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DxD > 第五卷 冥界集训的地狱猫 End Game.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五卷 冥界集训的地狱猫 End Game.

    一诚同学和爱西亚同学从战场消失之后,现场只剩下我——木场佑斗,以及主人莉雅丝社长、朱乃学姊、小猫等四个人。

    对手还有三个。会长、真罗学姊、学生会成员的「主教」。

    ——被打倒半数了吗?

    赛前大家都认为我们有优势,但是游戏真正开始之后却跌破大家的眼镜。公认优势的一方少了一半,我彷佛可以听见在上面观战的上级恶魔正在斥责我们。

    这下子社长的评价肯定会下滑。但是不能再继续下去。

    能够维持队伍士气的一诚同学不在了。这个损失……很大。我总算设法忍住,然而社长的心情不知如何。如果爱西亚同学还在,或许会大受打击吧。

    目前的成员——看来没有变化。即使遭受打击,只要不影响战斗就没问题了,但……

    爱西亚同学被打倒的情形也很出乎意料。看准她使用恢复能力、而且还是范围扩大版的时使用之前那招「反转」。恢复的相反就是伤害啊……爱西亚同学的恢复能力非常强大,因此遭到「反转」造成的伤害必定超乎想像吧。

    这一招使得爱西亚同学瞬间退场。对方的「主教」——花戒同学也同样消失。我想对方应该是事先料想到爱西亚同学会扩大恢复范围,并且在实战中使用,才将这招加入战术之中吧。甚至考虑到爱西亚同学的范围扩大版恢复无法区分敌我。如果是在她准备恢复多名同伴时遭到「反转」……甚至有可能全灭。真是可怕的战术。

    苍那会长考虑得这么周详吗?尽管如此,他们居然发挥这种牺牲小我的精神……感觉他们的向心力可能在我们之上。要相信其他成员,才能做出如此奋不顾身的举动。

    相对的,一诚同学的招式……我想还是别多说什么。不过针对女性而言,或许是极具威胁性的招式……算了,这不是我该思考的事。

    苍那会长不打算以强大的力量取胜,而是利用我们强大的力量加以反击。这才是真正的排名游戏。单凭力量无法轻易取胜!

    社长起身仰望上方。大概是在凝视身在楼顶的会长吧。

    即使失去一诚同学,社长依然保持冷静。不愧是「国王」。「国王」无法正常运作,会对游戏造成影响。

    「小猫,你感觉得到气吗?」

    社长询问小猫。

    「……是。刚才还感觉不到,但是现在我感觉得到会长的气在楼顶。刚才的结界是让我们以为社长人在这里的假象及幻彩,并且让人感觉不到她的气和位置,是种特殊的骗术。」

    她的猫耳不住抖动,似乎是在寻找会长的气。

    你的猫耳很可爱喔,小猫。看来小猫没有一诚也能战斗。太好了。这样我们还能再战。

    我举剑指向真罗学姊等两名西迪眷属:

    「好了,现在怎么办?你我都持有刀剑,要不要用刀剑分个胜负?」

    真罗学姊回答我的问题:

    「这样也不错。西洋棋中『士兵』在升变时,多半都是变成『皇后』。但是在某些情况,变成『骑士』更能改变战况。虽然实际的西洋棋和排名游戏有许多差异——不过这应该会是一场不错的决斗。」

    我和真罗学姊的对决就此定案。再来只剩对方的「主教」——草下同学——

    这时我的眼前出现浑身带着啪嚓作响的金黄色气焰的朱乃学姊。

    朱乃学姊——泪湿的眼中带着冰冷的意志,整个人散发诡谲的氛围。

    「……我原本想让一诚看看我的决心的……」

    她以不稳的步伐向前踏出一步。她的步伐让人感受到某种无法言喻的沉重压力。

    「……我原本想在他面前使用这股讨厌的力量……藉此跨越障碍的……」

    朱乃学姊缓缓伸手向前——

    「不可原谅。」

    露出嗜虐的真面目!这是朱乃学姊最可怕的状态!没想到平常冷静的朱乃学姊,会因为失去一诚同学产生这么大的反应!

    「——消失吧。」

    在蕴含怒气又震慑人心的一句话之后,朱乃学姊从手上发出大量的雷电,攻击西迪的「主教」草下同学!

    隆——————————————————!

    「反转!」

    她在即将遭到雷击的瞬间,伸手试图反转雷电——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剧烈的雷电包围草下同学!

    草下无法反转雷电,正面迎接朱乃学姊的攻击!

    同时在光芒笼罩之下逐渐消失!

    「看来没有用。我想你是打算反转雷电吧,但是刚才那是雷光。是雷电加上光。你的反转不足以克服光的部分。」

    『苍那·西迪大人的一名「主教」,淘汰。』

    「——弄错反转的目标,就无法颠覆力量。」

    正如同朱乃学姊所说,她们对于「反转」的修炼不足,使用上还不够炉火纯青。接着朱乃学姊将手对准「皇后」真罗学姊!

    朱乃学姊不打算理会我和学姊的约战!失去一诚同学造成的打击加上无法让一诚同学看她使用雷光之力造成的愤怒,让她失去理智!

    就结果来说,或许是让朱乃学姊克服对力量的障碍,但是这样的发展的确超乎预期。没想到对于朱乃学姊而言,一诚同学的存在是如此重要!

    「唔!」

    真罗学姊感受到危机,拔腿就跑!

    铮!隆——————————————————!

    雷光直线朝学姊延伸过去!若是直接命中,以恶魔来说根本撑不住一击!雷电的力量加上恶魔的弱点光力,两者混合的威力有多惊人,光是想像就让我感到害怕。

    但是真罗学姊巧妙闪过雷光,逃向百货公司深处。

    我发挥神速追了上去!要论速度我不会输给她!

    我一面冲刺,一面创造圣魔剑,在追上的瞬间砍向她!第一刀被她用长刀挡下,但是不知道她会在何时使用那个反击神器!

    真罗学姊从怀中拿出小瓶子——是「不死鸟的眼泪」!西迪那边是交给「皇后」!

    她将小瓶子对着我丢来,并且拿长刀加以破坏。里面的液体朝我洒落!

    「反转!」

    学姊如此大喊!她想在眼泪淋到我身上的瞬间,像刚才对付爱西亚同学那样,将强大的恢复力转化为伤害!我迅速将圣魔剑变成水之剑!

    哗!

    水的波动和眼泪混在一起。眼泪一旦混进其他东西,就会失去功效。这样一来「反转」就没有意义!

    「只要能够制造破绽!」

    学姊以长刀对我使出锐利的斩击!

    原来如此,她打从一开始就认为剐才的攻击会被我挡下。但是——

    唰!

    真罗学姊的周围绽放无数的圣魔剑!从地板冒出的大量圣魔之刃破坏学姊的长刀。

    「现在的我没有破绽。」

    当我挥下第二刀时,她在身前显现那面镜子。我尽量收敛剑的力道,以仅能破坏镜子的威力砍去。

    啪啷!呼————————!

    镜子无力地碎裂,反弹的冲击在我身上造成加倍的伤害——但是这种程度我还承受得了!我咬牙忍住剧痛,朝空中伸出左手。

    然后说出含有力量的话语!

    「圣彼得、圣巴西流、圣狄尼修、圣母马利亚,倾听我的声音吧。」

    空间产生扭曲,形成裂缝!我将手伸进去!

    「不会吧?竟有此事!」

    真罗学姊知道这招代表什么,十分惊讶。

    「以寄宿在圣剑的圣人之名,我在此解放——杜兰朵!」

    我从空间中拿出传说中的圣剑杜兰朵!

    洁诺薇亚!我要在此洗雪你的悔恨!

    拿出剑的同时,我顺势砍向真罗学姊!圣剑一击命中,对真罗学姊造成严重的伤害。

    在那种状况她也没有发动反击神器。那无法连续发动吗?

    「这是洁诺薇亚的提议。她说如果她不能作战,这把剑闲置不用很可惜,所以届时会将使用的权限让给我。」

    没错,洁诺薇亚告诉我如何使用杜兰朵。

    得到圣魔剑的我,应该能够使用杜兰朵才对吧?——这是她的猜测。

    「但是你应该没有使用圣剑的适性——」

    在淘汰传送的光芒笼罩之下,真罗学姊如此说道。

    「过去是没有。也因此我见识到地狱……不过今非昔比。多亏了禁手,我可以像这样使用杜兰朵。」

    嗡——

    杜兰朵散发平静的波动,不像在洁诺薇亚手上那样释放近乎失控的凶暴波动。

    「唔!这是……!你比洁诺薇亚更能够驾驭那把剑?」

    真罗学姊虽然这么说,但是我不觉得。

    「……洁诺薇亚的气焰本质是追求威力,或许杜兰朵也对此产生反应吧。但是我选择稳定性,而不是威力。能力优先于威力。」

    我原本以为已经压抑它的威力,然而攻击真罗学姊之后,余波却还是将地板砍成两半,裂痕一直朝前方延伸。这样应该会造成负面评价吧。

    「我早就听说它是不听主人使唤的悍马,看来是真的。比我想像中的还要锋利……看来要掌控它还有点困难。」

    「……!我们失算了,苍那!比起兵藤……!真正的王牌是……!最应该注意的眷属是……木场佑斗!」

    真罗学姊只留下这么一句话,便从现场消失。

    『苍那·西迪大人的「皇后」,淘汰。』

    「因为我的目标是——超越一诚同学。不,是超越赤龙帝。」

    不甘心。我好不甘心。一诚同孪,面对菲尼克斯家的败战,心有不甘的不是只有你。

    ——我身为莉雅丝·吉蒙里真正的「骑士」却无法保护主人,惨遭击败。

    好不容易达到禁手,我和同伴的力量对于可卡比勒却不管用,也没有参与对决白龙皇那一仗。在之前的关键时刻,我都没派上用场。

    我不甘心。

    我好不甘心啊,一诚同学!

    所以我在师父身边从头开始修炼。真的是从头开始,从剑术的基础开始重新训练。

    你可能会说这样的单调训练不适合我,我还是傻傻地一直做下去。尽管达到禁手,如果因此心生傲慢反而会变成我的弱点!

    「——更重要的是,我不想让别人认为我们眷属只有赤龙帝。」

    你的目标或许是瓦利。但是对我来说,成为主人的宝剑,以搭档的身分站在身为伙伴的你身边,也是我的目标之一。

    莉雅丝、吉蒙里手下不只有赤龙帝,还有「圣魔剑的木场佑斗」。我希望能够听到大家这么说,所以——

    「——就像你曾经发誓,我也来发誓吧。我不会再次让主人莉雅丝·吉蒙里哭泣。」

    对手只剩下——「国王」,苍那·西迪会长。

    百货公司楼顶。外面的天空是一片白,空无一物。因为这里是游戏的空间。

    我们剩下的四名成员赶到这里。前方是苍那会长。

    会长看着我们,脸上露出苦笑。社长问她:

    「苍那,你为什么在楼顶?」

    「『国王』要活到最后,这是『国王』的使命。『国王』遭到击败的话,游戏就结束了,不是吗?」

    「……是吗?那我就不多问了。」

    「莉雅丝,匙击败了赤龙帝。但是一诚同学和你都没有错——别小看他,不是只有你们拚上性命。」

    「是啊,我有切身的体会——好了,我们分出胜负吧,苍那。」

    社长前进一步。她打算和会长一对一对决吗?

    就算我上前阻止她也不会听吧。既然如此——

    「感觉有危险的时候,我会立即出手。我不会听从您的任性。」

    「…………」

    社长没有回应,但是她应该明白。我会在社长有遭到击败的危险时,不顾一切出手。

    「国王」遭到击破就算结束。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你被打败的,莉雅丝社长。

    于是好友之间的战斗开始了——

    水之气焰聚集在会长周围,逐渐形成某种形髅。如此的水量非比寻常。仔细一看,她好像是从百货公司的各个地方将水集中到这里。

    不愧是擅长水之魔力的西迪家。听说姊姊擅长用冰,妹妹擅长用水。

    社长也在魔力当中加入毁灭之力。如此的攻击能够消灭对手。社长毫不犹豫,朝她的朋友苍那会长发射魔力弹!这波攻势有如机关枪,有着数不清的数量!

    魔力弹只有垒球大小,但是每一发都感觉得到高浓度的魔力。社长的修炼好像也得到不错的成果。没有发动大规模的攻击,只是为了遵守规则吧。

    噗。哗——————————

    苍那会长操纵水形成墙壁,挡住社长的攻击。会长的魔力命中水墙时,那个部分的水也会遭到消灭,但是取自整栋建筑物的水量丝毫不见枯竭。

    「好了,莉雅丝。我要好好展现我的水技了。」

    会长运用魔力使大量的水产生变化,创造出飞在空中的老鹰、爬在地上的大蛇、勇猛的狮子、成群的野狼,以及巨大的龙等各种造型。

    她可以同时创造出这么多不同的形体!魔力的技术已经超越社长!

    「正如我所愿,苍那!」

    社长露出桀傲不驯的笑容,将毁灭之力压缩再压缩,在空中创造无数的魔力弹。光是一发,就足以让力量不足的人烟消云散吧。能够对那么多魔力弹进行那么多次压缩,社长的魔力也在修炼时做了不少磨练吧。

    两边的魔力素质都很优秀,这样看来社长是力量、会长是技术比较突出。

    双方摆出架式。然后——两人同时展开攻击。

    『确认投降。莉雅丝·吉蒙里大人获胜。』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