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DxD > 第三卷 月光校园的王者之剑 New Life.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三卷 月光校园的王者之剑 New Life.

    可卡比勒袭击事件之后过了几天——

    在放学时间来到社办的我和爱西亚,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外国女孩子,吓了一跳。

    「嗨,赤龙帝。」

    头发绿色挑染的女生——洁诺薇亚身穿驹王学园的制服,大方地待在社办里。

    难掩动摇的我指着她问道:

    「为……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啪!

    此时洁诺薇亚的背上冒出黑色翅膀!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那、那是恶魔的翅膀!这、这是怎么回事!

    洁诺薇亚哼了一声回答:

    「因为我知道神已经不在,所以自暴自弃转生成为恶魔。莉雅丝·吉蒙里给了我『骑士』(knight)的棋子。因为厉害的是杜兰朵而不是我,所以只要一个就够了。然后我也转学到这所学园。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高二的同年级同学,我也加入神秘学研究社。请多指教罗,一诚同学♪」

    「……不要以认真的表情发出可爱的声音。」

    「我在模仿伊莉娜,不过好像不是很顺利。」

    「话说回来,居然转生了!社长,这样用掉贵重的棋子没问题吗?」

    没错,这个家伙的确得知神不存在的真相,但是就算这样也太突然了!

    「嗯,杜兰朵的使用者成为眷属,让人觉得很可靠。有了她和佑斗,我的剑士双翼就此诞生。」

    社长好像很开心。喔喔,这样真的好吗?不拘小节这一点该说很有社长的风格吗?

    我方有个持有传说圣剑的剑士确实是很让人放心。在「排名游戏」时也因为对手是恶魔,圣剑可以大肆发威吧。吉蒙里眷属越来越强了,

    「没错,我已经是恶魔,没有办法回头——不,这样真的好吗?嗯,可是既然神已经不在了,我的人生也等于毁灭了。但是投靠恶魔好像又不太对,毕竟原本是敌人……即使对方是魔王的妹妹也……」

    洁诺薇亚一面口中念念有词,一面抱头苦思。啊啊,还像爱西亚一样因为祈祷而受伤。虽然我没有资格说别人,但是这个女孩真奇怪。 」

    「对了,伊莉娜呢?」

    为什么只有这家伙,却没见到紫藤伊莉娜?

    「伊莉娜带着包括我那把在内,总共五把王者之剑以及巴尔帕的遗体回本部了。大概是因为统合的王者之剑遭到破坏的缘故,是以中心的『碎片』状态回收。总之抢回王者之剑的任务算是成功结束,只要有中心的碎片就能用链金术再次打遥圣剑。」

    四把合而为一的王者之剑被木场和洁诺薇亚破坏了。

    不过看来那几把剑的基础,真正的王者之剑「碎片」好像没事。

    「把王者之剑还回去好吗?应该说你背叛教会真的好吗?」

    「那把剑还是得还回去,不然就麻烦了。那和杜兰朵不同,还可以找到别的使用者。我只要有杜兰朵就够了。我告诉本部,自己已经知道神不在,他们也没有多说什么。知道神不在之后,我对他们而言已经是异己。教会非常讨厌异己与异端,即使我是持有杜兰朵的剑士也会将我舍弃。就像爱西亚·阿基多当时一样。」

    她如此自嘲。教会在排挤异端的方面竟然做到这种程度……太彻底了。

    「伊莉娜算是运气好。尽管因为受伤离开前线,至少没有身在现场,知道那个真相,她的信仰心此我更强如果知道神已经不在。真不知道她的内心会变成怎么檬。」

    越是虔诚的基督徒,知道真相之后就越痛苦。那个真相搞不好会完全否定自己过去的生存方式。遇到这种情形,天晓得人类会变成什么样子。

    「只是她对我变成恶魔这件事,好像非常遗憾。我又不能告诉她理由是因为神不在了,道别时真是苦不堪言。下次见面大概就是敌人了。」

    洁诺薇亚眯起眼睛开口。

    伊莉娜……不知道她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回去……

    确认社员全数到齐之后,社长说道:

    「这次的事情似乎让教会联络恶魔方面——也就是联络魔王。『由于堕天使的动向不透明又不诚实,虽然遗憾,希望双方能够彼此联系。』——他们是这么说的。关于巴尔帕的问题他们也道歉,对于过去让他逃走一事,承认是他们的错。」

    ……还是觉得遗憾吧。算了,原则上我们还是互相敌对。

    至少他们对巴尔帕的事道歉,那就OK了。

    「不过这间学校真可怕,居然还有另外一个魔王的妹妹。」

    洁诺薇亚一面叹气,一面开口。

    另外一个魔王的妹妹?该、该不会是……

    这间学校只有两名上级恶魔。这就表示——是会长?

    我看向社长,她只是点头肯定我的想法。

    啊哇哇哇哇……太夸张了。

    对了对了,可卡比勒破坏的操场和体育馆,都由魔王那边的人修好了。

    一个晚上就能修好,恶魔的力量真是令人佩服。

    仔细想想,他们都可以在异空间做出学园的复制品,这点小事大概不算什么。

    话说这间学园是怎么回事,竟然有魔王在背后援助……

    「对于这次的事情,堕天使的总督阿撒塞勒向神方面以及恶魔方面传达真相。抢夺王者之剑是可卡比勒的单独行动,其他干部一概不知情。策画瓦解三方制衡,试图再次引发战争,因为这样的罪行,他已经在『地狱最下层』(Cocytus)被处以永久冷冻之刑。」

    社长如此说明。

    所以可卡比勒无法重见天日罗。

    那真是太好了。我也不想再见到那种暴力分子。麻烦的战争狂堕天使。

    「虽然最后是因为『白龙』(Vanishing Dragon)的介入,才能够大事化小。他们的组织成员引发的暴动,由他们自己来收拾。」

    当时「白龙」(Vanishing Dragon)从天而降。他已经是禁手(balance breaker)状态,不像我还是半调子。

    ——完全的禁手(balance breaker)。

    ……以目前来说,我处于压倒性的弱势。

    总有一天必须与他一战——白龙皇阿尔比恩。

    我还不知道宿主的名字,但是在下次见面之前,要尽量填补我们之间的差距——

    「不久之后,天使方面的伐表、恶魔方面的代表,以及阿撒塞勒好像准备举行会谈。听说好像是阿撒塞勒有话要说。有人说到时候他可能为了可卡比勒这件事道歉,不过我很怀疑那个阿撤塞勒会道歉。」

    社长耸耸肩负,忿忿不平地说道。

    胆大包天——看来堕天使的总督大人是个自我中心的家伙。

    话说三大势力的代表齐聚一堂,应该是件非常不得了的事吧?虽然我完全想像不到他们会在那种场合谈些什么,但是想必会对这个世界的未来有很大的影响……

    「而且我们也被邀请与会。因为我们是这次事件的当事人,必须在会议上报告。」

    「真的吗!」

    听到社长说的话,不只我一个人吓到,所有人都露出惊讶的表情。那还用说,要任何人在大头目们开会的时候列席,无论是谁都会吓到!

    我们和这个世界将会何去何从……

    啊啊,对了。我向洁诺薇亚询问我一直感觉很疑惑的事。

    「……『白龙』(Vanishing Dragon)是堕天使方面的人吗?」

    「没错。阿撒塞勒正在聚集拥有『神灭具』(longinus)的神器(sacred gear)持有者。虽然不知道他在相么,不过肯定没什么好事。『白龙』(Vanishing Dragon)在那些人当中也是顶级的持有者。听说在加上『神子监视者』(grigorl)干部的强者之中,他也是排名第四或第五。已经处于完全的禁手(balance breaker)状态。以现阶段来说,比你这个对手强上太多。」

    ——第四!

    ……难怪能打倒我们根本无法对付的可卡比勒。

    看来前途堪虑啊,德莱格。

    洁诺薇亚的视线移到爱西亚身上:

    「……对了,我要向爱西亚·阿基多道歉。既然主不在了,当然得不到救赎和爱。抱歉,爱西亚·阿基多。如果能让你消气,你想揍我也无所谓。」

    洁诺薇亚低头鞠躬。好日式的道歉。

    因为她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很难判断她的内心想法。

    「……怎么会,我不打算那么做。洁诺薇亚,我对现在的生活相当满意。虽然是恶魔,却遇见重要的人——许多重要的人。只要有这样的邂逅和目前的环境,我就很幸福了。」

    爱西亚以有如圣母的微笑原谅她。

    啊啊,爱西亚真是个好孩子……哥哥好感动!

    知道神不存在,一时之间精神几近崩溃,还好在我和社长的关心之下总算恢复正常。

    「……知道神不在的基督徒只有我和你,这下子我也没资格说什么要制裁你。异端啊。从受人尊敬的圣剑士变成异端,我永远忘不了他们看待我的态度瞬间改变。」

    洁诺薇亚如此说道时,我觉得她的眼中似乎闪过落寞的阴影。

    「那么我先告退了。要转学进入这所学园,我还有很多事得学习。」

    洁诺薇亚准备离开社办。

    「请、请问!」

    但是爱西亚留住她。

    「下次放假时,我们一群人要出去玩。洁诺薇亚要不要一起来?」

    爱西亚带着灿烂的微笑开口。洁诺薇亚有点惊讶地瞪大双眼,随即苦笑说道:

    「下次再说吧。这次我提不起兴致。不过——」

    「不过?」

    洁诺薇亚面带笑容,对歪着头的爱西亚开口:

    「改天能不能带我参观学校?」

    「好的!」

    爱西亚也带着笑容回答。嗯上具希望她们可以变成好朋友。虽然有点难以捉摸,但是洁诺薇亚应该不是坏人。

    「以我的圣剑杜兰朵之名——希望能够再和那边的圣魔剑士切磋切磋。」

    「好啊。这次我不会输的。」

    木场同样以笑容回应。听见他这么说,洁诺薇亚便离开社办。

    木场浑身散发自信,以及另外一种强烈的感觉。

    那个时候,在那个地方发生的事,使他产生重大的变化。

    啪!

    社长用力拍手。

    「好,社员再次到齐,社团活动也要重新开始罗!」

    「是!」

    所有人都很有精神地回答。这一天,我们久违地在社办里谈笑。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