力量,这场重要的游戏关系到今后的一切。我在欢喜之余也同时戚觉到恐惧,我不想忘记这颤抖的手,还有这股紧张、这种紧绷的空气,我要感受一切,作为自己的粮食。我们都要藉此变得更强,一诚同学。」

    木场……他竟然想了这么多……说到战斗,这个家伙果然是——

    「那么我们就来个女生看见会兴奋的搭挡行动吧。」

    「哈哈哈!那么我『攻』可以吗?」

    「白痴!要『攻』也是我!等等,不对——!型男去死吧!」

    完全被这个家伙牵着鼻子走!呜呜,我是怎么了。

    这时,一个高亢的女声大喊:

    「我是侍奉莱萨大人的『骑士』(Knight)科拉麦茵!我已经受够偷偷摸摸试探彼此的行动了!莉雅丝·吉蒙里的『骑士』(Knight)啊,让我们正大光明地以剑会剑吧!」

    一名装备甲冑的女子大方站在棒球社的球场中心。

    好豪迈的女骑士!这样就算被人从暗处偷袭也没话说吧!

    「呵。」木场在我身边笑了:

    「对方都报上名号,身为『骑士』(Knight)、身为剑士,我都不应该再躲在这里。」

    语毕的他也从用具小屋后面走出去。

    木场就这样毫不躲藏地走向棒球场。

    「那个笨蛋。」

    我一面咒骂,一面跟在木场身后直接走出去。

    ——好帅。

    见到木场大方现身的背影,我忍不住有这个想法。

    「我是莉雅丝·吉蒙里的眷属,『骑士』(Knight)木场佑斗。」

    「我是『士兵』(pawn)兵藤一诚!」

    我和木场对莱萨的「骑士」科拉麦茵报上名号。

    女骑士闻言扬起嘴角,看起来很高兴:

    「莉雅丝·吉蒙里的眷属恶魔里有你们这样的战士,我很高兴。能够大大方方、毫不躲藏地现身,不是普通人办得到的。」

    喂喂,这是说我们不正常吗?

    「不过我很喜欢你们这种笨蛋。那就开打吧。」

    科拉麦茵拔剑出鞘,木场也缓缓抽出银光闪闪的剑身。

    「『骑士』(Knight)间的战斗——我等很久了。不过我个人想打的战斗可能不太普通。」

    木场说出充满攻击性的话。喔喔,木场的笑容看起来真是神采奕奕!

    「说得好!莉雅丝·吉蒙里的『骑士』(Knight)!」

    科拉麦茵使出有如舞蹈的斩击!

    锵!

    剑与剑撞在一起,进出火花!也许彼此都是「骑士」(Knight),动作真是神速!

    喔,开始了!肉眼跟不上的交锋!两人时而高速消失、时而在刀剑相抵时现身!

    那么,我该怎么办?嗯——跑去协助木场会显得不识趣吧。那怎么看都是「单挑」

    嗯——这种时候我应该喊「木场加油!」、「木场上啊!」之类的话声援他吗?

    「你好像很闲嘛。」

    我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有个脸戴半张面具的女子。

    我记得这个女子是「城堡」(rook)吧。

    接着又有另一名女子一边念念有词一边现身:

    「真是的。两个脑里装满剑、剑、剑的家伙,真是逊到叫人受不了。科拉麦茵连拿『士兵』当『弃子』时都一脸严肃,是不是讨厌身为主人的『国王』(King)的战略啊?而且难得有个可爱的男生,结果也是个剑痴,真是有够倒霉。」

    是个身穿看似西欧公主礼服的美少女,我记得是莱萨的「主教」(bishop)。头顶有如钻头的卷发,感觉是典型的大小姐。呜喔!我们被监视这个运动场的恶魔包围了!

    那位公主打扮的「主教」瞇着眼睛盯着我。怎、怎么样啦。

    「嗯——这就是莉雅丝·吉蒙里小姐特别疼爱的『士兵』(pawn)?她挑男人的眼光好像很差。」

    而且说出这种超级失礼的话。啧!长得那么可爱嘴却这么坏!

    我往后一跳离开原地,对两人摆出架式。

    「Boosted gear,预备!」

    『Boost!!』

    神器(Sacred gear)的倍化开始。现在只能把那个骑士交给木场,由我来对付这两个家伙!然而那个「主教」(bishop)只是叹气:

    「我不跟你打喔。伊莎贝拉,你陪他玩玩吧?」

    被称为伊莎贝拉的面具女老实点头。看见她点头,穿着礼服的女生退了一步离开原地,在一旁看着我们。

    咦咦!那个钻头女生不打啊!

    「我原本就这么打算。来,既然我们都没事做,就来打一场吧。」

    「啊,嗯。要打是无所谓,可是那边的『主教』(bishop)小姐不打吗?」

    这是我的问题。这次游戏很重要喔?结果突然有人说要放弃战斗,我当然会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听到我的问题,戴面具的伊莎贝拉伸手扶着额头,一脸伤脑筋的表情:

    「啊——你不用理她。她的情况比较特殊,这次游戏几乎只会观战。」

    「那、那是为什么!」

    我忍不住惊叫出声。还有观战这回事!明明是这么重要的游戏!

    「她——不对,那位小姐名为蕾维儿·菲尼克斯,是莱萨大人的妹妹。她是以特殊的方式成为莱萨大人的眷属恶魔,其实他们是亲兄妹。」

    …………咦?

    那个美少女?是那只臭鸟的?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大概是看见我得知真相大为吃惊的模样,那只臭鸟的妹妹面带笑容对我挥手。

    ……喂喂,还有这种事?把自己的妹妹变成眷属,还让她参加战斗!

    「根据莱萨大人的说法:『将妹妹纳入后宫也具有社会意义。那是叫近亲相奸吧?有很多人对此抱持憧憬,或是羡慕这种事不是吗?不过我不萌妹妹,所以只是形式上的眷属恶魔。』似乎是这么回事。」

    ……那只笨鸟果然是真正的笨蛋变态吗!可是想把妹妹放进后宫的心情我完全能够理解!妹妹好啊!我也想要!

    等等,不是这样!喔!!是吗!那表示他的妹妹不会跟我打吧!

    「那么我要上了!莉雅丝·吉蒙里的『士兵』!」

    咻!

    才刚看见「城堡」(rook)伊莎贝拉向前一步,一记锐利的拳头便划过我的脸颊!

    呜哇!还好我有反射性地将脸往旁边一闪!

    「嗯,这种程度的拳头你躲得过啊。抱歉,我有点太小看你了,看来得将力量再提升一级——不,两级好了!」

    伊莎贝拉摇晃身体,做出诡异的动作。但是——

    咻!咚!

    她从不可能的角度、无法置信的地方发动攻击!喔哇!只见她弯曲的手往旁边一挥,拳头就像鞭子一样往我身上招呼!

    这是拳击里的闪击拳吧!被打中肯定超痛!

    我必须等Boosted gear将力量提升到一定程度才能攻击,现在只能想办法躲避!于是我拼命闪躲攻击——

    咻咚!

    「……呃!」

    一阵剧痛袭击我的腹部。是脚踢,她踢了我一脚!因为我一直提防她的拳头,完全没看她的脚……!我一阵踉舱,接着脸又受到一轮猛攻!

    连续的闪击拳往我脸上打了好几下!好痛!这下子真的不妙!

    『boost!!』

    唔!这应该是第五次倍化了!如果对付「士兵」(pawn)这样就够了,但是想打倒「城堡」(rook)得再提升才行!「城堡」(rook)的棋子价值仅次于「皇后」(queen)!半吊子的攻击不可能打倒!

    我迭起双手形成交叉防御的架式,总算挡下闪击拳的攻击。即使防御还是觉得她的拳头很重,再这样挨打,没多久就会被淘汰!

    我看准闪击拳缩手的时机,向后退了一步!

    对方的攻击停止,但是她的脚步依然轻快,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出拳。

    还好我之前和木场、小猫做过实战练习,真是有用。尤其是掌握对手停止攻击瞬间的感觉。我也从社长那边学会逃跑的方法,所以我有办法从刚才的攻势抽身。这时「城堡」(rook)伊莎贝拉露出笑容:

    「我太小看你了。老实说,我想在踢中你时分出胜负……看来莉雅丝·吉蒙里把你锻炼得很好。尤其是体力最惊人。」

    体力……?我做了什么厉害的事吗?

    「在认真对决时,最重要的就是体力。如果只是彼此对峙,就连白痴都办得到。但是要持续战斗好几分钟,需要相当的体力。战斗会消耗大量的体力和精神,光是闪躲都需要相当的力气。既然你可以撑到现在,足见你的身体经过相当的锻炼。」

    我的心中百感交集。难熬的修炼,社长的声声叱喝,我还当她是魔鬼。

    平常一大早就得跑步,在山上更是背着岩石在山路冲刺,还以为自己会死。

    我也曾怀疑过这种训练是否真的必要,可是社长也是从早到晚陪我训练。我不禁泪湿眼角,在敌人的面前不争气地哭了。

    社长!

    社长!我有办法战斗!我还站着!

    社长为我做的一切都是我的食粮!

    我不会输。怎么能输!我一定要让社长获胜!我要打倒这家伙!打倒眼前的「城堡」(rook)!

    「……看来我好像太多嘴了。你散发的压力更强了。」

    「『城堡』(rook)伊莎贝拉。我是莉雅丝·吉蒙里大人的仆人当中最弱,战斗经验最为不足的一个,即使如此我还是要打倒你!」

    就在我重新下定决心时。

    呼!

    我听见一阵风切声。转头一看,木场的闇之剑已然消散。

    ——噬光剑。

    以黑暗包覆刀身,吞噬光芒的剑型神器(Sacred gear)。是木场的神器(Sacred gear),只是闇之刀身似乎在对手

    「骑士」(Knight)的攻击之下消失。

    「很遗憾,你的神器(Sacred gear)对我不管用。」

    科拉麦茵的剑上包覆火焰,是炎之剑吗?就是那个消灭闇之剑吧。

    但是木场毫不退缩,反而露出无畏的笑容:

    「那么我也这么回敬你吧。很遗慽,这并非我的神器(Sacred gear)的全部。」

    「什么?说什么傻话。吉蒙里家的『骑士』(Knight),不干不脆的举动只会让你身为剑士的本质蒙上阴霾——」

    「——冻结吧。」

    木场发出有如低吟的声音,失去刀身的剑上有什么东西聚集。

    嗯?突然觉得有股凉意……四周的空气变得冰冷。

    正当我感觉到变化之时,木场的剑渐渐冻结。冰块在上面逐渐堆积,形成刀身。

    啪啷!

    随着冰块碎裂的声音响起,木场的武器化为冰之剑。

    「炎冻剑(flame delete)——在这把剑之前,任何火焰都会消失。」

    ——冰、冰之剑!

    喂喂喂喂!原来木场的武器不是只有闇之剑?

    在场除了木场以外的所有人,脸上都浮现惊愕的表情。不,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原来可以这样!

    「怎、怎么可能!你有两样神器(Sacred gear)吗!」

    科拉麦茵拿着炎之剑横扫!她的脸上充满焦急。

    啪、啪啪……

    一碰到木场的剑,科拉麦茵的炎之剑立即冻结固化,然后——

    随着脆弱的冰裂声崩溃消失。

    然而她没有停止攻击。她立刻扔掉剑,拔出配在腰间的短剑举向天空大喊:

    「我等尊贵的菲尼克斯眷属司掌火焰、风、生命!接招!尝尝火焰旋风吧!」

    轰————!

    以她和木场为中心,棒球场上卷起火焰旋涡。灼热的风炙烧我的皮肤。

    「科拉麦茵那个家伙,是不是忘记附近还有自己人了!」

    伊莎贝拉如此咒骂,举手护住自己的脸,防止旋风侵袭。

    在热风吹袭之下,木场的冰之剑慢慢溶解滴落在地。但是木场依然无动于衷:

    「原来如此,你想用热浪烘烤的方式啊……但是。」

    木场将刀身熔融的剑指向前方,强而有力地说道:

    「——止息吧。」

    咻————!

    声势壮阔的旋风被木场的剑吸收。在短短不到几秒钟的时间,热风就停止了,球场陷入一阵寂静。

    「止风剑(repression calm),好久没在一场战斗中使用两把以上的魔剑了。」

    如此说道的木场手上的剑不知何时冒出圆形的刀刃,圆的中心有个谜样的神秘旋涡。难道他是把风吸进那里吗?

    话说回来,他连这种剑都有!

    「……这么多神器(Sacred gear),是从神器(Sacred gear)持有者身上夺取武器、占为已有的后天神器(Sacred gear)持有者吗?」

    木场摇头回答科拉麦茵的问题:

    「我拥有的神器(Sacred gear)没有你以为那么多,也不是后天神器(Sacred gear)持有者——这些都是我创造出来的。」

    「你说……创造?」

    「没错,『魔剑创造』(sword birth),我可以任意制造魔剑。这就是我持有的神器(Sacred gear)真正的能力兼名称。」

    木场的掌心对着地面,球场便猛然冒出好几把剑!每一把剑的形状各异,刀身也都不一样!依木场的言下之意,这些全都是魔剑啰!

    『Boost!!』

    ——来了!

    正好一百五十秒!我也做好准备!

    ——制造魔力凝聚体之后,用自己最容易想象的形式发射。

    社长的建议在我脑中闪过。在我心目中最容易释放力量的形象,就是「七龙堂」的主角

    「空孙悟」的必杀技「神龙气功」!

    「Boosted gear!爆发吧!」

    『Explosion!!』

    强大的力量波动聚集在我的双手。

    我张开双手上下相抵!在脑里想象发射的画面,戚应体内流动的能量,一口气发射!

    但是我得有所保留,轰掉一个山头的威力太超过了。如果把校舍轰掉,肯定会妨碍社长的战略。要尽量抑制威力——

    必杀!「神龙弹」!

    说出口会被敌人发觉,所以我在心里默默呼喊自己的必杀技。

    轰!

    魔力凝聚体从我的掌中射出。

    「呜哇!」

    我抑制不了魔力的反作用力,朝后方飞去。在飞出去的同时,我看见从自己手中发射的魔力攻击,好大!

    以我为对比,那个魔力凝聚体有我的五倍大。魔力凝聚体以惊人的速度飞向对手,目标是莱萨的「城堡」(rook)。

    社长说过,进行「排名游戏」时,最棘手的棋子是「城堡」(rook)强化攻击力和防御力。

    这是「城堡」(rook)的特性,也是最为可怕的地方。最正统的做法是让攻击和防御原本就很高的人担任「城堡」(rook),但也可能反其道而行。

    要将「城堡」(rook)的特性赋予拥有强大魔力的人或是速度快的人也可以。

    运用魔力战斗的人在肉体能力上大多偏弱,「城堡」(rook)的特性可以弥补不足。将这种特性赋予速度快的人,就成了速度又快,攻击力防御力也很高的全能战士。

    最重要的是,「城堡」(rook)也拥有如同「士兵」(pawn)的升变一般的招式。

    ——「入堡」。

    「入堡」能瞬间交换自己和「国玉」的位置。社长说过,这招是最棘手的。虽然「国王」被将军之后无效,但是交换两者的位置确实很强大。要用特性来发挥仆人所长,或是补其所短都随主人的意思。棋子的运用方式各有千秋。

    总之就是这样,我要打垮「城堡」(rook)伊莎贝拉!

    「伊莎贝拉!不要硬接!快躲开!」

    莱萨的「骑士」(Knight)科拉麦茵大喊。伊莎贝拉原本打算接招,但是立刻采取闪躲动作。

    咻!

    伊莎贝拉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我的攻击。我的神龙弹被躲过之后,继续向遥远的前方飞去。前方有网球场的复制品。

    下个瞬间——

    震荡地面的轰然巨响!爆炸引起的阵风及红色闪光朝我们袭来!

    我看着神龙弹击中的网球场,瞪大眼睛。

    ——不见了!网球场、还有周围的部分运动场都不见了!

    灰飞烟灭?就因为我的攻击?尽管是学园的复制品,但是景色一下子变样,网球场完全不见踪迹!不只如此,还出现了大陨石坑!都已经有所保留还有如此威力!

    我重新体认我的神器(Sacred gear)果然非比寻常!

    「伊莎贝拉!打倒那个『士兵』(pawn)!那家伙!那个神器(Sacred gear)有足以瞬间改变战局的力量!」

    呼应科拉麦茵的怒吼,莱萨的「城堡」(rook)——伊莎贝拉镇定我:

    「了解!Boosted gear!任由你『升变』将会威胁我们!我要在那之前打倒你!」

    情况和刚才不同了,伊莎贝拉小姐,现在的我攻击力可是相当于上级恶魔!

    对手以拳击、踢腿一阵猛攻,但是我全靠防御架势撑了过去,并且在左拳使劲!

    「打!」

    我朝伊莎贝拉挥出拳头,伊莎贝拉交叉双臂采取防御架势,但是——

    咚!

    我的重拳打破她的防御,戴面具的「城堡」(rook)飞得老远!

    好!碰到她了!发动条件齐全了!

    「爆裂吧!『洋服崩坏』(Dress break)!」

    啪啪!伊莎贝拉的衣服瞬间爆裂,肢体裸露在外。喔喔,好大的胸部,紧实的身体那种健康美太棒了!脑内存盘完成!

    「怎!怎么会这样!」

    伊莎贝拉反射性地遮住自己的重要部位。我想也是,会有这种反应很正常!

    就是现在!我立刻将右手制造的小型魔力凝聚体射出去!想象自己用手掌喷出的魔力攻击,朝对手发射!

    「去吧——!」

    呼咻——!

    经由手甲的能力获得提升,庞大的魔力波动朝前方奔流而出!

    「唔!怎么会这样!」

    魔力波动包围裸体的伊莎贝拉——

    隆——!

    强烈的冲击波朝周围扩散。等到冲击波平息时,倒地的伊莎贝拉身体发出光芒,渐渐变得透明,从现场消失。

    『Reset.』

    Boosted gear的效果结束。就在这个时候。

    『莱萨?菲尼克斯大人的一名「城堡」(rook),淘汰。』

    我听见葛瑞菲雅的广播声。

    「好啊啊啊啊啊啊啊!」

    击破「城堡」(rook)的我发出欢喜的吶喊。

    我能战斗!社长,多亏了社长,我也能战斗!

    -○●○-

    和伊莎贝拉分出胜负之后,我调整呼吸。

    ……消耗了不少体力和魔力。关于魔力的部分,因为我是引出自己潜在的力量发射,所以威力越高,对我的耗损就越严重。

    像刚才那种威力的魔力,顶多只能再发射两次吧。不对,发射第二次之后恐怕会因为魔力用尽而昏倒,还是当作只剩一次比较好。

    失去了伊莎贝拉,莱萨的「骑士」(Knight)科拉麦茵苦笑开口:

    「看来我和伊莎贝拉,都太小看那个『士兵』(pawn)还有Boosted gear了。还是别把他当成普通『士兵』(pawn)比较好。」

    敌人的夸奖感觉真不错。我有点高兴。

    「不过那招真是过分。不,应该说是可怕吧。居、居然粉碎女生的衣服……」

    「哎呀——对不起,我也为此向你们道歉。不好意思,我们的一诚同学就么好色。」

    木场对着科拉麦茵道歉……为什么你要道歉啊。心情有点复杂。

    科拉麦茵反手握住短剑:

    「不过魔剑士……真是造化弄人。或许是命中注定,我对上的剑士总是用些特殊的剑。」

    听她的话,木场显得很感兴趣:

    「喔,除了我以外还有其他魔剑士吗?」

    「不,不是魔剑——是圣剑。」

    「——」

    在场的人都感察觉到木场听见那两个字之后,表情为之骤变。

    剎那间,木场身上散发浓得夸张的杀气。

    呜哇,好强的杀气,奸凌厉的寒意!我感觉全身毛骨悚然。

    木场的眼中发出冷淡的寒光,以低沉的声音问道:

    「关于你说的圣剑士,我有几件事想问问。」

    ……这个震撼力真不是盖的。敌意和社长发飙时有得拚。

    圣剑?那和木场有什么关系?

    「喔?看来你和那个剑士有什么因缘吧。不过彼此都是剑士,以话语对答未免太过无趣。就用剑来回答你吧!」

    「……是吗……反正只要嘴巴能动,要你半条命也不成问题吧。」

    抖。

    两人之间弥漫着杀气。杀意刺痛我的皮肤,甚至令我为之颤抖。

    木场!你怎么了!平常爽朗的笑容消失了!

    正当我因为木场的变化不知所措时,一股气息靠近。

    「是这里吧。」

    「奇怪?伊莎贝拉姐姐呢?」

    「该不会被解决了吧?」

    莱萨的少女仆人一一聚集在此。

    我记得她们的长相。「士兵」(pawn)两名、「主教」(bishop)一名、「骑士」(Knight)一名……等等,那不就是剩下的恶魔仆人全员到齐吗!

    这是怎么回事?她们想在这里来场大战吗!我们这边只有我和木场两个人!

    朱乃应该还在和对方的「皇后」(queen)对峙,现在还听得到空中传来阵阵雷声。

    社长和爱西亚……对了,她们两个不知道怎么样了?按照预定计划她们应该离开根据地向前移动,但是……

    「吶——那个『士兵』(pawn)。」

    莱萨手下的女生呼叫我。什么事?

    「莱萨大人说要和你们的公主单挑。你看。」

    那个女生伸手指向高空。我顺着她的手势看过去,只见新校舍的楼顶有个展开火焰翅膀的人影和展开黑色翅膀的人影。

    那个黑色翅膀的人影怎么看都是一头红发,话说那就是社长!

    「一诚先生!你听得到吗,一诚先生!』

    通讯器传来爱西亚的声音。

    「爱西亚!怎么了吗?你该不会是要说社长的事吧?」

    『是的。我现在和社长在新校舍的楼顶。我们的对手莱萨表示要单挑,社长也答应了!因此我们才能够毫无阻碍地进来校舍里……』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就在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时,莱萨的妹妹露出挖苦人的笑容开口:

    「哥哥真是的,大概是因为莉雅丝大人意外的善战让他激动起来吧。再打下去将是我们获胜,我看这是同情吧。否则再这样下去,在他们对峙之前,你们就会输了。」

    她用手遮住嘴巴「呵呵呵!」高声大笑。总觉得有点火大!

    「社长很强的!朱乃也会打倒你们的『皇后』(queen)立刻赶来!木场也会接连用魔剑打倒在场的所有敌人!我也会用Boosted gear——」

    「『红发灭杀姬』(ruin princess)、『雷之巫女』、『魔剑创造』(sword birth)。以及『赤龙帝的手甲』(Boosted gear)。这都是听到就令人为之却步的名字,不过你们的对手是『不死鸟』。无论拥有多么绝对的力量,面对不死之身的对手也是无计可施。」

    「但是菲尼克斯也有弱点!」

    听到我大吼,她嗤之以鼻:

    「是要打倒对手无数次直到精神崩溃为止?还足以神级的力量一击必杀?你们还以为自己能够在这场游戏获胜吗?太好笑了。」

    「为什么!」

    「因为打从一开始,莉雅丝大人在这场游戏中就没有胜算。不死之身对你们而言就是如此绝望喔?」

    莱萨的妹妹响亮地弹指。

    恶魔仆人应声将我团团包围。

    「科拉麦茵,那个『骑士』(Knight)可以交给你,不过如果你输了,我可不会延续单挑那种拖泥带水的做法喔?我们会携手一起打倒他。还是你想继续玷污菲尼克斯家的门面?」

    妹妹话中的气势,使得科拉麦茵不甘不愿地点头。

    「希莉丝。」

    「在。」

    打扮狂野的大姐姐前进一步,背上背了一把剑。

    「她是哥哥的另一个『骑士』(Knight)。她和那个科拉麦茵不同,不会拘泥于什么骑士道。一定要打倒敌人,这就是唯一。」

    叫什么希莉丝的「骑士」大姐从背后拔出剑来……好大一把剑,横幅也很宽。被那种东西砍一刀应该就死了吧?

    「不过她应该是负责最后一击吧。妮依、莉依。」

    「喵。」

    「喵喵。」

    两个头上长了耳的女生以叫声回应妹妹的话。她们好像是「士兵」(pawn)。

    「她们是兽人女战士。说到她们的体术,可是相当相当了不得喔?」

    咻!

    两个野兽女孩从我的视野里消失!我的腹部和脸瞬间受到攻击!

    「唔啊!」

    还来不及喊痛,我的脚、手、肩膀、背上,全身上下不停挨打!

    看、看不见她们的拳头!好快的速度!

    「boo、Boosted gear!」

    『Boost!!』

    力量倍化开始!但是敌人的攻击越来越激烈。

    「妮依!莉依!Boosted gear是每十秒就能让能力倍增的神器(Sacred gear)!根据电锯姐妹伊露和涅露遭到击破的状况来看,经过三次倍化你们就应付不了!在二十秒内解决他!因为神器(Sacred gear)的特性,在力量增加的过程无法出手!只能逃跑!瞄准他的脚!还有别碰他的手!他似乎会使用极为不知羞耻的招式,粉碎他用手碰过的人的衣物!」

    听见最后那句话,女孩们露出畏惧的表情。

    「太烂了!」

    「禽兽!」

    啰嗦!这有什么不好!学会把女生扒个精光的招式哪里不好了!

    「用下半身思考的人太愚劣了!」

    「用下半身思考有什么不对!我是男人!」

    不对,再这样对骂也无济于事。

    不过那个妹妹真是太~~清楚我的弱点了!

    喀!

    痛!该死!真的瞄准我的脚!敌人对着我的大腿使出一记下段踢!

    野兽女孩的踢腿原来这么痛!因为是野兽所以体能很强啰?

    在Boosted gear倍化过程我不能胡乱攻击!在如此迫切的状态回到原点就糟了!快逃快逃——

    叩!

    「痛!」

    又是下段踢!好痛!而且问题不只如此!我的脚因为疼痛开始抖动!这样我要怎么全力逃跑——

    「唔啊!」

    脸部正面挨了一拳!飞溅而出的血、血、血!嘴巴和鼻子都喷血了!

    而且实在太痛,痛到我眼泪都飙出来了!

    「一诚同学!该死!」

    木场看见我的惨状,想尽快打倒科拉麦茵,于是双手握剑猛砍。

    「科拉麦茵!再撑个十几秒!我知道你打不赢那个『骑士』(Knight)!不过只要再一下子应该就能打倒这个驭龙者!你就负责绊住那个『骑士』(Knight)吧!」

    莱萨的妹妹笑得很开心。你在旁边看得很高兴嘛!那个女人真是令人火大!

    咚沙!

    我的脚动不了,跪倒在地。不行……脚使不上力,脑袋也开始恍惚,看来伤得很重……

    该死!我如果在这时昏倒,一定会被淘汰!我不要这样!怎么可以还没帮上社长的忙就输掉,我不要!

    隆——!

    撼动整个领域的震动!想到的我们抬头一看,果然是社长和莱萨已经开打。双方的红色魔力和火焰魔力在空中冲撞。

    莱萨毫发无伤,连衣服都没破。

    反观社长的制服破了好几个地方,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呼吸似乎相当紊乱。

    ——因为打从一开始,莉雅丝大人在这场游戏中就没有胜算。不死之身对你们而言就是如此绝望喔?

    刚才莱萨的妹妹说过的话在脑中闪过。

    ……会输吗?我们会输?社长会输?

    输了会怎么样?社长……得和那家伙……

    不可以!我绝不容许那种事发生——!

    我非站起来不可。不管是伤痕累累,还是被剁成肉酱都得站起来!

    因为我喜欢她?这也是一点,谁叫我喜欢她。

    不过更重要的是我想保护那个人。

    和契约、制约什么的无关。

    那个人就应该甩动红发,表现得威风凛凛才行。

    这样才是社长。这样才是我崇拜的社长。

    社长说过她讨厌那个家伙。社长说过要我奋战。

    那么——我只能奋战。

    ——赭红色的龙帝大爷,如果你听得见,就响应我吧。

    「借我力量吧!Boosted gear!」

    『Dragon booster!!』

    我的神器(Sacred gear)发出赭红色的闪光。

    不够。这样还不行!我想要更强大的力量!

    「还不够!之前是爱西亚,这次是社长!回应我的意念吧!Boosted gear——!」

    『Dragon booster second liberation!!』

    手甲发出我未曾听过的语音,我的左臂产生变化。

    赭红色的力场包住我的左臂,逐渐固定为某种形状。我的手甲逐渐转变型态。

    等到力场消失,Boosted gear——

    「……变形了?」

    超乎寻常的力量结晶,我的手甲变成新的模样。除了手背部分的宝玉以外,前臂的部分出现另一颗宝玉,整体的轮廓稍微有点不一样。

    ……咦?这到底是——就在我满心疑问时,宝玉释出信息到我的脑中。

    …………

    ……是吗?新的力量要这样用啊……我自然而然露出笑容。

    我,我们,还可以变强!

    「木场——!」

    我稳住双脚,一鼓作气奋力站起来。哈哈,我可以听到全身都在哀号!不过拜托再多动一下吧,我的身体!然后——

    我冲了出去!目标是木场!

    「解放你的神器(Sacred gear)——!」

    木场听见我的大喊,因为不知道我想做什么而感到疑惑。即使如此,他仍然举剑刺进地面,放声大吼!

    「魔剑创造(sword birth)!」

    鏮——!

    球场闪耀光芒,好几把魔剑从地面出现。就是现在!

    我对着发光的地面出拳大喊!

    「Boosted gear!第二种力量!」

    我将Boosted gear提升的力量输入地面!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木场创造魔剑的能力!

    「『来自赤龙帝的赠礼』(Boosted gear gift)!」

    『Transfer!!』

    锵——!

    激烈的金属摩擦声响彻周遭。

    整个运动场化为一片剑海,各种形状的刀身从每一寸土地尖锐刺出。放眼望去,就像魔剑的展售会。

    那些全部都是木场创造的魔剑。

    ——第二种力量,「来自赤龙帝的赠礼」。

    效果是将手甲提升的力量,转让给其他人或物,使对方的力量爆炸性上升。我刚才将手甲的力量转让给木场从地面创造魔剑的神器(Sacred gear)能力,结果就是这样。

    产生魔剑的力量得到飞跃性的提升,整片运动场长满利刃。

    「怎么会……」

    「这也是龙的力量吗……?」

    莱萨的仆人们声音听起来相当痛苦。这也难怪,好几把从地面长出的尖锐魔剑,贯穿她们的身体。

    她们的身体瞬间开始发光,逐渐变得透明,从领域里消失。

    ——淘汰了!

    『莱萨?菲尼克斯大人的两名「士兵」(pawn)、两名「骑士」(Knight)、一名「主教」(bishop),淘汰。』

    「好啊!」

    听见葛瑞菲雅的广播,我便摆出胜利姿势。

    刚才的攻势一举击破许多敌人!

    行得通!行得通!用这个新的力量,用这招「转让」(gift),无论是社长、朱乃学姐还是木场,大家的力量都可以一举提升!对了!要强化爱西亚的恢复能力也可以!

    没错,有这个新能力,我们就能赢过莱萨!

    「一诚同学,我太惊讶了。这股力量……」

    木场半信半疑地望着从地面长出来的魔剑。看来是因为自己的能力达到超乎预期的效果感到惊讶。

    「是啊,木场。我用我的手甲强化你的力量——」

    然而难以置信的广播在此时响起。

    『莉雅丝·吉蒙里大人的一名「皇后」(queen),淘汰。』

    「!」

    「啥!」

    我和木场同时怀疑自己的耳朵。那是当然!谁会相信啊!

    朱、朱乃学姐……不可能,朱乃学姐是我们当中最强的——

    脚底感觉到剧烈的震动,似曾相识的爆炸声剧烈震撼我的耳膜。爆炸声是从木场的地方传来。我战战兢兢看过去,顿时说不出话来。

    木场——我们的「骑士」(Knight)全身冒烟,趴在地上。

    四周满是飞溅的鲜血。我还来不及赶到木场身边,他的身体已经在光芒的环绕之下,从现场消失。

    『莉雅丝·吉蒙里大人的一名「骑士」(Knight),淘汰。』

    不该出现的广播再次在领域里响起。

    无法理解的事接二连三发生,我只能茫然愣在现场……

    -○●○-

    原本敌我交战的运动场,现在只剩下我一个。

    啪……

    棒球场变成魔剑支配的世界。然而失去主人的魔剑发出脆弱的声响,一把又一把断裂、溃散。

    魔剑的碎片发出银色的光泽在运动场飞舞,闪闪发光,营造出梦幻气氛。过不了几秒钟,魔剑全部从棒球场上消失。

    我无暇沉浸在悲叹之中,视线立刻捕捉一个飞在空中的人影。仰头看去,看见一个身披斗篷的魔导师。

    ——是莱萨的「皇后」(queen)!

    她应该在和朱乃学姐战斗!却只有朱乃学姐淘汰?而且她看起来不像受伤!这是怎么回事!朱乃学姐怎么可能什么都没做就败退!

    「『骑士』(Knight),击破。」

    莱萨的「皇后」(queen)露出冷笑,说出无情的一句话。我瞬间怒火攻心:

    「朱乃学姐和木场是你干掉的吧!」

    刚才的爆炸!对了,小猫也是被爆炸的魔力解决!该死!木场也是被那样解决吗!

    「下来!我要帮朱乃学姐!帮小猫!帮木场报仇!下来啊!我要用神器(Sacred gear)的力量狠狠揍你,给我下来——!」

    我握拳用力指向天空,挑衅「皇后」(queen)。但是「皇后」(queen)以嘲笑的眼神瞥了我一眼,拍动黑色的翅膀飞往新校舍的楼顶,像是对我没有兴趣。

    「等等!给我等一下!」

    愤怒的我于是追赶「皇后」(queen)。别想逃!你别想逃!社长就在那里!还有爱西亚也在!我不会让你继续对我的伙伴动手!休想得逞——!

    喀!

    「啊!」

    我双脚一软,跌倒在地。我立刻想要站起来,身体却使不上力……!全身不住抖动,但却动弹不得……

    我自己也知道,体力已经到达极限——

    多亏社长的锻炼才能让我撑到现在,但是没有战斗经验的我经过三番两次的战斗,体力到达极限也很正常。心脏剧烈鼓动,呼吸也是上气不接下气。

    身体累积了不少损伤,情况非常不妙。脸、手、脚、肚子都很痛,痛到我快发疯。

    精神上的负担也非同小可。伙伴们在自己眼前消失,一再面临这种让人心如刀割的场面,即使精神因此出现异常也不奇怪。

    ——我得站起来。

    即使是这种状况,只有这个想法占据我的脑袋。我得站起来,到社长身边。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放声大吼振作气势,戚觉脚还使得上力。既然如此,就应该站得起来!

    我缓缓起身,终于能够将身体转向校舍。好,去楼顶吧。

    正当如此心想的我迈开脚步时,有人对我开口:

    「你还想打吗?」

    转头才看到莱萨的妹妹张开火焰翅膀从天而降。

    ……她没被刚才的魔剑攻击解决吗?飞到空中躲过了?这么说来,广播好像是说一名「主教」(bishop)没错。

    我对莱萨的妹妹举起拳头,不过她只是耸肩说道:

    「我不会再动手啰。因为无论怎么想你们都输定了。」

    「吵死了。我和社长都还没倒下。」

    「刚才的龙之力确实很强大,居然能将增加的力量转让出去,的确是很异常的能力。光是想到『雷之巫女』或莉雅丝大人的灭杀之力膨胀好几倍,就令我感到害怕。未来在『排名游戏』里,你的力量想必会对上级恶魔构成威胁吧——不过这场战斗是你们输了。」

    「……因为菲尼克斯是不死之身吗?」

    「这也是原因之一,不过你和莉雅丝大人应该都没体力了吧?无论伤势能否治疗,流失的体力也不会回来。以现状来说,你们迟早会因为体力耗尽而败北。而且——」

    莱萨的妹妹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瓶子。那是……什么?难道是圣水?应该不至于吧。

    「——听过不死鸟的眼泪吗?就是这个。我们菲尼克斯的眼泪可以治愈任何伤势。」

    不死鸟的眼泪!修炼集训时,社长曾经提过这个。

    可是怎么会有这种事!

    「你是想骂我们卑鄙吗?你们不也有个仆人拥有『圣母的微笑』(twilight healing)吗?」

    莱萨的妹妹似乎很知道我在想什么。

    「而且规则也写得清清楚楚,『不死鸟的眼泪仅限参加游戏的两名恶魔能够持有』——因为太强遭到限制,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以我们来说,持有者是我和『皇后』(queen),所以我们的『皇后』才能打倒『雷之巫女』。而且我们一族的眼泪很有价值,因此菲尼克斯家的财政相当优渥。在游戏风行之后更是好处不断,不死之身和眼泪,这是我们的时代。」

    她倒是志得意满地说个不停。

    不死鸟的眼泪……怎、怎么会有这种事,如果对手在战斗中能够恢复,即使是朱乃学姐也……但是在这里悲观也无济于事。

    我下定决心,再次迈开脚步。

    「等、等一下!无视我吗!反正都会输,留在这里陪我聊天不是比较妥当又安全吗!」

    「吵死了。你自己一个人去聊吧,鸟女。要是敢靠近,我就把你扒光。」

    莱萨的妹妹摆出保护身体的姿势。没错,女孩子有这种反应就对了。

    我走向校舍。过不了多久,后方传来一声尖叫。

    -○●○-

    我从校舍后方潜入,在走廊奔跑。目标是楼顶!要赶到社长身边!

    扑通。我的『特性』在体内脉动。来到对方的大本营,所以达成条件了!

    「『升变』,『皇后』(queen)!」

    我的体内充满力量。我准备一口气冲过走廊!然而——

    嘶唰——!

    脚突然没有感觉,我在走廊滑了一跤。我知道,体力到达极限了对吧?即使能力增加,使用能力所需的体力也几近于零。

    就算是这样我也非得站起来不可。用爬的我也要爬到楼顶!

    朱乃学姐不在了。小猫也不在了。木场也不在了。

    我的伙伴全都从这个领域里消失。能够战斗、保护社长的成员只剩下我!我不坚持下去怎么行!

    我不想输!我不想输!社长!我要让社长得到胜利!

    站起来又跌倒、跌倒又爬起……重复无数次这样的动作,我一路往上冲。

    即使汗水、血、眼泪、口水流成一塌糊涂,我也要前往社长身边——

    看见顶楼的门了!我无暇休息,用力打开门!

    社长和莱萨在我眼前对峙。爱西亚从有点距离的地区惊慌失措看着他们。太好了,她们两个都没事。

    可是社长辛苦地喘气,美丽的红发变得凌乱,制服也破烂不堪。

    我深吸一口气:

    「社长——!兵藤一诚!现在赶到了——!」

    然后以整个楼顶都听得见的声音大吼。所有人的视线全都看往我这边。

    「一诚!」

    「一诚先生!」

    社长和爱西亚发出开心的叫声。

    嘿嘿嘿,我来了,怎么能让女孩子一直等下去!

    「是龙小子啊?蕾维儿那家伙竟然放你一马。」

    莱萨啧了一声。看来他的妹妹正值叛逆期,因此我才得以四肢健全来到这里。

    那个家伙的「皇后」(queen)也降落在他的身旁:

    「莱萨大人,要不要我来对付那个『士兵』(pawn)小子和『主教』(bishop)小姑娘?而且那个『士兵』(pawn)的能力或许会造成麻烦。他的能力可以消灭对方身上的衣物——」

    「皇后」(queen)刚向前踏出一步,莱萨便伸手制止她:

    「你是担心我身上的火焰会被他消灭吧?我不觉得。根据那个能力和莉雅丝的『士兵』(pawn)的个性,我看那招只对女性有效吧?莉雅丝他们由我对付,这样他们应该也比较能够接受最后的结果吧。」

    ……他的话是什么意思?「最后就让他们打个够」这样吗?

    话说我的「洋服崩坏」(Dress break)的能力完全被他看穿了。没错,那招只对女性有效。因为我是凭这种想象创造出那个招式,我既不想看男人的裸体,也不想碰他们。

    原则上是还有帮蔬菜水果剥皮的能力,但是除此之外只会对女性产生效果。

    「开什么玩笑,莱萨!」

    震怒的社长朝莱萨的脸发射魔力弹!莱萨躲也不躲,硬是接下那记迎面而来的攻击。

    呜哇,整颗头都不见了!太好了!然而这只是短暂的空欢喜,只见消失的部分冒出火焰,凝聚成形。

    火焰逐渐化为脸庞、头发,让莱萨的头恢复成原来的模样。复原的莱萨也只是若无其事地活动脖子、咯吱作响。

    ——不死之身。

    这就是不死鸟的再生能力……

    「莉雅丝,投降吧(resign)。再打下去只是让在其他地方观战的父亲和瑟杰克斯陛下难堪。你已经无路可退,我早就料到会变成这个局面。莉雅丝——将军。」

    莱萨说得好像在开导社长,但是社长只是瞪着他:

    「闭嘴,莱萨。我不会放弃!早就料到?无路可退?我这个『国王』(King)还在喔?」

    社长笑得天不怕地不怕。

    没错!既然社长这么说就表示还能打!游戏还没结束!现在才要翻盘!我跑到社长身边,挡在她和莱萨之间。

    「爱西亚!」

    听到我的呼叫,爱西亚一面提心吊胆地观察对方「皇后」(queen)的举动,一面跑向我们。

    莱萨和「皇后」(queen)丝毫没有要攻击移动中的爱西亚的意思。

    虽然我也隐约觉得他们会放过她,但是他们也太老神在在了!

    爱西亚开始治疗社长和我。她的手一接触我和社长的身体,淡淡的绿色光芒便轻柔地围绕我们。

    ……疼痛像是不曾发生一般渐渐消失。脸上的肿胀也渐渐变平,中了好几次下段踢而失去感觉的脚也一点一滴恢复感觉。

    只有疲劳无法消除。治得好伤势却无法恢复体力……啊……

    「治好我之后,爱西亚就退后吧。」

    爱西亚显得很惊讶,表情写着没想到我会说这种话。

    「只要爱西亚还在,就可以治疗我和社长。爱西亚是我们的生命线。」

    一脸难过的爱西亚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立刻闭上嘴后退一步。这样就对了。只要爱西亚没事——

    「呀啊!」

    什么!爱西亚的尖叫传进我的耳中,接着看见爱西亚的脚边出现一个没看过的魔方阵。

    看来是那个魔方阵封锁了爱西亚的行动。

    「抱歉了。战斗拖太久你们也很可怜,先打倒她当然也是个办法……不过总之我先把她的恢复能力封印起来。若想解开那个魔方阵,你们得打倒我的『皇后』(queen)。」

    莱萨说得很平淡。对方的「皇后」(queen)伸出手,指尖发出光芒。

    原来如此,是那个「皇后」(queen)用魔力封住爱西亚……

    该死!爱西亚是我们最后的依靠!

    但是现在也由不得我抗议!最后一战!

    「社长,我们还要继续打下去吧?」

    「是啊!」

    社长的声音还感觉不出放弃!没错!我们还能打!

    「可是我们也只剩下我和社长和爱西亚,而且爱西亚还被关起来。对手是不死之身,眷属恶魔也还有两名,状况可以说是糟到极点。」

    我扬起嘴角,放声说道:

    「可是我不会放弃。我是个笨蛋,所以不懂什么『早就料到』还是『无路可退』,但是我还能打。只要还能握拳头就会打到最后,」

    「说得好!一诚,我们一起打倒莱萨吧!」

    「是的,社长!」

    社长和平常一样,高声对我下令。

    听见了没有,Boosted gear!

    我的主人对我下达命令了!很简单,只要揍眼前的对手就好。

    没错,只有这样!

    「上吧!」

    『Burst.』

    那是不该听见的语音。

    当那个语音从宝玉传出时,我的身体急剧变得沉重,感觉就像全身机能停止运作——意识快消失了!不行!我绝对不能昏倒!

    我趴在地上,吐出从肚子里涌上来的东西。

    ——是血。

    看见自己吐血,我单纯理解到——我的身体也到达极限。

    手甲的宝玉失去光芒。因为我这个宿主已经到达极限,手甲也停止运作了吧。

    ……明、明明没有受伤……明明还能打……

    莱萨对倒在地上的我说道:

    「Boosted gear的能力比想象中更容易让宿主疲惫。硬是让力量逐次加倍,本身就是过度异常的现象,对身体造成的负担比其他神器(Sacred gear)要高上许多。你在战场四处奔波,和我的仆人战斗,同时持续使用Boosted gear——莉雅丝的『士兵』(pawn),你早就到达极限了。」

    ……还没。即使你这么说,即使你说的是真的,我还是——

    社长也在一旁露出伤心的表情。抱歉,害你担心了。我没问题。我马上站起来。我站得起来。

    我在脚上使劲,站起身来。一下倒地一下起来,这是第几次了?

    「社长,我们上!」

    我朝莱萨冲过去。

    -○●○-

    「唔喔!」

    剧痛折磨着我。

    这是今天不知道第几次感觉到如此剧烈的疼痛……也是不知道第几次倒下了。我的模样

    太难看了……

    社长……我们要赢。我会打赢的。

    社长已经跪倒在地,站不起来。

    社长的魔力已经耗尽。她一次又一次让莱萨灰飞烟灭,但是每一次莱萨都冒出火焰从中复活,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

    我得保护社长和爱西亚……能够保护她们的只剩下我……

    我——

    轰!

    莱萨的准头深深刺进我的肚子里,更像是要打穿我一样扭转拳头。

    咳。

    我口吐鲜血……都已经吐了那么多,还吐得出来啊……

    视野开始模糊……我摇摇头,试图让朦胧的视野复原。

    放心吧……我会赢的……我会打倒莱萨这个家伙……将胜利送给社长当礼物……

    这样一来,社长就会对我笑吧……?

    ……如果能让社长和爱西亚展露笑容,我……

    对了,社长…………谢谢你锻炼我……

    我还能站在这里,全部都要归功社长……

    ……我会赢的……我是「士兵」(pawn)……

    ……我会变成最强的「士兵」(pawn)。没错,最强的——

    咚。

    拳头袭向我的脸。打中的瞬间,看起来像是慢动作播放。

    ……我还能打……社长……

    ……我会遵守诺言……

    ……我会赢的……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