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DxD > 第五卷 冥界集训的地狱猫 Life.1 暑假,前往冥界!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五卷 冥界集训的地狱猫 Life.1 暑假,前往冥界!

    「哎呀~~就是改建啊。爸爸早上起来也吓了一跳,原来改建可以趁大家都在睡觉的时候进行啊。」

    早餐时间,爸爸在变成之前五倍大的餐桌旁边,笑容满面地开口。我、爸妈、社长、爱西亚、朱乃学姊、洁诺薇亚,包括新的家族成员在内,所有人都集合在餐桌。

    开始吃早餐之后,我只问了老爸一句:「这是怎么回事?」

    妈妈从同样是之前五倍大的厨房里端出早餐的味噌汤:

    「听说是莉雅丝的爸爸也有从事建筑方面的工作,才会帮我们免费改建这里,就像是样品屋一样。」

    最好有这种样品屋!好吧,至少这么一说我就知道是社长的父亲做的。

    社长能够气定神闲坐在我身旁默默吃饭,也是因为她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吧。

    话说不只房屋改建,连占地面积也变大了?隔壁邻居的房子整栋不见,变成我们新家的土地了……?

    「这么说来,隔譬的铃木家和田村家好像都搬家了。听说他们突然买到条件更好的土地,搬到那边去了。」

    爸爸如此说道。

    ——!这肯定是社长家动了什么手脚!不会错的!

    「放心吧,事情解决得很和平。他们都很幸福。」

    社长在我身旁轻声开口,接着露出微笑。

    这是恶魔的谈判术吗?既然社长都这么说了,隔壁邻居现在应该很幸福……不过吉蒙里家还是很可怕!

    老妈拿出新家的设计图,上面标有房间分配:

    「一楼是客厅还有起居室、厨房、和室。二楼是一诚和莉雅丝和爱西亚的房间,一诚的房间在中间。格局上相邻的两个房间可以相通。」

    原来如此,社长的任性完全体现在二楼吧。呜哇——我的房间应该有以前的四倍大……设置的家具也都是由吉蒙里家提供?太厉害了……起居室里有台我从没见过的巨大电视,而且天花板还有吊灯……

    「三楼是我和爸爸的房间,还有书房、储藏室等等。四楼是朱乃和洁诺薇亚的房间。此外还有一间房间留给之后搬来的小猫。」

    我看向朱乃学姊,眼神正好和她对上,她对着我露出满脸笑容。总觉得,我看到的好像不是平常那种笑咪咪的表情,而是真正的笑容……最近的朱乃学姊总是以非常开心的笑容对待我。

    那种笑容,和以往那种笑咪咪的表情截然不同。这实在很难说明,不过应该可以说是货真价实的笑容吧。朱乃学姊最近开始用这种表情对待我,整个人的感觉也变得比之前温柔许多,让我觉得朱乃学姊非常容易亲近。

    我觉得她好像不是那么遥不可及——不过对我来说还是过于高不可攀……

    正当我心跳加速时,社长轻轻捏了我的脸颊一下。呜,社长也越来越严格了……我又没打算认社长以外的人当主人,社长真是爱操心。

    妈妈继续说明房间分配:

    「五楼和六楼全部都是空房间,目前打算用来当成客房。我问过莉雅丝,她说除了二楼以外随便我们使用。」

    「是啊,这里是一诚的爸爸和妈妈的家。我和爱西亚她们不过只是在这里寄宿。」

    社长以充满气质的举止回应。

    咦咦!社长刚才在我的房间不是说过「这里是我和一诚的家!」吗?也变得太快了!

    「楼顶还有空中庭园,爸爸要开始种菜罗~~」

    老爸说得两眼闪闪发亮!啊啊,他完全没有任何疑心!一定是有如美梦成真的改建让他的脑袋麻痹了!

    「房子盖得很坚固,就算打仗也不会垮喔。」

    「哈哈哈哈,莉雅丝真爱说笑。」

    社长和老爸还如此对话……社长所言大概是真的。这个家已经变成能够迎接战争的结构体了……该不会还藏有大炮之类的吧?

    话说回来,之前的家长参观日,我老爸和社长的爸爸不知道聊了什么?我超想知道的。该不会已经说好把我卖到冥界去吧!

    我想应该不至于这样,但是话虽如此,我还是觉得老爸老妈在家长参观日之后,看着我们的眼神就变得不太一样。

    洁诺薇亚一边和筷子奋战一边说道:

    「好像还有地下室。」

    「地下室?」

    「是啊,地下有三楼。」

    社长点头肯定放声怪叫的我。这个家还有地下室?

    「地下一楼是整层打通的空间,可以当作健身房,也可以举办电影放映会。另外还设置大浴场。地下二楼整层都是室内游泳池,还有温水设施。地下三楼是书库以及仓库。」

    社长拿出另外一份设计图如此说明。

    ……我家连室内游泳池都有吗……我已经快要搞不清楚状况了……

    「另外还设置电梯,从六楼到地下三楼都可以上下自如。」

    这个家里还有电梯……根本是大楼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就是这样,我家在暑假开始没几天,就化为一栋豪宅。

    「要回冥界?」

    吃完早餐之后,原本悠闲地待在房间的我如此大叫,社长点头以对。其他神秘学研究社的社员也都聚在我的房间。

    住在我家的社员一身休闲打扮。

    木场、小猫,还有加斯帕都在不久之前来到我家。

    木场和小猫穿着便服。小猫穿的是洋装,看起来十分可爱。

    我的房间里有这么多人,还是有足够的空间。大家都坐在看起来很昂贵的沙发上。

    只有加斯帕缩在自己带来的纸箱里……而且身穿女装!平常也给我来这套!说得也是!他可是女装少年!

    「既然放暑假,当然要回老家。我每年都会回去——等等,你怎么了,一诚?瞧你热泪盈眶了。」

    社长这句话害我的眼泪掉下来!

    「呜呜,谁叫社长突然说要回冥界,我还以为你要丢下我不管……」

    我不要我不要!社长怎么可以丢下我自己回去!一想到社长的胸部会跑到很远的地方,我就难过得无法安然度过署假!我已经无法想像没有社长要怎么过活!

    「真是的,我怎么可能这么做?你和我未来还有几百年、几千年都要在一起,放心吧。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如此说道的社长一面抚摸我的脸颊,一面苦笑。

    对了,我们是恶魔,寿命比人类还长。所以我和社长、社员会一——直在一起罗。这么一想我的心情就好多了。

    我一定会活得比松田、元滨、爸妈还久吧。这么一想,我又觉得有点难过了……为了那终将到来的别离。

    「总之就是这样,不久之后大家就要一起到冥界,你们要先做好长期旅行的准备。」

    社长说完之后,优雅地喝起红茶——等等,我们也要去冥界?

    「咦!我们也要去冥界吗?」

    「是啊。你们是我的眷属兼恶魔仆人,和主人一起行动是理所当然的事。我们要一起回我的故乡。对了,爱西亚和洁诺薇亚是第一次去吧?」

    爱西亚点头回答社长的问题:

    「啊,是的!明明还活着却要去冥府让我非常紧张!我、我会抱着已死的决心前往!」

    爱西亚!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嗯。我从以前就对冥界——地狱很感兴趣。可是我是为了上天堂才侍奉主的人……既然变成恶魔,当然不可能上天堂……现在又要踏进遭受上天惩罚落入地狱之人所在的世界,这还真是讽刺。呵呵呵呵,地狱啊。确实是我这个变成恶魔的前信徒该去的地方。」

    唉,洁诺薇亚又沉溺在莫名其妙的烦恼里……

    「暑假接下来的时间,大概到八月的二十日左右,我们都会在冥界度过。回到这边时已经是八月底了吧。修炼等活动都会在冥界进行,大家都要做好准备。」

    社长交代暑假的行程。这样啊,我们眷属一直到夏天结束之前都会待在冥界。冥界我只有在与菲尼克斯家一战时去过一下子……除了天空是紫色的,其他什么都不知道。

    再来顶多只知道那里是死者的灵魂归宿,有个区域负责管理灵魂。

    可是如果暑假要在那边度过,我原本的行程就泡汤了。

    「啊——可是我本来有些事情想趁暑假做的。」

    我如此喃喃自话。

    我和松田、元滨三人原本心想:「今年一定要交到女朋友,体验充满情色的暑假!」对此有着强烈的共鸣。

    今年暑假也要到海边和游泳池,到处向女孩子搭讪!原本已经这么计划好了。因为我没有女朋友……过去曾经有过,可是也被前女友杀死……

    原本心想今年夏天一定要好好地玩个尽兴。

    「哎呀,一诚有计划要去哪里吗?」

    社长讶异地发问。

    「是啊。本来想去海边和游泳池玩的。」

    「冥界没有海,不过有很大的湖。游泳池的话,这个家和我的老家都有啊?而且还有温泉,即使这样也不行吗?」

    仔细想想,和社长等人到冥界的湖和游泳池玩个尽兴,应该会比和松田他们到海边玩还要好上几十、几百倍吧!而且还有温泉!

    我的脑袋开始妄想全裸的社长、朱乃学姊、爱西亚、洁诺薇亚、小猫,一一走向袅袅蒸气之中!胸、胸、胸、胸部蒸气祭典!

    应、应该还有擦防晒油,在温泉偷窥入浴的场面……说不定还可以混浴?

    我想揉社长和朱乃学姊的胸部!又抓又揉!一手无法掌握!

    「……禁止下流妄想。」

    小猫斜眼吐嘈我!真不愧是小猫大人!能够看穿我的心思!

    可是吐嘈的小猫深深叹气,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怎么了吗?仔细回想一下,她的吐嘈似乎没有平常那么尖锐……

    「一诚同学,你刚才的表情比想像中还要夸张。」

    「学长的想像力那么丰富,好像可以得到很多乐趣……真好……」

    木场爽朗地开口,加斯帕则是一副由衷感到羡慕的样子。

    「你们不打算趁这个夏天和女生约会吗?」

    他们两个的长相都比我帅。如果有那个意愿,应该可以享受最棒的夏天吧!

    「我还要修炼。」

    个性有够认真!木场是个不会有效利用帅脸的罪人!

    「我没兴趣……我、我是个茧居族,又只喜欢室内活动,能够穿着可爱的衣服在家里上网就好……」

    该死的茧居女装少年!加斯帕没救了!他是个任何方面都只会等人吐嘈的没救小孩!

    「那么一诚,你就在冥界和我约会吧。不过那也要我们有时间约会……」

    社长的提议让我这个仆人哭了!社长真的很宠我!

    「社长————!我要去!我会全力跟着你!」

    「哎呀哎呀。既然这样,我就负责在房间里陪一诚吧。到时候我们可以做些连社长都仿不到的色色的事。」

    朱乃学姊一面以引人遐想的动作用手指滑过自己的胸口,一面如此说道!

    噗!朱乃学姊的刺激发言让我的鼻子喷血……太性感了!太情色了,朱乃大姊姊!你想在房间里对我做什么!

    「不行。」

    「不管。」

    社长和朱乃学姊的视线碰撞冒出火花!啊啊啊啊啊!又是一大早就这样!为什么她们两位老是喜欢为了宠爱学弟而争吵?

    「我也要去冥界。」

    「!」

    不知不觉间,一名黑发帅哥已经坐在众人之中——是阿撒塞勒老师。

    所有人都因为老师突然出现,大吃一惊。

    老师原本在敌对的堕天使组织担任总督,曾参与之前的恶魔、天使、堕天使三方和平会谈。不知为何,之后只有他继续留在驹王学园担任老师,而且还成了我们神秘学研究社的顾问。不久之前根本难以想像会有这种情况。

    说真的,所谓堕天使的总督,一个弄不好就等于是最后大头目啊。这种人会变成同伴也太犀利了……

    「你、你是从哪里进来的?」

    社长瞪大眼睛询问老师。

    「嗯?很正常地从玄关进来啊?」

    老师淡然地回答。

    「……我根本没察觉到气息。」

    木场老实说出心里的话。果然连达到禁手境界的木场也没发觉……

    「那是你的修炼不足。我来的时候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别说这些了,你们要回冥界吧?既然如此,我也要去。因为我是你们的『老师』。」

    没错,他接下我们的「老师」这份工作。从他丰富的神器知识,到今后的战斗方式,他都会教导我们。

    虽然目前只教了我们一点东西,但是包括我在内,眷属当中的神器持有者似乎都已经有所领悟。有关如何使用力量、引导力量,更重要的是教学方式,这个人这的很有一套。

    他真的很会说明。我一直觉得他肯定很适合担任老师或讲师。

    老师从怀里拿出笔记本,打开念出里面的内容:

    「在冥界的行程有……回莉雅丝的老家,向现任宗主介绍眷属恶魔。再来还有那个新生代恶魔的聚会,然后就是让你们在那边修炼。我主要的工作是陪你们修炼。在你们待在吉蒙里家时,我还要去找瑟杰克斯他们。真是的,有够麻烦。」

    老师叹气的模样看起来很不耐烦。身为一个组织的总督好像不太应该,但是听说部下都非常支持他。

    偶尔会有些没听过名字的堕天使跑来找老师,说什么「请让我当您的秘书!」、「在您待在人类世界的期间,请让我照顾您的身边琐事!」、「您应该要有贴身保镳!」之类的话,想要见他一面。阿撒塞勒老师待在这个城镇,似乎让他们非常担心。来找老师的堕天使当中好像还有颇为上级的家伙。

    而那些家伙全都被老师一句「不用了,你们回去。这是命令。」给打发。这么有声望的堕天使愿意教导我们如何使用力量,真是三生有幸。

    好,我要利用这个机会,尽可能接近视我为宿敌的白龙皇瓦利!

    依目前的状况来看,对上那个家伙只会输得很惨……在和社长还有朱乃学姊做色色的事之前,我绝对不想死!

    「所以阿撒塞勒——老师也要和我们一起去冥界?那么去程的订位我就先处理罗?」

    听到社长的问题,老师点头回应:

    「是啊,拜托你了。我还是第一次以恶魔的管道到冥界,真是令人期待。因为我平常都是走堕天使方面的管道。」

    冥界啊——不知道要怎么去?还是用魔法阵吗?我记得冥界分成恶魔的世界和堕天使的世界。现在因为和议消除两个世界之间的藩篱,双方好像开始互相交流……

    但是无知的我完全无法想像这样的情况。

    总之我发了电子邮件联络松田和元滨。

    『今年夏天不去海边了!我要和社长她们去泡温泉!』

    他们立刻回信。

    『去死!』

    『下地狱吧!』

    嗯,我是要去地狱——冥界没错。那里意外是个好地方喔,好友们。

    —○●○—

    出发当天。我们首先前往——距离家里最近的车站。大家的服装都是驹王学园的夏季制服。社长说过,既然要前进冥界,这是我们最正式的服装。

    平常我们都到这个车站搭火车……只是为什么到冥界要过来这里?

    我的心中满是疑问,但是社长和朱乃学姊大步走向车站里的电梯。

    我记得那是个顶多只塞得进五个人的小电梯。

    社长和朱乃学姊要我们先进去。

    「那么一诚、爱西亚、洁诺薇亚先跟我们来。我们先下去。」

    「下、下去?」

    社长这句话令我感到讶异.因为这个车站只能到楼上。

    「好了,别在那边乾瞪眼,快点进来。」

    社长面露苦笑招手。我们几个新进恶魔互看一阵子,还是遵照社长的指示行动。

    「有经验的佑斗等人,之后再和阿撒塞勒一起来吧。」

    「是的,社长。」

    木场回应社长之后,电梯的门关上。

    大家的行李都很大,里面其实满挤的。

    楼层显示果然只有「1」和「2」……但是社长从裙子口袋里拿出看似卡片的东西,放在电子面板前方。

    哔。

    某种电子音效响起……面板感应到卡片。然后——

    电梯动了!我感觉到自己在下降!咦!底下还有楼层吗?我和爱西亚难掩惊讶!然而洁诺薇亚的反应很平淡,只是歪头表示不解。社长和朱乃学姊看见我和爱西亚这么惊讶,轻轻笑了几声:

    「这个车站的地下,有个秘密楼层。」

    「社长,我是在这个城镇长大的,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说这回事!」

    「那当然,这可是恶魔专用的路线,一般人类一辈子都进不来。这个城镇其实隐藏许多像这样的恶魔专用领域喔?」

    看来我住的城镇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地方。恶魔界到底在这个城镇渗透多深?

    电梯向下一分钟左右,终于停了。

    电梯打开之后,在社长的催促之下首先走出电梯的我看见——一个宽广的人造空间!感觉像是地底大空洞!

    整个构造感觉很像车站的月台,不过陈设和构造多少和人类世界有些差异……等等,有轨道!这里果然是车站吗?

    等了一会儿,木场和老师等人也搭电梯下来会合。

    「所有人都到齐了,那么我们到三号月台吧。」

    在社长和朱乃学姊的带领之下,我们迈步前进。

    哇——不过这个空间也太大了,规模比楼上那个我们平常使用的车站还要大上好几倍。夭花板也在头上很远的地方。感觉出声大喊「呀喝——」应该会有回声。

    除了我们以外感觉不到别人。墙上的照明散发魔力的妖异光辉,照亮整个空间。

    朱乃学姊不知不觉来到我的身边——忽然握住我的手!她想跟我牵手散步吗?尽管惊讶,我还是很自然地像平常对待爱西亚那样握住她的手。

    「——」

    明明只有这样,朱乃学姊却满脸通红,高兴极了!咦!这样就可以吗!啊啊啊啊啊,可是她做出这种有如少女的反应,让我快要受不了了!平常那么情色的朱乃学姊偶尔又很少女,这种反差最能刺激男人心!

    「…………」

    「……呜呜。」

    呜,社长和爱西亚的视线好刺人……爱西亚甚至湿了眼眶。对不起,爱西亚。

    我们沿着通路一下子右转一下子左转,最后走进一个开阔的空间。

    喔!喔喔喔喔喔喔!眼前有一列疑似火车的东西!之所以会说「疑似」是因为它的外型比我所知道的火车还要独特。

    锐角造型,上面还刻满代表恶魔的纹路……啊,是吉蒙里的纹路!而且还有瑟杰克斯陛下的纹路!这该不会是——

    「这是吉蒙里家的私人列车。」

    社长说得很直接!真厉害,社长家连私人列车都有……

    噗咻——

    我的惊讶之情尚未平复,列车的门已经自动打开。在社长的带领之下,我们走进列车。

    我再次体认到自己的主人格局有多大,然而这还不过是序章。

    铃————————————

    离站的汽笛声响起,列车开始前进。

    我们坐在列车的中央。社长坐的是列车最前面的车厢,眷属好像只能坐中央以后的车厢。没想到还有这么繁琐的规定。

    座位是对向式,我和爱西亚坐在一起,对面是朱乃学姊和洁诺薇亚。

    隔壁座位则是小猫、加斯帕、木场。阿撒塞勒老师坐在最旁边——已经进入睡眠模式。

    离站几分钟,列车顺着阴暗的轨道前进。听说这辆列车的动力是冥界出产的特殊燃料。我所不知道的世界真是太多了。

    「大概多久会到呢?」

    我如此询问朱乃学姊。

    「差不多要一个小时。因为这辆列车是以正规的方式穿越次元之壁进入冥界。」

    「我一直以为会用魔法阵跳跃进入冥畀。」

    「一般来说是可以那样做,但是一诚你们这些新眷属恶魔必须走正式管道入境一次,否则会被当成非法入境受罚。所以一诚和其他新人得办理正式的入境手续。」

    「咦!真的吗?我之前用过魔法阵跳跃闯进社长的订婚派对耶!」

    没错,我之前是用葛瑞菲雅交给我的转移魔法阵闯进在冥界举办的订婚派对。

    我会受罚吗?该不会一抵达冥界就被逮捕吧?

    尽管我如此担心,朱乃学姊只是轻轻微笑:

    「那是经由瑟杰克斯陛下的密技魔法阵进行的转移,好像算是特例吧?当然也不容许发生第二次就是了。」

    「这、这样啊……如果到了冥界,马上被关进监狱就麻烦了……」

    这样我就放心了。我明明是恶魔,对于恶魔的规矩却很不熟。搞不好爱西亚和洁诺薇亚对于恶魔的知识还比我丰富,真亏我能活到现在。

    「因为是特例,一诚使用密技魔法阵应该没问题。不过,会不会因为与主人有性方面的接触而受罚就很难说了。」

    朱乃学姊伸手扶着脸颊,呵呵呵地笑着说道。

    「什么!」

    喂喂喂!如果真是这样就惨了!我经常对社长的身体上下其手耶?

    我揉过好几次胸部,大腿也不知道摸过、揉过几次!放暑假前还在学校的游泳池畔零距离在她身上每个地方涂防晒油!

    啊——糟糕,想起那个触感,我不由得兴奋了。社长的身体柔软又光滑,而且很有弹性,摸起来真的很舒服……

    正当我反覆妄想之时,有人轻轻坐到我的膝盖——是朱乃学姊!她把脸凑进,以充满情欲的视线看着我!

    朱乃学姊牵起我的手……

    「至于眷属之间的亲密接触没有任何问题。像是这样——」

    然后放在她的大腿上————!呜哈!我的手一放在朱乃学姊的腿上,就被那种最高级的柔软触感震撼我的脑袋!鼻血喷出来了!

    她还继续把我的手——拉往裙子底下!那、那里应该是……禁忌的领域吧……我紧张地咽下口水。因为!再这样下去我的手会伸进裙子里面……摸到朱乃学姊的小裤裤了!这样可以吗!朱乃学姊的意思是小裤裤没关系吗!

    正当我的手即将伸进朱乃学姊的裙子里时——

    爱西亚从旁伸手一把抓住我的手。

    爱西亚的嘴角弯成可爱的ㄟ字,眼眶含泪对我们抗议:

    「朱乃学姊的影响力太强了,会让一诚先生变成变态……」

    「哎呀哎呀。爱西亚,男生就是要变态一点才健康喔?」

    咦咦?从刚才的对话来看,我已经被她们当成变态了?不过如果可以摸到朱乃学姊的身体,被当成变态也无所谓!

    怪了?平常小猫应该会在这个时候尖锐吐嘈才对……我看向小猫,只见她一直望着窗外。这边这么吵闹,她却完全无视!真不像平常的小猫……坐在她身旁的加斯帕好像也不知道该怎么向她搭话。

    这时——

    「说得好,爱西亚。再说主仆之间的亲密接触,原本就是极为自然的事。」

    ——这个声音是……我的视线栘过去,看见我的主人全身上下散发红色的气焰!看起来非常不高兴!超生气的!为什么会在这里!不是在最前面的车厢吗?

    社、社长!这下糟了!我一脸好色的模样,膝盖上还坐着朱乃学姊!手还摆在快要伸进裙子的地方!

    我原本想缩手——朱乃学姊却把我的手拉到她的嘴边!

    啾。

    随着湿润的声音,我的中指进入朱乃学姊的口中!呜哈~~!女生的口腔,这种触感融化我的脑髓!温暖又湿润,而且还用舌尖勾住我的手指!接着开始吸吮!这么一吸感觉好像把我的很多东西都吸走了!

    朱乃学姊把我的手指从她口中抽出来,引人遐想地让我看见唾液丝!

    「抢走主人的东西,真是让人热血沸腾。」

    她带着挑衅的眼神对社长露出微笑!好、好可怕!明明这么引人遐想,还是好可怕!

    「朱、朱乃,你给我节制——」

    「莉雅丝公主。您要和仆人交流是无所谓,不过我可以办理例行手续吗?」

    这时忽然冒出另外一个人,打断社长的怒声。是名略显老态的男子,打扮很像车掌。话说他应该就是车掌吧?下巴的白胡须看起来很有绅士气息。

    「不、不好意思……」

    「呵呵呵。没想到那个小公主开始接触男女情事了。多活几年果然有好处。」

    男士愉快的笑声害得社长满脸通红。

    他郑重其事地脱下帽子,向我们鞠躬:

    「幸会,公主的各位新进眷属恶魔。我是这辆吉蒙里专用列车的车掌,名叫雷纳德。今后还请多多指教。」

    他谦和有礼的问候让我们也站起身来,向他回礼。

    「幸、幸会!我是社长的——莉雅丝·吉蒙里大人的『士兵』,兵藤一诚!也请你今后多多指教!」

    「我是爱西亚,阿基多!是『主教』!请多指教!」

    「我叫洁诺薇亚,是『骑士』。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新进恶魔全都打过招呼。

    不知何时,朱乃学姊也回到原本的座位,看起来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样子。朱乃学姊的情色攻击太犀利了!就连我也无法动弹!这样看来我的贞操搞不好会在不知不觉间被她夺走?我们的「皇后」真是厉害!不时又会展现少女的一面更是撩人!

    打过招呼之后,车掌——雷纳德先生拿出某种特殊机器,以看似萤幕的部分对准我们。

    「这、这是……?」

    我、爱西亚、洁诺薇亚不知该如何反应,可是社长和朱乃学姊好像知道那是什么。

    「这个是恶魔世界的机器,用来确认、比对各位的身分。这辆列车是正式入境冥界的移动方式,非常重要,必须审慎行事。因为如果有人冒用身分,会酿成严重的后果。以目前的局势来说,要是这辆列车遭到挟持可就糟糕了。」

    原来如此,他是用那台机器确认我们是不是本人。

    社长面带微笑说道:

    「你们的资料在得到棋子转生时便已经在冥界登录,所以只是用那台机器比对资料。没问题的,大家都是本人。」

    说虽如此,会不会查到我时发出「哔——哔——!」的警报声,大喊「你这个冒牌货!」啊?我有点担心,不过轻快响起的「叮咚!」声宣告我们通过资料比对。

    「公主,用这台机器比对的同时,各位新人的入境手续也处理完毕。接下来在抵达目的地的车站之前,各位可以好好休息。其他车厢备有卧铺和用餐的地方,欢迎各位在旅途中多加利用。」

    雷纳德先生扬起嘴角笑了一下。喔喔,这样就连入境都办好了!那台机器真是方便。

    「谢谢你,雷纳德。再来只剩阿撒塞勒吧?」

    社长看向老师——但是老师还在呼呼大睡。

    「……真亏他睡得着,这里可是不久之前和他敌对的种族的移动列车。」

    社长似乎有点受不了他,表情却略带笑意。

    「呵呵呵,堕天使的总督大人真是悠哉。」

    雷纳德先生也愉快地笑了。

    真的,不知道该说他胆识过人,还是胆大包天,阿撒塞勒老师可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堕天使总督大人。

    老师也在睡梦之中完成比对,所有人就此顺利完成入境手续。

    —○●○—

    启程之后过了大约四十分钟,正当我们在玩扑克牌打发时间时,车内广播响起:

    『即将穿越次元之壁。即将穿越次元之壁。』

    这是雷纳德先生的声音。

    「你们看看外面。」

    社长对我、爱西亚、洁诺薇亚如此说道。照理来说,社长是上级恶魔,又是我们的主人,应该要待在前面的车脯,但是一个人好像很寂寞,之后便待在我们的车厢。

    我依照社长所说,和爱西亚一起贴到窗边。这时——

    窗外原本的一片阴暗产生变化,出现风景!喔喔!紫色的天空!而且——

    「有山!也有树!哈哈哈哈!好壮观!好壮观啊——————!」

    我忍不住大吵大闹。不过我身旁的爱西亚也大叫「好棒好棒!」显得相当兴奋!没办法啊!这种情况就是如此让人开心!

    眼前存在的是个对我们而言完全陌生的世界!

    「打开窗户也没问题喔。」

    既然社长准许,我把窗户往上推开。风吹了进来!之前我也呼吸过冥界的空气,和人类世界的不太一样!有种湿滑的触感,感觉很独特!不过我觉得外面的气温恰到好处,不会太冷也不会太热。

    我把头探出窗外看向后方,列车好像是从黑色洞穴里钻出来。

    那就是次元之壁?次元的隧道?无论那是什么,总之就是通往人间界的洞穴。啊!有城镇!也有房屋!房屋的外观也很独特,里面住着恶魔吗?

    太壮观了!仔细想想,我还不曾出国旅行,这应该是我第一次接触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国度吧。

    没想到第一次和不同文化交流,竟然是来到冥界。我的人生真是奇怪。

    社长自豪地说道:

    「这里已经是吉蒙里的领地。」

    「包括我们现在使用的轨道在内,这里全部都是社长家的土地吗?」

    惊讶的我如此间道,社长也点头肯定。是真的!这里的每件事都让我惊讶不已!刚才的山、河、城镇都是社长家的领土?那么刚才的城镇居民都是社长家的领民罗?

    我再次以羡慕及尊敬的眼神注视社长。

    太强了!我的主人真是超级有钱人!格局整个不一样!

    「吉蒙里家的领土有多大呢?」

    这是我的疑问。老实说,我非常好奇到底有多大。东京的一个区那么大?

    木场从座位上方探头回答我的问题:

    「如果我没记错,以日本当基准,应该和本州差不多大吧。」

    …………咦?出乎预料的答案让我瞬间怀疑自己听错,不过我马上会意过来:

    「本、本州——————!」

    我忍不住放声大喊!社长和木场都点头肯定。

    「冥界的面基和人类世界——地球一样大,但是人口没有人类世界那么多。把恶魔和堕天使还有其他种族全部加起来,也没那么多。而且没有海洋,所以土地相对比较宽广。」

    社长如此说明。

    真的假的!我今天到底用了几次难以置信和赞叹的语气!可是听见这种资讯,要人不惊讶也难吧!

    也、也就是说,以我们的世界来说,吉蒙里领几乎是整个日本罗……难、难怪社长会被当成「公主」!远远超过有钱人的等级吧!格局越来越庞大了!

    「虽说有本州那么大,但是大部分都未经开发喔?几乎都是森林和山。」

    社、社长,就算你这么说,事情也远超乎我的想像,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身旁的爱西亚满头问号。至于洁诺薇亚似乎放弃思考这些问题,开始和木场聊起冥界的刀剑。

    社长好像想起什么,拍了一下手:

    「对了,一诚、爱西亚、洁诺薇亚。晚一点我会把领土的一部分送给你们,想要什么地方就告诉我吧。」

    「我、我们可以得到领土吗?」

    「你们可是继任宗主的眷属恶魔。身为吉蒙里眷属,你们有资格住在这块领土。朱乃、佑斗、小猫、加斯帕都在领土里拥有自己的土地喔。」

    社长用魔力在半空中「砰!」变出地图,在我们面前展开。

    我没看过图上的地形,应该是吉蒙里领的地图吧。

    社长笑着说道:

    「红色的地方是已经有主人的土地所以不行,不过除此之外的地方全部OK。来吧,你们指出自己喜欢的土地,送给你们。」

    老爸老妈,我在这块陌生的土地过上非常不得了的状况……

    —○●○—

    在那之后,列车又载着我们在这片未知的土地行进十几分钟。

    最后我选择一块有湖有山,自然资源应该相当丰富的地方作为自己的土地。不过土地的管理问题好像是很久以后的事,目前只是先进行选择。

    这时车内广播再次响起。

    『即将抵达吉蒙里本家公馆。即将抵达吉蒙里本家公馆。感谢各位的搭乘。』

    喔喔,终点到了!

    我将身子探出窗外,看向前方。眼前……好像有一大群人!那是怎么回事!我定睛一看,发现是一群身穿军服的士兵,那该不会是古蒙里家的军队吧?

    「一诚,快要到站了,把窗户关上吧。」

    「是、是的,社长。」

    在社长的催促下,我们开始准备下车。列车的速度逐渐趋缓,慢慢停止。

    列车轻轻停车之后,我们在社长的带领之下准备从开启的车门下车。

    但是只有阿撒塞勒老师不打算下车。

    「咦,老师不下车吗?」

    「是啊,我的讦画是直接搭车穿越吉蒙里领,前往魔王领。因为我得找瑟杰克斯他们,还有些事要谈。结束之后我也会回来吉蒙里的本家,你们先去打招呼吧。」

    阿撒塞勒老师一边挥手一边说明。对喔,老师可是一大组织的领袖,来到这边之后行程应该很紧凑吧。

    「那么老师,之后见了。」

    「顺便帮我问候一下哥哥,阿撒塞勒。」

    老师挥手回应我和社长。

    于是除了老师以外,我们一行人下了车,才刚踏上月台——

    「恭迎莉雅丝大小姐回国!」

    周围便响起彷佛吼叫的音量!喔喔!吓死我了!紧接着——

    砰砰砰砰!

    烟火在空中炸开,士兵们也对空鸣枪,一群应该是乐队的人开始整齐奏乐!还有士兵骑着不明生物飞在空中,挥舞旗帜。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排场,我和爱西亚不知所措,只能像两个跑错地方的人靠在一起。木场他们或许已经习惯,但是对于第一次见识的我和爱西亚来说,这是个非常夸张的发展!虽然洁诺薇亚的反应只有瞪大眼睛!

    「噫~~~~……好多人……」

    加斯帕甚至因为人多到让他惊吓不已,躲到我的背后。

    仔细一看人群里还有不少执事和女仆。社长走向他们,他们便同时鞠躬迎接社长。

    「恭迎莉雅丝大小姐回来。」

    「谢谢大家。我回来了。」

    社长也带着满面的笑意回应。看见社长的回应,那些执事和女仆都露出笑容。

    此时一名曾经见过的女性走了出来。

    ——是那个银发女仆,葛瑞菲雅!

    「大小姐,欢迎您回来,您到得真早。看来一路上都很平安,真是太好了。那么各位眷属请上马车。我们要搭乘马车前往宅邸。」

    在葛瑞菲雅的指引之下,我们来到豪华眩目的马车旁!马好像也不是普通的马,块头比我所知道的马还要大,眼神也很锐利。它们是冥界的马吗?

    我们的行李还在列车上——如此心想的我看向列车,只看到一群女仆把我们的行李从列车上搬下来。喔喔,服务真周到!

    「我和仆人们一起搭。一诚和爱西亚他们都是第一次过来,似乎有点害怕。」

    「我知道了。这边备有几辆马车,请随意搭乘。」

    葛瑞菲雅爽快地答应社长的意见。

    我、社长、爱西亚、朱乃学姊、洁诺薇亚、葛瑞菲雅坐上最前面的一辆马车。剩下的人上了第二辆。

    所有人都上车之后,随着哒哒的马蹄声,马车开始前进。

    太棒了,我还是第一次坐马车!

    我看着路上的风景,经过铺设的道路、修剪整齐的树木。道路笔直往前延伸……等等,道路尽头的那个是什么……

    一座巨大的建筑物映入眼中。

    「社、社、社、社、社长……那、那个巨大的城堡是……?」

    我吓得眼珠子快要掉出来,从车窗伸手指向那个看似巨大城堡的东西。

    「是我家的一栋建筑,也就是本家。」

    社长嫣然一笑,轻描淡写地说那是「一栋建筑」。

    ……我好像变成一个很不得了的上级恶魔的眷属?

    我看向窗外,外面绽放美丽的花朵,造型美丽的喷水池不停喷水,还有形形色色的小鸟在飞。看来马车正在穿过社长家的庭院。

    「似乎到了。」

    社长才刚这么自言自语,马车的门就打开了。有位看似执事的先生向我们点头示意。

    社长先下车,我们也跟在她的后面。接着第二辆马车也到了,木场他们也下车。

    成群的女仆以及执事在我们的两侧整队,排出一条路!地上的红毯一直延伸到巨大的城堡那边,偌大的城门随着「叽叽叽!」的声响逐渐敞开。

    「大小姐,还有各位眷属,请往前移动。」

    葛瑞菲雅向我们点头示意,请我们行动。

    「来,我们走吧。」

    社长准备沿着地毯前进。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小的人影从女仆的队伍当中冲出来,奔向社长。

    「莉雅丝大姊姊!你回来了!」

    一名可爱的红发少年抱住社长。

    「米利凯斯!我回来了。你长大了。」

    社长也抱住那名少年,动作流露疼惜之情。

    「社、社长,这个小孩是?」

    听到我的问题,社长正式介绍那名少年绘我认识:

    「他是米利凯斯·吉蒙里。是哥哥——瑟杰克斯·路西法陛下之子。也就是我的外甥。」

    ——瑟杰克斯陛下之子!

    那他就是魔王之子罗!呜喔!货真价实的王子!

    「来,米利凯斯,跟他打声招呼吧。他是我的新眷属。」

    「是的。我是米利凯斯·吉蒙里。幸会。」

    「劳、劳烦您如此多礼的问候!我、我是……不,在下是兵藤一诚!」

    呜哇啊啊啊啊,我面对比自己还小的小孩,居然紧张到语无伦次!

    社长似乎也觉得很好笑,轻轻笑了几声:

    「魔王之名只有继承者本人可以使用,所以虽然他是哥哥的孩子,却是吉蒙里家的人。他也是在我之后的下一个宗主继承人。」

    是喔,原来是社长的下一任宗主大人。毕竟是长男的亲生骨肉,也就是说尽管瑟杰克斯陛下离开吉蒙里家,小孩仍是这个家的重要继承人。

    不过瑟杰克斯陛下的夫人是谁?既然有了小孩,应该有对象吧……

    「好了,进去里面吧。」

    社长牵着米利凯斯的手朝门口走去,我和爱西亚光是顾着跟上避免被扔在后面就用尽全力。加斯帕也紧紧靠在我的背后。

    穿过巨大的城门,走进内部。城堡里面的门接二连三开启。

    最后我们终于走到看似大厅的地方。前面是通往二楼的楼梯!天花板上有巨大吊灯!好大!这个大厅也太大了!拿来办运动会都绰绰有余!

    「大小姐,我想直接带各位到房间,不知道您意下如何?」

    葛瑞菲雅一举手,就有几名女仆靠近。喔喔,都是美少女!不知道她们会不会伺候我?

    「也好,我也得先去问候一下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让他们知道我已经回国了。」

    社长原本好像还在考虑等一下要做什么。

    「老爷目前出外,预计在傍晚之前回来。老爷还说晚餐想和各位一起用,见见各位。」

    「这样啊,我知道了,葛瑞菲雅。那么你先代大家各自回房休息吧。行李已经搬进房里了吧?」

    「是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使用。」

    啊——终于可以休息了。总觉得光是来到这座城堡,就让我有种身心俱疲的感觉……大概是因为来到陌生的世界,又接连见识到规模大到超乎现实的东西吧,我有点头昏脑胀。我身旁的爱西亚也是一副快要站不住的样子。

    「哎呀,莉雅丝。你回来了。」

    这时上方传来女性的声音。

    只见一个身穿礼服的超级美少女从楼梯上走下来。年纪应该和我们相去不远。而且胸部好大!

    ……嗯?她长得和社长好像。除了发色是亚麻色,其他的部分几乎都和社长一模一样!不过眼神有点锐利……

    难道是社长的姊姊?可是我听说社长的家人基本上都是红发……呜哇~~社长的姊姊超漂亮的。我快要爱上她了……

    社长一见到对方便露出微笑:

    「母亲大人,我刚回来。」

    …………咦?母、母、母、母亲大人……?那位美少女小姐?是社长的?

    「母、母、母亲大人————————!可是怎么看都是年纪和社长差不了多少的女孩子啊!」

    我惊讶到眼珠快要蹦出来,忍不住放声大叫。不不不,怎么看都是姊姊吧!一点也没有妈妈的感觉!根本就是社长的姊姊!

    「哎呀,居然说我是女孩子,真令人开心。」

    社长的……妈妈伸手扶着脸颊,露出微笑。哇啊~~笑起来的表情也好可爱!

    「恶魔只要到了一定的岁数,就可以使用魔力任意变更外表。母亲大人平常都是以岁数和现在的我相仿的外表生活。」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是妈妈……可是怎么看都是年龄和社长差不多的姊姊。糟糕!社长原本就是我喜欢的女生类型,稍微大一点的姊姊我当然也喜欢!我忍不住心跳加速!社长的胸部是遗传自妈妈!美妙到我快哭出来了!基因万岁!

    社长拧着我的脸颊说道:

    「……对我的母亲大人投以热情的视线也得不到任何好处喔?」

    呜呜呜,我的大姊姊好像可以看穿我的心思……可是她真的很美,我当然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哎呀,莉雅丝,那位是兵藤一诚吧?」

    「您、您——认得我吗?」

    社长的妈妈点头回覆我的问题:

    「是啊,身为妈妈,当然会出席女儿的订婚派对。」

    啊……这下糟了。也对,她当然也在邢个会场。虽然我只顾着救社长,没有注意……

    闯进她的女儿重要的订婚派对大肆破坏,还把社长带走的人就是我!会不会被骂啊?会不会被处罚啊?

    我不禁心惊胆跳,但社长的妈妈却只是轻笑说道:

    「幸会,我是莉雅丝的母亲,维妮拉娜·吉蒙里。请多指教,兵藤一诚。」

    —○●○—

    抵达大厅之后过了几个小时,我们坐在饭厅里。量多到绝对吃不完的豪华美食放在看起来很贵的盘子上,我完全不知道该从何下手。不过每一道看起来都很好吃!

    坐在餐桌旁的有我们眷属恶魔,以及我们的主人社长。还有社长的父亲、母亲,再加上米利凯斯大人。

    晚餐时间——应该可以这么说吧。没有太阳和月亮的冥界原则上好像还是有「夜晚」。

    天空变暗了,仰望天空还可以看见模拟出来的月亮。听说那不是真的月亮,而是使用魔力重现,冥界的黑夜好像也是用这种方式加以表现。原本天空是紫色的。那就是说,以前我闯进来的时候是冥界的白天罗。

    时间的概念原则上好像是配合人类世界。冥界有冥界的时间,但是为了转生恶魔还有在人类世界生活的恶魔,各位魔王陛下特地用特殊的法术加以调整。所以不会发生所谓的「浦岛太郎状态」,相反也是一样。堕天使界好像也是如此。

    「回去之后发现已经过了好几百年」或是「在冥界待了好几百年但是人类世界只过了几天」——这些状况都不会发生,让我放心多了。

    「放心享受冥界生活吧。」

    于是餐会就从社长父亲的这句话开始。

    超大的长型餐桌。天花板上的豪华吊灯。连我们坐的椅子都有看起来很高贵的装饰……我最近好像一直看到吊灯,就连为我准备的客房,天花板也是吊灯喔?唉~~我开始怀念起普通的灯光了。

    附有帐幕的床也很大。只有我一个人睡实在大得太夸张了!

    室内空间不知道有几坪……一个房间就几乎凑齐所有的生活必需品。浴室、厕所、冰箱、电视、厨房。再加上侵蚀和客厅,而且好像还有其他隔间……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事,就是才刚被带到房间,爱西亚和洁诺薇亚便几乎同时跑进我的房间。

    「啊呜呜呜,我、我一个人不敢住那么大的房间~~!」

    「……太不自在了。不好意思,我可以睡一诚的房间吗?我想爱西亚应该也会过来。」

    她们在教会过惯简朴的生活,这么大的房间似乎对她们两个造成不小的惊吓,让她们直呼不自在,于是带着所有行李搬到我的房间。

    后来在葛瑞菲雅的安排之下,决定让爱西亚和洁诺薇亚住进我的房间……反正房间的空间有点太大,这样正好。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我也没有自信能够活用那么大的地方,还是多几个人一起住比较自在。

    话题回到晚餐……话说眼前这些菜肴到底该怎么吃才好?我本来想问随时在我们身后待命的各位执事、女仆,但是其他社员都没有询问他们……

    我拿着刀叉,迟迟无法对第一次见到的豪华餐点下手。肚子饿归饿,可是如果这时候吃得不够得体,社长的脸会被我丢光。啊啊,木场和朱乃学姊都吃得好优雅。不愧是「皇后」和「骑士」。

    爱西亚和洁诺薇亚尽管动作不太流畅,也还算有模有样。她们两个刚才都和我一样在这里做过自我介绍。因为我们都是新人。

    年幼的米利凯斯大人吃得很顺利。果然是家教有差吗?生长在一般人家的我完全跟不上,上流阶级的生活!

    我无意间看向坐在对面的加斯帕,他瑟缩着身子用餐,还眼眶泛泪。今天走到哪里都有一大堆恶魔,对茧居族而言应该很难捱吧。

    至于小猫——她没在吃。平常她总是第一个大吃特吃……总觉得小猫最近这阵子的情况很奇怪。

    因为正好和她对上视线,我试着对她挥挥手——但她面无表情移开视线。她平常的表情变化就已经十分贫乏,现在更是毫无反应。嗯——小猫到底怎么了……

    阿撒塞勒老师没赶上晚餐。看来是会谈花了很多时间。

    「嗯。各位莉雅丝的眷属,可以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你们刚来到冥界,应该有很多事情还不熟吧。如果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尽管吩咐女仆,不用客气。我们会立刻帮忙准备。」

    社长的父亲朗声说道。这个嘛——我没有其他想要的东西了。啊!不知道能不能借用女仆大姊一个晚上吗?我想要女仆用色色的方式伺候我!当然如果可以陪睡就更好了!

    ——开玩笑的。我一定是玩太多美少女游戏,看太多漫画了……

    「对了,兵藤一诚。」

    社长的父亲转头面向我。呜哇,好紧张!他要问我什么?

    「啊,是!」

    然而社长的父亲问了一个出乎意料的问题。

    「你的父母还好吧?」

    「还、还好!他们两个部很好!我、我说要去社长……莉雅丝大人的故乡,他们还很期待我带土产回去!都、都已经让吉蒙里家把我们家改建得那么豪华,居然还说这种话,他们真是太任性了……啊哈哈。」

    就像这样,我半开玩笑地开口。然而……

    「这样啊。土产是吧。原来如此。」

    社长的父亲摇摇手边的摇铃。一名看似执事的人立刻靠到他身边:

    「老爷,有什么吩咐?」

    「嗯。准备一座城堡送给兵藤一诚的双亲吧。」

    城堡————!土产是城堡!这是怎样!冥界风格的笑话还是什么吗?

    「是。请问要送西式的?还是日式的?」

    执事先生也照常回答!送城堡很普通吗?

    「这还真是难以决定啊。」

    「请、请等一下!土、土产送到那种东西规模有点太、太庞大了!」

    我连忙制止社长的父亲。文、文化和生活水准都差太多了!

    「亲爱的,日本的领土太小了,平民没有办法拥有城堡。」

    社长的母亲出言相助。感谢您的帮忙!没错,我们是平民!

    「什么?这么说来日本是很小。嗯——城堡不行该送什么好呢……」

    「爸爸,您太客气反而会给兵藤家添麻烦。一诚的双亲不是欲望那么强烈的人。」

    社长也在一旁说道!很好,社长对我的老爸老妈很熟,所以发言很有说服力!

    社长的爸爸说声「原来如此。」深深点头。太好了,城堡取消了。我们家就算收到一座城堡也不知道该拿来怎么办,而且肯定会造成轰动!

    真不想因为这样,让我的家人备受瞩目……

    「兵藤一诚。」

    「啊,是!」

    不知为何社长的爸爸再次呼叫我。他好像对我很有兴趣?因为我拥有赤龙帝的力量吗?要不然我也没有其他显眼的特色。

    「从今天开始,你可以叫我爸爸。」

    没想到他竟然这么说。这么说来,瑟杰克斯陛下好像也说过,要我叫他「哥哥」。他们说的是同一件事吗?

    「爸、爸爸是吗……?这、这我实在担当不起!」

    我挥动双手,表示婉拒之意。这种称呼我真的担当不起,不行不行!

    「亲爱的,你操之过急了。应该要循序渐进才对吧?」

    社长的妈妈规劝丈夫。

    「唔,嗯。不过他们可是红配赤,多么喜气约组合。」

    「亲爱的,我的意思是现在高兴还太早了。」

    「说得也是,看来是我太急躁了。」

    社长的爸爸深深叹气,总觉得他好像被老婆管得很严。

    看来在这个家里,是社长的妈妈说话比较有力。可以仔细观察社长的家人,应该算是今天聚餐的一大收获吧。

    社长本人好像很不好意思,有点食不下咽的样子。

    「兵藤一诚。我可以叫你一诚吗?」

    社长的妈妈如此问我。怎么搞的,今天的聚餐大家都在叫我!

    「可、可以!当然没问题!」

    这没什么问题,我当然是爽快答应!

    「你暂时会待在这边对吧?」

    「是的。在社长……在莉雅丝大人回去之前我也会待在这边……请问有什么事吗?」

    「这样啊。那么正好,你必须学习绅士的行为举止。请你待在我家稍微学点礼仪。」

    啥?学习绅士的行为举止?这是什么意思?

    碰!

    有人拍了一下桌子!这才看到社长原地起身:

    「父亲大人!母亲大人!我原本不想多说什么,但是你们从刚才就一直自顾自地说个不停,完全不顾我的意愿,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句话让社长的妈妈眯起眼睛,先前开心欢迎我们的笑容不复见。

    「给我闭嘴,莉雅丝。你可是取消了和莱萨的婚约喔?光是我们原谅这件事,你就应该当成是特例了。你知道爸爸和瑟杰克斯花了多大的工夫安抚其他上级恶魔吗?有些贵族甚至还说『他们家的任性大小姐利用传说中的龙来解除婚约』喔?即使是魔王的妹妹,行为还是该有所节制。」

    ——任性大小姐利用传说中的龙。

    听到社长妈妈的说法,原来我那次闯进派对,看在大家眼里是那种感觉啊……我是不是太乱来了?

    可是我不希望那个家伙抢走社长,社长也说过不想和莱萨结婚。然而我的行动——真的是正确的吗?不,我认为那是正确的。

    「我和哥哥——」

    社长气得脸色大变,但是社长的妈妈打断她的发言。

    「你想说自己和瑟杰克斯无关吗?表面上是这样没错,但是所有人都把你当成魔王的妹妹看待。如今三大势力缔结合作关系,就连其他势力的最下层都会知道你的立场。你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恣意妄为。而且最重要的是,任何人都会关注你今后的发展。莉雅丝,你现在的立场就是这样喔?你已经不能再要任性了,放下那种天真的想法吧。听到了没有?」

    社长闻言一脸气愤,却又无法反驳。愤恨不平的社长用力坐回椅子上。

    社长的妈妈叹了口气之后,对我们露出笑容:

    「让各位莉雅丝的眷属见笑了。言归正传,一诚停留在这里的期间,我要请你接受特别的训练。你得尽量接触上流阶级、贵族的世界才行。」

    真的假的,我必须学习贵族的知识?那么木场呢?加斯帕呢?为什么只有我?难道说这跟之前爸妈和社长爸爸的谈话有关吗?「请教导我们的笨儿子认识上流世界」之类的。

    ……我还是有点无法接受,或者应该说不知道社长的家人真正的意图是什么。总之我指着自己说道:

    「请、请问,为什么是我呢?」

    社长的妈妈收起笑容,以认真的神情直截了当说道:

    「因为——你是我那身为继任宗主的女儿最后的任性。我身为她的母亲,当然要你负责到底。」

    我不由得看向社长,一和我的视线对上,她就红着脸别过头。

    不行,我完全搞不懂!我现在的立场到底是什么……?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