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DxD > 第十二卷 课后辅导的英雄们 Life.-2 好友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二卷 课后辅导的英雄们 Life.-2 好友

    深夜,我和社长、朱乃学姊、爱西亚同学、小猫、蕾维儿六个人来到葛瑞菲雅大人交给我的便条纸上面记载的地点。

    在那之后,我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诉社长,将她从房间里带出来。接著也把葛瑞菲雅大人说过的话告诉其他成员,好不容易才把她们带到这里。

    所有人都是抱持抓住最后一丝希望的想法来到这里。

    ……这里位于距离我们在人类世界居住的城镇,搭乘电车八站的市区。

    地点是一栋位在没什么人烟的市区边缘的废弃大楼。据说这里是阿杰卡•别西卜陛下在人类世界的藏身处之一,陛下目前就在这里。

    ……老实说,我完全没有想过陛下会在离我们这么近的地方,也完全感觉不到一丝气息……不过就凭我也想估计那位魔王陛下行事与存在,根本不够格。

    我们踏进废弃大楼。一楼大厅稀稀疏疏有几个人。年轻男女分成几个小团体聊天。

    ……他们不是恶魔。因为我从他们身上感觉不到丝毫魔力。但是感觉得到某种异样气息。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散发具备异能的人类身上拥有的独特氛围。

    其中一组人发现我们,径自拿出手机对著我们。

    一名男子脸色一沉,语带惊讶地开口:

    「……那几个是恶魔。而且这是怎么回事,『等级』和『位阶』都太异常了……!」

    听到男子的发言,大厅里的每个人都拿出手机对准我们。

    ……所有人都紧盯手机萤幕,表情变得很严肃。

    他们知道我们是恶魔。而且从他们的举动来看,那些手机有评估非人者的功能……?

    我突然想起阿杰卡•别西卜陛下的个性──他的兴趣。我听说陛下在人类世界开发「游戏」,并且负责经营。

    他们手上的手机,大概是和那个「游戏」有关的工具吧。应该是透过那个掌握我们的真实身分。

    ……我实在不喜欢引人瞩目……还是快步经过这里,去找阿杰卡•别西卜陛下比较好。虽然他们应该不至于攻击我们……

    正当我如此心想时,大厅前方出现一个身上气焰和我们同质的人。

    「非常抱歉。这层楼正如字面所示,是我们经营的游戏的『大厅』之一……」

    是名身穿套装的女子。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她和其他人不同。

    ──是个女性恶魔。

    那名女子鞠躬之后,伸手指示前方的电梯。

    「请往这边走──阿杰卡陛下在楼顶等著各位。」

    我们搭乘电梯来到楼顶。

    在女性恶魔的带领下,我们来到楼顶的庭园。这里是个绿意盎然的宽广场所。庭园里不只有花草,还种了几棵树,甚至还有水池。

    或许是因为夜已深沉,楼顶的风颇为寒冷。现场的光源只有高挂夜空的月亮,但是我们恶魔在暗处也可以看得很清楚,即使是在深夜也能轻易掌握楼顶的状况。

    女子鞠躬之后先行离开──同时有个人对我们搭话。

    「是吉蒙里眷属啊。没想到你们会这么多人一起过来这里。」

    我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那里是庭园摆著桌椅的中央,椅子上坐著一名年轻男子。

    是名具有妖媚气质与美貌的男子──

    「阿杰卡陛下。」

    社长向前踏出一步,说出那名男子的名字。没错,这位就是阿杰卡•别西卜陛下。阿杰卡•别西卜陛下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开口:

    「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你们好像被卷入相当不得了的事件里啊。不,对你们来说应该已经司空见惯了。你们最有名的就是每次都会遭受类似的袭击。」

    社长大步走向阿杰卡•别西卜陛下:

    「我想请阿杰卡陛下看一样东西。」

    就在社长准备从怀中拿出一诚同学的棋子时。

    「喔,有东西要给我看──不过你可能要等一下。」

    阿杰卡•别西卜陛下举起手制止社长,看向庭园深处:

    「看来除了你们之外,还有其他访客。」

    听到魔王陛下的话,我们才察觉到其他人的气息。

    这个庭园里出现除了我们以外的别人。从庭园深处的黑暗当中现身的──和我们一样是恶魔。

    「没想到你会在人类世界的这个地方啊,虚假的魔王阿杰卡。」

    ……来者是几名身上散发强大气焰的男子。感觉每个都有上级恶魔的程度,甚至在那之上。都是相当厉害的高手。

    同时,从他们称呼阿杰卡•别西卜陛下为「虚假的魔王」来看,可以知道他们的来历。

    阿杰卡•别西卜陛下苦笑开口:

    「光是从说话方式就可以掌握身分,我认为这正是你们旧魔王派的魅力。」

    「还有我。」

    夜色里传出熟悉的声音。同样从夜色现身的人──是白发青年齐格飞──「祸之团」也来了。

    他瞥了我们一眼,视线立刻转回魔王陛下身上。

    ……看见他的行为,我的内心涌现一股情绪……但是目前还得努力压抑……还没。还不可以发泄。要发泄也得再等一下。

    「……杀了他的敌人……」

    后方传来朱乃学姊等人刺激的杀气。她们全身上下散发令人感觉到危险的气焰。大概是因为知道对方是谁,战意瞬间涌现吧。

    那是当然。他们等于是杀害一诚同学的仇人。吉蒙里眷属的女生还没有丧气到仇人近在眼前还不会散发杀意的程度。

    只有爱西亚同学说声「……为什么一诚先生会被卷进冥界政府的斗争之中……?」心有不甘地冒出泪水。

    ……爱西亚同学,即使明知如此,一旦他所爱的人们和冥界的孩子面临危机时,他还是会投身其中吧。这就是赤龙帝兵藤一诚。

    ……不过我无法理解。英雄派和旧魔王派,目前应该是敌对关系吧?我对于他们同时出现充满疑问。

    「幸会,阿杰卡•别西卜。我是英雄派的齐格飞。还有这几位是协助英雄派的前魔王相关人士。」

    齐格飞如此向阿杰卡•别西卜陛下打招呼。原来还有和英雄派友好的旧魔王派成员……真是个复杂的组织。

    「我知道你,你原本是教会的战士吧,齐格飞。而且属于排名上位。在建立合作体制之前对我们是一大威胁。别名好像是魔帝(chaos edge)齐格吧。所以──你们找我有何贵干?我还有其他先来的客人。先听一下你们有什么事好了。」

    魔王陛下双手交握放在桌上,平静地发问。

    ……齐格飞姑且不论,旧魔王派的恶魔身上散发强烈的敌意。现场一触即发。只要阿杰卡•别西卜陛下说出任何一句话不合他们的意,就会立刻发动攻击吧。

    明知如此,陛下还是表现得相当优雅。这位陛下的游刃有余和瑟杰克斯陛下有些不同。

    「就是我们之前一直询问的事──要不要和我们缔结同盟啊,阿杰卡•别西卜?」

    ──!

    在场的我们全都十分惊讶!没想到……恐怖组织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对现任别西卜提出缔结同盟的要求……

    根据现场的气氛判断,他们想要缔结同盟的对象不是全体恶魔,而是阿杰卡•别西卜陛下个人吧。

    齐格飞淡淡地说下去:

    「你身为现任的四大魔王,却拥有不同于瑟杰克斯•路西法的想法,甚至拥有独自的权利。你对于异能的研究、技术也完全超越其他人。只要你登高一呼,就可以得到人数直逼瑟杰克斯派议员的支持者吧。」

    我也听过这种传闻。

    在现任的魔王政府中,可以大致分为四个魔王派,各派系的议员分别跟随四位魔王陛下。在四大派系当中支持者最多的,就是瑟杰克斯陛下派和阿杰卡陛下派。

    这两个派系在维持现任政府的层面处于合作关系,但是在细微的政治面向多有对立,冥界的新闻也经常谈论这些争执。经常出现在报导当中的,主要是双方阵营对于技术体系的意见分歧。

    听到齐格飞的话,阿杰卡•别西卜陛下叹了口气:

    「没错,尽管我身为魔王,还是凭个人喜好行动,也经常违背瑟杰克斯的提议和吩咐。看在旁人眼中,或许会觉得我反对瑟杰克斯的想法吧。目前经营的『游戏』也只是我的兴趣之一。」

    齐格飞闻言露出苦笑:

    「你的兴趣让我们吃了不少苦头。」

    ……根据他们之间的对话来判断,阿杰卡•别西卜陛下制作的「游戏」似乎阻碍了「祸之团」的活动……?

    「彼此彼此吧。」

    魔王陛下如此回应,齐格飞只是耸肩:

    「你对于我们最大的吸引力──在于你是唯一能够对抗那个瑟杰克斯•路西法的恶魔。听说你和瑟杰克斯•路西法是前魔王的血脉最为顾忌、畏惧的异常恶魔。相对的,如果能够加入我方,就是最佳战力。」

    听到齐格飞的意见,魔王陛下摸摸下巴,表情变得缓和,似乎觉得有点有趣:

    「原来如此,如果我成为恐怖分子,与瑟杰克斯为敌的话,或许是挺有意思的事。光是可以看到那个男人惊讶的表情就很值得吧。」

    ……陛下是认真的吗?我猜不透陛下的真正意图……但是他看起来非常愉快。

    「我们也会提供我方拥有的资讯以及研究资料。对于随时都在思索创新的你而言,我肯定那些具有相当充分的价值。」

    齐格飞又说出更多优渥条件,阿杰卡•别西卜陛下不住点头。

    「这样啊。『祸之团』的资讯以及研究资料。嗯,确实很有吸引力。」

    陛下究竟是在说笑,还是认真的,在这个状况完全无法判断……

    阿杰卡•别西卜陛下闭上眼睛──然后在睁开的同时明确宣告:

    「──不过,我不需要。对我而言,和你们缔结同盟确实很有吸引力,却又是必须拒绝的行为。」

    听见陛下拒绝,齐格飞依然面不改色……不过在他身边的旧魔王派恶魔倒是一口气冒出大量的杀意。

    齐格飞问道:

    「我虽然很想问个详细,不过还是简洁一点──为什么?」

    「我之所以能够埋首于自己的兴趣,是因为瑟杰克斯完全理解我的想法。他和我──不对,那家伙和我的交情已经很久了。对我而言,那个家伙是唯一可以称得上是朋友的对象。所以我比任何人都还要了解那家伙,那家伙对我的认识也比任何人都深。我只是因为那家伙当了魔王,所以也跟著当魔王。说穿了,我和瑟杰克斯•路西法的关系就是这么回事。」

    阿杰卡•别西卜陛下和瑟杰克斯陛下是老朋友。说得更简单一点,他们两位打从年轻时就一直是竞争对手。

    两位陛下之间,一定有什么只有他们两位才明白的默契吧。

    那在阿杰卡•别西卜陛下心目中是非常稳固的东西,足以让陛下轻易放弃和恐怖分子缔结同盟。

    齐格飞点点头,表情依然不变……看来他已经事先料到会有这个答案吧。

    「这样啊,『朋友』。虽然对我而言是个无法理解的理由,不过我知道有人会因为这种理由拒绝。」

    在讽刺的笑容及话语之下,旧魔王派的恶魔骚动起来。

    「所以我不是说了吗!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和瑟杰克斯统治冥界只是为了自己!无论他为冥界的技术水准带来多大的进步,也不能放任这种只顾玩乐的魔王不管!」

    「现在正是消灭他的时候!可恨的虚假魔王!我们真魔王遗志的继承者,要除去你这个家伙!」

    听到这些充满怨恨的发言,阿杰卡•别西卜陛下苦笑开口:

    「实在很像你们会说的台词。你们几位面对和现任魔王有关的人时,该不会都说同样的话吧?沾染太多怨念的言行既没有风采、也没有趣味──换句话说,就是无聊透顶。」

    遭到现任魔王如此批评,旧魔王派的恶魔散发更加强烈的杀气。

    「你竟敢愚弄我们,阿杰卡!」

    战斗已经一触即发。不,这个状况完全可以视为战斗已经开始吧。再怎么说,对方应该也认得我们的长相,所以我们摆出架势打算保护自己,然而──

    阿杰卡•别西卜陛下松开在桌子上交握的双手。

    陛下向前伸出一只手,展开小型魔法阵:

    「我知道多说什么都是白费力气。没办法,我也来做一下好久没做的魔王工作吧──让我来除掉你们。」

    「开什么玩笑!」

    震怒的旧魔王派恶魔同时从手中发出大质量的魔力波动!

    好惊人的质量!如果是那种程度,我们若是中招会受到致命伤吧!

    魔王陛下面对这波同时攻击丝毫不为所动,只是操作一下手边的小型魔法阵。魔法阵上的算式、恶魔文字开始高速移动。

    对手的攻击即将命中──就在这个瞬间!眼见即将命中的魔力波动全都偏离轨道,朝无关的方向飞去。改变目标的魔力划过夜空。

    看见这个现象,旧魔王派成员大吃一惊!

    阿杰卡•别西卜陛下依然悠哉地坐在椅子上:

    「你们来到这里之前,应该大致掌握我的能力了吧?难道你们是以为只有自己的魔力能够对我产生作用?还是经过强化之后过来,结果还是这样,所以感到惊讶呢……无论如何,你们都奈何不了我。」

    魔王陛下的苦笑使得旧魔王派成员的表情变得僵硬。

    根据我的猜测,他们应该是加强过自己的实力才来的。在过去和前任魔王政府发生争执时,瑟杰克斯陛下和阿杰卡•别西卜陛下都以反魔王派的王牌之姿在最前线奋战,是身经百战的英雄。两位的英雄故事在冥界也是广为人知。

    瑟杰克斯陛下拥有足以将任何事物毁灭殆尽的消灭魔力,阿杰卡•别西卜陛下则是拥有能以算式、方程式完全操控任何现象的绝技。

    明知如此,他们在过来之前应该会强化自己。但是即使如此还是无法动这位魔王陛下的一根寒毛。

    阿杰卡•别西卜陛下是以自己的魔力使旧魔王派的攻击偏移──

    旧魔王派成员的表情一变,充满害怕的神色。阿杰卡•别西卜陛下淡淡说道:

    「要我来说,发生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现象、异能多半都有固定法则。只要代入算式、方程式当中就可以导出答案。我从小就喜欢计算,魔力自然也著重在这方面的发展。你们看,所以我还可以这么做。」

    魔王陛下仰望天空。

    旧魔王派成员和我们都感到讶异,视线跟著向上……

    这时天上传来破风声,而且逐渐变大──

    从空中飞来的──是刚才轨道偏移,飞到别的地方的魔力波动!

    魔力波动从上空袭向旧魔王派成员!

    「──」

    其中一个成员甚至来不及尖叫,就消失在这波攻击当中。

    其他成员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但是魔力波动开始追击他们!他们看著追击自己的波动,都感到十分惊讶。

    「居然控制我们的攻击!」

    「我还可以这么做。」

    魔王陛下更加迅速调整魔法阵上的恶魔文字。刻画在魔法阵上的算式和恶魔文字,就是计算现象并且加以操控,陛下的独门术式程式吧。

    追击他们的魔力波动──忽然迸裂化为散弹。其他的波动也变得更加细微,一直缠著逃跑的旧魔王派不放。

    ──居然能够操控其他人发出的魔力,甚至轻易改变形式。

    而且速度很快。化为散弹的波动、分化得更加细微的波动全都追踪旧魔王派……而且追击的速度变得更快!陛下竟然能够将对方发出的魔力有如自己的手脚一般加以操控,并且提升能力……!

    「可、可恶啊────!」

    知道躲不过攻击之后,他们的手边再次发出光芒,发出攻击气焰。从质量的规模来看应该和刚才的攻击同等──不对,看得出来威力比刚才更强。

    但是──阿杰卡•别西卜陛下操控的波动轻易打碎旧魔王派那些人刚发出的魔力,贯穿他们的身体。

    化为散弹的魔力波动也在他们身上挖出好几个大洞。

    ……受到操控的魔力波动,连威力都会提升吗……!

    偏移袭向自己的攻击行进方向,并且顺势占据术式、加以操控。然后再变更攻击的形式,甚至提升速度和威力……

    「……这就是这个男人的『霸军方程式(conqueror formula)』吗……」

    「随便一出手就这么厉害……你和瑟杰克斯到底具有多强大的力量……」

    旧魔王派的恶魔们留下这几句话,便一脸遗憾地当场断气。

    这就是魔王阿杰卡•别西卜的力量。正如那几个已经丧命的恶魔所说,魔王陛下几乎没有展现实力就平息这场袭击。

    毕竟陛下甚至还在椅子上坐得好好的──

    陛下的力量之强,已经不只让人惊叹,甚至让人心生畏惧。对手并不算弱。然而陛下却只要动个手就能够让他们束手无策,就此丧命……

    难怪大家会说瑟杰克斯陛下和这位陛下在恶魔当中,也算是超出规格的强者。

    阿杰卡•别西卜陛下的视线转到仅存的敌人,齐格飞身上:

    「好了,现在只剩下英雄派的齐格飞吧。你打算怎么做?」

    然而他只是耸耸肩:

    「我的手上还有王牌,所以要撤退也得先试过那招再说。」

    ……看见齐格飞挖苦的笑容,我感觉自己的体内涌现热潮。这种感觉足以称为激情。

    阿杰卡•别西卜陛下对齐格飞的说法显得有些兴趣。

    「喔喔,这个有意思──不过……」

    陛下突然看向我:

    「那名吉蒙里眷属的『骑士』。你从刚才开始一直对他们发出很不错的杀气吧。」

    ──

    魔王陛下似乎感觉到我的战意。

    阿杰卡•别西卜陛下指著齐格飞说道:

    「由你来对付他如何?依我看来,你和这位英雄派的小弟应该见过面。这栋大楼和楼顶都经过我的特别处理,相当坚固。足以承受相当程度的攻击而不至于倒塌。」

    ……这是我梦寐以求的提议。

    老实说,在我体内不断流窜的这股情绪已经无法压抑,必须找个对象发泄才能平息。

    我向前踏出一步。

    「……佑斗?」

    社长见状讶异发问。

    「……社长,我要去。如果社长愿意和我并肩作战,那么还请社长多多帮忙。」

    如此说道的我一边向前走,一边在手上创造一把圣魔剑。

    ……一诚同学。

    听到你回不来的消息时,我的脑中闪过你曾经说过的话。

    ──吶,木场。要不要来做个约定,我和你如果谁先死了,剩下的那个就要连同对方的份一起加油,为了大家而战?

    某天我们在进行训练时,一诚同学突然这么表示。

    「你在说什么啊。我们都得活下来才对吧。」

    这是我的回答。一诚同学闻言露出笑容,我还记得很清楚。

    他接著说下去。

    ──我当然知道。我一点也没有打算要死。只是我们已经遭遇过那么多强敌。也经历过即使死了也不奇怪的激烈战斗。

    ──正因为如此,没有人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吧?所以只是想要事先约定应付真的出了什么事。如果我们两个有哪一个死了,另一个就要连同对方的份一起加油。

    ──啊!我再强调一次,我一点也不想死喔!我还没得到自己喜欢的女人的初夜呢!

    ──而且你死了我也会很伤脑筋。我可不希望自己的好友死掉。

    是啊,你说得没错。我也不希望自己的好友死掉。

    一诚同学,你总是说自己会平安回来,这次却没有回来。

    失去你之后,我试图以自己的方式支撑眷属。因为我早就预料若是失去你,她们的精神一定会无法承受。

    我原本以为至少只有我一个人,行动时必须保持冷静,压抑感情。

    因为这是我和你约好的──

    但是我有点无法压抑了。最为憎恨的对象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叫我怎么可能还压抑得下去……!

    因为这些家伙的无聊计画,让我失去了最重要的朋友……!

    我有生以来的第一个挚友。却被他们夺走了──

    我怎么可能饶过他们!

    所以一诚同学,让我稍微发泄一下个人情感吧。

    我举起圣魔剑,以憎恶的眼神对准仇敌:

    「齐格飞,不好意思,让我把这股无法压抑的情绪发泄在你身上吧。我的挚友之所以回不来,都是你们害的──要杀死你,这已经是非常充分的理由。」

    感觉到我的杀气,白发剑士扬起嘴角露出愉快的笑容:

    「你的身上散发前所未见的沉重压力呢……有意思。话说回来,我和你们吉蒙里眷属还真是有缘到令人惊讶。再怎么样我也想不到会在这种地方遇见你们。算了,无所谓──来吧,我们做个了断吧,赤龙帝最要好的骑士朋友。」

    齐格飞的背上出现四条龙的手臂──那是他的禁手。他毫不犹豫地大方展现招式,然后拔出配戴在腰间的所有魔剑,以四只异样的手握住。

    我在手中的剑上附加屠龙(dragon slayer)之力,冲了出去!

    高速接近的我挥出剑,被他用一把魔剑轻松挡住!

    果然厉害。他掌握得了我的动作。长期战斗原本就对我不利。只有凭藉著能够克制他的屠龙之力在短时间内解决。

    「…………」

    接住我这招的齐格飞眯起眼睛,好像在思考什么。

    正当我觉得奇怪时,他点了一下头,叹了口气:

    「以目前的状况和你交手,即使打得赢也难免受重伤。你的实力已经提升到这种程度了。就算打赢你,之后只要莉雅丝•吉蒙里或是姬岛朱乃发动攻击,我肯定会没命。就此逃跑虽然是个好方法……但是和阿杰卡•别西卜谈判失败,面对吉蒙里眷属又毫无作为地逃跑的话,在同伴和部下面前无法当成表率。这样的立场真是让人难以抉择。最没意思的是会被海克力士和贞德嘲笑。」

    齐格飞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在怀里摸索──然后掏出一把手枪。

    不,好像不太一样。从前端锐利的形状来看……大概是手枪型的针筒吧?

    齐格飞将针尖对著自己的脖子。

    他露出嘲讽的笑容:

    「这是在旧魔王夏尔巴•别西卜的协助之下完成的东西。算是种禁药──不过作用对象是神器。」

    「你要强化神器能力吧。」

    他以点头回答我的问题。

    ……居然还研究这种东西。我也知道他们进行其他实验,用奥菲斯的「蛇」缠绕神器,藉此强硬引出持有者的各种特性。

    齐格飞说道:

    「圣经记载之神创造出来的神器,如果注入宿敌真魔王之血加工的产物,将会产生何种结果。这就是研究的主题。经过许多牺牲,累积庞大的资料之后,我们成功融合神圣的道具以及深渊之魔性。」

    ……魔王之血!而且还是继承真魔王血脉者的……他们将夏尔巴•别西卜的血加工之后,制造出让神器活性化的道具吗?

    齐格飞看向握在手上的格拉墨:

    「照理来说,如果完全发挥这把魔帝剑格拉墨的力量,应该可以打倒你……但是很遗憾的,这把剑可以说是选中我,也可以说是诅咒我。木场佑斗,你应该明白个中道理吧?」

    他说得没错,我很清楚其中的理由。为什么齐格飞在和我们战斗的时候从来没用过最强的魔剑格拉墨?

    如果传承没错,魔帝剑格拉墨是把锐利度惊人的魔剑──带有攻击性气焰,足以斩断任何东西。没错,可以说是杜兰朵的魔剑版。

    然后那把剑还有另外一个特性──就是屠龙之力。那把剑之所以能够消灭五大龙王「黄金龙君(Gigantis Dragon)」法夫纳(之后北欧诸神才让法夫纳重生)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特性。

    换句话说,格拉墨是同时具备能够斩断一切的凶恶锐利度以及强大的屠龙之力两种能力的魔剑。简单来说,就是同时拥有杜兰朵+阿斯卡隆的特性。

    根据这些特性,再加上持有者──齐格飞的特徵,就会得到很讽刺的答案。

    齐格飞的神器是「龙手(twice critical)」的亚种,禁手也是亚种版。这种神器属于龙系神器,顾名思义,具备龙的性质。

    如果使用一般龙手的能力,想要尽情挥舞格拉墨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然而能力大幅提升的禁手就另当别论。

    他越是提升自己的能力,就越不适合使用魔帝剑格拉墨。

    齐格飞越是解放自己的能力,格拉墨对他造成的影响就越严重,最后将会自取灭亡。

    一诚同学身为赤龙帝却能够将阿斯卡隆收纳在手甲当中、照常使用,是因为有天界的协助,加上他的神器属于例外。

    然而齐格飞的神器尽管是亚种,却不能算是例外──

    即使受到最强的魔剑青睐,魔帝剑没有连同他拥有的能力一起眷顾。真是讽刺……或者可以说是命运的捉弄吧。

    这里也有一个在圣经记载之神留下的神器系统受到考验的人啊──

    齐格飞挥动格拉墨,发出咻咻的破空声。

    「……在禁手状态下,像这样完全压抑攻击性气焰加以运用的话,倒是把既锐利又坚固,各方面都很均衡的好魔剑。但是这样无法解放这把剑真正的特性。话虽如此,一旦解放它的力量──禁手状态下的我又会因为自己的魔剑受到致命伤。这家伙可没有好心到会顾虑主人的身体。」

    他若是要使用格拉墨,只能在解除禁手的状态。「使用包括威力遭到压抑的格拉墨在内的五把魔剑以及一把光之剑+禁手状态的龙手」,和「包括发挥全力的格拉墨在内的魔剑三刀流(一般状态的龙手)」,在这里还有那个拟似空间时,这两种做法究竟哪种能够对付我们?

    答案是前者。

    「没错,想用格拉墨的话在一般状态就可以了。但是和禁手六刀流相比,一般状态自然是相形见绌。尤其在和你们交手时更是特别明显──因为不用禁手能力就无法顺利对付你们。不过只要在禁手状态也能够使用魔帝剑格拉墨,一切又另当别论。」

    齐格飞将注射器贴近脖子──插了进去。

    经过短暂的寂静……齐格飞的身体突然开始鼓动。鼓动逐渐变得强烈,身体也有了变化。

    随著奇怪又钝重的声音,长在背上的四只手逐渐变大,变得越来越粗壮。五指也慢慢失去原形,和手上的武器──魔剑同化。接著齐格飞本人也有所变化。

    他的表情变得狰狞,脸上的血管隆起。全身上下的肌肉彷佛生物一般开始蠕动,身上的英雄派制服为之迸裂。

    出现在眼前的是个背上长著四只巨手的怪人,又粗又长的手臂足以触地。

    那副模样已经称不上阿修罗,更像是蜘蛛怪物。身上散发的庞大压力以及诡异的气焰更是非比寻常。

    外貌大变的齐格飞脸部不住痉挛,扬起嘴角笑道:

    「──『业魔人(chaos drive)』,我们是如此称呼这个状态。这种禁药称为『魔人化(chaos break)』,分别从『霸龙(juggernaut drive)』以及『禁手』的名称各自借用一部分。」

    声音也变得低沉而浑厚……就连声音都变了。

    「太了不起了。有时候人类会创造出超越天使和恶魔的东西。我还是认为人类才是可能性的结晶。」

    阿杰卡•别西卜陛下如此说道。

    ……说得也是,身为人类却让神制造的东西如此巨大,甚至利用魔王的血肉。我这才明白为何要隐匿异形之力的存在,不让人类知道。

    ──因为人类会让欲望无限进化。有时甚至超越神和恶魔。

    化为怪物──不,化为魔人的齐格飞向前踏出一步……光是这样就让这座空中庭园的气氛一变,瘴气席卷现场。

    与魔剑同化,达成异常进化的四只极粗「龙手」一甩──

    ──要来了!

    如此判断的我在看见攻击之前已经向前冲去。我原本站立的地方冒出漩涡状的气焰和冰柱,就连地面也被挖开,冒出次元裂缝。

    各把魔剑的交叉攻击吗!我的判断要是再慢一点,身体大概已经四分五裂了吧。

    ──!

    我察觉前方传来的异样寒气,当场将圣魔剑变化为圣剑,制造出一个禁手的骑士,在空中踹了骑士一脚,藉以拉开距离。

    下个瞬间,一道极大的凌厉气焰奔流穿过我原本所在的空间!我用来当作空中立足点的甲冑骑士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在空中看向齐格飞──他刚挥下格拉墨。

    那就是格拉墨的攻击!明明躲过了,攻击性气焰的余波却刺激我的身体,全身上下窜过一阵痛楚!如果直接命中,我的身体肯定会完全消失。

    他几乎没有集气就使出刚才那招。不仅如此,还具备相当于杜兰朵的破坏力。不,因为不需要集气时间,比起杜兰朵更加危险。原本以为没有神圣气焰应该还好,但是威力那么强大实在让人无法放心。

    在楼顶落地之后,将手上的剑变回圣魔剑,瞬间逼近他的身边。横扫的斩击被他以一把魔剑轻松挡下……

    极为粗壮的四条手臂施展的斩击全都充满破坏力,一旦直接命中就可以轻易粉碎我的身体。唯一一把不是魔剑的,是齐格飞握在左手的光之剑。那把剑可以靠吞噬光的圣魔剑加以消除……不过五把魔剑没那么简单消失。

    我和齐格飞的过招持续了一阵子。我以足以产生残像的速度行动,但是所有攻击全被他的魔剑挡住……明明长在背上的龙手变大之后目标也跟著变大,他还是能制住我的剑。

    而且他还不时以握在右手,带著危险气焰的格拉墨朝我挥出锐利的一剑。即使没有直接命中,光是挥剑就足以用格拉墨的攻击性气焰对我的全身上下造成伤害。

    没有击中我的格拉墨波动挖开地面,直直向后方飞去。空中庭园在格拉墨一道又一道凶暴的波动之下变得一片荒芜。遭受如此猛烈的攻击,大楼却依然健在,应该是因为阿杰卡•别西卜透过魔力之类的方式补强,才会如此坚固吧。

    他以格拉墨发出的波动威力之强,一般的大楼面对那股破坏力早就不知道倒塌几次了。

    ──!他同时以五把魔剑朝我刺来!我在闪躲的同时顺便在脚尖创造圣魔剑,朝对手的侧腹踢去!圣魔剑的特性当然是屠龙!只要直接命中就可以逆转情势!

    刺进去了──正当我如此心想之时,响起金属碎裂声,我的圣魔剑脆弱粉碎。

    ……他的肉体强度已经比我的圣魔剑还要坚固吗……!

    看见这样的结果,齐格飞骄傲地笑了。

    「──看来我的肉体经过强化之后,已经超越你的屠龙圣魔剑了。」

    齐格飞抓住我踢向他侧腹的脚,直接往上高举──

    ……我瞬间感觉到整个人飘在空中。接下来他会如何攻击也不难想像──我被猛力向下一摔!

    他凭藉著强大的腕力,豪迈地将我整个人摔在地上──

    接著又以一把魔剑出招──一阵沉重的冲击朝我袭来,几乎要将我压扁。

    冲击穿过我的身体,在地面制造巨大的陨石坑。

    身上各个角落发出筋骨磨擦的声音──

    …………!难以言喻的剧痛、闷痛窜过全身,意识差点中断。我吐出从腹中涌上的东西。大量的鲜血将空中庭园的绿意染红。

    ……摔在地面上的冲击和魔剑的攻击,让我浑身颤抖不止。

    各个部位都受到相当严重的伤害,引发痉挛……骨头大概也有好几根已经不行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不能输。

    我拚命维持意识,站起身来迈开步伐,先是从原地退开,之后重新调整姿势,立刻砍了过去!

    齐格飞交叉两把魔剑,毫不费力地挡下我的剑:

    「防御力薄弱的你,在刚才那波攻击之下应该受了相当严重的伤吧?」

    齐格飞以低沉的嗓音笑著开口。

    ……是啊。握著剑的手使不上力。

    他握著交叉的魔剑推过来。我的身体被他弹开,脚步有点不稳……脚也使不上力。再这样下去我会倒下。我用尽体内仅存的力气,全部灌注在脚上。好不容易站稳脚步。正当我如此心想之时──

    冰块包住我的脚掌……!糟了!他用魔剑的力量冻结我的脚掌!我立刻将圣魔剑变化为火属性,试图消除冰块──

    但是地面冒出两根冰柱,贯穿我的双脚。

    齐格飞同时挥下魔剑加以追击。

    我的双脚遭到封锁,无法闪躲,只好扭转身体,在手上创造出好几把圣魔剑当成盾牌。

    然而成束的圣魔剑也遭到破坏,我的左手从肩膀被轻易砍下──

    ……即使失去一只手,我仍然以火焰圣魔剑溶解脚边的冰,向后方跳开。

    失去左手,伤口流出大量的鲜血……我把剑换成为冰之圣魔剑,冻结肩头和两脚被刺穿的伤口……虽然只是紧急处理,不过这样应该可以止血……

    ……全身上下无处不感觉到剧痛。双脚都开了一个大洞,跪倒在地的模样真难看……我最引以为傲的双脚就这么废了。

    「佑斗……!」

    社长一脸沉痛地呼唤我的名字。她握著一诚同学的棋子,好像是在期待什么。

    ……社长,就算你想依赖一诚同学,他也不会过来喔?

    ……你得自己站起来才行。如果你失去战斗意志,连眷属也会受到影响。

    事实上,朱乃学姊和小猫都只会提心吊胆看著我,根本无法行动──失去一诚同学的大家,也失去战斗意志。

    刚才她们虽然放出杀意,但是并没有强烈到足以推动她们的身体。在这样的状况下,我们终究还是无法拯救冥界的危机,塞拉欧格•巴力……!

    ……如果我也能像一诚同学那样,懂得大为振奋人心的诀窍就好了。

    「……连木场先生都会死……不要……我不要再让这种事发生……」

    爱西亚陷入恐慌,伸手对准我。她大概是想对我发射恢复之光吧……但是出现在她手上的光芒非常微弱,能够发出的量似乎不如以往。

    ……恐怕是因为失去一诚同学对她造成的精神打击,使得神器能力暂时变弱了。我多少料到这一点。因为推动神器的是意念的力量。

    社长和朱乃学姊也打算攻击而发出魔力──但是气势和威力都不比以前,微弱到齐格飞举刀一挥就可以轻易扫开。

    小猫身上的斗气和蕾维儿的炎之翼也一样,力量显得黯淡许多。

    无法发挥能力的状况比自己认为的还要严重,这样的变化让她们大受打击。

    ……我必须保护大家才行。我必须代替大家──代替一诚同学而战。

    我拿出勒瓦尔•菲尼克斯交给我的不死鸟的眼泪之一,洒在伤口上。

    痛楚瞬间得到缓解,伤口也逐渐愈合──当然了,左手没有长回来。

    ……看来必须捡回掉在那边的手臂,之后再接回来才行。

    ……尽管伤势治好,失血导致的体力流失依然显著。脚还是不太能够使力。

    无论我怎么试著想站起来,脚还是一直发抖。真是太没用了。我的弱点──防御力啊。

    齐格飞见状放声嘲笑:

    「你们真是糟透了。一点也不像之前遇见的吉蒙里眷属。刚才你们发出那么棒的杀气,我原本还期待你们会介入我和木场佑斗的战斗呢。没想到只有这种程度……」

    不,老实说,我也快受不了了。

    ──因为我的前后左右,都没有平常在那里的一诚同学。

    我从来没有想过无法和一诚同学并肩作战,原来是这么痛苦、难熬的事。如果有你在我的身边,光是这样就可以让我不至于像这样难看地跪倒在地吧。

    「兵藤一诚真是白牺牲了。为了救那个被榨乾的奥菲斯,他独自留在那个空间当中,和夏尔巴同归于尽吧?因为在那之后,夏尔巴的气息也消失了。如果他还活著,一定会很高调地向我们宣战,也会对冥界宣扬旧魔王派的力量吧。要是兵藤一诚当时直接丢下奥菲斯不管乖乖回来,现在应该已经可以做好准备,再次出击。奥菲斯也就算了,夏尔巴就算晚一点解决也没关系。学不会瞻前顾后、贸然行动,就是赤龙帝最大的缺点。」

    ──

    …………

    ……听到齐格飞这番话,我的思绪瞬间变成一片空白,接著又在下个瞬间,心中涌现黑暗的情绪。

    ──兵藤一诚 真是 白 牺牲了。

    ……白牺牲……?一诚同学……?

    ……胡说什么……他在胡说什么……!

    懊悔、悲伤,还有和他的约定占据我的心。

    尽管浑身不停发抖,我还是在脚上施力。脚慢慢打直。

    双脚仍然没用地抖个不停,但是我总算站起来了。

    我毫不犹豫地将已经来到喉咙的情绪对天放声大吼: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声音大到自己也难以置信。简直像是从丹田、从心底涌现的东西直接喷发──

    ─○●○─

    (插图)

    好友的声音顿时在我脑中苏醒。

    『木场,我们是吉蒙里眷属男生。』

    是啊,我知道,一诚同学!

    『所以无论在任何时候都要站起来和大家一起战斗。』

    没错,无论对手是谁,我们都必须勇往直前!

    「……还没结束。」

    一步又一步,我朝齐格飞逼近。同时也在手上创造圣魔剑──

    「我还能战斗!我必须站起来才行!像那个男人一样!吉蒙里眷属兵藤一诚,无论在任何时候、无论面对任何对手都毫不退缩,勇往直前!」

    要是在这个时候倒下,我要拿什么脸去见一诚同学……!

    吶,对吧,一诚同学!

    在这个时候如果不能站起来,我又怎么能自称是你的朋友!

    「赤龙帝不是你可以贬低的男人!不准你瞧不起我的挚友!」

    混著泪水的咆哮。只能出一张嘴的我真的很窝囊。

    齐格飞断然否定我的话:

    「没用的!就算想表现得和那个赤龙帝一样,你还是有你的极限!区区的人类转生者,无论多么才华洋溢,肉体的极限──伤势都会绊住你!」

    ……这个我很清楚。我的肉体已经到达极限。就连好好握住剑的力气也不剩。

    但是……但是!一诚同学即使是这样也可以勇往直前!

    降临吧──即使只有一点点也好,降临吧──

    推动兵藤一诚的毅力和气力!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降临到我的身上吧!

    正当我举著剑准备向前冲时──

    视野角落发出鲜红色的闪光。我把视线移过去──

    「──一诚同学的棋子。」

    社长手中一诚同学的棋子发出鲜红色的光芒──

    一颗「士兵」棋子从社长的手上飘向空中。那颗棋子变得更加光亮,将漆黑的夜色照成一片鲜红。

    那颗棋子飞到我的身边,接著迸射更加强烈的光芒!

    由于光芒实在太过强烈,我瞬间眨了一下眼睛……于是我的眼前……

    是飘在空中的圣剑──阿斯卡隆。

    「……一诚同学的棋子……变成阿斯卡隆……?」

    ──我们上吧,兄弟。

    「──」

    我觉得好像听见一诚同学的声音。

    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流个不停。你这个人到底好到什么地步。即使只剩下棋子,你还是眷顾著伙伴……眷顾著我……!

    满脸涕泗纵横的我握住阿斯卡隆:

    「说得也是,一诚同学。我们上!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可以无止境地变强!只要你愿意借我力量!无论对手是谁──我都可以将他千刀万剐!」

    从阿斯卡隆传来的勇气货真价实。

    这种踏实的感觉,就像和一诚同学并肩作战。

    很好,我可以。这样就够了。我──还能再战!

    我的双脚自然而然地不再颤抖,体内深处涌现令人难以置信的活力。

    我用力握住阿斯卡隆,砍向齐格飞!

    挡下我正面发动的一击,他十分惊讶:

    「……!这怎么可能……!你居然站得起来……!流了那么多血,就连你最引以为傲的双脚应该也动不了……!」

    「他叫我向前冲。他叫我站起来。一诚同学透过这把剑叫我勉强自己硬上。既然如此,我也只能冲了不是吗……!」

    阿斯卡隆释放庞大的气焰。

    屠龙圣剑──阿斯卡隆。受到气焰侵袭,齐格飞的身体产生变化。

    ──他的身上冒出异样的烟雾。表情也显得很痛苦。

    「……从那把圣剑上传来的力量……这是什么……!」

    这样啊,阿斯卡隆让这个男人痛苦不堪。即使能够因应格拉墨的力量,原本由一诚同学持有的阿斯卡隆又另当别论吧。

    行得通!就在我如此心想时──齐格飞手上的格拉墨发出光芒。

    他又要出什么新招式吗?正当我感觉危险准备向后跳时──却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格拉墨的光芒照耀著我。光芒之中没有攻击性,反而像是要迎接我……

    「──!格拉墨!魔帝剑正在呼应他?──呼应木场佑斗?难道是魔人化引发的问题吗?」

    齐格飞大吃一惊。没想到他会这么著急……

    原来如此,在这个紧要关头,格拉墨……重新选择自己的主人吗?

    我面对格拉墨,对著它大喊:

    「──来吧,格拉墨!如果你愿意选择我,我也愿意接受你!」

    彷佛听见我的话,格拉墨发出更加强烈的光芒。光芒烧灼原本持有者齐格飞的手,像是在拒绝他。

    格拉墨飞上天空,刺进我眼前的地面。

    齐格飞见状,似乎无法相信发生什么事,一边摇头一边开口:

    「怎么可能……!怎么会有这种事!都只剩下棋子了!赤龙帝还要战斗吗!还是可以让这个男人站起来吗!」

    ……难得格拉墨选择我,只有一只手大概连运用都有困难吧。

    正当我如此心想之时,有人走到我的身边。

    ──是爱西亚同学、小猫,还有蕾维儿。

    小猫捡起我被砍断的手臂抵在肩膀,接著爱西亚同学伸手──发出淡绿色的气焰。同时蕾维儿确实支撑我的身体。

    在柔和的气焰作用下,我的断臂缓缓接合,逐渐恢复功能。

    爱西亚同学和小猫、蕾维儿都在流泪──她们的手上都握著一诚同学的鲜红色棋子。

    「……我好像感觉到一诚先生透过棋子,对我说『爱西亚也要战斗』。」

    爱西亚同学拚命忍住泪水,露出笑容。

    「……我也觉得学长在对我说『去帮我的好友一把』。」

    小猫也露出同样的微笑。她的手上传来仙术的治疗之气。

    她们的气焰都非常温柔,充满慈爱之情。

    「我好像也听见了。听见一诚先生的声音……他说『请你支援小猫和其他人』。竟然对不是眷属的我也这么好……真是太温柔了……!」

    蕾维儿擦乾眼泪,带著笑容开口。

    「──『请和大家并肩作战』啊。说得也是。他一定会这么说。」

    社长拿著一诚同学的棋子站向前去──

    热泪盈眶的眼中燃烧著斗志。

    「上吧,我可爱的恶魔仆人们!以吉蒙里眷属的身分,让眼前的敌人灰飞烟灭吧!」

    ──恢复了。

    社长平常的台词。太好了,一诚同学,社长终于恢复了。

    这样就可以战斗。无论何时、无论对手是谁……肯定都可以战斗!

    托爱西亚同学的福,被砍断的左臂已经完全接合,于是我拔起插在眼前的格拉墨。

    ……剑上传来强大的力量。这就是最强的魔剑──魔帝剑格拉墨。

    若是同时施展这把剑的屠龙之力和阿斯卡隆的屠龙之力,无论齐格飞的身体再怎么强健,想必也是支撑不住。

    我举起两把剑,在脚上灌注力量。我最自豪的脚也充满气力。

    好,再战一次吧。不过现在和刚才不一样。

    ──己方不只我一个,而是吉蒙里眷属!

    社长、爱西亚同学、小猫、蕾维儿都以锐利的眼神盯著齐格飞。

    社长从手上发出强大的毁灭魔力!同时我也冲向前方!

    「还早得很!即使如此,我身为英雄的子孙──」

    话才说到一半,齐格飞头上忽然闪过电光。一道极大的雷光瞬间划过夜空,笼罩他整个人,连同周遭的景物一起吞噬殆尽──

    我看向空中──发现展开堕天使黑羽翼的朱乃学姊。长出三对羽翼,朱乃学姊的模样简直有如上位堕天使。

    「──这就是我的最后绝招,堕天使化。我拜托父亲和阿撒塞勒,加强了『雷光』的血统。」

    朱乃学姊的双手手腕都戴著闪闪发亮的东西,是刻有魔术文字的手环。手环上浮现闪耀金色光芒的魔术文字。那个饰品强化了朱乃学姊……?不,是唤醒原本沉睡的堕天使之血吧。那对手环应该是阿撒塞勒老师和巴拉基勒参与制作的东西。

    「对不起,一诚。『展现你平常的笑容给大家看』──就连你留下来的心意……也差点被我给抹杀……!我已经没事了。我也可以战斗!」

    朱乃学姊带著坚定的眼神如此宣言。太好了。如此一来,一诚同学和我们最崇拜的「两位大姊姊」也复活了!

    毫无防备地遭到特大落雷击中,齐格飞全身化为焦黑。身上四处都在冒烟。雷光的威力真是惊人。就连对付施打强化禁药,让身体变得更为强健的齐格飞,也可以造成那么严重的伤害……看来朱乃学姊的雷光的威力又变得更强大。

    接著社长发出的毁灭魔力袭向齐格飞加以追击。

    变得粗大的龙手全被魔力炸飞,消失殆尽。

    然后这是致命一击,齐格飞!

    嘶!──我手上的圣剑阿斯卡隆和魔剑格拉墨从正面深深刺进齐格飞的身体。

    齐格飞吐出一大口鲜血:

    「……我……竟然被干掉了……?」

    他轻轻抚摸背叛自己的格拉墨──但是魔剑灼伤他的手,像是在拒绝他。看见此情此景,他露出自嘲的笑容。

    「我们赢了,一诚同学。」

    如此说道的我将两把剑从齐格飞身上拔出来。

    他的身体已经流不出鲜血──在两把屠龙剑(dragon slayer)的影响之下,齐格飞的身体正在逐渐崩溃。

    有如裂痕的纹路爬满他的全身,最后溃散。这样的现象扩展到身上每一个角落。

    就在身体冒烟逐渐崩溃的过程中,他眯起眼睛轻笑:

    「……哈哈……就算杀了兵藤一诚,他还是继续奋战啊……!」

    他看著我──还有我的伙伴们。崩溃的裂伤已经扩展到他的脸上。

    「为什么不用不死鸟的眼泪?你们英雄派有自己的管道可以拿到吧?」

    这是我的问题。他们在京都那一战用过不死鸟的眼泪。就算还拥有也不奇怪。但是即使身体逐渐崩溃,他也没有要使用的打算。这让我感到很不自然。

    齐格飞摇摇头:

    「……变成这个状态之后,就无法以不死鸟的眼泪进行恢复…………理由至今仍然没有查出来……」

    ……原来这种强化状态还有这个缺点。也就是说他们能够达到极度的强化,恢复方面却无法期待。这个情报相当重要。

    「……果然是这样……那个战士培育机构培育出来的教会战士……到了最后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只留下这最后一句话,他的身体便脆弱地烟消云散──

    ─○●○─

    我们击退了旧魔王派以及齐格飞。

    社长重新提出请求,让阿杰卡•别西卜陛下检查一诚同学的棋子。刚才变化为阿斯卡隆的那颗棋子,在达成任务之后再次变回棋子。

    大概是一诚同学留在棋子上的某种力量,以及阿斯卡隆的残留气焰呼应我们的意念,才引发那样的变化──这是阿杰卡•别西卜陛下的猜测。

    无论如何,大概是某种只存在于他和我们之间的力量引发那个现象吧。这也表示他随时都在我们身边,这让我感到高兴不已。

    桌子上摆著西洋棋的棋盘,魔王陛下将一诚同学的八颗棋子放在「士兵」的固定位置。

    陛下展开小型魔法阵,开始调查棋子的内部。

    不一会儿,阿杰卡•别西卜陛下意味深长地开口:

    「喔喔,这是……」

    「您发现什么了吗?」

    听到社长的疑问,魔王陛下伸手指摸摸一诚同学的棋子说道:

    「八颗当中有四颗变成『变异棋子(mutation piece)』。每颗棋子的价值都有些差异……真是太惊人了。大概是那招三叉升变(triaina)和鲜红色的铠甲表现在这四颗棋子上吧。兵藤一诚引发的这个现象,天龙和恶魔棋子的组合──这种调和的规格,远远超出我的想像。当时帮他进行的调整真是太有价值了。刚才的现象也非常耐人寻味……看来他的意志直接反映在棋子上了。」

    ──八颗当中有四颗变成「变异棋子」……一诚同学在转生时,用在他身上的「士兵」棋子都是普通的棋子。因为社长手上的唯一一颗「变异棋子」已经用在加斯帕身上。

    棋子居然在他的体内产生那样的变化,真是太厉害了。这也是阿杰卡•别西卜陛下事先在恶魔棋子棋子当中设计的隐藏要素反映出来的结果吧……那个所谓的乳力(new power)大概也起了某种作用。毕竟他是一诚同学。

    「然后从那些棋子上,还能查出什么其他的事吗……?」

    社长再次开口询问。包括我在内,全体眷属和蕾维儿都认真地等待阿杰卡•别西卜陛下的回答。

    魔王陛下斩钉截铁说道:

    「从这些棋子我所能得到的答案如下──虽然不知道处于何种状态,但是他活在次元夹缝当中的可能性很高。因为这些棋子最后的纪录资讯并非『死亡』。还有赤龙帝德莱格的灵魂也是,仍然以神器的状态留在他身边。兵藤一诚和赤龙帝的手甲(boosted gear)应该在一起才对。然后这些棋子仍然持续运作,还可以使用。不过仅限于刻印在这些棋子上的登录资讯,只能用在他身上。不,说是『可以回到兵藤一诚身上』比较贴切吧。」

    ──!

    …………

    难以言喻的情绪……在全身上下流窜。

    在大家都激动到说不出话的状况下,魔王陛下继续说明:

    「可以肯定的是容纳这些棋子的容器──也就是灵魂及肉体,正处于不稳定的状态。既然中了萨麦尔之毒,肉体肯定没救了。这点从这些棋子的资讯当中也看得出来。但是接著根据调查这些得到的资讯,受到萨麦尔诅咒的灵魂应该还没有消灭。肉体毁灭之后,诅咒的魔爪应该会立刻伸向灵魂……但是在身体毁灭之后,经过灵魂应该消失的时间,灵魂依然安然无恙。这些棋子是这么说的。只是相当难以掌握灵魂会处于何种状态,不过我听阿撒塞勒总督的说法,那个奥菲斯或许跟在他身边。既然如此,会发生什么事都不奇怪。无论是以何种形式,他都以仅剩灵魂的状态活著。」

    「如果灵魂安然无恙,已经毁灭的肉体……该如何是好呢?」

    我这么询问阿杰卡•别西卜陛下。

    「嗯。他的双亲还安好吧?或者是他的房间如果有基因情报──例如脱落的体毛之类的也可以。」

    「双亲都还安好……体毛的话,回他的房间应该也找得到。」

    「既然这样,在他的灵魂归来之后,必须先从他的双亲或是本人的体毛检验基因,尽可能重新建构最接近的肉体。神子监视者经营的研究设施应该办得到吧。光是重现肉体应该没问题。只要应用复制人的技术就可以了。」

    「……问题在于其他部分吗?」

    这是社长的问题。魔王陛下点点头,继续说下去:

    「灵魂是否能够依附在新的身体上,还有那个身体能否接受神器──赤龙帝的手甲。问题大概是这两个吧。前者如果出现排斥反应,可以靠著药物或是其他魔法、魔力进行治疗,应该还有办法解决。但是或许必须终生接受治疗。最大的问题是接下来的后者──神器相当敏感。尤其神灭具更是如此。堕天使方面已经建立取出神器、进行移植的技术,但是完全无法预测将赤龙帝的手甲移植到新的身体会有什么后遗症。总之得到新的身体之后,只要让他的灵魂依附上去,然后使用先行回来的恶魔棋子,他就可以再次变回你的眷属,继续活下去。要是连棋子也产生排斥反应,到时候我可以进行微调,这个你们就不需要担心了。幸好棋子没有因为萨麦尔的诅咒而损坏。」

    我听说过这件事。神器移植基本上是可行的。取出爱西亚同学的神器移植到自己身上的堕天使雷娜蕾就是一个例子。但是阿撒塞勒老师也说过。

    ──移植固然可行,但是失去其他能力的可能性也很高。

    也就是说,假如一诚同学得到新的身体,将灵魂和神器转移到上面,还是很有可能引发后遗症或是导致能力消失。

    「既然恶魔棋子还在运转,灵魂和神器也还留著,至少能做到这种程度的重生。反过来说,要是这些都消失了,那就真的无计可施。不过和神器在一起是怎么回事……?我知道了,有狮子王的战斧(regulus nemea)那个案例嘛。说不定就像那个一样,只有神器本身存留下来,灵魂依附在里面。如果灵魂在赤龙帝的手甲里面,即使待在次元夹缝当中也可以撑过一段时间。听说这个世代的神灭具纷纷达成史无前例的进化,想必他也蒙受恩惠吧──这既是没有前例的状况,也可以说是运气非常好。」

    听见这个答案,我──大家都──

    「呜哇────────!一诚先生────!」

    爱西亚同学放声大哭。并不是因为难过,而是喜极而泣。

    朱乃学姊、小猫、蕾维儿也都流下斗大的眼泪。

    在绝望的状况之中,出现一丝光明──不,我们得到极大的希望。没错,既然还有可能活著,那么他肯定没死!因为兵藤一诚这个男人在任何情况下都引发一次又一次的奇迹,是大家的「胸部龙」。

    在场的所有人都比任何人还要清楚这一点。

    社长双手掩面,流下欢喜的泪水:

    「……一诚,他还活著吧……没错,他怎么可能会死!」

    奥菲斯很有可能在他身边。既然一诚同学还活著,奥菲斯和他在一起也算是理所当然吧。正如阿杰卡•别西卜陛下所说,在这种状况下发生什么事都不意外。既然德莱格也在他身边,这已经是最不需要担心的情况。

    魔王陛下调查过棋子之后,交还给社长。

    「总之这个应该由你带著,莉雅丝•吉蒙里。放心吧。你的心上人可是能够引发奇迹的『胸部龙』。说不定他不久之后就会借用奥菲斯和赤龙帝德莱格的力量,以只有灵魂的状态突然跑回来喔?──我也会动用我这边的关系,请人调查次元夹缝。我记得法尔毕温有个眷属对这方面很熟悉。」

    「……好的,非常感谢您,阿杰卡陛下。」

    得到社长的回应之后,阿杰卡•别西卜陛下站了起来:

    「好了,接下来我打算继续待在这里命令眷属,指挥他们讨伐那些巨大怪兽。我会想出对付它们的办法。但是最后打倒他们的,必须是你们这些当代恶魔和瑟杰克斯眷属才行。这样一来,冥界才能维持安定。」

    阿杰卡•别西卜陛下伸出手──一个转移魔法阵在我们前方展开。

    「你们也该过去了。冥界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实力坚强的新生代恶魔彼此合作。放心吧,他会回来的。这点你们应该最清楚。他就是这样的恶魔。」

    没错,正如同阿杰卡•别西卜陛下所说。

    既然还活著,他一定会回来。无论变成怎样,只要还活著,他肯定会回到我们身边。

    在场的所有人都如此深信不疑。

    一诚同学,我们都在等你。所以你一定要回来。

    冥界──冥界的小朋友都在期待你回来!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