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DxD > 第十五卷 向阳处的黑暗骑士 Life.4 一起去特训吧!~地狱篇~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五卷 向阳处的黑暗骑士 Life.4 一起去特训吧!~地狱篇~

    某天放学后,在没几个社员的社办里,朱乃学姊拜托我一件事。

    「一诚,等一下可不可以陪我去一个地方?」

    「咦?好啊,我今天没什么事,当然完全没问题……不过要去哪里啊?」

    平常总是把「哎呀哎呀呵呵呵」挂在嘴边,脸上永远带著写意微笑的大姊姊──朱乃学姊难得表现出害羞的忸怩模样。

    「……去神子监视者的设施。我有点事要去办……」

    朱乃学姊简短说明。仔细一看,她的手上提著一个纸袋。

    ……神子监视者的设施?神子监视者是堕天使的组织,神秘学研究社的指导老师──阿撒塞勒老师是那个组织的总督。听说他们调查的东西很多,像是有关神器的研究,还有观察神器持有者等等。

    那个组织的设施……?我是知道冥界有他们的总部,除此之外在世界各地(也包括冥界)都有他们的设施。

    朱乃学姊去那里有什么事?和老师有关?或者……浮现脑中的可能性有两个……但是无论如何,朱乃学姊要去办的「事」应该都和手上的纸袋有关吧。

    「不行也没关系。不好意思,突然拜托你这种奇怪的事……因为这个时候我能依赖的就只有莉雅丝,还有一诚了……」

    都说成这样我哪有办法拒绝!话说我本来就不可能拒绝朱乃学姊的请求!

    我用力拍了一下胸脯,充满自信地说道:

    「没问题!无论是哪里我都陪你一起去,朱乃学姊。」

    我才刚说完,朱乃学姊立刻露出可爱的笑容说声:「谢谢。」赞──!朱乃学姊在「大姊姊模式」的微笑固然不错,不过还是在「年轻女孩模式」的可爱笑容最棒了!

    「请、请问……我也可以一起去吗?」

    战战兢兢举手发问的人是加斯帕。

    「真是难得,你居然想出远门。」

    基本上这家伙是个茧居族,主动想跟我们出门,真是太惊人了。

    「是、是的。我、我个人对神子监视者的设施也很有兴趣……」

    喔──原来是这样。算了,就这样吧。

    「那么我们就三个人一起去那个设施吧。」

    就是这样,我、朱乃学姊、加斯帕三个人决定前往神子监视者的设施。

    我们三人透过专用的转移魔法阵进行跳跃,来到神子监视者在关东新设立的研究设施。地点在一处偏僻的山上。

    根据朱乃学姊的说法,好像是老师想在日本的关东地区弄个研究所,所以找各阵营交涉,以共同出资、共同持有的形式设立这个机构。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什么嘛,老师真见外。

    我们直接透过魔法阵跳跃进入研究设施内部。或许是因为刚盖好,设施内到处飘著新成屋独特的味道。

    我们三个沿著通道前进。墙壁和走廊都很漂亮,没有任何刮痕和灰尘。

    偶尔会和穿著实验衣、看似设施研究员的工作人员擦身而过,大家好像都认识我们,会向我们打招呼。

    「……大家都知道我们耶。」

    「是啊,毕竟我们和他们的总督关系很好,当然出名了。」

    朱乃学姊如此说道。说得也是,我们和堕天使组织的总督直接接触,看在旁人眼里大概就像最终头目和他的部下吧。所以组织里的人当然不可能不认识我们……话说加斯帕一直躲在我背后是怎么样?挺胸!挺起胸膛好好走!

    话说回来,一个可疑的组织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盖了这种设施……如果是类似的故事,应该会变成主角闯进来大肆破坏吧。

    「哎呀?你们几个来啦。有人告诉你们吗?」

    正当我在心里想著这些事时,有人对著我们开口……而且还是个听过的声音……我转过头去──看见阿撒塞勒老师!

    「呃,老师。」

    「『呃』是什么反应啊……」

    看见我的反应,老师动动嘴巴表示不满。

    「老师也过来这里了?」

    听到我的问题,老师搔搔脸颊回应:

    「是啊,这里是神子监视者研究机关的新设施。因为才刚盖好,还有很多事需要从头建立,我才会有事没事过来这里。」

    这样好像也很正常。他毕竟是堕天使的总督,过来监督这个设施也是理所当然。

    「──那么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老师来回看著我和朱乃学姊发问。

    「喔,是朱乃学姊说有事要来这个设施。」

    「巴拉基勒──家父在这里吗?」

    朱乃学姊这么说道。啊,果然是有事要找爸爸啊。

    老师一听到朱乃学姊的话,对她露出意有所指又不怀好意的笑容:

    「喔──找巴拉基勒啊──」

    朱乃学姊皱眉开口:

    「有什么问题吗?请不要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我。」

    看起来气呼呼的。总觉得朱乃学姊这种反应有点可爱,因为还有点害羞吧。

    老师的感想大概也和我一样,嘴角忍不住上扬。不久之前只要提到父亲的名字,朱乃学姊就会暴怒,所以现在这样真的是太好了。不过朱乃学姊对老师的态度原本就很严苛。

    「一诚是陪朱乃过来的吧──加斯帕也是吗?」

    老师的视线看向我身后的阿加。加斯帕举起手,战战兢兢地开口:

    「这、这个……我是因为对这种设施有点兴趣,所以想要参观──」

    参观啊。他想参观什么?就在我心生疑问时。

    「……阿撒塞勒,那些资料整理好了。」

    有个人出现在我们后面,向老师搭话。我转过头去,看见一个身穿白袍、戴著眼镜的年轻男子。

    身高比我还矮,眼镜镜片厚得有如玻璃瓶底,头顶一头乱发。这个造型一眼就看得出来是个成天埋首于研究当中的学者、研究员之类的。

    老师看见那个人,便笑著举手回应:

    「喔喔,麻烦你了,撒哈里勒。」

    「呃──这位是……?」

    我询问老师那名男子是谁。

    「啊,对了,我还没跟你们介绍。这个戴瓶底眼镜的家伙是干部之一,名叫撒哈里勒。主要是研究月球,还有利用月球的各种术式作用。」

    ──!听到老师这番介绍,我吓了一跳!那当然了!那个戴平底眼镜、身穿白袍的男子,居然是堕天使组织的干部?真的假的!我曾经见过几位堕天使的干部,每一个都很有特色,然而最重要的是体格都很结实,很有压迫感,所以像撒哈里勒这样看起来就是研究人员的干部更是让我吃惊!老师看见我惊讶的表情,好像觉得很奇怪。

    「你在惊讶什么啊,一诚。喔喔,我懂了,你见过的堕天使干部包括我在内,都是些经常待在前线的家伙嘛。总之干部当中也有像这家伙一样弱不禁风的家伙。话说组成神子监视者的成员,原本都是些热衷研究的家伙喔?」

    喔──原来是这样。从他身上完全感觉不到压迫感,不过既然是堕天使的干部,应该也很强吧……俗话说人不可貌相。

    「撒拉里勒,这小子就是赤龙帝──不,你应该知道吧。」

    听到老师的介绍,瓶底眼镜──撒拉里勒点点头:

    「那当然。幸会,赤龙帝兵藤一诚。我听说过你的英勇事迹。」

    他对我伸出手,所以我也做出回应,点头示意:

    「你、你好,幸会幸会,请多指教!真是不敢当!」

    他知道我啊。既然是老师一直以来的同事,会知道我也很正常。

    「──然后这个就是巴拉基勒家的朱乃。」

    老师接著介绍朱乃学姊。朱乃学姊有礼貌地鞠躬:

    「那个人──家、家父承蒙各位照顾了。我是姬岛朱乃。」

    看著朱乃学姊,撒哈里勒也拿高眼镜,看起来颇为惊讶:

    「喔喔,她就是巴拉兄的女儿啊。哇──虽然我已经听说过,没想到真的这么美──也难怪巴拉兄那么溺爱女儿。」

    就是说啊。我的意见和撒哈里勒一样。

    老师接过撒哈里勒手上的资料,迅速翻阅。大致浏览过后,老师便在资料的第一页上签名,还给撒哈里勒:

    「拿去吧。我签好名了,之后就以那份资料为基础,看你爱怎么研究随便你。」

    听到老师的说法,撒哈里勒露出诡异的笑容:

    「嘻、嘻、嘻,多谢。这样我就可以拿那个来切、来贴、来捣了!嘻、嘻、嘻!」

    戴著眼镜的堕天使干部发出很有个性的笑声,同时说著很可怕的事!总觉得他的身上好像冒出黑沉沉的气焰!好可怕!既然是堕天使的干部,这个人果然也是个怪人!

    「嗯?如果我没看错,另一位小姐该不会是吸血鬼吧?」

    撒哈里勒盯著他口中的小姐──加斯帕看个不停。看起来是很像女生,不过他是男生!是带把的!

    突然受到瞩目,加斯帕顿时慌了起来。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所以我代替他回答:

    「是啊,这家伙名叫加斯帕•弗拉迪。虽然是恶魔,也有吸血鬼的力量──」

    我的介绍才说到一半,撒哈里勒便拉著加斯帕的手奋力冲刺!

    「太好了!我正好需要吸血鬼检体!你来帮我吧──!」

    「噫──────!这是怎么回事────?」

    带著困惑的加斯帕,眼镜干部就这样消失在走廊尽头!

    喂────!阿加被带走了!

    老师叹口气说道:

    「放心吧,一诚。那家伙的研究应该不至于出人命,应该。」

    「应该!他想拿我的学弟当成什么样的研究材料啊?刚才他还说什么又切又贴又捣的,听起来危险至极!」

    他到底想开始进行什么研究……?不,还是别问吧。一定是我难以理解的东西……阿加,要回家时我再去接你!

    「好了,你们是来找巴拉基勒吧。总之我们先到他可能会在的地方吧。」

    在老师的带领之下,我们在设施里前进。

    ─○●○─

    老师带著我们抵达的地方,是干部用的会议室。

    会议室里摆了一张圆桌,有两个人坐在位子上……都是没见过的人。一名是金发男子,他是个高个子,穿著装饰讲究的长袍,头上还带著头冠。

    另外一名是女性!细长的眼睛炯炯有神,有著淡紫色长发!光看外表会觉得是个性相当严肃的迷人大姊姊!最重要的是胸部好像很大!

    「……呵呵呵,你的眼神变得有点好色喔,一诚。」

    正当我用有色眼光看著那位大姊姊时──朱乃学姊散发神秘的沉重压力!乍看之下像是平常的微笑……但是我感觉到强烈的压迫感!

    金发男子看见老师便开口:

    「是阿撒塞勒啊。设施已经开始正常运作。」

    「是啊,看得出来,塔米耶勒。话说你们也来啦。」

    「是啊,过来参观一下。」

    对待老师毫不客气。这个男人该不会是……

    我隐约猜得到男子的真实身分。接著是那名女子看著我和朱乃学姊,询问老师:

    「哎呀,那对年轻情侣……好像在哪里看过。」

    「是啊,你当然看过。他们是赤龙帝和巴拉基勒的女儿喔,蓓涅姆内。」

    听了老师的发言,女子──蓓涅姆内扬起嘴角:

    「喔──两个年轻人来这里,该不会是要对巴拉基勒说『请把女儿交给我』之类的话吧?巴拉基勒会哭喔!」

    喔喔,我们好像被挖苦了!话说这位大姊的语气真是轻浮,和外表完全相反。乍看之下是个冰山美人,言行却很轻浮,这种落差真是新鲜。

    老师为我和朱乃学姊介绍那对男女:

    「他们两个是塔米耶勒和蓓涅姆内,和刚才那个撒哈里勒一样是干部,职位分别是营业主管和书记长。」

    果然!他们和刚才那名瓶底眼镜干部一样是神子监视者的头目!哇──今天已经见到三个了!而且还是营业主管和书记长!总觉得我今天好像来到很不得了的地方。

    「真是的,话说干部都跑到这里来的话,本部不就没几个人吗?」

    老师冷眼看著塔米耶勒和蓓涅姆内抱怨。

    蓓涅姆内大笑几声回应:

    「总督自己跑到最前线,还有面子说我们。你才应该多帮副总督歇穆赫撒分劳解忧吧。」

    嗯,多说他两句!我也这么觉得!身旁的朱乃学姊也是一面苦笑一面不住点头。你也这么觉得吧!

    老师丝毫不在意同事的意见:

    「我跟那个家伙已经谈得非──常清楚了,没问题的。」

    居然还这么说……你也稍微想一下歇穆赫撒副总督有多辛苦好吗?

    塔米耶勒整理一下手上的文件说道:

    「事情也办完了,我们差不多要离开了。有阿玛洛斯和巴拉基勒,应该没问题。」

    「这么说来,他们两个现在在哪里,塔米耶勒?」

    「他们两个应该在传授各种东西给持有者吧。」

    老师和塔米耶勒就这么聊了起来。话中内容都是有关这个设施或是其他研究的问题,针对有点复杂的问题交换意见。

    ──这时蓓涅姆内朝我招手。喔喔,美丽的大姊姊在呼唤我?正当我如此心想时──

    「我对巴拉基勒家的小姐有点兴趣,过来一下好吗?既然是巴拉基勒看上的人类的女儿,应该有那方面的资质。」

    「?」

    头上浮现问号的朱乃学姊走到蓓涅姆内身边,两人开始谈论起来。听蓓涅姆内说了几句话后,朱乃学姊追问「此话怎说?」似乎很有兴趣……总觉得朱乃学姊好像稍微露出嗜虐的一面……她们到底在谈些什么?

    于是只剩我一个人被晾在一旁,无所事事……这时我看见吸引我的注意的东西。房间的墙上挂著画……画中内容是人像。墙上挂了好几幅肖像画。

    老师无意间看向我问道:

    「怎么了吗?」

    「没有,我只是在看挂在墙上的那些画。心想不知道画里的人是什么来头。」

    老师将视线转到墙上的画,带著怀念的表情回应:

    「喔,那是我的同伴的画。」

    「他们几位也在其他设施工作吗?」

    「……不,那些家伙都因为过去的战斗以及其他种种因素死了。」

    ──老师这句话让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应。那些画里的人物都是老师他们已死的同伴……老师继续说下去:

    「神子监视者成立时的干部成员,现在只剩下我和副总督歇穆赫撒、巴拉基勒,刚才的眼镜男,人在这里的塔米耶勒、蓓涅姆内,还有阿玛洛斯等七个人。」

    「……可卡比勒那个笨蛋也被关到地狱最下层(Cocytus)了。」

    蓓涅姆内拄著脸,失落地叹气……即使是作恶多端的可卡比勒,对于这里的干部而言,也是长年一起并肩作战的同伴。

    「我也准备了可卡比勒的份。」

    塔米耶勒拿出可卡比勒的画像,挂到墙上。

    老师见状便从怀里拿出佛教的法具「叮──」敲了一声。

    「失去他们真是太可惜了。」

    嘴里还念念有词!不不不!

    「把肖像画当成遗照『叮』什么啊,宗教观有问题吧?你们不是圣经相关人士吗?」

    堕天使干部仿效佛教为死者献上「叮」是怎么回事!话说以后如果有干部过世的话,也会被画成画像摆在这里「叮」吗?

    老师大笑了一阵子之后说道:

    「别在意这种小事。那么我还有事要待在这里跟他们谈,你们两个自己去找巴拉基勒吧。设施里有个地方叫训练空间,你们过去那里看看。」

    「那么一诚,我们赶紧去那个训练空间吧?我也得到很有趣的情报……呵呵呵。」

    不知怎么回事,朱乃学姊好像莫名兴奋?蓓涅姆内大姊姊不知道灌输了知识什么给她。我和朱乃学姊鞠躬敬礼之后,离开会议室。

    ─○●○─

    我们在设施里移动,经过设在训练空间前的休息处时,正好看见一名体格壮硕的男子坐在自动贩卖机附近的长椅。我记得这张脸……话说!

    「你在这里啊。」

    朱乃学姊立刻有所反应。没错!他就是朱乃学姊的父亲──巴拉基勒!巴拉基勒也因为朱乃学姊的出现大吃一惊,将已经喝进嘴里的宝特瓶饮料「噗呼──!」用力喷出来。

    巴拉基勒一面猛咳,一面询问朱乃学姊:

    「朱、朱乃!怎、怎么了,你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我马上帮巴拉基勒拍背。没想到那个严谨的人会做出如此稀奇的反应……看来女儿的造访,对他而言是意料之外的惊奇。

    朱乃学姊从纸袋里拿出塑胶容器。她打开盖子──里面是看起来很可口的炖菜。

    啊,这是朱乃学姊最擅长的菜色之一,筑前煮。调味恰到好处,是一道可以配好几碗饭的料理!我很喜欢这道菜!

    这么说来昨天的晚餐是由朱乃学姊负责,主菜就是筑前煮,这些是剩下的吧。我就觉得她昨晚煮得比平常还要多,难不成……

    「昨天晚上煮太多了,所以拿来给你当便当。」

    朱乃学姊一边开口,一边拿出装在保鲜盒里的白饭,还有一个保温瓶。保温瓶里面大概是味噌汤吧?

    我们也在休息区的长椅上坐下。巴拉基勒似乎因为忙著整顿这个设施,没办法好好吃饭。趁著这个好机会,决定在这里吃朱乃学姊的料理。

    朱乃学姊将保温瓶当中的味噌汤倒进盖子里。

    当事人巴拉基勒则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不知所措,每当朱乃学姊将食物交给他,便手忙脚乱地接下女儿亲手煮的东西。

    「那么,我、我开动了……」

    巴拉基勒拿筷子夹起筑前煮,放进嘴里尝了一下味道,接著喝口味噌汤。瞬间一片沉默。隔了一拍之后,在朱乃学姊和我的眼前──巴拉基勒的双眼「哗啦!」流下有如瀑布的泪水!然后他就这样边哭边将保鲜盒里的筑前煮、白饭、味噌汤扒进嘴里!

    「好吱……好吱……!」

    巴拉基勒一边大哭一边豪迈狂吃!接著他抬头仰望,用力说出他的感想:

    「呜呜,这道炖菜太好吃了……!我是世界最幸福的父亲……!居然有个女儿可以把炖菜作得这么好吃……!」

    他继续大口吃著朱乃学姊亲手煮的东西。看起来是打从心底感到幸福。

    「……真是的,哪有这么夸张。」

    看见巴拉基勒的反应,朱乃学姊满脸通红,口气也略带怒意,但是隐约又有点高兴,感觉并不讨厌。嗯,他们可以和好真是太好了。

    「然后这才是正事,是学校的通知单。」

    朱乃学姊拿了一张单子给巴拉基勒。

    「下次要举行需要家长参加的三方面谈,姑且告诉你一下。」

    喔──是三方面谈的通知单啊。今天是为了把通知单交给他才过来这里。接到通知单的巴拉基勒先是愣了一下,接著立刻理解:

    「好、好吧!这是很重要的事!无论如何我都会去!」

    他用力点头答应出席。朱乃学姊见状也轻笑一下,点头接受:

    「这样事情就办完了。那么因为有人约我,我得过去了。一诚,今天谢谢你陪我过来。可是不好意思,我要参观一下这个设施。晚一点我们再会合吧。」

    语毕的朱乃学姊起身走向别的地方。

    哎呀呀,加斯帕被带走了,朱乃学姊也应邀不知道去哪里。这样一来,我待在这里好像也没事可做。

    …………现场只剩下我和巴拉基勒两个人独处。这是怎样,气氛也太尴尬了!巴拉基勒好像也感觉气氛不太对,开口说声:

    「你现在还是以女性的胸部为食粮吗?」

    ──!误会还没解开吗?都已经说过了,我不是靠吃女人胸部维生的龙!

    「饶了我吧!那是老师胡说的!」

    「开玩笑的。」

    「竟然是玩笑话!」

    没想到他这么风趣?可是他板著一张脸,根本无从判断到底是不是开玩笑!巴拉基勒清清喉咙,改口问我:

    「先别管这个,如何?前面是我们的训练空间,你想不想去参观一下?」

    训练……参观?见到我一脸不解,巴拉基勒进一步说明:

    「前面是我们锻炼神器的区域。」

    ──!这、这个我非常感兴趣!我知道神子监视者收容许多神器持有者!他们也会聚集持有者,加以锻练!我想看!我也是神器持有者,找上我的敌人也有很多是持有者,所以我真的很有兴趣!

    就是这样,我决定前往训练空间。

    「……就、就是这里啊……」

    咽下口水的我,眼前是巨大的门,门上刻著很有设计感的「G」字浮雕。那是代表神子监视者的「G」吗?在巴拉基勒的带领之下,门从中间往两旁敞开。

    才刚踏进门里一步。

    「呜哇────!」

    「呃啊──────!」

    痛苦的惨叫声突然传进我的耳中!咦?咦?这、这是怎样……?突如其来的惨叫声让我觉得莫名其妙,吓了一跳,不过依然跟著带路的巴拉基勒继续前进。

    他带我来到宽广的通道。从这里可以透过整面的玻璃墙,看见一个个房间里的状况。

    「唔喔喔喔!再来再来────!」

    一个房间里,有名男子被绑在行刑架上,承受起重机朝他挥去的巨大铁球。

    「你们想对我做什么,神子监视者──!嗯────!」

    另一个房间里则是一名男子被固定在手术台上,在一群可疑的医生包围之下拚命发出抵抗的叫声……这、这是怎样……?

    我不知该如何反应。咦?可是这里不是锻练神器持有者的区域吗……沿著通道前进,我又看见其他房间的状况……

    除了刚才的铁球、神秘的手术之外,我还看见有人被绑在重物上丢进水里,以及准备用钻头和锯子进行的手术!

    「请、请问巴拉基勒,这里到底是……」

    我提心吊胆地发问。因为我走进来的这个地方,怎么看都不像是刚才他为我说明的那种空间吧!

    「嗯,这里是特训区。你仔细看好了,他们为了将自己提升到更高的境界,正在接受神子监视者的训练。」

    说什么接受神子监视者的训练!咦咦咦咦咦咦……不不,这怎么看都是处罚房、惩戒室之类的吧……?些许的不安逐渐扩大,我甚至开始冒出冷汗。仔细想想,这里可是那个阿撒塞勒老师的组织经营的设施。

    ……匙也在对抗洛基之战时被带到神子监视者的本部,在那里接受训练……但是即使我问匙当时发生什么事,他也不肯说,只说了一句「我不想回想!」便不住发抖……

    总觉得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这种时候要不就是被卷进什么麻烦事里,要不就是遇见奇怪的人。

    正当我的心中冒出难以言喻的不安时,巴拉基勒为我说明:

    「我们专门找那些无依无靠,拥有力量却无所适从的持有者,邀请他们或是直接带他们回来,然后在这个研究设施教他们如何使用力量。」

    原来如此……可是那样真的是在教他们如何使用力量吗……?我怎么看都像是拷问……啊,不过仔细想想,阿撒塞勒老师之前叫我做的训练也和拷问没什么两样。

    与这里相比,在山上跑给龙追的生活还是辛苦多了吧。

    我脸上的笑容僵硬,心里想著──对了,先不管这些了,趁著这个好机会询问巴拉基勒那个问题好了。

    「在这里学会如何使用力量的人,将来会怎么样呢?」

    这是我的问题。堕天使的研究可以减缓降临在神器持有者身上的异能带来的痛苦。但是在那之后,等待著那些人的究竟是什么?这点让我感到很好奇。

    「以前──三大势力缔结和平协定前,为了避免战力流落至其他势力,我们会将成长的持有者留在组织里,不过最近不一样。学会控制力量的人如果想过普通人的生活,就会尊重他们的意愿。只不过还是有一些限制。」

    巴拉基勒如此回答。

    以前的事姑且不论,现在已经可以过著正常的生活了吧。我对这个现况相当感兴趣。

    真想多知道一点。因为我自己本身也是神器持有者,身边的伙伴当中也有持有者,更是让我这么觉得。正当我想问得再清楚一点时,有个人向巴拉基勒搭话。

    「喔喔,这不是巴拉基勒吗?呼哈哈哈哈哈!」

    粗犷的嗓音、豪迈的笑声。我面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见刚才经过的房间里,有位体格壮硕的男子探出头来。

    ……看见那名位男子的模样,我不禁皱起眉头。

    他穿著铠甲、头盔,身披披风,脸上带著眼罩、蓄著狂野的大胡子,不知为何左右手还分别拿著盾和斧头!头盔呈现不知道是鹰还是鹫的造型,盾牌上也有相同的浮雕!

    以外型来说,完全就是特摄英雄节目里面会出现的敌方组织干部!而且还是很久以前的那种!话说根本是个怪大叔!

    「喔喔,是阿玛洛斯。你在这里啊。」

    巴拉基勒也爽快地迎接那个怪大叔!他们认识?这个人也是这里的相关人员吗!巴拉基勒向我介绍那个怪大叔。

    「这位是神子监视者的干部之一,阿玛洛斯。他的研究主要是有关对抗魔术的攻击──也就是反魔法。」

    「呼哈哈哈哈哈!对抗魔术就包在我身上──!」

    原来这个怪大叔是干部喔!好吧,他们的总督确实也很奇怪!

    话说这个大叔的装扮和抗魔术完全扯不上关系吧!穿著风格和反魔法相差十万八千里!斧头配盾牌!

    「阿玛洛斯,这位是赤龙帝兵藤一诚。」

    巴拉基勒也介绍了我,那我也得向这位特摄干部打招呼才行。

    「呃──幸会,我叫兵藤一诚──」

    我才刚说到这里,特摄干部──阿玛洛斯突然挥斧砍过来!喔哇!干嘛突然砍我!幸好我及时闪过,但是这个大叔居然突击我!阿玛洛斯拿斧头指著我大喊!

    「我知道你,该死的胸部龙!你终于来破坏这个秘密基地了吧!」

    嗯?这、这个人一脸愤怒地说著莫名奇妙的话,同时还拿著手上的武器乱挥!

    「在这里遇见我算你倒楣!决一死战吧!」

    「是要决战什么!胸部龙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做过什么会被你怨恨的事吗?一点印象也没有啊!」

    阿玛洛斯激动地弹响手指──许多穿著那种不知道是鹰还是鹫的图案的黑色套头紧身衣的人从各个房间当中现身,还「咕──!」发出奇怪的叫声!那些光是用看的觉得就是战斗员的家伙围到阿玛洛斯身边,对我摆出架式!

    「巴拉基勒!那是什么?」

    我询问巴拉基勒,结果──

    「嗯,那些算是神子监视者的战斗员吧。」

    「真的假的!有这种东西喔!我已经认识堕天使半年左右,今天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种东西!」

    堕天使是不是职位越高就会变得越笨?毕竟最上位者是那个阿撒塞勒老师!瓦利离开神子监视者的理由说不定也和这个有关!

    阿玛洛斯在战斗员的簇拥之下放声大笑:

    「呼哈哈哈哈!该死的胸部龙!你休想动我们的秘密基地!这个秘密基地属于征服世界的组织──神子监视者!踏进这里的人休想活著回去!Gri────gori────!」

    大喊「Gri────gori────」是怎么样!话说刚才的台词根本就是敌对组织的台词────!我明明只是陪朱乃学姊过来,为什么会有人对我说「休想活著回去」把我当成敌人啊!战斗员们也一直「咕──!」、「咕──!」开始原地侧翻!

    巴拉基勒一脸伤脑筋地为我说明:

    「抱歉,兵藤一诚。阿玛洛斯对于日本特摄英雄节目的坏人角色非常著迷……这也要怪阿撒塞勒陪著阿玛洛斯一起胡闹,所以平常就是这副调调。」

    还……还有这种理由。不,这样也很奇怪吧?他好歹也是堕天使的干部,居然受到特摄英雄的坏人角色感化,变成这个调调!

    「阿玛洛斯啊,其实我想让他看看神子监视者锻炼神器持有者的技术。这里还是──」

    说到这里,巴拉基勒不再说下去,一直看著某个特训室。说到一半时他看了第二眼之后,视线就完全停在那个房间上。觉得奇怪的我也看向那个房间──

    『哎呀哎呀,才这样就受不了了,锻练起来真没意思。呵呵呵,要不要我再用雷电和皮鞭多锻炼你一下啊?』

    只见一个熟悉的人物身穿SM女王的服装……

    『呜啊!啊啊,女王大人────!请多锻练我一点吧────!』

    以雷电和皮鞭毫不留情地打在神器持有者身上!

    巴拉基勒吓得合不拢嘴,眼睛瞪到不能再大,同时大喊:

    「朱、朱、朱乃────!」

    没错,那位女王大人正是朱乃学姊!穿著很有设计感的SM服装、挥舞皮鞭的人,正是朱乃学姊!她不断鞭打持有者!不过她还真是适合那副打扮!挥动皮鞭的朱乃学姊显然如鱼得水,充满活力!

    她的表情完全展露嗜虐的一面,挨打的那个人也是一脸愉悦受虐的表情!

    阿玛洛斯豪迈笑道:

    「那是不久前刚加入的女储备干部,好像是蓓涅姆内安排她进来的。你们看看,还真有女王风范啊。我很看好她啊!呼哈哈哈哈!」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这就是朱乃学姊所说的邀约吗!她嗜虐的一面蠢蠢欲动吗?在和蓓涅姆内谈事情时,她就一脸很有兴趣的样子!

    「我、我的女儿……呜…………」

    啊啊,巴拉基勒因为女儿的巨大转变大受打击,倒在地上!

    「呼哈哈哈哈哈!好!抓住胸部龙!」

    「咕──!」

    战斗员把我团团围住!

    「咦咦咦咦咦咦!」

    就在我注意朱乃学姊的时候,已经被战斗员扛起来抬著走!他们就这样把我抬到一个宽敞的特训室里。

    ……我的眼前是行刑架和吊著巨大铁球的起重机。刚才看见那个人挨铁球打的景象再次浮现在我脑中。只凭肉身承受那种撞击,即使是恶魔也很难熬!

    面对铁球,阿玛洛斯大声说道:

    「神器持有者的特训当中,最有效的就是这个!铁球!只要能够克服这一关,力量就会觉醒!特摄英雄也一样是靠这个变强!胸部龙啊,你也好好尝尝铁球的滋味吧!」

    「承受铁球的撞击,普通人会死吧!这也算是特训吗?而且还是为了让神器觉醒的特训?还说特摄英雄也是这样……这是怎样!」

    我吓到眼珠都快掉出来了!铁球和神器有什么关系!难道承受得了铁球就可以变成禁手(balance breaker)吗?

    「弗栗多匙元士郎也是承受这种铁球特训,以及接受改造手术!」

    阿玛洛斯以没什么大不了的模样说道!

    真的假的!那个家伙承受了这关,还接受改造手术?他们用钻头和锯子对匙动了什么手术……那个家伙是因为在神子监视者本部的设施遭受这种待遇,才不想说吗……?

    「看吧,这就是证据。」

    阿玛洛斯拿出一张照片。照片好像是匙的背部。他、他的背上刻了「G」字────!

    「这是他在我们神子监视者接受改造手术的证明。透过神子监视者的科技,匙元士郎已经重生为弗栗多怪人!」

    「弗栗多怪人!你、你是说那招『龙王变化(Vritra promotion)』是改造手术的成果?」

    「他是神子监视者引以为傲的怪人!」

    说什么怪人,怎么可能!真的假的!那个家伙是接受那种手术还被刻字才得到龙王的力量吗!真实身分是「弗栗多怪人」?

    那家伙知道这件事吗?不,他没有特别提过背上的字,所以大概是在不知不觉间被刻的吧……曾几何时,他已经变成诡异的品牌产品……

    看吧,我就知道。跟老师扯上关系就会被改造成「怪人」!

    阿玛洛斯不住点头说道:

    「要让神器持有者学会如何使用力量,第一招就是铁球!或者是透过改造手术进行强化!再来就是和龙在山上进行猛烈特训提升力量!这几招都已经经过科学验证,理论方面也已经得到证实!」

    「只有这三种选择喔?特训的选项只有铁球、改造手术、和龙在山上闭关也太夸张了吧!我们神器持有者有这么单纯吗?话说研究神器的组织的成果就是这样吗!再说你不是专门研究对抗魔术吗?」

    「对抗魔术就是要靠压倒性的物理攻击!遇到魔法师打死他们就对了!因为他们都是只会依赖魔法的软弱家伙!揍吧揍吧!呼哈哈哈!」

    「你说物理攻击!结论是打死他们的话,根本谈不上研究吧?」

    这个人从天界堕落的理由该不会是「因为太笨」吧!这个念头在我脑中挥之不去!

    「其他房间的改造手术好像正好要开始。你先看看吧!」

    阿玛洛斯语毕,设置在房间里的巨大萤幕便播放其他房间的状况!出现在萤幕上的──是绑著一个人的手术台!还有围著手术台的诡异医师团!话说被绑在手术台上的那个人!

    『请、请问……这样我真的可以变成强大的吸血鬼吗?我今天会来这里,是因为对神子监视者的研究有兴趣……』

    是不安地询问医师团的加斯帕!那个家伙被带进那种地方了!

    之前那名眼镜干部──撒哈里勒也出现在画面上,将眼镜往上一推:

    『那当然。理论上动了这个手术之后可以得到极为强大的力量──所以才叫改造手术!好了,准备重获新生吧!』

    撒哈里勒一个弹指,一名医生便启动链锯!

    危险的传动声『叽──────!』从萤幕的另一边传来。

    『噫────!这、这样我真的可以变成强大的吸血鬼──』

    沙──加斯帕还打算说些什么,但是萤幕的影像随即中断,变成了一片雪花!那……那家伙会不会有事啊……?

    接著萤幕再次亮起,播出影像。我盯著画面,看见被固定在行刑架上的巴拉基勒──和打扮成SM女王的朱乃学姊!

    「看来新的女储备干部在这个房间肃清异己了!」

    阿玛洛斯看著画面开心说道。

    说、说什么肃清……巴拉基勒会怎么样啊……?

    朱乃学姊拿著皮鞭,走向巴拉基勒。

    『朱、朱乃!你怎么会穿成这个样子!太不知羞耻了!你这副德性,怎么对得起死去的朱璃!』

    身为父亲的巴拉基勒拚命劝阻。然而朱乃学姊露出微笑:

    『父亲大人,我都听蓓涅姆内小姐说了。』

    『你……你都听说了?』

    『是的。母亲大人还在世时都和父亲大人──玩这种游戏!』

    啪!

    朱乃学姊挥出锐利的一鞭,打在巴拉基勒身上!她鞭打自己的父亲!这、这下就算是巴拉基勒也会生气──

    然而眼前发生的事态超乎我的想像。

    腹部遭到鞭打的巴拉基勒浑身颤抖……

    『…………好爽。』

    (插图)

    一脸恍惚地低声开口!好爽?他刚才说好爽吗?不会吧!萤幕里的景象令我震惊!朱乃学姊再次挥鞭!

    啪!啪!

    刺耳的声音大作!每当皮鞭声响起,那名武人口中便发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这!这个鞭打!令我想起过去的朱璃!』

    过去的?现在是怎样,巴拉基勒在老婆还在世时──

    『几乎每天晚上都和母亲大人玩SM游戏!怎么会有这种男人!果然是堕天使!』

    朱乃学姊说出冲击性的事实!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巴拉基勒都和老婆玩SM游戏吗?」

    正当我为之惊愕时,阿玛洛斯在一旁说道:

    「嗯,乍看之下,他们夫妻一个是粗鲁耿直的战士,一个是清纯惹人怜爱的传统女性,其实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那就是被虐狂老公和虐待狂老婆。据说他们几乎每天晚上都像那样玩得相当兴奋。呼哈哈哈哈!这就证明巴拉基勒的内心也污秽到足以从天界堕落!」

    真的假的……糟糕,我有点受到打击!在这个组织里又有这种特摄干部又有爱恶作剧的总督担任领袖,我原本还以为只有一板一眼的武人巴拉基勒是唯一的良心!

    ──没想到别名「雷光」的男人,居然是个受虐狂堕天使干部!

    『啊啊,朱乃!就连挥鞭的手法也这么像朱璃!我!我真是太幸福了──啊啊啊啊,刚才那里,好爽!太爽了────!』

    我不想听我不想听!为什么我尊敬的领袖都是变态!瑟杰克斯陛下也是个严重至极的恋妹情节变态魔王!冥界的高层也太污秽了吧!

    『呵呵呵呵呵!父亲大人!今天就由我代替母亲大人好好鞭打你吧!你这个!被虐狂「雷光」!』

    朱乃学姊脸上虽然挂著虐待狂的表情,隐约看得出有点开心……这、这也算是父女交流吗……?我也有点想和朱乃学姊玩SM啊!

    话说回来,原来朱乃学姊的嗜虐是遗传自母亲!父亲是被虐狂母亲是虐待狂,好惊人的血统!

    啊,连阿撒塞勒老师也出现在萤幕上的SM室里!他也太神出鬼没了!

    『好──!我也是驹王学园的老师!我们就在这里三方面谈吧!伯父!令嫒似乎想进大学部,请问您意下如何?』

    干嘛在那种地方开始三方面谈!这算哪门子的面谈景象!

    『当然赞成,阿撒塞勒老师!为了拓展知识,增加未来的选择,升学进入大学非常的呜喔────────喔!真是太爽啦──────!』

    『这样啊,伯父!看来您已经兴奋到不行了!──等等,啊呜!』

    啪!连阿撒塞勒老师也挨了朱乃学姊的鞭打!挨打的阿撒塞勒老师一阵闷哼!

    『嗯────!厉害!在让对方感到疼痛的同时还能确实锁定性感带,利用皮鞭柔韧的特性以及绝妙的打击方式提升受虐的性癖!感觉得出来她有天生的才能!可恶!透过皮鞭畅谈的三方面谈!原来还有这招!教师真是深奥的工作!』

    谁理你啊!干嘛用那种领悟的表情冷静地谈论变态!

    沙──萤幕再次变成雪花画面,第三次切换场景。画面回到刚才的手术室──手术台上的是从纸箱里伸出头部和四肢的加斯帕。

    『改造手术成功了。』

    眼镜干部撒哈里勒『呼──』喘了口气,像是完成什么大工程!

    「什么手术成功,那不过是从纸箱里伸出头、手、脚而已!话说根本只是套上纸箱吧?你们到底对吸血鬼动了什么手术?」

    如此感到疑问的我看见的画面──

    ──纸箱的上盖开启,里面搭载小型飞弹!

    『不知怎么回事,我觉得好像重获新生。今天就是我的转捩点──』

    加斯帕好像领悟什么诡异的道理!你要小心!你进入了某种非常夸张的转换期!

    看著萤幕的阿玛洛斯低声沉吟:

    「唔──!来这招啊,臭撒哈里勒!在吸血鬼身上搭载飞弹!虽然搞不太懂,但是我可以感受这种新尝试中的气魄和震撼力!可以说是飞弹吸血鬼!」

    「不不!装上飞弹之后任何人都会变强吧!话说吸血鬼加纸箱加飞弹是怎样!撒哈里勒到底在研究什么东西?」

    像是在回答我的疑问,画面中的撒哈里勒说道:

    『呵、呵、呵,「如果那个魔物装备出乎意料的东西,敌对势力会如何应对?」的人体实验手术完成了。送达的货物纸箱竟然是吸血鬼,而且还搭载飞弹的话,敌人也会大吃一惊吧。在实战当中试过这招之后,就要紧接著进入第二计画「那么如果龙和战车合体,敌对势力又会怎么样?」!难得抓到传说中的天龙,一定要拿来改造一下!』

    ──我在不知不觉间被当成改造材料之一了?

    『哼哼哼……我终于要和战车合体了吗?胸部龙战车真是叫我泪流不止啊。』

    德莱格在哭!他最近特别脆弱,经常因为这种小事哭出来!

    再这样下去,我会被撒哈里勒改造成龙战车。开什么玩笑!还是快逃吧!即使丢下朱乃学姊和加斯帕我也要离开这里,否则邪恶组织会对我做出非常恶劣的事!

    朱乃学姊正在和父亲一起进行SM三方面谈!妨碍他们就太不识趣了!

    重生为飞弹吸血鬼的阿加,你是个好人!我不会忘记你的!

    我蹑手蹑脚准备逃离现场──这时有人把手放在我的肩上。转头看去,发现露出豪迈笑容的特摄干部阿玛洛斯!

    「胸部龙啊,我们也差不多该开始了。」

    阿玛洛斯一个弹指,战斗员便「咕──!」发出怪叫同时敬礼,之后便飞快地将我绑住!咦?现在是怎样?

    他们迅速将我绑到行刑架上!等、等一下!

    起重机开始运作,将铁球挥向阿玛洛斯!

    阿玛洛斯眼中闪现锐利的光芒,以斧头将巨大的铁球劈成两半!

    「攻击魔法很强。照理来说,想揍魔法师只会被反击。既然如此又该怎么做?很简单!只要多加锻炼,拥有能够正面承受魔法的体魄就可以了!经过千锤百炼的肉体能够反弹各种属性魔法!物理防御和物理攻击,正是反魔法的基本理念!承受魔法之后朝对手的脸挥拳打死他!这就是我针对反魔法的研究成果!好了,胸部龙!你即将在这里染上神子监视者的色彩!以铁球锻炼身体,得到不受魔法影响的肉体吧!呼哈哈哈哈哈!冥界的英雄今天就要纳入神子监视者的管辖!」

    讲了一长串莫名其妙的理由之后开始大笑了,这个连脑袋都是肌肉的干部!

    阿玛洛斯一个弹指,战斗员又推来新的铁球!

    我还没搞清楚铁球和反魔法之间的关系,挂到起重机上的铁球已经高高举起──

    「不要──────!救命啊────!」

    我的惨叫在室内回响──

    啊啊,如果攻击驹王学园的不是可卡比勒,而是特摄干部和疯狂科学家的话──我想战况一定会更加混乱吧。

    说不定幸好来的是可卡比勒!

    我后来才知道,真要说来,那个训练空间比较偏向透过苦行砥砺心志,对于神器持有者还有其他正常的训练。

    应该介绍那些才对吧!神子监视者相关人士全都是怪人、变态!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