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DxD > 短篇集 DX.2 膜拜吧☆龙神少女! Life.5 猫又☆忍法帖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短篇集 DX.2 膜拜吧☆龙神少女! Life.5 猫又☆忍法帖

    这件事发生在莉雅丝动身前往罗马尼亚之前,大家还在为与魔法师订立契约而忙东忙西的时候。

    眼前这幅光景让我傻眼到嘴角不断颤抖。

    ──黑歌在我的房间里,从容不迫地玩著电视游乐器。

    她是一位随兴套著黑色和服的妖艳大姊。头上有猫耳,臀部也长了尾巴──她是小猫的亲生姊姊,是名猫又。

    她身边坐著一名打扮成小魔女,一脸抱歉的金发美少女──勒菲。她察觉到我出现,连忙道歉:「对、对不起!」……

    这些家伙原本寄身于我的宿敌瓦利,但她们在小猫的邀请下,跑来兵藤家寄住了。

    小猫为了锻炼她还未成熟的仙术,虽然跟姊姊黑歌有芥蒂,但还是拜托她帮忙。

    ……说到寄宿在这个家里的黑歌,该怎么说呢?她所有的行为都无礼至极……

    她不但任意吃冰箱里的东西、叫勒菲和小猫帮她洗衣服、也不帮忙煮饭和打扫,甚至还未经允许就在我房间里玩游戏。

    ……生活除了帮小猫修行的时候以外都过得太随便啦,你这只恶猫!

    相较之下,勒菲不但会打招呼,也会帮忙打扫跟做饭。

    就算我进到房间里,黑歌这家伙也没特别做什么反应,居然继续玩游戏……!还在那边躺著打滚操纵手把!

    ……事到如今,即使骂她也不可能改进吧……我叹了一口气,在床铺上坐下。

    对了,这下正好,来问问我最近一直在意的一件事吧。

    「我说,黑歌──」

    「你要干嘛喵?我正忙著搜集素材耶!」

    ……我一看画面,马上发现游戏角色的装备非常丰富!这、这家伙!这样她玩的时间不就比我这个拥有者还长吗!我们去学校的时候,她一定也是不停地狂玩!

    附带一提,虽然会在我家玩电视游乐器的人,主要是我和小猫,不过令人意外的是莉雅丝跟罗丝薇瑟也会玩。她们都说玩游戏很适合转换心情。有时候大家也会吵吵闹闹地一起玩对战类游戏。

    好吧,先回到刚才的话题。我重新询问黑歌:

    「最近,你和勒菲好像常常半夜偷跑出去……你们应该不是在街上干什么坏事吧?勒菲应该不会做那种事,不过你就有可能了。」

    没错,黑歌和勒菲似乎会在深夜时徘徊于街上,有时候,当我完成恶魔的工作回到家,她们就不见踪影了。即使询问她,也只是回答我「散步喵」一句话。但这只恶猫原本就是恐怖分子,所以我很在意她是不是有什么企图。不过,毕竟是带著勒菲一起出门的,我想应该是不会做什么特别夸张的坏事啦,只是觉得有可能是些有点邪恶的小勾当。

    黑歌听了我这么说,便放下游戏手把,一脸不满地噘起嘴回答:

    「真没礼貌喵,我怎么会去做什么坏事呢?」

    不,这我可不确定……你根本就超有可能会去做的吧?应该说,你看起来就像会把散布毒雾当恶作剧。

    「……正如同一诚学长所说,姊姊的确有可疑之处。应该说,你就跟充满色情念头时的一诚学长一样,令人无法信任。」

    ─就这样,不知何时进入房内的小猫,强硬地对她的姊姊黑歌提出严厉的指正……嗯,毕竟对小猫来说,我在想著色色事情的时候,完全不值得信任嘛!

    「姊姊,请诚实地回答一诚学长。因为你在这个城镇里做的坏事,会为社长以及住在这个家里的所有人添麻烦。要是事有万一……我就必须阻止你。」

    小猫用坚定的眼神如此宣告。她大概是因为怀著想信任姊姊的心,以及拥有曾被她背叛的过去,才会抱著复杂的心情这么问吧。我想正因为她们是姊妹,所以她才决定如果有个万一,必须要阻止姊姊才行。

    正是由于小猫的责任感很强,又很替同伴著想,才会摆出这种态度。

    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妹妹也说到这个地步了,黑歌和勒菲互看一眼后开始说道:

    「这个嘛~~最近我和勒菲在学习忍术喵。」

    「……忍、忍术?」

    蹦出这个意料之外的答案,让我开口反问。忍术……?我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但勒菲也苦笑著肯定黑歌说的话:

    「……呃,是的。正如黑歌小姐所说。」

    忍术!咦?这是怎么回事?

    我跟小猫还是没听懂。于是,这回衣柜的门被打开,我们的吉祥物大人登场!

    「吾也有学。」

    从衣柜里出现的人,是一身忍者装扮的娇小龙神大人!

    那副打扮是怎样啦!应该说,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在那里了?不、不对,还有个更重要的问题!

    「你也学?喂喂喂,你们别把她带离这个家啦,可能会引发严重问题耶!」

    如我所说,奥菲斯的存在是极度机密。若被不清楚事情原委的人知道前恐怖分子的头头待在这座城镇,问题就大了。

    黑歌苦笑著说道:

    「我知道喵。不要紧。我们只在城镇里移动,而且暗中带著人走这件事我很拿手。」

    就算你对我夸耀自己擅长偷偷带著人走……还是很让人困扰啊!

    「忍术~~忍术~~」

    我们正在讨论的龙神大人,快乐地用手结著印。龙神学忍术这种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把手摀在额头上,重新询问黑歌。忍术到底是怎样啦?

    「这座城镇里有忍者喵。」

    「…………嗯?」

    我听到这令人意外的答案,再度重问了她一遍……忍、忍者?呃,说到忍术的话,确实会想到忍者,既然她们学了忍术,那可能真的确有其事……不过,现在跟我说忍者……

    「我~~就~~说~~有忍者了嘛。是真的啦,真的真的。」

    黑歌认真地这么说。她的表情写满了「居然怀疑我」。就算我把视线移向勒菲──

    「这也是真的。」

    ──一样得到了这个回答。既然勒菲都这么说,应该就没错吧。

    ……唔嗯~~向忍者学习忍术?黑歌、勒菲还有奥菲斯她们吗?

    我跟小猫都感到非常疑惑。就在我苦思该摆出什么态度才对时,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是在说NINJA吗?可以说明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声音的主人是莉雅丝,她一脸兴致勃勃的表情。莉雅丝对武士和忍者等等与古代日本有关的事物,抱持浓厚的兴趣。

    她会有这般兴趣的起因,恐怕是向瑟杰克斯大人的眷属冲田总司,学习日本事物的关系吧。而且她一开始会来日本的理由也是因为这件事。

    ──就在这时,连教会三人组都登场了。看来她们也听到了我们谈话的内容。

    「NINJA吗?说到NINJA的话就是指那个吧?日本最强战士的称号!」

    洁诺薇亚一脸兴奋。呃,嗯?看来她好像有非常严重的误会。

    伊莉娜叹了口气说:

    「不对啦,洁诺薇亚。NINJA是指那些支配日本黑暗历史的人们才对。」

    那也是错的!喂喂喂,伊莉娜你是日本人吧!虽然我想叫她至少也该知道忍者是什么,但因为她小时候便移居国外,所以才会这样一知半解地误解了日本的知识吧。

    「我听说世界各国的地下社会,都存在著NINJA先生……是叫变种人吗?」

    爱西亚也错得很严重!那是电影或美漫那种作品才会出现的情况啦!

    罗丝薇瑟似乎也听到我们的对话了,她露出奇妙的表情说道:

    「我在北欧的时候曾经听说过──NINJA使用的忍术是一种超越魔法的技术。」

    不对,那也是错的!

    这些外国人心中错到不行的忍者知识到底是怎样!忍者这名词,是用来统称那些进行谍报及暗杀活动的人员……绝不是指那些会在电影和漫画里出现的超能力者集团喔。虽然这种事情连我都知道,但在日本出生的我所怀抱的忍者印象,和来自异国的众人似乎相当悬殊。

    「……你们都误会得很夸张耶。」

    在我半眯双眼,喃喃这么念著的时候,朱乃学姊也来了,她微微轻笑道:

    「呵呵呵,我想,以外国人的眼光来看,忍者是特别的存在吧。」

    或、或许是这样没错。毕竟在国外,被误会成这样了还是很受欢迎。

    「在冥界里,大家对NINJA的印象,也算是有点把他们当做超能力者看待。在那里很受欢迎喔。」

    接著蕾维儿也这么告诉我。真的假的。恶魔也跟人间的老外一样,怀著相同的印象吗?

    莉雅丝的眼中闪烁著灿烂光芒,向黑歌说道:

    「黑歌,带我去NINJA的所在之处。我无论如何都想见到对方。身为一名住在这座城镇的恶魔,我认为必须跟NINJA见个面才行。」

    ……我觉得她的理由当中,绝对掺杂了大部分的兴趣!

    就这样,我们在黑歌及勒菲的带领之下,前往那位居住于这座城镇的忍者所在地──

    ─○●○─

    我们一行人在深夜里踏入的──是某座位于城郊的废墟。

    这座废墟的气氛令人惊恐,就算有离群恶魔潜藏在内也一点都不奇怪。

    听说了这件事而赶来的木场开口:

    「在师父告诉我关于忍者的事之前,我也一直相信忍者是神秘的存在呢。」

    因为冲田先生有正确地告诉木场关于忍者的事,所以他似乎没有误会。

    小猫也接著说道:

    「……事实上忍者很普通。」

    对吧。太好了,眷属里也有人跟我一样拥有正常的知识。

    「我在来这里之前也误会了忍者的意思,不过在我调查情报的途中,就了解到忍者也属于每个国家历史上都曾出现过的暗杀集团之一。」

    看来蕾维儿对忍者也有算是常识的见解。

    我们走进废墟,步行前进了一阵子之后,眼前就出现一道双开式的大门。

    黑歌走近门扉,将身体贴近。接著,门里面传出声音:

    『暗号,山。』

    黑歌便回答对方:

    「芋。」

    ……暗、暗号出现「山」的时候,居然要接「芋」!我的内心实在好想吐槽──(注:日本著名的暗号是在「山」的后面接上「川」。)

    『好,进来。』

    门扉响起沉重的声音渐渐敞开。那种暗号真的没问题吗!

    一走进门内──眼前就展现出一片古色古香的日本宅邸景致。我们进门的地方设计成类似土间的光裸地面,也建造了比地面高一层的起居室。起居室的中央摆放了一座围炉里,房间里面也设置了壁龛,悬著挂轴。

    照明用的是纸罩式的油灯,整个房间都散发出一股即使忍者住在这里也不奇怪的气氛。

    墙上挂著日本刀和锁镰、苦无,甚至连手里剑都有。

    所以忍者真的住在这座城镇里喔!不,现在还不能完全屏除对方只是个忍者狂这种搞笑结局!

    「NINJA在这里!」

    莉雅丝跟教会三人组早就进入兴奋状态了!她们一脸稀奇地东张西望,扫视著房间里面──此时,我们感觉到背后出现一股气息。

    回头一看──那里就站著一名身穿纯白忍装的忍者!

    是真的!是忍者没错!虽然对方戴著头巾遮住脸,但似乎是名男性。

    「黑歌殿下,请问这究竟怎么回事是也?在下应该说过不能带别人来这里才对是也。」

    居然讲「是也」!等等,不对,这样变得非常可疑啊!

    黑歌被白衣忍者那么一说,便搔著脸颊回答:

    「呃,因为他们说无论如何都想见到忍者呀~~」

    忍者对黑歌的态度似乎有些不满,但当他猛然看见伊莉娜,便吃惊地瞪大双眼问道:

    「唔?是A(ACE)伊莉娜殿下吗?」

    「咦?啊,是的……请问您是哪位呢?」

    忍者看出了伊莉娜的真实身分。虽然自从我获悉他认识猫又黑歌以及魔法师勒菲那时开始,就知道他的身分应该很特殊。不过居然连伊莉娜真实身分都知道,还是让我有点惊讶。

    但是伊莉娜似乎不记得这个人……忍者在惊疑不定的我们面前──从背上开展出白色翅膀!

    忍者展开了多达十二枚的天使之翼,如此宣告:

    「是在下啊,梅塔特隆是也。」

    听到这番自我介绍,不只是伊莉娜──包含我以外的神秘学研究社成员们,表情全都僵住。

    「…………」

    停顿了一拍后──

    「「「「「「「「梅塔特隆?」」」」」」」」

    全体神秘学研究社成员们都发出惊呼。

    「……梅、梅、梅梅梅梅梅梅梅梅梅、梅塔特隆大人──?骗人!您为何会在这种地方做这种事?」

    伊莉娜实在是惊慌至极。

    「伊莉娜,这是真的吗?这位就是梅塔特隆大人?」

    洁诺薇亚也是一脸打从心底对忍者的真实身分感到震惊的模样。

    「谁、谁啊?」

    我询问同样被吓了一跳的爱西亚。

    「梅塔特隆大人是圣经中记载的其中一名炽天使!」

    炽天使?所谓的炽天使,不就是和米迦勒先生还有加百列小姐相同的要职吗!

    这么说来,我是听说过四大炽天使之外,还存在著其他几名炽天使啦……但这位忍者天使就是其中之一吗!

    白衣忍者一边点著头面对我们惊愕的反应,一边开口自我介绍道:

    「是的,在下乃为名列炽天使之一的成员,名唤梅塔特隆。今后请诸位多关照。」

    ……是炽天使又是忍者……不知该做何反应的我们,决定另外听听梅塔特隆先生讲述缘由──

    我们走进起居室,绕著围炉里四周坐下。在油灯光芒的照耀之下,梅塔特隆先生说道:

    「在天使永恒的生命中,唯一能把在下之心夺走的──就是这个NINJA是也。因为NINJA在电影、电视、漫画等等一切作品中,华丽且勇敢战斗的姿态,完全迷倒了在下是也。」

    ……怎么办,这整段话从头开始我就无法理解……这位炽天使先生在说什么东西啊!

    「就在三大势力缔结和平盟约之后,在下便跟随于居住此地的名师身边,请对方指导我进行NINJA的修行是也。」

    不会吧,这座城镇里住著有名的忍者?我什么都没发现,就在这里生活了十七年耶!

    「……米迦勒先生他们有允许您这么做吗?」

    我如此询问他。就算再怎么憧憬忍者,他也身居重要的地位──炽天使。他有从那位虽然温柔但也严格的米迦勒先生那里得到许可吗?

    我忽然在意起这点来。

    「有啊。」

    梅塔特隆先生点点头。米迦勒先生,你准了啊……

    据说米迦勒先生听了事情的缘由,便这样告诉他──

    『NINJA啊……想不到你竟能拜那支著名的战团为师,你如此磨练自己的态度值得敬佩。没问题。请你为了天界以及信徒们,尽情进行锻炼吧。』

    「「「「「哦哦……」」」」」

    莉雅丝跟教会三人组以及罗丝薇瑟听到这席话,都大声地发出了感叹。

    为什么啊?米迦勒先生,你不能答应他吧!

    「……这很奇怪啊!你们每个人都太奇怪了吧!为什么NINJA就OK啊!」

    尽管我为这件事抱头苦恼,但一旁的洁诺薇亚却喘著粗气站起身开口:

    「连米迦勒大人都对NINJA感到佩服……我也忽然想学忍术了!伊莉娜,你说对吗!」

    伊莉娜也站起身来,使劲地点著头说道:

    「没错!既然梅塔特隆大人成为NINJA了,那身为米迦勒大人A的我,也得当NINJA才行!主啊,我要精通忍术!」

    你们是想把忍术放进天使的必备技能里吗?

    莉雅丝看见教会关联者的反应,不情不愿地开始行动。她的眼神中盈满了决心。

    「天界学到忍术……身为一个恶魔,我可不能置之不理呢。冥界无论如何也要来引进忍术。再过不久,NINJA的技术也会成为必要的存在。」

    ──天使跟恶魔两边都一样,到底对忍者有多少幻想啦!

    照这样下去,不就变得连我也非得学会忍术不可了吗?当我认真烦恼起这件事时,门扉再次敞开。

    从门后现身的是──一名身穿和服的中老年男性,他手上提著便利商店的袋子。

    「梅塔特隆殿下……似乎有些吵杂呢?」

    梅塔特隆先生看到那位男子出场,便重新端正好姿势迎接他:

    「大师,您好。黑歌殿下新带来一批志愿成为弟子的人们是也。」

    那名被称呼为大师的男性,望向我们一行人。

    「哦,想成为弟子啊。」

    纵使那名男性用手支著下巴,看起来还是有些困惑的感觉。

    他与我们相对而坐,重新开口自我介绍:

    「各位,初次见面。我是传承伊贺流忍术之人──名为百地丹纹。姑且算是出身于师承正统流派的一族。刚才,我出门去便利商店买东西了。」

    居然是真正的忍者!而且还属于伊贺流!这座城镇什么人都有住耶,有恶魔、妖怪、魔物还有忍者!他甚至会去便利商店买东西!

    我真的完全被吓到了!我出生成长的城镇也太像魔境了吧!

    木场为我们补充说明:

    「伊贺流,听说他们是重视以金钱缔结契约的忍者呢。相反的,甲贺流似乎就只会跟从一名君主。」

    这样啊,他们是像恶魔一样缔结契约的忍者啊。

    莉雅丝探出身子说:

    「IGA流!我有听说过!就像佑斗所说的那样,生存方式跟恶魔很相似!」

    她超高兴的!莉雅丝这种模样难得一见啊!对、对喔,只要关系到日本自古以来的习俗、文化,莉雅丝就会变得这么热衷。这么说来,朱乃学姊说她去年去京都教学旅行时也嬉闹得很夸张呢。

    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带她去日光江户村约个会就好了……不行不行,被异常兴奋的莉雅丝带著乱绕,说不定反而是我投降。

    洁诺薇亚逼近那名男子──百地先生说道:

    「NINJA大师!我们无论如何都想成为您的弟子!」

    「我、我也拜托您!我想藉由成为NINJA这件事,来接近真正的信仰!」

    「那么,我也要拜托您。若能融合治愈能力以及忍术,说不定就能成为大家的力量。」

    结果伊莉娜跟爱西亚也恳求起对方了!

    虽然百地先生感到困惑,却还是死心般地回答她们:「好,我知道了。」

    就这样,据称住在我们城镇的忍者先生,如今不光是天使,连恶魔都要一起照顾了。

    虽然变成了大家一起学忍术的状况……

    但马上就决定要一起来试试看,大家便在位于废墟一楼的广阔空间──大厅遗迹里集合。

    事情就是这样,我们都换上了忍者风格的服装。男生们穿著跟梅塔特隆先生一样的忍装,至于女生们嘛──

    「这就是KUNOICHI的服装吧。」

    莉雅丝穿上了女用忍装!也就是所谓「女忍者」的打扮……但这也是一套暴露度颇高的服装!不只各处都能窥见她雪白的肌肤,行动的时候即使走光也不奇怪!

    「呵呵呵,这套衣服,说不定最适合跟一诚PLAY的时候穿喔。」

    朱乃学姊这么说道。她的打扮也很强调胸部,那副模样非常养眼!

    「嗯,活动起来很方便喔。」

    「是、是呀。不愧是NINJA的服装呢。」

    身为战士的洁诺薇亚和伊莉娜,似乎在感佩「女忍者」服装上的机能性。怎么说呢,这两人打扮成忍者像样得不得了。因为她们都是纯粹的战士吗?嗯,她们平常穿的战斗服也很煽情嘛!

    「穿这样让我有、有点害羞!」

    「咦、咦咦,这衣服有点……」

    爱西亚和蕾维儿换上「女忍者」的性感装扮之后,动作就忸忸怩怩地,似乎无法冷静。

    「我才不会换上这么色的衣服,穿普通的就好。」

    「说得没错。」

    罗丝薇瑟以及小猫两人,都套上裸露度很低的「女忍者」装束!奥菲斯也一样打扮成普通的「女忍者」。嗯,毕竟她在家里的时候就是那种打扮嘛。

    正当我为她们的打扮感到有点寂寞时,有某样满盈著极致柔软与弹力的东西,软绵绵地压上了我的背部。

    从我背后黏上来的人是──穿著情色「女忍者」服装的黑歌!

    「呵呵呵♪难得扮成女忍者了喵,当然也要好好享受这套服装才行啊~~」

    煽情猫又大姊姊打扮成忍者也太过性感……这副模样实在太令人感激了!

    「……请姊姊适可而止。」

    小猫无情地分开了我跟黑歌!她还是一样很严厉!

    「学、学长!」

    就在我听到阿加的声音而转过头时,看到声音传来的方向摆著一个纸箱。

    「请、请看!忍法,纸箱隐身之术──!」

    那、那个,不就只是躲进纸箱里而已吗?这样跟平常有哪里不一样啊!

    就这样,在大家进行准备的时候,梅塔特隆先生把手里剑之类的东西分配给我们,马上就要来练习了。

    「嗯,先简单的开始,手里剑就是要这样──」

    百地先生灵巧地朝目标急速掷出手中的数枚手里剑!他凭著精彩的命中率,将扔出的所有手里剑都命中了人型标靶的要害。

    喔喔,他的手法好正统啊!莉雅丝他们看到手里剑击中目标,也拍手喝采。

    ……不过,进行忍者的修行,对我真的有好处吗?不对,凡事都是经验!说不定要成为上级恶魔的过程中也需要忍术!

    今天就和大家一起在娱乐中学习忍术吧!

    就在我转换成积极的心态时,百地先生开口说道:

    「那么,大家也一起──」

    他的话还没说完──建筑物的外面突然传来了盛大的爆炸声!

    ──呜!怎、怎么了?爆炸?

    我们全都面面相觑!另一方面,百地先生和忍者天使梅塔特隆先生则不知为何,像是已有头绪一样叹了口气。

    总而言之,留在原地太危险了,我们走出废墟外一看──

    「「「「咕──!」」」」

    发出诡异声音,穿著黑色套头紧身衣的战斗员们突然闯进我们眼帘!这种叫声!那种打扮!根本不只有头绪而已!那些家伙是──

    「咕哈哈哈哈哈!NINJA啊,今日一定要让你投降于我们GriiiigoriiiiIIII──!」

    一股令人熟悉的豪爽笑声响彻这一带。在我们眼前出现的是装备著铠甲、头盔、斗篷这身打扮的怪人大叔!

    眼罩加胡子!手上拿著斧与盾!那里站著一名变态,打扮得简直就像过去特摄英雄节目里会登场的敌方干部!我认识!我认识这位特摄干部先生!没错,那是在前往神子监视者设施时发生的事!我与这名大叔──身为神子监视者(Grigori)干部的阿玛洛斯在那里见过面!

    为什么阿玛洛斯会出现在这种地方?而且还带来了战斗员!

    阿玛洛斯将斧头指向忍者天使梅塔特隆先生开口:

    「咕哈哈哈哈哈!顺便连你的命也一起收下吧!NINJA天使梅塔特隆────!」

    「阿玛洛斯!又是你这家伙搞的鬼!」

    梅塔特隆先生看到阿玛洛斯登场,也拔刀相向!

    阿玛洛斯挥舞著斧头大喊:

    「当然!你这混帐是我们伟大组织GriiiigoriiiiIIII──的宿敌!今天一定要与你做个了断!」

    宿、宿敌啊。我开口询问莉雅丝:

    「……那位忍者天使先生,和老师他们的组织有关联吗?」

    「……是啊,不过这是记载在圣经上的事情就是了。他们是在诺亚方舟──也就是大洪水时代开始就结下了梁子喔。」

    那、那么久以前就……居然扯上圣经还有诺亚方舟什么的!

    我无意间和阿玛洛斯对上了眼。

    「唔!竟是胸部龙!原来如此~~!你们这些家伙也盯上NINJA了吗?」

    他猜得八九不离十!搞什么啦!在追寻忍者时,遇到我不想再碰上的特摄干部,这发展未免也太夸张了吧!

    阿玛洛斯霸气四射地大吼道:

    「算了,无所谓!梅塔特隆──────!我们神子监视者的力量会把你化为粉碎!到时候,NINJA啊!」

    阿玛洛斯将斧头指向百地先生。

    「我要你答应神子监视者的徵募!你这家伙的忍术,对我们组织的发展来说是必要的存在啊──!」

    神子监视者也锁定忍者下手?当事者百地先生叹了口气说道:

    「……真是的,不管天使还是堕天使,大家都忙得不得了呢。最近这阵子都是这种情况。真不知他们到底是从哪里听说的,天使来了,堕天使也来了……今天终于连恶魔都出现了。」

    他看起来相当为难。也是啦。被天使和堕天使争相拢络之外,结果还落入必须传授恶魔忍术的窘境……

    三大势力啊,你们到底是把忍者看待得有多特别啦!

    阿玛洛斯完全没察觉百地先生的烦恼,豪迈地大笑道:

    「咕哈哈哈哈哈!今晚我也带了神子监视者自豪的怪人来喔!」

    阿玛洛斯这么说道,并弹响手指。

    咦,不要用什么怪人啦!来自神子监视者的怪人,光听就觉得不舒服!那可是这种特摄干部大叔跟那个阿撒塞勒老师所隶属的变态组织喔!派出的怪人一定是些诡异的东西!

    「首先是这家伙!出来吧,雪男怪人──!」

    我内心的吶喊当然不可能传达出去,怪人回应阿玛洛斯的叫唤,从暗夜中现出身形了。

    ……雪男?令人讨厌的印象在我脑海里复活!没错,就是雪女猩莉丝蒂姊妹的恐怖之处!还来啊!雪地猩猩又要登场了吗!这已经是第三头了耶!我遇到幻想生物的机率到底是有多高啦!这座城镇里简直充满了猩猩!我受够猩猩捶胸的声音啦!我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这时映入眼帘的是──

    「哼。没想到,会由本人来做NINJA的对手……真是一点也不优雅呢。」

    是一名脸上浮现冷酷笑容──身穿白色燕尾服(上面有G的刻印)的白发美青年!

    哪里像怪人了?哪里像雪男了?他不就只是个穿著燕尾服的帅哥吗?我会产生这样的疑问理所当然,不过有个更重要的东西在我心中猛烈激荡!

    「──唔唔唔!」

    我……因为太过懊悔,尽管说不出话来,脸庞还是因为怒气而扭曲。小猫和爱西亚看到愤怒得不停颤抖的我,纳闷地询问:

    「……学长?」

    「一诚先生,你怎么了吗?」

    眼泪喷出。我嚎啕大叫!

    「不、不合理啊────!为什么啊?为什么啊?为何雪女是圣母峰雪人,雪男却是超级帅哥啊!这很奇怪吧?正常来说应该要相反才对啊!这个世界的系统,到底出什么问题了啊!」

    这真的很奇怪啊!为什么雪女是大猩猩,而雪男却是个普通的帅哥啊!弄反了吧!不对,请帮我换回来啊!

    「一诚,冷静一点。这没有任何问题。」

    莉雅丝摇晃著我的肩膀,让我确实清醒过来!

    「有问题啦!莉雅丝,提到雪男的话,就是指毛发浓密,呜呵呜呵叫的雪地猩猩啊!就是猩莉丝蒂她们那型!那副模样才是个能干的雪男啦!」

    我受够了!这种世界是错的!拜托谁来把我带到有美丽雪女和猩猩雪男的世界去!请救救我!请救救我!

    阿玛洛斯毫不理睬蒙受打击而只能大哭的我,继续呼唤下一个怪人:

    「还有另外一名怪人就是他!接受了我们神子监视者改造手术而诞生的──河童怪人啊──!」

    回应特摄干部呼喊而现身的是──拥有绿色皮肤、头顶圆盘,还有如同鸟类的嘴喙,背上背著像是乌龟的甲壳,外型完全像个河童的怪人。

    他那副两侧尖尖的太阳眼镜很有特色。仔细一看,就发现他的腹部就印著「G」这个字!参与神子监视者就会被刻上那个记号吧!我记得匙的背上也有!

    「哼。想不到,我会再次回到这座城镇呢。」

    河童怪人嘲笑著自己。令人意外的是,对这名河童登场最为吃惊的人是小猫!

    「──唔!沙罗曼蛇.富田先生──!你还活著吗!」

    平时语调稳重的小猫,因为河童的登场而惊愕地响亮大喊。

    「……小、小猫?我从没看过你这么兴致高昂的样子啊……」

    我如此低语后,莉雅丝眯起眼睛开口:

    「他竟然会回到这座城镇……原来如此,看来似乎会掀起一场风波了。」

    「没想到那位沙罗曼蛇.富田会回来……这件事实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呢。」

    ──朱乃学姊也接著这么说。

    「小猫和那位沙罗曼蛇.富田先生是朋友。」

    连加斯帕都清楚内情吗!

    「他、他是谁啊?神秘学研究社初期成员好像全都认识他的样子──」

    看来除了我以外的初期成员──莉雅丝、朱乃学姊、小猫、木场,以及加斯帕似乎都认识那只河童。

    木场询问紧皱眉头的我:

    「你记得我们在社团对抗赛时曾比过网球吗?」

    「记得啊,你是指与安倍学姊三局定输赢那次对吧?」

    「那个时候,社长不是在制作恶魔报告吗?我记得因为那件事情,我们有聊过郊外住著一只博学的河童吧。」

    啊!有印象有印象!好怀念啊,那是第一学期时,洁诺薇亚加入社团不久后发生的事。

    「我记得他的目标是成为一名饶舌歌手,不过却为了继承老家栽培小黄瓜的事业,而回到乡下去了吧!」

    我回顾著记忆,说出当时听来的情报。

    身为饶舌歌手的河童跑去种小黄瓜,是很容易让人留下印象的资讯。呃,这是因为,河童当饶舌歌手这种事就够莫名其妙了。

    「是说,沙罗曼蛇.富田这名字是怎样啊!河童是栖息在水边的妖怪,但沙罗曼蛇是炎之妖精没错吧?」

    木场忽略我的吐槽,继续说下去:

    「没错,就是他。小猫那时候不是跟我们解释过,自己是他的歌迷吗?」

    啊、啊啊,这么一说,当时小猫还唱了一段饶舌呢。因为那幅情景太过稀奇,我记得很清楚。毕竟那个小猫居然唱饶舌嘛。

    河童勾起一个帅气的笑容,向小猫说道:

    「嘿,小猫。好久不见啊。」

    这场命运性的重逢,让小猫难得地眼角渐渐湿润。

    「……沙罗曼蛇.富田先生。呜呜,几乎要晒乾圆盘的都会之光──」

    小猫突然之间唱起了饶舌。河童听到那句歌词,嘴角带著笑意,接下小猫的饶舌:

    「无法传达我的愤怒是哪桩──」

    「──抽你的尻子玉看看什么名堂。」

    这两人一脸怀念的模样,开始合唱起谜样的饶舌!

    木场大喊:

    「这是──他的歌『尻子玉狂想曲』!他在河床巅峰决战时也表演过!」

    河床巅峰决战是什么鬼啊!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好怀念喔。让我回想起那个时候的事了呢。对吧,朱乃?小猫那时甚至──」

    莉雅丝眼神望著远方。她似乎正在回忆某些事情。

    「是啊,那时也正值炎热的夏天。对小猫来说,是个无法忘怀的记忆──」

    朱乃学姊也露出一脸怀念又虚幻的模样,并轻声说道。

    「我听不懂啦!是在哪个夏天发生了什么事啊?」

    又只拋下我一个人,让我无法进入状况!可恶!我好羡慕能够共享记忆的神秘学研究社初期成员啊!我受够了!谁来告诉我啦,河床巅峰决战是怎么回事!

    小猫擦去泪水,喃喃说道:

    「……沙罗曼蛇.富田先生,我一直都好想你。」

    「呵呵,抱歉了,小猫。当时乡下的老爸倒下后,非得由我来栽培小黄瓜才行。因为对河童来说,小黄瓜是攸关生死的问题啊。」

    河童询问小猫:

    「──话说回来,你有没有遇到喜欢的人呢?」

    「……有,托你的福。」

    小猫的视线往我这边不停偷瞄,她的双颊似乎逐渐染红。

    河童看到小猫这番反应,仰面朝天开口:

    「啧……汗水让我的视线一片模糊。那位小小姐终于也谈恋爱了吗……」

    ……河童好像无限感慨地哭了。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才好啦……

    不过,河童接著像是要重振旗鼓一般,面对小猫摆起应战架式。

    「很遗憾,小猫──看这情况,我似乎要以敌人的身分与你相对。现在的我不知道为什么,转生成神子监视者怪人,必须要打倒NINJA天使才行。」

    就是说啊!你为什么会变成神子监视者的怪人啦!种小黄瓜的事业呢?

    「……好的,我会打破你的圆盘。」

    小猫也摆出战斗姿势了!

    「好吧。就让你见识河童的饶舌杀法吧──」

    喂喂喂,猫又VS河童的妖怪大战眼看即将展开!够了啦,你回去种小黄瓜啦!这里出乎意料地和平!而且,饶舌杀法是什么鬼啦!

    「嘻嘻♪等一下喵。」

    黑歌挤进双方之间!

    「白音,你不需要跟这只河童打喵──交给姊姊处理吧。」

    小猫听到黑歌的提议,从心底感到震惊。

    「──呃!姊姊!这是我和沙罗曼蛇.富田先生之间的问题!」

    「你有办法战斗吗?你很憧憬那只河童对吧?……偶尔也依靠一下姊姊吧。」

    「……姊姊。」

    咦……?这是怎样,她们姊妹因为河童而进入感动气氛了耶……!

    河童看著黑歌的身影,笑著说道:

    「呵,你就是传说中小猫的姊姊吗?照这情况看来,你们似乎终于见到面了。」

    「看来你知道我们的事嘛。再问下去就不解风情喵,看我用刚学到的忍术来问候你!」

    黑歌开始结印!河童也冲了出去!

    「有趣!」

    在我们的面前──猫又大姊姊跟河童开始进行超绝战斗!河童从嘴里盛大地喷出水流,黑歌也变出分身进行闪避!

    那个河童,正在和隶属最上级恶魔阶层的黑歌对战!

    「栽培小黄瓜和当饶舌歌手就能变得那么强吗?」

    我渐渐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因为河童造成的冲击而快被我遗忘的帅哥雪男,一边耍帅一边询问:

    「哼,我的对手是哪个女孩呢?」

    嗯,这个嘛,总之先揍他一拳让他退场好了?因为我不希望现场弥漫奇怪的气氛,而且也能让我重振精神。不过就在我要出手的时候……

    「吾也要战斗。忍法,诛杀伟大之红。」

    奥菲斯突然冲出去,迅雷不及掩耳地赏了雪男怪人一记!

    啪────!

    忍术爆发……不对,是耳光爆发!

    ──那招根本就不是忍术啊──!是世界最强的耳光!

    「嘎啊────────────!」

    雪男受到这超凡的一击,在高声尖叫的同时,被轰飞到夜空遥远遥远的彼方去了!啊,星星闪烁了一下!

    「忍忍,吾决定此乃天诛是也。」

    奥菲斯结印说道。既然龙神大人都这么说了,那真的不是开玩笑!

    应该说,奥菲斯不能跟任何人打吧!当她的对手会很悲惨的!就在雪男怪人遭到击退、黑歌正在和河童战斗之时,梅塔特隆先生和阿玛洛斯的对决也将要展开。

    「咕哈哈哈哈哈!今天一定要做个了结啊,梅塔特隆────!」

    阿玛洛斯豪迈快地挥下斧头!斧头强大的威力将地面劈出一道深深的裂缝!他不愧是大脑由肌肉构成的干部!全身上下只有腕力厉害啊!

    「可笑!吃下这招吧,忍法炽天使手里剑!」

    梅塔特隆先生也朝阿玛洛斯,射出以光之力做成的手里剑!

    炽天使跟神子监视者干部直接对决这种事,不用仔细想也知道,这不是同盟成员该有的行为吧?正当我浮现出这个疑问时……

    「偶尔喘口气或许也是必要的吧。我觉得无论是天界还是阿撒塞勒,一定都知道这件事喔。」

    朱乃学姊也苦笑著这么说道。

    算了,如果有问题的话应该就会有责罚吧。总觉得梅塔特隆先生跟阿玛洛斯他们,看起来都很乐在其中。

    就在我们守望著忍者天使与特摄干部的对决时──前方突然出现一座魔方阵。

    阵式的纹样……是属于路西法的!伴随光芒出现的,是穿著撒旦红服装的瑟杰克斯大人!继炽天使、神子监视者干部来临之后,这次到场的是魔王大人吗!

    「我得到NINJA身在此处的这项极秘情报!我要闯入这场战斗!我是魔王战队撒旦连者的红──」

    瞬息之间,葛瑞菲雅小姐随即藉由魔方阵在他背后现身!撒旦红迅速遭到压制!

    「来吧,回家喽──应该说,你再不收敛一点我可会生气喔,瑟杰克斯!」

    「等等,葛瑞菲雅!我们冥界也需要NINJA啊!所以拜托──」

    撒旦红的话在说完之前,暴怒的葛瑞菲雅小姐所发动的转移魔方阵发出光芒,无情地强制遣返魔王。

    那些都是在一瞬间发生的事情。

    ……不对,三大势力的大人物是有多喜欢忍者啦!

    伊贺流忍者百地先生也叹了口气说道:

    「唔嗯……不管是天使、堕天使还是妖怪,都比忍者还奇怪呢。」

    这是真的,这些家伙尽给人添麻烦……把百地先生当成目标的全是我们自己人,这个状况令我深感抱歉……

    重新打起精神的百地先生询问我们:

    「你们这些人,要继续修行吗?」

    大家互相对看了一眼,用力点头回答:

    『要!』

    于是,我们拋开梅塔特隆先生对阿玛洛斯,还有黑歌对河童这两场激斗,决定继续学习忍术──

    过了几天,忍者骚动也暂时平息,学到忍术的莉雅丝她们,这阵子都在家里开心地投掷手里剑等东西。

    「好啦~~我又要去找忍者玩了喵。」

    黑歌和勒菲在那之后,似乎还是会去找百地先生和梅塔特隆先生他们。

    不过我重新想想,梅塔特隆先生面对曾经身为恐怖分子的黑歌还真是宽容呢。嗯……或许是因为他一心学习忍术,所以没有心力在意黑歌吧……

    「……我也要去。不能让姊姊单独行动。」

    一旦黑歌要出门去什么地方,小猫也开始会尽可能地跟她一起去。

    虽然黑歌那家伙觉得有点烦──

    「好吧,没办法喵。」

    ──但她看起来好像也觉得很开心。

    我打从心底希望她们两人总有一天能真正和解,到时我也愿意尽力协助她们。因为,她们两人站在一起的模样,看起来只像是一对随处可见的普通姊妹──

    虽然这只是题外话,不过百地先生在那之后,被天界、冥界当成VIP接受招待,还在冥界成为当红的明星。据说他在冥界开设的忍者道场也大受欢迎。

    为什么外国人跟超常存在都这么喜欢忍者啦!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