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DxD > 第二十二卷 毕业典礼的吉蒙里 Life.1 被留下来的我们!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二卷 毕业典礼的吉蒙里 Life.1 被留下来的我们!

    二月底到三月初,在这个时期等待著高中生的是——期末考。

    在考完所有科目之后,气力放尽的我趴倒在桌子上。

    「啊——期末考终于结束了……」

    脑袋操劳过度,已经无法思考任何事情了……在进入新的一年之后,不对,从去年开始,我就一直和李泽维姆率领的邪恶之树战斗,或许是因为这样吧,像这种定期的学业测试对我而言比战斗还要吃力。

    ……谁教那些怪物不让我好好在和平的日子当中用功念书。

    教会三人组走到我的座位旁边来。爱西亚对我说:

    「都怪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念书也变得非常不容易呢。」

    「因为要和学生的生活兼顾嘛。感觉好辛苦喔。」

    伊莉娜一边按摩我的肩膀一边这么说。

    「我倒是很开心喔。两边都很有成就感。」

    活力十足地如此回答的是洁诺薇亚。她看起来真的还很游刃有余呢。

    看著充满活力的洁诺薇亚,伊莉娜叹了口气。

    「我也是觉得很开心没错,但你的精力也太充沛了一点吧。」

    「呵呵呵,毕竟我可是会长嘛。没有精力的话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了。」

    洁诺薇亚如此回答。她当上会长之后,感觉变得更加精力充沛了。

    ——这时,熟悉的两人组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内。

    「喔——一诚!考得怎样啊?」

    「答题的时候没有开黄腔吧?」

    是光头和眼镜仔的色狼两人组。

    「喔,松田、元滨。我才想问你们考得怎样呢。」

    听我这么一问,那两个家伙露出一脸高深莫测的笑。

    「嘿嘿嘿,我这次意外的很有把握喔。」

    「算是把实力都发挥出来了吧。」

    平常他们在考完之后都会悔不当初,这次却是一副很有把握的样子。

    然而,那两个家伙脸上的笑容随即一变,突然飙出眼泪来了!元滨和松田开始控诉!

    「我原本想找你一起念书,但是联络了你好几次却一点回应都没有,害得我只好和松田一起开读书会——!……也因为这样才让我们念得顺利到不行就是了!」

    「我原本想在一诚家和爱西亚她们一起开读书会啊——!」

    这、这样啊。他们两个一起开了读书会啊。

    手机的未接来电里面确实是有他们两个的名字。但是,我们这边不但激战连连,更发生了许多冲击性的事件,实在没有余力顾虑他们两个。

    但是这两个家伙并不知道我们的状况,继续血泪控诉:

    「你们家里有两位大姊姊,莉雅丝学姊和姬岛学姊耶,而且还有我们班上的三大美少女,爱西亚、洁诺薇亚和伊莉娜!连高一人气最高的塔城小猫和蕾维儿•菲尼克斯也在!」

    「北欧系的银发美女老师罗丝薇瑟也寄宿在你家!要开读书会的话你们家根本是最强最棒最优的会场了吧!」

    根本就是在动歪脑筋嘛!可恶!谁要让你们和莉雅丝还有爱西亚一起开读书会啊!可以用有色眼光看那些寄宿在我们家的女孩子们的只有我一个!那是专属于我的特权!

    不过,好像也是因为这样的歪脑筋无法实现,才让这两个家伙可以考得这么轻松……!

    我叹了口气,如此回应:

    「……哎呀,我也有很多事情要忙嘛。你、你们也知道,寄宿在我家的都是从外国来的女孩,所以有很多事情要忙。没空接你们的电话是我不好,我道歉。」

    寄宿在我家的女孩们很需要照顾也是事实,我忙到没空接电话也是真的。我可没说谎喔!

    就在这个时候,眼镜女孩闪著她的眼镜现身了。

    「唉~~三个傻瓜当中比较没女人缘的那个和更没有女人缘的那个又在大吵大闹了。真是的,不要散播你们的没女人缘细菌啦。」

    听桐生这么一说,松田和元滨开始逼问她。

    「可恶的桐生!竟敢说我们是比较没女人缘的那个和更没有女人缘的那个!」

    「哪一个是哪一个!至少把这一点说清楚讲明白——————!」

    两人发出灵魂的吶喊。桐生还是一样轻轻带过就是了……

    忽然间,元滨改变了话题,对我们这么说:

    「不过,话说回来,那件事让我吓了一跳呢——就是阿撒塞勒老师。」

    …………

    ……我和神秘学研究社的女生们都说不出话来。

    松田接著说:

    「啊——那件事啊!没想到老师会突然辞掉这间学校的工作回国去呢。」

    元滨又说道:

    「仰慕老师的学生们全都是一副难掩震惊的样子。毕竟大家都很喜欢阿撒塞勒老师的上课方式嘛。」

    ……对一般学生的说法是,在这间学校当老师的阿撒塞勒老师,因故突然辞去了学校的工作。

    松田向我们问道:

    「一诚,你们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啊?老师是神秘学研究社的指导老师嘛。」

    「知、知道一点……好像是故乡的家人出了一点事吧。我们也都……吓了一跳。」

    我只能这么回答。

    ……没错,阿撒塞勒老师……已经不在了……虽然没死,但目前已经到了我们无法触及的地方去。

    教会三人组当然也都是千头万绪,三个人的表情都变得很阴沉。

    「…………」

    「…………」

    「…………」

    知道我们真实身分的桐生或许对内情也有点了解,努力表现出开朗的样子,试图改变这种气氛。

    「好了好了,太阴沉喽太阴沉喽。又不是再也见不到面,既然如此,那总有一天可以再见面。以老师的个性,说不定还会把事情尽早解决,搞不好哪天就会在路边撞见他了啊。」

    「是、是啊,说的也是。」

    我也勉强自己装出开朗的表情。

    ……自从老师离开之后,大家就一直都是这样。莉雅丝也是、朱乃学姊也是、一年级的也是、罗丝薇瑟也是,大家都不时会露出寂寞的表情。

    老实说,我的感受还是不怎么真切。我不禁觉得,老师只是去很远的地方出差了,不久之后就会像平常那样突然探头出来说:「嗨!我回来了!」

    然而,那却是在足以称为永久的遥远未来才会发生的事情。

    ……老师离开的理由和苦衷我都了解。

    ——可是,老师。我还是觉得很寂寞啊……

    后来又听说了排名游戏的国际大会,还有关于我的升格等等……再加上老师已经离开的事实……

    说真的,我的心情平静不下来——

    考试期间结束,新神秘学研究社重新开始活动。

    我们在社办里为了下一个年度做准备。新神秘学研究社的全体社员围著桌子,确认著行程表。

    木场将资料交给爱西亚。

    「爱西亚社长,这是下一个年度开始的预定行程表。」

    爱西亚坐在社长的位子上看著资料。

    「好的。接下来我们即将升上三年级,还要准备新生的体验入社活动对吧。年度刚开始的时候果然有很多活动呢。」

    没错,约莫一个月后就是新学期,我们都要升上高三了。同时一年级的新生也将入学,学校的行事也将从头开始。

    爱西亚回想了过去一年,感慨万千地说:

    「我们也快要升上三年级了呢。总觉得,这一年来虽然发生了很多事情,却又有种一转眼就过去了的感觉……」

    是啊,确实一转眼就过去了。

    我变成恶魔也差不多要届满一年了。因为我是在去年的四月转生为恶魔——

    我听见一年级三人组的对话。

    「……我们也要升上高二了。下个月就会有学弟妹了喔,小加。」

    「没、没问题的,小猫!我应该也能够表现出学长风范来才对!」

    面对人群的时候已经不会逃跑的加斯帕固然有所成长,但是能不能表现出学长风范还是未知数。真希望阿加能够以学长的身分好好加油啊。

    「原则上,到了下个月,我们也得开始招募新社员才行。」

    蕾维儿一面整理文件,一面这么说。

    没错没错,那也是要以新体制进行的重要行事。话虽如此,神秘学研究社的状况特殊……要从一般学生当中招募新社员也很困难。但是,这是学校的行事之一,所以原则上还是必须招生。

    ……不知道去年是怎么拉新社员的,晚一点得要向木场问个详细。

    木场本人表示:

    「和我们有关的人当中即将成为这所学校的新生的,有勒菲小姐和九重小姐,还有托斯卡。苍那前会长……不对,是时候改口叫苍那大人了吧。西迪方面也有班妮雅小姐将升上高中部。」

    没想到身边的人有很多都会转进我们学校呢。而且,勒菲和班妮雅都表示想加入神秘学研究社。九重也说,在小学放学之后会来这里玩。

    然后,即将转进来的人当中最令我惊讶的莫过于——

    「这样啊,托斯卡决定要来这里了啊。」

    我这么问木场,结果这个家伙居然害羞起来了。

    「她要念的是国中部就是了。我想放学之后她应该也会来这里露脸才对,要麻烦大家好好照顾她了。」

    她也决定转进来了!托斯卡虽然在日本生活的时日尚浅,但也表示想和木场一样就读一般的学校。莉雅丝也不可能拒绝这件事,立刻就做出了决定,让托斯卡转进这所学校来。

    在陌生的国家第一次上学应该会碰到许多令她困惑的事情吧,不过——

    「我和大家都会协助她的啦。」

    大家也都点头赞同我的意见。不,就算我没有这么说,在场的大家也都会帮忙托斯卡吧。毕竟,这里是来自各势力的人聚集在一起,团结起来共同生活的地方。

    忽然,洁诺薇亚似乎因为木场刚才的发言而想到了什么,便开口表示:

    「……我们应该也要像木场那样,注意一下该如何称呼在上位的学姊们比较好吧。该叫莉雅丝……大人吗?爱西亚是叫『姊姊』对吧,而我身为眷属,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才好。我是不是也应该叫『姊姊』啊……」

    莉雅丝、朱乃学姊和苍那前会长,不久之后都会从这里毕业,一直叫她们「前社长」、「前会长」好像也很奇怪……洁诺薇亚这么说也很有道理。现在,社长已经是爱西亚,会长也已经是洁诺薇亚了。

    我对木场和小猫、加斯帕说:

    「木场和小猫、加斯帕应该最烦恼该怎么称呼才对吧?」

    他们三个目前都还是叫「前社长」,偶尔也会因为以前的习惯继续叫「社长」,但是在莉雅丝毕业之后,再怎么样也得改口才行了。否则之后进来的人听了,可能会搞不清楚在叫哪个社长、哪个会长,而不知道该如何判断。

    ——这时,木场、小猫、加斯帕随即红著脸这么说:

    「……其实,我们已经决定好了。不过,这个就等到学姊们毕业之后再说。」

    「……是的,我们打算在学姊们毕业之后就改口用别的称呼。晚、晚一点我们会再找一诚学长你们好好商量。」

    「在、在我的心中,这、这可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呢~~!」

    这样啊这样啊,瞧他们三个都一副非常害羞的样子,但是对于该怎么称呼莉雅丝,似乎已经心中有底了。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状况,晚一点我再问他们好了。

    ……如此这般,不仅有很多人要转学进来,莉雅丝她们也要毕业了,充满了各种变化的春天即将到来。

    这也意味著我们自己的变化——不仅要升上高三,在这个时期更应该考量到将来,为了升学或就业而采取行动才行。

    我望著窗外的景色这么说:

    「这个时期就是这样嘛……必须开始思考很多将来的事情才行。我毕业了之后也会去大学部吧。哎,这点对于在场的高二生来说应该都一样,但是在那之后的事情,大家都决定了吗?这个我好像没有问过。」

    换句话说就是大学毕业之后的出路。高中毕业之后,在场的所有成员应该都会升学进入大学部才对,但是在那之后的事情我好像没听大家说过的样子。

    木场说:

    「我打算协助莉雅丝前社长处理她的工作,同时存一笔资金起来。」

    「资金?你有什么目标吗?」

    听我这么一问,木场以双手做出某种动作。看他的手势,像是拿著打蛋器在钢盆里搅拌什么东西似的。

    「嗯,我想说在驹王町开一间蛋糕店或许也挺不错的。反正,恶魔的一生那么长久,无论想做什么总是得先存一笔资金嘛。」

    原来他有开蛋糕店这个野心啊!说的也是,木场当蛋糕店老板或许还满适合的。尤其是这个家伙作的——

    「像是乳酪蛋糕。一诚同学好像很喜欢吃,我想说让你随时都吃得到或许也不错。」

    木场这么说。没错,这个家伙的乳酪蛋糕可是极品啊。

    木场的手很巧,做任何料理都很拿手,除了蛋糕店以外应该还可以卖很多东西吧。

    接著换洁诺薇亚开口说:

    「我……想从事教学的工作。」

    来这招啊。这个答案……好像也不到令人意外的地步就是了。自从开始以成为学生会长为目标之后,她就非常用功念书,比起不久之前,脑袋里面也长肌肉的特质也消声匿迹了。

    「我想,在人类世界或是冥界成立一所补习班专收以升学为目标的学生好像也不错。不过,我还没有什么具体的主意,一切都还是模糊的想法就是了。」

    洁诺薇亚要开补习班啊!这个野心还真是令人惊讶……不过,就像木场说的,恶魔的一生那么长久,所以先想好各种打算也不会吃亏。我也无法想像自己在一百年以后会冒出什么新的野心。

    听了木场和洁诺薇亚对将来的打算,伊莉娜皱著眉头,歪著头说:

    「嗯——没想到我身边的同学对于毕业之后的出路和将来的事情都很有想法呢。」

    「伊莉娜将来……总不可能在吉蒙里家的关系企业就业吧?应该还是找跟天界相关的工作吧?」

    我这么问。我们自然不在话下,伊莉娜身为我们的伙伴,吉蒙里家应该也会很乐意接纳才对。不过,照理来说,我觉得伊莉娜应该会想从事和教会相关的工作。

    伊莉娜说:

    「原则上,我会去念驹王学园的大学部,可是在那之后该从事和教会有关的工作,还是选择其他的选项,我还在犹豫。只要能够在紧急动员的时候赶到,基本上平常做什么好像都可以。话虽如此,现在在谈的都还是好几年以后的事情,也不知道到时候的情况会变成怎样……但是——」

    说到这里,伊莉娜突然支吾其词,然后害羞地轻声这么说了下去:

    「……我觉得……将来开间面包店也不错。」

    这样啊这样啊!伊莉娜想开面包店啊!她那么看重那台家庭用的制面包机,这下想正式开始烤面包了吗?

    洁诺薇亚接著说:

    「没错,看见伊莉娜在进路志愿调查表上面这么写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呢。你是想开比较专业的面包店对吧?」

    伊莉娜点了点头。

    「对啊,其实我最近很努力学习呢。莉雅丝小姐和朱乃小姐教了我很多……不过还要再过一段时间才有办法端上桌吧。」

    是喔~~真是令人期待呢。

    莉雅丝和朱乃学姊都很会烤面包呢。其实,兵藤家连烤面包用的专业级烤箱都有啊。楼顶甚至砌了一座烤披萨用的烤窑。

    洁诺薇亚露出戏谑的笑容,接著又这么说:

    「顺道一提,伊莉娜的第二志愿——是当新娘子呢。不过她写完之后,马上就用橡皮擦擦掉了。」

    听她这么说,爱西亚表情一亮。

    「那是非常棒的志愿呢!」

    伊莉娜双手摀住洁诺薇亚的脸。

    「闭、闭嘴啦,洁诺薇亚!不、不要爆我的料啦!」

    看著害羞的伊莉娜,大家都露出微笑。

    哎呀——该说她很爱幻想呢,还是很有女生样才好呢。在这种对话当中出现那样的志愿其实还挺不赖的。让人能够由衷觉得——啊啊,世界恢复和平了呢。

    然而,伊莉娜重重叹了口气。

    「不过,新娘子姑且不论,面包店或许有点困难呢。」

    「为什么啊?」

    伊莉娜回答了这么问的我。

    「因为天界的情势不太乐观。高层也表示未来想将炽天使(Seraph)和高层干部的成员补齐,所以准备游说具备相当实力的转生天使。爸爸也对我说过,在这里战斗的我,未来也非常有可能接获这样的通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也没空开面包店了。为了天界、为了教会、为了信徒,我可能必须鞠躬尽瘁才行。这是无上的荣誉,但也是一种压力。」

    『…………』

    听了伊莉娜这番话,大家的表情都凝重了起来。

    ……没错,尽管我因为开朗的日常对话而感到安心,但是在那场被称为邪龙战役的战斗之后,收拾善后的工作尚未完全结束。各势力的主力阶级都已经离开,前去与666展开永恒之战,实际上形同已经失去他们了。接下来才是重要关键。天界也失去了阵营的中心,也就是炽天使的成员,同时也有许多天使战死。今后的天界也会需要伊莉娜发挥所长吧。无论如何,那场战斗都将持续对我们的今后造成某些影响。

    666与邪龙军团在各神话势力的领域大闹了一场。它们也出现在人类世界,蹂躏了许多岛屿、军队,以及大自然的景观。人类世界受到的伤害,和其他的神话领域比起来,并不算太严重。多亏各势力的神祇级人物致力以神迹修复、修缮遭到破坏的领域,目前都已经逐渐恢复了原貌。

    但是,逝去的生命,并没有那么容易复原。受到重创的神祉们,也必须花费漫长的时间等待复活。何况,为了和666战斗,就已经离开够多各势力的主力级神祉了。

    对于人类而言也一样……在666它们的攻击之下逝去的生命不知道有多少。不,自从李泽维姆开始行动之后,究竟牺牲了多少人命啊……

    即使如此,和当初所设想的最糟糕的状况比起来,据说已经好上许多了……但是我、我们参加了第一场大战,得到了许许多多的事物,但失去的事物也一样多。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排名游戏的国际大会即将开始。

    根据莉雅丝在冥界打听到的消息,大会的首席营运委员是阿杰卡•别西卜陛下——以及印度神话的破坏神湿婆共同担任。这次大会将由即使是在各神话的诸神当中也堪称最强的湿婆来营运,在各势力也掀起了轩然大波。

    之前无论发生了任何事情都不为所动的破坏神,这次居然出马经营排名游戏的国际大会,任何人都始料未及,可以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营运方面已经开始登记,并在募集参赛者了。

    当然,这也引来批评的声浪。在这种时候办什么比赛、办什么大会、到底在想什么啊,各界都不乏诸如此类的声音。

    但是,立刻就有表示要参战的人从各地出现。面对冥界电视的采访,他们如此回答: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难得营运者准备了这个能够让传说中的存在彼此正式打上一场的场合。有批评的声浪也是可以理解。但是,大家不觉得很想看看吗?天使和恶魔究竟是哪一边比较强?北欧神话的神祉和希腊神话的魔物如果打起来,又会发生什么事呢?

    据说,这段访谈传遍了各势力,刺激了所有人的好奇心及斗争心。

    原本只能想像、妄想的对战组合,现在官方都宣布「可行」了,表示想看的声音也日渐高涨。

    然后,还有另外一项因素,就是「优胜奖品」。奖品十分惊人,这似乎也成了强烈吸引参赛者的要素之一。

    当然,听说在这些消息公布的时候,登记参赛的人也都跟著增加。

    即使是在说这些的我们听了那段访谈之后……也不禁热血沸腾了起来。我想,瓦利和塞拉欧格想必也是——

    一般认为,营运方面举办这次大会的目的是希望让民众在看了比赛之后也跟著热血沸腾,藉此找回活力,而且听说在大会期间透过门票等方式所赚取的金钱也将全额转作各势力的复兴资金。

    最令人不敢相信的是,这次大会的营运费用竟是由各位魔王陛下、神子监视者的干部,还有湿婆的私人财产分摊。这当中的金流数字想必非常惊人,而那些钱全部都将从瑟杰克斯陛下和阿撒塞勒老师的遗产当中支出(私人财产和遗产当然也有部分转作复兴各势力之用)。

    ……将透过大会赚到的钱转作复兴基金是吧。现在,冥界的高层正因为渎职而遭到问罪,要是他们和大会有关的话或许相当值得怀疑,但既然在背后指挥的是别西卜陛下他们,大概就可以放心了吧。

    ……哎呀,我好像一直在思考很复杂的问题呢。唔唔唔,在转生之后,我就冒出这种奇怪的毛病来了。我觉得,自己陷入沉思的时间比以前还要多。

    这时,木场的一番发言,清空了我的思绪。

    「不过,现在对我们而言最重大的事情,应该是一诚同学的将来……正确说来,是迫在眉睫的升格问题吧。」

    「说得对,没想到一诚居然不到一年就能够升格为上级恶魔,不愧是我所认定的男人。嗯嗯。」

    洁诺薇亚也如此答腔。

    确实是这样。由于邪龙战役中的功绩——像是击退李泽维姆、打倒阿佩普等等,表示应该让我升格的声浪似乎一口气高涨了起来,恶魔的官员们也认可了这件事,终于拍板定案了(其实,我们之中还是下级恶魔的成员也有可能升格为中级恶魔)。

    不久之后,我的升格仪式将在冥界举行,现在也已经有达官显要送贺礼之类的东西到家里来了。

    令我渴望不已的上级恶魔——组织专属于我的眷属的权利,即将到手。

    …………

    ……约莫一年以前,色心大开的我还信誓旦旦地表示「要成为上级恶魔,组织只有女生的眷属,目标是成为后宫王!」结果在这个野心即将实现的时候,我心里想的却是……虽然很开心,却不是在万事尽如我愿的状况下得到一切。

    ……一路走来,我得到的事物很多,但是失去的事物也并不算少。这就是所谓的要有所得,就必须有所失吧。

    ……阿撒塞勒老师,那怕只有一句也好,这种时候我好想听你唠叨啊。

    ——我真的可以成为后宫王吗?可以沉醉在胸部之中吗?

    我是不是应该多考虑一下周遭的状况再行动,成为了不起的大人、了不起的恶魔才行?

    ……吶,老师。你对于现在的我有什么想法呢?

    最近这阵子,如此复杂的思绪一直盘旋在我的心中。大家似乎也都隐隐约约察觉到这件事了。

    伊莉娜似乎发现了我这样的心情,看著我的脸这么问:

    「我最近一直觉得一诚看起来好像心情很复杂的样子耶?」

    我刻意以夸张的态度装出开心的样子说:

    「还、还好啦,我很开心喔。我非常开心,也觉得很荣幸!」

    可是,我也要说出真心话。因为大家都是好伙伴嘛。

    「但是……如果我看起来心情很复杂的话,那也没错……因为发生了太多事情,尽管理智上觉得可以理解,但是在内心深处,我还是无法完全接受。心情上很不踏实。感觉很不真切,包括我自己的事情在内,有时候对于很多事情都有种事不关己的感觉。」

    听我这么说,大家也都是一脸心情很复杂的样子。

    爱西亚离开社长的座位,走到我身边来,牵起我的手,带著微笑对我说:

    「凭我的力量,或许无法为一诚先生消除所有的烦恼……尽管如此,一诚先生能够成为上级恶魔,还是让我感到非常骄傲。而且,我想由衷祝福你——恭喜你,一诚先生。」

    ——!

    ……爱西亚坦率又温暖的一句话,让我不禁感动不已。我忍不住当场抱住爱西亚!

    啊啊,我的爱西亚还会像这样以话语让我安心啊!没错,像这种毫不矫饰的坦率祝福,或许意外的最能够让现在的我接受。

    这时,蕾维儿展现出经纪人风范,冷静地这么对我说:

    「不过,即使一诚先生的感觉多么不真切,接下来还是会有各式各样的人出现在一诚先生身边。或许一诚先生可以从那种方面感受到即将成为上级恶魔的事实。毕竟,一诚先生恐怕会是冥界最受瞩目的新进上级恶魔。」

    会有各式各样的人……出现在我身边是吧……最受瞩目。这也表示,怀有敌意的人也会注意我吧……

    既然我所期望的和平会让某些人感到痛苦,应该也有人会对于我的升格感到不高兴。

    唉,看来烦恼还是会变多呢。好怀念一年前那个只因为色心就想成为后宫王的自己啊!一年前的我啊,成为上级恶魔可不是只有开心的事情喔!

    可恶!我明明只想满脑子胸部的啊!回家以后,我要扑到莉雅丝胸前!不,找朱乃学姊撒娇或许也不错!

    ——啊啊,「成为上级恶魔」到底是什么啊!

    心情复杂的我,为此烦恼不已——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叩叩」敲了社办的门。爱西亚便从社办里面应声:「请进——」

    会是谁啊?正当大家都一脸狐疑地看了过去的时候——开门走进来的是一名男学生,手上还拿著文件。

    「不好意思打扰了。请问会长——啊,果然在这里。」

    男学生还没把话说完就看见洁诺薇亚,叹了一口气。

    他大步走向洁诺薇亚。

    「洁诺薇亚会长,你在这里啊。我已经把那份报告整理好了,麻烦你确认一下。」

    男学生将一份文件递给洁诺薇亚。我……隐约对他有点印象。应该说,他在全校学生当中也算是有名的一个了吧。

    洁诺薇亚也习以为常地应付那个男学生。

    「是黄龙啊。报告给我看一下吧。」

    她这么叫了男学生之后,接过文件,开始过目。

    男学生以视线扫过我们所有人之后,好奇地观察起整间社办。

    洁诺薇亚发现了他的动作,便问道:

    「难不成,你还没跟大家打过招呼吗?」

    听她这么说,男学生似笑非笑地再次叹了口气。

    「是啊,你说改天会为我介绍,但那差不多都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喔,会长。」

    洁诺薇亚露出苦笑。

    「抱歉抱歉。」

    洁诺薇亚让男学生站到自己身旁,正式开始介绍。

    「这个家伙是我们学生会的书记,现在就读高一的——」

    「百鬼勾陈黄龙。各位的传闻我已经听说过很多了。」

    ——学生会书记,高一的百鬼黄龙如此向我们打招呼。

    名字本身我在发表新学生会成员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洁诺薇亚带著新学生会成员走在走廊上的时候,其中也有这个男生。透过各种传闻,我早就把长相和名字连在一起了。

    ……不对,他刚才介绍的名字里面还有我不知道的部分就是了……

    「好长的名字啊。」

    我忍不住这么说。

    百鬼稍微说明了一下。

    「勾陈是讳。简单来说,就类似外国人的中间名吧。叫我百鬼黄龙就可以了。」

    啊~~古人的名字好像也类似这种感觉是吧。

    百鬼的出现,让同是高一的蕾维儿和加斯帕有了反应。

    「在这里见到你还真是难得呢。」

    「百鬼同学,你好。」

    百鬼也举起手回应他们。

    「嗨,老是混在一起的三人组。」

    啊,看来他们打过照面。高一大概有高一的交流方式吧。

    「……交趾,你来办公?」

    小猫一边吃著棒状的零食,一边这么问。

    「是啊,我有事情要找会长。不过,我不是叫你不要那样叫我吗……只是因为发音很像就用名古屋土鸡的名称来叫我,我不是很喜欢耶。」(注:「勾陈」音近名古屋的土鸡品种「交趾」鸡)

    百鬼有点厌烦地这么说。

    ……他被取了交趾这个绰号啊。也对,他的名字听起来很尊爵不凡,但是中间名的部分感觉就很容易被拿来取绰号。

    爱西亚和伊莉娜也对百鬼起了反应。

    「百鬼……是不是那五家之一啊?」

    「我记得还是首席呢。不仅如此,『黄龙』这个名字也和百鬼家掌管的灵兽一样……」

    百鬼点了点头。

    「是的,所以目前来说,我是百鬼家的继任宗主……不过,四年前,上一代的『黄龙』在和白龙皇与几濑鸢雄先生有关的事件当中发生了一些事情……」

    继任宗主!这、这个家伙,就是五家之首百鬼家的继任宗主大人啊……哎呀——我还想说既然以黄龙为名,在百鬼家里的地位应该也相当特别才对,没想到居然是继任宗主……我认识的名家继任宗主还真多啊……

    而且,他还说上一代的「黄龙」因为四年前的事件发生了一些事情?唔唔唔,真教人有点介意啊。下次见到瓦利的时候再问问看好了。

    四年前差不多也是瓦利遇见几濑的时候,听说那个时候神子监视者和日本的异能力者团体也发生了重大事件。

    洁诺薇亚双手抱胸不住点头,并且表示:

    「黄龙相当厉害喔。毕竟,他可是在魔王阿杰卡•别西卜的麾下担负重责大任的人物。你在负责调查剩下的神灭具(longinus)对吧?」

    ——!

    ……真是令人惊讶。真的假的啊,他跟著阿杰卡•别西卜陛下在调查神灭具啊。应该是传说中的那两种——「苍蓝革新的箱庭(innovate clear)」和「终极羯磨(telos karma)」吧?真教人好奇。

    那么,他和那位魔王陛下制作的,透过手机进行的「游戏」应该也有关系吧。

    百鬼带著复杂的表情表示:

    「……该怎么说呢……那位魔王陛下把我当成处理麻烦的专家,逼我出了很多不可能的任务……」

    ……看来他经历了很多一言难尽的事情呢。

    「好吧,要是碰上什么困难的话,你尽管告诉我。我和伙伴们会帮你的。」

    我姑且这么告诉他。要是认识的人被卷进什么事件当中,白白碰上危险的话,感觉也很讨厌。

    百鬼也表示:「好的,下次要是在『游戏』方面碰上什么麻烦的话再找你商量。」老实接受了我的好意。

    ——然后,百鬼站到我的面前,抬头挺胸地说:

    「赤龙帝兵藤一诚学长。」

    「怎、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百鬼突然对我深深一鞠躬。

    「其实,你是我的目标。尽管是『红龙(welsh dragon)』之神灭具的宿主,本身却是极其普通的寻常高中男生。但是,无论面临任何凶险,你也都克服了一切——我也想要和你一样得到足以反抗命运的力量而活。」

    抬起头来的百鬼——表情十分认真,眼神更是直率。

    …………哎、哎呀,这、这下伤脑筋了!居然有人带著那么直率的眼神正面对我说这种话!听、听年纪比我小的男生对我这么说还真有点难为情!

    我挥了挥手,如此回应:

    「你太夸张了。我每次都只是设法摆脱降临到我眼前那些没天理的状况罢了。」

    「我觉得就是这样最了不起。兵藤学长,我有很多事情想要请你指教。如果有任何问题的话,请告诉我。我会助各位一臂之力。阿杰卡先生应该也会答应才对。」

    这、这个家伙是不是对我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啊?我看向洁诺薇亚,她便对我说:

    「黄龙一直很想见一诚。我每次都说会帮他介绍、会帮他介绍,结果还是忘记了。今天,他总算像这样见到你了。」

    ……啊——他是忍不住了才假借拿文件给洁诺薇亚看的名义来到这里吗?

    这、这下我可真的伤脑筋了。比起女生对我示好,这种状况更让我莫名紧张!和同样是学弟的加斯帕又是不同的感觉!

    「谢谢你。到时候就多谢你的好意了。」

    ——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回答了。

    忽然,洁诺薇亚在我耳边说:

    (要是碰上什么麻烦的话,或许真的可以找他喔。一诚,黄龙可是很强的。在拥有异能的人类当中,他也算是相当厉害的一个。)

    (真的假的?)

    毕竟他可是号称日本的异能力者团体之首的百鬼家的继任宗主嘛。年纪轻轻就有强大的实力也是理所当然。

    我对阿杰卡•别西卜陛下制作的「游戏」也很好奇,改天透过百鬼接触一下或许也不错?

    正当我想著和学弟交流的状况时——又有人敲了门。

    这次走进来的是红发的美丽佳人——莉雅丝!

    莉雅丝一开口就这么问:

    「一诚在吗——啊,我看见了。」

    莉雅丝找到了我。

    「嗯?我?」

    见我指著自己,莉雅丝点了点头,接著这么说:

    「是呀,有客人来找你——跟我去驹王町的地下吧。」

    之后,我将亲身体会到蕾维儿刚才说的,会有各式各样的人出现在即将成为上级恶魔的我身边,是怎么一回事了。

    将社团活动交给爱西亚和木场之后,我和莉雅丝以及蕾维儿一起来到设置在驹王町地下的空间之一。

    空间当中——有一只身长约莫十公尺的巨龙。那只龙的风貌让我感到有些眼熟,散发出来的气焰性质也和我所知道的雷同。

    那只龙一见到我,便将头垂得很低,摆出臣服的姿势。

    「初次拜见大人。在下是魔龙圣(blaze meteor dragon)坦尼的三男,名叫爆华。」

    ——!

    ……听了那只龙的发言,我大吃一惊。居然是坦尼大叔的小孩!难怪我会觉得外型和气焰很熟悉!它的风貌确实是会让人联想到坦尼大叔,气焰也像极了!

    自称是大叔的三男的爆华,郑重其事地对我说:

    「燚诚之赤龙帝——兵藤一诚大人,在下之所以来到此地,是因为有事相求——在下是为了成为大人的臣子,才特此前来!」

    臣、臣子——————————————!

    ……这、这个请求该说是出乎意料呢,还是不知道该做何反应才好呢……

    身旁的蕾维儿在我的耳边说:

    (……它在冥界是有名的莽汉,甚至有著「破坏的爆华」这个浑名。因为素行不良而广为人知的它,一点也不像是受到众龙族敬爱的坦尼大人之子。)

    接著换莉雅丝从另外一边对我耳语:

    (只是,它被认为是坦尼大人的孩子当中最强的一个也是事实。)

    ……「破坏的爆华」!冥界的莽汉!但是,在大叔的小孩当中,是最强的一个!

    ……话说回来,我连坦尼大叔有小孩这件事都是头一次听到。不,就算有也不奇怪就是了……原来大叔也有老婆啊。而且,听起来好像生了很多小孩的样子。

    然后,坦尼大叔家的三少爷表示想当我的臣子,还特地来到驹王町这里。

    呃……嗯——事情太过于突然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应该找坦尼大叔商量看看吗?不对,这位三少爷好像是偷偷跑过来的,要是联络了家长的话,感觉会把问题闹大。

    ……又是新学期、又要升上高三、又要升格为上级恶魔,发生了太多事情原本就已经够让我烦恼了,这下又有一个烦恼的根源来找上门来啊……

    「呃——你的意思是……想当我的眷属吗?」

    听我这么问,大叔家的三少爷夸张地挥手否定。

    「不是!在下并没有那么逾矩的想法!在下听说大人即将成为上级恶魔!也知道您的野心是在升格之后以女人构成自己的眷属!这件事在下早有耳闻,所以并不奢望成为大人的眷属!只要能够以一介部下、一介兵卒的身分随侍在大人身边,便已经是万幸了!」

    它再次垂下头,摆出臣服的姿势。

    ……那只龙好像很强,而且坦尼大叔的小孩也是一个相当了不起的地位,但是在我面前却这么紧张,更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它!

    那只龙——爆华最后再次强调:

    「还请大人收留在下。」

    这个家伙也和刚才的百鬼一样,以直率的眼神注视著我。

    …………哎呀,伤脑筋了。败给它了。我该如何是好呢。我现在的心情就只有这些了……从刚才开始,我就只会讲「伤脑筋」、「败给它了」呢。

    「你打算怎么办,一诚?」

    莉雅丝姑且如此向我确认。如果纯粹只是来找我的客人的话,身为主人的莉雅丝或许早已请它回去,或是请它改天再来了吧……但是,爆华是有事来请求即将成为上级恶魔的我。莉雅丝是在这样的状况之下才向我确认。

    ……它不是想成为我的眷属,而是臣子啊。也对,成为上级恶魔之后,除了眷属以外,也会拥有部下、臣子。吉蒙里城里面也是,即使并非直接的眷属,也有很多仆人和兵卒。那只龙的意思是成为那样的兵卒之一也好。

    ——不指望成为眷属中的「士兵(pawn)」,只是一介兵卒也好。

    「……可以让我在成为上级恶魔之后再给你答覆吗?」

    对于现在的我而言,顶多只能如此回应了。

    结果,爆华也接受了我的回应,离开了现场……

    ……接下来在学业上也会多出很多学弟妹,成为上级恶魔之后除了眷属以外也得考虑到其他部下的事情啊。

    面对烦恼不已的我,莉雅丝轻轻笑著说:

    「上级恶魔的烦恼可是很多的喔。」

    然后,她温柔地拥抱我。

    「——不过,你身边还有前辈和经纪人,随时都可以找我们商量喔。」

    ……嗯,对喔,说的也是。我很幸运,有莉雅丝和蕾维儿在我身边。其实我并不需要独自烦恼对吧……?

    蕾维儿也牵起我的手,对我投以微笑。

    「莉雅丝小姐说的没错。一诚先生真是的,最近这一阵子老是一~~直心事重重的样子。有什么烦恼的话,请找我商量。我好歹也是上级恶魔出身的喔。」

    没错,在我的身边,还有伙伴当中,有很多上级恶魔。

    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情,害我的思绪一团乱,但是如果有什么不懂的事情,还有那些「前辈」可以问啊。

    慢慢来就可以了——一步一步慢慢前进,一点一点切身体会就可以了。

    阿撒塞勒老师——

    我会加油的!

    ——〇●〇——

    紧接著的假日。

    住在兵藤家的所有人来到了海边——而且是一座无人岛。目的是钓鱼。

    「好——!开始钓鱼吧!要是有什么不懂的事情,尽管问我!」

    『喔喔——!』

    我的伙伴们(以神秘学研究社成员为主)回应了我家老爸的发言。

    如此高声大喊的老爸是这次海钓计画的提议人,也是负责带队。

    没错,不久之前,在吃晚餐的时候,老爸聊到有关钓鱼的话题,在经过热烈的讨论之后突然提出了海钓计画。

    大家也都对老爸的提案非常有兴趣,过没多久这计画就顺利实现了。

    于是,大家就在假日来到了海边。顺道一提,这座无人岛是和我们的相关人士有关的岛,听说可以钓到很多好鱼。

    「……真是的,都一把年纪了还玩得那么起劲。」

    我对于老爸这样的表现感到有点难为情。自己的父母在自己的伙伴面前玩得那么疯当然会难为情吧!

    「肚子饿了就尽管跟阿姨说哟。阿姨准备了很多饭团和点心。」

    ——老妈指著一个大提篮这么说。老妈在无人岛的沙滩上撑起遮阳伞,布置好休息的据点。莉雅丝和朱乃学姊也跟著帮忙。

    嗯,要是想稍事休息的时候,去找老妈就对了。

    兴致勃勃的人不只老爸一个。有很多女生从提出这个计画的阶段就非常有兴趣。

    特别是洁诺薇亚和伊莉娜,两个都拿著钓竿,一副干劲十足的样子。

    「洁诺薇亚!我们来比赛,看谁钓得多!」

    「我正有此意,伊莉娜!」

    洁诺薇亚和伊莉娜牵著爱西亚的手在沙滩上冲刺,开始寻找钓点。

    「我要边潜水边抓鱼。」

    身穿潜水衣,手拿鱼叉的罗丝薇瑟朝海里走去。罗丝薇瑟偶尔会做出这种很有趣的事情呢。啊~~不过潜进水里用鱼叉抓鱼好像也不错。

    此外,这次最令人惊讶的是,连平常感觉约了也绝对不会来的家伙们都参加了。

    「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你们也会跟来。」

    在我的视线前方的——竟是瓦利队的成员们!

    「呵,偶尔参加这种活动也不赖啊。」

    瓦利一边准备钓竿,一边冷笑了一下。

    好像是老爸在瓦利碰巧来兵藤家的时候告诉了他这次的钓鱼计画,并且邀他参加。结果,没想到!瓦利居然带著美猴和亚瑟,在执行计画的这天早上来到了兵藤家!

    ……我偶尔会搞不太懂瓦利队是在干嘛。我开始认真觉得,他们只是一群想去很多地方旅行的旅人罢了。

    一旁的黑歌、小猫、蕾维儿、加斯帕、瓦雷莉聚在一起,正准备开始出发去找钓点。

    「白音!小鸟妹!小加、小瓦雷也要加油喔!你们钓到鱼之后,我会负责津津有味地吃掉的!」

    见黑歌没有要自己钓的意思,小猫也冷眼以对。

    「……我绝对不会给姊姊吃的。」

    蕾维儿则是开心地转著卷线器。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钓鱼呢。」

    「我也是第一次~~」

    「呵呵呵,我负责帮加斯帕加油好了。」

    加斯帕看起来也很开心,瓦雷莉也戴著草帽,露出微笑。

    瓦雷莉成功将所有的圣杯收回体内了。不仅如此,她好像还请神子监视者为她调整了一下,现在已经能够像这样正常出远门。

    根据神子监视者的报告,以真正的圣杯的碎片加工制作而成的那条项炼,似乎仍然持续对已经恢复原状的「幽世圣杯(sephiroth graal)」造成影响,只要别太过深入、强烈地随便运用能力,精神受到污染的可能性应该很低才对。

    也就是说,瓦雷莉总算可以随意外出,不需要顾虑太多了。

    ……没错,虽然发生了很多重大的事情,但是我们也像这样夺回了很多东西。老爸老妈也是,因为我从李泽维姆手上抢回了他们,才能够像这样和大家一起实现钓鱼的计画。

    ——这时,我又看见了令人莞尔的景象。

    勒菲被钓饵吓到了。

    「兄长大人,我、我不敢装饵。」

    「真拿你没办法。等一下我再帮你装吧。魔女怎么可以怕虫呢?」

    看著对用来当钓饵的虫感到害怕的勒菲,亚瑟笑著展现出兄长风范,如此回应她。

    能够看见这一幕,也是钓鱼计画的功劳。果然得好好感谢老爸。

    上演著这么温馨的一幕的同时,美猴他——

    「嘿嘿嘿,一大群人来海钓好像也满有意思的。喂,你也下海去抓鱼回来如何啊?」

    「…………」

    如此逗弄芬里尔,然后——

    「好痛————————————!竟敢咬我,你这只臭狼————!你的牙齿可不是闹著玩的好吗——!」

    果然被咬了。

    大概是因为美猴一直拍芬里尔的头,惹得它不爽吧。

    「托斯卡,那就是海。」

    「哇——全部都是水耶!」

    目送著在和平中欣赏著海景的木场和托斯卡的同时,我也决定绕无人岛一圈,寻找钓点。除了在修练当中度过野外求生生活的时候以外,我好像也很久没钓鱼了。

    ……我也来享受一下遗忘已久的钓鱼之乐吧。

    ——这时,在我迈开步伐的时候,跟到我身边来的,是个令人意外的人物。

    「这次我就陪你一下吧。」

    说要陪我的是瓦利!著实让我吓了一跳。

    于是,我和瓦利奇妙的钓鱼体验就此展开。

    我和瓦利远离老妈她们布置休息处的沙滩,来到位于岛的另外一头的岩岸,开始钓鱼。

    「哦,第一只马上就来了啊。」

    在离我有一段距离的位置钓鱼的瓦利,已经有第一条鱼上钩了。

    瓦利表示:

    「阿撒塞勒经常带我来钓鱼。这项技能在露营的时候还满派得上用场的。」

    「这样啊。阿撒塞勒老师也说过,他以前经常钓鱼。」

    「…………」

    「…………」

    在这样的对话之后,陷入了一段沉默。我们双方都在钓鱼的同时,摸索著对话的时机。

    几分钟后,先开口的是瓦利。

    「上级恶魔的升格仪式就快到了吧。」

    「是啊,后天。」

    没错,不久之后我就要升格为上级恶魔了。不过我完全没想到,在得知消息之后,这么快就会举行仪式……害我不禁觉得高层只想尽快了结这件事。

    不知道是想赶快让我升格并加以利用,还是想开始进行别的事情,又或许两者皆是。高层的想法我无从得知。

    不过,听说排名游戏的舞弊问题害得在上位的人急速失去立场,阿杰卡•别西卜陛下也抓紧这个机会严加追查,不断揪出过去的种种弊端,放到台面上检视。经过这次的一连串骚动,失去立场,不得不退隐的有权人士比想像中的还要多,肯定会在政圈、财界、人类世界等许许多多的层面留下巨大的影响。

    当然,尽可能将影响抑制到最小的解决方案都已经准备好了,据说即使是转生恶魔,只要是有能力又值得信赖的人,都将负责各单位间的合作及运用。

    因为那些古代恶魔老人家们施压,即使有能力也无法发挥在正确的地方的人,终于能透过这个机会一展所长了……应该吧。

    一直以来都有很多才华洋溢的转生恶魔因为政治因素而无法在适合的地方工作。而四大魔王陛下很久以前就一直在造册整理这样的人。

    只要碰上绝佳的机会,绝对要提拔他们。陛下们凭著这样的想法,以数年、数十年,甚至百年为单位清查人才,趁著这个大好时机任命到各个重要单位去。

    ……冥界应该会有所改变吧。不对,是非得改变不可。

    ——如果我们能够改变冥界的话,应该是无上的光荣吧。

    ……我升格为上级恶魔,或许将成为改变的第一步。

    我对瓦利说:

    「我还得向学校请假去参加升格仪式呢。因为所有人的行程只有那天搭得上,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话说,我相当紧张就是了。听说要在很多人面前举行仪式,好像连电视台也会来呢。不过,我的感觉还是不太真切。」

    我即将成为上级恶魔这件事经对外发表,不只冥界,连其他势力都知道了。吉蒙里城每天都会接到一大堆来自冥界电视台的采访申请。

    听说上级恶魔升格的新闻如此受到瞩目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害我觉得这个状况真的太过超然离世,感觉很不踏实,一点都不真切。

    然而,瓦利一脸认真地表示:

    「那当然了。你是拯救过冥界好几次的英雄。不只冥界,成为各势力瞩目的焦点也不奇怪。放心吧,仪式那种小事很快就可以完成。然后,你就会拿到像这样的东西。」

    说著,瓦利暂时放下钓竿,朝我走了过来。他从怀里拿出一卷看似文件的东西交给我。

    我狐疑地摊开那卷装饰高贵的羊皮纸——上面罗列著以恶魔文字写成的艰涩文章,其中有一行吸引了我的注意。那一行是这么写的。

    ——任命汝,瓦利•路西法为最上级恶魔。

    ——!

    我惊讶到说不出话来,看向瓦利。那个家伙倒是不改平常的本色,还是一脸酷样……

    真的假的!这、这个家伙不知不觉间已经变成最上级恶魔了!

    「唔、喂,真的假的啊!」

    吓了一跳的我只能如此脱口而出!

    瓦利苦笑著说:

    「我原本拒绝了,但听说这也是阿撒塞勒的遗志,我才从了对方的劝说。而且接受了之后,在冥界活动的时候好像可以享有许多特权。所以我就暗中接受了……呵,阿杰卡•别西卜在想什么连我都无法摸透。」

    是、是啦,如果这个家伙以一名恶魔的身分活动的话,拥有最上级恶魔的地位也不奇怪是没错……

    「噗!」

    我的笑意忍不住爆发,就这么大笑了一阵。

    ……啊——真是的,现在是怎样啊。在我对于升格为上级恶魔而对于各种事情想太多的时候,身边突然冒出一个刚创下最快升格为最上级恶魔纪录的男人随口表示「仪式那种小事很快就可以完成」……反而害我觉得很好笑。

    瓦利说:

    「你说感觉不真切?我也是啊。事情就是这样。而且你的情况特殊。变成恶魔之后未满一年就升格了。话虽如此,那也是因为降临在你身上的事件都太过特殊了。我随便列举一下好了。」

    ——说著,瓦利重新整理起这一年来发生在我身边的事件。

    「兵藤一诚,在一年前的春天转生为恶魔,立刻就被卷入对抗堕天使的战斗之中,过了一个多月便有排名游戏的经验。之后过不了多久便碰上了与王者之剑有关的事件,遇见堕天使的干部,甚至是总督。接著直接就近见证了三大势力签署和议,发动了霸龙(juggernaut drive),并且生还。在约莫过了半年左右的时期遭受恶神洛基与芬里尔袭击,在教学旅行途中与拥有最强神灭具的男人战斗。更在与冥界最强的新生代对战的排名游戏之中获胜,升格为中级恶魔。于对抗英雄派的决战——魔兽骚动之中在生死关头徘徊,意外藉助奥菲斯与伟大之红的力量复活。随后凭著复活的气势击倒超兽鬼(jabberwock)以及曹操。至此也还没经过一年。真是太可怕了。事件密集到会让人忍不住笑出来呢。在那之后就是对抗邪恶之树的战斗了。遭受邪龙格伦戴尔的袭击,在吸血鬼的国度目睹了一个国家瓦解。之后也受到阿格雷亚斯抢夺事件牵连,在一年终于要结束的时期直接面临邪恶之树袭击天界的事件。刚过完年便立刻应战教会的战士们……接著进入对抗李泽维姆的最终决战,揍倒了那个家伙,并且击倒阿佩普,以至今日。」

    听了瓦利的这么一串长篇大论……再次让我体认到这一年的事件密度真的非常高呢。我和伙伴们、瓦利体验的这一年,未免也太夸张了。

    瓦利说:

    「这种足以改变历史的事件在一年当中一再发生,想必是史无前例的状况吧。你和你的伙伴们,还有我,都活在一个非常不得了的时代。正因为如此,只要能够在这样的状况当中生还,层级得到提升自然也可以说是理所当然。正因为如此,你才能够获得升格……不过,下级恶魔、中级恶魔也各有个中的酸甜苦辣,你在品尝过一切之前便升为上级恶魔,心中大概充满了强烈的困惑,精神或许也跟不上吧。」

    ……没错,我在成为下级恶魔、中级恶魔之后还不到一年就升为上级恶魔,所以困惑的感觉也比较强烈。

    到头来,我都没做到什么中级恶魔该经历过的事情。身为下级恶魔的表现是否得当,在我的心中也是个疑问……不过,我也是因为周遭的评价才能够升格为上级恶魔,我想,在旁人眼中我应该干得还不错吧。

    可是,该怎么说呢……听著瓦利的说话方式,让我差点忍不住笑出来。

    因为,他的说话方式——

    「……简直就像是阿撒塞勒老师呢,你刚才那番话。」

    听我这么说,瓦利轻轻笑了一下。

    「……这样啊。」

    之后,我们又沉默了半晌。

    「「话说回来。」」

    接著,我和瓦利的声音无意间重叠了。

    「……你说吧。」

    我这么表示,瓦利便毫不客气地问道:

    「——你会参加吧?」

    「排名游戏的大会吗?这个嘛……我还不知道呢。你当然——」

    「会参加。就算你不参加也一样。这是个大好机会。毕竟,据说已经登记参加的选手当中有好几位神祉呢。能够透过官方管道挑战诸神而不会对任何人造成困扰,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机会了。我会善用第一代孙悟空交给我照顾的人,在这个基础上建构我的队伍。」

    没错,国际大会的参加标准是广泛招募选手,即使是神祉也能够参赛。活动也是以作为庆典的色彩较为浓厚,规则之类的部分和原本的排名游戏相比也有很大的差异。

    首先,一支队伍最多可以有十六位选手。可以由「国王(king)」、「皇后」各一,「城堡(rook)」、「主教(bishop)」、「骑士(knight)」各二,「士兵」八名构成队伍,这个部分是一样的,不过接下来就不同了。只要登记为「国王」之后,队员不是眷属也无所谓。不是恶魔也无所谓。说得笼统一点,只要没有重复参加队伍就可以了。

    登记为「国王」的是恶魔,队员里面有天使也可以、有人类也可以。真的可以随自己的喜好组织队伍。

    另外,假使是得到「主教」的转生恶魔,在大会当中也可以担任其他位置。这应该算是一大重点吧。意思是身为「主教」的爱西亚,在大会当中也可以担任「骑士」。

    不过,我不可能让爱西亚上前线就是了。

    也因为这些因素,各势力都有许多人士表明要参赛了。其中也包括神祉。

    对于希望与诸神战斗的瓦利而言,这应该是一次千载难逢的大会吧。可以公然和诸神战斗,还不会受到责罚。

    瓦利本人也开心地表示:

    「……这样教我怎么可能不兴奋呢?」

    我看著这个家伙开心的模样,心中冒出一个念头。

    排名游戏国际大会的主要根干,是阿撒塞勒老师和瑟杰克斯陛下他们暗中准备而成的。

    ……说不定,帮瓦利准备一个能够和神祉战斗又不至于成为罪人的舞台,也是老师的用意之一,我不禁如此觉得。

    瓦利面对著我说:

    「要是能够在那里和你的队伍战斗的话,应该会是一次最棒的大会了吧。我想,已经表示要参赛的曹操、塞拉欧格•巴力、杜利欧•杰苏阿尔多大概也都这么觉得。听说就连那个温厚的几濑鸢雄,也已经打算要以『国王』的身分完成队伍登记了不是吗。」

    ……可以和瓦利、曹操、塞拉欧格、杜利欧、几濑,透过排名游戏的方式战斗——

    我很清楚这件事情有多么惊人。

    带领专属于我的队伍……和瓦利还有大家……战斗。不是莉雅丝的「士兵」,而是以「国王」的身分,和瓦利战斗——

    然而,瓦利又冷静了下来,如此表示:

    「……话虽如此,你也有你的状况要顾。你的身体早已不属于你自己一个人的了吧。」

    ……看见瓦利顾虑到别人的状况,我不禁感慨万千了起来。

    「你也变了呢。不久之前的你应该会强硬地要我参赛才对吧?」

    瓦利……真的变了。尤其是最近,该说是变乖了吗……之前那种难以亲近的感觉好像消失了。

    瓦利只是歪了一下头。

    「……是吗?……或许吧。不过,和我们第一次碰面的时候相比,你也变了。对于性欲很老实这一点倒是没变——不过看你的眼神和想法,除了女人以外,你还找到了其他想要的事物对吧。」

    瓦利露出微笑,这时,他手上的钓竿被往海面拉扯。瓦利一口气拉起钓竿,钓起今天最大的一条鱼。

    「不过,看来这次钓鱼,获胜的是我啊,兵藤一诚。」

    ……看来,海神今天是对瓦利微笑呢。

    「还有,关于你的仪式,我也收到邀请函了。心情好的话,我到时候会去看看的。」

    「那还真是谢了。」

    我不经意地仰望天空。

    对于这么表示的瓦利,当时的我无法给他任何回答……但是,我的心中有股热流开始涌现也是不争的事实——

    组织专属于我的队伍,参加国际大会——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