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DxD > 第二十卷 出路咨询的彼列 Life.1 危急中依然要出路谘询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卷 出路咨询的彼列 Life.1 危急中依然要出路谘询

    几天后的早上──

    ……尽管这天是个万里无云的好天气,我的心情却好不起来。

    我起得很早,但因为心里一直挂念著确认蕾维儿安危的消息不知何时才会传来,我几乎没有睡著。这点其他伙伴们似乎也一样,昨晚大家好像还是一样没睡好,即使到了早餐时间,大家的表情还是一样消沉。

    ……和我一起睡的莉雅丝以及爱西亚昨晚似乎也是因为得到了那样的消息而无法安心入睡,我们三个一直持续著没有结论的对话。

    早餐时间,坐在餐桌旁的人之中和平常没两样的,就只有老爸、老妈,还有黑歌和奥菲斯了。或许是因为我们看起来和平常不太一样吧,他们好像也不太好意思跟我们搭话……

    就在大家都默默吃著早餐的时候,老妈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

    「一诚!明天就是三方面谈的日子了喔!你还记得吧?」

    ……对喔,确实如此。明天有针对毕业之后未来出路的三方面谈。

    「……嗯,我知道啦。」

    ──我只是简短地这么回答。

    老妈有点傻眼地说:

    「真是的,你也答得太没劲了吧。明天的三方面谈要讲的是有关未来出路的事情对吧?我只是要问你还记不记得而已。」

    接著老妈忽然带著笑容对爱西亚说:

    「爱西亚这边也是由我出席喔。」

    「好的,就再麻烦一诚妈妈了。」

    听老妈那么说,爱西亚露出微笑。

    「真是的,人家爱西亚就这么可爱,哪像你喔……青春期的男生还真是复杂啊。」

    老爸也摺起看完的报纸,同时不住点头。

    「一诚,身为男生,未来出路是非常重要的。明天要和妈妈一起跟老师好好讨论喔。」

    ……我的爸妈真的很多嘴。我随口回了句「好啦好啦」,就继续扒饭。

    或许是因为我的爸妈打破了这样阴沉的气氛,这次换洁诺薇亚以此为契机开口说:

    「出路谘询啊。我这边会来的人大概是葛莉赛达修女吧……不过她好像很忙,我还是别太期待好了。」

    伊莉娜似乎也对出路谘询有话要说,歪著头表示:

    「我这边嘛……爸爸和妈妈都还在国外,大概也是跟洁诺薇亚一样,请葛莉赛达修女帮忙吧……」

    由教会照顾的人都是请葛莉赛达修女去吗?也对,伊莉娜的双亲大概还在英国,应该也没办法随随便便就跑来吧。

    罗丝薇瑟接著说:

    「我还没有接导师班,不过也在帮忙收集资料等等。无论如何,出路是一大要事。最重要的是和父母好好商量,选择最适合自己能力的道路。」

    嗯,罗丝薇瑟这番话确实很有分量。这位魔法才女,在女武神时代虽有才能却无法崭露头角。即使当上了奥丁老爷爷的随从,也无法完全发挥自己的能力。一直到获得现在的定位之后,她的才智才得以活用,开花结果。虽然岁数和我差不了多少,但罗丝薇瑟的见识要比我宽广多了……

    老妈对莉雅丝和朱乃学姊说:

    「莉雅丝小姐和朱乃小姐就只等毕业了嘛。出路已经决定好了的人,就可以悠悠哉哉地等春天到来呢。」

    「可以的话我也很希望这样,不过因为有很多事情要准备,也没办法太悠哉。」

    「呵呵呵,我们是花样女大学生嘛。」

    听莉雅丝和朱乃学姊这么说,老妈轻轻一笑。

    「也对,说的也是。你们接下来就是大学生了,和高中的状况应该又不一样,准备工作也很重要。」

    大学生活啊……我还不太能够想像呢。到了明年的这个时候,我是不是也会比较明白有关大学生活的事情呢?

    「小猫那边怎么样?是谁要去三方面谈?」

    对于洁诺薇亚这个问题……

    「……我这边嘛……」

    小猫才刚说到这里,黑歌就硬是插话。

    「当然是我去啦♪人家可是她的姊姊呢。」

    「……我告诉过她可以不用去,不过看样子她似乎非常想去。」

    小猫半闭著眼睛,叹了一口气。

    黑歌一边摸著妹妹的头一边说:

    「干嘛这么冷淡啊,白音真是的。包在姊姊身上。只要我说著『我妹妹就请老师多多照顾了♪』,诱惑一下老师就行了喵。成绩单出来一定很漂亮。」

    「……我们班的导师是女的喔。」

    小猫斜眼看著黑歌这么说。

    「哎呀,那就伤脑筋了喵。」

    嘴上这么说,表情却一点也没有表露出伤脑筋模样的黑歌,夹了一块煎蛋放进嘴里。

    呼了一口长气之后,莉雅丝望著在校生如此总结:

    「我想大家还有很多事情要思考,但是出路谘询是非常重要的喔。而那件事就由我和朱乃两个可以不用去学校又无所事事的人处理,所以你们只要顾好在学校的生活和将来的出路就可以了。懂了吗?」

    『是。』

    莉雅丝一番很有年长者、学姊风范的话,让大家异口同声地如此回答。

    ……出路谘询啊。

    ……和我一起发过誓将来要一起努力的蕾维儿的身影在脑中掠过……但再这样下去,我的精神会支撑不住。现在只能相信瑟杰克斯陛下、阿撒塞勒老师,还有莉雅丝她们了。

    我甩了甩头,朝老妈递出饭碗说:「再来一碗!」

    正当我在玄关穿鞋准备去上学的时候,黑歌忽然靠了过来这么问:

    「小鸟妹的事情让你很挂心吗?」

    小鸟妹──指的是蕾维儿。黑歌经常这样叫她。

    「……当然啊,那还用说吗?我多想现在就出去找她啊。可是──」

    「前总督不是叫你们相信他们平安无事吗?既然那位前总督都这么说了,我想,你就相信他吧。」

    黑歌打断了我的话这么说。

    ……想不到这个家伙还挺相信阿撒塞勒老师的呢。正因如此,她在吃早餐的时候才会表现得和平常一样吧……不,或许她正是在那个状况下才刻意表现得那么正常,藉以改变那时的气氛。

    黑歌也对在我身边穿鞋的小猫说:

    「白音应该也很担心小鸟妹吧,不过你有时候也该信任一下大人才对喔。」

    「……有时候我还是无法信任姊姊。」

    听妹妹这么说,黑歌笑了。

    「喵哈哈,对啊,我『有时候』或许是不太能够信任啦。」

    这么说的时候,黑歌的表情显得很温柔。感觉她十分享受和妹妹的对话和日常生活。我想,现在可能是这个家伙最开心的时候吧。虽然是以这种形式,却能够和曾经闹过不合的宝贝妹妹在一个屋檐下一起生活。

    「黑歌小姐,我准备好了。」

    前来如此报告的勒菲站到黑歌身边。

    黑歌说:

    「我和勒菲会用我们的方式去找小鸟妹。反正姑且试试嘛,我也是很担心。所以──」

    黑歌搂著我和小猫说:

    「你们就别担心了,去过你们的学生生活吧。出路谘询也要确实做好,否则可是会被小鸟妹骂喔!」

    ──!

    ……黑歌令人意想不到的温柔话语,害我心头一紧。小猫的眼角也微微湿了。

    是啊,这个家伙说的没错。要是出路谘询没有确实做好,蕾维儿回来之后我一定会挨她的骂吧。我的经纪人长得很可爱,个性却很严格呢。

    「嗯,这用不著你说。」

    「……没错,学长说的对。」

    我和小猫带著笑容如此回应黑歌。

    尽管心系蕾维儿他们的安危,我们这天依然度过了日常生活──

    ─○●○─

    隔天放学之后──

    依照既定行程,这天要进行出路谘询──关于出路的三方面谈。在轮到自己之前,学生要在校内等待。有参加社团的人,依规定可以在面谈时间之前参加社团活动。

    至于我们,都在旧校舍的社办里等候面谈时间到来。原则上,我们也请各社员的家长到旧校舍集合,轮到要去面谈之前就在社办静候。

    莉雅丝和朱乃学姊是毕业生,所以没来社办,而是在寻察蕾维儿的消息……我们当然也非常想帮忙,但既然大家都叫我们专注于出路谘询,我们也只好等待时刻到来了。

    正当我们不著边际地闲聊时,第一位现身的──

    「哎呀,大家好。嗨,伊莉娜。」

    是伊莉娜的爸爸!真的假的!他远道从英国跑过来了吗?

    这让身为女儿的伊莉娜也大惊失色。

    「爸爸!你怎么会来?」

    伊莉娜不禁惊叫出声。看来他事前没有联络,而是突然现身的吧……既然要来,应该会向女儿报备一下才对,或许是想吓她一跳吧?

    伊莉娜的爸爸爽朗地笑著说:

    「哈哈哈哈,当然要来啦。这次谘询可是事关我的宝贝女儿的未来耶!爸爸可是跷班跑来日本的喔。」

    「爸爸真是的,小心被米迦勒大人骂喔!」

    伊莉娜气呼呼的模样也煞是可爱……不过,米迦勒先生应该不会因为这点小事生气吧。伊莉娜的爸爸挨了女儿的骂之后,笑著打圆场:

    「这下可伤脑筋了。我刚才只是开玩笑的啦,是因为要来日本办点事情,刚好可以顺道过来这边。不过,我的天使女儿生气的模样也很不错呢。」

    伊莉娜的爸爸还是老样子。我们也面带微笑看著伊莉娜父女的互动。这时,伊莉娜的爸爸突然往我这边走了过来,对我耳语:

    (对了,一诚。)

    (什、什么事?)

    伊莉娜的爸爸随即露出一脸猪哥样这么问我!

    (那个东西……你用了吗?感觉如何啊?)

    ──!那个东西……八成是指那个房间吧!天界开发出来的那个,天使和其他种族在里面做色色的事情也不会怎样的房间!只要将专用的门把装在任何一扇门上面,就可以进到那个神奇的房间。

    听说是米迦勒先生亲自下令要开发那个莫名的房间,更教人搞不懂天界在想些什么!

    (没、没有啦,这、这个嘛……该怎么说呢……)

    我不知该做何回应!事实上,伊莉娜和洁诺薇亚她们使用那个房间的方式都让我感到有些困惑……如果她们邀请我的方式正常一点的话,我也想直接冲上床去。可是,她们两个每次都在像是我要上厕所的时候将那个门把装在厕所的门上,或是在我做完恶魔的工作累得要死,只想回自己的房间休息的时候才把我请到那个房间,在一些我最不方便的时候突袭我!

    而在我想著「现在的话去那个房间也不错……」色心大发的时候,反而什么都没有!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真想说你们的时机抓得也太奇怪了!但是如果要我主动出击,又怕其他女生会看到,无法轻易采取行动!

    也就是说,那个东西在不识相的伊莉娜(和洁诺薇亚)手上几乎是浪费掉了。最近朱乃学姊和黑歌似乎一直缠著她要借那个东西……总之,希望她们能有点常识,不要在我上厕所的时候使用。

    (我等著抱孙子喔!)

    说著,伊莉娜的爸爸拍了拍我的背……突然就提「孙子」是怎样!该说这一点和我爸妈很像吗,害我觉得就是因为这样,我们两家才会有所交流吧。看来他们实在很合得来。

    「等等,爸爸!你在跟一诚说些什么啊?」

    伊莉娜似乎很好奇我和她爸爸在说什么悄悄话。照理来说,这种事情不应该让女儿知道才对,然而这位大叔却得意洋洋地宣告了!

    「哈哈哈,我在问那个房间用得怎样啦!」

    伊莉娜听了,脸颊一下子涨红!

    「──!爸、爸爸真是的!不要在自己的女儿和她的青梅竹马面前说那种话好吗!」

    伊莉娜比刚才还要生气,但是首当其冲的她老爸──

    「伊莉娜生起气来也好可爱啊。」

    却还是不以为意,爽朗地哈哈大笑了几声。

    ……唉,我每次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她老爸。

    ──这时,看著这幅景象的洁诺薇亚似乎很开心。

    「呵呵呵,伊莉娜家还是一样呢。」

    学生会那边没有工作,或是工作比较少的时候,洁诺薇亚还满常出现在社办的。或许是为了出路谘询,她今天提早结束学生会长的工作,来到作为等候室的这里等著轮到她。

    「还说呢,洁诺薇亚这边是葛莉赛达修女会来吧?」

    听我这么问,洁诺薇亚点了点头。

    「是啊,照理来说应该是这样,不过修女也很忙。今天只有我一个人──」

    「你一个人怎样?你好啊,洁诺薇亚。」

    就在这个时候,葛莉赛达修女正好打开社办的门走了进来!原本还以为她不会来的洁诺薇亚大惊失色。

    「葛、葛葛葛、葛莉赛达修女!……你、你来啦。」

    面对洁诺薇亚惊愕的声音和反应,葛莉赛达修女叹了口气。

    「我当然会来啊。你的监护人也只有我了吧。过来吧,我们到那边去针对三方面谈做最终确认。」

    说著,修女便拉著洁诺薇亚的手,往沙发走去。

    「我、我没什么需要确认的啊。将来的出路大致上也都决定好了。」

    「你的『大致上』多半都太过粗略,没有抓到重点啊。别啰嗦了,来做最终确认吧。」

    面对修女不由分说的魄力,就算是洁诺薇亚──

    「呜呜,我就是对修女没辙……」

    ……也只能妥协了。她们两个坐到沙发上,再次确认要和老师讨论的内容。

    面对监护人的时候,伊莉娜和洁诺薇亚都展现出平常看不到的一面,让人感觉很新鲜。至于其他社员……我和爱西亚有我老妈会来,所以姑且不论,小猫也有黑歌会以监护人的身分来学校。但木场和加斯帕要怎么办呢?

    「我说,木场和加斯帕的三方面谈是谁会来啊?」

    「我这边每年都是由吉蒙里家派遣外表很像一回事的佣人过来。加斯帕也一样吧?」

    木场这么一问,阿加也答了声「是的」。

    喔喔,原来如此。吉蒙里家雇用了很多佣人,只要仔细找找应该会有看起来很像是木场和加斯帕的亲人的人吧。

    「对了,托斯卡还好吗?」

    我随口问起不久之前和木场重逢的过往同志──托斯卡。托斯卡偶尔也会来兵藤家玩,向莉雅丝、爱西亚、小猫她们学习有关日本的事情。

    「嗯,托各位的福。由于她是教会人士,生活方面除了小猫之外,还有爱西亚同学、洁诺薇亚、伊莉娜同学在照料她。」

    最出乎意料的是,托斯卡透过木场和爱西亚她们认识了桐生之后也和她成了好朋友,桐生每天都教她很多事情……我得多加注意,以免托斯卡也变成色女一个。

    「瓦雷莉似乎也和托斯卡小姐处得很好,我就放心多了~~」

    阿加这么说。

    这样啊,既然和瓦雷莉也处得来,那真是再好不过了。新的伙伴们能够在这个城镇过著和平的生活当然是最好的。

    这时,有人「叩叩」地敲了门。

    「……不好意思,应该是这里吧?」

    聊著聊著,我家老妈也出现在社办,于是我和爱西亚就要她赶紧进来──

    在轮到我们之前的这段时间,老妈和伊莉娜的爸爸展开了臭气相投的家长对谈,害得我和伊莉娜超尴尬的啊!

    三方面谈轮到我了。

    在我之前,爱西亚已经先结束了面谈。

    ……教室里只有班导和我跟老妈三个人。从国中的时候开始,我就不太喜欢这种面谈。不,应该没有学生会喜欢吧。因为,平常不希望他们碰面的两个大人(家长和班导),在这个时候会夹著小孩面对面──而且化了妆的妈妈跑来学校,对青春期的男生而言是一件非常难以忍受的事情,完全不希望被同班同学和朋友撞见!

    在寂静无声的室内,我和老妈并肩坐著,而对面的老师在打过招呼之后,也开始谈起我在学校的态度以及成绩等等话题。

    接著,在开始了五分钟左右之后,开始谈到正题,也就是出路了。

    班导说:

    「兵藤同学的志愿,是升学进入驹王学园大学部吧?」

    「对。」

    我如此回答。没错,我想先读到大学毕业再说,而且难得都进了有大学部的驹王学园,所以我一直都在想如果有办法直升上去的话是很想往上念……班上也有想上其他大学的同学,不过我并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大学,所以打算直升评价也很高的驹王学园大学部。

    对此,爱西亚、洁诺薇亚、伊莉娜、木场(还有桐生、松田、元滨也是)等人似乎也都抱持相同意见。也就是说,到了大学部我们这些人还是会聚在一起吧。下个年级他们的出路好像也和我们一样,再加上先升学的莉雅丝和朱乃学姊她们,两年后大家又会在大学部再次聚首了。在大学办个「神秘学研究社」或许也不错。

    尽管确定了短期目标是升学,但班导似乎还有什么事情想问。

    「兵藤同学在升学之后有决定好要做什么了吗?兵藤太太和他讨论过这件事吗?」

    老妈听了只是把手放到脸颊上,一脸困惑地说:

    「……不,他还没有向我和外子提过──」

    啊,对喔……我是说过想上大学,却没提过在那之后要做什么。

    我伸出手指抓了抓脸颊,对老师和老妈说:

    「啊,呃……原则上,莉雅丝……社长……也不对,那个……莉雅丝•吉蒙里学姊的父亲经营的……」

    这种时候应该要怎么说呢?总不能老实说将来要进入恶魔业界,说是吉蒙里家的关系企业应该可以吧?吉蒙里家的势力不只是在冥界,确实也有在人类世界拓展事业。

    「学姊的父亲正在拓展一项事业,大学毕业后我也想进入吉蒙里家的关系企业工作。」

    我这么说似乎勾起了老师的兴趣。

    「吉蒙里同学家?对喔,兵藤同学也是神秘学研究社的呢。」

    于是老师又说了声「嗯,原来如此」,点头称是。毕竟莉雅丝在学校里也是风云人物,这所学校本身也和吉蒙里家息息相关。只要提到吉蒙里家,老师自然也会有所理解了吧。

    「这么说来,吉蒙里同学也和阿基多同学她们一样寄宿在兵藤同学家吧。那么,吉蒙里同学的父亲和兵藤同学……应该说和兵藤太太有过交流吗?」

    对此,老妈回答:

    「有、有啊。吉蒙里先生偶尔会造访我们家,应该说我们家的房子也因为吉蒙里家事业的一环而帮忙改建的……我们全家都受到吉蒙里先生多方关照呢。」

    真的,吉蒙里家一直都很照顾我们全家。包括那么大规模的改建,还有之后的各种支援服务也好,真是照顾到让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老师继续追问:

    「既然如此,兵藤同学是想透过这层关系进入吉蒙里家的公司工作吗?而且已经和他们都谈好了?」

    「啊,是的。我想,吉蒙里学姊的父亲应该也会同意吧。」

    我如此回答……我想,吉蒙里先生应该会接受吧。只要是莉雅丝的眷属,吉蒙里家目前应该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做好接纳我们的准备了。暑假去冥界的时候也提过眷属可以分得的领土之类。

    老妈问我:

    「我记得吉蒙里家也有在各个国家经营旅行社和饭店吧?日本的话,听说在东京和京都、大阪等地的都会区都有吉蒙里集团经营的饭店。还有,之前我听莉雅丝小姐提过,他们也正致力于卡通人物事业呢。」

    「老、老妈,你也太清楚了吧。」

    吉蒙里家在京都确实有饭店……卡通人物事业应该是和我有关的吧。

    老妈听我这么说,便如此回答:

    「你忘记啦,第一学期的时候不是有教学参观吗?那个时候吉蒙里家的爸爸和哥哥都来了不是吗?」

    啊──有有有。是第一学期快结束的时候那次嘛。上课的主题不知为何变成捏黏土的那次。那个时候,在教学参观结束之后,莉雅丝的父亲和瑟杰克斯陛下跟我们家爸妈见了面聊了很久,而且还来了我们家呢。

    「所以,那个时候莉雅丝……学姊的父亲向你说明过了吗?」

    「嗯,对啊。他说『将来希望能够由我们照顾令郎』。毕竟这对我们来说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这样啊,所以你自己的志愿也是如此吗?因为你还没有正式对我们提过这些,我们一直很希望你可以说清楚呢。」

    老妈如此向我确认。

    这样啊,吉蒙里家那边也提过了啊。以莉雅丝的眷属的身分活下去已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但是吉蒙里家能够像这样正式释出善意,真是让我感动不已。吉蒙里家真是最棒的上级恶魔了!

    不过,吉蒙里家都已经这样释出善意了,我们家的老爸老妈还是打算确认并尊重我的意愿,更是让我佩服……老爸老妈还是觉得我说不定会想选择其他出路吧。

    ……我实在不太想让爸妈操心。因为我已经有事情瞒著他们了──也就是我现在的真实身分。

    我点了一下头,对老妈和老师说:

    「简单来说就是这么回事。大学毕业之后,我打算进学姊的父亲经营的公司上班。不过,我还有别的梦想……将来,我打算离开吉蒙里的公司……创设只属于自己的公司。」

    没错,我还有更进一步的梦想──就是离开莉雅丝,组织专属于自己的眷属,从事恶魔的工作,同时参加排名游戏!应该说,年长的恶魔们也说过,既然生命近乎永恒,想做什么就要全部都做才不会吃亏!我要抱持著远大的目标、许多梦想以及野心,向前迈进!

    我当场吐露出现在的心声……当然,和恶魔有关的部分都蒙混过去了。

    「或许终究会是吉蒙里的关系企业,不过尽管如此,我还是想要有一间只属于自己的公司,想试著以自己的理想去经营。在这个城镇建立新公司也可以,在学姊的祖国经营新事业感觉也不错。」

    我一直觉得以驹王町为起点很好。只是要是如此,和我的主人莉雅丝的地盘就会重叠。至于到时候该怎么办才好,以及关于这部分的规定是怎样,都还没人向我说明过就是了。

    我粗略地将目前在心中描绘的未来蓝图说了出来……然而坐在我身边的老妈,却是愣了一愣。

    「……你已经想过那么长远的事情了吗?」

    看她的反应,似乎是对于我刚才所说的话感到难以置信,也没有预料到的样子。

    「咦?是啊,还好啦。毕竟是自己的未来,总是要大致上有个愿景才行嘛。」

    我这么表示……这样啊,因为我从来没有对老妈老爸说过这方面的事情,也难怪老妈会吓到。

    也许看不出来,不过我好歹也是有梦想的啊。

    最重要的梦想当然是后宫王就是了,不过总不能在这种时候提那个吧!老妈肯定会打我的头,老师一定也会对我翻白眼!

    班导露出微笑,对老妈说:

    「兵藤太太,令郎……一诚同学在班上也因为意外地会照顾人而受到称赞喔。尤其是从国外转学进来的阿基多同学、紫藤同学、夸塔同学,受他照顾的地方特别多。我经常看到他有类似的举动。这种事情感觉很简单,其实做起来可没那么容易。关于透过学校进行异文化交流方面的事情,问一诚同学其实是最快的,老师们也都这么说呢。」

    ……或许是因为平常校内对我的评价都不太理想,听老师这样称赞我怪不好意思的。

    听说,最近女同学们对我的评价好像也渐渐在改变了呢。据说是因为……木场对女同学们说了很多袒护我的话,让她们心目中对我的看法也产生了变化。有个好朋友真是太棒了!这种事情松田和元滨就办不到了!型男加成在这种时候真是太好用了,木场!太感谢你了!

    ──这时,原本称赞我的老师叹了口气,如此补充:

    「只是有个问题,就是他太好色了。而且严重到有女同学会来找我投诉……」

    「非常抱歉!真是非常抱歉!还愣在那边做什么,一诚!你也一起道歉啊!」

    听老师那么说,老妈也按著我的头想要往下压!

    嗯──!既然都说成这样了,我好像也只能道歉了吧!

    「对不起,我太好色了!」

    谁教我正处于最敏感的时期嘛,真是非常抱歉!

    于是,一下子不好意思,一下子热血畅谈,一下子又道歉的三方面谈也迈向尾声。

    不过,我还有未来的梦想──要和爱西亚、洁诺薇亚,以及蕾维儿一起向前迈进。所以,蕾维儿……你一定要平安无事啊。

    当天的晚餐时间──

    「啊────!好久没觉得酒这么好喝了!」

    吃晚餐的时候,老爸开心地喝著酒。听老妈说完三方面谈的状况之后,老爸似乎对我所阐述的未来非常感动,始终开心得不得了。

    眼看他还在开心,结果下一秒就突然落下了男儿泪。

    「呜呜──!那个一诚……我原本还以为只有性欲不输给别人的儿子!没想到竟然对未来已经有那么具体的规画了……!」

    ……好、好害羞啊,谁教他配酒的话题是我。而且还有其他女生在,真不想让她们看到老爸这副德性啊。虽然大家是都带著关爱的微笑看著他啦……

    听老爸那么说,老妈也是一副感慨万千的样子。

    「就是说啊,我也吓了一跳。光是听到吉蒙里先生说要让我们家一诚在大学毕业之后进入关系企业好好照顾他,我就已经兴奋得不得了,没想到一诚连那之后的事情都想过了……我也是差点当场哭出来呢。」

    啊啊啊啊啊说到都开始擦眼角了啦!等等,等一下!这太让人害羞了,真的不要这样!

    「……你们太夸张了啦。现在的高中生都是有在想不久后的将来的事情好吗!」

    ──我害羞的这么说,但老爸还是显得很开心,就连老妈也是。

    老爸当场高举酒杯向老妈说道:

    「不管!今天晚上要好好喝酒庆祝!老婆!之前瑟杰克斯先生寄了一瓶很贵的酒过来,把那瓶拿出来!」

    「好好好,知道了啦。真是的,年纪一大把了还兴奋成这样。」

    于是老妈就进厨房拿酒去了。

    ……啊──啊──随便你们啦!真是的,居然因为我兴奋成这样。果然小孩子还是搞不懂父母在想什么呢……我只不过是正式说出未来的展望罢了。

    坐在我旁边的莉雅丝对我说:

    「一诚,你之前都没向你的双亲提过未来的事情吧?」

    「咦?对、对啊,我之前一直觉得等到这种场合再说就好了……」

    一方面也是因为转生成恶魔之后发生太多事情了,让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或许也是找不到适当的时机吧。况且,这个将来的目标本身,也是在转生之后才想到的,心态和去年的我截然不同也是理所当然。

    我去年对将来的认知,顶多就只有「总之先升大学再说」,如此而已。老爸老妈也都知道我在想什么,所以对他们来说,我也只有想到这里而已吧。

    这时,罗丝薇瑟一脸正经地叮嘱我:

    「这样不行喔。将来的事情应该要和家人好好商量才对。要是没有商量过,导致家人无法谅解你的目标,事情会变得很严重喔!高二这个时期没有先在家庭内讨论过未来出路的话,对家人、对学校、对一诚本身,都会是一个大问题。」

    好有教师风范的发言啊……

    我也无法反驳她这番话。罗丝薇瑟说的一点也没错……尽管在转生之后发生过太多事情,对于家人之间的沟通,我或许还是稍嫌轻忽了一点……

    以洁诺薇亚为首,大家都对罗丝薇瑟的这番话深表赞同。

    「不愧是驹王学园的老师。」

    小猫也点了点头。

    「……虽然偶尔会忘记你的身分,不过真不愧是老师。」

    嗯,真的,不愧是老师。

    脸颊微微泛红的罗丝薇瑟轻轻乾咳了一下,继续说了下去。

    「老师们都认为,在座的所有人应该几乎都会在大学毕业之后进入吉蒙里的关系企业就业,甚至还称呼大家为『吉蒙里内定组』呢。」

    是喔,连老师都这样说我们啊。「吉蒙里内定组」啊……那么,在场的成员当中只要是就读驹王学园的几乎都是嘛。不是的大概只有教会成员的伊莉娜而已。

    「顺道一提,也有『西迪内定组』喔。」

    ──莉雅丝如此补充。啊,就是西迪眷属的成员们嘛。老师们应该也都知道苍那前会长家也很有钱吧。

    正当我想著这些校内资讯的时候,老爸突然哭著牵起莉雅丝的手!他不断对莉雅丝低头,开始这么说:

    「不只一诚,连爱西亚都获得吉蒙里家旗下关系企业的邀约,我们家的孩子们将来都有保障了!我对吉蒙里家真的只有感激不尽了!谢谢你,莉雅丝小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爸喝得超醉的,开始跑去纠缠莉雅丝了啦!呜哇啊啊啊──搞什么啊!真是的!

    莉雅丝尽管吓了一跳,还是带著笑容冷静地如此回应:

    「不,站在我们家的立场,贵重的人才就是应该趁早确保。以这一点来说,家父和家兄也都认为一诚和爱西亚是将来值得期待的人才。」

    「呜呜,真是太感恩了!真是太可靠了!」

    「自从莉雅丝小姐捡走了我们家一诚之后,我们家真的是一帆风顺啊!」

    听莉雅丝那么说,老爸老妈都止不住喜悦的泪水。

    爱西亚在自己的名字被提到之后,也不知道该做何反应……至于我,也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双手掩面了。

    ……嗯,一定是因为到了这个节骨眼才对爸妈说出自己的未来规画,反作用力才会特别大吧。我想,今后还是定期报告好了。要是每次都这样的话,我的精神也撑不住啊!

    小孩子也有小孩子自己的苦衷好吗!我把这句话吞了下去,继续和大家一起吃著晚餐。

    对我而言实在很不好意思的晚餐也已经结束,来到了各自度过夜晚的时间。蕾维儿的安危依旧不明,洗完澡的我在客厅打发了一下时间之后,上了二楼。

    ……这时,我发现二楼的走廊边缘放了一个颇大的纸箱。

    「……这个纸箱是怎样?是谁的啊?是说,这里原本有这种东西吗?」

    我靠近了那个纸箱……是不是加斯帕在里面啊?会躲进这种地方的家伙也就只有他了,不过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附近躲进纸箱里啊?

    狐疑的我打开了纸箱──

    「…………」

    结果和里面的金发美女四目对望。抱腿坐著,把自己收在纸箱里面的──是瓦雷莉!

    她一双红色的眼眸正对著我,嫣然一笑。

    「啊,你好。」

    「瓦、瓦、瓦雷莉────!」

    (插图)

    我的惊叫声在走廊上不住回响!那是当然了!毕竟看到走廊边缘随便摆了一个纸箱,心里以为里面一定是加斯帕,结果打开来一看却是瓦雷莉嘛!

    「是的,就是我。」

    瓦雷莉站了起来,跨出纸箱。

    不久之前,我们镇压了教会战士发动的武装政变,于是教会高层给了我们真正的圣杯的碎片,奖励我们的功绩。

    阿撒塞勒老师将碎片加工作成项炼之后,给了瓦雷莉,虽然限制条件相当严格,却还是成功唤醒了她的意识。

    或许是因为有一半吸血鬼血统的关系,她才刚清醒,就立刻恢复到能够下床走动的程度了……不过听说为了谨慎观察之后的恢复状况,她的行动还是受到了限制。

    ……但我真没想到她会出现在我家,而且还躲在纸箱里面。

    「你、你怎么会在这种纸箱里……?」

    我只能这么问了。尽管才刚醒过来没多久,她这样也太淘气了吧!

    也不管我有多么担心,瓦雷莉一脸笑嘻嘻的,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我在学加斯帕啊。他说钻进这种纸箱里就会觉得很平静,所以我也想钻进来试试。」

    这……这样啊。那个小子是怎样,居然介绍这种事情给刚醒过来,又刚开始在日本生活的恩人!不,也有可能是瓦雷莉自己问加斯帕的就是了!

    「唉……也罢。对了,你的状况还好吗?」

    我叹了口气之后这么问。

    瓦雷莉依然以一贯的懒洋洋语气说:

    「还好。托各位的福,尽管得透过转移魔法阵,我总算可以过来这个家了。今天我和加斯帕一起过来叨扰。」

    也是,直接走过来对她而言可能还很辛苦吧,用魔法阵移动是比较聪明的做法。话说回来,阿加也来了啊?

    「加斯帕好像和小猫小姐一起为了那位叫蕾维儿的女孩,正在将在学校学到的东西写成笔记喔。我想说不可以妨碍他们,打算自己一个人在这个家里到处逛逛。」

    瓦雷莉这么说。

    这样啊──加斯帕和小猫正在为了无法到学校上课的蕾维儿准备笔记……

    我的学弟妹真是太会为朋友著想了。

    忽然,瓦雷莉看向走廊上空无一物的地方,歪著头说:

    「这么说来,我听不见『大家』的声音了呢……真是奇妙。」

    ──!

    ……她口中的「大家」,是寄宿在她体内的圣杯神器(sacred gear)所引发的副作用。她可以看得见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的形体,甚至可以听得到声音。老师说,原本那是不应该看见,也不该听见的东西。还说──要是继续正面接触它们,很有可能导致精神异常。之前遇见瓦雷莉的时候,她已经因为和它们接触太久,精神状态近乎崩溃。

    现在的她,因为没有使用沉睡在体内的圣杯,脖子上又挂著真正的圣杯制成的项炼,意识比起我们在吸血鬼国度见到她的时候清醒多了。

    不过,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多问比较好吧。我改变了对话的走向,带著笑容问她:

    「生活上有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只要你开口,我们大家都可以帮你。」

    「这个嘛──我想想……」

    她把手指抵在下巴上,沉思了一下──

    「应该没有吧──有加斯帕在,我就不怕孤单了。」

    最后带著笑容,果断地这么回答。

    ……也对,有阿加在,她就不会孤单了。因为,他们两个总算得到一处安居之所了。她好不容易才醒了过来,今后可得和那个家伙一起过著幸福快乐的生活才行。

    瓦雷莉拍了一下手,又这么说:

    「而且还有你们大家在,更让我觉得很开心,就像在作梦一样……」

    听她这么说真让我感到高兴。不枉我们前往采佩什派的国度为她而战。说的也是,我们也得和瓦雷莉一起开心度日才行!只要大家能够和乐融融地过著和平的生活,光是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无意间,我想起安危不明的蕾维儿,瞬间变得有点落寞;而不知道是察觉到,还是臆测到了这点,瓦雷莉这么说:

    「──蕾维儿•菲尼克斯小姐。」

    瓦雷莉抬头看著天花板继续说:

    「蕾维儿小姐和她的兄长莱萨先生。我想,他们大概还活著吧。而且应该不久之后就能见到他们了才对。」

    不知道是注视著哪里,意识著哪里,总之瓦雷莉像是感应到什么了一般,对我这么说。

    「……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听我这么问,瓦雷莉露出有点困惑的表情。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说我就是知道这种事情……」

    ……原来如此,如果是别人说这种话或许还得质疑其可信度,但瓦雷莉体内寄宿著掌管生命的圣杯,既然她都这么说了,就让我想如此坚信。

    「谢谢你。总觉得,这让我的心情放松了不少。」

    我如此道谢。原本真的是满怀不安,所以瓦雷莉这番话让我的心情变得轻松多了。

    瓦雷莉依旧嫣然一笑。

    「快别这么说……该道谢的是我才对吧──能够再次见到加斯帕和你们大家,我真的由衷感谢。谢谢你们。」

    说著,瓦雷莉•采佩什露出迷人的笑容。

    「啊──瓦雷莉!你在这里啊!不可以啦,你怎么自己跑出小猫的房间呢!你现在还在观察期耶!」

    慌张地从楼上跑下来的是加斯帕。

    看来,他是发现瓦雷莉不在房间里面,就连忙跑出来找的吧。加斯帕真是的,只要事关瓦雷莉就会收起平常畏畏缩缩的态度,变得乾脆果断,又很有男子气概。

    「我不是叫你要做什么都要找我一起吗!」

    「呵呵呵,加斯帕好严格喔。」

    看吧,阿加变得这么可靠。真让人觉得男人只要有了必须保护的女孩,就可以无止境地变强。

    看著两人的互动,让我打从心底感到慰藉。

    而且,瓦雷莉刚才的发言,后来就有如预言一般成真了。

    ─○●○─

    隔天早上──

    「D×D」成员在神秘学研究社的社办紧急集合。

    阿撒塞勒老师望著我们说:

    「我已经确认过了。」

    「那、那也就是说……老师!」

    我向前探出身子这么问,老师便如此宣告:

    「──莱萨•菲尼克斯和蕾维儿平安无事。听说都没有生命危险。」

    ────!

    ……我说不出话来。默默的,我湿了眼眶。我觉得原本七上八下的心情在一瞬间平静了下来,变得豁然开朗。

    仔细一看,和我一样担心蕾维儿他们的伙伴们也都放心地松了一口气。

    「小猫,老师说蕾维儿同学没事耶!真是太好了~~~~~~!」

    「嗯……嗯!太好了!小加,真是太棒了──真是的,害我们这么担心,那个笨蛋蕾维儿!笨蛋……!」

    同是高一组的加斯帕和小猫甚至相拥而泣。

    在我们恢复了平静之后,老师接著如此补充道:

    「保护了他们的──是魔王阿杰卡•别西卜。」

    看来事情没那么单纯呢。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